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25 部分

作者:金良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引起江湖轩然大波。他让玉音子逼迫白圣依与自己发生关系,为的是继续充好人,以便今后以此为把柄再次引诱她,达到长期占有而不被人发觉的目的。至于引陈慕天和严万钧入彀,志在诱骗新的猎物。若是让这几人脱出魔爪,他的一番苦心就赴水东流了。更糟糕的是,弄不好自己的真面目会被拆穿,身败名裂,在江湖难以立足。“自己不出手,一旦这几人功力恢复,快活城的守卫根本拦不住他们。”

    他心念电转,“无论如何,决不能让他们逃脱出去。”

    “龙盟主,快帮忙把这恶贼捆起来。”

    白圣依挣扎着站了起来,顾不上穿衣,娇声对龙在天说道。她蹒跚着脚步,来到曲凌风跟前,将丈夫抱在怀中,功力尚未完全恢复,她无法替他解穴,只好摇醒了他。

    “嗯”,龙在天应了一声,他走到玉音子面前,拍开了他被封的穴道。穴道一解,玉音子马上站了起来,口中骂咧咧道:“他奶奶的,竟着了这臭婆娘暗算,老子不肏烂这骚屄,就不是人!”

    没办法再装下去了,他脱下面具,露着狰狞的面孔,一步步向白圣依走了过去。

    “是你!原来是你,都是你俩搞的鬼!”

    众人见面具人竟是玉音子,都大为震惊。白圣依见龙在天替玉音子解开了穴道,这时方如梦初醒,悲声怒骂道,“伪君子!道貌岸然的家伙!没想到你这么无耻!亏我们这么信任你,你还有脸当武林盟主!”

    “哈哈,老夫什么时候稀罕这盟主的破位了?盟主这个位子,只不过给了老夫幌子,可以玩玩你们这些虚荣的女人罢了。”

    龙在天狂笑着,他见陈慕天和严万钧两人在一旁瞪目结舌,假惺惺对他们说道,“两位老弟,想不到老夫是这种人吧?其实没必要想不通,这世道就是这样,越居高位者,有时越不是人。嘿嘿,就是天子、秦相,不是也喜欢玩女人?秦相还弄了个‘三一九刀刺案’搞掉赵鼎呢!”

    (三一九刀刺案“是指发生于1136年3月19日轰动朝野的刺杀案,秦桧与赵鼎竞夺相位,处于劣势,收买赵鼎府中一名护卫假装刺杀赵构,秦桧适时替赵构挡了一刀,被刺中鲔鱼肚,骗取了赵构的信任,最终排挤了赵鼎,而那名被收买的护卫后来也被杀人灭口。秦桧当政时该案一直成谜,由于龙在天在此案中充当重要角色,是以知道真相)“刚才这两个美娇娘滋味咋的?比起两位尊夫人来,是不是更带劲?不用怕,老夫不会伤害你们,老交情了。待会咱们兄弟一起好好享用这两个肉弹如何?”

    “畜生!你们这两个畜生!就是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们这两个王八蛋!”

    玉音子已吸取刚才失手的教训,不敢掉以轻心,他重新检查在场每个人被封的穴道,制住白圣依的功力,将她拽到龙在天跟前。被锁在逍遥椅的秦莹莹听到师妹的怒骂,在一边忍不住“呜呜”抽泣起来。她的哭声充满了气愤和绝望,龙在天和玉音子这两个江湖素有令名的人物,费尽心机设计她们,一旦撕破脸就决不会让她们有重见天日揭穿其嘴脸的一天。

    “想死?没那么容易!”

    龙在天恶狠狠说道。为完全控制这两个美娇娃,他对玉音子说道,“去,差人把曲凌风和许英杰这两个小子的脚筋挑了,废了他们的武功!”

    听了龙在天的话,玉音子往挂在墙上的一条细绳一拉,外面立即铃声大作。不一会,两个彪悍的大汉走了进来,他们向龙在天躬行一礼道:“不知盟主有何吩咐?”

