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章龙之危机

作者:罗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被分散成五路的进攻小组中,并不是每一路人马都单独进攻,其中也有人体认到自己势单力孤,及早与同伴会合为一。

    泉樱和枫儿已经会合在一起,能够这麽快就会合,除了因为两人被传送地点相距不远,也是因为她们不约而同被魔族围攻,气机感应容易,找人好找的缘故。

    魔族的高手们也懂得避强挑弱,目前的实力去战海稼轩与源五郎,完全是做牺牲打,相较之下,挑战同属於强天位级数的对手,无疑容易得多。只是,泉樱与枫儿并非好啃的软骨头,前者虽然没有升上斋天位,但龙族武技在强天位中几乎找不到对手,与魔族对战时又有克制作用,动起手来,真个是当者披靡;就算是力量较弱的枫儿,也是经过千锤百链的好手,火炎剑气横扫,逼得一众魔族高手不断往外退。

    泉樱和枫儿相互感应对方位置,很快就会合在一起,连带也造成两边的围攻者合流,在轨道光炮停止射击後,两人身边几乎吸引了魔族的九成高手,集中起来做重点围攻。

    人数一多,压力就大了起来,泉樱和枫儿背靠著背,携手作战,枪影与剑气纵横,将周围两尺内守得固若金汤,尤其是枫儿手中的天丛云剑,不时与泉樱交换运用,一下子加倍反弹敌人的攻击,一下子又产生重力加倍的停滞效果,将数目十倍於她们的魔族高手打得手忙脚乱,如果不是鸠摩狮在外围猛放著辅助咒文,加强魔族武者的战力,又封锁她们的行动圈,两人早就突围而出。

    「很棒啊,泉樱,这样才是龙族歼天者该有的威风。」

    「别这麽说,这话现在听起来,让我非常羞愧,毕竟魔族真正的顶峰高手,实力都远超於我,我能克制这些二流的魔族高手,真是有负龙族的使命。」

    泉樱把天丛云剑交还给枫儿,自己则再次舞动朱枪,把一名抢攻过来的魔族高手刺穿小腹,嚎叫著倒下去。

    两人能在这样的激战中稳守不失,主要是因为旭烈兀不在的关系,若要突围,两人早就可以做到,只是过早突围又不能与同伴会合,徒增风险,所以她们一面作战,一面等待与剩下三个人的会合,直到听见一声巨响後,看见源五郎的身影瞬间飙过天际。

    「那是┅┅」

    「是雪太郎,他好像伤得不轻,这麽说┅┅那个奇袭计划成功了。」

    泉樱做出合理的推测,但聪慧如她,一时间也不可能知道不死树下刚刚所发生的战斗结果,只是单纯根据自身推论,晓得决战时机已经迫在眉睫,可以拿出暗藏的後著,全力突围了。

    「枫儿姊姊,请帮我一下。」

    打了个暗号,早就在等待这一刻的枫儿,展开六阳尊诀的熊火显乾坤,燎原火圈炽烈奔腾,狂卷袭向四方,把围攻过来的魔族再次逼得退开,同时剑交左手,递给泉樱,自己则是抽出腰间针剑,犹如天女缝纱,剑锋闪电刺出了一张错综绵密的火网。

    泉樱接过天丛云剑,持剑在手,却不做进攻,只是闭上眼睛,聚精会神,轻声默念,像是在施用某种术法,没过多久额头就出现汗珠,显然这召唤术法施展得并不轻松。

    而召唤术所造成的效果也开始显现,众人所立的脚底突然传来波动,起初只是很细微的震动,但很快就暴增了摇动规模,彷佛是大型地震,地面先是乾裂分崩,跟著便裂出了十数尺的大缝,好像有什麽力量在下头切割地面,令得地底狂暴能源窜走,高热、高压的水柱由地缝裂口涌泉喷出,更添场面的混乱。

    连串大地异变中,有某种极强、极霸的压迫感,正由远处地底高速往这边飙行,汹涌气势就像是一名破封而出的绝顶高手,更让众魔族感到一股莫名的惧意,彷佛遇到了某种天敌;那种受到天生克制的讨厌感觉,与泉樱散发的气息有点像,但却更为强大。

