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5章 恩 爱

作者:吴笑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冬日,古道两边,景物萧条,朝霞破层而出,天地间万物皆有光辉,小小的丫头,身着粉色的罗裙,好似翩纤的彩蝶,招摇的晃动着小脑袋瓜儿,两串樱红的珠花,就是冬日最觎丽的花朵。

    青瑶和慕容流尊相视一笑,自然的牵起手,紧握着,从此后,再也没有人可以把他们分开,死生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两个人跃身跳上马车,马车前面,驾车的是明月,而莫愁和冰绡等人自觉的骑马尾随在后面,而且远远的离了一戴,现在是皇上和皇后一家人难得团聚在一起的日子,经历了干辛万苦得来的这幸福的甘果。

    马车内很快飞扬起笑声,是小鱼儿骄扬的说话声,飞泄出来,顺延而下,一路往北而去。

    马车内,慕容流尊紧拉着青瑶的手,直到这一刻,他心头的不安才隐去,周身收敛起寒芒,嘴里的腥味慢慢的消去,服用了明月镇定心神的药已好多了。

    小鱼儿望着坐在一起的父皇母后,心头忽然释然,前情后世的等待,这一刻忽然放开了,甚至于想到,也许她们前世的那一个恍神,就是为了让她重生在这里,与这个男人相遇,这就是她们彼此的使命。

    心潮澎湃,激荡无比,忽然觉得少了些什么,发出一声惊呼。

    “娘,小白留在那户人家了,不知道她们会不会帮我好好照顾它。”

    小鱼儿话音落,想起那大婶发白的脸,嘴角自然地勾出笑意,虽然大婶很害怕,但答应了帮她照顾,就一定会照顾得好好的,她再回京来,一定会接它回去的。

    “人家答应了你,一定会帮你照顾好的。”

    青瑶安抚她,真佩服了这小丫头的一惊一乍,不过想起她昨晚拼了命的救她,不由伸出手紧握着她的手,一起放进流尊的手心里,沉沉开口:“以后,我们一家人要相亲相爱的,永远在一起,流尊,我们会永远在你的身边。”

    慕容流尊清明冷漠的眼神注满了神彩,用力的点头。

    这一刻,盛满荆棘的心开出了鲜艳的花朵,那些阴影离得他越来越远了,他的脑海闪现了一些模糊的影像,那么快,却抓不住,干脆放弃了去想,现在有娘子,有女儿,他已知足了。

    马车一路狂奔,往天山而去。

    接下来的日子,便生出一些笑料,马车内总是响起旖旎无比的话来,就是小鱼儿也听得脸红心跳,最后坚持要和莫愁共乘一骑,她是实在受不了父皇那股粘糊劲儿,她可是个小孩子……

    马车内,流尊又缠上了青瑶,拉着她的手臂,一脸笑的叫着:“娘子,我们玩亲亲,我们玩亲亲吧。”

    青瑶一脸红,知道外面的人全都听得清清楚楚,此刻只恨有个地洞好钻进去,一向冷若冰霜的她,这下真是跌到地扳了,那一晚只不过是为了唤醒他心中的理智,所以她才会突发其想,一拥吻了他,谁知道这男人,现在整日想着那个吻了,哪里一不舒服,便让她亲亲,说那样就不疼了,好舒服的感觉。

    “这次又怎么了?”

    青瑶小声的嘀咕,不满的瞪着这厮,这厮经过几日的观察,一点也不像先前的害怕她生气了,越发的楚楚可怜,捂住胸口,装模作样的开口:“娘子,胸口好闷,娘子亲下就不疼了。”

    “你?”

    青瑶怒目瞪他,伸出手轻弹他的脑门,流尊立刻发出一声惊呼,不过并未妥协,因为两个人一直坐在马车里,有的是时间和娘子耗,现在他是越来越喜欢亲亲了。

    娘子亲他,他觉得娘子喜欢她,他亲娘子,觉得娘子好香啊,不过谁亲谁,都很高兴。

    青瑶看着这样赖皮的他,翻白眼,有好几次准备弃马车把他一个人扔在马车上的,不过明月却声明,娘娘还是陪着皇上吧,这样子的有利于皇上复原,不过他说这话的时候,是极力忍住笑意的。

    青瑶只得陪着流尊坐在马车里,一路受这男人茶毒,谁说他弱智来的,明明阴险得很。

    此刻一张俊逸的脸乘她不注意,一个趋身,偷了香,得意的笑了起来:“娘子,好香啊。”

    “你啊?”

