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章羁绊

作者:罗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艾尔铁诺历五六九年三月十七日日本昆仑山

    要从龙神的追击中逃跑,对人类而言,并下是一件容易的事。龙神的力量强大,体积巨硕,本身不但动作迅捷,而且还有空间转移的技巧,普通人类根本没可能从其追捕中逃脱。

    因此,无论是源五郎或是海稼轩,都把逃脱的唯一希望,赌在更快、更远的空间转移上,尤其是目前的能源风暴,造成周遭空间动荡不休,濒临毁灭,只要术法能够施放成功,纵是以龙神之能,也无法再把人抓回来。

    结果证明,海稼轩和源丘郎的判断并没有错,当海稼轩战死在龙神爪下,以这牺牲为代价,源五郎、泉樱、枫儿都被先后送走,脱离了龙神的包围网,只是时空转移虽然成功,但要说就此安全无虞,那却是没有人敢保证。

    泉樱和枫儿回复意识的时候,两个人正在海面上漂浮,从周围的船舰残骸、大片支离破碎的浮尸,她们弄清楚了自己的所在,还没来得及交谈,震天巨响已从陆地上传来。

    “天啊……”

    泉樱这辈子从没看过那么恐怖的爆炸,数十里方圆的地壳,像是被蒸气冲开的轻薄锅盖,在岩浆、热气风暴中轰炸上天,一面翻转,一面迅速碎裂,化作万千大小不同的碎石,燃着高热火焰,疯狂炸向四面八方,俨然如同末日到来。

    “小心!”

    两女已经被传送出两百里外,却仍在这股震天巨爆的波及范围内,先是一股高温热浪扑面而来,呛得她们肺部灼痛难当,跟着就是无数染火岩石纷坠入海,巨大撞击力和岩石本身的高热,没多久就让这片海域温度狂升,仿佛沸腾一般狂冒气泡,水面翻涌。

    泉樱与枫儿不会被这种程度的“天灾”所伤,可是看到远方陆地上的末日景象,心里却都有一个说不出口的共识,那就是源五郎和海稼轩绝不可能全身而退,或者该说,正因为他们两个有了觉悟,拚上牺牲,所以才能制造出这种连龙神都为之惊惧的破坏。

    “师父……”

    冥冥中若有所感,泉樱遥望大海彼方,胸口一阵又一阵的悲伤,让她完全无法思考,直到枫儿警告,这才察觉危机到来。

    要命的危机,来自天空!

    但就算有枫儿的出声警告,她们也作不了什么,因为那硕大无朋的龙躯巨影,速度竟是快如飘风,一眨眼便由高空破云穿下,直往海面急掠而来,张口吞吐风云,竟然将她们吸离海面,身不由主地连同大量海水飞往巨龙之颚。

    “啊——”

    惊叫声中,枫儿很扼腕自己的无力,自己和泉樱是别人拚了命掩护送出来的,如果就这么死了,那么牺牲的人不是一点意义都没有?自己又怎么对得起他们?

    “大家伙!什么时候轮到你咬了?你还没摆平我啊!”

    一个雄浑吼声与龙啸同时而至,隐隐约约,枫儿看到一柄由天上云气所贯连的巨剑,虚渺不实,却又无比壮阔的景象,连天、连云,又快又猛地急斩向龙神巨颈,情景就恍若早先海稼轩凝冰挥剑的技巧,但威力却更强。

    威力比海稼轩更强的理由,并不是因为发剑之人的修为,而是因为这一式剑技的特殊性,当那柄十尺巨剑在半途中一化为三,剑影纷纷,破空撕天的奇幻景象,泉樱险些失声叫出那个已不存在的名字。

    “咻!”

    三道分散的云气剑影陡然合一,爆发出比之前更强数倍的斩击剑劲,速度激增、力量激增,斩空斩日地落向龙神巨颈,正面硬撼举世无双的完美体,炸出震天巨响,冲击波扫向四面八方,海面翻掀,风雷狂啸,泉樱和枫儿破扫了出去,只听得一声蕴含着痛楚的龙啸惊破九天,龙神改变了飞行方向,直冲上天去。

    完美体完好无缺,但在三天剑斩的集中攻击下,龙神也会痛,也会选择暂时躲避这鬼神惊惧的一剑,令泉樱与枫儿得以暂解危机,而当她们从狂风巨浪中脱离,到一艘浮沉不定的军舰残骸上暂避,一转头却发现一个伟岸身影站在她们面前。

    “魔族!”

