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章战的理由

作者:罗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艾尔铁诺历五六九年三月十七日昆仑山不死树

    可能已经成为人间界最强战力的这对兄妹,与胤禛的战斗,成了最后的扭转关键。然而,面对胤禛的绝对力量,只能靠追逐战游斗的两兄妹,说得直接一点,就是在到处逃窜。

    兰斯洛的心里也很焦躁,这种战斗打下去,不晓得要打到什么时候,而自己的弟兄、妻子,都正处于危难之中,很可能就在自己游斗拖延的时候,他们已经有人遭遇不测了。不过,兰斯洛更清楚一件事,就是如果用半调子的心态来作战,一定很快就会被胤禛干掉,如果要从逆境中擦出胜机,就得有耐心,专心一意地贯彻作战。

    而兰斯洛的这个认知,变成了胤禛的大麻烦。胤禛很难相信这头猴子居然能把游击战贯彻到这种地步,看上去一点都没有决战求胜的打算,像是两只无头苍蝇般胡乱飞窜,拉远距离,不与自己正面接触,却不断进行骚扰攻击,远远地发天魔刀过来,当自己有追击的意思,他们又远远离开。

    “你敢离开不死树吗?敢的话就追来!其实不死树的操控术法已经结束,有什么必要非守着不可吗?还是真的有什么秘密?”

    兰斯洛的挑衅,让胤禛心头火起,但距离拉远之后,自己远程攻击的威力也稍微减退,虽然可以轻易击杀多数的高手,可是要搏杀这对兄妹就稍有欠缺,确实是相当棘手。

    胤禛的远程攻击,尚且会遇到这样的困扰,兰斯洛和妮儿要作远程攻击,当然更加无望,可是,攻击的方法不只一种,普通的天魔功杀着,会受到距离影响,但却也有无视于距离的犀利战术。

    “嘿!胤禛老妖,我记得上次在中部的时候,你曾经对我臭屁过,你以前捐钱给我,本大爷后来想想,还真的有这件事咧!”

    那是在几年前,兰斯洛初到雷因斯接掌大权时,曾经以“把五色旗撤离西西科嘉岛,管他魔族入不入侵人间”的理由,向各大势力勒索,要求各大势力的首脑给付军费,以解决当时雷因斯窘迫不堪的财政问题。

    想当然尔,当时的兰斯洛在各方首脑眼中,不过是—介不学无术的野蛮流氓,没有人把他放在眼里,更不会理会他的无理勒索,这个勒索计划等于是彻底失败。然而,这件事的尾声却有一个小插曲,在少数的几笔送来款项中,兰斯洛发现了艾尔铁诺皇帝的名字。

    如果说,当时的兰斯洛,是一个没人看得超的流氓,那么身为艾尔铁诺皇帝的曹寿,就是一个没人把他放在眼里的废人。为何曹寿会捐大笔款项过来,那时候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亡国昏君果然胆小怕事,即使敌人只是隔着大老远放话恐吓,深宫中的他仍破吓得屁滚尿流,乖乖把钱送了上来。

    那时候……没有人反对这个认知,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共识。

    胤禛现身之后,震惊之余,人们都忽略了这件太过渺小的往事,不过却有人还记得。收了钱的兰斯洛,始终还记得这件事,并且怀疑当日胤禛的动机。

    “你只是想要玩一玩吗?这个可能满高的,因为你不但是一个很闲的魔王,还是一个公认闲到发昏的无聊魔王,拿这种事情来玩一玩,道理上完全说得过去。但是……真的只有这样吗?”

    兰斯洛抖着肩膀笑了起来,特别是当胤禛的表情渐转严肃,兰斯洛的笑容就得意到刺眼,让妮儿觉得哥哥可能掌握到了什么,所以才会笑得如此狰狞。

    “中都城外一场大战,我发现到一些很不寻常的东西。你拖着重伤之身赶回来,为的是什么?你这么执着于铁木真,是为了什么?其实这两千年来,你一直想见他对吧?九州大战对很多人造成了冲击,你是不是想见到铁木真,对他说些什么?”