    青瑶无奈,只能任由他了,马车内安静下来,马车外的人同时在心里默念一句,看来皇上偷香成功了。

    天山,终年积雪不化,白雪笼罩着天地间,一片晶莹,纯洁无比。

    青瑶等人下了马车,仰头望着高山,能上得了这山颠之上的人,内力要极深厚,他们这一群人里面,除了皇上,只怕连南安王也未必上得去,青瑶望了望身侧的流尊,掉头吩咐南安王:“你们在山脚下吧,我陪皇上上山,那赤霞老人仍天外奇人,只怕生性怪僻,我们这么些人上去,必然遭他嫌戾。”

    “好。”

    南安王点头领命,望向身后的几个人,大家正抬首望着冲入云宵之中的天山,暗自叹息,这山可真高啊。

    明月先给皇上服用了丹丸,禀报主子,除了攀山别再使用内力,因为前一阵子他劫牢,已经历过一次大的血逆,如果再有一次,只怕凶多吉少。

    青瑶脸色凝重的点头,只要见到赤霞老人,一定会求他救回流尊的,而且听说赤霞老人平生最爱这个徒弟,应该很珍惜他的性命,不会见死不救的。

    “好了,我们上山了。”

    流尊见青瑶说完了话,早高兴的伸手抱着青瑶,高兴的开口:“娘子,我们上山去。”

    说完脚下一拭,人已如大鹏鸟似的脚尖轻点崖壁,攀崖而上,眨眼只剩下一个小黑点了。

    小鱼儿望着高山上失去踪影的两个人,心里感叹:“但愿赤霞老人能修复父皇的内力,这样就可以对付上官昊那个贱男人了,只要一想到他顶着父皇的脸面,在宫中生活着,我就气得想骂人。”

    小鱼儿发着恨,莫愁立在他的身侧,柔声安抚她:“公主放心吧,皇上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流尊和青瑶上了天山,山顶洁白无垠,一个人影也没有,白茫茫的天地中,隐约可见一竹屋,青瑶拉着流尊飞快的走了过去,一直走到竹屋门前,清润的声音响起。

    “请问赤霞老人在吗?”

    一连问了两遍,也没人应声,青瑶微微感到诧异,记得她曾听流尊提过,这天山之上除了师博,还有一个小师弟照应着,怎么现在一个人影也没有呢?心里暗自诧异着,推开虚掩的竹门,竹门内,简单的摆设,竹椅竹桌”墙上挂着淡雅的水墨画,虽然是最简单的布置,可是却透着一股儿清雅,还有那种离尘之味。

    青瑶走进去,用手一抹桌面,手上立刻沾染了厚厚的灰尘,这里似乎好久没有人来了,心下难安,赤霞老人怎么不见了?

    “流尊?”

    她回首唤了一句,没听到反应,掉头只见流尊走到竹屋里面,对着一架瑶琴发呆,不由得心里染起欣喜,悄然的走到他的身后,轻轻的问:“是不是对这里有些影像。”

    流尊点头,回首望着青瑶:“脑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闪过,可是却抓不住。”

    青瑶一听他如此说,早高兴了,虽然没有看到赤霞老人,但是留在这里,说不定可以让流尊恢复记忆,于是决定留下来一晚,看看能不能让他苏醒过来,这里是他住了很多年的地方,与别处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流尊,今晚我们住下来。”

    “好啊,好啊,娘子,今晚我和娘子一起住,没有别人,就我们两个人。

    流尊的注意力不在房子上,转移到青瑶的身上,发出雀跃之声,青瑶翻白眼,不去理会他,转身径自往一边走去,卷袖撩摆,打来水把桌上的灰尘,擦了一遍,流尊便跟在她的身后安安静静的帮着她,两个人等到收拾了竹屋中的一切,天边的最后一丝晚霞落了下去。

    忙了半日,还没吃晚饭呢,好在山上什么都有,青瑶对于做饭还是手到擒来的,一番功夫下来,已煮了香喷喷的白米饭,并做了两个小菜,再多的也没有了,不过流尊却吃得津津有味,一边吃一边啧啧称奇:“娘子,好好吃啊,这是娘子做的啊。”

    把一碗白米饭吃得干干净净,青瑶没什么胃口,只顾看着他吃,现在的流尊虽然智力低下,可是他那份渴望爱的心,还有依赖她举止,总能让她想起他们从前,他陪伴她的日子,那般细心,那般体贴,只是那时候,她选择了忽视,现在想起来,却似水般的流淌在心底。

    吃完了饭,收拾干净,青瑶领着流尊在山顶上逛了两圈,以前他曾在这里习武,生活,总该留下一些痕迹,不过流尊似乎真的感应到一些什么,整晚都很安静。

    “有没有想起点什么?”

