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17 部分

作者:金良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阵劲射只射得月如雪呼呼急喘,全身颤抖,不断抽搐,再也难以动弹分毫。两人同时达到了高潮,张豪整个人瘫在月如雪身上,用力抱紧她的娇躯,汗如雨下,两人粗重的喘息声久久回荡在这寂静的山洞中。

    --------------------------------------------------------------------------------

    过了好久好久,月如雪缓缓睁开了美眸,她只感到一具粗重的身体紧紧压在自己身上,待欲起身,才发觉自己竟赤裸裸的一丝不挂,心中不由一惊,一骨碌就爬了起来,刚站到地上,忽地“哎哟”一声,站立不稳,只觉胯间一阵疼痛,却是破瓜后的正常反应。

    她一翻身,张豪也立即醒来,见她似要跌倒,急忙来扶,“啪”的一声,却被月如雪狠狠打了一个耳光。“你这坏蛋……你这坏蛋……你竟敢欺负我……”她又哭又闹,疯狂地对他拳打脚踢,吓得张豪惊惶地跪在她的跟前,抱住她的一双玉腿,不住地捶打心胸:“雪妹,我对不住你。你真的太美了,我一时控制不住,竟做出这等事来,我对不住你!”他痛哭流涕,摆出一副向月如雪忏悔的模样,不住地乞求她的原谅。

    月如雪双眼空空洞洞,欲哭无泪,她一交跌坐在地上,望着张豪痛苦的样子,默默无言。良久,她才穿上衣裙,幽幽地对还在不断扇着自己耳光的张豪说道:“你不要再打了,是我自己命苦。”说完,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心中伤痛万分,没想到自己冰清玉洁的身体,今天莫名其妙受了玷污,这教自己往后如何见人?

    张豪见她不再责怪,跪了过来,抱住她的玉腿,说道:“雪妹,你嫁给我吧,我要为自己今天所做的错事负责!”月如雪脸上泪痕点点,幽怨地看着张豪,默默无语。隔了好一会,才幽幽开口说道:“我既失身于你,便自当以你为夫。但我言明在先,你须明媒正娶于我,若你对我不住,有神教在,定叫你死无葬身之地!”她心中隐隐有个感觉,今天这一切其实都是他早就布好的一个陷阱,否则,以自己的定力,断不会莫名其妙就失去贞节,她爱恋的人可不是他啊。只是一时找不到证据,自己又失身于他,只好无可奈何,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

    张豪见她答应,心中暗喜,过来一把将她抱住,他赤身裸体,肉棒又高高翘起,隔着衣裙顶在她的臀缝间,就要再次求欢,被月如雪一个耳光甩了过去,厉声道:“我今天莫名其妙着了你的道,但你须知,我并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若你想再占我便宜,那是休想。我既答应下嫁于你,早晚是你的人。但你想暗通款曲,却是万万不能。”她见张豪的脸上留下了自己的五个指印,显是打得有些狠了,顿起歉意,柔声说道:“张大哥,并不是我心狠,而是我今天确实心疼。”她抚着张豪脸上被自己打的地方,幽幽道:“反正我早晚是你的人了,又何必急在一时?”

    张豪心中恼怒,脸上却浮起歉意,温柔地对月如雪说道:“雪妹,都是我不好,其实能得到象你这样的人做妻子,夫复何求?”他扶着月如雪坐到石床上,穿好自己的衣裤,深情凝视着这个即将成为自己妻子的女子,心中高兴得暗笑。他眼光所到,瞥见石床上的点点落红,不由一阵得意:“任你如何装贞洁烈女,刚才还不是给我干得哀哀娇吟!”

    两人一路默默无话,回到总舵。众人正等着他俩吃饭,月如霜见到姐姐回来,不由得嚷嚷:“姐姐,你们俩一大早跑哪了?我们都急死了。是不是和张大哥有甚好事瞒着大家?啊,肚子饿了,快开饭,快开饭!”月如雪一听,羞红了脸,两人这一出去,从辰时到午时,足足有五、六个时辰,怪不得众人担心。

    过了几天,张豪便托师傅独孤无情向月如雪下聘,订下婚期。众人闻听,都是大为欣喜,纷纷道贺。于是,拜火神教上上下下喜气洋洋,都为准备他俩的婚事忙了起来。月如雪原不想将自己的婚事禀知教主,独孤无情却道这等大事,应与钟承先共喜,早就派人快马飞奔,往郾城而去。

    却道钟承先别过月如霜后,便赶往皇城,与钦差会合。他在城门前等了好一会,才听到粼粼的车声响起,一队人马赶来,约有七、八十人,居中一辆四马黄绸马车,车的两侧各有四十多人护卫,看他们个个体魄强健,太阳穴高高凸起,应是内外功有成的高手。他正要上前拜见,这时从马队后面赶出二人,其中一人一身盔甲,英气勃勃,一双妩媚的大眼睛冲着他笑,这两人正是龙飞霜和梅洁。