    “把这两个小子拉出去,将他们废了。”

    龙在天指着曲凌风和许英杰,命令道。

    “不要!……求求你……放过风哥他们吧……求求你啦……”

    白圣依见两个大汉拖起曲凌风和许英杰就要往外走,哀嚎一声,情急之下向龙在天跪求道。

    “嘿嘿,终于肯跪下来求老夫了?你不是很倔吗,还寻死觅活的!”

    龙在天挥手打发走两个大汉,对白圣依说道,“若想他俩活命,你就要乖乖听话!”

    “你到底想咋地?”

    一想起自己已遭这两个恶贼玷污,白圣依的心就在滴血,她知道,今天逃生的机会已微乎其微,但为了救曲凌风和许英杰,寻找机会报仇雪恨,她不得不狠下心来,决定再次舍身噬狼。

    “嘿嘿,乖乖用你的小嘴替老夫舔舔,让老夫爽了,说不定会放了你们。”

    龙在天见白圣依在自己淫威下已经开始动摇,瞅她那一身细皮白肉,下面忍不住再次坚挺起来,他将大屌往白圣依嘴边晃了晃,示意她把它含进去。

    此时的白圣依,虽对眼前这根青筋突起的粗大肉棒感到万分恶心,但在龙在天“你不听话就废掉你丈夫”的威迫之下,还是珠泪盈眶,强忍羞愤,无可奈何的慢慢张开樱唇,含住了他的龟头。

    龙在天见白圣依跪在自己胯下,这高傲的美少妇最终还是被迫为自己口交,心中不禁得意万分,“嘿嘿,什么‘江湖四艳’,还不是跪在我脚下,任我操来任我骑!终有一日,老子要操遍江湖所有的美女!”

    他心中豪情万丈,按着她的头,强迫她上下吞吐套弄起来,口中不停地羞辱她道:“呵呵……好舒服,不愧是艳名满江湖的淫娃……爽死了……不能只用嘴含……对了……舌头要绕龟沟舔一舔……姓曲那小子没叫你用嘴替他弄吧?……暴殄天物啊……呵呵……就这样舔……对……你真聪明,一教就会……你天生就是一个荡妇……呵呵……”

    他口中不停轻薄着白圣依,一双淫手也没有闲着,时而搓揉着她胸前那对美白的巨乳,时而滑到那晶莹洁白的柔背上抚弄。在他高超的撩拨下,不一会儿,白圣依就鼻息咻咻,欲念难以抑制地升腾而起,肉缝不经意间再次湿润。“我真的是荡妇?为什么被仇人污辱,还会有快活的感觉?我真的是荡妇!”

    她自怨自艾起来,不由自住浮起破罐子破摔的念头。

    “依依,我好恨!”

    曲凌风见妻子被自己一向敬重的人污辱,自己偏偏又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见她在别人胯下婉转呻吟,这个打击可谓巨大,让他心中无比激愤,忍不住“哇”的喷出一口热血,当场晕死过去。

    “风哥,你醒来啊!呜呜……”

    白圣依见丈夫口吐鲜血昏厥,哭喊起来,试图摆脱口中的肉棒,螓首却被龙在天死死按住,徒留呜咽之声。

    龙在天向站在一旁的玉音子使了个眼色,对昏迷不醒的曲凌风和许英杰努了努嘴,玉音子会意,知道龙在天不想这两人在旁横生枝节,要他处置好这两人作为以后威胁双美的筹码,便假惺惺说道:“白女侠请放心,待贫道差人好好照顾两位少侠。”

    说着,他将两人拖了出去,暗中差人废去了他们的武功。

    不久,玉音子回转房中,见白圣依螓首被龙在天按在胯下,随着他的挺动不住地上下摆动,雪白的娇躯扭来扭去,丰臀微翘款摆,露出两个肉洞,说不出的淫靡。他越看越火旺,忍不住来到白圣依背后,伸手抚摸着她雪白丰满的臀部,低下头来,探出淫舌沿着美丽的裂缝轻舔着她的阴唇。

    “啊……”

    被湿热的舌头一扫,阵阵快感难以抑制地传遍全身,白圣依脸如桃花,既感屈辱,又是受用,不由自主张开诱人的玉腿,腰肢轻扭着。“龙老弟,这骚婆娘真是浪啊!若是善加调教,什么‘江湖四艳’,怕成‘江湖四浪’了!

