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章复数援军

作者:罗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不死树、源五郎,这是目前出现变数中的两处战场,但相较于源五郎眼前所出现的曙光,泉樱和枫儿的眼前还是漆黑一片。

    而且,另一幕让她们更深陷于黑暗绝望之中的景象,则是在海洋的另一侧,天空出现扭曲、撕裂的痕迹,两头巨大的龙躯穿梭空间而出现。

    龙神降临,附近除了船舰残骸之外一无所有,泉樱起初以为龙神的空间移动弄错了位置,但是连环雷电自天上直劈海面,炸开海涛万顷,一头龙神更吹出极冻气息,瞬间把整个海面全部冰封,化为一片寒霜。

    在这一轮天翻地覆的大破坏中,一艘原本隐没形影的铁甲船舰,慢慢现形出来。承受太过强大的攻击,铁达尼号的隐形系统终于崩溃,完全暴露在龙神眼前,里头的成员也知道情形不妙,第一时间启动他们所能使用的最强防御武器,百多道强光乍然闪现,轨道光炮连环轰击向两大龙神。

    轨道光炮的威力极强,在这场战争的前中期,一度给了人类很大的助益,让人类得以力压魔族,打得魔族高手抱头鼠窜,但这个强大的兵器在太天位力量之前,却显得微不足道,只见百余道灿烂强光,连环击打在龙神的巨大身躯上,但在完美体的防御之下,别说伤及龙神,就连龙鳞都没有剥落半片。

    胜负悬殊是如此之大,泉樱看不出爱菱有什么可能逃出生天。在两头龙神的夹攻之下,生存的大门已经被关得只剩一条小缝,有什么办法能从里头穿出去呢?

    同样被关闭生存之门的,不只是爱菱,泉樱和枫儿的正上方,也有一头巨龙朝这边俯冲下来,从这边的猎物状况看来,他的成绩将远比同伴丰硕,因为只要弛巨口一张,便可以轻易噬杀这边仅余的三个人。

    看着龙神自天上高速俯冲而下,即将被龙神一口噬杀的泉樱,只觉得无比可笑,自己身为龙神的子孙,不足与邪恶神明奋战而死,却足死在受人操控的龙神之口,有什么比这更具讽刺性的吗?

    最后的念头在脑里闪过,但整个局面却也在这时发生了变化,附近的海水突然发生波动,异样的水波流转,却给泉樱柏当熟悉的感觉,隐隐约约,有一种白鹿洞术法的特有气息。

    紧跟着,万顷碧波翻掀作浪,海水凝聚为无数的细刀长剑,放眼望去,辽阔的海洋被剑所覆盖,从泉樱所在的位置,一直蔓延到铁达尼号的方位,整个看得见的地方全是剑海,数目下下于千万,锋锐剑气冲天。

    泉樱错愕难当,没法为眼前情景找出一个合理解释,而这一切绝非幻觉,因为千万柄水剑凝结出现后,开始朝正上方乱射而去,犹如蝗群蔽日的疯狂景象,剑海的密度比海稼轩施展得更高,剑气世更强,对往下扑击的龙神造成了一定影响。

    对铁达尼号袭击的龙神、要噬杀泉樱二人的龙神,全部被剑雨给逼住,飞回天上,要重整攻击姿态,但在它们改变飞行轨迹时,窥视着它们的人也开始动手。

    “咻——”

    又尖又细的破风声,仿佛千万条灵活的毒蛇在空气中钻窜,巧妙填补了百万剑阵的空隙,乘着剑雨飘向龙神,而当这尖细声音具体显现,众人眼前却看到了诡异的东西。

    龙!

    没有龙神那样巨大,但威猛气势却丝毫不逊的千百龙影,覆天盖地而来,痛击着两头龙神的每一寸身躯,令龙神发出痛嚎,但无论是往上飞觎,或是往下俯冲,气势惊人的千百龙影始终追击着弛们,就仿佛上千头身躯细小的幼龙,追着噬咬两头巨大龙躯。

    “吼——”

    无法以速度摆脱,即使以空间转移暂避,狂击的龙影又笼罩这空间每一寸领域,从哪里转位现身都难以躲避,龙神们愤怒地抂啸,鼓动完美体气劲,将缠身的干百龙影震溃,还原回本来面目,泉樱这才看得清楚,化为龙影的东西其实只是鞭子。

    细细的长鞭,挥动起来却声若风雷,一起一落,由一化千,无所不在,威猛迅捷地痛击敌人,这个熟悉的景象,之前为敌的时候曾经令泉樱深深恐惧,但现在看在眼里,却是显得那么样地可靠。

    “千里神鞭……公瑾师兄,果然还在这世上。”

    周公瑾为旭烈兀所杀的事,这些日子以来早巳轰传风之大陆,但因为不见尸体,人人部对这消息存疑,如今看到千里神鞭重现,威力不弱往昔,泉樱由衷感到欣慰。

    只不过,这个欣慰却似乎乐天过了头,因为千里神鞭虽然号称千里,但攻击距离仍是有限,当公瑾把攻击目标锁定在两头龙神身上,对于这边正遭遇险厄的泉樱三人,就显得鞭长莫及,无法对这边进行救援。

    但幸运的是,这边的援军也是以复数型态前来!

