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章自相残杀

作者:罗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艾尔铁诺历五六九年三月日本出云之国

    当源五郎带著有雪飞掠过天空,旭烈兀心里就暗叫不妙,因为情报中显示妮儿与这雪特人交情匪浅,见到朋友受重伤,这女孩的单细胞思考一定会大发雷霆,而自己就成为受害者。

    这个判断果然没错,就连旭烈兀都恨自己为何料得如此之准,妮儿本来还显得黯淡的表情,一下子就像是火山爆发般,盛放出滚烫的怒气与斗志,二话不说就重拳挥来。

    「嘿,我是无辜┅┅」

    旭烈兀不曾对有雪出手,从这点来说或许算是无辜,但他身为魔族的一份子,在战阵之上,又哪有无辜可说,碰上了气昏的妮儿,一记重拳迎面击来,而实力不稳定的优点,也在这时候显现,盛怒下的妮儿心无旁鹜,一口真气迅速走遍全身,连平时不易走通的穴位都豁然贯串,爆发出一股莫名大力,全数集中在拳头上,令这本已强横的一拳,更强更猛地迸轰向旭烈兀。

    旭烈兀心知不妙,运起十成力量接挡,双臂交叠封挡,紫电神功的电芒狂舞,组成一张封锁电网,刚强而不失柔韧,却怎知道妮儿这一拳的力量大得异乎寻常,紫电劲封之不住,被她硬生生撕开攻入,重重击在旭烈兀双腕上。

    「呜┅┅」

    不欲硬拼,旭烈兀早就预备借力飘退,但双腕却在瞬间整个麻痹,失去感觉,令他诧异与妮儿对拼所造成的冲击,竟是如此之大,然而倒楣的事情却是连接而来,才接完妮儿的重拳,顶上陡然传来一阵森寒气流,跟著便是冷冽剑雨崩天而下。

    剑气森寒澈骨,内中蕴含的一股冻气,让旭烈兀的眉发瞬间结上一层白霜,而剑锋取角老辣刁钻,尽显持剑之人的高超剑技,让旭烈兀一下就认出了敌人身分。

    「唉,要清理门户也别趁现在啊。」

    「逆徒!你今日恶贯满盈,我要为白鹿洞除此大害,以慰往圣先贤!」

    「连教训徒儿的话都说得无比老土,师父你真不愧是白鹿洞的第一古董,别人作清理,都是扔掉老东西,您还是把自己先清掉吧。」

    凭著对白鹿洞武技的了解,旭烈兀闪电出指,飞快点在迎头刺来的剑锋上,紫电劲爆出耀眼的强光,将冻上指头的玄冰震得支离破碎,还顺著剑脊放出剑气,反削敌人的手掌。

    「哼!」

    首击无功,海稼轩剑锋来势再变,攻势细而绵密,彷佛在空中洒出一幕细细的春雨,缠身回绕,让人在雨中无处可躲,更被封死诸番退路;旭烈兀以七神绝的剑绝相应,紫色电芒乱窜,与海稼轩的剑雨斗得异常激烈。

    海稼轩在战场上的杀敌意志,远比妮儿强烈得多,碰上这名昔日恩师,旭烈兀也不敢轻敌怠慢,脸上收起了笑容,一攻一守,进退有据,双方比拼正自激烈,旁边又是一道汹涌气浪奔流而来,妮儿回气完毕,从旁奋起夹攻,强劲直接的天魔刀,从左侧封死旭烈兀所有进退之路,同一时间,海稼轩的剑势转缠为攻,冷冽剑芒骤吐,强光大盛,与妮儿完美地联手。

    「嘿,可别┅┅太小看人啊!」

    攸关生死,旭烈兀不得不慎重以待,单手劈出,紫电神功汇聚於掌上,交织组成电锥形式,集於一点,跟著暴射而出,强悍之至的集中攻击,让这紫电光锥在两大高手夹击下,硬生生突围而出。

    「唔┅┅」

    冲出夹击网的瞬间,旭烈兀一声闷哼,背後像是被一篷箭雨钉过似的,飞溅出斑斑血迹,染红白衣,终究是不免伤在这一招之下,心中暗叹敌人实力坚强之馀,也发现泉樱和枫儿正高速往这边飞来,源五郎亦从海上开始折返,速度奇快,没几下功夫就会出现在这里,到时候┅┅

