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21 部分

作者:金良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地,心中吃惊。“水中被人下毒!”

    各人都微微有些头晕,回头望向老头,正见他笑眯眯看着众人。大家心中恍然,不想一时大意,竟着了这老头的道。“兀这老头,我们好心救你,你却搞这些下三流的把戏暗算我们,究是为何?我跟你拚了。”

    雪山派掌门严万钧拔步上前,右掌扬起,刚要挥出,突然全身一软,掌上劲力已然无影无踪。

    老头见众人毒性开始发作,斜斜歪歪分倒四周,哈哈大笑说道:“我们早留意你们一行啦。亏你们枉称什么老江湖,在『摧花门』地盘,还这么大意,活该被擒。中了我的『化功散』,功力消失,一时半刻怕都动不了啦。”

    他得意洋洋,走到白圣依和秦莹莹跟前,捏着白圣依的下巴,色迷迷说道:“小美人,还记得我么?三生石一面,老夫对你可是牵肠挂肚,日夜相思,上次让你跑了,这次看你往哪跑!终于可以肏到你了!”

    老头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迫不及待地把脏手伸到白圣依高耸的酥胸前,肆意地抚摸起来。

    “放开我!”

    白圣依听出是青衣人的声音,又惊又羞,想要躲开,却浑身乏力,难以挪动分毫。旁边的秦莹莹瞧见老头淫亵的样子,眼里不禁露出恐惧的神情。

    曲凌风栽倒在旁,闻言方知这老头正是几天前在三生石附近调戏白圣依的青衣人,见他旁若无人,对妻子无礼,他惊怒交集,拼命运起内劲,身子一挣,晃到老头身前,挥掌拍向他胸前。不料却被老头抢先一步,一指戳在臂上要穴。曲凌风只觉浑身一麻,身形一晃,站立不稳,向后便倒,再也不能动弹。

    当众人纷纷倒地之时,龙在天一声不响,默运内力将毒气逼住,趁老头点倒曲凌风后有些松懈,他拚起全身残余内力,袍袖一拂攻向老头。老头斜身相避,只听得呼呼风响,桌上杯碗、盘碟等物齐被龙在天袖风带出,摔落在地,片片粉碎。、老头不料龙在天中毒后还有如此功力,不敢怠慢,大喝一声,纵身而上,双拳犹如狂风骤雨,向龙在天疾攻而至。他动作快捷无比,意图迫使龙在天催动内劲,加快毒性发作。

    龙在天也是老江湖,知道对方意图,并不急进,他原地站立,以逸待劳,一一出拳化解对方攻势。

    但斗得片刻,“化功散”毒性加快,龙在天步伐渐渐散乱,出手越来越显无力,只听老头大叫一声“着”,他虎爪疾抓,龙在天稍一迟滞,躲闪不及,胸口“膻中穴”已被老头紧紧拿住。

    众人见龙在天斜斜倒了下去,唯一的希望破灭,心中登时沮丧无比。白圣依眼睁睁看着老头走到其他人身前,一一点了他们的昏睡穴,色迷迷向自己走了过来,心中一急,眼前一黑,迷迷糊糊中只感到纤腰被揽,一双粗手伸进自己的亵衣内,肆意揉捏起来。

    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说道:“大家别急,人人有份,小心驶得万年船。快活城离此不远,先把这几人弄到那里,再慢慢风流快活不迟。费了一翻心血,今天终于可以好好肏肏这个江湖美娇娘的销魂美屄了。”

    伴随着的是一阵阵令人发怵的“嘿嘿”淫笑声。

    *** *** *** ***鸟鸣林幽,泉水叮当,黄昏的莲花峰一片宁谧。

    在一个人迹罕至的神秘山谷,一条被刻意遮掩的小道弯弯曲曲通到一个被藤草覆盖住出口的山洞边。山洞里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一块石碑上刻“快活城”三个龙飞凤舞的字。山门狭窄,仅容一人进出,里面匝道众多,崎岖不平,若不熟悉,极易迷路。

