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章

作者:罗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韩特正在进行一场没有胜算可言的战斗,但进行这种战斗的人,却不是只有他一个。

    胤禛利用不死树所召唤来的四大龙神,一头攻向海上,要扫荡能操控轨道光炮的爱菱等人,一头由泉樱、枫儿联手对付,另外两头却是和源五郎、海稼轩同一战场,进行二对二的复数战斗。

    泉樱和枫儿的实力,是众人当中最弱的一环,如果依照太研院的数值估计,她们两个会在小数点下不知道几位数的刹那间被瞬杀,但他们两人却犹能苦苦支撑,这个变数不是因为她们自身的力量,而是因为她们手中所持有的神器。

    天丛云剑、隆基弩斯之枪,这两样具有强大威力的龙族神器,让失去理智,只能单凭本能行动的龙神,隐约感到亲近,在双方接触时,龙身收敛了释放出去的力量,没有形成强猛杀招,让两个女人得以支撑。

    饶是如此,两个天位的差距绝非儿戏,紫色巨龙简单的吐息、掀风,就能化成刮肉如刀的风刃,不只是巨痛难当,更形成了实质伤害,没过几下就让泉樱与枫儿周身血流如注,伤痕累累。

    “小心!”

    泉樱勉励支撑,乍觉大气流动有异,连忙出声警告枫儿,一起做出防备,就如同先前几次那样,将力量分别注入手中的神器,隆基弩斯之枪、天丛云剑,分别释放出本身的防护立场,形成小规模的防御结界,硬抗迎面斩来的千百道无形风刃。

    两边都是同样的龙族之力,不少正面斩来的风刃就此被同源抵销,但还是有很多风刃从旁边回绕而至,割肤切体。泉樱早运起了“龙体圣甲”。这们号称当时第一护体硬功的武技确有神效,在风刃的切斩下,发出连串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大幅度减低了伤害。

    枫儿就没有这样的好运道,尽管也鼓荡起高温烈火,在身外形成防御气罩,但是由龙神之力所化的千百风刃,却仍是能够切割火云而至。给予她不小的伤害,兼之她坚持站在泉樱身前。接下主要的风刃切击,伤势累积就更为严重。

    “枫儿姊姊,还是让我……”

    “不行!你一个人的身上,肩负着两条性命的未来,如果保不住你,我死了都没有脸去见莉雅小姐和兰斯洛大人。”

    “可是你……小心!风刃又来了!”

    持续战斗造成的心烦意乱,让龙神逐渐提升了力量层次。让两人越来越感到支撑维艰,在束手无策的同时,也只能猜想源五郎那边的情形会不会好一点。

    答案是……哪有可能!

    虽然力量比泉樱、枫儿要强。但海稼轩与源五郎所要面对的,却是两大龙神,当那两具金色、青色的雄伟龙区摆动,牵引出震撼空间的强悍大力,化为火焰、冰剑痛击而来,两名斋天位舞者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妈的,枉费练得那么强,可以把九成九的魔族当沙包打,结果现在还是被人打成猪头,这是什么道理?”

    “天亡我也的道理。就是没道理,只能说对手更胜一筹吧。你徒弟王右军不是从岛的另一侧进攻吗?怎么好一阵子没联络了?”

    “天晓得,大概被干掉了吧。至于怎么被干掉地,嘿嘿,你等一下大有机会亲口问他啊。”

    “这种光荣而神圣的任务,还是交给老友你吧。我就算被打成残废都想赖活下去,这可是死过一次的经验谈喔。”

    在苦战中,两人对话听来仍是有苦中作乐的意味,纵然两人的实力比泉樱、枫儿要强,可是在过大的实力差之下,些微的领先全无意义,同样重伤的两人能够支撑到现在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本身实力,而是全凭斋天位武者的速愈异能。

    与金色、青色两头巨龙的战斗,完全走向一面倒,源五郎与海稼轩的剑气,根本突破不了完美体的防护,但龙神们的突袭与吹炎,却是一次席卷数十里空间的大范围攻着,令他们避无可避,在每一回合的交手中,确实被削减了战力。