    “泉樱,住手!”

    毕竟是受过特殊训练,眼尖的枫儿拦住泉樱,那个高人的身形虽然是魔人,肤色漆黑如墨,覆盖着青色鳞片,脚趾也是锋锐的趾爪,但面孔与表情却很熟悉,是众人都熟悉的佣兵同伴,只不过平时很少见他以魔人型态作战。

    “是韩特先生,你……你的武功好高啊!”

    泉樱知道韩特与李煜交好,本就会使用三天剑斩绝学,但是刚才那一剑威猛若斯,连自己都远有不及,又能独力与龙神激战,他何时强横到这种地步了呢?

    “不……不算高,那只是……黄鼠狼最后的……屁。”

    韩特面上泛起了苦笑,在泉樱能够明白意义之前,他整个人已经失去意识,重重晕厥倒下。也在他倒下的那一刻,枫儿和泉樱才看清楚,尽管韩特正面看来毫发无伤,但他整个背部却是血肉模糊,像是被龙爪给撕抓过,大片血肉整个不见,非但深刻见骨,甚至还隐约见到脏器跳动。

    “唔……嗯……”

    震惊的残酷画面,牵动眙气,泉樱险些大口呕了出来,至此方知韩特的伤重,刚刚想要为他包扎,半空之中龙啸九天,雄伟巨硕的龙影再度朝他们这边扑击飙来。

    在众人所无暇关注的主战场,胤禛的一记重击,同样是把兰斯洛轰得骨肉支离,飞出大老远外,摔坠在不死树的一条枝干上,动也不动一下。

    胤禛当然不会就这么把他搁着放,只是要再出手追击时,海稼轩所引发的剧烈震爆,同样也波及到不死树。满天飙坠的岩浆与大小火石,取代了之前的火焰流星,把不死树周围疯狂袭击,就连胤禛都必须运起护身气罩,半认真地进行防御。

    “好厉害的爆炸威力,能够造成这样的破坏,真是令朕始料末及,但如此一来……朕的老朋友又少了,是少了一个还是两个呢?”

    真正让胤禛神情严肃的问题,倒不是哪个敌人死去,又或是作出何等厉害的最后一击,而是满空纷坠的岩浆与大小火石,并没有完全落地,其中部分被空中的空间隙缝所吞噬。

    在不死树异能失控之后的半个时辰,空间隙缝终于蔓延到了不死树这边,甚至开始反向吞噬不死树。已经晶石化的树干纵使流星火雨撞击也屹立不摇,但是与空间隙缝一接触,仍然是遭到吞噬,并且逐步蚕食着周边空间与区块。

    这个不应该出现的失控景象,等若宣告整个风之大陆的破灭末日,也让胤禛深深皱起眉头。尽管自己此刻的修为与力量,是前所未有的强大,但却想不出该如何善后,如何去把这失控的疯狂景象给停止,拨乱反正。

    魔族的目标是统治人间界,并非毁灭世界。如果让空间崩毁的情形持续恶化,最后造成风之大陆的毁灭,那么纵使不死树能控制所有生物的思想,自己也没有东西好统治,只会是一个脚下无寸土、放眼无生机的愚蠢魔王。

    情形很不妙,但是……该怎么办呢?

    “啧啧啧,这次实在玩得太大了啊。”

    站在大老远外的旭烈兀,一眼就看出了父亲的困境。他和妮儿的战斗已经结束,与其说是妮儿落败被擒,倒不如说是妮儿丧失战斗意志,看见兄长被胤禛一拳轰得骨肉支离,血洒长空坠向黑暗尽头后,再也无心战斗,就这么败了下来。

    “请问魔王陛下,大胜之后要做什么?这些空间裂缝看来很不友善的样子,要怎么把这些修复回去?砍树吗?这棵大树硬梆梆的,只怕不太好砍吧。”

    旭烈兀的嘲弄,一半是讽刺,一半却极为认真。要把破损的空间修复,首要任务就是停住造成空间崩裂的源头,也就是导致能量失衡的不死树,然而,能量狂暴流窜的原因虽是不死树,但破坏不死树却未必能平复暴走能量,更别说如果不得其法,目前的情形可能更严重。

    那么,该怎么办呢?

