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7章旷世奇缘(大结局) (1)

作者:吴笑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慕容流尊一行人进了临安城,天色已经黑沉下来,街边琳琅满目的商铺,挑起大红的灯笼,在晚风中轻悠的飘动,但是大街上很冷清,完全不似先前的热闹,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临安城发生了什么事,所以每个人的心头都很沉重。

    连赶了十多天的路,再加上没有好好休息,一路拼足了力气的杀敌,所以都很累,青瑶扫视了一圈,最后抬首望向前面不远处的一家客栈,缓缓的开口:“流尊,先吃饭吧,然后大家休息一下,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做?”

    “好。”

    青瑶的话,慕容流尊一口同意,这一路上大家确实累了,那些江湖杀手并不是浪得虚名,虽然有小鱼儿制造的手雷,但更多的人是他们这些人杀死的,所以此刻每个人的身体负荷极大,如果再不休息,只怕会有人支撑不下去,此刻天色已晚,大家的肚子也饿了,不如吃饭,顺带休息一下,各人调理一下气息,有总比无好。

    前面不远便是一家客栈,此时正是吃晚饭得时候,客栈门前虽然不像平时那般热闹,但也人来人往的,只是大家的面容都有些凝重,神色间带着一抹小心翼翼,进进出出的,能省的话绝对不多言。

    流尊和青瑶领着一帮人走进去,大厅内挑高的烛台,光影微暗,斜斜的照射过来,虽然是夜晚,但众人还是被这几个人出众的仪表吸引住了,不由多看几眼,不过慕容流尊一抬头,那强大的气场唬得人不敢再多看一眼,这种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

    南安王慕容流昭经常在京里走动,面容相对要熟悉得多,只是他一直隐在暗光里,是以一直没人在意。

    掌柜的在柜台里面小心翼翼的询问:“客官是要吃饭还是住店?”

    “吃饭吧?”

    青瑶点了一下头,见他们几个人已给别人带来了困扰,忙示意掌柜的:“给我们来个雅间吧?”

    “好,”掌柜的连忙点头,招手示意一直缩在一边的店小二过来:“把客人带到二楼的雅间去,小心伺候着。”

    “是,”一向活络的店小二此时分外拘谨,看来临安城内发生的事,使得每个人的内心都罩上一层阴影。

    一行人跟着店小二身后上楼,刚转了个弯,便听到楼下议论声传来。

    “这些人是谁啊?”

    “不会是皇上的探子吧,你们说话小心些,现在的皇上可是个暴君,听说整日不上朝,流连在后宫,朝中有进言的大臣,便被斩了,好像已杀了两个大臣。”

    慕容流尊的眼神陡暗,眸底寒气浸上来,周身的杀机,那店小二忍不住打了一个轻颤,腿肚儿有些抖,伸手扶着一边的墙壁,摸摸索索的好不容易爬上了二楼,把他们一行人领进楼梯口旁边的一个雅间。

    “客观请进。”

    青瑶点了一下头,楼道间的灯光照射在店小二的脸上,他的脸很白,瞳仁扩张,似乎被吓得不轻,青瑶声音柔缓:“把客栈内的好饭好菜上一桌来。”

    “是,是。”店小二退了出去,青瑶伸出手握住流尊,清润的声音响起来:“一切都会好的,别心急。”

    “嗯。”

    清冷的话,就好似冬日的一捧雪沉入流尊焦躁的心湖,整个心终于平坦了很多,现在心急也于事无补,只能控制住事态的发展,这个男人此刻只怕成了猎场困兽,搞不好,会伤到更多人,所以他们接下来要走好每一步,不能再让他在临安城搅乱了。

    “你们都坐下来吧,这一路很累了,待会儿好好吃一顿,整理一下,接下来更不能掉以轻心。”

    “是。”

    几个人应声,围着雕花的圆桌坐下来,小鱼儿坐在青瑶的手边,小小的脸蛋上同样布着焦急,穷途末路,那男人接下来的动作只怕更血腥,更残忍。

    店小二知道这些人来历不凡,不敢怠慢,虽然害怕,但上门的生意还是要做的,小心翼翼的把一桌子菜摆好,留下一句:“客观儿慢用。”便落荒而逃了,二楼的雅间安静下来,大家只顾着吃饭。

    因为这几个都是习武的,又都身手不凡,因此一楼大厅内食客们说的话,很多都传进了二楼。

    “你说皇上什么时候会上早朝?”

    “谁知道?”这声音明显的压了很多,另外一道声音再次响起:“会不会再有大臣进言?听说已连斩了两个人了?”

    “你们不要命了,这种时候还敢讨论朝堂上的事。”

    另一道警告的声音响起来,随之楼下一片寂静,萧然无声。

    楼上楼下的只安静的用饭,住宿的住宿,离开的离开,偶尔的响起店小二的一句吆喝:“客官走好啊,下次再来。”

    这声音全然少了平日的热络,神采飞扬,这种时候谁还会去在意他的话。

    二楼的雅间,慕容流尊和青瑶等人也用了晚膳,静谧的空间里流淌着寒意料峭的肃杀。

    “现在怎么办?”

    青瑶清冷的声音响起,众人一起抬首去望皇上,等着皇上拿主意,慕容流尊双瞳倏的一暗,低沉到地狱里的声音冒出来:“立刻去兵部调人,乘夜闯进皇宫,一举拿下上官昊。”

    “上官昊只怕不会坐以待毙,这时候一定会有所动作。”

    青瑶挑眉提醒皇上,慕容流尊狂傲霸道的开口:“那又怎么样,朕必须尽快夺回皇宫,抢回朝堂这个地盘,否则伤害的人越来越多,这一次,朕不会再给他机会的。”

    慕容流尊斩钉截铁,狠戾的开口,青瑶点头,眼下只能见机行事了。

    “好,那我们立刻去兵部。”

    兵部府邸,威武雄伟的六字大门紧紧闭着,门前灯笼高挂,两个嘴含青石球的雄狮威风凛凛的分列在两边,显尽霸气,黑青的铁门透着恢弘大气,暗夜中,几个身着兵服得兵将正在门前晃动,不时的巡视着。

    马车一声嘶鸣,惊动了大门前守夜的几个兵将,立刻拿着兵器走过来,气势汹汹的开口:“什么人?”

    慕容流尊和青瑶端坐在马车内,身形未动,马车后面的南安王一拉缰绳,策马上前,周身罩上寒冰,冷冷的开口:“我们要见兵部尚书林大人。”

    “你是何人,竟然要夜见林大人?”

    为首的人话音一落,柳叶刀刷的飞过,削了那男子的一小揖头发,差那么一点就要了他的命,男子吓得脸色大变,身形倒退两步,身后的几个人扶住他,面面相觑。

    南安王慕容流昭黑瞳蓄了两泓寒潭之冰,冷沉沉的开口:“小小的把总,也敢如此猖狂,立刻把林大人叫出来,就说有贵客要见他!”

    那把总一听慕容流昭的口气,哪里敢多说什么。喏喏的后退,飞快的推开门走了进去,其实兵部尚书根本不在府邸之内,晚上的时候被几位大人邀走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呢,他们几个留在外面,一来巡视,二来等尚书大人,现在整个临安城草木皆兵,朝中的各位大人为了自保,只能私下里见面,谁也不敢光明正大的见面,生恐皇上龙威大发,又有大臣遭殃。

    不过这府邸中,有兵部侍郎李大人坐镇,小小的把总立刻把事情禀报上去。

    兵部侍郎李大人领着兵部的几位大人心惊胆战的出来,一看马上的人竟是南安王,不由得大惊失色,惶恐莫名,皇上下了圣旨捉拿南安王,没想到这南安王竟然直接跑到兵部来了,这可怎么办?

