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20 部分

作者:金良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阵汹涌波涛,颤巍巍的向人展示她傲然的丰满,早已引得青衣人心猿意马。

    曲凌风见妻子危急,奋力抢攻,但青衣人不为所动,一一将攻势化解。白圣依不断后退,不料已退到石壁悬崖边,眼见已是退无可退。

    青衣人见她身处险境,一个飞纵,魔爪挥出,攫住她的玉臂,一抓一抖,只听“嘶”的一声,白圣依虽是被拖离险境,臂袖却被撕去了一大截,露出了如雪如玉的皓臂。

    “不愧是江湖四艳之一,果是天香国色!”

    青衣人将攫取的衣袖放在鼻前一阵猛嗅,“啧啧”称赞出声,“体香已是如此销魂,若是小穴肏起来,岂不是爽死了!”

    他紧盯着白圣依身体凹凸之处,眼睛喷着欲焰,狠不得即时将她身上衣物撕个精光。

    白圣依自险境中脱离,见青衣人色中饿鬼的模样,既羞且恼,雪白的俏脸浮起一层红晕,更显娇俏妩媚,只把青衣人看得眼都直了。曲凌风见青衣人对妻子满口污言秽语,一声怒吼,奋掌向青衣人击去。

    青衣人兀自对白圣依遐思不断,突觉曲凌风掌到,不及以招数化解,只得还掌挡架。两掌相粘,曲凌风但觉对方掌力沉厚,被他震得胸口隐隐作痛,见白圣依似要过来相助自己,情急喝道:“依依,我缠住他,你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白圣依见曲凌风兀自苦苦支撑,说道:“我和你夫妻一体,死活都要跟你在一起。”

    曲凌风听她说得深情,长叹一声道:“你不走,我俩谁都走不了啦!”

    青衣人见白圣依运掌向自己击来,长笑一声,一掌挡住,另一掌运劲挣卸,脱出了曲凌风的掌粘,随即如电闪般向他“膻中穴”抓去。曲凌风躲闪不及,给抓个正着,人便软软倒在地上。白圣依见丈夫倒地,情急来救,却被青衣人一把攫住,拿住虎口,浑身乏力,难以挣脱。

    青衣人连点白圣依周身几处要穴,封住她的功力,然后伸手一揽将她搂入怀中,就是一阵乱嗅乱吻。这个女人太惹火了,自从第一眼见到她,几天来,青衣人夜难成寐,已经不知为她射了多少回。

    除了那完美得无可挑剔的曲线身材,还有她与生俱来的雪白光润的肌肤,身上的紧身劲装更衬托出她的婀娜多姿、凹凸有致。

    乳胸高耸而坚挺,腰肢柔软纤细,玉臀浑圆凸翘,配上一张精致的瓜子脸,柳叶弯弯的新眉,琼瑶剔透的玉鼻,欲缀丹红的樱唇,一双勾人魂魄的丹凤眼,简直就是每个男人心中渴望的尤物。

    日思夜想的佳人已成自己的猎物,软玉温香在怀。

    阵阵醉人的芳馥体香扑鼻,让青衣人更是神魂颠倒,他呼呼急喘,暴涨的分身紧紧顶在白圣依两腿间凹陷处,不断摩擦拱动。

    虽然隔着衣裤,白圣依仍感觉到下面的热力,她一声尖叫,拼命反抗,只是身子被青衣人牢牢箍住,无法动弹。她两只粉拳不断挥动,打在青衣人身上,却如挠痒般,毫无用处,身体拼命的扭动却只是更助长对方高涨的淫欲。

    “嘶”的一声,白圣依前胸衣襟已被粗暴地撕开,露出了深深的乳沟和那晶莹赛雪的肌肤。

    青衣人欲火如焚,口唾流出,气喘如牛,淫笑着用脏手在白圣依雪白细腻的身躯上肆意揉捏,大嘴落在丰满的双乳间乱拱乱舔,不断淫声浪语道:“骚货,你真够骚,长得这么惹火,欠我们男人干!”