    「小心,有高手从地底来了┅┅」

    混乱中,一名魔族高手发出了这样的警告,而他的同僚也感应到同样讯息,只是在他们采取动作之前,地面骤然隆起成丘,紧接著便是一阵地动山摇的爆炸,一道英武红芒破裂大地而出,瞬间飞射向泉樱。

    「来了!」

    等待已久,泉樱左手持剑,纤腰轻巧一转,衣袂飘飘,旋出一道蝴蝶飞舞般的翩翩紫影,将那道璀璨的红芒包容收拢,两者之间配合无间,在完全掌握住红芒後,第一时间便将红芒锐锋外吐,夹著适才分天破地的馀威,刹那之间的无敌气势,在场无人可挡,只闻惨嚎震天,大篷鲜血飞洒天空,一名魔族高手被这一击从中切割成两半,馀势未止,还连带重创了他身後的一名同僚。

    「啊~~」

    濒死的痛苦喊叫,令在场魔人为之心惊。原本魔界住民的新陈代谢速度远胜人类,受伤之後的痊愈速度也不是人类能比,只要不是针对核心的重伤,应该都只是短暂痛楚,没有实质影响,但是那名身受重创的魔人,伤处却彷佛被毒物、高热所蚀,渐渐骨肉消融,而那具分倒两边的尸体,更是迅速分解,转眼间便只剩下一滩浓血。

    感同身受的痛,化成紧攫胸口的恐惧,在每一个魔人的心头蔓延,这种诡异的伤势与莫名压力,过去只有天魔功才能作到,也是天魔功之所以独尊於魔界的道理,然而,他们现在却渐渐想起来,传说天地创世之初,造物主曾经专门留下克制魔族的龙族,其所流传的武技与神器,对魔族而言,有著不逊於天魔功的强大威胁性。

    耀眼的红芒,迫散著强大的能量,不住撕裂著大气,发出「嘶嘶」声响,彷佛不甘就此蛰伏,还想要窜离主人手中,暴起伤人,直过了好一会儿,才渐渐敛去锋芒,平和屈服於主人手里。

    当刺眼的红光逐渐隐没,泉樱手中的神器才显现形象,久违的龙族神器「隆基努斯之枪」,再次回到了龙族传人的手里。

    自从日本陆沉,泉樱回归风之大陆本土後,就不曾再使用过这把龙之枪,这点令所有敌人大为诧异,胤甚至还当面问过此事,然而,这柄神器却是一直藏在日本,随著日本陆沉而深埋海底,直至今日方才重见天日。

    当时,为了雷因斯与风之大陆东海岸的安全,兰斯洛决定牺牲日本,让这块土地陆沉下去,但为了操作被多尔衮破坏的元气装置,源五郎需要其他的辅助品,而龙族的镇族神枪恰好便符合这些条件,在兰斯洛的强势要求下,泉樱满心慨叹地捐出了自己的神兵。

    其实以神器的品级来说,天丛云剑也可以成为替代品,但兰斯洛有鉴於龙之枪对使用者的负担太大,不愿泉樱再持这种拿性命去换力量的危险武器作战,私心作祟之下,逼著泉樱放弃了龙之枪,随著日本列岛的沉没,从此永埋深海之底。

    「以後有我保护奶就可以了,这个什麽鸟枪的,把它扔了,我以後再给奶买枝新的。」

    「买?这是我龙族的镇族神器耶,哪里有得卖啊?」

    「唔┅┅不说奶不知道,稷下城里开了很多便利商店,据说什麽都有,什麽都卖,什麽都不奇怪,别说是一枝龙的鸟枪,就算是龙之大炮,龙之飞毯,只要奶喜欢,我全都买给奶。」

    那时兰斯洛哄弄妻子的戏言犹在耳边,泉樱也是真的觉得如果是为了风之大陆沿海人民,自己是该舍弃神器来救人,所以才放弃了龙之枪,但却万万想不到事情会有这麽多的转折,中都城里一场大战,在公瑾、白起的先後努力下,四大元气地窟能量逆转,让已经陆沉的日本列岛再次浮上海面。