    答案就是无解,即使是平时自负智略了得的旭烈兀,现在也只能两手一摊,说自己无计可施,而得到同样答案的胤禛,也只能先把这问题搁置不管,处理比较容易的工作。

    “那头猴子的生命力比蟑螂还旺盛,一定要斩草除根才行。”

    抛开了对过往的羁绊,胤禛对兰斯洛再没有留手的理由,既然将之重创,那就要彻底歼灭,免得这只蟑螂将来再到自己面前来骚扰,甚至突破斋天位,那就不是普通的杀蟑手段能处理了。

    不过,刚才的爆炸与火石雨,多少让这附近的环境有些混乱,要重新确认兰斯洛位置,得要花点时间,当胤禛凝神进行搜索,他的表情陡然一变,察觉到一些先前被人刻意隐藏所瞒过的东西。

    “青楼……不,千叶家的技巧确实奇妙,以我此时此刻之能,居然能够无声无息来到这么近,千万年的累积传承,果真不容小觑。”

    旭烈兀的修为仍及不上父亲,连胤禛都迟了老半天才发现,旭烈兀更是直到胤禛出声,才惊觉有人靠近过来,但此刻雷因斯的主战力全数崩溃,在胤禛压倒性的绝对强势之下,不管来的是谁,都无能影响大局,甚至可以说只有送死的份。

    旭烈兀侧头瞥望,发觉西侧的小路上,隐约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浑沌光影,似乎是某种能够隐形的魔法器,等级近似那个雪特人的遁地法宝,藉以瞒过众人,潜近到此处,如今既然被察觉,就没有再隐匿行踪的必要,“哗啦”一声,以异种材质裁缝的护罩分开,露出了藏身于其内的人们。

    来的人不只一个,和此刻气焰滔天的胤禛相比,这三名生力军的气势确实渺小很多,其中两个人怎么看都是来送死的,但中间的那个男人,却是连胤禛的无敌霸气也压之不下,一种淡泊自然的平和感,自他身上源源不绝散发,无形中竟然让这紧绷的末日景象和缓下来。

    就是这个男人,让旭烈兀的脸色瞬间变了,尤其是当这个男人迈开步伐,缓缓朝这边踱来,不算高大的身影,却有着无与伦比的巨大感,旭烈兀甚至不自觉地退后了一步。如果有得选择,旭烈兀宁愿面对李煜也不想对上他,因为素来淡泊平和的他,最爱的就是这块大地,如今魔族把整个自然环境疯狂破坏,太过清楚他个性的旭烈兀,完全能感受到他内敛的怒意。

    “唔……”

    在双方错身刹那,旭烈兀往后退的那一步,让双方都有些讶异。若是敌人有意攻击,旭烈兀会相当不利,然而,他虽然出了手,但却只是放在旭烈兀头上,摸了摸他的头发,像兄长爱护弟弟一样的拍了拍,就错身而过。

    由于双方的身高有差,这动作看起来还颇为滑稽,但……这一拍却让旭烈兀完全“败”了下来,半点袭击敌人后背的念头都没有。

    自香格里拉之战后便销声匿迹,自大陆征战的沙场上退下,武炼兽人所尊崇的第一武神“天刀”王五,赫然在这个兵败如山倒的灭绝时刻现身,来到不死树下。

    对这个突来变故感到震惊的,不只是胤禛父子,还包括了站在公孙楚倩身旁的王右军、刚才人类阵营整体覆灭溃败,王右军险些就被魔人们给围攻分尸,危及之际,大气之中风刀鸣动,一阵狂风过后,所有魔人尸横就地,王五与公孙楚倩就出现在眼前。

    这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事,因为在最终战役开打之前,王右军还确认过,五哥没有苏醒的迹象,所以由公孙楚倩代为守护,白己孤身参战,哪想到昏迷不醒的人会突然苏醒,还以更胜往昔的英姿,在最危急的时刻现身战场。

    “事情有点占怪……你没理由那么快醒的,是千叶家有什么神奇术法吗?或是……”

    在所有人类当中,王五是胤禛忌惮的少数对象之一,香格里拉战后,胤禛透过各种纪录与魔法影像,确认过王五的状态,判断以他的重伤,在一两年之内不会复原苏醒,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才放过他不管,否则以胤禛的慎重,必定会亲赴武炼将之铲除。

    然而,这个破判定不会醒来的男人,现在却以更胜往昔的威武姿态,出现在战场上,造成对胤禛的实际威胁,这个误算让胤禛确实感到纳闷,对此,王五只是淡淡交代了一句。

    “……解铃还需系铃人,”