    兵部侍郎左右为难,一时不知作何反应,呆愣愣的立在大门前。

    慕容流昭翻身下马,手里的黑色马鞭一伸,眨眼套住了兵部侍郎李清翰,用力一扯,李大人被拖到他的面前,喘着粗气开口:“南安王爷,你怎么跑到兵部来了,皇上下旨拿你,你怎么不走啊?”

    这李清翰平素和南安王并未交恶,因此倒没想到抓他,只是有些诧然。

    “皇上?”

    慕容流昭冷哼,沉沉的声音响起来:“让你见一个人。”

    他的话音一落,马车的锦帘被掀起,露出一张精致魅惑的五官来,一双黑沉沉的眼瞳,带着隐而不发的寒潭之气,冷幽幽的望着兵部侍郎李清翰,唬得他脸色大变,扑通一声挣扎着跪下来。

    “臣李清翰见过皇上。”

    李清翰一头雾水,皇上怎么又和南安王在一起了,一个多月前,不是下旨抓拿南安王吗?

    兵部的几个官员,还有巡逻的那些人,早跪了一地,惶恐的开口:“臣等见过皇上。”

    慕容流尊掀帘走下马车,伸出手牵了青瑶下来,冷沉霸气的声音响在夜色中:“起来吧。”

    “谢皇上。”

    兵部侍郎李清翰大气也不敢出,小心的领着一班人把皇上恭敬的请进兵部的正厅,若说是以前的皇上,大家虽然惧他,但更多的是敬佩,现在的皇上,更多的却是畏惧,因为保不准他下一刻想杀什么人,连皇后娘娘和南安王都不放过,何况是朝中的大臣,只是现在为什么皇上又和皇后,还有南安王出现了。

    兵部大厅之上,跪了一地的官员,大家都猜不透,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百思不得其解,只能小心翼翼跪在地上,垂首听训。

    “李清翰,兵部尚书呢?”

    慕容流尊话音一落,那李清翰抖索了一下,不知道作何回答,如果让皇上知道林大人私下和别的大人见面,只怕林大人命不久矣,虽然他觊觎过林大人的位置,但这种落井下石的事做不来啊,可如果他隐瞒皇上,只怕就犯了欺君之罪啊,这李清翰左右为难,举止不定,这时候从正厅门外快递的奔进来一人,气喘吁吁,惶恐莫名的跪下来:“臣见过皇上,皇上恕罪。”

    兵部侍郎李清翰,一看林大人回来了,总算松了一口气。

    慕容流尊并不理会下首的一干人,那李清翰冲着兵部尚书打眼色,他也好像没看到,只沉沉的开口:“现在从兵部能调出多少人马?”

    此言一出,兵部尚书抖索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三更半夜的皇上来兵部调兵马,所为何事啊,不过一接触到皇上杀机重重的黑瞳,便唬得赶紧垂下头:“皇上,现调根本调不出多少人,大概只能召集出二千人马。”

    “很好,这也够了,立刻把人手召起来,马上随朕进皇宫。”

    “进皇宫?”

    兵部的一干人张大嘴,不知道皇上要把人带进皇宫干什么,那林大人抖着开口:“皇上带兵进宫干什么?”

    “混账东西,一帮蠢材,一个假皇帝乱了朝纲,竟然浑然不知。”

    慕容流尊陡的开口,声音幽冷,深邃如潭的眼神望不见底,因为说到上官昊这个狠毒的家伙,他的周身便罩上寒冰,面孔冷寒至极,大手一握,青筋遍布,整个人阴冷冰骜。

    兵部尚书和兵部的一干人如遭五雷轰顶,全部呆住了,直到皇上嗜血的声音再次响起来:“还不去把兵马调出来。”

    “是,皇上,老臣立刻去办。”

    兵部尚书和兵部侍郎连滚带爬的奔了出去,立刻召集兵部的现在府邸中的人,共两千人左右,齐刷刷的聚集大院子里,这时候,很多人睡意朦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迷迷糊糊的站在大院正中,听着尚书林大人,严肃冷沉的声音响起。

    “立刻随本尚书进宫。”

    “啊!”此起彼落的抽气声响起,那两千人立刻醒了过来,齐刷刷的望着兵部林大人,他想造反不成,竟然要领着他们进宫,皇上可不是好对付的!

    这种时候,李清翰知道不说清楚,两千人根本不敢动,赶紧站到最前面,举起手,冷沉的开口:“大家安静下来,皇上现在就在兵部,最近以来,朝堂上多少腥风血雨,想必大家都知道,皇帝不但废了皇后,还把皇后关进大牢里,又下旨抓捕南安王,现在又动到朝中大臣的头上,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皇宫里住着一个假皇帝,现在我们是勤王杀贼,大家立刻振作起来。”

    李大人的话音一落,暗夜中,所有人动作利索起来,眨眼收拾好一切,全副武装,两千兵马整装待发。

    慕容流尊和沐青瑶领先,其余的人随后,一行人快疾迅速的往皇宫而去。

    宫门前,有阻挡者,杀无赦,一路直闯皇宫。

    琉璃宫外,灯火大作,两千兵马齐刷刷的包围住了琉璃宫,这时候,宫中的侍卫也赶了过来,两下相持,各不相让,这时候慕容流尊从两千兵马之外走进来,冷沉的眸光射出慑人的光芒,为首的侍卫统领唬了一跳,扑通一声跪下来:“臣见过皇上。”

    侍卫统领原是花离歌手下的得力助手,因为花离歌叛乱,他被提升为宫中的侍卫统领,此时一看皇上现身,慌忙跪了下来。

    他一跪,身后的一大批侍卫纷纷放下长枪跪了下来:“见过皇上。”

    慕容流尊踱步走到侍卫统领刘轩的身边,沉声的开口:“琉璃宫的皇上呢?”

    刘轩一愣,不由得脱口而出:“皇上说什么呢?”

    “琉璃宫难道没有人吗?”

    慕容流尊飞快的挑眉,心中的不安扩大,那个男人悄悄的逃出宫去了吧,这样的话,只怕接下来他会有所动作,那丧心病狂的家伙,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

    “皇上不是出宫了吗?”

    “什么时候?”慕容流尊愤怒的大手一握,一把抓住刘轩的衣领,沉声追问,刘轩哪里敢迟疑:“亥时三刻。”

    “这个混账。”

    慕容流尊一挥手,把刘轩给扔了出去,没想到他进兵部领兵,竟然让他给逃了,他以为,他至少要和他打一番,斗一场的,没想到这男人竟然不敢正面和他较量,反而偷偷的溜了。

    青瑶看着脸色黑幽幽的皇上,淡然的开口:“现在怎么办?皇上。”

    “一定要尽快找到他的下落,”慕容流尊一言落,掉头望向兵部尚书林大人:“马上带兵夜搜临安城,一定要搜出这男人来。”

    “他一定会易容,只怕短时间内要找到他很难,不过依照他的个性,不可能没有动作的,一定会做些什么泄恨。”

    对于上官昊,青瑶还是有些了解的,那个男人无所不用其极,他霸占慕容流尊的皇位未果,只怕接下来便会对付他的子民,整个临安城的人都是他的敌人,或者该说,整个天下的人都是他的敌人,他那种人太自负,总以为自己才是天下最聪明的人,所以害人害己。

    “南安王,你和林轩,立刻领五百侍卫在宫中搜查,任何地方都不能放过。”

    “是。”南安王抱拳领命,带着林轩和宫中的侍卫退了下去,而兵部尚书也领着一干人退了下去,本来以为会有一场血战,没想到那坏人竟然跑掉了,不过兵部尚书心中有疑惑,皇上英明神武,睿智精明,怎么会让坏人得手了,看来是人都有软肋。

    琉璃宫门外,太监和宫女跪了一地。

    慕容流尊伸手牵着青瑶还有小鱼儿走进大殿,莫愁和冰绡等人跟了进去,其次是琉璃宫的太监和宫女,黑压压的跪了一地。

    高坐上慕容流尊面容冷沉,俊逸的五官上闪过沉痛,他想起了阿九,阿九一直忠心耿耿的侍候他,没想到最后竟然遇到了这种事,慕容流尊掉头望向下首,缓缓的开口。

    “谁最后见了阿九?”