    当龙神即将往这边飞扑噬下,一道又细义长的火柱急袭而来,速度好快,一下子就直逼龙神的头部,与完美体相撞,进散出满空火花。

    在火柱猝然出现的刹那,泉樱还以为是多尔衮的烈焰刀,但这火焰型态却与烈焰刀有所不同,没有干阳大日神功的刚烈霸道,反而有一丝激走偏锋的邪劲,不是刀,而是细细的针剑。

    “啊!”

    枫儿惊叫一声,仿佛发现了什么,而半空中的尖细火柱也转换颜色,由红转紫,升成紫焰飞腾,回飞旋绕,一击快过一击,不住剌向龙神脆弱的柔软部位,逼得龙神无法向泉樱三人进击。

    突来的变化,却与另一边的战端一样,龙神连受几下刺击后,怒气勃发,搜索出袭击者的位置,密集雷电狂轰向西南方的半艘军舰。万道金蛇窜射,但那又尖又细的紫火之刀却再生异变,高热火焰瞬间冻为玄冰,断为两端,分左右射向龙神。

    天上雷电立即击碎了冰剑,冰剑却在碎裂刹那,化作千百细小冰雨插凿向巨大龙躯,每一滴冰雨都是一把小小冰剑,若有灵性,命中之后由龙鳞的接合细缝游走进去,疯狂割削龙鳞之下的皮肉。

    龙神狂啸,鼓动护身气劲驱出冰刃,但是寒冰之刀却转化型态,再度化为无形烈火,紫色火焰在每一片龙鳞之下跳跃,利用极度温差造成进一步伤害,而大海之上的百万剑阵也作出配合,无数水剑疯狂射向天空,尽可能让龙神为此分心,并且为战友提供用之不竭的水源。

    “这……这是……”

    变化无定的冰火之刀,无论哪种型态都能运用如意,发挥高度杀伤力,让泉樱叹为观止,猜想着援军的身分。当泉樱和枫儿顺着天上电光望向那艘军舰残骸,只看到一个女子身影傲立船头,样子是那么地眼热。

    “是华扁鹃师姊!”

    枫儿首先认出来人身分,应该负责大后方安全的暗黑魔导研究院长,却亲自跑到第一线来,打破其中立志愿,还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不过,泉樱却觉得事情有问题,以华扁鹃的武功,远远做不到刚才那些技巧,况且适才紫火剑变化两极,冰火两端瞬间转换,毫无窒碍与停顿,这样的无双神技,风之大陆上应该只有一个人能做到。

    运足目力,泉樱尝试确认自己的猜测,只见华扁鹊后退两步,缩小脚下魔法阵的范围,力抗上方轰击的雷电,而在她退后的同时,背后露出的空隙让人看见了一个瘦小身影,正站在她身后,距离太远,看不清楚面孔,但似乎年纪很大,枯瘦干瘪的样子,很像是一只成精的老猴子。

    “那是……我师父!”

    枫儿首先认了出来,站在华扁鹊身后的老人,确实就是山中老人西纳恩,但师父之前不愿意打破千年约定,出来干涉人魔之战,为何现在会愿意改变立场呢?

    “嘿,那个老猴子……是山中老人吗?这场战争越来越奇怪了……”

    重伤的韩特,在泉樱的搀扶下站直身体,目光遥望向华扁鹊的方向,想看清楚那位传说人物的形貌,但才刚刚站起,心头警兆忽生,仿佛有什么很不对劲的事情发生。

    “小心!”

    这句话真是喊得及时,两头正在攻击铁达尼号,却被千里神鞭所牵制的龙神,其中一头突然消失,以空间转移的方式进行转位,陡然间出现在泉樱二人的后方,龙爪疾挥而来,速度奇快,最先注意到这一点的韩特不及思索,奋起余勇挥出鸣雷剑,试图招架龙神这一记重爪。

    龙爪的挥击,比之前什么火焰、风刀的威胁都要更大,太天位力量直接而强劲的一击,如果击实,泉樱三人会在瞬间骨肉分离,炸裂而亡,韩特这一剑挥斩并没有任何把握,只是豁了出去,希望能够为泉樱和枫儿争取躲避时间。