    事情的源头,是胤禛所想不到的意外。两天之前,公孙楚倩与尚未苏醒的丈夫在武炼边境躲藏,那里有一处青楼的秘密建筑,绝对安全,可是公孙楚倩却在正午时分突然感觉到有敌人前来,身分不明,她急忙赶到建筑外应敌,却一无所见,惊觉可能是调虎离山之计,急忙回奔丈夫身边守护时,赫然发现昏迷许久的丈夫,有了苏醒的迹象。

    这实在是让公孙楚倩万分讶异,事后调出纪录影像,在她离开这栋地下建筑的短暂时间内,确实有入侵者到来,但对方武功太高,身法快得不可思议,勉强把影像定格分析,也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侧而影像……一个断去一臂、脸部闪着金属寒光、身着艾尔铁诺旧式军服的模糊影像。

    传闻中已死的人,居然会到武炼来“显灵”,公孙楚倩不晓得该说什么才好,之后,公孙楚倩就与王五一同前来,中途为了救援王右军,稍稍耽搁了一点时间,最后刚刚到这边就被胤禛发现。

    “两个兽人,一个人类,虽然是生力军,但力量却没什么看头,你们就凭这样来向朕挑战?”

    “你此刻武功之强,确实是天下无敌,但……这并不代表你能永远不败。”

    绝世天刀的身上并没有配刀,但附近呼啸的狂风,却在他周身化为平静的气流,王字世家的“风之刀”已然蓄势侍发,服从于风之王者,随时为他而战。

    王五的声音中有着遗憾与感叹,苏醒之后的他明白一切,更隐约料到当年槿花之乱的背后内幕,在明白这些东西之后,向来厌恶战斗的他,就觉得自己有必要与胤禛面对面地一战,把当年忽必烈因战败而没能传达的怒吼,带到他的面前。

    不过……

    “单从实力来说,我并不认为自己能够打倒魔王陛下,可是战斗的理由有很多种,这次就单纯让王某来尝试看看,能够在魔王陛下面前撑上多久吧。”

    “原来如此,你是来为别人争取时间的,但就算他还活着,还能过来与你联手,你们两个又能有何作为?”

    胤禛瞬间看透了王五的心思,把目光投向不死树蔓延向黑暗中的枝干,尽管无法确认详细方位,但却肯定兰斯洛是嵌在某一节树干上。自己无法透过紊乱的磁场,搜寻到他的位置,这就代表他的气息弱得几乎停息,甚至已经死亡,王五为他争取时间,是否值得呢?

    “不知道,也不用去想,我这师弟过去从不曾让我失望过,这次也一样不会……”

    被海稼轩以临终之力传送,源五郎被传送到比泉樱、枫儿更远的海上,巳接近陆地,当他在现世界重组身影,意识也回复清醒,第一个看到的东西,就是那场震天巨爆的恐怖影响。

    “日移月落孤星在……你这次走得可帅了,但……往后真的留下我孤独一个人吗?”

    黯然神伤,源五郎忍不住用手捂住脸,在努力压抑胸口悲痛的同时,也尝试不让那些泪水落下。

    脑袋竭力维持镇定,想从失去挚友的紊乱心境中平复,但一丝警兆却提前而来,让悲痛中的源五郎停下动作,愕然望向天空。

    漆黑深邃的天幕,被某种力量所影响,渐渐撕裂开来,影响的面积非常之大,但却不是崩毁型的空间裂缝,而是有庞大物体在利用异术穿梭空间,作次元转移。

    “不……不会吧!”

    没有什么不会,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当那声怒嚎龙啸震破九天,巨大身躯隐约现出形影,源五郎就再次体会到龙神之能。那确实是“人”与“神”的巨大差距,不管自己用了什么巧计,逃到多远,无所不能的神明仍会追踪而来,令目标物无所遁形。

    “……也就是说,要摆脱追踪,只有彻底打倒龙神这个办法了。”

    这个念头与其说是觉悟,不如说是一种可笑的奢望,在早先的战斗中,源五郎已经耗尽元气,当真是筋疲力尽,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再和龙神战斗。当那个巨大的龙影来到他上方,黄金眼瞳以无比的压迫感睨视着他,源五郎只是飘躺在海面,随波漂流,一点抵抗的意志都没有。

