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19 部分

作者:金良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若是再深几分,伤到内脏,却是凶险无比。他将布巾取起,再次浸入水中,整盆清水霎时通红。他将她的胴体翻了过去,开始帮她将伤口附近的鲜血拭去,眼光所及,尽是雪白的诱惑,让他的心不住狂跳。

    血终于止住了。钟承先又从身上撕下一条布条,拧干后围住她的伤口,紧紧的绷住。他帮她扎好伤口后,便重新帮她穿上衣,可是笨手笨脚,无论怎么努力,那条抹胸就是围不牢,反把自己弄得满头大汗,到最后没办法,只好匆匆围上。雨仍下个不停,钟承先赶紧在四周找了些枯枝干草,生起火来。他自己运起神功,不片刻在他周身涌起一层水雾,衣服很快转干。必须先把干衣服给龙飞霜穿上,若是让她穿着湿透的衣服,这对她的病情是不利的。

    他翻转龙飞霜的身体,将那些湿透的亵衣脱了下来,触手之处,尽是滑腻的旖旎,她那高耸挺立的乳峰下一片白腻腻的肌肤,深凹的脐眼,结实的小腹,两条修长的大腿此时无力的并在一起,却也掩蔽不了那贲起的三角地带,玲珑玉足,更如粉雕般秀丽。他急忙闭上双眼,满面通红,好一会才睁开来,脸上红意稍稍消去。经过一翻笨拙的摸索后,他终于把她的亵衣尽脱下来,用自己干透的衣服给她披上。尽管她尚在昏迷中,但见她嘴角含着盈盈笑意,显是正陶醉在美好的梦境中。

    钟承先把龙飞霜的亵衣放在火旁烘烤,自己赤着上身,坐在火堆旁,迷迷糊糊地睡去。也不知过了多久,朦胧中,忽觉一双玉手缠了上来,环住他的脖子,一张温软的樱唇贴了上来,在他的脸上轻轻一吻,他立时醒来,却见龙飞霜正深情地凝视着他。见他睁开眼睛,龙飞霜冲他嫣然一笑,有着少女特有的娇羞:“承先,多谢你啦!”显然,她知道钟承先为她所做的一切,她已换回自己的亵衣,把钟承先的衣服重新披在他身上。

    她武功高强,体质好于常人,钟承先见她伤势已好多了,心中大喜,也是对她微微一笑,两人历经这番艰难,一切柔情蜜意,都融解在这相视一嘻之中。龙飞霜软软倚了上来,将粉颊靠在他的背上,含羞低头,晕红双颊,幽幽道:“承先,认识你我真的很高兴。今天便是死了,我也不后悔!”

    钟承先闻言一怔,没想到龙飞霜一醒来便对自己真情流露。她娇艳无伦,自从初见,即对自己脉脉含情,自己也非无情之人,从第一次见到她,对她也是难以忘怀,今天见她深情款款,自己究也不能无动于衷。只觉得她身子软软的倚在自己肩头,淡淡幽香,阵阵送到鼻端中来,霎时意乱情迷,忍不住便把她搂在怀里,在她樱桃小嘴上深深一吻,只把她激动得满脸通红。两人初尝男女情爱滋味,这一吻竟是难舍难分。

    两人柔情蜜意,充塞胸臆,似有很多话要说,却又觉得一句话也不必说,就这样相拥着坐在火堆旁。过了良久良久,钟承先低下头来,只见龙飞霜眼中泪光莹然,脸有凄苦之色,讶道:“霜儿,你想起了甚么?”龙飞霜低声道:“没什么,我只是想起了慧空大师的话。”钟承先还要继续追问,她却是怎么也不说,只是神情郁郁。原来,她今天与钟承先初尝情爱,不由想起慧空大师的话来,其中“咫尺姻缘”已经应验,但接着还有一句“错杀情郎”,让她柔肠寸断,心中愁苦。慧空大师为龙飞霜算卦的时候,钟承先不在,是以不知。他见龙飞霜一脸凄然,手中紧了一紧,把她搂在胸前,柔声说道:“这些所谓得道高僧的话,只可当笑话听,不必放在心上。”他厚唇再次贴上了龙飞霜的樱唇,吻得她酥胸起起伏伏,心中想道:“承先武功如此高强,有谁杀得了他?我今天能与他相恋,已是上天眷顾,想那些扫兴的话干吗?”这一放下心头重担,便有如鲜花绽放,双手反搂他的熊腰,度过香舌,便与情郎激吻起来。

    见龙飞霜伤势并未痊愈,这一夜,两人便在这黄帝庙歇脚。有了情爱的滋润,两人并不觉得寂寞,反而时不时相拥在一起,深情相吻。到了凌晨时分,龙飞霜方靠在钟承先大腿上,甜甜地睡去。看着她雪白的俏脸时不时泛起笑意,一股幸福的感觉霎时充盈钟承先的心胸。