    一条阴沉沉的小径向前弯弯曲曲延伸约有一里多路,来到一道大石门前,推开石门,转了几个弯,前面豁然开朗,露出天光,竟是一个别有洞天的花园,假山喷泉,阁楼雅亭,红梅绿竹,青松翠柏,布置得极具匠心,仿如世外桃源。这花园错落有致,分成不同的几个小区,每个区间石径相连,上有牌匾题写区名,分欲仙亭、鸳鸯池、藏春阁、销魂楼,每个名字都隐隐透着一股淫靡之气。

    销魂楼里,房间分隔,不时传出有女子微弱的呻吟声。过道的最边上,有一间布置极淫糜的房间,房中充斥各式各样淫具淫器,有逍遥椅、交欢床等;墙壁四周挂满一幅幅春宫画,惟妙惟肖,令人血脉贲张;地下躺着二名昏迷不醒的女子,这二名女子尽管平躺着,但峰峦凸耸,风姿撩人,实乃绝色,正是被擒的白圣依和秦莹莹。

    厚重的大门打开了,两名戴着面具的中年男人满面春风地走了进来,一个彪悍,一个清瘦。

    两人来到白圣依和秦莹莹身前,久久凝视着她们曼妙绝伦的身材,眼里喷着灼热的欲焰。

    “龙老弟,看这对姐妹花那股子骚劲,若不是你另有打算,贫道都快忍不住了,真想早点提枪跃马大干一场。”

    清瘦的男人说道。

    “呵呵,玉老哥此生御女无数,还是这样性急。女人嘛,须得慢慢调教,方能尝出个中滋味,若是来强的,就少了许多妙处。这两个女人只是饵,后面还有更多美味等着我们品尝呢。”

    彪悍的男人似乎意有所指,“嘿嘿”淫笑着。

    这两人正是龙在天和玉音子,自从第一眼见到白圣依,两人便惊为天人,一起精心策划了这次阴谋。

    “龙老弟不愧统率四方豪杰的首领,每一步都深思熟虑,贫道自叹不如。春宵一刻值千金,贫道可想开荤啦。”

    美娇娃就在跟前,那凹凸有致的肉体让玉音子越看越火旺,他深吸了一口气,弯腰将白圣依抱在身前,一双手掌从后环包住那对丰满的乳房,轻轻捏弄着,贪婪的嘴唇雨点般落在她的粉颈玉背上,昏迷中的白圣依“呢哝”一声。

    “老夫先走,这美娇娘也该醒了,玉老哥,咱有言在先,一切按计划进行,这妞头筹须由老夫先拔。”

    龙在天见玉音子有些迫不及待,临走前不忘提醒一声。

    他往墙上机关一按,露出一扇门,里面躺着几个昏迷不醒的男人,他走了进去,脱下面具,卧在他们中间,假装昏迷过去。

    昏迷中的白圣依只感到一根硬梆梆的铁棒顶着自己的丰臀,顺着股沟肆意拱磨,她“嗯”了一声,悠悠醒转,睁开美眸,一个淫亵的嘴脸映入眼帘,被擒的情景一幕幕在脑海浮现,她一激灵,完全醒了。

    “畜生!放开我!”

    白圣依奋力挣扎,但浑身软绵无力,难以挣脱玉音子的怀抱。她拚起余力,一甩手,“啪”的一声,一个耳光打在玉音子脸上。

    这个耳光并不痛,但惹得玉音子火起,狞笑道:“臭婆娘,骚屄欠肏,装什么贞洁烈女,若不乖乖依从,老子今天就让你在丈夫面前丢尽曲家的脸。”

    他双手试图伸进白圣依的内衣裳,但被她死死抓住衣角,一时难以越雷池半步。

    “你休想!”

    听到玉音子提到丈夫,她心中一紧,“风哥呢?你把他咋样了?”

