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章激战

作者:罗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分散于风之大陆上的各股暗流势力,一一开始活动,已死的人、沉睡的人、蛰伏的人、犹豫的人……当这些人们开始汇集,势必会形成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然而,目前身在战场上的人们,却无暇感受这些东西,光是眼前近乎一面倒的战斗,就足够让他们焦头烂额,把每一分精神与体力用在维持生命,没法去顾到其他层面。

    与龙神作战的人们、与魔王作战的人们,目前没有余裕去抓住胜利的尾巴,只是单纯承受敌人的猛攻,这点即使是在生力军到来之后,都没有奸转;由魔界回归的兰斯洛,适时接下了妹妹的岗位,但战局却一点都末显得乐观。

    从魔界回奔人间界,看似长路迢迢,但只要善加利用境界通道与术法,其实消耗的体力还不如从武炼到雷因斯,潘朵拉在魔界自组势力,早巳准备好术者团队,当兰斯洛表示自己要回人间界,一个迅速开启的小型境界通道,直接把他送到了西西科嘉岛的上空,配合著天象异变的流星火雨,一同飞坠向昆仑山。

    妥善的安排,替兰斯洛保留了体力,相较之下,破不死树、天雷奇袭给耗去大量元气的胤禛,反而较为吃亏,令得全面发挥的太天位力量,迄今仍下能有效制服敌人。

    同为天魔功传人、同为大魔神王宝座争夺者的两人,很合理的正常问候,就是不约而同地轰发天魔刀,让千百黄余刀芒,刹那之间划破黑暗,切割大气。

    双方的天位力量相互激撼,高了一个天位的优势被突显出来,其实单纯从力量来说,胤禛并没有强过兰靳洛多少,甚王在激烈耗损之后,胤禛能够运使的真气还不如兰斯洛浑厚,但是更高一位阶的天心意识,却能够把真气作更高度的集中运用,瞬间爆发,明明是同样的力量,胤禛硬是能够爆发出超越兰斯洛三倍、五倍的杀伤力,破碎兰斯洛的天魔刀,直创身躯。

    力量上逊于一筹,而相差了一个天位的异能之别,更是让兰斯洛找不到可趁之机,无法用奇袭方式攻破对方弱点而取胜。太天位的独有异能“完美体”,是世上一切护身力量的颠峰成就,于体外所形成的护身气罩,无物能破、无懈可击,没有任何的罩门与破口,纵使胤禛站着不动,任由兰斯洛放手攻击,完美体也能稳稳守御。

    与完美体对战的经验,之前与八歧大蛇交战时,兰斯洛就已经尝过其中苦处。当时,是由昆南山四大龙神现身,以完美体对撼完美体,两相碰撞之后,令得八歧大蛇丧失完美体异能,众人才得以下手,但这次却连四大龙神都被召唤到敌方去,成了己方的催命符,更别想比照上次的情形来办理了。

    兰斯洛不晓得有雪的奇袭,也不清楚胤禛是怎么受的伤,但却还是可以看得出来,胤禛不久前曾被某种力量给伤到,并且为了迅速催愈肢体而损耗元气、这还真是令人啧啧称奇的事,因为以太天位之能,自己还真想不到有什么力量能够伤得他必须催愈大范围肢体。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白家人都是会走路的不死树,不只是白起,就连他亲生老子都一样善于操控人心。这次在魔界遇见白军皇,他所提出的一个质问,就是胤禛的破绽所在。

    “这个世间充满缺陷,无分人类与魔族,都有着破绽,如果外部找不到,就从内部下手。除非是不会思考的白痴,否则越是自认聪明的人,他的破绽就越多。”

    “但……心里有破绽,又不会在脸上写出来,我哪知道他的问题在哪里?”

    “遗憾!每个遗憾随着时间累积,都会深化腐蚀成人心的破绽……如果起儿还在,一定也会这样告诉你。”

    几句话在脑里闪过,兰斯洛开始认真思考着胤禛的遗憾,但当他作着这种思考的时候,却不由得后悔自己对这敌人了解得太少,只晓得他善用的武技,并不知道他的人。

    而且,兰斯洛也没有太多的思考余裕,来自天空的火焰流星不停坠落,千百颗拖着长长火焰尾巴的流星雨,仿佛受到不死树的牵引,划破漆黑天幕,准确地往这个方向坠落。

    已经开始晶石化的不死树,硬逾精金,外围更有强大的能量结界,在流星火雨中爆出震天动地的巨响,承受流星雨的冲击,屹立不摇,但身在不死树下决斗的兰斯洛和胤禛却首当其冲,直接面对流星雨的撞击。