    青瑶柔声的问,流尊抬头看天,今晚难得的天上有月亮,他凝着的眉慢慢的舒展,如水的声音响起:“好像我曾在这里住过。”

    他一说完,青瑶便高兴起来,说明他的记忆正慢慢的恢复过来,只要他醒过来,什么事都好办了。

    “流尊,来,坐下,娘子弹一首曲子给你听。”

    青瑶抽出背上的凰尾琴,从前曾听他吹过萧,吹萧的他是最动人的,现在她也想弹琴给他听。

    两个人席地而坐,寒夜凉如冰,青瑶轻轻的抚琴,流尊细心脱下外袍,披在她的身上,然后静静的听着她的琴,琴音在高山之上悠扬的响过,空灵悠远,两个人沐浴在月色中,周身染了白芒,好似世外天仙,如果可以,真想从此不理红尘俗世,就这么单纯的生活着。

    一曲终,青瑶回头”只见身侧的男人,认真而专注的听着,虽然她知道此刻的他未必能懂她的琴,但他依然听得那么认真,扬起璀璨耀眼的眼晴,笑着柔声开口:“娘子弹得真好听。”

    “谢谢。”

    青瑶笑了,拿起琴牵着他的手往竹屋走去,山上本就寒冷,现在的他不比从前,不能随意的运力御寒,所以十指如冰,两个人一走进屋子,她放下手中的琴,拉着他的手自然的放在唇边呵气,一边柔声的问:“好点儿没有?”

    他双眸闪着炽热的光芒,定定的望着她,那樱红的唇好像香甜的点心,那眉眼好似画一样,娘子真的好漂亮啊,好似仙女一样,脑海中似乎也有这样的记忆,他柔柔的亲她,不由自主的顺着本能的反应凑了过去,轻轻的吻住她,好似那是一个精致易碎的陶瓷,两个人的唇都有些凉,慢慢的热氤起来。

    流尊的大手自然的搂过她,加深唇上的吻,这一次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次轻轻的啄食,而是深深的缠绵的吻,似乎要把所有的热情都吻进去,那些相思,那些刻骨的压抑,统统化为千般的柔情,万般的辗转。

    大手一伸便抱起她转了一个身,往床榻上走去。

    青瑶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前两次是朦脑间,这一次她是清晰的,他才是迷蒙的,但是她心甘情愿的承受着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她们是夫妻,这种事夫妻来做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唇角轻吟出声:“流尊。”

    “娘子,我爱你”流尊喜悦的在她耳边低吟,全然感官的投入做这件事,顺着脑海中的那些记忆,一一的摸索进行着,大手自然的扯掉她的外衣,然后是白色的亵衣,吻移到她的眉间,然后一点点的细腻的轻尝着,不时的发出满足的叹息。

    “娘子真的好香啊。”

    青瑶颤了一下,对于那大手游走过的方向,那陌生的触感还有些不适应,身子僵硬着,几乎是同一时间,流尊便有些察觉,一动也不敢动,就那么俯身凝视着她,眼瞳跳跃着两小簇的灯花,青瑶清晰的在他的瞳孔中看到自已的脸,绷得很紧,不由轻盈的荡出笑意来。

    流尊一下子欢欣起来,再次咬上她的嘴,亲吻起来,好一番缠绵,这缠绵中陆陆续续的有记忆袭上心头,他们的初夜,是香醉浓郁中完成的,他的摸索,她的火热,是那长般的完美,和现在完全不一样,现在是清馥郁葱的,清新得好似一叶嫩芽,第二次是他的算计,这一次却是全心的体验,竹牙床,轻盈的响声,如水一般的温情。