    、

    “嘿嘿,夫妻挺恩爱的。老子只不过给他吃了点迷药,功力暂时被封,一时半刻死不了。”

    玉音子打开墙上机关,露出里面昏迷的几人,白圣依见曲凌风和一众英豪昏迷在地,挣扎着试图爬到丈夫身边,却被玉音子从后箍住,他的魔爪趁这空隙,一下子就伸进她的抹胸,抓揉着那团一手难以满握的肉球。

    “哦……”

    白圣依一声尖叫,只感羞愤难当,她转过头来,“呸”的一声,把一口口水啐到玉音子的脸上。

    “他奶奶的,还蛮横的!”

    玉音子擦去了脸上的口水,狞笑道:“敬酒不吃吃罚酒,好!老子就喜欢这种烈性的女子,干起来才带劲。等下叫你知道我的厉害!”

    说完,他站了起来,来到众人跟前,一一拍开各人的昏睡穴。他从腰间抽出一把刀,往曲凌风的脖子上一架,冲白圣依喝道:“骚货,快把衣服脱了!若再扭扭捏捏,管叫这小白脸去见阎王!”

    白圣依闻言大惊,叫道:“你堂堂一个大男人,竟然拿我丈夫的性命来威胁我,算什么英雄好汉!”

    “依依,别管我,不要上他的当!”

    曲凌风醒来,见玉音子竟然用自己的性命威胁妻子,知道两人恩爱,白圣依定然六神无主,便及时出言提醒。

    众人见玉音子卑鄙无耻,纷纷喝骂。龙在天义愤填膺叱道:“卑鄙无耻的小人,孬种,有种冲老夫来,欺负女人算什么好汉!”

    “哈哈,都自诩名门正派是不是?老子今天就要看看你们这些所谓的大侠是什么东西!”

    玉音子眼光在各人身上扫来扫去,最后落在了白圣依丰满高耸的胸脯上,淫笑着说道:“脱,快脱!老子耐性有限,再不听话,休怪刀子不长眼!”

    为了催迫白圣依,他拿刀子不断在曲凌风脖子上来回比划。

    “不要!……住手!”

    白圣依吓得花容失色,丈夫是她的全部,一想起三生石前两人的誓言,她的心就深深被灼伤。

    犹豫中,她的纤手缓慢移到前胸纽扣间,轻解起来。

    “不要!”

    曲凌风狂乱的大叫起来,他见妻子已被玉音子设计入彀,心急喝道:“依依,这人是禽兽,与他讲道义不啻与虎谋皮!你不听我的话,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呜呜……”

    旁边的秦莹莹见到这一场面,似乎想起自己不幸的遭遇,她挣扎着缩到许英杰怀里,忍不住抽泣起来。陈慕天和严万钧倒在一旁,无奈地看着这一切。

    “他妈的,还充好汉!再不脱,老子杀了他!”

    玉音子被曲凌风惹得火起,嫌他罗嗦碍事,点了他的哑穴,恶狠狠对白圣依说道。他刀子轻轻一划,曲凌风脖子上立即涌出一道血痕。

    “住手!别伤害他,我脱……”

    白圣依见丈夫受伤,心乱如麻,脸色苍白,蚊声说道:“风哥,为了救你,我只好对不住你了!”

    她解开纽扣,轻轻一分,只觉胸口一阵清凉,露出了里面的亵衣。

    正犹豫间,玉音子不耐烦起来,大声嚷道:“全部脱了!他奶奶的,娘们就是娘们,一点都不爽!不全脱了,惹恼老子,小心一刀杀了他!”

    白圣依听罢,无奈地低着头,不敢看在场诸人,也不敢对上丈夫的眼神,她知道,曲凌风现在的眼神一定很痛苦,但受制于人,她也无可奈何,只好强忍羞愤,缓慢地将身上的衣物一件件解开,出于女子本能的羞赧,她并没有将遮体衣物全部脱下。

    粉红的抹胸仍包裹着鼓涨涨的胸脯,一条细小的遮羞布顽强地护住那一小块三角地带,隐隐可见一小撮乌黑,雪白丰腴的肉体欲露未露,充满了无限诱惑。

    玉音子圆凸着眼,期待着一具完美女体的出现,却迟迟不见白圣依将身上衣物全部脱光,一时火起,嘴里嘟噜着,一把将曲凌风扔在地上,急步走到白圣依跟前,不顾她的躲闪,抓住她仅余的遮羞物,猛力一拉。