    他边乱拱乱舔边“啧啧”出声:“不愧是艳名满江湖的美娇娘,前凸后翘中间凹,欠老子肏,就是牡丹花下死,老子每天也要在你美屄里射几回!”

    曲凌风委顿在地,看着青衣人在妻子身上乱摸乱拱,双眼如要喷火,喝道:“快放开她!你这禽兽不如的畜生!”

    “我是畜生?对,我就是畜生!专玩你老婆的畜生!”

    青衣人埋首于白圣依的美乳间,双手紧抓着她的翘臀,满足地发出一声声嘶吼。仿佛为报复曲凌风的怒骂,青衣人一把拽下白圣依胸前粉红的抹胸,一对嫩白的肉球应声弹跳而出,坚挺浑圆,令他一阵眩晕,欲血上冲,忍不住猛咂一口,含住那粉嫩柔滑的鸡头软乳,就是一阵狂吮。

    “哦”的一声惊叫,白圣依剧烈地颤抖起来,她扭动娇躯,试图躲开青衣人的侵犯,被丈夫以外的男人上下肆虐,她只感到一阵阵耻辱。

    “住手,放开她!”

    一声清脆而冷峻的叱声响起,这声音萦绕耳边,似近实远,仿佛说话人就在跟前,令青衣人蘧然一惊,暗惧于发声人的深厚内功。

    他仓皇抬头,只见前方百来丈远处走来二女一男,正是完颜凝燕和夏金杰她们,完颜凝燕和韩冰尚自在后缓走,夏金杰已放开脚步,飞速赶来。刚才在西湖畔偶遇曲凌风夫妇,想起跟他们讲到的三生石这一景点尚未观赏,完颜凝燕三人便乘兴前来,不料却在此见到这令人不齿的一幕。

    青衣人见到完颜凝燕一行,暗暗心惊,忖道:“在魔女的手下,恐难讨到好处,还是早走为妙。今天到嘴的美肉看来吃不成,还是留待他日,不怕她飞出五指山。”

    他老谋深算,心意已决,虽然舍下白圣依这个到嘴的美人儿有些可惜,但仍毫不迟疑,迅即逃逸。青衣人对这一带的地形似乎很熟,动作迅捷,几个飞纵,已是消失于茫茫灌木丛中。

    见青衣人逃遁,夏金杰追赶不及,只好作罢。完颜凝燕和韩冰来到白圣依身旁,拍开她被封穴道。功力一得恢复,白圣依站了起来,羞红着脸,整了整破裂的衣衫,轻声对完颜凝燕说道:“多谢相救”。那边夏金杰要替曲凌风解穴,曲凌风却一扭脸,对他并不买帐。

    白圣依见状,来到丈夫身边,解开他被封穴道,两人四目相对,似有千言万语,却什么都没有说,手牵手,一同来到完颜凝燕跟前,对她们三人一揖行礼,算是谢过。完颜凝燕刚要发言询问,曲凌风却一言不发,拉着妻子,迅速离开,身后传来的是夏金杰忿忿的声音。

    回到龙府,夜幕已经降临。龙在天正在大厅接待来宾,朦胧中,可见那是一个年轻的侠士,但满脸胡楂,极是憔悴。瞧见曲凌风夫妇,龙在天便挥手招呼两人过去。

    走近细看,三人都一阵惊喜。“许兄,你怎么来啦?”

    曲凌风紧抱着年轻侠士,拍打着他的肩膀,不胜欣喜。

    “秦师姐呢?怎么没有见到她?”

    白圣依也急切问道。

    “说来话长,还是先坐下听我细说。”

    年轻侠士拉着曲凌风坐下,他双眼满布红丝,已经好些天没有睡过安稳觉了。

    此刻,曲凌风夫妇方注意到他多日不见,人仿佛苍老很多,一脸凄然,浑不似以往潇洒和沉稳泰然。

    这年轻侠士正是许英杰,自从与妻子秦莹莹失散后,他就象疯了一样,四处寻找,却如大海捞针,什么线索都找不到。这日忽想起武林盟主龙在天就家住临安城,便前来拜访,以寻求帮助,不料却在此遇上曲凌风夫妇。

    白圣依和秦莹莹乃是同门师姐妹,两人都出自“玉女门”,未嫁时也一同闯荡江湖,年纪轻轻就都闯下不赖的名堂。

    直至后来各自和江湖的后起之秀曲凌风、许英杰结婚,两人仍然姐妹情深,经常来往。白圣依一听师姐失踪,不由心焦,问道:“在哪失踪的?给什么人掳去了?”