    他的黑瞳闪烁着慧光,所有的一切尽数涌现到脑海中,他心中升腾着的是一颗感恩的心,让他在最落魄的时候,得到了最爱,原来当日师博所说的劫难在此,若没有她,就没有他,原来她果然是踏世而来的救星,更是他的所爱。

    爱缠绵,越来越炽热,前尘往事,化成深深久久的缠绵。

    他浑沌的思绪早已清明,却仍甘愿做她心目中的那个痴童,享受着她的细腻关爱,此种光景,一生难求。

    “娘子,我爱你。”

    唇齿间的昵喃更添火热,竹屋内一片旋旎,是爱的升华,一遍遍的炽放着炽热,辗转缠绵,似要把那失去的弥补回来,直到青瑶沉沉的睡了过去,他小心的半俯身子,嘴角是满足的笑意,大手轻轻滑过她香汗淋淋的脸,一寸一寸,愈见温柔。

    “瑶儿,此生有你足矣,我们永生永世,不离不弃”眸光清明深幽,哪里还是一个七八岁的痴儿,他的记忆已全然的回来了,老天永远那么公平,让他痛苦过,却给了他至宝,所以他不怪不恨不怨,命运是公平的,但是他不会让人乱了弦月的江山,这是他和瑶儿的心血……

    早晨的霞光透过竹屋的窗棂,好似金纱似的洒在房间里。

    床榻上的人酥软的醒过来,慵懒的睁开眼,掉头望向身侧的男子,他的脸就像神斧雕刻而成的,精致天然,手指不自由主的轻触上去,一寸一寸的轻摸,最后留在他的唇上,都说薄唇的男子寡情,原来这话也不尽然,在她心目中,他就是天下最痴情的男儿了。

    “流尊,不知道你醒过来,是否会记得这一切。”

    她轻喃,因为太专注,所以完全没注意到那薄薄的唇形勾起来,随之身形动了一下,青瑶立刻缩回手,想到昨夜两个人的热情缠绵,不由红了脸颊,这一场欢爱之中,自已似乎占了他的便宜似的,他浑沌无知,她却是清晰的。

    青瑶正想起身,一条长臂伸了过来,搂住她的腰,慵懒撤娇的声音响起:“娘子,你醒了?”

    “嗯”,青瑶头也不敢抬,所以没有看到头顶上方,男子精亮的眼神,鬼魅诱人的笑意,满足的收紧手臂紧搂着她。

    “娘子以后一定要爱我疼我,照顾我,因为我是娘子的人了。”

    头顶上方传来邪魅的声音,青瑶的脸颊烧烫一些,把脸埋进某人的臂弯。

    某人极力耐住笑,再接再厉:“娘子以后不要不理我,也不要生我的气。”

    他的话音落,青瑶眨巴着眼晴,听这话总觉得怪怪的,似乎透着不寻常的气息,飞快的抬头望过去,只见头顶上的男人一脸双眼晴清明,一脸的笑意,和往常并没有差别,而且两个人此时的姿势怪别扭的,都没穿衣服,腰上搭了一件纱金,遮盖住了重要的部位,可是却自然的搂在一起,青瑶赶紧挣扎着欲起来,流尊看着娇羞的她,完全不同于平时的她,也不同于沙场上的她,喉头一紧,却也忍住,昨夜可是累坏了她的,忙放开手,怕再粘在一起,自已又控制不住了。

    “好了,我们起来吧,赤霞老人不在天山,娘子要想办法找人帮你修复内力。”

    青瑶一边弯腰捡起落在地上的衣服,一边柔声的开口,动作优雅的穿好衣服,站到地上,见他没有动静,赶紧催促起来:“快穿衣服,娘子去给你煮点粥。”

    “好。”

    他笑起来,望着她走出去,这样的日子虽然平坦,却是温馨的,与世无争的,也会是他记忆深处最难忘的。

    等到青瑶一离开房间,慕容流尊的眸光陡的暗沉下去,黑瞳闪烁着寒芒,幽幽如冥夜的嗜血修罗,好你的上官昊,竟然敢给朕来这么一出,还有西门新月,本来朕还觉得愧欠于她,所以才会先去见她,想和她先行说一声,为了弥被她,朕甚至准备让南安王立她为贵妃,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该死的可恶,也许从头到尾这女人都只是个蛇蝎美人,只是她那份娇柔做作掩盖住了她的丑陋。