    “嚎——”

    龙神察觉到目标物没有抵抗意志,吼啸一声,犹如剧烈狂风掀波惊浪,跟着就俯冲下来,预备将这猎物一口噬杀。

    源五郎把最后一丝真气凝聚右臂,预备在自己人生的最后一刻,以星野天河剑绽发最后光亮,给龙神一个迎头痛击,然而,一道璀璨耀眼的强光,却先星野天河剑而至。

    黑暗的世界被强光所燃亮,伴随强光而来的,还有无比炽热的高温火焰,扑天盖地卷烧而来,直袭向龙神的黄金眼瞳。脆弱部位被袭击,龙神瞬间有了反应,吼啸声中,暴风把火焰吹得溃散,龙神也改变俯冲为飙升,让预备睹上最后一击的源五郎失去出手机会。

    “这、这火焰是……”

    从死亡中逃过一劫,源五郎并没有露出一副欢喜若狂的表情,反而是有一些难以置信地看着空中的火焰。

    被强劲狂风所吹袭,火焰缩减了范围,却没有熄灭,反而在血红色的烈焰飞腾吞卷后,光焰转为更高温的橘红色,火焰也在半空中凝聚成形,变成九枚太阳一般的耀眼光球。

    九枚烈阳火球漂浮于空,不住盛放着逼人的光与热,而当九枚烈阳火球贯串联合,瞬间光焰暴吐,无数火舌飘往这空间的每一个位置,大量海水蒸发,天幕有若白昼,强烈光焰所组成的巨刀,逼得人不敢正视。

    “吼——”

    龙神再次吼啸起来,但九阳烈焰刀却拦挡在它扑击的飞行路径前,试图扰乱阻挠,不让他往下攻击源五郎,只见九枚烈阳火球乍分乍合,围绕在龙神周身,或是聚合为刀,横劈直砍;或是分化为珠,环绕进击,刺眼的光焰不住在空中窜闪,让人看不清天上的景象。

    变化多端的攻击模式,威力已远远超过昔日多尔衮的烈焰刀,虽然无法突破完美体,但却让龙神极度烦躁,不住发出咆哮,振翼翻掀巨浪,几次扑击失效后,愤怒的龙神转移了目标,要找出藏身于黑暗中的袭击者。

    “吼——”

    又是一声震天龙啸,伴随着一道怒雷的轰下,远方海岸线的山崖上,隐隐约约出现一道红影。雷霆连环,在紫色电光的闪耀下,依稀可以看见红炮随风翻飞,一个雄壮霸气的身影站在山崖上,面对雷霆霹雳,毫不动摇、毫无惧色。

    源五郎当然认得出那个身影与轮廓,刹时间的震撼,心头盈满许久以来的回忆与感动。即使已经飘然于世外,不再参与人魔之间的战局,可是当最终战役爆发,他仍是选择回来,帮助兄弟一把。

    “……谢谢,真的谢谢,你能够在这个时候回来。”

    尽管迟了一步,但源五郎却没有什么想抱怨的,心中只有感动。晓得自己并不孤独的激励,让他再次燃起斗志,忙不迭地运气蓄力,要尽快回复战力,好与友人并肩作战,只不过脑子一回复清醒,源五郎马上就注意到现实问题。

    这个判断的正确性很快就显现出来,烈焰刀的威力不容小觑,与隆基努斯之枪一样,足以对更高天位的强敌造成威胁与伤害,龙神明显忌惮这横飞窜走的九枚烈阳火球,不愿意过度靠近,也不愿意太频繁地用完美体硬挡九阳连珠。

    然而,不愿意硬闯硬碰,却不代表龙神就无计可施,即使不能近距离直袭,龙神还是有远距离的作战能力。考虑到敌人的距离,这次不是鼓动狂风,也不是吹出高热龙焰,当龙神挥动龙爪,漆黑天幕中赫然雷声轰轰,跟着便是一道紫电劈天轰下,分毫不差地命中崖上红影。

    “轰!”

