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章月落九州

作者:罗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对於完全目睹这一场战斗的旭烈兀与妮儿来说,他们对兰斯洛的战斗,有著截然不同的感觉。

    旭烈兀觉得那头总是洒血作战、行事还堪称光明磊落的猴子,居然用出了这样的诈骗手段,靠诡计来作战,有违过往的战斗风格,不但没有美感,也是一种令人失望的堕落。

    但妮儿却不这么想,尽管兄长现在号称是人类阵营的第一人,但却仍与其他人一样,和胤禛差距一个天位,战斗中所承受的压力,不会比别人轻,而考虑到他背後所要扛负的责任,兰斯洛的压力只会比任何人更重,因为同伴还可以期望他创造奇迹,但他却只能一切靠自己。

    一面要用豪勇无畏的姿态战斗,激励己方士气;一面要绞尽脑汁,想尽各种方法去越级挑战,打倒一个强过自己人多的敌人,自从成长为己方的头号战力後,兰斯洛可以倚靠的人变少了,需要扛负的责任却多得多了,而他漂亮地担起了这些期望与责任。看到兄长是那么努力地负伤、设局,尝试用各种战术抓住胜利的脚步,妮儿真是有一种感动,一种喝采的冲动。

    也因此,当看到兰靳洛破那团炽盛魔光给吞噬,整个躯体逐寸逐分消失不见,妮儿脑中的冲击与震惊,令她完全失去思考能力,险些就被旭烈兀一掌打中,坠落出去。

    有雪重伤送回後方,迄今仍没有消息传来,妮儿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兄长又在眼前被打倒,源五郎等人又与实力相差太多的龙神战斗,整体人类战线到现在等若完全崩溃,难道抱著牺牲决心来这里的大家,当真要全数阵亡在昆仑山?

    妮儿不晓得自己的预感是否准确,但从实际面来说,这些预感有很大的可能实现,因为有雪已经在不久之前宣告不治,阵亡於铁达尼号军舰上,至於正与三头龙神战斗的人们,也完全说不上激战,只是在苟延残喘地争取一线生机而巳。

    源五郎、海稼轩,论起武功,这两人都是人间界的顶级高手,撇除太天位的胤禛不谈,能与他们相提并论的人已经极少,可以接下他们两人联手的武者更是绝无仅有。他们两人的到来援助,自然是让泉樱与枫儿得以喘一口气,大大轻松了下来。

    然而,源五郎与海稼轩的压力却因此沉重得多。本来要面对龙神们的攻击,就已经撑得很辛苦,现在又多两个累赘要照顾,防御、逃窜时更是迭遇险境,好几次都差点被龙炎合流给轰个正著,四个人一起粉身碎骨。

    现在还能够勉力支撑,海稼轩的剑网防护、源五郎的九曜极速,绝对是主因。尤其是源五郎,他的九曜极速纵使在多了三名负累後,仍显得趋退如电,在狭小空间内飞旋钻窜,自在如意,连连避过龙神们的重击。

    之前泉樱和枫儿凭靠空间裂缝,与龙神进行游击战,源五郎也是有监於此,才和海稼轩朝这边移动。比起泉樱和枫儿的轻功,他的九曜极速不只是奔行如电,就连在狭小空间内的瞬间腾挪,都是本身强项,靠著这项优势,再加上海稼轩的断後,四个人在空间破口紧密的区块内暂保平安。

    然而,龙神们却也没那么好应付。原本只有一头龙神追击的时候,就会使用空间转移的技巧,高速易位封死泉樱等人的退路,现在变成三头龙神在外,布成三角防阵,再加上高速空间易位的技巧,变成了一个全然无懈可击的防御网,根本无路可退。

    更糟糕的是,源五郎等人一度恃之保命藏身的优势,慢慢恶化成致命伤,空间破口在能量风暴的催化下,不但逐渐增加了本身面积,而且当空间裂口两两贯连扩大时,其吞噬周遭物体的疯狂吸力也相对倍增,对於反覆高速经过这些空间裂口的源五郎等人,这真是一个极度噩耗,倘若不是源五郎修为精湛、九曜极速的冲力够强,四人虽然没有死在龙神爪下,也早就被吸扯进空间裂口,再也无能回到现世界了。