    能够敏锐到察觉这些东西,兰斯洛自己也很惊讶。不过,中都之战过后,自己除了精进练功,确实也常常思索这些问题,特别是最近几日,这些想法不自主地流入脑海,每思索一次,就分外觉得里头透着不寻常的玄机。

    回想起中都之战的经过,胤禛看自己的眼神有些特别,与王五师兄的眼神依稀有些相似,都是一种深刻而复杂的期待。耶路撒冷战后,自己从许多资料与耳语中,渐渐知道王五师兄的心病,终于明白他看自己的目光为何总在期待中,有着一丝哀伤的气息。

    但是胤禛呢?

    自己与他没有任何关系可言,从没交情,更没血缘,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修练天魔功,他对自己有什么期望?又期望自己做些什么?

    “九州大战时,你是魔族保守派的首脑,是因为你的叛变,才让铁木真在孤峰之战落败身亡。你的信念无比坚定,但时间却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两千年过去,你的信念还是那么屹立不摇吗?你没有迷惘、没有后悔吗?你想问铁木真什么?期望我回答你什么?”

    最后一句问话,是这整串质疑的重心,这句话出口,似乎正以极大定力压抑心中怒气的胤禛,猛地爆发开来,怒喝出声。

    “住口!”

    一声吼喝如怒雷迸炸,纵使在连串流星火雨狂撼不死树的巨响声中,仍显得霹雳震耳,兰斯洛和妮儿都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个拔虎须的刺探行动,真的产生了效果。

    以胤禛的理智与深沉,这样子怒喝一声,马上会察觉自己情绪失控,第一时间收慑心神,以冷静的态度面对敌人,不受挑衅。这是胤禛理所当然的作风,但是这一次,尽管他已经察觉了自己的失控与不妥,但沸腾的情绪却如怒江溃堤,奔流窜走,不可扼仰,令他放弃战斗地把话喊了出口。

    “给我住口!你们这班小辈懂得什么?凭什么论断当年的事?他违背整体魔族的利益,妄想颠覆改变祖先千万年相传的大义,活该遭到这样的收场,朕将十四弟处决,是最符合魔族利益的作法,你们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三道四?”

    “是没有。但你也没必要对我们解释,我只是好奇,到了铁木真面前,你想说的还是这些话吗?”

    兰斯洛不认为胤禛说的是实话。理智状态时的胤禛,心思慎密,稳重深沉,想要从他的话里听出什么、打探出什么,那都是千难万难,但此刻……就连兰斯洛这样的粗鲁汉子都可以清楚察觉,胤禛不但心已经乱了,而且更说着与心内真实感觉相反的谎言。

    诚如白军皇所言,人们心中的遗憾,会慢慢转变成心里破绽,不管武功多高、力量多强,人们都会有不堪一击的弱点,寻隙而攻,再强的高手都会自愿失败。两千年实在是一段太悠久的岁月,坚强如胤禛,想法都可能产生变化,如果说人们越强硬地坚持某事,就代表他心里在该处越是软弱,那么,身为大魔神王的胤禛,其真实想法是……

    “天啊!你对魔族已经没感觉了吗?那你这么多年搞风搞雨,搞到整个世界都快完蛋了,是为什么?没理由还搞成这样,你……你白痴啊?”

    对上一名有野兽直觉的敌人,实在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妮儿甚至完全听不懂兄长在说些什么,远处的胤禛面色大变,彷佛心内最深处的秘密被整个挖掘出来,恼羞成怒的气愤感觉,让他不假思索便斩出一刀,金黄色的巨大刀芒呼啸扫来,直扫向兰斯洛与妮儿。

    这种程度的攻击,兰斯洛早已有备,尽管看起来像是来势汹汹,但实际杀伤力却不如之前,明显印证胤禛此刻的混乱心情,确实影响了他的力量。

    察觉了这一点,兰斯洛一面躲避天魔刀芒,一面更对妹妹呼喝。

    “妮儿,终止山石壁上刻的字……汝本为魔。”

    “啊?什么?日本摸摸?”