    没入海底的陆地重新上浮,龙之枪自然也还藏在本来位置,当龙族之主与神器处於同一块土地,泉樱就能以自己的血缘、思感,召唤这柄属於龙族之主的神器。

    隆基努斯之枪的威力强大,能将使用者每一击的力量高度集中凝聚,提升数倍威力,甚至提升一个天位,虽然对肉体的负担也是相应增大,但因此造成的破坏力之强,却是没有任何高手胆敢小觑,过往的龙骑士也屡次凭靠这柄神器上阵,逆转战局,诛戮数倍强於自己的敌人,缔造奇迹。

    比较起历代龙族之主的武功,泉樱此时的修为绝对算得上前五名,手持隆基努斯之枪,龙气源源不绝传入枪内,化作强大气势迫发出去,令在场众魔人心惊胆跳,无论怎样设法宁定心神,都克制不住那股难耐的心悸。

    特别是,较诸前人,泉樱虽然不是龙族历史中武功最高的一个,但却破天荒地有一样特殊机缘。在泉樱之前,曾持用隆基努斯之枪出战的龙骑士已然不多,而能够同时持有隆基努斯之枪、天丛云剑的龙骑士,历史上更是绝无仅有。

    此刻,泉樱右手舞动龙之枪,幻化出一片红芒枪影,组成防御枪圈;左手则持天丛云剑,护在胸前,随时支援防护,两种旷世神器交相呼应,炽烈的龙气如长江大河般席卷四方,看在周围魔人眼中,就像是天上红日谪降人间,正在他们眼前迫发无可正视的正气热流。

    枫儿仍是与泉樱背对背贴靠站立,相互援护,尽管眼睛看不见後方,却仍可以感受到来自泉樱身上的气机奔腾,心中诧异不已,又看到周围魔人像是抵受不住似的,纷纷後退脚步,更是凛於龙枪、龙剑合流之威。

    一招未发,泉樱已经是占尽优势,将战场的主控权整个夺了过来,当她迅速确认过崩解中的魔人包围网,算准位置後,双腕陡然一下翻旋,隆基努斯之枪、天丛云剑化作一红、一白的两道闪光,重重交击在一起。

    「当~~」

    清越高亢的敲击声响,恍若九天龙吟,化作了能量风暴,疯狂席卷四方,吹得人们战力不稳,呼吸维艰;两件龙族镇族神器的互碰,造成了彼此的共鸣,释放出的凛冽龙气更强,连神器本身的威力都因此再次提升,而泉樱也就在这气势到达颠峰的一刻出手。

    「天火焚城!」

    焚城枪法中的绝式,迅捷枪影先是在空中开出朵朵红花,每一朵红花绽放,都伴随著一声魔人的受创痛嚎,跟著枪影闪动越来越快,当速度提升到肉眼难见,朵朵红花就提升攻击威力,彷佛化作陨石流星,燃著炽烈天火,疯狂袭向地面。

    左手剑、右手枪,两种长短不同的兵器互补,纵横剑气更增添了流星雨的坠击密度,鸠摩狮早前所布下的拘束法阵瞬间被破,魔人们甚至根本看不清楚敌人的身影,只见满天枪影剑气如雨缤落,再化作血雾遮天,心惊胆颤中完全无力招架,被枪影、剑气给轰断骨头,切割血肉,嚎叫著败退创伤。

    「哇啊!」

    胤麾下五罗煞之一的蛭妖,尝试身化千百水蛭分解逃离,但泉樱认出他是敌人重要干部,针对他攻击,将他周身十尺都笼罩入枪影范围,剑气更如水银地,无孔不入地扫荡刺击,在一声惨叫後,这名妖人起码中了一千多枪,全身被龙气侵蚀得点滴无存,就此阵亡。

    一轮交锋,泉樱以压倒性的力量,将周围魔人打得大败亏输,血染黄沙,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头,所有魔人仓皇夺路而逃,争先恐後离开这团危险的龙卷枪浪,至此,针对她们两人的包围网已经完全崩溃。

    对於逃散的敌人,泉樱无意追杀,除了要保留战力之外,她也有另外的顾虑考量。隆基努斯之枪的威力虽强,不过对使用者的负担实在太大,刚才这一轮激战,泉樱觉得自己的体力像是整个被掏空,如今力竭汗喘,脸色发白,甚至说不出半句话来,再追击战斗下去,会过早体力不支,并非上策。