    到後来,源五郎甚至没法停下来说话,因为只要自己动作稍慢,减缓了九曜极速的高速奔冲,停顿下来的四个人马上就会被空间裂口所吸去。然而,九曜极速也是一样顿损元气的武技,这样子连续不断地奔驰,等於是在做著极限运动,体力耗损极大,纵使短时间内还能够支撑,但撑得了多久?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甚至一天?但龙神们虎视眈眈,别说是一天,只怕一年都守得下去,自己的体能可撑不到那时候,况且,照空间裂缝扩增面积的速度来看,顶多再过几刻钟,附近空间就会整个破裂口吞噬,自己根本避无可避。

    泉樱和枫儿破源五郎牵拉著奔驰,高速移动之下,眼睛根本看不清楚周遭景物,更别说思索到这些,但负责殿後的海稼轩却是心中雪亮,看出了己方的窘困处境,还有这样子下去必是全体阵亡在此的结局。

    “小白脸,情形你怎么看?那头猴子刚刚好像到了,你觉得他那边有机会吗?”

    默契极佳、修为又高的两人,直接用天心意识作心语交谈,不受高速移动影响,也没有让泉樱与枫儿知道。

    “就算有机会,这局面也不是短时间之内能逆转的,我想我们没命等到他掌握机会了。更何况……刚才不死树下的那阵强光,我很在意,如果没有科错,猴子老大已经再也没机会了……”

    “……真是有够烂的结局啊,完全合情合理,合乎事前预测,真的是全军覆没死在这里,你这百败军师难得有一次料得这么准,可以引以为自豪了。”

    “为什么被你这样夸奖,我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呢……”

    苦笑,是对於眼前情况的无奈,这两个人的心里都很清楚,现在是将要面对抉择的时候。龙神们正紧缩著包围网,冲出去马上会被迎头痛击,想要让四个人全身而退,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如果奋力一搏,抱持著牺牲的准备,还是可以让一两个人杀出去的。

    “小白脸,适者生存,决定好让谁活下去了没有?”

    “这种事情不用花时间考虑啦,再怎么想,我能做的选项也只有那一种,反方向的……哈哈,我从来不敢那样想,出做不出那种事。”

    “嘿,正因为如此,我们总是败给老朋友胤禛,也才会落到今天这样的收场啊。”

    “是没错,但是……你并未後悔,不是吗?”

    海稼轩没有回答源五郎的问题,可是源五郎却晓得那个答案,两千年的兄弟道义,很多事情不用说出来,只要做就可以了。

    而在他们两人以心语秘密交谈时,泉樱也在做著类似的思考,被源五郎的九曜极速拖著飞驰,高速移位下,肉眼几乎看不清楚前方景物,但却仍看得清整个“大局”,晓得这样子奔窜下去也是死路一条,非得筹谋个脱身方略才行,但是一句话才要开口,源五郎的声音已经模糊传来。

    “两位女士,等一下我们会作突围,当突围信号一放出来,你们就立刻往前冲,不要管周围,更不要管後方的情形,把每一分精神部集中在向前突破,只有这样……你们才有可能突破龙神的包围网,平安脱险。”

    “什么?但……这样一来,断後与开路的你们,会非常危险,而且……”

    就泉樱来看,那根本是九死一生的局面,而她也随即醒悟,明白海稼轩与源五郎是抱著什么样的觉悟在掩护她们。

    “这样不行!应该要逃出去的人,必须是人类的主战力,还能够对抗魔族的领导者。你们两位才是能够托付希望的精英,怎么能够由我们……”

    “当这—仗失败,不能够速战速决,精英战力就已经没有意义,该破托付未来的人,不是实力最强的人,而是最有成长潜力的人。我和这个爱扮小鬼的老头,成长得可能都到顶了,未来是属於你们这些年轻人的。”

    “不……不能这样……”

    “交托给你们的东西,不是让你们去享福。从这一仗存活下来的人们,要担负的责任很重,要面对的世界也非常残酷,说不定,你们反而才是吃亏的一方。你们,连同你们的孩子,将继承人类世界的最後希望……”

    “可是妮儿小姐怎么办?你准备就这么与她永别了吗?她一定不能接受这种……”

    “嘿,你想得太多了吧?我和那个小鬼只是要掩护你们冲出去,没说要为你们牺牲!这不是抱著必死决心杀出去,你们不用抢著往自己脸上贴金。”

