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22 部分

作者:金良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了上来,“啪啪”就是几个耳光。怒骂道:“臭小子找死,滚到一边去,惹火了老子你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求求你,不要打风哥!”

    白圣依见丈夫为救自己,脸上被玉音子打出了几个指痕,嘴角边淌着血,又是心疼又是伤心,跪爬在玉音子面前,哀哀央求道:“求求你,放过我们吧。下辈子做牛做马我都会报答你!”

    那丰满浑圆的白嫩翘臀微微颤抖着,露出一条粉红色的肉缝,肉缝尽头是一撮乌黑的芳草,性感惹火的雪白胴体毫无遮掩不经意间朝向龙在天,引得他欲血上涌,胯下肉棒暴涨欲裂,内心的占有欲望火烧火燎。

    “做牛做马?骗三岁小孩,你的鬼话谁信!老子不要你下辈子报答,老子要捡现成的。”

    两个雪白硕大的肉球在眼前颤巍巍地晃动,玉音子只觉口干舌躁,欲火若焚,他制住曲凌风的要穴,让他不能动弹,以免碍手碍脚。

    然后一甩手将他扔到了一边,迫不及待地将白圣依往身下一按,顺势压在她的身上,一个猛扎,脏嘴已凑到那迷人的三角地带,一双淫亵的眼睛盯着萋萋芳草丛中细小的肉缝,燃起两团炽热的火焰,充满着兽性与渴望。

    “嘿嘿,骚屄真美,比我想象中美多了……骚毛又多又浓密,一看就知道是骚货,不被人操才怪!”

    “咕隆”一声,玉音子咽了咽口水,双眼眨也不眨地盯着那条肉缝,那里太迷人了,他忍不住伸出一个手指,缓慢但却毫不犹豫地往那道狭长的温暖肉缝挤了进去。

    “啊……”

    神圣的贞洁私处受到侵犯,没有淫液的滋润,那撕裂的感觉传遍全身,让白圣依忍不住尖叫一声,既羞且窘,她试图夹住双腿,但玉音子压插在中间,两腿被大大掰开,反抗是那么徒劳无力。

    尽管有些干燥,但手指仍然缓慢钻进白圣依的蜜穴,玉音子只觉手指前端被一层嫩肉紧紧夹住,好似被无数的肉环紧紧箍住一般,进出维艰,那种妙不可言的感觉让他有了新的发现,眼球几欲凸出,忍不住发出赞叹,“哇,是『千环套月』……珍品啊!真没想到,这骚婆娘的美屄竟是万中求一的名器!”

    “千环套月”乃穴中极品,意指女人的阴道里面好像一个个的肉环连起来一般,环环相扣,在肉环之间的凹陷区和肉环表面上生有大量的肉芽,这些肉芽广布丰富的神经和润滑液分泌腺。、当肉棒插进去后,极易出水,阴道肌肉会自动强力收缩,紧紧吸吮进入的物体,操起来飘飘欲仙,淫技功力稍浅者抽插不到百下,往往提前丢盔弃甲。

    “啧啧,白女侠,姓曲那小子喂不饱你吧?你这么骚,还是老子来帮你,保你欲仙欲死……可不要暴殄天物……”

    没料到白圣依的蜜穴是梦寐以求的极品,这一发现喜得玉音子呱呱直叫,口中吐着污言秽语,早把跟龙在天的约定抛到九霄云外,“要是把大屌插进去,那该多销魂啊!这辈子干了那么多女人,今天终于肏到了,真他妈值了……”

    他喜不自胜,不由加快了手指抽插的速度,随着“噗唧……噗唧……”

    淫靡的声音快速响起,白圣依那道肉缝渐渐渗出一些汁液,羞得她无地自容,一串晶莹的泪珠忍不住夺眶而出……

    “不要……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吧……放过我……这辈子我都会记得你的恩情……”

    泪水禁不住从眼角边滑落,白圣依那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娇态,叫人忍不住想对她好好疼惜一番。