    皇帝的话音一落,大殿下首有一细细的声音响起:“禀皇上,是小的。”

    青瑶抬眸望过去,竟是那一晚给她送过信的小太监,望向皇上点了一下,慕容流尊冷沉的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的叫尧安,因为深蒙阿九公公照顾,所以经常跟在他身后,最后一面,是小的见了他,当时阿九公公交代小的给皇后娘娘送信,只是小的没想到……”

    尧安想起了阿九的死,细细的啜泣起来。

    整个大殿罩上一层波光谲异的波动,四角的夜明珠照得大殿亮如白昼。

    皇上一声令下:“尧,从此以后,你顶替阿九的位置。”

    此言一出,尧安倒是愣住了,这个位置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他从来想都没想过,没想到现在却落到他的手上了,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飞快的磕头:“谢皇上,谢皇上,小的遵旨。”

    青瑶掉头望向身侧的流尊,看他眉宇间的细细的心痛,知道他是心疼阿九,之所以让尧安当总管太监,也是希望这世上多一个人记得阿九的好,伸出手握着他:“阿九看到皇上回来了,一定很高兴。”

    慕容流尊没说话,抬眸,温润的眸光中,好似看到阿九站立在大殿的一角,弯着腰笑意盈盈的开口:“皇上,你回来了,阿九好高兴啊。”

    “是,他很高兴,他会一直陪着朕的。”

    慕容流尊说完,掉头望向下首,眼瞳冷冽闪过,冷成的命令:“来人,琉璃宫的所有奴才送到浣洗局去。”

    “谢皇上恩典,谢皇上恩典。”

    琉璃宫的一干人,赶紧磕头谢恩,如若不是皇上网卡一面,只怕他们这些人全都是要死,虽然他们从头到尾都是糊里糊涂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皇室中的事本就变幻莫测, 还是少知道的为妙,能保全住一条性命已经不错了。

    “来人,带下去。”

    尧安立刻领命把这些人带下去,重新换了另一批的太监和宫女。

    偌大的皇宫,瞬息风云,皇上回宫了,可是真正了解其中情由的又有几个呢,只除了西门新月,慕容流尊想到这所有的一切都和西门新月脱不了干系,周身的杀气,眼瞳泛着莹绿的光芒,想到自己被那个女人缩了几个月,恨不得立刻把那个女人千刀万剐了,不,千刀万剐还不足以泄恨,他要让她死不瞑目。

    “来人,立刻给朕把西门新月和所有的妃嫔带过来。”

    “是,皇上。”

    琉璃宫门外立着的侍卫立刻应声,飞快的前往建阳宫去带西门新月和其他各宫的妃嫔,南安王领着侍卫在后宫大肆搜索,西门新月便知道真正的皇上回宫了,心头竟升起一抹解脱,总算不用面对那个男人了,但是……

    她不由得笑起来,伸出自己的手臂,上面遍布着斑斑白痕,还有深深的血迹,狰狞恐怖,不但手臂,还有脸上,身上都是,痒入骨髓,用力的抓却没有丝毫的作用,恨不得抓到肉里才好过,她和宫内的几个妃嫔全部被上官昊那个男人下毒了,一种她们根本认不出来的毒,传了御医也解不了。

    一队侍卫冲进了建阳宫,冷沉着脸:“淑妃娘娘,皇上有请。”

    西门新月苍凉的一笑,脸上罩着一层薄纱,让人看不出神情,只露出一双眼睛,像死灰一样没有半点神情,好似从死人穴中爬出来的焦木枯尸。

    “走吧。”

    她站起来往外走,现在她就是个罪人,皇上怎么处罚她都不为过,她唯一有一个请求,请别伤害西门家的人,因为她们根本不知道其中的详情,这一切都只是她的罪孽。

    后宫的一干妃嫔,尽数被带进了琉璃宫的大殿,触目所及,足有七八个人,每个人的脸上都罩着一层薄纱,看不清脸上的面容。

    大殿上充斥着一股浓郁难闻的腥臭之味,哀哭声慢慢的响起来,几个女人忍受不住的动手去扯手臂上的纱衣,露出血痕交错伤口,那难闻的怪味也是从这些伤口散发出来的,有的刚抓破,有的已经化脓了,惨不忍睹。

    因为奇痒难忍,好几个女人控制不住,失声大哭,连连的哀求:“皇上,你救救我们吧,救救我们吧。”

    慕容流尊虽然憎恨西门新月,但别的女人到没有什么大罪,而且这些女人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扬起狭长的眉,冷光窄起,缓缓的朝一边的明月开口。

    “帮她们查一下,看看是怎么回事?”

    明月的医术是很厉害的,可比这宫中的御医高明得多,如若那些御医医得好,这些女人也不会遭受这番罪了。

    明月领了命,闪身走了过去,挑了其中一名妃嫔,细心的检查了一遍,很快脸色暗沉下来,果断的开口:“皇上,她们中了毒,这种毒是早已失传的,名尸毒,是从千年的古尸身上采练下来的,人一旦中毒便无药可医,而且她们身上血水蔓延过的地方,便会传染,现在马上要采取隔离。”

    慕容流尊没想到竟然有这回事,脸上阴翳,眼瞳折射出嗜血的寒芒,上官昊根本是一头没有人性的野兽。

    “来人,立刻把这些人全部带到冷宫去。”

    皇上一声令下,大殿上的妃嫔疯了似的大哭,想到自己命不久矣,再也顾不得任何形象了,扑通扑通的磕头,哀求着:“皇上,求求你救救我们吧,救救我们吧。”

    大殿正中,所有人哀求着,只有西门新月跪伏在地上,一动也不动,静静的等候发落,现在她是相信了,天作孽犹可活,人作孽不可活,这一切都是报应啊,终于降临到她的头上了,尸毒,没想到那个男人竟然狠心至此,让她们几个人给他陪葬,他是不是知道自己已经是穷途末路了。

    “带下去吧。”

    慕容流尊眼瞳里一闪而过的寒芒,对于这些女人,他心底有惋惜,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一切都是她们的命,也许她们和他一样,命中该有一劫,他是遇到了一人来化解此劫,而这些人却没这个福分。

    琉璃宫的太监尧安立刻领着一批太监鱼贯而入,飞快的走到这些妃嫔面前,恭敬的开口:“娘娘们请吧。”

    西门新月当先起身,默然的往外走去,高座上,慕容流尊一看到这女人,脸色便变了,黑色的瞳仁一闪而过的嗜血,阴森森的开口:“西门新月,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你惹出来的,今日就是你的报应,而且朕不会放过你们西门家的。”