    丝毫都看不见反攻的可能,连撤退的路都被封死,战斗的目的只为了延后死亡,豁尽每一分元气,尝试在严苛的热浪、冰霜攻击下,牺牲断臂与残破躯体,保住最重要的生命器官,然后迅速催愈。

    一道高温血焰横空喷射,海稼轩与源五郎都想要闪避,但这火焰不同于人类武者所发,由龙神所轰发的火焰,浩浩荡荡,赫然广及周围百里空域,将方圆百里全数化为火海。这么辽阔的攻击领域,纵然源五郎以九耀极速闪避,也不可能在瞬间逃出火焰范围,身形甫动,整个人就被辽阔火海给吞噬,当火焰稍敛,就露出只剩下半具残躯的重伤窘态。

    海稼轩的状况并没有好到哪去,擅长使用冰霜之剑的他,遇到同样喷发冰刃的龙神,每一次的吐息,都让附近空域气温狂降,水气自动凝结为锋锐兵刃,千枚、万枚狂袭而来,任海稼轩舞出的剑网再密、再强,万千冰刃都能硬生生将之击破,然后爆出漫天血雨,将他整个身躯穿刺得千疮百孔,骨碎肉烂。

    最痛苦的情形,是刚刚承受完极热或极冻攻击后,另一波截然相反的元素攻击马上又到,残破身躯在剧烈温差下,不是痛得象每一吋肌肉仿佛要融蚀烂掉,就是每节骨头都像被玄冰刻刮,吋吋碎裂,只得把所有元气都用在催愈破损肉体上。

    开战还不满一刻钟,两人的肢体几乎全部换新,对于陷入这等窘境只能凄惨的苦笑,说些没意义的话来打气,同时也堤防被龙神近距离攻击。假如单单只有吐炎和风刃,那么受伤虽然重。却还是可以试着躲避与抵御,但若是龙神近身来攻,龙爪雷霆万钧的一击,打个正着,太天位力量的正面冲击下,肯定整个身体支离破碎,脑与心脏会第一时间被摧毁,绝没有半丝生机。

    “嘿。小白脸……人类就这么完了吗?”

    “这种事情你和前头的老兄商量吧,他们不是应该要负责保护人类的吗?”

    “你脑筋傻掉了吗?他们负责保护的是人间界。关人类什么事?只要人间界没事,就算人类全部被灭掉,还是可以孕育出其他的种族取代。”

    “……真是好无情的神啊。”

    拖着残破的身躯,海稼轩与源五郎短暂对话,如果不偶尔找些话来讲,那就没法保持脑内越来越模糊的意识。频繁催动速愈异能,密集被粉身碎体的痛楚。这些都让人想要陷入疯狂来逃避,恍惚中,只是依稀看到眼前那双金黄色的龙瞳。仿佛夸耀其存在感般越来越大,像是一轮悬挂在天空中的满月,金黄色的光芒遍照着黑暗……黑暗……

    源五郎神智陡然一醒,照时间来算,现在明明是白天,为何顷刻间天色会乌沉若此?

    抬头仰望天空,并没有出现浓密乌云遮天蔽日的情形,天空好像进入夜晚似的,虽然没有太多的云,但却看不到光。也看不见应该存在的太阳。

    “这是……怎么一回事?”

    失去了太阳光,周围温度陡然下降,但因为龙神们的攻击中包含冰刃。一吹起霜雪就冰寒刺骨,两人早先开没有察觉,不过,当他们发现有异,在逃命之余抬头望向天空,却发现天上出现了蜘蛛网似的细小裂痕,起初细得肉眼难见,但却迅速扩增了深度与广度,每一道裂痕都仿佛刀劈斧凿般,无声切裂了天空,也就是这些裂痕,吞噬了阳光、吞噬了白云,现在就连天空本身也想要吞噬下去。

    “不像是龙神所为,这会是不死树的异能之一吗?”