    “等老子肏了你,你一辈子都没尝过这销魂滋味,自然会记得老子,骚货,真受不了啦……”

    白圣依那凹凸有致的诱人胴体,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媚态,让玉音子的欲火腾地熊熊上窜,他撕扯着自己的衣衫,迅速脱了个精光,胯下那尊雄伟的大炮傲然挺立,露出狰狞的面目。

    他不理会白圣依的哀哀哭求,两手抓住她的一双玉腿,向两边猛地一分,露出那迷人的蜜穴,勃起的肉棒凑了上去,对准那不断颤抖的肉缝,揉了一揉,就准备刺进去。

    一旁的曲凌风见到妻子无助地望着自己,绝望地闭上双眼,心中无比伤痛,一行清泪忍不住流了下来。许英杰和、秦莹莹夫妇看到如此悲惨的情况,也无计可施,口中诅咒着,无可奈何将头侧向一边,一串串泪水从紧闭的双眼中汩汩流出。陈慕天和严万钧先是有些不忍,移开了视线,不一会又重新望向那即将交合的地方……

    “畜生,快快住手,再敢乱来,老夫定不饶你!”

    龙在天见玉音子竟要抢拔头筹,怒火中烧,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冲玉音子叱道,“还不快快放过白姑娘!老夫早晚要剥你皮,抽你筋!江湖的侠义人士定也不会放过你!”

    他的视线落在白圣依那对雪白硕大的肉团上,飞快地瞥了一眼,意味深长地对玉音子说道。

    玉音子的龟头已经破开白圣依那两瓣娇嫩的花唇,正准备提枪跃马纵横驰骋时被龙在天一叱,心中了然,尽管心中不愿,还是停了下来,说道:“什么侠义人士?在老子眼里,全是臭狗屎。老子就不信,你们是吃素的,今天倒要见识见识,你们口中自诩的大侠究竟是什么嘴脸!”

    他很不情愿地站了起来,说道:“你龙大侠也是江湖有头有脸的人,要老子放过你们,可以,但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他的眼光逡巡在白圣依成熟性感的惹火胴体上,露出耐人寻味的神情。

    白圣依棒下逃生,喜极而泣,她感激的望了龙在天一眼,赶紧挣扎着坐了起来,两团丰硕的肉球随着她的移动不断晃荡,令人眩晕。不等其他人开口,她不假思索说道:“只要能放过我们,有什么条件我们都答应你。”

    她险些破身,心有余悸,巴不得早点脱离险境,却没有想到到嘴的肥肉岂会轻易吐出的道理。

    “嘿嘿,老子的条件很简单,只要你在这里演一出春宫戏给大家看,让老子高兴了,就会通通放你们走。”

    玉音子淫笑道。

    “不行!这多丢人,我绝不会做这种龌龊事的!”

    白圣依见对方提出的竟是这样淫秽的条件,不由羞红了脸,一口拒绝。

    “嘿嘿,你想想,还有选择的余地吗?你们的功力都被老子封住了,逃是逃不了的。不演是不是?那老子就亲自和你演一出!”

    玉音子恐吓道。

    在场众人没想到玉音子提出的竟是这样的条件,顿时一阵静默。各人心中明白,此人所说的话一点不虚,没有武功,他们根本就难以脱身,看来只有假意敷衍他,方能有一线生机。秦莹莹想到自己已是残花败柳不洁之身,低声和许英杰商量了一会,挣扎着站了起来,毅然说道:“你放过师妹,我和杰哥一起演给你看!”