    想来这几个月的折磨也是他识人不清所致,怨不得任何人,不过这江山即会让你上官昊任意妄为。

    眼下最要紧的是该如何修复内力,没有外界的帮助,如果自已强行修复,一个不惧血脉逆流,便会走火入魔,如果师傅在这里,一定会帮助他的,可是现在这里没人,想到师博,慕容流尊微眯起眼瞳,他老人家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么长的时间,最重要的连小师弟都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

    慕容流尊正在凝眉深思,耳边响起青瑶的清呼:“流尊,快起来了,天色不早了,我们吃完早饭还要下山呢,我会找到内力修为高深的人来帮助你的。”

    她说完,流尊盎然的仰起一个笑脸,手脚俐落的穿衣下床,很快一个翩翩的公子出现了,青瑶满意的点头,现在的他俊逸非凡,永远是引人眼线的那一个,如果不说话,不知道可以吸引多少女人的芳心。

    两个人相偕着一起坐下来用膳,吃了青瑶亲手做的米粥,收拾好所有的东西,恋恋不舍的离开,一起往山下而去。

    流尊的记忆已恢复,只是还依恋着瑶儿的疼护,所以一时在她没有发现的时候,依然和之前没什么两样,但是对于内力的运用,已适当的调控了,所以并不影响自已。

    两个人下了山,山下小鱼儿和莫愁他们几个人早就翘首期盼,等看到他们两个人下山里,似乎比之前上山更恩爱了,眉宇间也神志清明,几个人都以为皇上已康复了,小鱼儿飞快的跃过来”一把抱住流尊。

    “父皇,你是不是好了,真是太好了。””

    青瑶一看小鱼儿的高兴劲,眼神黯淡下来,南安王等人心头一沉,缓缓的开口:“不会是?”

    青瑶点头:“赤霞老人不在天山,不知道他现在身在何处?”

    几个人一听,不由焦急起来,那现在怎么办?青瑶抬首扫了一圈,眸光幽远清明的望向苍茫之中,心情沉重的开口:“现在要到哪里去找一个武功高强的人来帮流尊恢复内力呢?流尊的内力本是极高的了,而要与他一般已极难找了,还要高于他,只怕这天下间是极难有的?”

    青瑶的话音一落,一直未说话的冰绡,缓缓的开口:“娘娘,说不定有一个人可以?”

    “谁?”

    她的话立刻引来了众人的重视,青瑶更是迫切的注视着她,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冰绡凝着眉,一字一顿的开口:“我曾听皇上和上官昊提起过一次,好像是住在云涧谷的谷主瑶池夫人,传闻瑶池夫人早年很爱赤霞老人,因为不得所爱,便发誓永生不出谷,留在云涧谷内,听说她的武功,和赤霞老人不相上下。”

    冰绡说完,青瑶立刻掉头望向身侧的流尊,只要有一丁点的希望,她不会放肆的,只是那云涧谷在什么地方?

    “谁知道云涧谷在什么地方?”

    青瑶一目下去,几个人都摇了摇头,不过冰捎好歹知道一些线索:“听说离此路途遥远,好像是一南一北,当初那瑶池夫人得不到所爱,便躲得他远远的。”

    “好,那我们先向南而行,一路打听,一定要找到云涧谷。”

    青瑶一声令下,众人翻身上马,她和流尊依旧坐马车,返道而行,一路向南而去。

    一路上见到了不少的告示,竟然是青瑶和南安王的画像,大衙小巷贴了很多,那告示上的罪名,皇后谋逆,南安王劫狱。

    因为这些告示,几个人不敢再留宿在大集镇上,青瑶易容成了男装,南安王也戴了黑色的斗篷,一行几个人低调的往南而去。

    一路走一路打探,竟真的打听到云涧谷这个地方,云润谷原来就在维城的边缘。

    青瑶不禁想起素歌姨娘来,姨娘似乎嫁的就是维城的人,夫君还是个武林盟主,不过她们可没空去拜会她们。

    走走停停的”眨眼过去了一个多月,冬日早过去了,初春袭来,嫩绿的柳枝上抽出了新芽,满山头的嫩绿,鸟雀在林间鸣叫。

    一行人在山脚下,仰望高山,云润谷就在这片高山之中。

    弃车登山,暖阳在枝叶间晃动,耀眼的光芒闪烁着。

    流尊和青瑶走在最前面,莫愁照顾着小鱼儿,其余人尾随其后,一路攀崖而上,极是幸苦。

    走了半日,忽然眼前出现一处深渊,中间吊着一处铁索,那索不过手臂粗,却要人走过去,这要轻功高深的人方能过去,普通人根本上不去,几个人立在深渊之前,面面相觑,一时之间不知做何反应。