    「被人围殴是大魔王的专属特权,我才只是魔族王子而已,受不起这麽热情的招待啊!」

    「胆大妄为的小子,别想逃!」

    「哈哈哈,我可没本事同时迎战三名斋天位高手啊,老土的师父,您自己保重,希望今天结束,您还活著吧。」

    打从围攻开始,海稼轩就一直提防旭烈兀会逃,如果能趁他落单的时候将他截杀,无疑是砍去魔族一条重要手臂,但旭烈兀凭著紫电神功,力守不败,难以速战速决,当他下定决心要突围离开,地下竟然还能启动预先布好的结界,转移时空,瞬间消失,海稼轩追赶过去挥出一剑,却是为时已晚,只能斩到他淡化消失中的身影。

    「这个浑蛋魔族,不愧是白鹿洞的人,来之前就在地底做下手脚了。」

    妮儿对旭烈兀的布局深沉为之咋舌,但海稼轩却否决了这样的可能。

    「旭烈兀不擅长东方仙术,这个逃跑机关不是他布的,不然我一定会发现。这是利用西王母族的旧存机关,改造使用┅┅多半还是胤做好的。」

    海稼轩恨恨地说著,从这些结界布置中,认出了胤的术法风格。西王母族在昆仑山经营千万年,所施布的结界与法阵机关,密密麻麻,可以说是遍布整座昆仑山,因为数目太多,有些早已被废弃遗忘,但稍加整理与组合,仍是可以发挥作用。

    之前海稼轩占据昆仑山时,曾经利用西王母一族的法阵抗敌,但昆仑山落入胤之手後,就轮到胤掌握这些法阵,充分利用,把地利优势掌握在手中,令得众人连连失策。

    「可惜,如果能再拖他一下,届时众人合攻,他就跑不了了。」

    海稼轩的慨叹并没有持续太久,枫儿与泉樱先後会合,源五郎也从海边赶来,一度散失的五人小组再次聚合,听源五郎解释目前的最新情形。

    「这麽说┅┅雪太郎他┅┅」

    听完源五郎的话,在场四人同感诧异,没想到竟然是有雪最先与胤接触,还连带造成了胤诛戮手下。

    「哈哈哈,有雪这胖子很能干嘛,从结果来说,他不但伤了胤老头,还把胤老头的头号手下也干掉了,这麽好的结果,我自己去还不一定能做到呢。」

    忧虑著有雪的状况,妮儿口中故意说得轻松,而郝可莲的死亡,也让她特别留意旁边枫儿的反应。

    枫儿的妹妹,是死在郝可莲的手里,雷因斯的众人当中,唯有枫儿与郝可莲仇怨最深,没有机会亲手复仇,这点应该会让她很遗憾,然而,从表情上完全看不出枫儿的心情起伏。

    「┅┅我没什麽,希望有雪大人平安就好。」

    枫儿淡淡的说话,让妮儿勾起另一波担忧。连她自己也很讶异,过往有雪出生入死那麽多次,受过比这个重的伤,都能转危为安,为何这次自己的心情特别不安?

    「老四他┅┅他的伤我没有办法医,现在已经交给爱菱他们,希望那边能有办法。」

    经过考虑,源五郎还是把这一点说了出来,而众人也都想到其中关键,只是都想不出如何驱除太天位的天魔劲。

    「现在┅┅只能相信小爱菱了,希望太研院那边确实有逆转乾坤的技术。」

    泉樱的话才说完,前方的不死树就骤然盛放强光,比早先那一波更为炽盛,明亮耀眼的金色光芒,由不死树的巨大伞盖射向四面八方,将整个天空全部染成金色。

    同一时间,众人脚底开始摇晃,砂石滚落,树木翻倒,令人站立不稳的剧烈晃动,冲击著每个人的脚底,从天心意识的感应中,他们更发现这摇动并非偶然,是一阵又一阵的能源狂潮,以不死树为中心,在地底疯狂窜流,直通向大海的另一面,涌向风之大陆本土。

