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章奇袭

作者:罗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艾尔铁诺历五六九年三月日本出云之国

    有雪前来战场之前,曾经想过许多东西,也考虑过一旦遇上了郝可莲,对方的反应会是如何。当时自我评估的结果,郝可莲应该不会对自己下毒手,然而,那却都是在窄路相逢,没有其他人在场的时候,如果有其他人在旁,危险性就会提高,而现在的情形,则是堪称所有麻烦场面之最,不但大魔神王就在旁边,还直接下令要干掉自己。

    尽管尝试这样告诉自己,但实际心情却怎样都快乐不起来,当郝可莲转身朝这边看来,有雪的脸色骤变,本能地向後退了两步。

    然後,有雪便看到了郝可莲的眼睛,或许是因为背对胤的关系,郝可莲的眼神看来非常复杂,里头写满了冲突与矛盾,显然郝可莲对这道命令也不是全无挣扎,她的个人意愿确实抵触了指令。

    这个发现让有雪感到一阵兴奋,倘若自己能够说点什麽,或许能够把郝可莲争取过来,与自己一起逃出生天也不一定,但是┅┅该说什麽好呢?

    攸关生死,雪特人绞尽脑汁去想,但得到的结论却令人咋舌。

    长得不高不帅,武艺低微,痴肥蠢笨,贪婪好色兼懒惰,没义气又没信用,要数落缺点是要多少有多少,但要称道自己的优点,在这种关键时刻却怎麽样都想不出来。

    生死关头,却变成了自暴自弃的检讨,但想著这些事的有雪,心头出奇地没有怒意,也没有悲哀的感觉,反而出奇地冷静,整个脑袋彷佛从一场热病中退烧醒来,前所未有地清醒。

    而在有雪迟迟没有动作的这段时间,郝可莲好像也找到答案,压下心头的矛盾,俏眉含煞,脸上彷佛笼罩著一层冰霜,右手微扬,一篷碧绿火焰幽幽燃起,邪异诡魅。

    「丞相大人,念在大家熟识一场上,我可以给你一点优惠,让你选择一下死法,看看你想要用什麽方法下地狱。」

    含笑的娇媚嗓音,就像是黏腻的蜂蜜,让人听了心头一甜,但内中所蕴含的杀气,却让感觉出来的人寒毛直竖。有雪应该是要恐惧的,但却连他自己也无法解释为何能够如此冷静,脑里尽是想著与郝可莲认识以来的种种,甚至还想到如果她对自己手下留情,那个总是狗屁什麽魔王尊严的胤老头一定会翻脸动手,连她也一起干掉。

    但是,如果没办法争取郝可莲的帮助,以自己目前的状况,那是必死无疑啊!

    就连有雪也弄不清楚自己的心理状况,但有一点却很肯定,就是自己心中找不到恐惧感觉,反而还感到无比的轻松,浑然不似死厄将要临头的沉重压力。

    如果今天非得要死在这里,那麽至少在死之前有些话要说出来,这些话本不该由自己来说,但却只有自己有机会说,况且,如果自己不讲,恐怕这些话也不会有第二个人对她说出来。

    「阿、阿纯┅┅慢点,可不可以先让我说几句话┅┅」

    「呵呵,要选择死法是可以,要求饶就太晚了,这个时候还哭著求饶,会破坏你死後在奴奴心里的美好印象喔┅┅」

    「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想让奶知道,我曾经和那个死要钱的说过话,他对我说过那个晚上鸣雷一族被灭的事┅┅」

    那个燎烧著火焰与鲜血的夜晚,是鸣雷一族宿命的终点,却是韩特与郝可莲兄妹扭曲命运的起点,郝可莲的动作为之一顿,但有雪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死要钱的说,当时奶被驱逐出去,落到敌人手里,一个半大不小的少女,一定受了很多的┅┅辛苦,奶当时力量不强,又是落在敌人手里,作了什麽都不能全怪奶┅┅」