    韩特作出评估,然后拚尽一切地挥剑,把自己所有的力量集中于剑上,悍然施展三天剑斩。

    李煜临终之前所传来的武技心得,让已经陷入修练瓶颈的韩特,武功飞跃性地成长,特别是三天剑斩这一式,深得昔日剑仙神髓,是韩特能够与龙神搏斗至今的主要理由,然而,连续血战确实削减了韩特的体力,当他奋起余勇施展三天剑斩,剑刀凝云吸气形成巨剑,正要进行能量分化时,韩特眼前陡然一黑,胸口剧痛,跟着就真气涣散,往下摔去,而龙爪仍旧路径不变地挥推过来。

    回应韩特心中的咒骂与不甘,援军出现了,但却不只是下方的百万剑阵,也不只是山中老人的冰火之剑,还有另一把似曾相识的疑云之剑。

    韩特惊讶绝伦,看着那把疑云连天而成的十尺巨剑,一化为三,再由三凝一,狠恶气势暴增十倍,重重斩向龙神巨颈,情形就与自己早先的攻击同出一辙,百分百正宗的三天剑斩,配合百万剑阵、冰火之刀的援护,同时给予龙神重击。

    “嚎——”

    堪称无懈可击的一发联手,纵然百完美体护身,龙神也禁受不,发出了震耳的悲嚎声,首当其冲的韩特不但被这龙啸震得头晕脑涨,更为了那个难解的问题而错愕。

    三天剑斩是李煜寄托一生梦想于斯而创出的神技,对李煜而言有特殊意义,所以终其一生,除了转传给自己之外,据说不曾再传给任何人,但如今剑仙已经殡落,自己刚刚那一剑又没能挥出去,到底是谁替自己完成了那一剑?

    仿佛回答韩特的疑问,一个身影迅速由空中飘降,拦挡在韩特与枫儿等人的前方,替他们防御龙神的风刀攻击,衣着打扮明显是模仿李煜的风格,但头发却是黑色,背影看来很陌生,而且年纪应该也很轻,只是手底下的功夫很硬,稳稳将这一轮风刀攻击全接了下来。

    “你……”

    “是韩特师师吗?”

    突如其来的年轻人,半转过头,向韩特恭谨地致敬,略带书生气的面孔看来很稳重、很老实,给人可以倚靠的感觉,但他所使用的称呼,却再令韩特受到惊讶冲击。

    “我是东方家的花若鸿,追随李煜恩师门下习艺,恩师身亡时,我接到他的遗训,进行修练,不久前才出关,立刻赶来这里,韩持师叔你好。”

    简单的自我介绍,花若鸿挥动手中长剑,锐身赴险,主动对龙神发动抢攻,试图把战场往前推,以免再次波及到伤势严重的二人、而他的背影则是给韩特无限感慨,记得之前曾听李煜短暂三言两语提过,在自由都市收过一个徒弟,却没想到在李煜身亡之后,他这名弟子还能够不负所托,用优异的武技挺身参战。

    在韩特眼中,此刻花若鸿挥剑的背影,无疑是与李煜重叠,令他心中义是感慨,又是欢喜,欣慰挚友后继有人,本已筋疲力尽的身体,在这激励下油然生出—股新力,让韩特重新振奋起来,挥创追赶上花若鸿。

    “嘿!我的年纪比李煜大得多,你应该要叫我韩特师伯!”

    吼喝声中,两柄接天连云的十尺巨剑,并肩斩出,气势翻江倒海,掀涛破浪,互补彼此不足,将两头龙神完全逼住,不停地往后退去。

    “唔,那边似乎做得不错。”

    在与山中老人、华扁鹊阵营遥遥相对的一角陆地上,有两个男人正在那边参战,公瑾挥动千里神鞭,准确地痛击、牵制龙神,空袖子扎在腰间,整个人看起来充满英悍之气,已经没有之前阴霾罩顶的感觉。

    远距离挥鞭,是为了援护战场上的人们,却也是为了守护身边的战友。在公瑾身旁,花天邪正盘膝而坐,双掌台什,门中念诵苦难解其义的古老经文,以一己之力推动整个百万剑阵的运作。

    公瑾是台面上人类武者中最先晋升斋天位的精英,现在仍可算是兰斯洛之下的第一人,但即使是强如公瑾,也不可能一面挥舞千里神鞭,痛击龙神,一面又催动大范围的百万剑阵。

    花天邪所修练的灭绝神功,成为其中核心的禅门心法,让花天邪能以天心意识模拟白鹿洞法阵,过去花天邪曾如其他优秀武者一般钻研苦练过白鹿洞武技,再加上公瑾临阵指点,花天邪很快就把握到百万剑阵的施放重点。

    不久前,海稼轩在这附近使用过百万剑阵,所布下的结界点、所凝聚的大地能量尚未散去,是花天邪能够以新手身分成功操控百万剑阵的主因,然而这么大范围的百万钊阵,规模犹胜海稼轩的操控,要一举牵制住三头龙神,花天邪全副心神、体力都用在维持剑阵上,自身则处于不设防的状态,公瑾就无法离开,必须要在他身边协助护法。