    「这是┅┅不死树的活化开始了┅┅」

    众人当中以源五郎的天心意识最为敏锐,不只发现地底的能源流向,更隐约察觉距此千里以外的地面,也开始有能量回涌,正以相同的速度朝这边窜流。

    如果不死树的能量传递,是凭藉昆仑山地窟,造成四大地窟之间的共鸣呼应,那麽远处地底所发生的能量窜走,就可以证明其他地窟也开始释放能量,将不死树的控制讯息於顷刻间传遍整个风之大陆。

    「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海稼轩第一个往不死树方向飙冲,众人紧跟在後。因为胤的陷阱,众人甫踏入昆仑山就被分散拆开,耽搁了不少时间,现在好不容易五人会师,但胤却已经成功发动不死树,五个人都是心急不已,用最快的身法抢上昆仑山巅。

    终於踏上了昆仑山巅,清楚看到不死树的形象,也看到了胤。一手扶持著不死树的大魔神王,全神灌注,源源不绝地将自己的力量传入,巨大的树干在能量异变下,彷佛毫无实体,完全化作了一道强光,不停地灿发著强大光芒,逼得人无法直视。

    从地面往上延伸,整个巨大的参天树干,变成了一个连接天空与大地的发光体,璀璨炫目,但在强光放射之馀,却没有相应的高热,周围反而异常阴凉,而强光逐渐往树伞的每一寸枝叶延伸,枝叶末梢先是盛放著光雨,跟著就整个变成发光体的一部份。

    从百里外的海上了望,只能看到一个灿烂得无法正视的树状发光体,但源五郎等人近距离观视,却依稀能看见整棵不死树发生异变,构成物质由原本的木质,渐渐发生结晶化,变成水晶一般澄澈的半透明颜色,似蓝非蓝,似青非青,在强光中由内部发出清脆的声响,彷佛琉璃风铃的鸣动。

    滴铃┅┅

    滴铃┅┅

    滴滴铃铃┅┅

    澄澈音色随著强光盛放而远传,没过多久,这清脆声响便陡然转为宏亮,似若禅院钟声,一敲一击,传声千里,摇心荡魄,纵是以天位武者之强,仍是有短暂片刻的心神失守,意志恍惚,再一回神,天地之间万籁俱寂,连大海之上的惨烈战争都已经停下,只有不死树的树之歌,再次回响於耳际,但这一次的声音却更为清楚,因为除了不死树本身,就连昆仑山上所有的树木都在鸣动。

    「这声音┅┅风之大陆上┅┅」

    泉樱和妮儿蓦地转头,望向大海的另一方,风之大陆本土的方向。她们隐约听到,那边也隐约传来了相似的鸣动,但自己又没有源五郎那麽敏锐的天心意识,此地与风之大陆相距遥远,连自己都能听清楚这些声音,那就代表这些由树木共鸣所发出的乐章,声音既响且多。

    泉樱心中生出一股颤栗感,而她所担忧的那件事,则是被敌人亲口证实了。

    「┅┅来的时间不错,正好见到最精采的一幕。」

    不知何时,胤已经放开了手,离开了不死树,双手背负在身後,如闲庭踱步般朝众人走来。

    泉樱和妮儿的反应一致,不约而同地击出升龙气旋、大天魔刀,分左右往不死树攻去。

    胤毫无阻拦的意思,任这两记重击命中不死树,但这倍受众人期待的两记重击,却在与不死树接触的瞬间,完全被吸纳进去,无声无息,也没有任何破坏效果。

    「不死树的异能完全启动後,本身能量与四大地窟完全结合,就算是太天位力量也无法撼动,更何况是你们这点萤烛之光┅┅」

    胤道∶「此刻,不死树的异能透过四大地窟,已经在全风之大陆共鸣,影响所有生物的思考,令所有生物陷入失神状态,估计再过一刻钟之後,再顽强的生物也会陷入心神浑沌,届时便可以一次性的集体操作,所以┅┅朕只要在这一刻钟内摆平所有碍事者就可以了。」

    「那也要你有这本事再说!」

    始终默不作声的源五郎,一开口就有石破天惊的效果,自从来到这里,他就一直在观察,想得知在操控不死树中消耗大量真元,又被有雪以人造天雷一击的胤,究竟还有多少实力,而这答案似乎已经出来了。