    不晓得近日来郝可莲所感到的迷惘,也不晓得郝可莲所承受的压力,有雪只是单纯地想把该说的话作个交代。

    「奶把全族人都给灭了,为了对族人的责任,那个死要钱的一定得要追究,只能追著奶後头跑,不过在私底下,我想他相信奶不是一开始就存心勾结外族,是被逼著带他们回到族里奇袭的┅┅」

    往事如烟,早已遗忘的许多画面再次涌上心头,依稀是百多年前的魔界,一个白发白肤的少女,漫步在众多族人的焦尸当中,看著熟悉的景物在大火中渐渐化为灰烬,放声大笑,笑得放肆而狂妄,洗涤清纯,诞生邪恶。

    但只有少女自己听到,在心里很深很深的地方,有一个不曾终止过的啜泣声,一直在低低地回响著,直到那一刻。

    在那之後,少女就不曾再有过眼泪┅┅

    「那个死要钱的,他相信奶,只是这些话他不能说出来,因为他有他要背负的责任,不过,我想他一定很後悔,没有完成对奶和对母亲的承诺,没有一直守护奶,很对不起奶!」

    讲这些话对有雪来说,只是急著想把这些事告诉郝可莲,因为韩特自己不可能说出来,韩特身边的其他人又对郝可莲充满敌意,倘使自己再不说,就没有人能把这些事告诉她了。将这些事转达给郝可莲,让她明白这一点,便已足够,并没有什麽争取她饶命的打算,这是有雪单纯的冲动。

    所以,当这些话说完,有雪本来以为那团碧油油的火焰会马上投到自己身上,却没想到久久没有动静,好奇地抬起头来,只看到一串如珍珠般的雪亮水滴,在郝可莲苍白的脸蛋上画过痕迹。

    「阿纯,奶┅┅为什麽┅┅」

    有雪目瞪口呆,仔细回想起来,自己与郝可莲相识至今,见面不少次,彼此流血流汗的次数有过不少,却从没看她掉过一滴眼泪,这究竟是┅┅

    一个问题还没有得到解答,马上又变成第二个问题,郝可莲不只是无声地流泪,甚至还张开双臂,把面前的雪特人抱了个结实,由於两人身高上的差距,郝可莲必须半蹲跪下身体,才能抱住雪特人的粗脖子,远远看来,这幕画面说不上美观,但是被美艳巨乳妖姬搂个结实的福利,却是由衷令人称羡。

    然而,有雪却没有心思享受这样的福利,他只是很讶异、很惊愕地被搂抱著,然後好像清醒过来似的,手足无措地想要安慰眼前的美人儿,对她突然间像是个小女孩般的哭泣,不晓得怎麽办才好。

    「呜┅┅呜~~」

    「哎呀,别在这里哭嘛,这里┅┅这里很不适合耶,别难过了┅┅」

    听著这哭声,看著郝可莲涕泪纵横的俏脸,有雪隐约明白了什麽,但要深思,却又完全不懂。

    「其实┅┅哪怕只有一个人也好,只要这世上还有一个人相信奶、曾相信过奶┅┅奶就能够得救┅┅」

    好像是多尔衮曾经这麽说过,依稀自己仍追随多尔衮习武时的某个深夜,发现多尔衮面壁坐禅,背影看来异常苍老,用一种异於平时雄浑霸道的慈和口吻,与自己说话,讲出了这段当时令自己嗤之以鼻的话。

    但为何,这些话在此刻想来,竟然如此深刻,彷佛一语一字都命中真正自己心意,令自己像个孩子似的哭泣┅┅只要有一个人相信自己,心,就能得救┅┅

    「别放弃得太早┅┅丫头,奶可以得救的!」

    无法言喻的激动,郝可莲抑制不住地失声痛哭,任由泪水奔流,染湿雪特人的脸颊与衣襟,哽咽不能成声。

    但奇怪的是,流了那麽多的泪水,心却一点也不会痛,还好像解去了什麽束缚般,让整个人都轻松起来,不但洗去了恐惧与压力,还让人油然生出一股勇气。

    理智渐渐回到脑袋,迟疑许久的抉择,却在此时得到了支撑的勇气,虽然这作法实在不适当,但自己只有尝试看看,会否能够┅┅

    止住哭声、放开了有雪,郝可莲站了起来,却巧妙地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有雪,不让有雪直接承受胤的视线,跟著才用尽可能平稳下来的声音,压抑著冲动说话。