    她一脸凛然,没有半点扭捏,大有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之概。

    玉音子没想到秦莹莹一介女子竟有如此胆量,一阵错愕,仔细打量着她,惊觉这也是一个不逊白圣依的性感尤物,他早闻秦莹莹的艳名,心中不由暗骂起龙在天来:“姓龙的也太狡猾了,提前抓了这个女的也不先知会一声,好让我先泄泄火”。他却不知,其实龙在天为稳妥起见,没有让他提前接近秦莹莹,就是知道他乃色中饿鬼,若是让他见了“白雪仙子”,秦莹莹不被先大干特干才怪,弄不好会坏了谋算白圣依的大计。

    由于秦莹莹被淫药浸淫多日,十多天来又被淫贼日夜蹂躏,无形之中竟隐隐含有一股媚荡风韵。

    那略为忧郁的眼眸,饱满高耸的酥胸和凹凸起伏的诱人胴体,只把玉音子瞧得心慌慌的。自己全身心迷在白圣依身上,竟忽略了身边还有这样的尤物,玉音子心中暗忖:“等下龙老弟肏姓白的,我就拿这娇娃泄泄火,今天肏齐艳名满江湖的这两个尤物,不枉此行啊。”

    他心中已有了主意,摇了摇头,说道:“老子不看你的春宫戏,龙大侠不是自诩侠义之士吗?老子就喜欢看他跟白圣依合演一出春宫戏,倒要看看,大侠究竟是不是吃素的。”

    他指了指龙在天,又转对秦莹莹淫笑道,“你想演春宫戏,待会老子陪你玩,嘿嘿。”

    “无耻!”

    白圣依一听竟要她和龙在天当众交合,气得杏眼圆睁,俏脸红晕,“啐”了一口。

    “嘿嘿,老子就是无耻,就是有这个癖好,你演不演?不演,老子弄些手段让你见识见识!”

    玉音子恶狠狠说道,为了威逼白圣依就范,他走到曲凌风跟前,将他如老鹰抓小鸡般提了起来,“白女侠,就你一句话,做还是不做?不做,姓曲的将缺腿少臂!”

    他见白圣依还犹犹豫豫,对曲凌风的肩膀重重一捏,曲凌风脸色即时一片青白,额头冷汗直冒,但他知道这无耻的淫贼拿他威逼妻子就范,就是不哼一声。

    “倒挺硬气的。你们不是很恩爱吗?还在三生石前许什么臭愿,原来一切鬼话都是骗人的。你最好乖乖听话,不从,老子杀了这些人,拿你照奸不误!”

    玉音子软硬兼施,让白圣依毫无选择余地。

    刹时,白圣依陷入了恐惧、绝望、羞愧、愤怒、迷茫之中,她脸色苍白,心中天人交战,头脑一片混乱,呆坐在地上,不禁掩面抽泣起来。

    龙在天在一旁见白圣依抽抽噎噎,一身雪白的肉体上下颤动,那怯生生的模样,真是我见犹怜,下面那骚话儿可更加硬了,他知道在玉音子的威逼下,这艳名满江湖的美娇娘只有依从的份,心中窃笑,口中却不住“无耻!无耻……”

    声声怒骂。

    抽泣了一会,白圣依感觉轻松了些,与其被淫贼凌辱,不如被正派人士怜惜,她心中自我安慰了一番。在玉音子的一再催促下,她挣扎着站了起来。

    为了心爱的丈夫,为了众人的性命,尽管心中一百个不愿,她还是怯生生蹭到龙在天面前,不敢看他。

    蚊声说道:“龙盟主,奴家该怎么办?请你帮帮我……”

    这几句话犹如千斤重,刚一出口,只把自己羞得无地自容。

    未等龙在天开口,玉音子在旁已经不耐,大声说道:“快点替龙大侠宽衣解带,还扭扭捏捏什么,龙大侠可等不及了。”

    一想起这到嘴的美娇娘就这样白白送给龙在天,玉音子话中有话,心中隐隐作痛,“他奶奶的,等你干完了,我操她十八遍,干烂这骚屄!”