    嘿嘿,咱俩来个双洞开花吧。“玉音子口中啧啧,心中浮起了淫虐白圣依的念头。

    “呵呵,老夫正有此意。”

    为彻底征服白圣依,龙在天和玉音子一拍即合。

    两人搭档惯了,龙在天躺在下面,将白圣依揽在胸前,不顾她的推拒,抱起她两条玉腿,自己扶着肉棒,对准肉洞,强按着她坐了下来,肉棒瞬时插入那已溢出花蜜的肉瓣。他的两只大手揉捏着已微微有些凸起的乳头,下体开始了狂野的耸动。“啊……噢……”

    白圣依香汗淋漓,下面被塞得满满的,一阵阵酥麻的感觉让她情不自禁娇喘起来。玉音子在后一遍遍吻着白圣依的玉背,一会后,他两手把住她的腰胯,又热又硬的龟头抵住了她的肛门。

    白圣依发觉了他的意图,惊恐不已,剧烈扭动着丰臀,尖叫道:“畜生……

    不……不要啊!……那里不可以……“”放心吧!插得进去的……贫道会怜香惜玉的……“玉音子嘿嘿淫笑着,不顾她的哭喊,龟头慢慢挤入她紧闭的肛门。

    “痛……啊……”

    白圣依惨叫一声,痛苦地皱起了眉头,一阵阵裂痛传来,第一次被人破了后门,她整个人有了被撕碎的感觉。

    龙在天在下面见白圣依脸色惨白,赶忙运起淫功,用舌头舔弄起那对高耸的玉峰,肉棒在肉洞里也温柔抽插起来。随着敏感带被抚弄开垦,阵阵酥麻的充实快感,令白圣依不由自主嗯了一声,羞赧尽现,整个人再度瘫软,那里还能够抵抗半分?她内心羞惭万分,没想到自己平素洁身自爱,今日竟惨遭恶贼蹂躏,双洞齐失,一串晶莹的泪珠不由自住悄然滑落,一副楚楚可怜的娇俏模样。

    “好紧哦!太爽了……”

    玉音子在后暂停了下来,兴奋地呐喊,他紧闭双目,慢慢体味着菊洞的紧窄与温暖,静静的享受着插入的快感,舒爽得浑身毛孔全开。

    一会后,见白圣依不再喊痛,他才开始缓缓的将肉棒一步步挤入菊洞,一觉她稍有痛楚,便退出少许,然后再继续钻磨,费了一番功夫,好不容易才将整根肉棒完全塞进菊洞之内。

    就这样,玉音子与龙在天通力合作,两人一上一下、一前一后地抽插着。两支肉棒插在白圣依的前后洞,当前面的肉棒向里顶时,后面的肉棒便稍退;当后面的往前钻时,前面的就退后。双洞被两支粗大的肉棒撑得满满的,这阵仗白圣依从没见识过,起初难以适应,只感到洞里火辣辣的痛,极为难受,但在龙在天与玉音子两人你来我往之间,随着肉棒的出入压挤,前爽后痛,异样的感觉缓慢升起。

    这时的她,理智纵然仍抗拒他们的奸淫,但肉体却无法配合,当两人的肉棒在她的双洞一出一进间,敏感带不断被擦刮碰触到,淫水涔涔渗出,她的肉体开始产生了难以言喻的快意,那一波波未曾经历的愉悦,在她体内一波比一波迅猛地荡漾开来,让白圣依忍不住“啊啊”浪叫起来。