    这时候,从身后传来几声笑语,两个身着罗裙的婢子,手挎花篮动作优美的走了过来,经过她们身边的时候,并不多看一眼,自顾说着话儿往前走去。

    “这两日夫人极是高兴呢”

    “是不是来的那个人有关?”

    “差不多吧”两个人说着便准备登索离去,青瑶陡的跨前一步,柔声开口:“两位姐姐请留步。”

    那两个说话的丫头停住脚步,掉头望了过来,微笑着点头:“什么事?”

    “请问瑶池夫人是否住在这里?”

    “是”其中一个身着红衣的婢女点头,诧异的挑眉,似乎直到此时才看清她们几个人似的,上下打量了一遍”缓缓的开口:“你们找我们家夫人?”

    “是的,就说沐青瑶来拜会瑶池夫人。”

    “若是想见便过来吧””那红衣婢女不卑不亢的开口,转身和另外一个婢女登索离去,两个人走在铁索之上,仿若平地,但众人已看清,这两个人轻功极高,衣决飘飘,恍若神仙妃子,眨眼便到了对面,走进山谷里去了。

    青瑶扫视了身后的人一眼,如果说登天山,她们几个人不能完成,但是这铁索,还难不到她们这些人,先前只不过不敢贸然闯进去,既然那婢女说可以进去,那么她们就进去一见又何防?也许这些人压根不把她们放在眼里吧,青瑶挽唇一笑,淡雅的开口。

    “我们进去吧,想来这瑶池夫人是有些能耐的,连小小的婢子,轻功竟然如此了得,想来本人一定拥有极厉害的身手。”

    “是,娘娘。”

    身后几个人同时应声,小鱼儿望着那铁索,紧张的咽了一下口水,惊叫起来:“娘,我怎么办?”

    “让你王叔带你过去。”

    青瑶一言落,已领先往铁索之上飘去,有轻功的人,其实并不觉得这铁索有何可怕,只要点到铁索,借力而行便成。

    流尊紧随着她的身后往对面而去,明明是高大的身子”却轻盈得如一片鸿毛,白衣飘飘,墨发飞舞,俊美的脸上,星月流转,像夜空的上弦月,樱花一样美丽的唇微微的勾起,诱人异极,在铁索之上飘然远去,好似天外谪仙一般,引人倾目。

    对面的山崖之上,此时正有一双美目悄然的散发出光芒,隐在瀑布之下

    一行人很快穿过铁索,进入了云涧谷,静谧的半空里,只听得小鱼儿哇啦哇啦的尖叫:“娘,我害怕,我害怕。”

    只到南安王慕容流昭沉稳的声音响起:“到了。”

    她的一颗心才落地,陡的睁开眼,几个人已置身在繁花盛景之中,身侧是满视野的鲜花,五颜六色,蝴蝶翩翩起舞,近处碧草氤绿,远处是银光灼灼的瀑布,半空,几朵浮云肆意的漂浮着,这里真的是世外仙谷。

    这瑶池夫人可真会享福,竟然躲到这个地方来了。

    几个人顺着青石小经一直往前面走,慢慢的有说话声,几个婢子迎面走了过来,为首的正是先前遇到的那个红衣婢女,一看到青瑶她们倒是怔住了”似乎全然没想过这些人竟然轻而易举的过了铁索,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倒是她身侧穿绿衣的丫头,陡的沉下脸,娇喝一声。

    “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私自闯进云涧谷?”

