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24 部分

作者:金良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正被龙在天干得魂飞魄散,脸上似哭非哭,一双柔若无骨的玉手像水蛇一样缠在龙在天的脖子上,香舌微吐,无意识地与他激吻着,下面蛇腰轻扭,肥臀款摆,随着龙在天的阵阵撞击,微启的樱唇发出一声声动人的娇吟,看到两人陶醉的样子,秦莹莹意识一片模糊,只觉下体肉洞一阵抽搐,淫水大量流出,不由自主竟答应了玉音子的要求。

    迷迷糊糊中她被玉音子带到陈慕天跟前。此时,陈慕天和严万钧两人均已赤身露体,被玉音子安排并排躺靠在两张大椅上,胯下那话儿都早就翘得老高。玉音子抓起秦莹莹的双手,分开按在椅臂上,他一触椅上机关,“嘣”的一声弹出两把铁锁,一下子就把她锁住了。“呜呜……你们要干什么?……”

    秦莹莹挣扎着,可是两把铁锁把她箍得死死的,根本无法挣开。

    “嘿嘿,秦女侠,这是逍遥椅,可是好东西,等会保你欲仙欲死。”

    见秦莹莹坠入圈套,玉音子开心地笑了起来。逍遥椅是一种男女交欢的淫具,主要用来对付刚烈的女子,一旦被诓上椅锁住,往往难以挣脱,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还不快点用嘴替陈大侠泄泄火!你侍弄好了,老子一高兴就放了你们!”

    玉音子连哄带骗道。

    秦莹莹被迫半跪在陈慕天面前,哀怨地看着眼前那高高翘起的肉棒,心中忖道:“我已不是贞洁的女人了,为了杰哥,无论多屈辱,都要忍下来。”

    她无可奈何缓慢抬起螓首,用小手圈住那话儿一上一下套弄着,那话儿抓在手中如一根热棒,烫得秦莹莹芳心一荡,下面不自觉更加湿润起来。侍弄了一会,在玉音子的催迫下,她羞红着脸,犹犹豫豫低下头来,用小嘴含住那肉棒,轻轻舔弄起来。

    陈慕天躺在椅上,刚好看到秦莹莹那对雪白的肉球在自己眼前不住晃荡,龟头被柔软的香舌一舔,一想起替自己口交的是艳名满江湖的“白雪仙子”,这场面平时连想都不敢想,如坠仙境,舒服得当场“噢噢”呻吟出声,差点狂喷而出。

    玉音子站在后面,兴致勃勃观看着这活色生香的场面,秦莹莹那生疏、笨拙的样子惹得他一阵阵发笑:“嘿嘿,秦女侠,你可真够笨的,连口交都不会!”

    “呜呜……这肮脏的事谁会了!……”

    被玉音子嘲笑,又被迫当众做出这龌龊的行径,秦莹莹悲愤莫名,尽管檀口被陈慕天的肉棒塞得满满的,要说话十分困难,但她仍极力反驳道。

    玉音子见秦莹莹爬跪在逍遥椅前,那丰满滚圆的臀部高高翘起,随着她上半身的摆动那条粉红的肉缝不断在面前扭来晃去,里面早已淫水泛滥,只觉体内欲火若焚,浑身火烧火撩。“骚货,把屁股翘起来!”

    他一个箭步冲到秦莹莹后面,将早已硬得发痛的肉棒架上了那湿漉漉的桃源洞口,一声喝令道。

    秦莹莹明显感觉到了那尊戳在自己洞口边巨炮的威力,闻言心中一沉,知道自己难逃被强暴的厄运,“呜呜,你不是说要放过我们吗?你说话不算话!……”

    她挣扎着,试图摆脱那肉棒的进一步肆虐。

    “嘿嘿,老子什么时候说过会放你!还没有好好大肏特肏,会轻易放过你们吗?笨死了!”