    「呵,在老朋友面前虚张声势,似乎没有什麽意义,连朕都觉得耻辱的是┅┅居然被一名雪特人给耗去两成力量,重生整个断肢所耗去的力量可不轻松啊┅┅」

    胤道∶「不过,无论你们信与不信,朕仍然有将你们全数收拾掉的力量,只是朕无意与你们亡命一战,所以┅┅」

    「还有什麽帮手,一次全都叫出来。我们认识你很久了,本来就没指望你会与我们单对单。」

    海稼轩率先叫破胤的想法,但就连他自己都纳闷,魔族的高手几乎伤亡殆尽,连郝可莲都被胤处决,实在想不出胤还能叫出什麽高手来,最多也就是那些力量不纯的天位杂兵,交给泉樱和枫儿就足够了。

    「不死树,传闻是创世神开天辟地时的工具,创世神在创造世界之後,用来调整所有生物的基因密码、精神状态,换言之,就是透过不死树,下达创世神的永恒指令,只要能取得不死树,就能代替创世神下令┅┅」

    话锋一转,胤突然说起不相干的话来,但众人聆神细听,想知道他究竟在弄什麽玄虚,用这彷佛炫耀似的高姿态说话。

    「朕的老朋友们,你们知道不死树可以操控风之大陆的生物,但你们似乎从没想过一点。天位力量虽然强悍,却并非世上无敌,纵是以斋天位之强,世上仍是有某些强大的生物,足以对你们产生威胁┅┅」

    被胤所点醒,海稼轩与源五郎身躯一震,同时想到了答案,彼此互看一眼,在对方的眼中见到惊疑不定、难以置信,因为这个答案太过匪夷所思,然而,从不死树异能的理论法则来说,这一切并非不可能┅┅

    「闲话说完了,朋友们┅┅现在是受死的时候了。」

    胤淡淡说著,横过手臂一挥,手指好像在切割空间般划过,被强光笼罩的不死树顿时盛放异彩,明耀的彩虹光辉放出,却迅速转变为诡异的黑红颜色,令得空间变化,发生近似时空震的波动现象,只见周围景物虽然近在咫尺,但却摇晃飘动,呈现高度不稳定的空间波动。

    「这是┅┅什麽东西来了?」

    妮儿与枫儿在这方面的经验较少,一时还没有想出胤话中所暗示的意思,但时空震的发生,往往肇因於某些质能巨大的物体,穿梭空间,引发对周围空间的干扰,造成时空晃动,现在不死树周围发生时空震,妮儿和枫儿所能联想到的,就是有某些相当恐怖的东西正穿越时空而来。

    来了!

    胤的「帮手」,撕裂空间而出现,每一个都极具份量!当们硕大无朋的雄伟身躯,由黑黝黝的时空裂缝穿梭出来,横越大半个天空,在地上仰望他们的众人甚至说不出话来,只能无言地抬起头,惊惧震骇地仰望著这一幕景象。

    「龙┅┅四头龙┅┅」

    百馀尺长的尾硕身躯,比人类所造的铁甲巨舰更为古拙雄伟,悠然横越天空,无须鼓翼振翅,巨大身躯便在空中飘翔不坠,向地面上人们诏告著他们的存在。

    四头龙的型态各自不同,有翼、无翼,五爪、三爪,鳞甲、厚皮,犄角、独角,除了相同的巨硕身躯,就没有一个共同的外观特徵。随著所代表的元素不同,紫、青、金、红,四具不同颜色的巨硕龙躯,交错横过天空,阴影笼罩在每个人的头上。

    妮儿和枫儿之前都曾经与龙族作战过,凭著天位力量搏杀龙族中最强的黄金龙,并非难事,但此刻横越空中的四头巨龙,虽然并非金色,可是体型大过黄金龙十倍,散发出的压迫感更是远超黄金龙千百倍,彷佛昔日面对凶兽八歧大蛇时候的恐怖,化作一苹无形之手,紧攫住每个人的身心。

    「这、这不是普通的龙族┅┅是龙神啊!」

    体内的龙之血受到呼唤而沸腾,泉樱极力克制脑里气血翻涌的晕眩,但却无法平复颤抖的声音。

    从没想过会有这种事发生,毕竟身为龙族之长的自己,也仅在八歧大蛇之战时,模糊目睹过们的形象,更万万想不到,应该永居於升龙山的云雾之巅,超然於风之大陆尘俗之外,默默以睿智眼神注视众生的龙神们,居然会受到召唤而来,横越天空,飞行在众人眼前。