    「陛下,不知可否┅┅」

    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胤露出了淡淡的微笑,看上去似乎非常满意,期待已久的果实终於能够收割,微笑地点了几下头,开口说话。

    「能够得到顿悟,真是可喜可贺,连朕也由衷为奶喝采,不过在这个时间点上┅┅很遗憾,奶选错边了。」

    几乎是在说话的同一时间,胤轻轻地一指点出,魔族帝王绝学的爆灵魔指,撕裂大气疾射而来,在郝可莲说出下一句话前,命中前额,透脑射出,一切发生得太过快速,站在郝可莲身後的雪特人只听见「波」一声,就被飞溅鲜血洒了满脸,跟著便看到面前的娇躯软软倒下。

    脑部重伤,对魔族而言也是足以致命的重创,在倒下去的过程中,郝可莲更清楚感受到,天魔劲在太天位力量驱动下,入体侵经蚀脉,迅速破坏魔族的生命核心,同时摧毁脑部与魔核,不愧是魔界最霸道的王者武学,也充分代表了发招者的夺命决心。

    带著些微的错愕,郝可莲模糊的视线中,映出了胤的面孔,发现他仍在微微冷笑,表情中没有愤怒,没有失望,只有随手完成一件小事的平淡。

    自己从来也不曾了解过这个男人,但至少在死之前,自己终於证实了一个疑问──就是自己在这男人的心中,果然没有半点份量,完全是一件随手可抛的东西。

    从出生开始,身为「白子」的自己,就是一件受人厌弃的东西,被抛扔过来、抛扔过去,为了摆脱这样的恶心宿命,自己用尽一切手段,踩著他人头顶往上爬,想不到最後还是被人像扔垃圾似的随手干掉,这真是何其讽刺的结果。

    失去生命力的躯体软软倒卧,但却幸运地没有倒落尘埃,而是倒入某个虽不强大,但却非常温暖的怀抱中,跟著,眼前出现雪特人惊惶的面孔。

    自己的人生,是不停地往上爬,攀附著比自己更强的强者,藉由他们的力量壮大自己,但冥冥中自有天数,自己在人生的终点被打落原点,最後伴在身边的不是什麽强人,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雪特人。

    假如自己的寿命能够再延长几年,与这个雪特人之间会有怎样的演变,这点还真是让人好奇,不过,这些事现在都成了梦幻泡影,在意识即将消失的现在,自己无悲无恨,只是感谢有他陪伴在旁,自己不用寂寞地死去。

    「┅┅有雪老公┅┅谢┅┅谢┅┅」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曾经美艳绝伦的一代妖姬撒手人寰,失去生命的躯体迅速变得冰冷僵硬;雪白的发丝与肌肤,因为沾染鲜血,而添上凄厉艳色,恍恍惚惚,乍看之下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雪特人抱著郝可莲,呆呆地说不出话来,即使刚刚他曾经感到生命危机迫在眉睫,却也从没想到事情会如此转变,令郝可莲死在自己之前。

    抱著那迅速冰冷的娇躯,凝视那张熟悉又陌生的染血芳颜,有雪只觉得无比的荒唐,很想跳起来大喊大叫,嚷说郝可莲还没有与兄长见面,怎麽可以就这样死去,这样子作实在太没道理。