    青瑶落落大方,不卓不亢淡然的抱拳:“在下等拜见瑶池夫人,刚才在对岸遇到这位姐姐,她让我们过来,所以打搅了。”

    青瑶的话一落,绿衣婢子黛眉一挑,不满的望向那红衣婢女。

    “红姐姐,你怎么随便让人进来了?夫人若是知道又要罚你。”

    原来穿红衣服的女子叫红儿,此时有些哑然,她只是随口一说,谁知道这些人竟然武功厉害,轻而易举的进了谷。

    “没事,绿儿”红儿坦然的摇头,她已看出眼前的这些人都不是寻常人,若她们坚持要见夫人,一定会见到的,倒不如坦然一点。

    “你们稍等一下,我去禀报夫人,夫人若是见你们,你们就进去,若是不见,请你们原路返回。”

    “有劳了”青瑶抱拳,红衣婢女转身正准备去禀报夫人,忽然佩环生响,空气中飘来浓郁的花香之气,周遭的人萧然起敬,皆恭敬的立于一边,几个婢女同时开口。

    “莲姑娘。”

    “好了,什么事?”一声慵懒娇柔的声音响起,声到人到,青瑶只觉得眼前一亮,一个身穿鹅黄薄裙的女子盈盈立于面前,只见她美目流转,灵动逼人,脸上罩着若有似无的淡漠,这女子不似一般的俗脂水粉,高雅纯净,皎若朝霞。

    这女子的眸光随意的扫过青瑶的脸,随后落到慕容流尊的身上,只多停留了一刻,又挨个的望了过去,最后掉头望向红衣婢女,那红衣婢女恭敬的回话。

    “禀姑娘,这些人要见夫人?”

    “夫人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见的”女子的脸色冷意一起,红衣婢子慌忙跪下来:“婢子该死。”

    青瑶一看眼前的状况,忙上前开口:“是我们要见瑶池夫人,请别为难这位红几姑娘。”

    “你又是何人?”

    这位莲姑娘似乎有些高傲,神态极端高贵,眼神斜睨向青瑶,青瑶身后的莫愁和冰绡一看这女人对主子无礼,当下脸色冷沉下来,趋前一步,就待发怒,青瑶伸出一只手阻止了她们两个人的动作,今日她们是有求于人,所以尽量和缓一些,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可起冲突。

    “在下沐青瑶,因为有事求见瑶池夫人,请姑娘代为引见。”

    那莲姑娘淡淡的扫了青瑶一眼,眼光又落到了慕容流尊的身上,淡然的开口:“家师今日有客,你们还是出谷去吧 ”

    说完转身准备离去,青瑶眼神幽暗下去,原来这莲姑娘是瑶池夫人的弟子,难怪如此清高,想必武功也是极高深的,不过她们既然进来了,断然没有见不到人就出去的话,她一定要让流尊恢复功力,当下身形一移,便欲挡莲姑娘的去路,谁知道那莲姑娘的背后好似长了一双眼晴似的,在青瑶一出手的同时,身形一掠而过,陡的转身和青瑶过起招来了。

    这莲姑娘使的武器,竟然是一朵莲花,刚才斜插在腰间,柔和贴在鹅黄的衣衫上,竟似绣上去似的,哪里知道这根本是个兵器,薄且利,莲花顶部还有按扭,一按便有银针射出来,十分的厉害,不过青瑶并不是吃素的,她不想和这位莲姑娘久战不决,身后的凰尾琴一抽,横扫出去,排山倒海似的威力发挥出来,瞬间,谷中鲜花倒了一大片。

    流尊一看青瑶和人打起来,眼瞳陡沉,渍寒的嗜血之的气溢起,冷沉的开口:“娘子,我来帮你。”

    此言一出,那莲姑娘心内一颤,抬首望过去,只见俊美的男人一脸的寒冰,冷盛盛的望着她,竟夹杂着嗜骨的怒意,似乎要和她拼命一般,使得她的脚下生生的迟缓了一步,眼见得青瑶的凰尾琴扫来,却在最后一刻生生的移了开去,否则只怕她非死即伤,这真是伤到她自尊了,脸色陡的难看。

    忽然空中响起一声雷霆之喝。

    “孽障,你还个欺师灭祖之辈”

    一声喝令响起,慕容流尊下意识的开口叫了起来:“师傅?”

    他的话音落,青瑶陡的收手,望向身后的明月,几个人面面相觑,同时露出喜色,皇上恢复过来了,只有青瑶的眼瞳幽深,唇角勾出别有深意的笑,朝着慕容流尊一声冷喝。

    “好你个慕容流尊,竟敢骗我。”

    “娘子”慕容流尊回过神来惊叫,不过为时已晚,青瑶已整个人扑了过去,一拳击到他的胸前,他动也不动的挨了一拳,大手一伸便握住她的手:“瑶儿。”

    青瑶恼怒的冷瞪着他:“你什么时候醒了,大伙如此担心你,你竟然敢装。”

    “在天山之颠那一夜。”

    此言一出,众人不由想入非非,青瑶的脸一下子红了,倒安静下来了,而另一边,那赤霞老人从半空跃了过来,一掌对着流尊拍了过去”流尊身形一侧,搂着青瑶让了开来,难以置信的睁大眼晴唤了一声:“师傅?”