    枫儿一直是在泉樱身後,担任援护工作,当包围网彻底崩溃,魔族高手撤退逃逸,枫儿收剑回鞘,由衷地称赞著泉樱。

    「天丛云剑与龙之枪合璧的威力,比想像中更强,看来魔族之中除了旭烈兀与胤,已经没有人能威胁到奶了。」

    这和泉樱的自我评估相同,不过为了稳重起见,她还是谦虚了几句,正要稍事调息,心里却突然一阵狂震。

    「怎麽了?泉樱,奶脸色好差!」

    「枫儿姊姊,我忽然┅┅有点头晕。」

    正自诧异为何会有这样的不安,泉樱脑中又是一阵强烈晕眩,一些模糊不清的影像,急若星火般闪过眼前,让她感到深深的恐怖。

    解释不出,泉樱也不晓得占据自己心头的恐怖感受到底是什麽,但不可否认,自己确实因此强烈不安,而那些闪过眼前的片段画面,残缺又模糊,却给著自己如同见到天敌般的恐惧,恍惚中,隐约觉得有某种大难即将临头了。

    「泉樱,奶不是动了胎气吧?隆基努斯之枪对肉体的负担过大,奶不要太勉强自己,坐下来多休息一会儿吧。」

    枫儿忧形於色,毕竟泉樱是以有孕之身上场作战,本来就最是危险,她就曾经暗自发誓,无论如何都要守住泉樱和她腹中的孩子,因为┅┅那也是兰斯洛唯一的血亲。

    「没┅┅没事的,我只是有点头晕,让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泉樱撑著晕眩的身体坐下,想到枫儿刚才说的话,心中隐有所悟,望向手中的隆基努斯之枪与天丛云剑,发现正是这两个东西,提升了自己的天心感知,所以才会造成那些预感。

    隐藏在黑暗中的巨大身影、无可形容的沉重压力┅┅泉樱还无法确切判断,这两件龙族神器想要警告自己什麽,只能隐约感觉到危机与龙族有关。

    身为龙族之长,却无力为族人做些什麽,泉樱真是觉得自己有愧手中的神器,不配作为当代的龙骑士。

    「别浪费时间,走吧。」

    心里明白战情紧急,没有时间在这里浪费,泉樱拄枪撑站起身体,几下呼吸调匀气息後,便和枫儿一同离开,前往不死树的方向,希望能在赶往不死树的中途,和海稼轩等人会合。

    这时候的泉樱,并没有时间做太多的思考,然而,仅仅是几刻钟之後,她就深深地後悔,如果自己能多一点警觉心,多做一些思考的话,或许┅┅就能够减少很多的遗憾。

    从登陆时候的遭遇战至今,这场人魔大战已经进行了个把时辰,中间过程互有胜负,从杀声震天,到单方面的一面倒战局,乍看之下,魔族好像大获全胜了。

    然而,纵然在海面的舰队战上获胜,魔族却也不是没有损伤,胤麾下最具代表性的五罗刹,石崇与郝可莲先後为胤所杀,阿难达、蛭妖也阵亡沙场,仅剩下一名鸠摩狮,这点就充分反映出魔族人才空虚的窘境,除了他们之外,剩下的全都是一些史学家没兴趣记载名字的人物,对照起两千年前九州大战时,魔族高手如云,众皇子无不文武出众的辉盛景象,任谁都会觉得一阵凄凉。

    能够承担起魔族过往荣光,备受当前魔族期待的人物,似乎就只剩下旭烈兀一个,但是在这场人魔大战的前半局,他的表现却非常黯淡,没有交出什麽亮眼的成绩。

    这主要是因为,胤有意在儿子接掌大权之前,先剔除魔族内瘀血,所以大半时间将他留在身边,不下场去影响战局,而旭烈兀可以自己行动後,却又不去援助友军,而是拦截自己想要拦截的人。