    高速移动造成的风声狂啸,泉樱没法清楚听见源五郎的声音,但却也明白他这话言不由衷,因为以龙神的力量之强、封锁网之密,不抱著牺牲的觉悟去闯,是绝对冲不出去的。只是,现实容不得她抗辩,海稼轩的一句话,让泉樱失去了在这上头的发言权。

    “……形式比人强的时候,就不要多说话。我和小白脸掩护,你和那个大雪山的丫头就有机会杀出去,但如果由你们两个来掩护,我们四个人一定都死在这里。”

    这个无疑是铁一般的事实,泉樱觉得很羞愧,自己和枫儿不但没有掩护同伴的本事,甚至没有能力拒绝同伴强迫的好意。在这个连斋天位强人都只能苟延残喘的战场上,自己与枫儿的存在,就如同一个婴儿般脆弱渺小。

    假使源五郎和海稼轩能使用龙族的两大神器,成功的希望一定能大为提高,无奈除了龙神们当初授与资格的枫儿,就只有继承龙血的泉樱能与两大神器呼应,这实在是一大遗憾。

    “不用太妄自菲薄,你们的资质其实都很好,进入天位与突破的速度,比我们当年更优秀许多,斋天位力量你们再过不久便能掌握,只是这场战争来得太快,发生得太早,没有给你们机会,但……这就是人生啊。”

    海稼轩的声音听来极为冷淡,但越是如此,越是让泉樱有股不知如何形容的淡淡哀伤。当海稼轩背後的秘密逐渐揭露後,觉得尴尬、难以启齿的泉樱,始终不曾用对待师父的态度来说话,虽然没有躲得远远,但也就像不知道此事一样,平淡以侍。

    回忆过往,师父虽然刚愎自刚,人又极度顽固,但对於所收的弟子,他确实有尽到为师的责任,以至於陆游身死之后,复出的海稼轩立刻便找到了自己,指点武技,让自己有机会提升力量。这些所作所为,如今想来,泉樱对海稼轩生出一股深深的感谢。

    泉樱想把这些话说出来,但源五郎与海稼轩已经开始行动,九曜极速的风驰电掣陡然再行增速,四个人的身影化作一道惊天急电,角度更从本来的笔直前冲一下子转左,斜斜地朝左下方飙冲出去,转折之间毫不停顿,速度有增无减,完全打破物理限制的极速,希望能让敌人出其不意,一举冲出包围网。

    倘使龙神们的意识犹存,源五郎的这一手奇策,未必能够瞒过它们,只要天心意识张开元气锁,再快的冲驰都是自投罗网,然而,在龙神们只凭本能行动,天心意识近趋於零的时候,源五郎的这一手就非常漂亮,回射激冲,看准了整个封锁网最弱的部位,竟然一举成功,冲出了龙神们的包围网。

    “成功了!”

    九曜极速何其迅捷,一冲出包围网,高速窜飞之下,马上就把三头龙神远远抛在後头,泉樱与枫儿都感到一阵狂喜,这是纯出本能的反应,但源五郎却是面色凝重,一点轻松的样子都没有。

    “小心了,真正的考验,现在要开始了。”

    失去天心意识的龙神们,不能准确地预测与拦截敌人,但是浩瀚无边的太天位力量,仍是有足够能力组织绵延百余里的浑厚障壁,被穿透了最初的十数层,却还有後头的数十层防壁。

    三头属性不同的龙神们联合,刹时间火云雷影,破昼惊天,黑暗天幕整个被照得透亮,雷声轰隆,火星如雨,震耳欲聋的霹雳爆响、剌亮眼睛的火光,就连尖声呼啸的空间破口都相形失色,置身於这连串封锁网中心的枫儿,不只一次错疑天空已经整个塌了下来,末日降临於世。

    由龙神们合力组成的封锁网,无懈可击,而且使用瞬间易位的龙神,其速度之快,好几次都险些让泉樱等人正面冲入龙颚,被一口噬杀,全赖源五郎的九曜极速,在千钧一发之际高速转向变位,险险脱出死厄。

    饶是如此,被迫不断改变方向的源五郎,终究没有能够甩开龙神,反而在包围网中越陷越深,又被逼回昆仑山区域,甚至因为过度鼓催九曜极速,体力极限透支,当他好不容易又一次闪过龙爪的夺命扑击,带领身後三人避过死厄,却突然肺部剧痛,仿佛千万根尖针藏内狂刺,刚想提气镇压,大口鲜血已疯狂飙喷出来,身体颓然软瘫後倒。

    “源五郎师兄!”