    倘使两人愿意稍微停下手来,觅地暂避,一面调息回复元气,一面等待流星雨沽失,或许是个明智的打算,但目前战斗中的双方,并不是旭烈兀、源五郎那样追求双赢的理智之人,而是全心全意地搏杀敌人、打倒敌人的野兽,见到这样的恶劣环境,他们首先想到的不是躲避,而是如何利用这样的环境来杀敌。

    有陨石雨的配合,自己的杀着就能提升攻击力,兰斯洛是做这样的判断,思索要如何把胤祺轰得离地而起,双方转移战场,到不死树上作战。只是,胤祺也做着同样的思考,他并没有忽略除了兰斯洛之外,旁边还有一个默不作声的妮儿,正在运功调息,随时回复战力。

    考虑到这一点,胤禛甫出手就是攻向仍在调息妮儿,动作奇快,明明还在与兰斯洛交手,一晃眼却来到妮儿面前,简单一掌击出,装作伤势沉重在调息的妮儿,便不得不举掌相应,双方力量碰撞,妮儿被震飞上空,胤禛随之追击上去。

    “啊!好卑鄙!”

    错失眼前对手,兰斯洛有短暂的错愕,听到后方气劲碰撞声,醒悟到胤禛正向妮儿奇袭,连忙回身支援。

    “胜者为王,败者的怒吼,徒然是对胜者的恭维,你连这点也参不透吗?”

    “卑鄙的老狗!喜欢玩弄敌人的人,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

    这只是照例还口,兰斯洛自己也知道这样的回答欠缺气势,完全被敌人压在下风,但胤禛把妮儿轰上半空,跟着就追击上去,身法速度快于自己,起步又在先,眼看着距离被拉远,倘使不设法追上,很容易被各个击破。

    心念一转,天心意识牵扯大气变动,附近十多个向这边狂砸下来的火流星改变方向,斜斜地轰向胤禛。每一个都是高速坠落,摩擦过程中甚至连大气都擦出火花,体积人如硕牛,破这些东西砸上一下,感觉绝对不只是痛而已。

    只是,太天位力量硬是强过一筹,胤禛甚至不需要倚赖完美体,单单吐气扬声,人人位天心运转,坠落中的流星火雨便改砸向兰斯洛。

    “喔!不好了……”

    作法自毙,十几枚陨石改砸向自己,纵使应付得来,兰斯洛仍显得手忙脚乱,豁尽十二分力气,或躲避、或对轰,将这阵陨石雨的威胁化开。

    “嘿,小辈,你……”

    胤禛半句话才刚说出口,陡然觉得上方一阵压力,惊觉一颗小山似的巨大火流星,赫然改变方向朝自己砸来,而作出这个奇袭的,自然就是趁机消失在陨石雨中的妮儿。

    来势太快,体积太大,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更何况自己并不该躲避这种东西!

    “哼,真是一对狡诈的兄妹!”

    胤禛双掌合印一拍,皇玺剑印再度施威,无形无影的结界领域张开,半空将急坠的陨石给截停,跟着更莫名其妙地爆炸开来,一颗小山似的巨大陨石,被爆破轰解成碎片。

    但在胤禛以皇玺剑印爆破陨石的时候,本来慌乱应付陨石雨的兰斯洛,眼中厉芒闪现,仿佛盯准目标的雄鹰,脚下在不死树的晶石枝干上重重一踏,凌厉的妖雷魔电瞬间窜身而走,整个身体萦绕在耀眼的电光中,足底一蹬,连坚硬的不死树干部被踏出裂痕,人如离弦之箭,朝半空中的胤禛飒射过去。

    魔龙皇争三极式之一,轰雷赤帝冲!这已经完全变成兰斯洛的得意招数,觑准时机而发,伴随在身边的不只是妖雷魔电,甚至连砸落附近的陨石也破吸扯过来,以疾冲的兰斯洛为中心,如漩涡般激烈打转,把这一式赤帝冲的威力集中增幅,连连破碎阻挡在面前的陨石,势如破竹般直袭向胤禛。