    慕容流尊冷魅的声音一落,瞬间击垮了西门新月的冷静,她转身扑通一声跪在大殿门口,低到尘埃之中,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骄傲。

    “皇上,求你了,要罚就罚我吧,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和我们西门家的人没有关系,西门家的人没有错,求求你了。”

    她哭起来,泪水浸湿了脸上的薄纱,粘连在脸上,轻风从大殿外吹进来,吹落了她脸上的纱巾,露出一张狰狞骇人的脸来,脸上血痕交错,青紫不一,就像一个修罗鬼差,那泪水混着脸上的血水,滴落到地上,映出诡谲的彼岸之花,死亡原来如此之近。

    青瑶坐在皇上的身边,对于他心里的愤恨和阴影是了然的。

    今天所有的一切,追根究底,西门新月身上的罪孽并不比上官昊少,如果当日她让阿九带走了皇上,今天所有的一切都将不一样了。

    局面完全改观了,这些女人就不会进宫,最重要的是不会伤害到任何无辜的人,弦帝是个明君,心系臣民,那些被伤害的人都让他心疼,在这一场棋中,死了很多人,而且接下来可能还会死很多人。

    所以皇上此刻一定恨不得把西门新月千刀万剐了,论罪,西门家将会被灭九族。

    不过看到皇上的心情受到影响,青瑶微微有些心疼,伸出手握住他,淡淡的开口:“皇上,恶人自有报应,别想多了,眼下还是想想接下来的事吧。”

    青瑶的话使得皇上冷静了很多,这接下来还有一场仗要打,西门新月中了尸毒,这根本就是报应,阴沉的笑,挥手命令:“来人,把她们统统带到冷宫去。”

    “是,”尧安立刻命人过来请她们离开,有些妃嫔不肯离去,跪在大殿上苦苦哀求着,尧安身边的小太监只敢扯她们的衣袖,听说这尸毒碰上了会传染的,面对死亡谁不害怕啊。

    小鱼儿一直静静的立在青瑶的身边,看着大殿上的一切,心情沉重无比,虽然西门新月该杀千刀,甚至杀万刀,但是别的女人还没有这么大的罪,必须遭到这样的惩罚,她正反复纠结,忽然瞄到最后面的一个影子,小小的身子愤恨的一跃而起,直落到那女人的面前,一张粉嫩的脸上闪过冷笑。

    “梅妃,你也有今天,信不信这是老天的报应。”

    小鱼儿话音一落,走在最后面,一直痛苦的抓着痒的梅妃,绝望的抬起脸,她的脸上同样的罩着一层薄纱,看不清面容,但小鱼儿可以清晰的看到她眸底的后悔,痛苦,身子踉跄着退了两步走了出去。

    大殿一下子安静下来。

    慕容流尊和青瑶彼此相望,两个人心头沉重无比,这代价真的太大了,可是注定了的劫难,想躲也躲不了,幸好两个人紧密的相依偎着,彼此共度这段沉重的日子。

    “瑶儿?”

    “皇上,别想太多了,一切都会好,我们不会放过上官昊,接下来他会有动静的,他此刻一定躲在什么地方,我们不能自乱了阵脚,这样那人不是会更得意吗?”

    两个人说着话儿,南安王和侍卫统领刘轩走了进来,恭敬的跪下来:“禀皇上,皇宫里所有的地方都搜过了,没有发现任何可以的痕迹。”

    慕容流尊和青瑶同时点了一下头,青瑶想起此次的尸毒,各宫里的小丫头们只怕也有传染上的,而且这些妃嫔的一些穿戴,都只能烧毁了,要不然这传染制止不了,立刻沉声吩咐莫愁。

    “莫愁,你和冰绡两个人领着一帮太监,封了后宫的所有殿阁,把宫殿内那些妃嫔的东西全部小心的收集起来,烧了,还有各宫的太监和宫女,有接触过那些妃子的,或者发现中毒的,立刻送到冷宫去,去外界隔离。”

    “是。”

    因为尸毒会传染,所以众人都不敢大意,莫愁和冰绡领命走了出去,从宫中另拨了一帮太监带上,到各宫去处理事情。

    慕容流尊怕南安王回王府成了上官昊袭击的对象,因为流昭的武功并没有上官昊的武功厉害,再加上那男人阴险毒辣无比。

    “流昭,你就留在宫中吧。”

    青瑶赞同的点头:“嗯,现在我们尽量团结在一起,不让那个男人轻易得手。”

    南安王留在宫中,可是宫中并不安全,那上官昊此时隐身在暗处,就像一颗定时炸弹,这边袭击一下,那边袭击一下,因为他恶毒没有人性,完全不管别人的死活,而他们却恰恰相反,所以才会有所受制。

    夜很深了,所有人都累了。

    慕容流尊和青瑶从云涧谷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再经过这大半夜的折腾,确实是很累了。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嗯。”慕容流尊点头,伸手搂过青瑶,现在这种风雨欲动的动荡中,幸好有她陪着,他的一颗心才能够如此镇定,否则他真怕自己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

    “今晚住在凤鸾宫吧,这里是上官昊住过的,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从明日开始,宫中的所有东西都换掉,该烧的烧的,该封闭的封闭。”

    “好。”皇帝赞同的点头,高大的身子站了起来,牵着青瑶往外走,小鱼儿紧跟着他们的身后,琉璃宫新进来的太监赶紧尾随过去,一路往凤鸾宫而去。

    凤鸾宫内外,倒是没什么改变,除了当日的二十个宫女和太监在乱棍中死伤了十多个,剩下的留在凤鸾宫内候着。

    大殿内外,一尘不染,可见这些人都没有偷懒的,殿内,和以前的摆设一样,只是擦得更干净,更明亮,殿宫内,所有的东西都保持原状。

    此时已是寅时了,所有人盥洗一番先行休息,待会儿要上早朝了。

    慕容流尊只躺了一会儿,便起来了,因为发生了这样的大事,他身为帝皇,怎么能无动于衷呢,掉头望向床榻上的青瑶,轻手轻脚的下地,招了太监尧安进来侍候着,一帮人悄无声息的离去。

    这些日子瑶儿很累了,所以皇上命令下去,任何人不得打扰娘娘休息。

    皇上竟然上早朝了,整个朝堂哗然,皇上可是一个多月未早朝了,没想到现在竟然上朝了,真是大出众人的意外,一身明黄蟠龙袍的皇上,头戴黄色的金冠,灼灼光辉之中,一身的沉稳霸气,幽潭碧光随意的一扫,阵阵冷寒之气笼罩着大殿。

    大殿上一班臣子恭敬的跪伏:“臣等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万岁。”

    “众卿平身吧。”

    慕容流尊大手一挥,大殿上的群臣谢过皇上,起身分列两边,一目所及,竟然发现少了很多人,慕容流尊心底陡的沉重下来,俊逸的五官上越发的阴骜,他知道,大将军安定峰当日被南安王打成了重伤,现在正在府中静养,左相沐痕正在赶回临安陈的途中,朝中曾有两位大臣进言上官昊,被杀掉了两个,可一眼望去,似乎还少了那么两三个个人,这是怎么回事?

    弦帝狭长的眉峰一挑,肃杀的话音响起。

    “兵部尚书林大人还有兵部侍郎李清翰怎么没来?”