    她自己也刚刚遇险,一想起那青衣人色中饿鬼的嘴脸,直至现在仍心有余悸。

    见白圣依询问,许英杰叹了口气,于是将他和秦莹莹如何遇到面具人掳掠妇女,两人又如何追踪,在临安城郊外树林遇险失散一事一五一十讲了出来。

    龙在天在旁听说淫徒在临安一带大肆掳掠妇女,大为震怒,“啪”的一声,一掌重重击在案桌上,把茶几上的几个茶杯震碎了,怒道:“真是色胆包天,竟敢在天子脚下干这种龌龊事,看来淫贼猖獗,全不把我这个武林盟主放在眼里。贼子不除,江湖永无宁日!”

    他义愤填膺,冲许英杰说道:“许少侠请宽心,我这就吩咐人手下去,不出几天,定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否则我这个武林盟主就是失职,愧对武林同道!”

    曲凌风见龙在天准备出手相帮,忠肝义胆,颇有豪侠之风,大为心折,安慰许英杰道:“许兄,有龙盟主这句话,尽可放心。我和依依也绝不坐视,定要救出秦师姐!”

    白圣依在旁也柔声安慰起许英杰来。

    于是,在龙在天盛情相邀下,三人作伴就在龙府住了下来,静候消息。许英杰因爱侣失踪,一想起花容月貌的娇妻一旦落入淫贼手中,后果不堪设想,终日茶饭不思,度日如年,时不时长吁短叹。曲凌风和白圣依夫妇陪伴在侧,不时安慰于他。

    几天后的一个黄昏,龙在天迈着沉稳的步伐,踱了进来,他脸有喜色告知许英杰他们。

    据他手下查探的结果,在莲花峰一带,发现淫贼的魔踪,但这一群人平日行踪隐秘,自称“摧花门”,时聚时散,来头不小,听说是“九魔”的门下。

    “九魔门下?九魔不是已被『神剑天骄』钟承先收服了么?”

    曲凌风夫妇曾在莲花峰三生石附近遇险,对淫窟在那一带深信不疑,但对方是否是“九魔”门下,仍将信将疑。

    “传闻归传闻,眼见为实。九魔非等闲之辈大意不得,我们务须小心谨慎,集合人手,听我号令。可惜玉音子前辈已经回归括苍,少一硬手,要不你们三人,加上湘北陈慕天大侠、雪山派严万钧掌门,一同深入淫窝,捣毁淫窟,救出秦女侠,那就更增几分胜算。”

    龙在天即刻调派人手。当晚,众人齐聚龙府后花园,共商抗敌大计。许英杰得知爱侣消息,已是心急如焚,缓救娇妻一天就多一天凶险,不能再等下去了,他一再催促早日上路。众人见他伉俪情深,爱妻心切,均深表同情,并不为怪。

    龙在天坐在一旁,静静地观察着在场五人,眼角偶尔扫过白圣依耸挺的酥胸,嘴角边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阴笑。

    隔日天刚蒙蒙亮,众人着装妥当,立刻上路。莲花峰地处灵隐寺附近,与飞来峰相连,距离都城临安并不算远。山上青山巍巍,溪涧潺潺,岩树繁绿,鸟鸣林幽,危崖深岫,古树老藤,巉岩磊落,怪石峥嵘,或似矫龙,或似奔象,或似卧虎,或似惊猿,鬼斧神工,仿如天开图画,令人赞叹。

    众人因一心寻找“摧花门”总舵,并无心欣赏沿途如画风光。一路上,在龙在天引领下,翻山越岭,未曾稍歇。

    行至晌午,尽管已是八月中旬,天气仍然闷热异常,众人正感口渴难忍,忽听前方不远处传来阵阵女子微弱的呼救声:“救命!救命啊……”

    这发声之人似乎口鼻被捂,艰难发出的声音随风飘送,时有时无,若不用心,极难听到。

    “莹莹!是莹莹的声音!”