    兵凶战危,周围的爆炸声响又大,妮儿根本听不清楚兰斯洛喊出的话,这个秘密喊出得非常不合时宜,然而,兰斯洛本来就不指望妹妹能够临阵参悟,所以这句话不但喊给妮儿听,也喊给曾经亲手将行壁秘密毁去的胤禛听,想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这个战术的成果堪称丰硕。已经破销毁的秘密,一下子抖了出来,胤禛为之色变,除了错愕于兰斯洛从何得知,更震惊于兰斯洛已得知此秘密,会否从中领悟到什么功诀?毕竟,兰斯洛找到了千万年前的魔王传承机密,比起自己,他更接近深蓝魔王想传递的真实。

    心绪紊乱,再被这极度震惊给重重一击,胤禛所轰发的爆灵魔指竟然失手,弹射在不死树的晶石枝干上,爆出清脆声响,却给兰斯洛从容避过,还与妮儿一起发动反攻。

    “妮儿!准备好,冲了!”

    反向过来的合作,妮儿灌输着天武真气,将兰斯洛本身的力量催发攀升,脚下重重一踏,能量沛然的妖雷魔电闪现,环绕在兄妹两人周身三尺,随着他们的快速奔冲,拉出一条长长的紫色尾巴,犹如—头由黑紫电光所组成的狂啸魔龙,朝胤禛冲奔噬咬而去。

    “轰雷赤帝冲……你以为这是你的专利吗?”

    总是吃亏在兰斯洛这一招上,魔王的尊严亦让胤禛忍无可忍,脚下同样是一蹬晶石树干,妖雷魔电霹雳环绕,正面迎向兰斯洛的攻击。

    两条狂啸飞舞的紫电魔龙,在半空中狠狠地对撞,无数雷电光球爆炸,连锁影响的威力,就连附近的火焰流星都被炸开,而冲击中心的龙头则在对撼之后,被整个炸得稀烂,强烈电流延伸四面八方,无分兰斯洛或是胤禛,双方都感到那股麻痹整个肢体的痛楚。

    “唔。”

    “嘿!”

    两声闷哼,同样招数对拚的结果,自然是力强者胜,力量仍弱之一筹的兰斯洛被轰得跌飞出去,重重撞上坚硬的晶石树干,背后发出响亮的骨骼碎裂声。

    无疑敌人的心乱是个好帮手,但是要在天位战中越级挑战,敌人这种程度的心烦气躁却嫌不足,兰斯洛的战术成功,但仍无法弥补双方差距,正思索该再做些什么,记取教训的胤祺却闪电飘冲上来。

    “哥哥!”

    妮儿惊叫提点,并且试图拦阻胤禛,可是胤禛早料到此着,爆灵魔指与天魔刀瞬间狂乱发出,牵扯火焰流星,组成一张难以突破的火力网,有效牵制住妮儿,让他能够不受干扰地攻向兰斯洛。

    自从得知兰斯洛已获悉终止山之秘,他们兄妹两人的重要性就颠倒过来了,天武圣功虽然厉害,一时间却不及终止山天魔功奥义的威胁来得大,特别是兰斯洛最近可能都在参悟这秘密,自己要在他有所顿悟之前,消灭掉这个最大的不稳因子。

    兰斯洛看到胤禛直线飘来,不及闪避,只能挥笔防御,可是先前猛力一击尚未回气,这一争力量末足,才轰到半途,胤禛就已经抢到身前,同样猛力的一举,无视兰斯洛的防御,先击开他的拳头,再重轰向他胸口。

    “唔……啊——”

    竭力压抑的闷哼,终究因为伤势沉重,变成痛嚎,连带大口鲜血狂喷出来,而敌人的猛击却接二连三轰来。交战以来,兰斯洛始终避免与胤禛正面作战,可是这个最担忧的局面仍是上演,胤禛把握住机会,切断了兄妹两人的联手,单独对兰斯洛重轰。

    晶石化的不死树枝干,堪称是这块大陆上最坚硬的物体,不但质地坚固,还有内中的能量保护,之前兰斯洛兄妹与胤禛激烈战斗,气劲扫射,晶石树干也只是出现伤痕,并末大损,但此刻胤禛与兰斯洛近距离交战,兰斯洛无处闪避,所中的每一击,都由自己肉体承受,连带轰击到背后的晶石树干,连挨五击之后,树干就发生破损,细小裂缝碎裂开来。

    兰斯洛一直在尝试摆脱这种被压着打的窘境,但胤禛的万物元气锁几乎将他气脉锁此,无论怎样运气,能发挥出的力量相当有限,就是冲不破胤禛的攻击网,当贯胸攻击连挨到第十下,兰斯洛身后的晶石树干终于承受不住,在一声霹雳脆响后,应声碎裂。

    “啪——轰!”