    霎时,肉棒在肉洞里“噗嗤噗嗤”的抽插声,女人口中“噢喔”的浪叫呻吟声,阵阵“呵呵”的淫秽调笑声,伴随着一起一伏的肉体,诱人的乳波臀浪,汗水和淫水四散飞溅,给原本寂静的房子增添了无比淫虐的气氛,将众人的欲望推到了极点。看到这令人贲张的场景,哪里还有人忍得住?陈慕天赤红着眼,撬开秦莹莹的檀口,将粗硬的阳具塞进她的樱桃小口内,硬迫她吞吐舔弄起来。严万钧被困在逍遥椅中,无处发泄,高翘的肉棒冲天而起,涨痛得他嗷嗷低吼着。

    “玉老哥,看看严掌门那可怜的样子,快点放了他吧,别把他憋坏了。”

    龙在天见严万钧一脸痛苦,假惺惺对玉音子说道。他知道,这个时候放了严万钧,他必将大刀阔斧砍伐秦莹莹,这正是引诱其入彀的重要一步棋。

    “呵呵,贫道忘了,该打该打……”

    玉音子见到严万钧难耐的丑态,呵呵淫笑着,他拔出沾满白圣依菊洞淫水的肉棒,走到严万钧跟前,替他开了机关,然后马上又回趴到白圣依背后,继续双洞齐开的淫戏,驴屌更加勇猛冲钻起来。在龙在天和玉音子两人不知疲倦的攻伐下,疼痛、舒爽、疲倦、羞愤,各种感受同时袭向白圣依,令她终于支持不住晕厥过去。

    “受不了啦!不管了……”

    严万钧一经释放,迅即爬了起来,撞到秦莹莹臀后,不顾她扭腰摆臀躲躲闪闪,准确找到桃源洞口,扶着杀气腾腾的肉棒,毫不犹豫一枪猛刺了进去。肉棒疯狂进出淫水四溢的迷人小穴,发泄着自己被压抑了太久的兽欲。“白雪仙子”被操得不断失声泣喊,两团硕大的肉球沉甸甸坠在身下,随着猛烈的撞击剧烈晃荡起来。

    “啪啪”的捣鼓声响起,房中四男二女激战方酣,赤条条的肉体不断变换着花样疯狂地纠缠、交媾,撞击声、尖叫声、娇喘声,声声回荡,经久不息。令无数江湖淫贼垂涎三尺的美艳侠女被四名侠名远播的所谓正人君子压在胯下,强迫着时而口交、时而肛交、时而被前后洞齐插,销魂楼里,彻夜上演着一幕幕激烈而又淫靡的肉搏战……

    放纵的日子最易逝,转眼十多天过去了。在短短的十多天时间里,白圣依和秦莹莹惹火的肉体被开发了无数遍,她俩和陈慕天、严万钧四人的武功已尽被龙在天废去,沦为玩物。在一个令人惬意的午后,当龙在天趴在白圣依曼妙动人的胴体上操得如痴如醉的时候,一名快活城守卫站在门外,悄声告知龙在天,根据龙府送来的情报,龙飞霜刚回京城,便被师父天心神尼召往净慈寺。

    “天心神尼?是五十年前与萧雄齐名的那个老尼姑么?她还活着?这老东西真够长命的!令爱是她徒弟?怪不得武功这么好。”

    玉音子正和陈慕天一前一后密契地操着秦莹莹的前后穴,听闻龙飞霜是天心神尼的徒弟,大为惊讶道。

    “嗯”,听到天心神尼的名号,龙在天一阵心慌意乱,他的内心深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自来就对她有着一股恐惧感,害怕女儿与她见面。他不由加快了在白圣依肉穴里抽送的速度,急攻猛打起来,一声虎吼过后,他匆匆在她蜜穴里喷射而出。当白圣依还流着泪在交媾的余韵冲激下抽搐时,龙在天已经匆匆披衣离去。

    西湖畔,“咚咚”的寺庙钟声响起,夕阳下的净慈寺一片庄严肃穆。天心神尼慈眉善眼,坐在寺里佛像前一块蒲团上面,她虽已年过八旬,满头华发,但她神气内敛,眸子中英华隐现,显然内功甚是了得。

    龙飞霜刚回京城,便接到师父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