    过去从来算不上友好的两个人,现在却不得不联起手来,这点对公瑾、对花天邪而言,都算是一件从不曾想像过的事,然而,他们也都明白,乱世之中没有永远的敌友,这就是乱世之所以成为乱世的理由。

    “旭烈兀果然有问题,在那种情形之下,居然还会杀你不死……”

    全心维持剑阵运行的花天邪,冷冷冒出一句话语,不是为了嘲讽,而是出于心中的纳闷。事实上,不只是花天邪,战场上的所有人,包括胤禛,在得悉公瑾末死的时候,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就是旭烈兀故意放生,让师兄得到逃生机会,借死隐退。

    不过,事实却似乎不是那样……

    “旭烈兀没有问题,当他为了美学而杀人的时候,就不会有手下留情的困扰。他只是运气不好,没有能够取不我的首级,而我能够存活至今,也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说到这件事,公瑾周围的气氛陡然变得凝重,让花天邪停止追问,在这里的两个男人,心理上都已经背负了太沉重的东西,没有力气再过问旁人的心事,或许也就是这份相同的心情,才让公瑾把花大邪从地底召唤出来,共同参与这不能逃避的一战。

    截至目前为止,他们两人对这场战争的胜算评估都一样,就是没有胜算,但与其他参战者不同的是,他们并不会排斥战败,甚至是战死的结局,因为不管是哪一种,对他们而言都没有损失……

    四大龙神,分别被分割成三个战场,受到数倍于此的人类高手夹攻,纯以战力来看,人类一方的气势比最初开战时更强旺得多,更确实是把风之大陆最后的精英战力都集中在此,然而,面对四大龙神,战争的胜负比数并没有什么变化,最关键的那个部分,仍然看不见光明的出现。

    王五虽然是绝世天刀,刀艺修为天下无双,但他所面对的,却是魔族史上堪称无敌的魔王。胤禛的体力因为连场激战而削减,可是本身修为却攀升到一生的最颠峰,每一记拳掌挥击,都带着摧天破地的天力,令王五只剩下招架之力,没有还手之功。

    如果旭烈兀加入战围,王五大概三两招之间就要败阵,不过,与王五一同到来的两名援军,却有效牵制住旭烈兀,再加上妮儿也清醒过来,形成三对一的状况,旭烈兀根本没空往这边帮忙。

    而当另外几处战场的援军频现,透过人气感应传来此处,胤禛和旭烈兀都同受震撼。已死之人、中立之人、避世主人,这些不应该出现在战场上的人们,却一一反常地现身,挺身出来与已方敌对,这些人联合起来的恐怖实力,可动江山,如果没有四大龙神压住他们,那么……旭烈兀光是想像,就觉得背脊阵阵冷意。

    旭烈兀所感应到的东西,王五当然也有察觉,当胤禛为此心神略分,王五振臂一挥,舒缓流动的风之刀赫然改变方向,由攻守兼备,改为急攻。猛烈的攻势,化作无定狂风,切割大地,让胤禛不得不正经起来,从容拆招。

    “王五,为何这么冒险急进?你认为你的天刀有资格威胁到朕吗?”

    王五没有理会这调侃,仍是微微笑着,专心地以风挥刀,但他含笑抢攻的理由却很快浮现,当胤禛被王五的全力抢攻所短暂牵制,天上一道黑影迅速飞过,犹如鳊蝠一般的身影,让在场众人脸色骤变。

    “那是……奇雷斯!”

    妮儿首先认了出来,发现奇雷斯直飙向下死树,双臂好像抱着一个人体,看来似乎是个女人,就这么直闯向不死树。

    “他来做什么?”

    胤禛也有这疑问,但是到此时才来,这名逆子怎么看也不像是来援助父亲与兄弟的,而他所飞向的目标,又是整个战争中最关键的不死树,胤禛暗自心惊,连忙撇下王五,要先去把这逆子截下。

    只是,奇雷斯的动作并不慢,当胤禛以重手震退了王五,奇雷斯已经高速往这边飙来,刚才与他同来的那个女人不知被放到哪去了。

    “桀桀桀,老头子,别来无恙啊!”

    “你这乱七八糟的儿子,来这里做什么?”

    “你猜猜看啊,大魔神王不是应该无所不知的吗?桀桀桀,反正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不祥的暗示意味,令胤禛觉得很不妥,想要靠近不死树查探,但奇雷斯的天魔大灭绝、王五的风之刀却前后夹攻,对他形成了一定程度的牵制,让他没有办法那么顺利地靠近不死树。

    纵是以胤禛的智慧也料想不到,兰斯洛并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此刻的他,只是很简单地做着一场虚幻之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