    晶石树干脆裂,兰斯洛整个人被轰得飞坠出去,胤禛自然不会因此停止攻击,随着追击出去,半空中连续重拳出击,得势不饶人,力量比之前更强更霸,承受重击的兰斯洛在空中洒出血雨长红,竟然连续撞断几根粗硕的晶石树干,这才在一根十尺粗的晶石枝干上撞凹进去,仿佛失去意识般,软软地嵌入晶石之内。

    “呼……”

    胤禛吐出一口长气,适才一轮猛攻,虽然没有变化招数,但每一击却都是天心意识与力量的高度结合,反璞归真的直接攻击,一轮重击毫不回气,对身体的负担不小,令他必须立刻调息。

    但这样的元气耗损仍是值得,看看兰斯洛的重伤惨状,连挨太天位力量几十击后,虽然没有粉身碎骨,但全身上下也找不到一块完整骨骼,肢体不全,重要脏器部位早成了烂肉,整个人被血污覆盖,只是比尸体多一口气而已。

    胤禛想到这一点,也预备付诸实施,妮儿虽然在这时候突破封锁网来援,但少了兰斯洛辅助的她,已无法与胤禛抗衡,被胤禛头也不回地一掌击退,轰出大老远。

    少了阻碍者,要下手非常简单,但在发劲时,胤禛赫然发现自己心中有些许犹豫,仿佛舍不得把这致命的一掌轰下去,又好像这一掌击出,某些牵挂许久的羁绊会就此切断,再也无缘。

    嘲弄着自己的可笑心情,胤禛神色转冷,天魔劲于掌中催动,天心意识更是锁死兰斯洛的位置。既然已经下定决心,就要一击把这个羁绊彻底毁灭,再也不形成心中困扰!

    只是,当胤祺要动手的时候,某种不寻常的变化在兰斯洛身上发生,浓烈魔气凝化实质,如烟如雾,迅速覆盖兰斯洛周围三尺空间,强猛霸道的魔气、独一无二的皇者至尊气息,交织组成一股莫可匹敌的压迫感,逼得人气息不顺,即使是胤禛也不例外。

    而且,在这莫可言喻的强大压迫感中,胤禛更感到一种熟悉的气息,让他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从手指、手肘、肩膀,到身体的每一寸肌肉,全都打着寒颤,紧张而兴奋地看着眼前的异变。

    被轰退到大老远的妮儿,也目睹了这一幕,更讶异得说不出话来,因为虽然没黝黑魔钟,但这独一无二的皇者气势,毫无疑问就是铁木真当日所给人的感觉,然而,这又怎么可能了?

    纷至沓来的各种念头,在妮儿心中写满了疑问,当日在中都城外铁木真现身的景象,历历在目,那种最后辞别的悲伤与哀痛感,绝不是假的,为何现在还能再出现呢?

    妮儿的疑问,胤禛心头同样也有,只是相较于妮儿,胤禛受到的冲击更大。自从得知铁木真在西湖之底有布置,胤禛就猜到铁木真可能将魂魄化为魔血魂,托付给前来继承的后人;计算到这一点的胤禛,每当夜阑人静,总是克制不住“如果有一天我再能见到十四弟”这个念头,而这想法随着时间累积,一日强过一日,变成了一个深植人心的呐喊。

    中部城外一场大战,胤禛赶在铁木真消逝之前来到,只来得及与铁木真对望一眼。无疑那一瞬间的眼神交会,让胤禛明白了很多东西,但他想要的东西却不只如此。

    天下无敌,看似无所不能,但却未必能够实现真正想要得到的东西,而此时此刻,是魔族之神终于听见自己的声音了吗?