    仿佛有着无声的默契,躲藏在陨石雨中消失气息的妮儿,也完成了调息的最后阶段,把一口真气运遍全身,打通了胤禛所作的封锁,双臂微微挥旋,做着得意杀着“天崩”的起手式。

    纵然新修成天武圣功,妮儿还没有时间开发出新的趁手杀招,最能够集中力量发招的,仍是那一式天崩之拳。只是,那个情形却在这次作战有了变化,当她如平常那样凝运真气,预备发出天崩之式,已经进化的真气却像万马奔腾般窜走,奔流的力量远远超越之前,连带影响周遭空间,令得漆黑的天空中出现浓浓密云,不住被吸扯过来,更绕着地开始旋转。

    天崩之式的最后一步,藉着双臂互击,完成全身精气的交换与凝聚,妮儿已经使得很熟练了,可是这次随着力量的疯狂提升,在双臂互击瞬间所爆发出的力量,赫然是前所未有的强大,连带扯绕起四周云气,化成一个巨大的漏斗云涡,由“天崩”正式进化为“天魔大灭绝”,轰发沛然力量,往下朝敌人重击。

    漆黑的云之漩涡、灿烂的火电漩涡,分别吸扯来自天与地的无名大力,分自两端对胤禛夹攻,汹涌气势吞天蚀地而来,令胤禛为之动容。

    半是感叹,半是讶异,胤禛不得不认真起来,放弃拖延的战术,凝神还击。原本,他是预备保留元气,只要控削住场面,把兰斯洛和妮儿交给四大龙神解决,减低风险,以免自己再受个什么重击,元气大损之下,说不定就控制下住四大龙神,届时反噬的后果一出现,那就万事休矣;只不过,这对兄妹联手起来的战力更在估计之上,如果不抱着相当程度的认真心理,那就会演变成重度祸患。

    “……就让朕看看你们有多少底子吧!”

    前后退路尽数被封死,使用“魔龙转化”需要时间,胤禛所作的决定,就是凭着太天位力量硬挡这一式双绝台击,右臂抬举,先是无数天魔刀闪亮击出,全数轰击往兰斯洛的火电云涡,阻慢其攻势,跟着飞身窜向妮儿,要利用两兄妹联手的时间差,将他们各个击破。

    战术堪称完美,如果要说有什么失误,那就是胤禛再次讶然于天武圣功的防御力,在自己重拳轰向妮儿的云涡之尖,被高度凝聚起来的云气,赫然能够短暂维持,撑了五秒才溃散崩离,露出藏身于云涡中的妮儿,仅仅是这五秒之差,另一方的兰斯洛已然杀到,两绝式联手之威,胤禛避无可避地正面吃下,顿时气劲交击横扫八方。

    “轰隆——”

    相隔数百里远的海外,可以清楚看到在不死树中段的位置,无数火焰流星坠落之处,突然卷起两团浩瀚云涡,接着就爆炸成惊天火雨,璀璨而耀眼的火光,由爆炸中心浩浩荡荡朝外翻卷,把附近好大一片范围都吞卷覆盖,就连天上的诡异夜色,一时间都被照亮得有若白昼。

    这样强大的剧烈震爆,位于爆炸核心的人,自然是首当其冲,兰斯洛、妮儿分别朝两端摔抛出去,身上痛得说不出话来,而承受两端爆破威力的另一方,则是再次证明完美体的抗击力天下无双,任天魔大灭绝、轰雷赤帝冲联手夹轰,仍定守得固若金汤,全身看不出一丝伤痕。

    然而,真的是如此吗?

    在往后飞坠的后退途中,兰斯洛发现胤禛皱起眉头,完美体虽是最强的护身真气,但要一直维持完美体,对胤禛来说却也不是没有代价,连续钜损元气之后,他会觉得痛,甚至……可能有了内伤。

    察觉到机会的兰斯洛,忍痛急提真气,整个身体仿佛溶解进空气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让一直留意这边方向的胤禛吃了一惊。

    “这小子到万魔殿绕了一遭,连这技巧都学会了?”