    玉音子嘲笑着,他用两指掰开了那两扇淌着玉露的玉门,扶着发烫的肉棒,从后面对准那迷人的肉缝,迫不及待捅了进去,在淫水的作用下,肉棒尽根没入了那娇嫩的肉洞。

    “啊……”

    秦莹莹只觉得一条异常粗大的铁棒破开花瓣两边的嫩肉,势不可挡刺进了自己的蜜穴里,窄小温热的玉径内瞬间被撑塞涨满。饱经淫药浸淫的肉体一阵颤抖、抽搐,美丽雪白的玉腿痉挛着紧紧夹在了一起。从后而入的玉音子感受到了秘道的紧窄和火热,他猛力向前一顶,巨大的龟头顺着嫩滑的秘道冲破层层阻碍,一下撞在了娇柔的花心上。

    “呵呵,真是好爽,老子终于把‘白雪仙子’操了!……”

    玉音子兴奋地狂笑着,双手探到秦莹莹胸前,大力抓揉着两团垂下来柔软滑腻的乳肉,狠不得捏出水来,肉棒疯狂进出迷人的小穴,发泄着自己的兽欲。

    随着一次次的交合,秘道内的淫水越来越多,玉音子感到抽送越来越顺畅,他不由加快了抽动的频率,更起劲更卖力的挺动起来,抽插的力度越来越大,时而突进,时而急退,肉棒在紧迫狭长的玉径中不时旋转研磨起来,阴道里那种紧窄、柔嫩和弹力的触感,让他恨不得把整个人都挤进去。

    每次他都用力把肉棒一顶到底,又迫不及待地往外抽,再刺进去,再往外抽,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灼热的巨棒在小穴内快速抽动着,“啪啪”的撞击声不断响起,强烈的摩擦使娇嫩的阴道壁一阵阵扩张、收缩,荡漾的春情如潮水般一波又一波泛滥,原本雪白晶莹的胴体逐渐呈现出一种成熟、诱人的酡红,肉体越发动人心魄,秦莹莹脑中已经是一片空白,没有恐惧,没有愤恨,也没有了羞耻。

    “啊……唔……啊……”

    声声娇喘不断从檀口中吐出,秦莹莹尖声嘶叫着,成熟惹火的胴体被撞击得前后摇摆,哀婉的呻吟清晰的回荡在偌大的房间里。听到自己淫荡的叫声,秦莹莹羞得无地自容,她为自己经受不住淫贼的挑逗而羞愧,可是随着大肉棒迅猛刚劲的抽动,下体传来阵阵恼人的快感又马上使她迷失于这令人销魂的肉欲享受中。

    严万钧躺在旁边,看到玉音子把美丽的“白雪仙子”干得死去活来,而陈慕天的肉棒也在秦莹莹的樱桃小口中进进出出,一脸的艳羡,他挣扎着坐起来,想探手抓揉秦莹莹那对老在眼前晃荡的硕大美乳,可是由于距离尚远,自己又被逍遥椅困住,一时无法触及,急得“噢噢”低吼着,就象一头发着情的野兽。

    “哈哈,龙老弟,你看看严掌门,这嘴脸是江湖正派人士的侠义门风么?还不把白女侠带过来与严掌门一起享受,他可等不及啦!”

    见严万钧急如热锅蚂蚁的模样,玉音子狂笑起来,他一时大意,竟忘记注意掩饰。

    这一声“龙老弟”的呼唤,听在白圣依耳中,只引得她玉体一阵轻颤,女子毕竟较细心,注意到这微小的细节变化,尽管被龙在天干得浑身瘫软无力,她脑子里仍保持着一股清明,时时提醒自己所受到的屈辱,这一声叫喊太熟悉了。

    龙在天并没有留意到这称呼的变化,他一心一意专注在白圣依诱人的胴体上,“千环套月”的感觉实在太爽了,那小穴犹如处女般紧窄,自己以前干过那么多女人,从来就没有这种消魂的感觉,紧紧的吸吮几次都差点让他喷薄而出,好在他强忍精关,才不致提前泄泻。听到玉音子的叫唤,他也想换换另外的姿势,再好好干干这迷人的美娇娘。他把白圣依抱了起来,下身仍舍不得离开那销魂肉洞,依旧紧紧胶合着,边走边干,把白圣依抱到了严万钧的跟前。