    “……四哥!”

    模糊而沙哑的声音,听不真切,却仍有着异样的怀念感,兰斯洛的破损肉体高速重组复原,摇摇晃晃地踏空而行,朝着胤禛走去。这个身体明显已经失去控制的意识,摇摆不定的走路姿势,看上去很像一具没有灵魂的尸体,较诸当日中都城外的唯我独尊气势,凄惨得让人不敢看下去。

    胤禛尤其感慨良多,两千年来的期盼,不可思议地实现,连他都觉得自己仿佛在梦中,压抑不下胸中的激动,胤禛主动迈开大步,踏树朝着兰斯洛而去。

    “十四弟,确实久违了啊,你……”

    一句话出口,却觉得后头不晓得该问什么,两千年来想说的话太多,竟不知道哪个问题适合先说,一时间脑里蒙朦胧胧,居然有些神不守舍。

    “四哥,许久以来,有件事想告诉你……”

    熟悉的口音、熟悉的感觉,但恍惚中好像有什么不妥,一时间也难以深究,胤禛只是凝神细听,想知道铁木真究竟要说什么。

    “……你……你……你的老婆被我干了!”

    “啊?什么?”

    “老头子!小心啊 ̄ ̄”

    三个声音先后发出,第一句话以大魔怒震的功法,近距离直吼入胤禛脑中,震得脑门剧痛,耳膜出血,跟着旭烈兀的惊呼示警,才模糊传入听觉受损的耳朵里,最后当胤禛醒悟自己受骗,还下及运完美体护身,一股灼热的剧痛已从胸口燃起。

    “抱歉啦,魔族的老四,传话我不在行,你就亲自上天堂去找你十四弟说话吧,不过你做人那么坏,九成九是到地狱去,大概是见不到他了。”

    为了这一击,兰斯洛委实付出甚多,赌上性命连挨胤禛重击,差一点就真的没命了,是靠着乙太不灭体、斋天位速愈异能的配合,这才保住性命,并且作出那种看似奇迹的高速复原。

    铁木真虽已彻底消失,但之前魂魄与兰斯洛共生的时候,兰斯洛与他接触的经验远较任何人为之深刻,便能够模拟伪装铁木真的气息,引动胤禛最大的心病,疏于防备,给兰斯洛一击得手。战术成功,所没有预科到的,是旭烈兀居然在这个时候赶来,幸好他也无能改变事实,正被妮儿缠住,双方发生激斗,无法过来援手。

    而且,赌上兰斯洛性命的猝然一击,并不是单纯的冷刀暗算……

    “这……这个是……”

    胸口的异样灼痛,迅速往腹腔蔓延而去。兰斯洛用以奇袭的那把匕首,不仅仅锋锐,而且还涂抹毒素,入体之后,一种令肝肠为之寸寸碎断的剧痛,犹如千把匕首,在腹内疯狂削砍,给胤禛一股很诡异的感觉。

    “青楼联盟友情赞助的,叫什么东西已经忘了,但听说你以前用过,他们找了好久。太天位武者几乎万毒不侵,但当年这东西能干掉铁木真,现在应该也能作掉你吧。”

    孤峰之战,胤禛曾经用这毒酒暗算铁木真,令其空有一身绝世魔功,却因此受制,不能发挥,最后终于战死沙场,只是胤禛自己也万万想不到,两千年之后因果轮回,竟然这毒物落到敌人手里,反过来刺入自己的胸口。

    此时此刻,胤禛才真正感受到,当年铁木真在孤峰之上群敌环伺,体内一恸碎肝肠的无比痛楚与愤怒。昔日业因今日受,纵使强到天下无敌,仍不能跳脱这无比讽刺的宿命,这让胤禛觉得极度荒唐与凄凉。

    “哈哈哈哈 ̄ ̄哈哈哈哈 ̄ ̄”

    没有击开兰斯洛,胤禛任由他将匕首聚力推入,自己则放声大笑,只是震耳霹雳的大笑声中,从最初的凄凉慨叹,迅速变化为愤怒与不甘,每一声怒笑都与流星坠落时候的撼击声共鸣,霹雳隆隆,仿佛整个天地都感受到他的炽盛怒气,与胤禛一同发怒。