    叫惯了的称呼,泉樱一时之间还没有改口,急忙拉住源五郎,心里则是想到源五郎这一倒,龙神们马上会收拢包围网,众人生机立绝,刚刚等若是白忙一场。

    只是,昔日三贤者威名赫赫,曾经度过无数艰困战役,纵然倒下,一切也不会是没有意义,更何况只倒了一个源五郎,却还有另一个刻意维持沉默的海稼轩。

    “……交……交给你了……”

    声音低得细不可闻,泉樱还没弄清楚,旁边海稼轩已有动作,双掌如抱圆球,指天画地,神色肃然,一记剑指水平横空划过,大地顿生反应,刹时间方圆百里之内地动山摇,沛然大地能量乱奔窜走,释放出的高热蒸气直冲云香。

    白鹿洞武者最拿手的技巧,就是对地利的掌握与应用,之前海稼轩与梅琳藏身昆仑山,源五郎深知以好友个性,定然会在昆仑山领域之内遍布法阵机关,胤禛占领此地後,未必有余裕逐一探查拆除,本来源五郎打算用之对付胤禛,可是局面变化太快,没有这样的机会,最後反而拿来牵制龙神。

    魔族占领昆仑山,部分法阵被拆除损毁,刚刚源五郎四窜奔飙的时候,海稼轩将之修补完毕,正好於此发动。

    那确实是非常壮观的一幕画面,流窜於地壳之下的巨大能量,附於实物之上激射而出,植物、泥上、岩石,甚至是流动於地层深处的岩浆,都在咒力牵引之下激喷狂射,化作剑之形,凝为数十万柄冲天利剑,飞蝗骤雨般乱射而出,重现当日中部城内百万剑阵的奇景。

    百万剑阵的构成,本来需要时间的累积,但此刻昆仑山域却受到不死树的影响,汇集整个风之大陆的能量,在源源不绝的能源供给下,直接透过魔法阵汲取地气的海稼轩,成功把百万剑阵建筑复现,一柄柄或尖或钝、或红或黑的利剑,拉出一道道剑虹光链,笔直射向空中的龙神们。

    三头巨龙咆哮狂吼,声传千里,单单只是这阵吼喝音爆,便把朝它们乱射的利剑给震得粉碎,然而,每一柄利剑当中所蕴含的大地能量,在狂乱爆炸同时,也给了龙神们些许困扰,最明显的一点,就是龙神们因此中断了对四人的封锁,让他们得到最宝贵的突围机会。

    “是时候了!你们走吧!”

    源五郎冷不防地击出两掌,分别推在泉樱与枫儿背後,将她们两人高速送出,坠向远方。泉樱和枫儿被刚才那连串窜逃弄得头昏眼花,还没定下神来,就被远远击出,当意识在飞坠过程中清醒,感觉到不对,只见自己已经飞出老远,源五郎和海稼轩的身影只剩下一个小点,看不清楚。

    “你们!”

    泉樱不愿这样独自逃生,但源五郎的手法却极为巧妙,两人飞坠中的身影突然变淡、变模糊,竟然开始空间转移,以魔法效果将她们跳跃传送得更远,不由她们反抗,尽可能把人送到远处。

    “她们两个飞那么远,你那两掌会不会太重啊?不要因为平常人家当你是人妖,就趁这种时候报复。”

    “罗唆什么,我会那么没有分寸吗?对力量的精准控制,我比你强得多,你就信任我吧。”

    全神贯注操控百万剑阵,海稼轩整颗心都放在能量运作上,无暇顾及泉樱与枫儿。源五郎送走两人后,马上出掌贴在海稼轩背心,竭尽所能地传送力量,助海稼轩维持这个仓促成形的百万剑阵。

    要催动这么大规模的剑阵,对斋天位武者而言太过勉强了,如果没有源五郎的协助,海稼轩很快就会气空力尽,令得剑阵不攻自溃。然而,面对龙神们这样过於强大的敌人,纵使有源五郎相助,剑阵崩溃也只是早晚的事,因为在猝然遇袭後,龙神们已经确认问题的源头,反过头来包围源五郎、海稼轩,若无其事地承受剑阵攻击,逐步朝他们逼近。

    巨大的龙躯,随著距离的靠近,散发出的压迫感仿佛死亡宣言,令源五郎、海稼轩同感颤栗,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但却仍克制不住那种令身上每一根寒毛部直竖的恐怖感受。

    “嘿,送走了她们,你自己多事留下来,现在有没有觉得很後侮?”

