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16 部分

作者:金良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中不断发出娇喘,被挑起的情欲烧得她浑身上下火烫,她已经神志不清了。

    张豪跪了下来,一手拿开她遮在雪乳上的玉手,另一手揽住她的纤腰,保持着她身体的平衡。他一路舔了下来,先是在她的雪峰上逗留,“咂咂”吸吮出声,入口处但觉芳香扑鼻,肉香四溢。他间或用牙齿轻咬着她那鲜红娇嫩的乳头,吮得月如雪浑身轻颤,口中“哦……啊”叫个不停。顺着平坦光滑的小腹,他继续下行,在她美丽的肚脐眼上一舔再舔,这一路舔下来,如虫行蚁爬,让月如雪更是把持不住,只觉口干舌躁,不住张开檀口,大口大口地吸着气。她美眉紧蹙,整个人好似痛苦地不断扭动,两条紧并的玉腿互相激烈的纠缠磨擦着,借以减轻蜜穴中的瘙痒。

    张豪左手在后,轻轻地解开了裙带,将拉下的长裙甩到了石床上。这时,月如雪全身上下仅剩一条紧窄的亵裤紧紧地保护着她那神秘的圣地,细长的亵裤根本就遮掩不住那贲起的三角地带,一撮乌黑的阴毛仍忍不住从那茂盛的草丛地带探了出来。那紧贴在阴唇上的亵裤,已微微有些湿润,勾勒出了肉缝的迷人形状。

    “你不能这样啊……你不能这样啊……”月如雪只感下体凉飕飕的,她知道自己已即将全裸,一丝本能的羞涩浮了上来,她一只玉手伸了下来,掩住阴部,作着无力的抵抗,试图阻挡张豪的入侵。

    张豪可不是正人君子,不会因为月如雪的哀求而停止对这绝美女体的侵犯。为了得到这具迷人的胴体,他可是费尽心思,有所劳也应该有所得。他猛地把头埋入了她那迷人的三角地带,隔着亵裤,淫舌便顺着肉缝舔弄起来,只舔得她哼哼唧唧起来。她不断轻摆腰臀,下体瘙痒难耐,让她有了在烈火上焚烧的感觉。她双眼迷离,神情痛苦,催情药全面发威,张豪又是采花高手,把原本端庄的她挑逗得情难自已,她多么渴望这时有什么东西来帮她止痒!

    张豪舔弄了一会,也不知是口水,还是蜜穴里流出的淫水,把整条亵裤都弄湿了。他见月如雪口中呻吟不断,而人也站立不稳,便把她抱了起来,轻轻地放在石床上。这里真是天然的做爱场所,不但人烟罕至,还有这些光滑平坦的石床可供使用,等下驰骋起来应该十分方便。张豪顺手扯下了那条最后的遮羞布,细细地端详起全裸的月如雪来。

    她可真是人间尤物,女人中的极品,那白里透红的瓜子脸,当真明艳动人;柳眉微蹙,朱红的樱唇时不时吐气如兰,发出销魂蚀骨的娇哼,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撩人的韵味。她不仅容貌动人,身材更是苗条娉婷,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凸,雪白的皮肤光滑柔嫩,腰肢柔软纤细,双腿修长雪白;更要命的是那一对丰满高耸的乳房,纵使平躺着,仍然坚挺凸起;在那贲起的三角地带,萋萋芳草丛中,有着一条令人销魂的肉缝,那肉缝一翕一合,正不断向外流渗出晶莹的淫液。

    张豪观看了一会,只感口干舌躁,裤档里顶得难受,他再也难以自持,三下五除二,霎时脱了个精光。直挺挺的肉棒又粗又长,仿如巨蟒,不住跳动,想是迫不及待就要钻山入洞。他低吼了一声,便向月如雪压了下去。肉体相贴,只觉得细柔滑腻,触感极佳。月如雪火烫的胴体给张豪一压,忍不住就娇哼出声,他强壮的肌肉,压得让她有了一种起火的感觉。