    但心里仅剩的一丝理智,又清楚地告诉自己,这个女人已经断气,已经被胤给无情杀掉,无论有什麽遗憾,今生都是来不及填补了┅┅

    说不出的苦涩感觉涌上心头,雪特人刹那间什麽也说不出来,仅是愣愣地搂抱著怀中女体,彷佛天地之间只剩下自己与她,浑浑噩噩,甚至听不见耳边响起的声音。

    「纵然是敌国丞相,但亲自出手诛杀一名雪特人,对大魔神王仍是一种侮辱。不过┅┅或许朕也感染上那种无聊的美学观了。」

    胤道∶「既然是有情人,弄到天人永隔,两地相思,对於生者而言实在是太过碍眼,朕可以大发慈悲,送你一程,让你能够追随你的情人於地下,更成为首个被大魔神王亲手格杀的雪特人。」

    一句话将有雪惊醒,让他察觉到辣手杀害怀中玉人的凶手就在旁边,瞬间雪特人急怒攻心,把怀中香躯往地上轻轻一放,迅速急转过身,愤怒地指向大魔神王,高声说话。

    「你┅┅大魔神王陛下,我不认识这女人,也不知道她是哪里来的,请您大慈大悲,饶了小的一条狗命吧!」

    不只是说话,雪特人两腿一软便跪倒下去,如同捣蒜般大力磕头,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哀求饶命。前後情绪的强烈反差,就连胤都看得傻了眼,一时间不敢相信怎麽有人能做到这样的情绪转折。

    胤本以为这雪特人会爆发狂怒,说些什麽有趣言语,却不料他如此没有骨气,女人一死便立刻向敌人叩首饶命,心中顿时无名火起,对这软弱难看的行径感到怒意。

    原本胤对雪特人就已经有了杀意,现在又见到如此丑陋的一幕,无论他怎样哀求,都没有放过他的理由;但就在胤要抬指动手的一刻,异变陡生,正在慌乱磕头求饶的雪特人,突然扬身抖手,打出了一样暗器。

    一切只能用「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来形容,这是胤毕生极少见的大意,也堪称是最严重的一次大意;对雪特人这种族的轻蔑,让他失去了平时与人类对战沙场时的应有警戒,再加上看不起有雪的能耐与低姿态,胤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没有提防,就连那枚暗器已迎面射来的时候,他都还暗自嘲弄雪特人的无谓挣扎。

    在胤眼中,算不上对手的雪特人,甚至算不上是一号人物,仅是单纯凭著个人运道,侥幸存活至今的一名小丑。但如果有雪是人类,胤就会警觉到,无论怎麽没本事,能在无数场生死历练中存活下来的人,绝对有他不可轻视的地方。

    再者,如果胤的情报再多一点,晓得有雪背後的人脉之广,不但有爱菱专门帮他设计道具,还有一个当世术法大家的华扁鹊在做後盾,胤也会对他身上所带的东西多点戒心,不会直到那件暗器在面前爆开,才惊觉情形不妙。

    以胤的无敌力量,纵然是轨道光炮、核能火弩这样的重武器,也伤不到他分毫;当通天炮、元始炮皆毁,世上再没有太古魔道武器能威胁到他。然而事情总有例外,特别是在稷下大战後,爱菱和华扁鹊有鉴於通天炮重建不易,索性把手边的重要物质集中,用来制作了一样绝无仅有的兵器。

    靠著有雪手上的创世纪之书,爱菱与华扁鹊动用两个研究院的最高技术,把那样只存在於传说中的东西重现出来。制作物资太过珍贵,完全没有机会作实验,这项兵器的实用性有多少,就连制作者自己也说不清,经过考虑,这样东西交给源五郎,又被转交给有雪,理由正是为了这一刻,让唯一有机会暗算胤的人成功出手。

    当那枚形状古怪的暗器凌空爆炸,胤心中生出一丝警兆,举掌相迎,哪想到自己的护身真气竟然全不济事,瞬间被破,跟著一股炽热火焰急烧而来,五指立刻焦黑冒烟,疼痛难当。

    胤的讶异才刚开始,继无限光明火之後,跟著来的却是一阵刻骨急冻,圣灵冰封死整条手臂,刻肤切骨,太阳风、宇宙光交错袭来,多种不同元素的交错攻击下,手臂的血、肉、骨,所有组织几乎坏死,而後便是威力最大的爆雷。