    “说的那是什么狗屁,连那头猴子都会标榜自己从没扔下同伴,难道我会输给他吗?”

    “你说的才是狗屁,九州大战的时候,如果我们不舍弃同伴逃生,能活到现在吗?你根本没机会变成後来的大贤者,就不晓得死在哪个战壕沟里了,这种事……我们应该早就习惯了。”

    “对,这点我不反对,但是现在已经不是我们的时代了,不必再照我们的规矩来办事。此刻我只晓得我很高兴站在这里,如果真是注定我今天要死,我很荣幸能和我的兄弟死在一起。”

    个性总是优柔寡断,源五郎现在的语气却异常坚决,按放在海稼轩後心的手掌没有一丝动摇。不用再说什么,海稼轩已经很明白他的坚定立场,虽然海稼轩不想说谢谢,但心里确实有著感动。

    “龙神们靠近了,我闻到它们的口臭气味,真臭……现在要赶你走,好像太晚了。”

    “没错,所以我建议你还是把心思花在最後一击上。好歹我们也是三贤者,合我们两个人之力,应该可以在入口的时候,炸烂龙神的臭嘴巴……至少……也炸崩一颗牙吧!”

    “哈哈哈哈,只炸崩牙吗?堂堂星贤者,居然这么看不起自己的身价,哈哈哈哈。”

    海稼轩大笑起来,手上却渐渐无法再维持百万剑阵的规模,大地能量沛然如旧,可是冲天窜射的石剑却数目锐减,不能再牵制龙神们的迫近,只听见阵阵龙啸狂吼,声波冲击犹如浪涛,让源五郎、海稼轩左摇右摆,稳不住身形。

    “嘿嘿,龙神们好像也不耐烦了,唔,你……”

    源五郎察觉到海稼轩正快速吸纳自己输去的力量,好像放弃了操控百万剑阵,要把所有元气用在最後一击,连忙将力量加倍输送配合。

    “小白脸,有句话要对你说。”

    “有何遗言?啊!”

    源五郎脸色大变,看著自己整个身体渐渐变得透明,从脚开始往上隐没消失,惊讶之余,已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我要告诉你,在百万剑阵之内是我的地盘,你以为可以自由来去吗?你说留下就留下,那我的面子往哪边搁?”

    时空转移的魔法阵开始运作,海稼轩蓦地转过身来,孩童般的无邪笑容中,却蕴含著超越外表年纪的沉静。

    “胤禛不会杀那个丫头的,你本是为了她而战,现在就该为了她保重自己。想这样抛下责任走开,你想得还真美,等著排队吧!”

    “你……你这个笨蛋……”

    “错了,我只是该走了,让婉儿一个人等太久,我会很难交代……日移月换孤星在,这片天空……这个人间界……嘿,就由你一个人去发光吧。”

    源五郎无从抗辩,身上大半力量早巳耗竭,仅余的又都输给了海稼轩,当魔法阵效能全开,将他顺著地脉远远传送出去,他甚至来不及再多说半句话。

    跟著,当三头龙神完全突破百万剑阵,将海稼轩围在中心,正下方的地面却陡然发生大爆炸。

    很难去形容那个爆炸的恐怖规模,凝聚了整个空间暴走的大地能量一次爆发,方圆数十里的坚硬地层整个被掀翻上天去,穿云破日,霹雳震响,尘土、碎石,连带滚烫岩浆一起冲上天去,在巨大冲击力之下,全部化成杀伤力强横的武器。

    纵然有完美体护身,住这恐怖的能量风暴中,三头龙神仍是发出惊惧的嚎叫,感受到罕有的痛楚,争著飞离这个末日地狱,但却没有忘记给予敌人最後毁灭,不约而同地朝海稼轩飞来。

    “死时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唔,就到此为止了。”

    引爆著巨大能量,海稼轩同样也遭反噬,大半身体爆炸开来,肢体不全,整个人被血沫笼罩。当那双金黄色的眼瞳逼近面前,他伸出白骨外露的残缺手掌,傲然对那双黄金眼瞳比了个粗鄙的手势。

    “……嘿!彼其娘之。”

    巨大的龙爪挥过,残缺不全的肉体,爆碎成满天血雾,在滚烫岩浆雨的蒸蚀下,再没存下半点残迹留於人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