    海稼轩所提出的疑问,被源五郎给否定,而这幕似曾相识的景象,也确实给了他某种联想,记得当初胤禛与小草在稷下城内一战,也曾发生类似的情形,令的天地异变,空间破裂,仿佛末日尽头般的景象,就与现在依稀类似。

    “不,这样看来……恐怕胤禛只是以为自己能够操控不死树,但事情并不是这样……”

    源五郎喃喃说着,而当天空的异象迅速扩涨了影响面积,就连失去意识的龙神们都感到不安,发出恐怖的震天咆哮声,跟着,他们都看到了同样的景象,一枚燃着炽烈火焰的流星划破天际,直坠向不死树。

    “咦?那个流星有生命气息……不,那是……”

    海稼轩与源五郎同时目睹,在那颗特别灿烂的火焰流星破空划过后,千百颗更大、更亮的火焰流星跟随其后,同时坠落下来,朝着不死树的方向落去。

    一场激斗的四方混战,其中三方被龙神之威压得抬不起头来,但与魔族作战的妮儿并没有比较好过,相较之下,他全身伤痕累累的情形,一点都不比源五郎他们轻松。

    “以前,曾经有这么一位先贤感叹过,魔人与魔人自相残杀,是为残无魔道。”

    胤禛漫步在不死树下,悠然道:“其实我对这句话很有意见,因为魔族的生态就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如果不透过彼此的竞争没,那如何能够汰弱留强,将这个世界的精华资源留给最优秀的一群?”

    “哼,是最优秀的一群,还是最优秀的一个?如果照你的理论,斗争到最后,世上所有不够强的生物都死光光,只剩下你这个最优秀的,一个人孤零零或到地老天荒。那幅景象一定很好笑……倒过来说,只要你这个最优秀的被干掉,世界也就从此和平了。”

    妮儿的话,诚然有着正确性,但是配合他此刻的样子,却是欠缺说服力,披头散发、血流满面,手骨反折扭曲。不管是哪个人看到,都不会觉得这样子能算势均力敌。

    打从双方开始战斗。妮儿就处于下风,这件事一点都不值得意外,但是早先旭烈兀所感受到的东西,胤禛也有同感。

    妮儿用的虽然是天魔功,可是所处的每一拳、每一掌,却不见天魔功的霸道魔威,反而带着一种返璞归真的自然。那种超乎想象的精纯力量,就连胤禛都看得着迷,简直是上乘武学地最终理想。

    然而。胤禛很快就清醒过来,察觉到妮儿蕴含的危机。得到突破之后的妮儿,力量未纯,尚未找到天魔功与新功法的最佳结合,很多精微细致之处没能发挥,但假以时日……只要再过一年半载,胤禛仿佛就能看到再次突破后的妮儿,所爆发的恐怖威力,那不但大有可能踏入太天位,甚至足以正面威胁到自己。

    因为察觉到这点。胤禛下手奇重,以疲惫之身采用好不会起的激烈战法,爆灵魔指与皇玺剑印混合使出。封锁妮儿的行动,趁他身体僵硬的瞬间,施以碎骨重击,再用皇玺剑印提高万物元气锁的封印,停滞她的愈合速度。

    正如源五郎之前的悲观预测,实力不稳定的妮儿,碰上身经百战、具有压倒性实力的胤禛,整个弱点完全暴露出来。若是可以选择,源五郎会让妮儿去战丧失理智的龙神,或许会有缔造奇迹,甚至临阵提升的可能,但胤禛却看破了这一点,抢先把妮儿截下,结果……本来就不应该成功的事,便理所当然的失败了。

    见识远超过旭烈兀,胤禛马上就想到妮儿能够突破的理由,也明白她使用的是何种绝学。

    “天武圣功不愧是天下武学总纲,能与天魔功不相排斥,相互辅助生威,普天之下再没有其他功法能够作到。”

    纵使以胤禛的淡然,此刻的语气中都出现一丝热切,那是一种身为武者对绝世神功的渴望。如果说有什么武技能在等次上超越天魔功,那肯定是号称天下武学源头的天武圣功,即使是以胤禛的自傲,也忍不住生出觊觎。

    然而,当短暂的战斗完结,胤禛控制住大局,正一面淡然傲视,一面调息恢复元气时,天上陡然异变,种种诡异的天地变化,还有空间破裂的痕迹,都在眨眼间发生,并且迅速恶化,当胤禛意识到情形不对的时候,天上已经失去光明,失去红日,变成深深的黑夜。

    “啊!不死树!”