    隔天一早,天已放晴,钟承先将龙飞霜扶上马,两人一路往郾城寻来。来到小商桥附近,却见大批宋军驻扎在此,一问,才知昨天岳飞一得飞报,亲率大军前来救援,打退了金军,此时正在商桥哭祭再兴。钟承先和龙飞霜催起绿耳神驹,往北岸而来,但见幡旗飘扬,远远就听到宋军的哭声。杨再兴身为湖北、京西安抚司第四副将、武经郎,统率背嵬军精锐长胜军随岳飞北伐抗金,立下了赫赫战功,平素待人极是平易近人,又豪爽侠气,深得全军敬仰,不料今日将星陨落,殁于小商河,教岳家军上下如何不痛。钟承先跌跌撞撞来到墓前,见居中竖着“杨再兴坟墓”墓碑一座,却是岳飞连夜亲刻,而他身上所中二百多支箭,也是岳飞哭着一支一支亲手拔下来的。他想起昨天的血战和两人深厚的感情,禁不住便痛哭起来,“杨叔叔,杨叔叔”叫个不停,真个是闻者掉泪。岳飞在旁,双眼红赤,扶着钟承先,对他说道:“钟兄弟,还须节哀!”说着,自己忍不住又流下泪来。龙飞霜和小王子赵伯琮在旁也怔怔地落泪。

    岳飞站在墓旁小山冈上,振臂高呼道:“三军众将士听命,直捣黄龙,为杨将军报仇!”他这一声呼喝,就如一声巨雷,轰传开去。附近宋军个个义愤填膺,兵戈上举,纷纷跟着齐声高呼:“为杨将军报仇!为杨将军报仇!”声震寰宇,震得大地仿佛也随之一颤。

    拜祭完毕,众人回到郾城,犹是义愤填膺,怒不可遏。原来小王子赵伯琮带来圣旨,却是要他们班师。众将在小王子面前,众志成城,异口同声,坚决要求继续北伐。岳飞为小王子分析了当前北伐的有利形势,说道:“臣日夜料之熟矣!今虏重兵尽聚东京,屡经败衄,锐气沮丧,内外震骇,闻之谋者,虏欲弃其辎重,疾走渡河,况今豪杰向风,士卒用命,天时人事,强弱已见,功及垂成,时不再来,机难轻失,唯圣上审而图之,下令各路大军火速并进,定能攻占故京,收复河朔之地,复我故土,直捣黄龙。”

    小王子赵伯琮经历昨日生死大战,也是热血沸腾,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岳少保主意已定,本王为你担保,这就上路,回京禀明父皇,复我故土,为杨将军报仇!”他在众侍卫卫护下,也不耽搁,直往临安方向而去。临行,钟承先为龙飞霜送行,两人不意方尝情爱滋味,今日便要分别,龙飞霜眼眶儿都红了,伏在钟承先肩上,嘤嘤哭泣,依依不舍。钟承先轻抚她的香肩,跟她说道:“霜儿,无须悲伤,只要这边事情稍缓,我定到临安找你。你还是速速上路,以免众人担心。且你多日离家,家中人定是挂念。”龙飞霜踮起脚,在钟承先唇上深深一吻,啜泣道:“你可要速来京师找我,迟了,我会恨你的。”她一想起临行时父亲对自己的敦敦教导,只好暂抛儿女私情,带着梅洁直追小王子和众侍卫而去。

    在她心目中,她的父亲龙在天,是个严师慈父,平时只要自己做错丁点事,都会受到他的训斥。和钟承先相恋后,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赶回家中,跟家里人分享她的爱情。她却不知,她的父亲,江湖上人人景仰的前任武林盟主,素以正派形象著称的龙在天,这时正埋首于白圣依的美乳丰臀,在这个被他设计入彀,艳名远扬的美娇娘迷人的胴体上干得如痴如醉,浑忘了身边的一切,更不知道他的女儿曾经历一场生死大战。

    第07章 圈套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

    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

    千骑拥高牙。乘醉听萧鼓,吟赏烟霞。

    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调寄柳永“观海潮”“依依,临安不愧人间天堂,千般绮丽,万种繁华,尽在柳三变笔下栩栩如生。”

    西湖堤上,一男一女徐徐而行,男的潇洒,女的美艳,时而含情相向,时而轻声细语,不时引来路人注目。

    这两人正是“江湖四家”之一的曲家公子曲凌风及其妻子白圣依。武林大会上,曲凌风不敌夏金杰,受了些许内伤,本打算回归建康(今南京)家中养伤,龙在天却道夫妻两人难得来趟都城,本应带他们外出好好游玩一番,以尽地主之谊,不意曲凌风受伤,心中实在过意不去,硬是将他俩挽留下来。

    经过几天疗养,看看已经无事,在龙在天再三撺掇下,趁着风和日丽,夫妻俩由龙飞扬作向导,便开始在都城游赏起来。

    这日游览西湖,龙飞扬陪了他们一段时间,介绍一些待游景点后就借口有事走开了。难得小两口能独自游玩,曲凌风和白圣依爽快地答应了,龙飞扬那双透着淫邪的眼睛总是时不时会落在白圣依玲珑浮凸的胴体上,早就让小两口感觉不舒服。

    两人挽手而行,一边赏景一边聊天,不知不觉来到白堤边,此时已是申末酉初,夕阳西照,西湖接天碧莲,映日荷花,水光潋滟,景色如画,让他们流连其中,陶醉不已,情不自禁相拥在一起。

    不知过了多久,“好一对恩爱鸳鸯!”