    原来岳飞在奏折中阐明他打算联合义军,配合友军,乘胜反攻中原的战略意图。按照其以襄阳为基地,连结河朔,进捣中原,恢复故疆的既定方针,他已先后派遣诸路大军,分向京西洛阳、汝州、郑州(今河南郑州)、颍昌(今河南许昌)、陈州、蔡州等地,分布经略,向金国展开猛烈的攻势;并分别派兵接应东、西两面的宋军;同时派遣梁兴等人北渡黄河,联络太行山义军,相机收复河东、河北失地,以便南北呼应。为实现长驱中原、收复河朔的夙愿,他还奏请朝廷调派韩世忠所部自淮阳,张俊所部自庐州、寿州间北进,张浚所部在福州造船由海道北攻山东,吴璘等在陕西分路出击。几路大军联动,定能大败金国。朝廷自接到岳飞的奏折后,因事关重大,难以决断,便展开廷辩,主战派和主和派互不相让,连日来争执不下,在秦桧的鼓动下,最后赵构才乾纲独断,决定驳回岳飞的奏折,与金国议和。

    考虑到岳飞手握兵权,为北伐大业多次抗旨,其统率的岳家军又是朝廷劲旅,赵构心中总是放心不下,为显尊崇重视,便封王子赵伯琮(时年十四岁,即后来的宋孝宗赵昚,赵构养子,在“苗刘之变”中赵构已丧失生育能力,并杀了唯一的儿子,同宗之人在“靖康之耻”中又尽被金国掳去,不得以收养大宋开国之主赵匡胤的七世孙为养子,他后来帮岳飞平反,并多次北伐,惜乎名将凋零,几次都是铩羽而归。这是一段有趣的故事,赵构的先祖宋太宗赵光义霸占了哥哥赵匡胤打下的江山,到了赵构手中,大宋天下又回到赵匡胤后代手上。)为钦差,前往军中宣旨。为保王子安全,在快马先行飞报岳飞,派出大批宫内侍卫护驾的同时,秦桧推荐了新任的武林盟主,他的义女龙飞霜随行。

    龙飞霜没料到会碰上钟承先,她嫣然一笑:“钟大教主,小女子这厢有礼了。”她看过公文,自然知道他的原名。钟承先声名在江湖何等显赫,就算没有见过他的人,名字还是知道的。钟承先见她已认出,有些尴尬,冲她笑了笑,说道:“龙盟主客气了。”

    一路上,众人时不时互相讨教几招。那些侍卫起初觉得龙飞霜身为女子,年纪轻轻就当上武林盟主,一定是沾了秦桧的光,都不大相信她有真本事,待与她比试过后,大多在她手下都难过百招,始对她刮目相看。那些侍卫早闻钟承先大名,都想一睹他的真功夫,钟承先只笑了一笑道:“有龙盟主在此,在下岂敢班门弄斧?”一言轻轻带过,避开了众侍卫的纠缠。

    龙飞霜见他几次把自己作为挡箭牌,俏脸红晕,趁歇脚之机,瞅他身边无人,便蹭了过来,对他说道:“钟教主,你以后还是叫我飞霜吧,我这盟主,还是托你的福,才当上的。”她不等钟承先开口,又说道:“那日我与完颜凝燕比武,即将不敌,全赖钟教主帮助,才侥幸取胜。若不是因她乃敌国之人,我早就弃剑认输。过后我一直疑惑是谁帮我,这次见到你,才豁然开朗,原来是‘天骄’在此。”

    这日来到陈州,离郾城只剩百多里路,前军统领、岳飞妹婿张宪(其妻高芸香是岳母姚太夫人的干女儿,曾与岳飞后妻李娃同历患难)亲自出迎,他跟小王子赵伯琮说,目前金军主力集结于临颖一带,走陆路十分危险,宜改走水路,渡过颖水,以免撞上金军。于是,众人在张宪军护卫下,来到颖水渡口,改搭大船。登陆后别过张宪,直奔小商桥而来。

    次日一早,来到黄帝庙乡小商桥附近,遥见前方灰尘飞扬,正有一队骑兵直往这边而来,约有三百来人,众人心中俱一紧,以为碰上金军,立时加强戒备。待骑兵临近,钟承先放眼细看,队前一将骑着一匹踏雪白龙驹,手提银枪,腰佩宝剑,背负雕翎箭,威风凛凛,正是多日未见的杨再兴,他心中激动,一马冲出,高声大唤:“杨叔叔,杨叔叔!我是承先!”