    变化的东西不只是天象,就连不死树都产生莫名变化,虽然树干仍旧发着璀璨光辉,但朝四面八方蔓延的,却是无边无际的深沉黑暗。

    “不死树怎么会有如此变化?这不应该是……”

    胤禛冷静的表情,出现了错愕莫名的震骇,当天上流星火雨猛然砸向不死树,胤禛的目光瞬间锐利起来。

    天火流星绵密炽烈,但在连串的流星雨中,飞射在最前头的那一颗,光焰最为灿烂、速度最快,而且火焰颜色变化不定,很是奇异,比起砸向不死树枝叶的其他流星火雨,那颗最大的流行似有灵性,一下转折,竟然笔直往胤禛所立之处射来。

    “哈哈哈……怎么来得这么慢啊?”

    长笑声中,胤禛一记爆灵魔指射出,火焰流星半空中爆炸,幻化凝聚成一道伟岸身躯,夹带着万里奔冲而来的高速,恍若火龙天降,正面硬撼胤禛的爆灵魔指,炸出震天巨响。

    “不慢,只要刚好来得及把你揍扁,就不算慢。”

    “哥哥!”

    在妮儿的喜悦叫声中,由魔界一路飚赶回来的兰斯洛,缓缓现出身形,在满天的流星火与纷坠中,人魔两军的最高统帅正面交锋。

    雷因斯进攻昆仑山的讨伐联军。在海上的部分,基本上已处于全军覆没的情形。

    破碎的铁甲船舰,燃着火焰,散着油污,在大海之中载浮载沉,连同上头的乘员一起慢慢往海中沉去。尚未葬身海底的士兵们,有些已在烧红的船舰上伤重而死,但也有部分仍奄奄一息。只是无论哪一种,他们都一样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睁着空洞的双眼,盲目的望着眼前景象,在死前的最后一刻都被不死树所操控,丧失了自我。

    这是众人之前最恐惧的情形,但在胤禛成功操控不死树后,这个地狱般的景象仍然真实的上演。对已阵亡的将士而言,这是种悲哀。但能够在意识尽失之前,以自我意志进行最终一战,纵使阵亡沙场而甘愿了。

    当人类联军接近覆灭。魔族部队并没有往海上进行扫荡,因为龙神的出现,基本上敌我不分,虽然有韩特挺身作战,挡住了龙神,但是巨大龙躯的每一下动作,都牵动天地风云,不但天上风云变动,海面上也是怒涛汹涌,魔族部队深恐遭受波及。早已远远躲开,哪敢靠近这处修罗战场。

    也因此,铁达尼二号得以继续藏匿在海上。不受魔族部队的搜索骚扰,让爱菱得以专心动手术。

    “这次的手术……以往从来没在雪特人身上做过,也从没碰过被太天位力量上过的病患。理论上可以百分百治愈,但考虑到各种风险,目前的成功率只有三成……”

    当有雪被送来船上,爱菱立刻启动最先进的医疗设备,暂时维持住雪特人的生命,跟着便设法尽心治疗。

    太天位力量所造成的伤害,非常棘手,早在战争开打之前,华扁鹊就与爱菱进行研究,商讨治疗对策,最后讨论出来的方法,当伤者被胤禛所重创,只要在天魔进到达脑部之前,把脑部作切除搬移,舍弃原本肉体,就能够完美重生。

    然而,这个做法却会导致原本力量起码减半,对武者而言,哪有人愿意舍弃自己苦修而来的力量?所以,欠缺实用性。

    当时,爱菱与华扁鹊都没有料到,会首先用到这个技术的人竟然是有雪,雪特人没有所谓修为尽失的问题,应该是最好的手术对象。

    “有雪先生,请你等着吧……爱因斯坦一定会救你的!”