    他本来还在等他们回禀搜查京城的事呢,没想到这两个人竟然不上早朝,究竟是怎么回事?慕容流尊知道那两个人还没胆敢不来上早朝,难道是……

    他心里的念头一落,光明殿门外,有小太监气喘吁吁的飞奔进来,扑通一声跪下来。

    “禀皇上,兵部尚书林大人,还有兵部侍郎李大人家都派人送了信来,说昨儿个晚上,林大人和李大人在府中被杀死。”

    “什么?”

    慕容流尊陡的起身,大手一握,眼瞳嗜血至极,在金銮殿上走来踱去的,昨儿晚上他才让林大人和李大人搜他,今儿个他们便身亡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在公开向他挑衅,不敢直面面对他,却躲在暗处,紧盯着他,只要他一有动作,他便杀人。

    大殿下方,众大臣面面相觑,最后大气也不敢喘,皇上的脸色好难看,前一阵子有两个大臣进言被杀,今天又死了两个大臣,这会不会是皇上动的手脚?

    整个金銮殿好似成了一座炼狱,人人心惊胆战,皇上看上去暴怒异常,他们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为首的一品大员韩大学士领着一帮老臣惶恐的跪下:“皇上。”

    这兵部侍郎李大人还是南安王的老丈人,没想到皇上也痛下杀手了,唯一让大家心中不明的是南安王,今日南安王竟然来上早朝了,前阵子皇上不是下令抓捕南安王吗?而且还下令让皇后入大牢,听说皇后娘娘也回宫了。

    这究竟怎么一回事?

    慕容流尊知道众大臣心头疑惑,大手一挥,沉魅冷邪的出声:“都起来吧。”

    大殿上所有人皆起身立于一边,今日的皇上似乎和之前不一样,并没有随意的惩罚人,而且听说林大人和李大人的死,很生气,难道两位大人不是皇上派人杀死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正在相互偷视,小心的猜测。

    皇上霸气嗜血的声音再次响起:“来人,诏告天下。”

    尧安立刻领着两个太监,一甩佛尘站了出来,恭敬的开口:“皇上。”

    “诏告天下,上官昊,前万鹤国的太子,谋害皇上,惑乱朝纲,残害朝廷大臣,现隐身在临安城内,提供线索者,赏万两黄金。”

    “诺。”

    尧安立刻领命下去宣诏,派人张贴皇榜。

    金鸾殿上,一干大臣面面相觑,好久才回过神来,难道说这一阵子上朝的皇上,并不是真正的皇上,而是前万鹤国的太子上官昊,众人恍然大悟,心头巨石放下,虽然皇上神威盖世,但是从来不是嗜血之人,没想到原来那杀人者竟是乱臣贼子,如此,众大臣总算放下一颗心来,再次跪下:“皇上。”

    “都平身吧。”

    “谢皇上。”众人起身,这下全都一致对外,眼下上官昊还隐身在临安城内,那嗜血残暴的家伙,只怕还会做出什么惊骇世俗的事来,想必昨儿晚上的林大人和李大人便是遭了他的毒手,这个可恶的男人真是恶毒。

    “南安王,暂代兵部尚书一职,立刻派人留意临安城内的一切动向。”

    “是,皇上。”慕容流昭沉着的领命,心底的焦虑一点也不输给皇上,这上官昊不抓,只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受伤,他在暗而他们在明,即便他们动用再多的兵力,只怕一时也难以抓住他。

    “退朝吧。”

    慕容流尊一挥手,眼下首要的任务是抓住上官昊,此次一劫,朝廷内外,损伤惨重,不但是人力,兵力,就是财力也损失得不少,可是只能先抓住那个男人,才能安心整顿接下来的一切。

    皇榜一下,整个临安陈,甚至于天下,都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原来最近宫中嗜血残暴的皇上竟然是万鹤国的贼人上官昊,竟然混进了宫中谋害皇上,冒充皇上,杀了那么多人,这上官昊,原和皇上出自同门,天山赤霞老人的门下,此人心思诡异,阴险毒辣。

    众口一词,最后上官昊成了弦月最大的罪人,天下间最坏最恶之徒的代表……

    凤鸾宫内。

    青瑶睡醒了之后,起身收拾了一番,和小鱼儿用了早膳,现在的宫中很安静,可是却给人一股窒息的不安宁,对于冷宫中的那些人,青瑶的心中还是有着微的怜悯,除了西门新月和司马兰梅,别人也没什么错,遭受到这样的对待,一定极痛苦的。

    阳光从殿门外倾泻进来,柔柔的照在她的身上,青瑶若有所思的凝着眉,小鱼儿伏在她的脚边,软软的开口:“娘亲,想什么呢?”

    “那尸毒真的无药可解吗?”

    小鱼儿一愣,没想到娘竟然想这件事,小脸蛋上粉嫩的唇嘟起来,不乐意的开口:“娘亲,你别想那些事了,是她们活该,尤其是西门新月,她做了多少可恶的事啊,这是她活该的,想想她那副鬼样子,我就觉得大快人心,又不是我们害她的,是上官昊害她的,或者这是老天的意思,还有那司马兰梅,太残忍了,毛雪球有什么错,她杀了也就杀了,至少给它一个全尸,没想到还残忍的剥了它的皮,一想到这个,我就好心疼,它可是一只喜欢漂亮的小狐狸。”

    小鱼儿说到最后,眼泪吧嗒吧嗒的留下来,想起毛雪球的死,心里便很难过,这几乎是她心里的阴影了,如果它死得不那么难看的话,她就不会这么伤心了,所以那些女人根本是该死。

    “没错,西门新月和司马兰梅该死,她们是死一千次一万次也不过分,可是其他的女人呢,前后的经过她们并不知道,却生生的受到这种对待,你说是不是太残忍了?”

    青瑶缓缓的开口,她知道小鱼儿其实心底很善良,要不然也不会因为一个小狐狸就伤心了这么久。

    小鱼儿听了她的话,倒是有一瞬间的呆愣,不过最后无奈的开口:“那我们也没办法,是她们的命吧,明月都说了,尸毒根本是没办法解的。”

    “莫愁?”

    青瑶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唤了莫愁过来,吩咐她:“去把明月给我找来,我有事问他。”

    “是,娘娘。”

    莫愁走了出去,明月宿在凤鸾宫的偏殿,没有人召唤,他是不会随便进来的。

    明月很快被莫愁带了进来,恭敬的先给青瑶行了礼:“娘娘。”

    “明月,我想问你一下,阮小莲送我的群芳髓,是否有解尸毒的可能?”

    明月没想到娘娘会记得这件事,愣了一下,凝眉深思了一下,最后缓缓的开口:“不能,这尸毒根本没办法解,不过群芳髓溶解于水中,可以修补她们受损的肌肤。”

    “也就是说,最多只能让她们死得干净一些,是吗?”

    青瑶有些不忍心,不过既然这群芳髓还有那么一点的用处,就让她们死得干净一些吧。

    “莫愁,把这药拿出去,让那些娘娘每人服一些吧。”

    “是,”莫愁接过青瑶手中碧绿色的琉璃瓶,馥郁的香气弥漫在大殿上,莫愁迟疑了一下,开口请示:“那西门新月和司马兰梅?”