    震撼巨响声中,红影被电光所吞噬,就连环绕龙神周围飞动的烈阳火球,都显得火光黯淡。电光不是单单只有一道,而是一道接着一道,连环从天上狂击大地,务必要将敌人笞击至灰飞湮灭,再也不留下半点痕迹。

    同以斋天位力量来评估,源五郎心中有数,单单只中个一记雷击,伤害不至于太大,可是现在这样子连锁雷击,转眼间就连续被命中个十七、八发,纵使是斋天位武者也禁受不起,伤势非轻,这样子下去的话,还没等到自己回复元气,重投战场一起作战,盟友就会被先行击破了。

    不过,就连源五郎自己也没想到,事情会产生这样的变化,在他仍为着往日挚友前来赴援而感动时,他完全没有想到援军以复数出现的可能。

    雷电霹雳中,先是一道诡异莫名的黑影,犹如一头大型鳊蝠似的横空而过,速度奇快,自龙神顶上的极高之处飞窜飙过,一下子就飞得好远,朝着不死树的方向射去。

    这个突来变化,当然也吸引了龙神的注意,把龙首转向不死树方向,迟疑着是否该追击。断崖上的雷击、飙往不死树的蝠影,这两个都令龙神分散了注意力,给予潜伏在暗中的人可趁之机,当那长长的龙颈露出破绽,黑暗之中陡现惊虹,一道小小的身影就从龙颈旁边浮现出来,刀锋斩向龙颈,爆发出剌耳的金属声响。

    完美体加上龙鳞,坚硬的程度足以挡住世上一切攻击,但是奇袭者的目标并不只是龙颈,一刀无效,血一般凄艳的赤虹刀光立刻贴着长长龙颈,削斩逆鳞直奔窜上。

    锋锐无匹的妖刀不知火、九曜极速的极限奔驰,速度倍增了锐利的杀伤力,一路在锋锐龙鳞上割出火花,又急又快,转眼间就到了龙神的头部,对着那尚未闭上的黄金眼瞳,反手就是一刀!

    “嚎——”

    凄厉的龙吼,撕空分海,就算是大老远外的源五郎,都能够感到那种裂心剧痛。尽管无法判断龙神是否在这一刀之下受了伤,但从那股痛楚听来,龙神肯定极不好受。

    能够这么贴近龙神来袭击,真是开了此战的创举,但在高获利的同时,这却也是高风险的行为,重击龙神一记之后,龙神的反击,令织田香首当其冲,避无可避,只是她的应变方法也别出心裁,当那炽烈笼焰即将把她整个吞噬,她赫然做出了一件令所有天位武者错愕震惊的事。

    不慌不忙,织田香左手执刀,右手从怀内取出一把银枪,一抖手便上了扳机,百多枚子弹就在下一秒内疯狂射出,近距离之下,几乎笼罩了龙神整个头部范围。

    时间仿佛整个停顿了下来,在龙神喷出的火焰狂涛中,这些由特殊材质所打造的银弹,赫然能够短暂地承受高热,在熔蚀化消之前,穿透了火焰之墙,近距离命中龙神的头部。

    “吼——”

    完美体的护身效果再次发挥作用,可是银弹所轰击的目标,都是一些匪夷所思的部位,眼瞳、鼻孔、龙颚,锁定这几个脆弱部位的连环轰击,在子弹命中的瞬间,连锁巨爆释放出不逊于龙焰的火红热焰,每一颗子弹都蕴含着等同核能火弩的爆破力,在龙神头部疯狂轰炸,一朵接着一朵的蕈状云不停地喷向空中。

    冲击气流横扫四面八方,连带破坏了原本喷发的龙焰,织田香身体构造特殊,对于大气流动最是敏感,立刻乘着高温气流飞飙遁走,漂亮地甩开了龙神的追击。

    “居然能做到这种地步,真是帅啊!”

    源五郎喃喃称赞。之前一直销声匿迹的织田香,终于在这场战争中现身,这让源五郎开始感到己方胜算增加,特别是织田香收刀拔枪,马尾长发飘扬,在少女的浅浅冷笑中,百多枚核弩银弹乱轰龙神头部时,源五郎眼中的织田香,几乎与白起的形象重叠。

    普通苦练出身的天位武者,碰到强敌,通常都会尽己所能作战,尽管也会使用暗器,不过,会使用太古魔道枪炮的终究是少,只有白起会肆无忌惮地放手而为,把一切可用资源纳入作战计划,而且有足够资源付诸实现。

    “继承白起意志的你,终于有动作啦……嘿,这场仗到现在才终于有点会赢的感觉。”

    没有再多说什么,源五郎把内心的澎湃战意付诸实现,调息完毕的他,配合九阳烈焰刀的攻势再起,笔直攻向嚎叫中的巨大龙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