    华扁鹊虽然不在船上,但爱菱凭靠各种仪器帮助,该做与能做的事情仍是没差,一面稳住有雪的伤势,一面进行细胞培植,预计在一刻钟之内,新的躯体会生长完好,可以进行移植。

    “院长大人!有雪丞相的状况很不妙,天魔劲蔓延的速度比预期中更快啊!”

    “有雪大人陷入昏迷,体温窜升,大汗不止,口中连续呓语,院长,我们时间不多了!”

    “丞相看来很痛苦,伤处腐蚀速度变得更快了。”

    “院长!”

    一声声催促,让爱菱心烦意乱,但手边工作却进行得没有那么顺利,特别是韩特与龙神混战不休,伤势不必有雪轻,这也让爱菱为之牵挂,而且后来连串天地异变发生,爱玲透过各种大乱特乱的仪表,得知这个空间的能量结构正在崩溃,如果不加制止,真的不知道会演变成何种末日景象。

    连串怪异的发展,让爱菱心中忐忑不安,而空间能量异变,导致海上波浪滔天,铁达尼二号也受到影响,虽然不至于停电,可是培育细胞的仪器却进度缓慢,爱菱正自心焦如焚,传声器的另一头突然发出惊叫。

    “院长!事情不好了,有雪大人他……他……”

    叫声无比惊惶,爱菱一听就晓得出了事,急急忙忙放下手边进展,第一时间赶往有雪所在的急诊室,路上询问部属详情,才知道有雪在急救后,短暂恢复清醒后,不但拒绝换身体,而且还拿出卷轴,以自爆为威胁,把急诊室内所有人都赶了出去。

    “他疯了吗?这样子他会死的啊!”

    “有雪大人的甚至确实不太清醒,我们怀疑他可能想殉情,但……啊,急诊室里头有声音!”

    想到有雪现在的危机情形,爱菱急得快要滴下眼泪,因为天魔劲的恶化已经不能再拖,如果再不进行手术,雪特人再有福运,也是难逃一命呜呼的结果。

    意识到可能会失去某个人的恐惧,让爱菱胸口沉重,不祥的预感如同海浪,一波一波的拍着胸口。

    当众人仍在哄闹不休的时候,爱菱已经赶到,二话不说,T1000的光剑便展开急诊室的厚重铁门,闯进急诊室去。

    有雪仍维持着众人出去时候的样子,手里紧握着卷轴,半依靠在铁床上,爱菱觉得她的眼神很怪,模糊得像是已经失去了意识,又严肃得好像是变了个人。

    “……为什么……要这样子杀来杀去……”

    冲进急诊室的瞬间,爱菱隐约听到这样的呓语,虽然可能听错了,但那一瞬间,却让爱菱毛骨悚然。同样的一句话,传闻梅林临终之前也说过,但这么伟大的感叹词,突然出于雪特人之口,这种回光返照的转性,只会让人想到“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俗谚。

    “有雪先生!”

    没等爱菱靠近,半依靠在铁床上的雪特人就倒了下去,当爱菱接过他松手脱落的卷轴时,雪特人软软的靠在爱菱的肩上,鲜血瞬间横流,而爱菱完全感觉不到雪特人的气息。

    “……有……有雪先生……”

    颤抖的声音里,流泻出来的不是悲伤,而是料想不到的极度惊愕。尽管战争开打之前,所有人都已做好牺牲的准备,但却没有人料到,雷因斯主力群中的首名牺牲者,会在这种情况下出现。

    艾尔铁诺历五六九年三月十七号下午两点零七分,雷因斯左大丞相天地有雪,在击伤大魔神王胤禛之后,阵亡于铁达尼二号舰上,享年未知……

    --(本卷结束) --

    第三部 风姿物语 第二十三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