    许英杰激动地叫起来,他定神细听,注意到这声音传自前方山旮旯边一间茅屋。十多天来第一次听到失散爱侣的声音,他无比激动,立刻飞奔而去。

    众人精神一振,寻找大半天连半个“摧花门”淫贼的影子都没有找到,一干人等已经有所懈怠。一听说前有敌踪,要救之人就在前面,众人不敢怠慢,紧随着许英杰赶去。

    不稍片刻,众人已赶到茅屋前。屋里,正传来阵阵怒骂:“死老头,快快把家中好吃的东西拿出来!吃饱了老子还要赶路,不要惹恼老子,' 咔嚓' 一声送你上西天!”

    伴随着“乒乒乓乓”一片嘈杂声,凳子倒地、杯子碎裂的声音响起,显见屋中人极为凶悍,正在大逞淫威。

    “大爷,老奴家中四壁萧然,哪里有什么好吃的东西?”

    屋中老人慑于淫威苦苦哀求。

    “住手!”

    众人破门而入,赫见两名凶悍的汉子正在威逼一名白发苍苍的清瘦老头,秦莹莹被捆在一角,口中塞着破布,脸色苍白,神情憔悴。她骤见许英杰等人,口中发出“呜呜”之声,眼泪奔涌而出。

    “哪个道的?也敢管' 摧花门' 的闲事!吃饱饭没事撑?你们找死!”

    “摧花门”在这一带已经横行惯了,尽管见对方人多势众,两名汉子并不畏惧退缩。

    他俩抬头骤见白圣依艳色,双眼发直,口涎流出,“咕噜咕噜”狠狠咽了咽口水,语无伦次说道:“他奶奶的……俺的造化……世上竟有如此美貌女子?比肏过这个更惹火……”

    “放肆!真是色胆包天。我们正愁找不到『摧花门』,你们倒是主动送上门来。”

    曲凌风见这两名汉子一见到妻子便不三不四起来,样子委琐急色不由生气,他臂袖微动,两手轻抓,迅如流星,一下子就制住两名汉子酥麻穴。许英杰心疼妻子,急忙来到秦莹莹跟前,给她松绑。夫妻劫后重逢,分外激动,相拥而泣。

    “好汉且慢动手!”

    凶徒被制服,见曲凌风似要将他俩毙于掌下,老人立刻出言制止,他心有余悸说道:“这两名贼子都是『摧花门』的人,俺老百姓招惹不得!还请好汉手下留情,免为老奴招来杀身之祸。”

    “老人家请宽心,我们这次就是要找到『摧花门』,为江湖除害。”

    雪山派掌门严万钧见老人在旁瑟瑟缩缩,似乎仍很害怕,便安慰起他来。白圣依见到秦莹莹,高兴地跑到师姐面前,不时问东问西,安慰于她。

    “这位老人家说得对,我们不能杀这两人,『摧花门』总舵所在,还要着落在这两人身上。”

    龙在天说道。

    老人见他们确无杀这两名汉子之意,对他们几人千恩万谢,他见白圣依在旁不断轻擦香汗,众人有些疲累。

    便从屋里端出几碗清水,说道:“老奴家中贫寒,无以为谢,还请几位好汉别见怪。大热天赶路,想必渴了,将就一下,喝几碗清水解解渴吧。”

    他端水到白圣依跟前,眼里闪出一丝异光,不由多看了几眼,白圣依见惯不怪,并不在意。

    喝过水后,众人稍作休息。“湘北大侠”陈慕天走到两名瘫在地上的汉子跟前,准备从他们口中盘查“摧花门”总舵所在,还未走近,突然一个趔趄,一头栽在地上。

    陈慕天并非泛泛之辈,众人见他倒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