    张豪的肉棒紧紧地顶在月如雪的肉缝间,让她感觉出那根粗大的东西已按捺不住,跃跃欲试。她想要挣扎,却又动弹不得,那根铁棒顶得她心中火烧火燎。“不要哦……不要哦……求求你……快停下……我受不了啦……”月如雪娇喘呼呼,既是害怕,又是渴望,芳心忐忑,不知该挺身而就,还是该加以拒绝。她扭腰摆臀,想要摆脱那根火热的肉棒,没想到磨擦起来却是快感连连,让她忍不住就娇哼起来。

    张豪根本就没有给她摆脱的机会,他双手狂热地罩住了她那丰挺的乳房,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地推移着,手指轻捻着那两颗早就凸起的乳头,对着她诱人的胴体大肆轻薄。月如雪咬紧牙关,尽全力压抑,却阻挡不了一股不知从何处汹涌而来的快感,终于忍不住“啊”地一声,呻吟了起来,娇躯不断扭动,似是要上挺来擦张豪胸前强壮的肌肉,稍减体内如火山喷发般的欲火。

    张豪见她在淫药的作用下,竟是这般火旺,心中大喜,心想:“既是她如此迫切,我也需好好享受一番,弥补这一个多月来的损失。”他瞅见她那两坨丰满的嫩肉,心中便有了试试乳交的念头。他跨站在月如雪胸前,两只手移到了她丰满的乳房上,将两团如小山峦的嫩肉挤在一起,露出诱人的乳沟,肉棒便从这乳沟插了进去,兴奋地乳交起来。

    月如雪只感一根火热的铁棒不断磨擦着自己胸前的两团嫩肉,烫得她咿咿唔唔不断娇哼,那种火热的感觉烧得她神智不清。抽动了一阵后,张豪见月如雪咬紧牙关,不断扭动娇躯,想是被插得十分难受,便依依不舍退了出来,改攻别处。

    该是好好品尝她下面的时候了。张豪一头扎到月如雪的三角地带,眼前出现的,是两片鲜红色的美丽花瓣。他睁着赤红的欲眼,喷着阵阵热气,一张嘴,盖住了桃源洞口,就是一阵啾啾吸吮,吸得月如雪如遭雷击,仿佛五脏六腑全给吸了出来一般,一股羞赧中带着酥痒的感觉,让她飘飘欲仙,忍不住玉腿轻颤,蜜穴深处淫液不断汩汩流出。

    张豪见她酡红着脸,更是情动,一条灵活的舌头不停的在秘洞口及股沟间不住地游走,时而含住那粉红色的豆蔻啾啾吸吮,或用舌头轻轻舔舐,甚至将舌头伸入秘洞内不停的搅动,时而移到那淡红色的菊花蕾处缓缓舔吻。这高超的舔舐技巧,杀得月如雪溃不成军,一粒像红豆般大已动情膨胀起来的阴蒂在阴唇交接处剧烈地颤抖,一股莫名的空虚难耐感,令她呼吸困难,她大张檀口,渐渐狂乱地娇唤起来,“啊……嗯……我受不了啦……不要哦……”那声声销魂蚀骨的动人娇吟,更令张豪兴奋莫名。

    他再也难以忍住,两手抓住月如雪分开的双腿,把她向前拉,用手扶着粗硬的肉棒,在她那湿漉漉的秘洞口处缓缓揉动,偶尔将龟头探入秘洞内,但很快又退了出来,那股子热烫酥痒的难受劲,只逗得月如雪全身直抖,口中不断地娇呼浪吟,几乎陷入疯狂的地步。逗弄了一会后,张豪才挺了挺腰,龟头对着她那甘泉淋漓的桃源洞口揉了两下,慢慢挤了进去。

    月如雪忽觉一股惊人的热气从双腿间传来,她神智一清,睁眼一看,只见张豪那根粗大的肉棒贴在她的肉缝间,正蓄势欲发。她一声娇呼:“不可以……你不可以……”她激烈地扭动着娇躯,想要避开那根准备破门而入的火热肉棒。