    “嘶”的一声,白圣依只觉得全身一凉,低头一看,惊见自己那对引以为傲的丰乳已从被扯断的抹胸中脱颖而出,颤巍巍完全展露在众人面前,护住私处的遮羞布也被玉音子扔在了一边。

    玉体完全裸露,那欺霜赛雪的肌肤,高耸挺拔的乳峰,纤细的腰肢,白嫩修长的玉腿,光滑平坦的小腹,萋萋的迷人三角地带,把旁边的众人都震住了。

    “啊!畜生……住手!”

    白圣依惊叫一声,一面怒骂着,一面拼命扭动着身体,竭力躲避玉音子的进一步侵犯。她双手试图掩住前胸,但酥胸太过丰满,一手难以遮住,触眼处仍露出一大片动人心魄的白腻。下面凉飕飕的,私处也暴露无遗,她顾此失彼,只好一手遮胸,一手掩住私处。

    龙在天在一旁看着美丽的尤物拼命把玉腿夹紧,徒劳地想用手脚遮掩春光外泄,阻挡他们灼热的视线,那既羞且恼的动人娇态,楚楚可怜。

    看得他浑身发热,欲火急升,难以自控,忍不住就想长身而起。他偷偷乜斜在场其他几人,只见曲凌风口虽不能言,但脸上肌肉扭曲,显然内心十分痛苦。

    许英杰神情激愤,不断怒骂,秦莹莹则躲在他怀中瑟缩发抖,轻轻啜泣。陈慕天和严万钧看到这香艳的一幕,他们既感义愤,但也有些兴奋,两人脸红涨得通红,档部都微微凸起。

    “啧啧,你们看,真不愧是闻名江湖的骚货啊,那对乳房丰硕雪白,屁股又挺又结实,真他妈惹火,是不是经常被操啊?……”

    玉音子呵呵淫笑,一双淫邪的眼睛不停在白圣依身上瞄来瞄去,越看越爱,只觉欲火上窜,再也难以忍住。

    一个猛扑,一把将她压倒在地,口中喃喃:“骚货,谁叫你长得这么迷人,老子忍不住了……”

    说完之后,一张脏嘴就往白圣依的樱桃小嘴吻去,双手不规矩地在那雪白的胴体上肆意抚摩,偶尔还溜到那迷人的三角地带,顺着肉缝轻轻揉捻着。

    这突如其来的侵袭,吓得白圣依花容失色,檀口一张,惊叫出声,急忙扭动身躯,双手拼命在玉音子的胸前推拒,想要逃避他的侵袭,可是一身功力荡然无存,她根本就不是玉音子的对手,那软弱无力的挣扎抵抗,非但不起作用,反而随着胸前那对豪乳的跃动摩擦,引得玉音子心痒难搔。

    两个圆滚滚的大奶子肉香四溢,肉感十足,他低吼一声,双手罩住,搓揉着那对雪白硕大的肉球,鼓涨涨的乳肉从指缝间冒出来,无法一手掌握,抓在手中柔软舒服的感觉让玉音子爽翻了天。

    “呜呜……求求你……不要……不要这样……”

    一阵阵强烈的酥麻快感从乳尖传遍全身,让白圣依羞愤难当,下体被一根热腾腾的坚硬肉棒紧紧抵住,上下遭袭,偏偏又无力反抗,令她茫然无措,慌乱不己。

    “恶贼,我跟你拼了!”

    一旁的曲凌风见玉音子肆无忌惮,当着众人的面羞辱妻子,怒不可遏,挣扎着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尽管功力不在,他仍拚起残存内力,一头向玉音子撞去。

    正陶醉在美色中的玉音子猝不及防,被曲凌风一头撞在腰身上,这一撞尽管不是很厉害,但也把他痛得眦牙咧嘴。他一把抓住曲凌风的衣领将他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