    根据龙族的传说,升龙山上的五头龙神,是创世神刻意遗留在人间,用来监视与维持人间界力量平衡的使者,不到最紧要的关头,绝不离开升龙山,以免造成对人间界的多馀影响。事实上,在过去的历史中,人间界的纷争多数都由当代龙骑士解决,只有在龙族遇到重大危机时,龙骑士或是资深长老才会穿越永恒云雾,来到昆仑山巅谒见龙神,请求指示。

    自从八歧大蛇叛离,并且遭到创世神处置封印後,升龙山顶就只剩下四名龙神,但以神格来分,在风之大陆的光明诸神中,们只在赤龙神之下,对应起黑暗魔神的品级,那就是深蓝魔王座下的五大黑暗神明,换言之,也就是┅┅

    「四头┅┅有太天位力量的生物┅┅」

    源五郎发出了梦呓似的呻吟,不管事前怎样评估,只要是脑子正常的人,就不会想到有这种可能,但胤却把这个荒谬局面给具体呈现,这该说是自己的重大失策吗?

    「朕与各位交战许久,从不敢小看各位濒死提升的蟑螂命,如果多几个人临阵提升,再多几个斋天位,朕纵使战胜也要付出相当代价,倘使有人突破到太天位,那麽这一战朕未必能操胜券。不过┅┅那是在魔族只有朕一人独撑大局的情形下,假若魔族有五名太天位战力,不论人类一方有多少变数,魔族也能完全掌握大局。」

    胤冷笑道∶「之前人类连续使用五极天式作战,借用我族魔神之力,来对付我族┅┅嘿,使用魔神之力来对付魔族,这真是何其讽刺的策略,但别以为这个策略是人类所独占,风水轮流转,现在朕一样能驱策你们人类的诸神,反过来消灭人类。」

    这番昭告,让在场众人整颗心都为之颤栗,这一次,真的是要与神明作战了,单从实力比数来说,即使是一个胤,凭著太天位的无敌力量,都有可能消灭己方所有人,现在变成了五个太天位,这场战斗┅┅就算奇迹发生,在场五个人全都临阵突破,也毫无胜算可言。

    而从对手的表情看来,胤便感到相当的满意。操纵四大龙神的这个战术,是当初由石崇所提出,乍听之下不可思议,但随著不死树的异能开发,胤越来越肯定这个战术的可行性,也花了偌大代价去执行,拼著大损元气,召唤出这四头无比强大的天位生物,尽管这战术不是没有风险,但从对手的惊骇表情,胤就肯定自己没有做错。

    「走!」

    源五郎第一个有动作,招呼同伴们撤退,想先测试一下胤对龙神的操控,是否己方不做主动攻击,龙神们也就不会主动有反应,但这番预测却整个失败,就在源五郎喊出撤退信号的同时,天上的巨大龙影陡然往地面俯冲,而且滚烫的龙炎覆天盖地卷烧过来。

    炽热龙焰似若岩浆奔流,附近的地面一下子化为火红地狱,泥土大地燃起血红火焰,除了不死树周围仍是清凉净土,就连胤都被火焰吞噬,只是同属太天位的他,傲然踱步在火焰中,彷佛有意嘲弄敌人的丑态,得意地放声大笑。

    「来的时候一窝蜂,走的时候争先恐後,真的把我这里当作自由来去之地,其他人也就算了,小侄女,奶就留下来吧。」

    火焰中的胤,手臂微微抬举,千百天魔刀连环发出,破空斩裂大气,直袭向妮儿背心。飞退中的妮儿不得不回身挡架,硬拼天魔刀,再想到逃跑也未必有什麽作为,索性把心一横,猛往胤飞射过去,要与他拼个明白。

    源五郎等人想要施以援手,但胤劈斩出的千百天魔刀,却阻断了他们的进路,而炽热的龙炎这时转为狂猛风暴,四人根本稳不住身形,纷纷被吹向天空,分别朝不同的方向滚落。

    该会合一处联手而战?还是该各自为政?到底哪一个好?

    在各自被分散的时候,每个人都有著同样的念头,但却都得不到答案,面对太过悬殊的实力差,似乎什麽作战策略都没有意义,值此命悬一刻之际,真的只能豁尽全力去战,生死存亡唯有问天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