    张豪没想到月如雪此时还会反抗,他快速将她的身体用力地拉向自己,一声低吼,下身向前一挺,瞬间便撕裂了月如雪那珍贵的处女膜,直抵蜜穴深处。

    “哎哟……”一阵撕裂般的剧痛,让月如雪痛不欲生,她微弱地一声呼唤:“承先……”忍不住流下了痛楚的清泪,这声呼唤弱不可闻,张豪并没有听到。

    张豪细细品味着月如雪那娇嫩紧窄的蜜穴紧紧地包裹着自己龟头所带来的快感,只觉缠绕在胯下肉棒的阴道嫩肉不住地收缩夹紧,穴心深处更是紧紧的包住肉棒前端,有如在吸吮一般,真有说不出的舒服。在肉棒和肉缝的交接处,正缓缓流出一丝丝淫液,夹杂着片片落红,平添几许凄艳的美感。

    月如雪只觉从下身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痛,一根粗大火热的铁棒塞在自己的蜜穴里,不断地膨胀,只涨得她里面快要撕裂似的,让她禁不住就痛哼起来。

    见到月如雪美颦紧蹙,一副痛苦的样子,张豪顿起怜香惜玉之心,这个女人太棒了!人不但长得漂亮,身材惹火,连小穴也令人销魂。他弯下了腰,低头在月如雪的俏脸上就是一阵狂吻,淫舌强自顶开她正准备逃避的樱唇,不断深入她的小嘴,勾缠着她的小香舌,吸吮着她的香津。她浑身上下散发着一阵阵如兰似麝的迷人的体香,让他情欲更是高涨。“唔……唔……”月如雪樱口被封,只能发出阵阵喘息,更是诱人,她只感到蜜穴里的肉棒涨得更大了,撑得她蜜穴不住向外延伸,穴中嫩肉紧紧将这入侵的异物箍住,让她浑身上下火烧火燎,有了一种快要升天的感觉。在淫药的迅猛作用下,她情欲勃发,纤手开始无意识地在张豪的身上游走,不断抚摩着他那强壮的肌肉。这个男人一身凹凹凸凸,盘根错节,涨起一块块结实的肌肉,他的体力一定惊人。

    “雪妹,你真的太美了,就象仙女下凡一样,这世上任何一个女人都比不上你。”张豪在吸吮的间隙,口鼻不断吐着热气,由衷地称赞起她来。她确实是女人中的女人,没有一处不让他迷恋,没有一处不让他销魂。

    “唔……”月如雪已被淫药和张豪的挑逗刺激得神智全无,见他称赞自己,娇羞无限,她口中咿咿唔唔,已分不清东南西北,这时渴盼的是肉体的欢愉。她被那根塞在蜜穴里的肉棒顶得瘙痒难耐,忍不住就扭腰摆臀,只希望它继续深入,帮她止住里面的火热。

    张豪淫邪地狞笑着,内心感到一阵阵得意,这个在神教中素以美貌和智慧并称的女人,今天终于躺在自己的胯下,发出阵阵难耐的娇哼,等待着自己施予雨露。只要占有了这个女人,他在神教中的地位将日益巩固,当他君临这江湖第一大教的时候,到时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想要玩什么样的女人,就会有大把的美女乖乖躺在自己胯下,任由自己驰骋。

    张豪的腰开始挺动起来,一下接一下,在月如雪那紧窄的蜜穴里抽插着,硕大的龟头不断摩擦着里面的嫩肉,火热的插入感和下体传来的一阵阵痛痒难当的快感让月如雪再也忍耐不住,开始大声呻吟起来。她满眼都是炙烈的欲火,粉颊通红,樱唇微张,发出阵阵媚人的娇吟,那丰满的双乳随着张豪的冲刺而不断晃动。

    “哦……哦……”随着肉棒不断入侵突进,月如雪美颦紧蹙,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发出阵阵既痛苦又难耐的娇吟。在下面两人的交合处,肉缝紧紧咬住肉棒,吞吞吐吐,将其紧紧裹住。随着张豪的进进出出,不断渗出淫液和处女血,染红了整条阴茎。