    海稼轩、源五郎,这两个人旭烈兀都没有兴趣,在他的认知中,属於上一辈的恩怨,就让上一辈的人关起门来解决,自己才不要被扯入一堆老古董的斗争中,搞得自己也老气沉沉。

    枫儿、泉樱,这两位美丽的女性虽然值得呵护,不过却已经名花有主。美好的东西是应该要珍惜,但总也有等次之分,在已经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下,这两位女性就先搁著无妨,更何况即使自己不去护花,只凭蛭妖、鸠摩狮那种货色,相信也没有辣手摧花的本事。

    事实证明,旭烈兀的判断没错,而他本人则是趁著各路交兵的时候,拦截在妮儿前头,试图先把她给击败,甚至擒下。

    对於妮儿的惜花之情,倒不是旭烈兀被妮儿的魅力所迷,拜倒石榴裙下,会让旭烈兀感到心动的女性,完全不是妮儿这种型。与其说是倾慕,旭烈兀对妮儿所抱持的怜惜,近乎胤对梅琳的一再忍让。

    爱新觉罗皇族本就人丁不旺,又为了争权夺利与立场之分,反覆内斗不休,搞到亲戚所剩无几,而且见了面就是战斗。旭烈兀与胤的心情有些类似,除非必要,否则尽可能不对绝无仅有的几个族人动手,而旭烈兀的容忍限度又远较胤为宽,所以在战斗开始之前,旭烈兀就在盘算,如何避免与妮儿发生战斗,又或是能将她击败擒下,退出这场胜算渺茫的战争。

    难得认真战斗,旭烈兀事先反覆评估,最後做了这样的结论。然而,纵使以旭烈兀的算无馀策,却也算漏了一个因子,他完全不知道有天武圣功的存在,也不晓得多尔衮与妮儿之间的纠葛,更不晓得妮儿在得到天武圣功灌体,升为斋天位之後,尽管战力不稳,但却可能是雷因斯在兰斯洛以下的最强者。

    结果,一男一女的碰面,很快就从言语不投机变成直接动手,预备速战速决的旭烈兀,赫然发现妮儿的实力坚强,不如自己预期的软弱可欺,几回合一过,自己竟是丝毫占不到上风,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始终抱持戒心,甚至还会中她的示弱之计,吃上大亏。

    「妮儿小姐的武功大大长进了啊,最近有什麽特殊际遇吗?」

    「没有!只是看到你这张帅帅的脸,就火气上冲,想要把它扁得鼻梁凹进去,所以力量就比平时高。」

    「哎呀,长得英俊不是我的错啊。」

    「是你浑蛋老子的错,你就概括承受吧!」

    妮儿的娇叱伴随著大天魔刀同至,金黄色的锋锐刀芒,旭烈兀已经不是第一次碰到,但却有著全然陌生的感觉。

    仍然是以天魔功推动,但交手至今,妮儿的天魔功不带吸蚀效果,反而有一股浩然之威,显然是发生了某种质变,这让旭烈兀非常讶异,特别是那种变化过後的天魔功非正非邪,隐约透出一种超然於其上的浑沌,自生无名大威力,看似简单的一刀、一拳,力量却强劲而直接,直追魔龙皇拳三极式,让旭烈兀感到吃力。

    「大家相识一场,我给你最後的机会离开,如果你还替魔族卖命,今天就让你死在这里!」

    「哈哈,我本来就是魔人,站在魔族阵营这边很正常啊,倒是妮儿小姐,明明是魔族的公主殿下,却与人类站在一起,这不是很奇怪吗?」

    「麦第奇家的成员都是武炼兽人,跟随你多年,你投入魔族,等於完全背叛他们,这样说得过去吗?你对得起这些家人吗?」

    在激战中,妮儿半指责、半喝问的这麽说著,自从旭烈兀以真实身分现世,她就一直想要这麽问他,而旭烈兀对这一问也不是没有反应,脸上的微笑一下子正经起来,在短暂的沉默与回攻後,很认真与诚实地回答。

    「我为魔族效力的理由,与妮儿小姐替雷因斯卖命的理由,是一样的。在奶的认知中,奶是为了人类而战,还是为了某个人而战?」

    「┅┅这麽说,你是为了你父┅┅」

    话说到一半,源五郎带著有雪飙飞的身影破空而去,意识到发生什麽事的两个人,动作同时一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