    白圣依犹豫着,迟疑了一会,半跪在龙在天跟前,缓慢地解开了他的衣衫。

    这男人尽管年近半百,仍然保养得很好,身上肌肉凹凹凸凸、盘根错节,很是彪悍,可不比那个淫贼,瘦骨嶙峋,令人恶心,白圣依不由暗暗比较。

    当她的手移到龙在天的档部时,那里已经撑得高高的,把她吓了一跳,她含羞带怯,犹疑一阵,还是玉手轻拉,将龙在天的束身裤带解了下来。长裤尚未完全脱下,“嘣”的一声,一条仿如巨蟒的铁棒已迫不及待跳了出来,在白圣依面前耀武扬威,羞得她粉面发烫,心如鹿撞。

    看到这淫靡的场面,玉音子不由兴奋起来,心中浮起一股变态的欲望,他大声催促白圣依道:“快快坐上去,把龙大侠干了,帮他扬名立万,呵呵,一个堂堂的武林盟主,给我们艳名满江湖的白女侠给干了,一想起这事就让人兴奋!”

    “畜生,老夫狠不得将你挫骨扬灰!”

    龙在天口中对玉音子恶狠狠怒骂,心中却乐开了花,他坐在地上,背靠墙壁,伸直两腿,紧盯着白圣依那对老在自己眼前晃动的饱满双峰,只觉下体分身暴涨欲裂,狠不得即时将这美娇娘按在胯下狂操。

    “呜呜……放过我们吧……求求你了……”

    面对玉音子的一再威逼,白圣依精神几欲崩溃,苦苦哀求道。

    “放过你们?笑话!你不按老子说的做,休想!快点,别再磨磨蹭蹭,再不做,老子就拧下姓曲这小子的脑袋!”

    玉音子用力往曲凌风身上一按,只把他痛得死去活来。

    “呜呜……别伤害风哥……我照做就是……”

    白圣依看到丈夫痛苦的神情,心快碎了,眼中流着泪,无可奈何地站了起来,下体往龙在天分身偎去。娇嫩的肉缝不经意间碰到那火热的话儿,白圣依被烫得浑身一颤,下体一麻,不自觉流出了几滴蜜汁。

    “白姑娘,虽然你是被迫,但你毁了老夫的清白,我好痛心!”

    见白圣依整个人偎了上来,龙在天神情似乎很痛苦,假惺惺说道。他见白圣依下面躲躲闪闪,并没有主动送棒入穴,偷偷将自己的肉棒对准那个桃源洞,趁她不备,往上一挺,“嗤”的一声,在淫水的滋润下,没进了大半。

    “啊……”

    阵阵裂痛随着粗大肉棒的侵入从下体直冲脑门。

    白圣依始料不及,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娇啼,屈辱和疼痛的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

    她急忙扭腰抬臀,试图摆脱肉棒的进一步深入,但龙在天乃是采花老手,岂会让业已入洞的巨棒脱卸?他双腿微曲,略一用力,白圣依整个人便重心前倾,为保持平衡,她很自然双腿向两侧分开,洞门大开,两手按压在龙在天肩膀上,那对美白的豪乳不断晃荡,几乎贴到龙在天嘴边。这淫荡的姿势很方便肉棒深入抽插,在不明就里的外人看来,还误以为是白圣依主动投怀送抱呢。

    龙在天趁势两手揽在白圣依的腰臀间,略微用力按住,让她难以摆脱控制,口中却喃喃说道:“白姑娘,你不要这样啊,你这样,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难禁诱惑,只会亲者痛,仇者快,老夫真的很无奈,很痛心……”

    他熟谙催情按摩之术,嘴里假装嘟嚷着,手却乱捏乱弄,或摸乳,或搔臀,或探穴,动作看似要把白圣依推开,实则却是催情的窍门,只把她箍得更紧,着意挑逗她的敏感带。

    此时的白圣依苦不堪言,她只觉龙在天胯下那巨大之物越涨越大,把小穴撑得胀膨膨的,在他的熟练拨弄下,下体也传来阵阵酥痒,丝丝淫汁渗出,竟忍不住渐渐湿润起来。她不断扭动挣扎,可那肉棒如影随形,不断前钻,就是难以摆脱它的肆虐。

    肉棒一寸寸深入,龙在天只觉龟头前端被一层层温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