    天魔功旁门杂技中,有一些奇幻莫测的技巧,像是凭着天魔功强行作出类似魔法的空间转移,移动距离虽然不长,却极具实用性,只是又如何能瞒过大魔神王的眼睛,胤禛的太天位天心立即捕捉到位置,伸手拦截,立刻就要将他从空间转栘中揪出来。

    不过,在确认兰斯洛位置时,胤禛发现了一件奇事,因为他并非打算利用空间转移来奇袭,而是试图藉机绕过强敌,与被分隔两端的妹妹会合,这是单纯的照顾行为,抑或是战术直觉,胤禛暂时无法判断,但他猜想兰斯洛会不会察觉到了什么。

    硬接兰斯洛与妮儿重击时,胤禛原本打算使用万物元气锁,即使不能完全封锁这两兄妹的动作与真气,至少也能形成干扰,为自己争取到有利机会,分头击破,但就在两兄妹双双攻王,胤禛正要发劲锁缚的瞬间,兰斯洛与妮儿的气息赫然从感应中消失。

    那是很怪异的感觉,明明人就在眼前,但气息却整个消失不见,让凭靠真气感应来判断的武者瞬间成了睁眼瞎子,也让自己失去针对破敌的良机,必须正面接下这记重击。

    怪异的是,当他们两兄妹被双双震飞后,一度消失的气息又再度出现,这里头是否暗藏着什么玄机?

    无暇仔细思索,胤禛在抓出兰斯洛的同时,凝劲发动万物元气锁,只要先把这头最棘手的猴子打倒,要解决妮儿就不是问题。

    撕裂空间的力量一施展,正在转位的兰斯洛顿生感应,追于无奈,挥出一拳抵抗,果然被万物元气锁给干扰,气力不足,手腕顿时骨折,人也破轰飞出来,同到了自然空间。

    揪出了敌人,胤禛的魔龙皇拳立即挥攻出去,但同样抢着与兄长会台的妮儿,也在这时抢到,却找不着好位置插手攻击,索性飞掠到兰斯洛身后,一掌击向兄长背心,天魔劲源源不绝地输过去,助他抵御胤禛的重击。

    这也可以说是错有错着,两兄妹内力合并的瞬间,那股怪异的感觉又在胤禛思感中出现,明明就在眼前的两个人,却无法用天心意识捕捉锁定,尽管自己的拳还是轰向前方,可是天心意识却发生了偏差,无法锁定,无法集中力量攻击。

    就是这样的细小差距,让魔龙皇举没有发出应有威力,只能再次将妮儿与兰斯洛轰飞出去,却没能造成致命杀伤力。

    胤禛很庆幸自己的对手并不是儿子旭烈兀,也不是白起、公瑾这类以智谋见长的武者,然而,这个想法却太过小看敌人,尽管本身个性莽撞,但闯过无数生死险难所带来的丰富经验,确实让兰斯洛的思考高于常人。

    在兰斯洛曾面对的挑战中,不乏越级挑战的经验,他很快就想到自己如何战胜差距一个天位的强敌。在香格里拉,自己与奇雷斯联手作战,当时使用的奇异功法虽然失败,可是确实有混淆周公瑾天心意识的效果,比照那次的经验,看看目前的状态,答案其实已经浮现出来了。

    “妮儿,这个魔族老妖很忌惮我们联手,他虽然向我挥拳,但眼光一直提防你,你新练的那个东西确实有效果,别与我散得太开了!”

    兰斯洛的话让妮儿很吃惊,不晓得兄长是从何判断出这一点,但她毫无保留地信任兄长,听到这句话之后,就再次把自身真气传输给兄长,并且极低声地贴耳告诉他,自己所发现的一个秘密。

    “哦?什么?贴靠不死树的时候,你能从不死树里头吸取到能量?这下好了,我们和胤禛老妖来打持久战看看。”

    以弱击强,力量与回气速度部下及,持久战对己方不利,兰斯洛晓得这个道理,但目前的胤禛就像是一座不倒高山,自己必须花时间去寻找他的破绽,盲目攻击只会死得更快。

    顾忌的问题被喊破,胤禛的反应可不只是恼火,开始有些微的焦躁。天武圣功不只是异大陆武学,更号称是鲲仑世界一切武学的源头,换句话说,连天魔功都是从其中所衍生,现在妮儿习得天武圣功,她在战斗中等若有着无限的可能性,再得到目前人类一方最强者的兰斯洛援助,这对已体认到自身优点所在的兄妹,会变得极难对付,自己虽然有把握击倒他们,却不能否认风险提得很高。

    而自己一向很讨厌高风险的东西……

    纵然不愿意相信,但胤禛却不得不承认,这场战斗出现越来越多变数,令自己不再一帆风顺地掌握全局。

    结果,二人便在满天流星火雨的疯狂坠砸中,开始进行一场游斗,只见三道飞快窜闪的身影,在不死树的晶石光芒照耀下,如流萤般交错窜闪,高速移位,乍分乍合,成为不死树璀璨光芒中的另一幕奇景。