    置身于这个怒气漩涡中心的,就是仍牢握匕首的兰斯洛了。他有些意外,因为在匕首剌进去的时候,确实感觉到胤禛因此而衰弱,但是没过多久,一度衰弱下去的气势,却如怒浪翻天,百倍千倍地猛烈增强,天魔功的吸蚀异劲更完全发挥,透过匕首疯狂吸蚀自己的力量。

    奇袭的效果不如预期,此时也已经没有机会后退,兰斯洛猛地松手,一脚踏地,轰雷赤帝冲夹带妖雷魔电,重重击向那仍插在胤禛胸口的匕首,要一击把这匕首轰个破体洞穿,赌上这一击的最后机会。

    “太慢了!”

    轰出的重拳,半途就被胤禛给拦截,两边重拳对击,兰斯洛手骨迸裂,奇痛攻心,更讶然于胤禛的力量不住激增,似海啸怒潮般激烈翻涌,强大的力量,竟似回复到他催行不死树异能之前的全盛状态,就连插住胸口的那柄精金匕首,都在源源不绝的魔气涌出下,迅速遭到熔蚀,化为乌有。

    “朕应该要多谢你,因为你的关系,朕从那些无聊的羁绊中清醒了,现在朕的感觉很好,为了对你表达谢意,朕就以同为天魔功传人的身分,给你一点建议吧。”

    胤禛大笑说话,断肠之毒像是对他再也没有影响,胸前的伤口早巳愈合,意气飞扬的自信模样,完全掌握住整个大局,天心意识更是前所未有的清晰运转,连带造成的封锁压力,让兰斯洛发现自己的退路尽被封锁,敌人身上散发的魔气凝为实质,仿佛千百条墨黑毒蛇争相噬来,自己仅能豁尽力量鼓动护身气罩抵挡。

    兰斯洛方自错愕,却发现胤禛此刻的双脚正踩在晶石树干上。这本是很正常的事,但原本晶莹光滑的晶体,却由胤祺立足之处开始污化变黑,甚至开始腐化,这显示胤禛正与不死树作着能量交换,说得明白一点,就是胤禛已发现了妮儿找到的秘密,能够从不死树中吸蚀能量。

    不死树之底,连通四大地窟的元气地脉,等若是贯连风之大陆上所有的自然能量,几乎可以说是无穷无尽,胤禛以太天位之能放手吸蚀,哪还有什么东西威胁得到他?光是想到这点,兰斯洛就惊出了一身冷汗。

    “深蓝魔王在终止山所留下的四字秘诀,汝本为魔,其原始意义为何,并不重要,修练者必须要进行一种近乎禅道的参悟,找出你自己的答案。如果你找出的答案正确,能够直指本心,就能得到突破。”

    胤禛凝望着对面竭力防守魔气进击的兰斯洛,大笑道:“汝本为魔,是对所有魔族的当头喝问,但对朕而言,魔族力量强横,远远超过这块上地上的一切生物,是天生命定要统治一切的皇者之族,其精神贯彻于武道,那便是压倒一切的至尊无上!这是朕的答案,你就替朕把这个答案带给十四弟吧!”

    说完话的同时出手,所使用的,更是胤禛悟出皇者之道后,所重现成功的至尊极式,因为将这失传久远的极式重现,令胤禛之前深信自己的领悟没错,而在稷下之战结束后,他更不认为自己有机会再用到这一式,如今,则是为了结束这一战,为了自己对过往羁绊的重视。

    指连天,脚踩地,当天地风雷藉由至尊魔躯连贯一线,胤禛的身影骤然暴炽成耀眼强光,兰斯洛不是不想提防,但天魔大灭绝、轰雷赤帝冲、魔龙转化,汇集魔龙皇拳三极式而成的至尊绝学,却非目前的他所能够招架,反应稍微一慢,瞬间眼前一黑,无法言喻的剧痛,撕心透体而过,整个身体先是痛得若遭凌迟,但却立刻变得轻轻飘飘,浑身再也找不到半丝力气,跟着,连意识也迅速消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