    这是什么状况,赤霞老人一脸的盛怒,一掌未拍中,再次一掌拍来,青瑶一看这白发银眉的老头有些颠狂,当下凰尾琴一甩,恼羞成怒的开口:“住手,你莫名其妙的打他做什么?”

    “我打的就是他这个孽障。”

    赤霞老人似乎气得不轻,仙尘之外的高人,竟然激动得话都说不周出了,只一双眼晴狠厉的瞪着慕容流尊,盯得他一头雾水,莫名其妙,师傅一向疼宠他,这是怎么了?

    “师傅,究竟出了什么事?”

    “是啊,他受伤了,所以来找瑶池夫人的,没想到能看到您老人家,不知道究竟为何生气,可否说出来?”

    青瑶伸出手挡在了赤霞老人和流尊的面前,现在流尊不能用力,所以她不能让他们师傅二人打起来。

    赤霞老人一听青瑶说流尊受伤了,不由呵呵一笑,似乎极高兴,倒不急着来打他了,摸着胡须,望着天,高深莫测的开口:“报应啊,报应,让你欺师灭祖。”

    “师傅,我什么都没有做啊。”

    一直站在外面的小鱼儿,看到这老头子欺负父皇,早怒了,一跳三尺高,尖锐的骂起来。

    “你这个莫名其妙的臭老头,你竟然还骂我父皇,什么赤霞老人,只不过是个糊涂的老混蛋,教出一个败类上官昊来,害得父皇被关了几个月,还受了伤,现在还有脸来骂我父皇,明日定要把你这恶名传播出去,看你还有什么脸见人。”

    小鱼儿劈咧叭啦的骂了一通,那赤霞老人睁大眼,好半天才听明白她骂的意思,迟疑的摸着胡须望着流尊,好半天才缓缓的开口:“你师兄又怎么了?万鹤国不是被灭了吗?”

    青瑶看着眼前的状况,脑海中灵光一闪,不会是上官昊冒充流尊骗到了赤霞老人头上吧,所以赤霞老人才会恼羞成怒。

    “万鹤国是灭了,可是上官昊秘密的潜进了皇宫,乘流尊不备,欲杀了流尊,不过最后他还有一口气在,却被恶人用铁链锁之,因为脑子撞击到东西,有血块,所以智力低下,而那上官昊却只当他死了,顶替他在宫中活得如鱼得水。”

    青瑶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那赤霞老人想了一会,流尊的为人他是清楚的,做梦也没想过这其中还有此变故,想来那人来邀他之人定是上官昊派出来的人。

    赤霞老人一想到,又是顿足又是捶胸,那叫一个懊恼。

    “原来都是那个孽障搞出来的,当日他冒充你派人来请我前往皇宫,说是七国统一,好好庆祝一下,我也是替你高兴,天下终于统一了,决定下山一趟,因为高兴还带上了你小师弟,谁知道那人竟暗中在我的酒里下药,还打伤了你小师弟,为师一直以来都以为是你所为,没想到竟是那个孽障。”

    赤霞老人痛心疾首,他算出流尊有劫,却从没想过,这劫竟也是他一手造成的。

    “师傅别伤心了。”

    流尊走过去,赤霞老人伸出手一握他的手,触摸到他的经脉,脸色大变:“你经脉果然受损,是那孽障所为?”

    流尊点头,赤霞老人拉着他转身便往谷中走去,走了两步想起什么似的回首望向青瑶:“这就是你喜欢的那个人吗?”

    “是的,师傅”流尊点头,掉头伸手拉过青瑶,还有小鱼儿:“师傅,他们都是我爱的人。”

    赤霞老人看着,满意的摸着胡须:“嗯,不错,不错……”

    说完赤霞老人领着一行人进谷,那莲姑娘不再说什么,眼瞳一直追随着前面的一众人,眼角露出狡诘的笑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