    兰斯洛与妮儿的兄妹联手,让胤禛感叹自己的运道不佳,局势脱离掌控,但如果从双方的筹码来看,胤禛还是稳稳坐在赢家宝座上。

    召唤四大龙神,这是一步险棋,却也让胤禛瞬间把所有敌人给远远抛开,五个太天位的强悍生物连成一线,世上再没有能够对抗的东西,雷因斯方面就算倾尽所有人力,再加上临阵提升的奇迹,也仍不可能抵抗这股至极之力,只要胤禛牢握着对龙神的掌控权,就足以镇压一切乱局。

    更实际一点的说法,不只是掌握着胜利,胤禛的敌人根本都已经在死亡边上,竭力支撑。

    兰斯洛和妮儿联手,还能够和胤禛打一场堪称灿烂的激斗,那是因为兰斯洛的实力,与妮儿修成天武圣功的缘故,可是其他人却没有这样的实力与运道,源五郎和海稼轩还可以破硕大的龙影追着跑,泉樱和枫儿根本是破龙神压在一处,完全不晓得自己接下这一击龙炎后,有没有命看到下一击。

    “枫儿姊姊,左边!”

    并肩作战的两个女人,再危急也没有忘记照料对方,一同闪避龙神的吐炎与吹息,相互扶持度过难关。

    连续抵挡过于强大的力量,隆基努斯之枪、天丛云剑,都染上主人的血污,显得黯淡无光,泉樱和枫儿已经不能再倚赖神器,之所以能够支撑到此刻,完全是因为附近障碍物够多,限制住龙神的庞大身躯与大范围攻击。

    胤禛那边的战局,双方打得日月无光,又有火焰流星雨猛烈轰炸的搅局,彼此都没时间注意更外围的环境变化,但是泉樱和枫儿这边,一切就变得很明显了。

    狂暴的能源窜走,无处宣泄,经过一段时间积压后,终于开始疯狂破坏这个空间。之前稷下城内魔法大战,小草的大梵炼狱刀切割空间,让稷下城内的空间被斩得支离破碎,处处破口,那种鬼哭神嚎的末日景象,也在昆仑山再现。

    无云的天空先是一片漆黑,跟着就好像创世神话中天幕破开一般,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裂口,一面吹刮出极冻的寒风,触物便凝结为冰;一面却又大力吸扯着周围的物体,仿佛吞噬似的,将物体吸扯抛甩向未知的时空。

    没过多久,这种空间破裂的异状,由天空往下延伸,一道道细微裂缝,开始在泉樱与枫儿的附近出现,当那刮骨切肉的寒风猛烈狂吹,细微裂缝迅速扩大,很快就变成了破洞,并且一再延伸面积,吸扯吞噬周遭的空间。

    假如让这种情形恶化下去,空间崩坏会产生连锁反应,进而导致整个风之大陆的完全毁灭,这可是比魔族统治人间界更恶劣的结局。泉樱不是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但此刻她却由衷感激这些空间破洞的存在,千百道迅速增大的细小裂缝,把周遭空间切割破碎,连龙神都深为忌惮,不愿靠近这些可能导致连锁崩坏的空间破口。

    龙神喷射的风刀、火焰,每次都是覆天盖地而来,涵盖面积太大,避无可避,但在这种到处是空间破口的环境,大范围的攻击反而受到限制,千百风刀、辽阔吐焰,都被空间破口所切割、吸收,泉樱和枫儿也利用空间破口来躲避,每当龙神追逐她们,她们就躲往空间破口比较紧密的区块,藉此减轻攻击压力。

    如果不是在这种特殊环境,雷因斯上战力中最弱的两人,早就破龙神击破并且吞下了,然而,这也是饮鸩止渴的作法,空间破口的危险性,丝毫不逊于龙神的攻击,破口中所散发出的极冻低温,让两女肌肤上淌流的鲜血瞬间成冰,肌肤也皲裂冻伤,更因为本身失血频频,头晕目眩,好几次急惶躲避龙神风刀的途中,险些拿揑不稳身形,被空间破口给吸扯进去。

    空间破口的内部一望无际,只有最深邃的黑暗,依照学理来说,被吸扯进去的物体,会被抛甩到另一个空间、另一个次元世界去,但在抵达目的地之前,却可能要经历千万年、亿万年的时空漂流。没有人能保证生物可否在那种环境下存活,即使能够,单纯想像起来,都会被那无止境的恐怖漂流弄到发狂。