    小鱼儿一听她的话,早怒了,冷沉着小脸:“不给,让她们到地狱中去做个鬼,和我的毛雪球作伴。”

    青瑶叹气,伸手搂过小鱼儿的肩,心疼的开口:“小鱼儿,人之将死,一切都过去了,她们的命运,注定了是悲剧,我们何必纠结那些过程呢,而且她们已经遭受到良心的谴责了,就宽容一些吧。”

    小鱼儿不再说什么,莫愁走了出去。

    凤鸾宫,青瑶和小鱼儿说着话,忽然有太监从外面冲了进来,飞快的开口:“娘娘,有人要见娘娘,听说从皇家别院那边过来的。”

    “皇家别院!”青瑶和小鱼儿脸色俱一变,那里可是她们的秘密兵工厂,不会出什么事吧,来的是何人,竟然知道直接过来找她们,而不是找皇上?

    “快,让他进来。”

    青瑶果断的一挥手,太监立刻退了出去,很快领着一个人走了进来,来人负了伤,脚下有些踉跄,一手捂着另一只手臂,跌跌撞撞的闯进了大殿,扑通一声跪下,心痛的叫了起来:“娘娘,公主!”

    来人竟然是小桃,只见她身上伤了好几处,血迹印上衣衫,头发凌乱,眼瞳深幽,白皙的牙齿咬着下唇,一排唇印清晰的留在柔嫩的唇瓣之上,好似浑然未觉,可见她的全副身心皆受了重创。

    “发生什么事了?”

    小鱼儿飞快的闪身下了凤台,落到小桃的身边,伸出手扶起她,心疼的开口,小桃抬头望了望小鱼儿,苍白的脸上闪过苦笑:“公主,兵工厂全毁了,被皇上派出来的人尽数炸了,我们十几个人也被他派出的人杀了,我是乘乱逃了出来,皇家别院那边的侍卫更是死伤无数。”

    小桃还不知道宫中的巨变,是以为一切都是皇上的指示,她百般不理解,皇上为什么要派人炸毁了兵工厂,还打死了十几个人,死伤无数,惨不忍睹。

    小鱼儿一看她痛苦的表情,心疼的扶住她:“小桃,不是父皇做的,是万鹤国的太子上官昊,那个贱人一直冒充父皇做下了这些事。”

    “不是皇上?”

    “可是打伤我们的人,口口声声说是皇上的暗卫,武功极是高超,有十几个人,为首的三个人武功更是高深莫测,出神入化,一般人不是对手。”

    青瑶微蹙眉,想起流尊的四大暗卫,除了冰绡之外,断魂和长亭还有湘波还听命于他,那三个人为什么一直没有发现端倪呢?青瑶正在思索,下首小鱼儿发出一声惊呼,因为小桃昏了过去,青瑶立刻朝外面唤了一声:“来人,快传御医。”

    “是,娘娘。”

    小太监立刻飞奔出去传御医,青瑶本来想让明月帮助小桃诊治,但是明月现在在冷宫那边,所以只能传御医了。

    御医还没过来,皇上倒是过来了,一看大殿上冷凝肃杀的场面,不由得震惊。

    “瑶儿,是不是皇家别院那边?”

    看来他也是得了消息,此时的面容沉痛无比,没想到一夜之差,上官昊竟然动了这么多的手脚,他的动作真是太迅速了。

    “皇上,你应该立刻召回断魂和长亭他们,他们现在听命于上官昊行事。一般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你说再这样下去,只怕会死很多人。”

    青瑶说到最后,心情沉重得破了一个洞,呼啦呼啦的刮着风,她自认自己是一个冷漠的人,但是此刻面对生命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一种无力的彷徨,那种掌握不了,任由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指尖流逝,是相当痛苦的一件事。

    她的脸色没来由的很白,慕容流尊很心疼,伸出手搂过她,幽暗的声音透过坚定:“青瑶,别担心了,朕一定会很快抓住他的。”

    “那些暗卫?”

    “他们只怕已被上官昊控制了,成了一个杀人的机器。”

    其实慕容流尊比别人更难受,对于那些暗卫,他是有感情的,培养了很久,出生入死的帮助他,可是到头来,他们却成了别人的一件利器,这感觉糟透了。

    “竟然是这样。”

    青瑶不再说什么,凤鸾宫的大殿安静下来,这时候御医在太监的带领下走了进来,飞快的给地上的人诊脉,很快确定她并无大碍,只是受了重伤,细心调养就不会有事,青瑶和小鱼儿松了一口气,小桃总算可以活过来了,被人抬了下去,留在凤鸾宫好好的静养,直到她没事为止。

    明月和莫愁从冷宫那边回来,禀报了冷宫几位妃嫔的情况,还有那些被传染上的太监和宫女。

    “看来只是在熬日子了。”

    莫愁低低的叹息,那些女人有的是该死的,像西门新月,但有些人罪不至死,可是大家却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个女人因为频临绝望了,最后竟也坦然,受的罪太痛苦了,声声的哀求他们,只求一死。

    淑妃西门新月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了,整个人瘦弱娇小,伤痕累累,哪里还有当初如水的样子,苏日安憎恨她所做的事,可是真正的面对着她这个人时,还是心疼得要命,看着她坚强的忍受着所有的折磨,深深忏悔着……

    大殿上死一样的寂静,大家心里冷如冰,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怎样惊心动魄的事情,即便满腹心计,却无处施展,因为那个人缩在阴影里,你不动,他不懂,你一动,他才会出手?

    慕容流尊想着,脑海中忽然升腾出一抹计策,唇角勾出邪冷。

    这时候,南安王带着几个人进宫来了,竟是丞相沐痕,还有家眷,没有回沐府,而是直接的进了皇宫,这一路上的所见所闻,足以使得沐痕明白眼下皇上和皇后所遇见的瓶颈。

    青瑶一听丞相老爹回来了,立刻挥手心急的命令太监。

    “宣,让南安王和丞相大人进来。”

    “是,娘娘。”太监退了出去,领着南安王和左相沐痕走了进来,两个人一进大殿,便恭敬的见礼,两个多月的时间不见,左相沐痕,整个人苍老了很多,鬓边添了白发,犀利的眼瞳一闪而过的慧光,沉着的开口。

    “老臣见过皇上,皇后娘娘。”

    “沐爱卿请起。”慕容流尊对于左相,一直很敬佩,再加上是瑶儿的爹爹,自然礼让有加。

    沐痕和慕容流昭起身,立于一边,上首的沐青瑶下了凤台,走到沐痕的面前,柔声询问:“爹爹,没事吧?其他人都没事吗?”

    “劳娘娘惦记了,都没有事,大家一切安好,娘娘放心吧。”

    “那就好。”

    因为宫中发生这种事,青瑶也没有过多的精力纠结在私人的情感之上,伸出手拉过沐痕,让他一边坐了,低低柔柔的开口:“但愿一切都好。”

    “娘娘,臣没有回沐府,直接进了宫,这一路上臣和南安王商量了一个计策,希望皇上和娘娘成全。”

    “爹爹请说。”

    青瑶抬眉,望着沐丞相,沐痕仍是两朝元老,位高权重,靠的不是裙带关系,也不是先祖的荣耀,而是自己聪明才智还有忠心耿耿的心,才稳坐左相的位置,这一点时至今日也不会变,所以青瑶知道他所说的计策一定还可行!