    他把白圣依的玉手强按在逍遥椅的椅臂上,启动机关将她如秦莹莹一样固定起来。白圣依看到自己如野狗一样跪爬着,一阵阵耻辱吞噬着她的心,她没想到平时正气凛然的龙在天竟会听从淫贼的话强迫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来。

    两具雪白曼妙的胴体就这样并排跪在陈慕天和严万钧面前,随着玉音子和龙在天的抽插扭腰摆臀,晃来荡去……而玉音子和龙在天在众人面前,似乎极爱面子,两人互不服输,暗中较量,各自使出浑身招数,或深入浅出,或狂轰滥炸,不一会,白圣依和秦莹莹此起彼落的尖叫声,痛苦无助的呻吟声,如歌如泣的娇喘声,和着肉棒撞击臀肉的“啪啪”声响彻了全屋……

    白圣依和秦莹莹这双娇,都是艳名满江湖的绝色美女,一个娇美一个艳丽,就这样无助的被摆弄成淫荡的样子,爬跪在陈慕天和严万钧跟前。这两女平素都是江湖人士口中常谈、魂牵梦绕的尤物,今天赤条条出现在自己眼前,一切都仿如梦中,那乳波臀浪只把陈慕天和严万钧引诱得嗷嗷直叫,两人各自伸手抓捏着面前娇娃的美乳,不断大力搓揉,那柔软滑腻的销魂感觉,直教两人大呼过瘾。

    “这骚婆娘够味吧?”

    干了大约有一柱香时间,玉音子见龙在天仍勇猛如虎,只把白圣依肏得娇呼浪叫,意走神驰,心中佩服,不由酸溜溜说道,“你已抢拔头筹,该让贫道也肏肏这美娇娘的骚屄了。”

    他沉迷在操穴中,一不小心说漏了嘴。

    龙在天正全神迷醉在这娇美肉体中,闻言瞪了玉音子一眼,似乎怪他粗心大意,他又狂干了几下,有些依依不舍的将肉具拔离了白圣依的嫩穴,假惺惺骂着玉音子道:“恶贼,老夫今天被你胁迫,终有一天,定将你抽筋剥皮,以雪今日之辱!”

    “不要……人家还要嘛……”

    肉棒抽离肉洞,让白圣依骤感下体一阵空虚,她不耐地娇嗲起来。肉体的欢愉并没有掩盖她内心的耻辱感,她狠下心来,故意装出淫荡的样子,为的是寻找机会揭开面具人的真面目。

    “呵呵,这骚婆娘,发起骚来可真嗲。好,老子来尝尝‘千环套月’的销魂滋味!”

    玉音子见白圣依一副饥渴的样子,“嘿嘿”淫笑着,甩着沾满淫水的大屌,一把推开龙在天,靠了过来,那粗大黑亮的话儿不逊驴屌,枪口对准桃源洞,迫不及待一捅而进。

    “啊……我死了……”

    白圣依胴体激烈地颤抖起来,蜜穴再次被粗大的肉棒侵入,一阵强烈的充实感让她情不自禁浪叫起来,她身体难耐地扭动着,滚圆的香臀不停地摇晃,卖力地配合着玉音子的动作,紧窄的肉洞不断收缩压迫,逗得玉音子欲火高涨,不自觉加快了胯下的耸动……

    “喔喔……好猛……好厉害……依依真想抱抱你……看看你的宝贝……喔喔……”

    白圣依被操得玉体乱颤,浪叫连连,她眼神迷离,香舌微吐,一副饥不择食的淫荡模样。

    “千环套月”真是太迷人了,尽管有大量淫水的润滑,里面仍然狭窄难进,但看似难进,却偏偏能够容纳玉音子的驴屌。紧窄柔韧的阴道就象是炖暖的水豆腐一样,又软又嫩,那种消魂的滋味令玉音子感到一股难以抑制的兴奋和畅快。

    听了白圣依放荡的话,他心中浮起了强烈的征服感,一边狂干着,一边喃喃低吼道:“骚货……你终于尝到厉害了吧?是不是很爽?……老子是不是比龙老头强多了?……”