    作梦也想不到这个雪特人竟能放出天雷。传闻中具有毁灭一切生物的无穷威力,果然名不虚传,甫一接触,就将自己的右臂整个破坏,爆炸威力更直扑面门,胤无暇思索,只有放弃左手对不死树的施术,全力击出大天魔刀,去接下这一枚天雷。

    两力对撼,大天魔刀破去天雷,却也震得胤手掌生疼,面门要害在近距离震撼下,更是彷佛被钢板打个正著,疼痛不堪,对天雷的威力心惊不已。天雷虽强,倘使自己是有备而接,绝不会闹得如此狼狈,但不可否认,适才自己大意轻敌,如果这天雷不只是一枚,而是十枚之数,自己先被废去一臂,仓促接应,会是什麽後果著实难料。

    现在右臂完全失去感觉,几次运劲催愈,坏死的肉体组织都无反应,看来是彻底废了,只有彻底切除,然後整条手臂一次催愈新生,但这样的大规模再造肉体,极损元气,对忙於操作不死树的自己,平添了不必要的风险。

    一击成功,但天雷爆破瞬间的威力非同小可,把周围疯狂轰炸,胤不认为有雪能够承受,也不认为他会毫无准备,环顾四周看不到他与郝可莲的尸体,心里已经知道究竟。

    早就晓得这发人造天雷威力强大,有雪当然不会傻傻在这边死等,轰掉敌人後连自己也被波及,在发出天雷的同时,自己也发动卷轴异能,钻地潜了下去。

    创世纪之书的潜地术,虽然说是潜入地底,却不是真的钻入土中,而是开辟出另一次元的同位空间,在同位空间中行走藏身。爆炸威力虽大,将地面硬生生炸破翻掀,但终究没有到冲破空间之壁的程度,有雪藏匿在其中,虽然感到周围轻微摇晃,却没受到什麽实质伤害。

    「┅┅最好能炸死那个王八蛋,不然把那棵不死树轰上天去也好,气死那个大王八┅┅」

    有雪的想法太过一厢情愿,不死树的存在,本身有特殊结界守护,刚才的爆炸威力大半又由胤刻意吸收承受,所馀的威力已不足创伤不死树。倘使认清目标,一开始就做针对攻击,以天雷之威,是有可能破坏成功,但任何人都无法否认,适才确实是奇袭胤的千载良机,而且也确实获得成效。

    抱著已经失去生命的躯体,有雪迟疑著不晓得是否该立刻遁地远离,毕竟敌人不是普通角色,如果自己随便行动,很容易就会被察觉位置,还不如躲在地下,等待友军的救援。

    有雪的这个判断绝对正确,只是在过大的实力差之下,这些正确的判断并无法带给他太大帮助,在他仍凝视著怀里那张沉睡容颜,怔怔出神时,周遭的黑暗空间陡然一震,往内一缩,跟著就是往外一爆,将藏匿於其中的有雪炸出地面。

    晓得情形不妙,在顷刻间短暂挣扎,有雪毅然决定放手,让一度紧搂著的冰冷香躯就此沉埋於地下,只有他自己被轰出地面,因为若非如此,不但会阻碍自己的逃生,更可能让已逝者被炸得支离破碎,死无全尸。

    「漂亮的抉择,漂亮的割舍,朕要对你这个雪特人另眼相看了┅┅有雪丞相,你是首个被朕认可为对手的雪特人,带著这份荣耀安眠去吧。」

    太天位天心意识,瞬间搜过方圆数百里空间,找出有雪的所在,轻易将他震轰出来,胤不敢小看这雪特人掀风翻浪的本事,下定决心要致他死命,一把人掀出来,马上就动手,同样一发爆灵魔指轰刺出去。