    “臣想过了,那上官昊报复心极强,想必此次臣回京,他一定心内愤恨,必然夜闯沐府,那么皇上在沐府四周布下天罗地网,臣相信一定可以把他们一干人一网打尽。”

    沐痕话音一落,立刻遭到青瑶的反对。

    “不行,这太冒险了。”这样的想法,她不是没产生过,但是上官昊如若陷入困局一定不会放过沐府的人,她总不能因为要抓上官昊,再让别人陷入困局吧。

    “臣感激娘娘的怜爱,但是只要抓到上官昊,使弦月安定下来,臣肝脑涂地再所不惜。”

    这一次沐痕是义不容辞,坚定的开口,他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有事自当勇往直前,现在弦月有事,他哪能像无事人一样,定要为国出一份力。

    “娘娘请放心,还有微臣,臣一定保护好左相大人。”

    这时候南安王说话,慕容流昭一出声,青瑶便知道南安王也赞同这样的事,现在能引出上官昊的只有沐痕了,因为他仍是当朝皇后的亲生父亲,而此次皇室劫难中,上官昊最愤恨的人该是当朝的皇后,她不但使自己的心血白费,还害得他成了虎狼之兽,可想而知他对沐青瑶的恨意,足以使得他愤恨而杀左相沐痕。

    青瑶扫视了一眼爹爹还有南安王,掉头望向从高首缓缓走下来的慕容流尊,他的黑瞳中闪过肯定,似乎也赞同这一点,眼下只有左相可以牵动上官昊了,要不就是青瑶自身,而让青瑶出面,皇上是绝不可能同意的,所以只能动沐痕了。

    但是青瑶却不则么想,而是另一番想法。

    “不,让我来吧,我来以身作饵,相信上官昊最恨的那个人是我,如果我出现,他一定会出现的。”

    “万万不可!”

    青瑶的声音一落,皇上还没有说话,一直立在下首的南安王和左相,早坚决反对了,娘娘是何等贵重之躯,哪能以身涉险,若是遇到什么危险,怎不让人痛心疾首。

    “本宫已决定了。”

    青瑶冷沉的开口,她是断然不可能让沐痕一个人以身涉险的,事实上,她的武功虽不是天下第一,但已是极厉害了,以她为饵,比沐痕要稳妥得多,沐痕仍是一介文官,手无缚鸡之力,如若一照应不到,只怕便会丧生在上官昊的毒手之下。

    “瑶儿。”

    慕容流尊暗哑的声音响起,是浓得化不开的心疼,自己是不是也成了那个害得她受累的人了,明明是不想让她有一丁点不好的,可是到头来身侧的事,还是会伤害到她。

    青瑶回身,抬首望了皇上一眼,他俊逸的面容上布着阴暗不明的神采,不由放柔音调:“没事,现在我们要共同对付外敌,只有尽快杀了上官昊,弦月才会安定下来。”

    “好,就依皇后所言吧。”

    皇帝沉稳的开口,他不会让瑶儿受到一点伤害的,今夜誓要布下天罗地网,拿住上官昊,沐府的人高调回京,皇后回沐府探望,这个理由够充分,上官昊一定会出现的,即便怀疑其中有诈,只怕他也会出现,要打个鱼死网破,因为他实在太恨瑶儿了。

    慕容流尊完全可以感受到上官昊此刻的心情,因为他们同门多年,正如上官昊了解他一样,他也了解他。

    “皇上!”

    南安王和左相同时叫了一声,得到皇上肯定的眸光,便不再多说什么,皇上比他们任何一个人更牵挂皇后的安危,所以他是相信皇后的能力还有自己的部署的,流昭和沐痕不再多说什么。

    青瑶和慕容流尊并没有坐回高处,而是隔着一方案几坐了下来,南安王和左相有些局促不安,赶忙站了起来,青瑶抬首,忙摆手示意他们坐下:“我们还是商量一下今天晚上的事情吧,别总纠结在形式上了。”

    青瑶一开口,弦帝也点了头,不过他天生的威仪霸气,即便是说出来的话,也带着一股命令的意味。

    “坐下吧。”

    “谢皇上,皇后娘娘。”

    南安王流昭和左相坐了下来,青瑶凝眉深思了一眼,掉头望向身侧的皇上,皇上给予她一抹肯定的光芒,她菜缓缓的开口:“好,待会儿爹爹高调回京,把沐府的其他人留在宫中吧,换上明月和沈钰等得力的高手,南安王爷隐身在其中一起去沐府吧,另外,南安王可以调派凤宸宫的人埋伏在沐府四周,今晚本宫会回沐府探望,相信那暗处的人一定会动手。”

    青瑶吩咐完了,南安王和沐痕站了起来,恭敬的领命:“是,臣等遵旨。”

    “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南安王务必嘱咐手下,就是我们的兵工厂被上官昊毁了,人也被杀了,但是有很多武器被他拿走了,其中杀伤力最大的就是手雷,还有烟雷,烟雷中漫出的是毒烟,手雷中是炸药,这两样东西对付毫无准备的人也许管用,但是对我们肯定是有破绽的。”

    南安王和左相一听兵工厂的东西被上官昊抢走了,脸色很难看,后又听皇后说有破绽,赶紧入了神的听。

    青瑶接着开口:“那手雷拉开后会有一股烧灼之感,它不能在短时间内爆发出来,你们都是身手厉害的人,只要抢在引信爆开前,反踢回去,那么受伤的将是对手,而而不是你们,那烟雾虽然有毒,但是只要一拉开引信,便有一股难闻的药味,如果你们闻到味道,在浓烟弥漫开来前,把它踢到有水的地方,它就会自动的熄灭,如果没有了这两样东西,相信他们也没什么可惧怕的,我们的人马一定不会输给他们的。”

    “是,臣明白了。”南安王立刻站了起来,如果娘娘不说明白,根本没有人明白这原来那么厉害的武器也有弱点,看来别说人,就是东西也有软肋。

    “立刻回去部署吧。”

    “是。”南安王和左相沐痕同时起身,青瑶也站起了身,望着沐痕,轻声的朝一边吩咐:“莫愁,去把二小姐和沐府的几个人安置下去,连日来的奔波,让她们好生歇着吧。”

    “是,娘娘。”

    莫愁应声走了出去,而南安王和左相告安后退了出去,明月和沈钰都被他们调走了。

    偌大的凤鸾宫一片寂静,小鱼儿早进寝宫休息去了,大殿安静下来,慕容流尊一伸手拥着青瑶,磁性的声音响起,双臂紧紧的圈着她:“瑶儿,别忘了答应朕的事。”

    青瑶呃了一声,抬头,不知道皇上指的是何事。

    皇上附着她的耳朵轻轻的低喃:“此生不离不弃。”

    情人似的喃语,暧昧至极,青瑶心中荡起春日的暖流,偎进他的怀中,点头:“皇上,我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

    “恩,朕会一直和你站在一起的。”

    大殿上响起狂放暗沉的宣语,有暴风雨又怎么样,两个人同心协力,风雨总会过去的,彩虹很快便会来到,明天会更好的!

    左相沐痕高调回京,临安城内外人人皆知,先前沐家的狼狈而逃,还有太仆寺卿赵家休了左家千金的事,致使左相的千金投湖自尽,总之众说纷纭,什么样的话题都有。

    临安城内先前有很多人为沐痕惋惜,忠心耿耿了一辈子,没想到到老了,竟然落得如此下场,真是伴君如伴虎啊,可是没想到瞬息风云,原来那只是坏人的歹计,皇后是遭恶人陷害的,现在真正的皇上回宫了,皇上夫妇伉俪情深,左相终于又出来了,高调的回京。

    一家客栈的酒楼,临窗的二楼雅间,半敞开的窗户,一个男子阴骜冷沉的脸,墨发遮盖住了大半的脸,看不真切脸上的面容,只一双眼瞳,如狼似虎,紧盯着街面。

    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雅间内充斥着一股酒味儿,好久门外才有轻叩的声音响起。

    暗哑的声音响起:“进来。”

    “是。”一个人影鬼魅的闪进来,好似幽灵一般,眼神涣散,整个人木木然的。

    “左相真的回京了吗?”