    张豪只感到月如雪阴道内的嫩肉剧烈抖颤,不断收缩,按摩着他的龟头、他的整条阳具,让他情不自禁就发出“唔”的一声,这种感觉太美妙了!紧窄的压迫感使张豪感到惊讶,如此强烈的收缩还是他采花以来碰到的第一次。每收缩一下,他就哼一下。肉棒上不断传来阵阵舒爽无比的感觉,让他飘飘欲仙。

    张豪咬紧牙根,强忍射精的冲动,将肉棒慢慢拔出,要彻底征服这个女人,就不能太早泄泻。每次拔出,他的粗手都不会空着,或是轻揉那晶莹的豆蔻,或是落在她饱满的双峰上,用力捏弄着她的美乳。在张豪的逗弄下,月如雪的阴道不断分泌出大量的淫液,足够的润滑减轻了她的痛楚。

    火热的肉棒开始缓慢前进后退,肉穴里充满舒畅的摩擦感。那一声声“噗嗤噗嗤”的抽插音,在这寂静的山洞里,竟是无比清晰,只羞得月如雪俏脸晕红如血。随着肉棒的进进出出,大量黏黏的蜜汁被挤出,龟头的伞部刮到处女膜的残余,每一次都会让月如雪发出既痛苦又痛快的复杂呻吟。那强烈的摩擦快感,从下腹部一波波涌起,让她雪白的胴体也不由自主地疯狂颤动起来,使她感到阵阵晕眩,呼吸急促,无法形容的美感,几乎使她全身融化,让她脑里只剩一片空白。

    张豪继续抽送肉棒,在月如雪那灼热的阴道里不断深入浅出。“啪啪”声不停响起,那是他肉棒不断撞击月如雪下身发出的声音,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和月如雪既痛苦又略带娇吟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在这寂寥的山洞里特别响亮。

    张豪不断变换着交合的体位,将月如雪的一条玉腿扛起,放在自己的肩上,然后用肉棒对准肉穴,从旁门直捅进去。月如雪酡红着脸,“嗯”的一声,美颦紧蹙,也不知是快乐还是痛苦。慢慢地,她也会摆动自己的粉臀,迎合着张豪的抽送。这个姿势,可以让肉棒更深入,阴道得到肉棒全面性的插入,使得淫液不断从肉缝间流了出来,沿着月如雪那条又深又性感的股沟,淌到石床上,沾湿了一片。

    蜜穴的夹力使火热的肉棒产生舒服的压迫感,张豪看着月如雪在自己胯下不断娇呼浪吟,兴奋莫明,更加重了他的兽性,开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劈劈啪啪”的声音不断响起,只把月如雪的嫩穴挞伐得不住流趟着闪亮的汁液,阴唇翻转,露出红色的耻肉,红嫩嫩的十分可爱,一阵阵强烈的晕眩麻痹感,让她更加狂乱,“啊……啊……”她双眼迷离,脸颊绯红,粉面含春,身体只一阵阵颤抖抽搐,整个人如烂泥一般,瘫在石床上,便要昏死过去。

    张豪只感到月如雪窄小的肉穴连同花瓣缠绕在肉棒上,阴道内壁嫩肉不断紧紧握住,向里面吸入,他清楚地感受到阵阵湿黏的热流,不断的刺激肉棒,让他舒爽得再也难以忍住,“啊……唔”张豪动作更加粗放,抽插的速度愈来愈快,他把不断膨胀的怒棒,一下又一下往月如雪阴道深处冲刺,狠不得把她的小穴插烂,捣鼓了约有五十多下,

    张豪只觉从月如雪那紧窄的小穴内传来一阵剧烈的收缩,随着一声娇吟,她那艳红的娇躯一阵痉挛,下体流出大量的花蜜,喷洒在他的龟头上,让他舒爽得发出野兽般的怒吼,他双手紧紧抓住月如雪胸前那两团娇嫩丰满的乳肉,将肉棒用尽全力深深一击,狠狠顶在子宫颈口上,就是一阵阵猛烈的喷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