    有雪被轰掀离地,正在半空中乱滚浸斗,察觉到敌人指劲袭来,却又哪有本事抵御,正要被轰个正著,左侧空中突然闪出一发耀眼灿芒,雪亮剑气长射而来,全力催发的星野天河剑半空拦截爆灵魔指,将指劲推得稍稍一歪,狂催九曜极速的源五郎已飙赶过来,将有雪夹抱逃走。

    「不用怕!我来了!」

    「你来得太慢了吧!我都快要被干掉了!」

    口中说话,源五郎将九曜极速疯狂鼓催,身影化作一道急电,飙向天之一侧,想要先把有雪送出,再赶回决战,但一句话才说出口,身後却传来一声冷笑。

    「百败军师,自身难保,有什麽资格做出保证?」

    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胤对敌人的极度重视,竟然令他舍下不死树,迳直来攻,凭著太天位力量的优势,一下子就追到源五郎後方不足五尺,这时假如有人配合,就可以趁胤离开的时候,奇袭不死树,但被分散开的五人,除了源五郎能用九曜极速抢至,剩下的人全都还在半路上,根本无法配合攻击。

    大天魔刀拦腰斩来,其势汹汹,如果不作理会,一定会被拦腰斩杀,源五郎无奈,只有以紫微玄鉴全力推出,想把天魔刀给卸散化开,哪知道一掌推出,天魔刀竟然弱得异乎想像,无须卸散,就这麽被源五郎一击而破。

    惊觉到胤虚招诱敌的用意,源五郎慌忙侧身闪避,但两记爆灵魔指已趁他招架天魔刀的时候,无声无息地突袭过来,尽管他在千钧一发之际闪躲,避开脑门要害,但爆灵魔指却仍命中有雪的左肩和腹侧,登时炸出点点血花与碎骨肉。

    「啊!」

    一击得手,胤立即飘身而退,飞飙射向不死树所在,要尽快维持住不死树的异能运行,否则便会前功尽弃。

    源五郎则是怎麽都想不到,胤对有雪的忌惮如此之深,竟然愿意暂时放下对不死树的施法,跑来截杀,眼见有雪伤势严重,转眼间就变得奄奄一息,当下只有急飞而去,先找个地方将他安置。

    「因为┅┅我的老朋友,你没有颠覆我布局的能力,但这个雪特人却有,我不会再给任何人机会成长为另一个苍月草┅┅」

    隐约听到了这样的声音,成了源五郎心头久久不去的遗憾,纵然九曜极速奔驰如飞,但也不是什麽东西都追得回来;打从有雪受伤,他就第一时间开始施放回复咒文,想把他的伤势痊愈过来,只是随著时间过去,情形却越来越不乐观。

    天魔功造成的伤害,别说只是普通的回复咒文,就连雷因斯女王的天赋圣力都未必能治。天魔劲入体後,会不断侵筋蚀脉,让伤患恶化下去,除非把入体天魔劲驱除,否则不管怎样努力,伤势都会反覆复发。但胤是以太天位的无敌力量出手,被源五郎、创世纪之书分别遮挡,这才让有雪没有当场炸成一堆碎肉;可是以源五郎之能,没有办法驱出有雪体内的天魔劲。

    源五郎心乱如麻,眨眼间就已经飞到平静的海面上,但却不晓得该往哪边冲去,正自彷徨,前头突然飞来一苹金属怪鸟,高速靠近。

    「源五郎先生,请把有雪先生交给我,由我们来负责治疗,快!」

    爱菱的声音,从铁鸟里头传出来,正好解了源五郎的燃眉之急。放眼四望,找不到铁达尼二号的踪迹,多半是已经隐形昵踪,躲藏起来,把有雪托付给他们,有可能因此让他们暴露行踪,但目前也没有其他方法,只好这麽冒险一次。

    「好,就拜托你们了。」

    没有更好的办法,源五郎把有雪托付给那座造型圆滚滚的大铁鸟,看著那座大铁鸟盘旋一飞冲天後,笔直俯冲向海面上的某个位置,自己则再次催起九曜极速,高速奔驰向不死树的方位。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