    “是的,属下打探清楚了,左相还有家眷,确实回沐府了,朝中还有好多大臣登门拜访。”

    “好,这真是太好了。”男子大手陡的一端琉璃盎,仰头便是一大口,随之狠狠的掷在桌子上,陡的起身,恶气冲天的开口:“沐青瑶,今晚我就要拿沐府的人开刀,我要炸得你沐府一个稀巴烂,叫你坏我好事。”

    说完一拉门,黑色的长袍撩起一道弧线,身影眨眼消失了。

    夜晚,天湛蓝得好像一块水洗的琉璃,洁净皎洁,少见的明净,几缕浮云漂浮在半空,肆意悠闲。

    沐府,灯火明亮,府内外,不时有人进进出出。

    左相回京,重回六省总部,朝中的大臣,争相前来道贺,不过此时朝廷正是危急之时,所以左相沐痕没有大宴宾客,那些祝贺的客人只略坐坐便又都回去了,傍晚的时候,门楣刚冷清些,皇后领着几名宫婢回府探望家人。

    左相沐痕领着府上大大小小的人齐刷刷的在大门之外,跪迎凤驾。

    青瑶在莫愁侍奉下,下了凤辇,亲自扶起了爹爹,一行人回沐府。

    青瑶走在沐痕的身侧,轻声的询问:“府中没有宾客吧?”

    沐痕小声的回答:“都驱散了。”正因为今晚上官昊要来,所以他才没有摆宴席,招待宾客,只让他们略微坐坐,便让他们回府了。

    “嗯,那就好。”青瑶放下心来,她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暗处潜伏着得杀机,上官昊果然来了,不过究竟是他手下的人,还是他亲自来的,就不得而知了,不管是谁,今夜誓要让他们有去无回,眼瞳陡的闪过利芒,随之笑语响起。

    “爹爹还好吗?”

    “托娘娘的福,一切都还好。”

    沐痕身为百官表率,言行举止一向是中规中矩的,青瑶纠正了他很多次,也起不了丝毫作用,所以最后只能作罢,不过对于古人的迂腐思想倒是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皇上还好吧。”沐痕话音一落,青瑶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眼瞳随意的扫向紧跟着自己身后的小太监,如果让爹爹知道皇上伪装成了小太监,不知道作何感想,还会不会如此冷静,不过她不想坏了今晚的事情。

    “皇上一切都还好,爹爹不必惦记。”

    沐痕在前面领路,很快把青瑶带进沐家主屋得正厅之中,厅外,月光倾泻在石阶之上,石阶下林立着太监和宫女,空气静谧无声,明明是临近初夏,可是众人还是感受到了凉薄的寒意,主屋门前有一个小小的白玉雕栏砌成的花圃,因为无人打理,以致杂草丛生,掩盖了该有的花枝,余香暗自袭来。

    正厅里,一片寂静,这种时候,谁也没心情说话,只等待着该来的那个人,也许他早来了,只是没有动。

    青瑶凝眉,心底提着一颗心,生怕他不来,如若不来,这一番阵仗不是白费了,但她的担心只维持了一刻钟,屋外便传来了太监的惊呼声:“来了!”

    青瑶当先一人冲了出去,身形快疾,一颗悬着的心落了地,莫愁紧随其后的冲了过来,冰绡被她留在宫中保护小鱼儿,是以没有过来。

    沐府主屋门前除了花圃,还有一片空地,青石铺成,此时在空地上站着十几个黑衣人,这些人面无表情,就连动作也是机械化的,僵硬无比,但是眼瞳却闪着嗜血光芒,紧盯着包围住他们的人,一动不动的林立着。

    青瑶忘了过去,只见为首的男子是她见过两面的断魂,他可是流尊的得力手下,贴身暗卫,没想到他真的被上官昊操纵了,看到他此刻冷漠无光的眼瞳,一点的自我都没有,而且连南安王都认不出来。

    南安王领着人围住这十几个人,并未动手,因为他在等,等皇上的话,这些人是皇上精心培育出来的,今日要亲手毁了他们,皇上一定很心痛,可是不毁,受伤的就是他们,而且那上官昊并没有出现,他究竟是躲在暗处,还是根本没有来?

    两帮人僵持着,一声磁性冷寒的声音响起。

    “杀。”

    一言落,南安王一马当先,手中的宝剑一扬,凌厉的剑气拔地而起,飞迎了上去,团团围住的人更是抢身而上,这些人都是厉害的角色,并不比断魂他们差多少,所以一场昏天暗地的厮杀开始了,刀光剑影中,有人很快受伤了,青瑶带来的太监和宫女其实都是宫中的侍卫,所有人都冲了上去,团团围住那十几个人,很快便杀光了来的人。

    浓烈的血气弥漫在沐府上空,夜幕染上了棠红色,妖魅一片。

    上官昊并没有出现,慕容流尊看着眼前的一切,心头很难过,这些都是他精心培养出来的心血,断魂,长亭和湘波,他虽是他们的主子,可到底是用了感情的,亲手杀了他们,哪能不心痛,可是他和上官昊一样出自天山,知道用药物控制了人的思维,短时间之内是无法让他们清醒的,而他们如果不死,只会杀更多的人,成为上官昊手中的利器。

    青瑶凝目望着慕容流尊,慢慢的走过去,伸出手握住他的大手:“皇上,别难过了,他们不会怪你的。”

    “嗯,会回宫。”

    慕容流尊陡的开口,没想到上官昊最后竟然没来,他为什么没有出现,流尊目光闪烁着,嗜血至极,紧拉着青瑶的手向外走去,青瑶回身看了一眼,忽然沉声命令南安王:“这些人被我们杀死,只怕他心有怨气,必然还会做出什么动作,流昭,立刻去兵部,分布在临安城内,昼夜不停的巡逻,一定要注意任何动向。”

    “是,娘娘。”

    南安王领了命,这时候皇上已听了身子,青瑶遥望向左相沐痕,沉沉的开口:“爹爹,跟我们一起回皇宫吧,留在沐府太不安全了。”

    “好。”沐痕没有反对,本来想以身做饵引诱那上官昊出现的,没想到上官昊没出现,倒是十几个手下出现了,除去了他的左膀右臂,他一定非常恼恨,不知道他会不会反扑过来,如若不回,他是空等一场,如若回来,他们走了,他是白白的丢了一条性命,不如先进皇宫再作打算。

    皇帝和皇后领着一帮人离开了沐府,连同沐痕也离开了,南安王慕容流昭领着十几个手下,护送皇上和皇后回宫,稍后前往兵部调兵,今夜整个临安城务必要小心谨慎,那个男人一定隐在什么地方的。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沐府,天地间安静下来,主屋门前的空地上忽然多了一抹影子。

    那影子悄然的落到断魂和长亭身侧,低首摸上他们的脸,嘴里喃喃有词。

    世人都说我狠,其实他何尝不狠,眼也不眨的让人杀掉了你们,你们跟着他,究竟是幸或不幸。

    说完一纵身,融入夜色之中,水过无痕,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唯有柳叶轻摇。

    慕容流尊和青瑶回到宫中,宫中并没有发生什么事,看来那个男人的手并没有伸到宫中,那么接下来他想做什么呢?两个人的心头浓云低压,越来越沉重,现在有那个男人的存在,就是一颗随时会爆炸的炸弹,而且本来他们以为他会用手雷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