    杨再兴闻声,立即带领众骑兵飞奔过来,两人临近,翻身下马,相拥在一起,杨再兴拍了拍钟承先的肩膀,说道:“你小子真行!终于回来了,元帅正挂念你呢。”钟承先心中激动,他跟杨再兴说道:“杨叔叔,这次朝廷对元帅的奏折非常重视,皇上钦点小王子为钦差,前来军中宣旨。”杨再兴一听,便来到车驾前拜见小王子赵伯琮。

    原来岳飞得朝廷飞报,知道小王子前来军中宣旨,早早就派出杨再兴哨探,一方面刺探敌情,另一方面保护王子安全。杨再兴见过小王子赵伯琮,说道:“禀王子,末将这次奉岳元帅之命出迎,不意在此遇上王子。此处常有金兵出没,甚是危险,耽误不得。”赵伯琮一听,将手一挥,说道:“既如此,速速上路。”

    此时天空乌云滚滚,雷声阵阵,似要下雨。众人不敢怠慢,直奔小商桥而来。来到一山谷,看看就要临近小商桥,忽呼啦一声巨响,从山谷两边冒出大批金军,挡住去路。原来金军侦得这支小部队,便埋伏于此,企图一举歼之。

    见情势凶险,杨再兴大喝一声,冲钟承先等人大喊:“你等小心保护好小王子,速速赶回军中,搬取救兵。此处由我开路断后!”他声未停,一马当先,带着三百精骑,直往金军杀去。他银枪抖动,不片刻便杀出一条血路。钟承先和众侍卫不敢耽误,护着小王子车驾,就往小商桥方向冲杀。要过小商河,最近最便捷之处便是通过小商桥。

    此时,漫山遍野都是金军。金兀术自郾城大败后,勃然大怒,集中了十多万军队,妄图再次偷袭宋营,挽回败局,不意在此遇上哨探的杨再兴等人,便准备聚而歼之。钟承先和龙飞霜护在车驾两边,两人武功卓绝,剑起处,必有大批金兵倒下。但金兵如潮水般涌来,怎么杀也杀不完。众人已陷入金军的层层包围。

    见杨再兴在前被大批金军挡住,钟承先一马抢先,冲到他跟前,大喊道:“杨叔叔,由我开道,你断后!”他抢过一名金将刺来的长枪,枪挑剑劈,霎时间打死了十多名金军官兵。杨再兴见他神勇,远胜自己开道,也不言语,策马回转头,带着精骑,便挡在车驾后面,向金军冲杀过去,阻住他们向前。众侍卫都是武功高强的人,在他们全力护卫下,金军也难近车驾半步。小王子赵伯琮在车中见金军众多,面如土色,但口中仍不断高呼:“杀,杀,杀死这些可恨的金狗!”他初次见到这种厮杀的大场面,尽管心中怕得要死,但他血管里流淌着的是大宋开国之主骄傲的血液,还能不时高呼几声,振奋士气。

    眼见四下里敌军蜂聚蚁集,除了舍命苦战,别无他法。钟承先奋勇开道,长枪在他手中,如有神助,所向披靡。金军四名千夫长见他这一冲,竟渐渐杀出一条路来,心中焦急,喊声如雷,纵马直冲而来,钟承先当即拍马迎上,长枪一扫,“啪”的一声,将一名千夫长手中的大刀刀杆震断,跟着一枪透胸而入。另两名千夫长双枪齐至,压住钟承先枪杆。一名千夫长的蛇矛刺向他的小腹。四人使的都是长兵刃,急切中转不过来,钟承先长矛撒手,身子右斜,避过那千夫长的一矛,跟着双腕翻转,抓住两名千夫长的铁枪枪头,大喝一声,宛如在半空中起个霹雳,振臂回夺。那两名千夫长虽是金军有名的武士,但怎禁得钟承先的神力?登时手臂酸麻,两柄铁枪脱手。钟承先不及倒转枪头,就势送去,当当两声,两柄铁枪的枪杆撞在两人胸口,两名千夫长都披了护胸铁甲,枪杆刺不入身,但给钟承先内力一震,立时狂喷鲜血,倒撞下马。另一名千夫长甚是悍勇,虽见同伴三人丧命,仍是挺矛来刺,钟承先横过左手铁枪隔开他蛇矛,右手铁枪砰的一声,重重击在他的头盔上,只打得他脑盖碎裂。

    众金兵见钟承先在刹那之间连毙四员勇将,无不胆寒,不住后退,竟给他让出一条路来。但前面的人让道,后面的人却及时截住,将车驾同杨再兴他们隔离开来。众侍卫护着小王子,且战且退,血战一阵后已来到小商桥上。钟承先和龙飞霜两人护在桥的两边,由王子车驾通过。金军见势不妙,发一声唤,又围堵上来,被钟承先和龙飞霜两人挡住。但金军仍不断没命往前冲杀,不久便在桥头两边垒起一堆死尸,龙飞霜初次见识这种阵仗,竟杀得有些手软了。

    众侍卫护着王子车驾,一路冲杀,已死伤大半,一脱离包围圈,急急往郾城方向而去。众人死里逃生,早就直呼侥幸,没有不忘命飞奔的,只恐被金军赶上。小商桥离郾城只有数十里路,前面一野平川,若是放金军通过,小王子恐会被追上。钟承先和龙飞霜仍死战不退,梅洁放心不下龙飞霜,招呼龙飞霜同走,被她一叱:“你速速前往岳元帅处搬救兵,莫白白在此送死,快走,不要让我分心!”见小姐不走,梅洁只好哭着策马狂奔离去。

    两人挡了约有个把时辰,估算小王子等人已经去远,钟承先放下心来,但一直不见杨再兴等人踪影,他心中焦急,便要往金军包围圈中寻找,龙飞霜见他叔侄情深,在旁说道:“我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