    就是因为这么恐怖,才会连龙神部显得畏惧,不愿意过分靠近,给了泉樱一线生机。只是,这个最后机会似乎越来越难把握,龙神虽然理智尽失,无法运使天心意识,但纯正的太天位力量却足以压倒一切,亿万年悠久岁月所累积锻炼的能量之庞大,就算胤禛也远远不及,在双方对峙一段时间后,龙神似乎看透了泉樱的战法,巧妙地改变位置,由各种不同角度发射风刀与龙炎。

    泉樱相当惊讶龙神的速度。尽管拖着如此巨硕的笨重身躯,龙神的行动速度却敏捷如电,常常一下眨眼它就从东方移到西方,其中可能有使用空间转移之类的技巧,倘使不是有这些诡异破口当障碍物,自己肯定没有本钱与它打追逐战。

    当龙神察觉到泉樱的窘境,开始高速变位,分从不同位置鼓动风刀攻击,泉樱马上就陷入危机。千百风刀忽从左侧而来,破空间破口吞噬大半,却仍有数百道锐利风刀可能击中自己与枫儿,连忙往另一侧的空间破口闪躲,但是龙神立即腾挪变位,右侧的千百风刀又抢先飙射过来。

    龙神利用空间转移,高速易位,忽左忽右,骤上骤下,尽封泉樱和枫儿的八方退路,让她们上下左右举步维艰,进退不得,只能照着最直接的反应来闪避保命,没有余裕思索其他问题,当周围压力突然为之一轻,风刀不再狂袭而来,她们才愕然发现,自己已经被逼出空间破口最密集的区域,来到了空旷处,而虎视眈眈的龙神却已守候在此,对着她们发动攻击。

    龙神对这两个非常会闪的女人,已经非常厌烦,而这空间的连串崩毁征兆,也令它极度不安,焦躁心情转换成杀欲,不再鼓风吐焰,竟是直接伸颈张口,高速扑击下去,要一口将这两名美人儿噬杀。

    惊闻腥风扑面而来,枫儿的第一反应,就是想把泉樱从这里带开,先保护她的安全,但才想动作,却发现自己的手酥软得抬不起来,早已在适才的绝命逃窜中耗尽了体力,如今已是无力相助,就算愿意牺牲自己,也作不了什么了。

    “兰斯洛大人……抱歉……”

    这个念头在脑海闪过,正以为自己性命将休,陡觉一阵劲风从旁刮起,卷住自己与泉樱,高速就往前头飘冲,速度快得不可思议,转眼间就把龙神抛开。同一时间,一道冰冷得不逊于空间裂口寒风的剑气,化作一柄十尺寒冰重剑,凌空斩下,在巨大龙躯伸颈噬咬的当口,重重叨斩在那伸展出来的巨颈上。

    尖锐的金铁交呜声,瞬间撼动附近空域,完美体力量依旧无双无敌,切斩不入的力量反震,十尺寒冰巨剑爆碎成满天细屑,如雪缤纷飘散,一道人影在雪雾中呕血飘飞。

    泉樱和枫儿都感应到那记剑气冲击,也都推想到是何人所为,百忙中抬起头来,只见源五郎正夹着她们两个高速飞驰,脸上虽然挂着微笑,但满头满脸的干涸血污,身上更是早巳血迹斑斑,情形一点都不比她们两个好过。

    “……谢……谢谢。”

    这个情形下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泉樱和枫儿只有这句话可说,但这句道谢出口,却换来源五郎无奈的笑容。

    “不用谢得太早,饮鸩止渴,这种情形我这边也是一样啊。”

    诡异的回答,泉樱与枫儿正感到错愕,却又明白了源五郎的意思。在正前方,两道硕大无朋的伟岸龙影,正朝这边高速飞行,与背后飞飙过来的那头巨影成为夹击之势。

    “抱歉,我们也是被追得没地方可以跑,想到你们那边去躲一下,不是专程去救你们的。”

    源五郎笑得很尴尬,刚才他与海稼轩实在支撑不住,两个人多次残肢断体,全靠斋天位速愈异能保命,想说或许可以利用这边的空间裂缝打游击战,才往这边来,恰巧救了遇险的泉樱和枫儿。

    只是,甫脱虎口,又遭狼吻,虽然把泉樱和枫儿暂时救出龙颚,但却也因此导致三大龙神合流,这下子情形更加险峻,生死覆灭俱在顷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