    一声嘲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方惊醒如痴如醉鸳鸯梦。曲凌风和白圣依回转头,赫见夏金杰正望着他俩,嘴角边带着一抹嘲笑。不远处,完颜凝燕和韩冰背对他们,手指远方,似乎是在赏景,并没有十分留意这边的情景。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曲凌风闪身挡在白圣依跟前,冲着夏金杰怒目而视,大有大打出手的架势。

    “不服气么?”

    夏金杰捋捋衣袖,“什么『四大世家』,武功也不过尔尔!若要再打一架,老子奉陪!”

    场面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这股杀气引起完颜凝燕的注意,她向夏金杰说道:“夏将军,西湖胜景,人家小两口好好的没招惹谁,你这不是太煞风景吗?”

    她冲曲凌风和白圣依莞尔一笑:“小两口难得来趟京城,应多到处走走。听说前方不远处天竺寺有块三生石,是夫妻盟约之地,值得前往一看。”

    言毕,三人自往他处去了。

    一场武斗消弭于无形。曲凌风和白圣依情知完颜凝燕是给他俩台阶下,若是真打起来,他们绝不是对方对手。

    三生石闻名已久,龙飞扬在介绍景点时也曾着意讲过,经完颜凝燕这么一提醒,夫妻俩觉得不去倒是虚来一遭了。

    问过路人后,两人当即前往,弃马入天竺,顺着道旁清可见底的小溪由小路上山,行不片刻,就到了三生石。这时夕阳已经西斜,三生石所在之处,地势偏僻,附近已少有游人,只有形状各异的大石头散落在沉沉的绿色里。三生石并不起眼,约有三丈多高,石体巉岩如削,峭拔玲珑,上刻“三生石”三个碗口大小的篆书及碑文,记述该石的由来。

    曲凌风和白圣依伫立石前,细读碑文。

    感于苏东坡笔下李源和僧圆泽的故事,心情久久难以平静。看着这块传说中代表“前世、今世、后世”的三生石,曲凌风凝视着白圣依的美眸,轻抚爱妻纤腰,深情说道:“身前身后事茫茫,欲话因缘恐断肠。依依,我对你的爱,便如这三生石,前世、今生、后世,与你永不分离!”

    白圣依“嘤咛”一声,纵体入怀,紧抱着曲凌风,深情呢喃道:“风哥,我与你海枯石烂,至死不渝!”

    两人浓情蜜意,深情相拥,四目交投,久久端详,聆听着彼此的心跳,但觉此时无声胜有声,人生以此时为最美。两人就这样相拥着,体味彼此的体温,享受这难得的宁静,不知时光之流逝。

    “哈哈,好一对不知廉耻的奸夫淫妇!”

    一阵夜枭般“桀桀”的声音响起,打破这寂静的黄昏。

    声音未歇,不远处一块大石头后,踱出一个脸带面具的青衣人,那人略显清瘦,有些仙风道骨,但一双色迷迷的眼睛自出场便落在白圣依高耸的酥胸上,贼溜溜地在她玲珑凸翘的胴体上瞄来瞄去,说不出的淫邪。

    曲凌风只觉此人有些面熟,但一时又想不起在那见过。他抢挡在爱妻身前相护,朗声道:“不要满嘴不干不净,我们是夫妻,不是你口中的奸夫淫妇!”

    青衣人的话显然激怒了他,他的俊脸因恼怒而涨红,把他们夫妻说成奸夫淫妇,这是对他俩极大的羞辱。

    青衣人冷笑道:“什么夫妻,真会装蒜!在这荒山野岭卿卿我我,不是奸夫淫妇是什么?待我收拾你们这对狗男女。”

    他显然有备而来,不想废话,臂袖挥动,呼呼呼向曲凌风连攻三招。这三招虽先后而发,却似同时而到,乃是极厉害招数。

    曲凌风侧身闪过,脸上却给袖风刮得火辣辣的痛,不由暗暗心惊,他冲白圣依喊道:“依依,你先走,由我挡住这厮!”

    白圣依瞧见丈夫只几招便有些左支右绌,情知今日已难善了,娇叱一声,加入战团,刹时间也向青衣人连攻数招。

    青衣人见她来势凌厉,只得挥袖相挡。三人拳来脚往,战成一团,曲凌风和白圣依毕竟出自名门,武功比起青衣人虽是差了一大截,但夫妻同心,青衣人一时也奈何不得。

    又拆了数十招,青衣人渐渐心躁,暗忖:“若是再这样斗下去,几百招内恐难取胜。此处虽然偏僻,毕竟离天竺寺不远,引来游人终是不妥。须攻其弱点,方可取胜。”

    他心意已定,瞅准白圣依武功稍弱,一记雄浑的掌风向她扫了过去。

    白圣依纵身闪过,青衣人不容其有喘息之机,如影随形,连连出拳,招招抓向她酥胸。白圣依胸前那对诱人的丰乳,随着跳动掀起阵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