    为了更好地享用这焕发青春娇美的肉体,他在白圣依的引诱下,一双手不自觉地打开了锁住她的机关。

    双手一得自由,玉音子将白圣依整个人翻了过来,抱在怀中,两人正面相对,可以清晰的看到,美艳佳人羞赧尽现,媚眼如丝,胴体若酥,一头乌黑的秀发飘荡出沁人心脾的芳香,高耸饱满的双峰剧烈地起伏着,白嫩细腻的肌肤上香汗淋漓,随着粗大肉棒频繁出入迷人的桃源洞,一丝丝粘滑乳白的爱液和着汗汁“滴滴答答”掉到地上。

    玉音子将白圣依吊在腰胯间,故意在龙在天眼前走动炫耀,随着一上一下的挺动,不到一会,白圣依只觉得一浪浪的快感从肉洞中排山倒海般袭来,舒服得几欲眩晕。

    “要保持清醒,一定要报仇!报仇!”

    她咬紧牙关,不断提醒自己,不能便宜眼前这个王八蛋。她强忍羞愤,双手环抱在玉音子的脖子上,香舌主动吻上他的大嘴,蛇腰扭舞,胸前一对丰乳不断在他的胸膛上磨擦、撞击着……玉音子被她的主动逗得欲火高升,一边狂吻着,一边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不知激战了多久,玉音子突然感到肉棒周围阴道内壁的软肉一阵强力的紧夹收缩,阵阵酥麻快感难以抑制地向全身扩展,他知道这是即将爆发的前奏,急忙提肛缩气,但白圣依在他怀中难耐地扭动着,双腿一阵痉挛似的紧紧夹住他的腰臀,软玉温香,娇声浪语,那销魂的感觉让他再也难以把持住,他猛地将肉棒往蜜穴深处急冲而进,狂顶狂操起来,随着一声野兽般的怒吼,一道道滚烫的洪流喷涌而出。被紧抱在怀的白圣依只觉得蜜穴里的肉棒突然变粗变烫起来,一缩一胀间,一股股热流激射进她的肉洞深处……

    “不要……喔……”

    白圣依娇声哀鸣,玉体被射得一阵轻颤,整个人差点失神过去。耳边传来玉音子越来越响的喘气声,这淫贼正全身心迷醉于这极度销魂中,对自己全无戒心,乃是反戈一击的大好时机。被精液一冲,那舒爽的感觉尽管让白圣依有些迷失,但她强抑被喷精的恐惧和羞愤,奋起余力,只感到原本瘫软的身体竟缓慢恢复了些许元气,心中大喜,一肘往玉音子“膻中穴”撞去。

    玉音子没料到白圣依这个时候还有功力反击,两人肉体紧贴在一起,又是在他刚刚发泄的瞬间,正是身体最松懈脆弱的时候,事起仓促,猝不及防,当即被撞了个正着,他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软软地倒了下去。龙在天在旁救援不及,一阵错愕,在他眼中,以为这个美娇娘经过他们一番奸淫,定是已经沉沦欲海中,没想到她还这么坚毅,会突起发难。

    这一击得手,让白圣依大感意外,但她精力耗费几已殆尽,一时难以缓过气来。她瘫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玉腿摊开着,一股股乳白色的精水从蜜穴中淌了下来,白玉般的胴体急剧起伏着。

    白圣依能击倒玉音子,固然出于突袭,还在于龙在天和玉音子太轻敌,他们对自己的淫技过于自信,在奸淫两美的时候,为图一时痛快,并没有完全封住她们的穴道。而且,他们没想到的是,经过一番激烈的肉搏,随着汗液的大量挥发,“化功散”药效已在白圣依身上化去大半。若不是被龙在天和玉音子奸得浑身乏力,只剩下不到一二成的功力,她这一撞几可置玉音子于死地。

    在场众人都呆了一呆。龙在天暗中叫了声“糟糕”,他与这几人毕竟颇有交情,按他原先的谋划,并没有长久禁锢他们的打算,以免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