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4章 一 吻 制 魔

作者:吴笑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青瑶在高处坐了下来,凉然的开口:“淑妃娘娘起来吧,今儿个怎么想起本宫了?”

    西门新月听到皇后的问话,心里一痛,眼泪差点没流出来了,这几日她是无人能言,无处诉苦,虽然知道皇后未必同情她,说不定很恨她,可是她的指尖还是忍不住的颤抖,不过为免皇后起疑,她极力的忍住了,虽然忍住,可是话里已多了一抹轻哽,慢慢的开口。

    “姐姐仍是三宫之主,妹妹该给姐姐晨省。”

    这话一落,青瑶差点没当场笑出来,她可从来不知道她有这等心思,还是省省的好。

    “坐下吧”既然来了,她总不至于把人家撵出去,就让她看看她耍什么花招吧。

    “谢谢娘娘”西门新月侧身坐在下首,微低头垂首,眼角瞄到肚子里的孩子,心里好痛好痛,他正慢慢的从她生命中消逝,虽然这个孩子是上官昊的,可也是她的,她一直是真心希望他能生下来的。

    可是现在?

    有凤鸾宫的宫婢给她再续了茶水,莫愁亲自给青瑶泡了茶奉上:“娘娘,请用茶。”

    青瑶接了过来,举高示意下首的西门新月:“淑妃娘娘请用茶。”

    “谢姐姐了”西门新月欠了一下身子,捧起茶杯,轻轻的喝了起来,此刻她的面容详和得多,和先前比起来”似乎坦然了,青瑶一边喝茶,一边打量着西门新月,见她把一杯茶喝得干干净净,然后放下。

    青瑶唇角一勾,眼瞳幽暗,难道这茶有如此好喝吗?一大早跑到凤鸾宫里海饮,只怕这是她的一个机谋吧,只是她的动机是什么,青瑶的眼瞳移向西门新月的肚子,慢慢的难以置信的张大嘴,不会吧?

    她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淑妃的脸色好难看,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青瑶放下茶盎,一脸的好奇,盯着西门新月,只见她脸色冒冷汗,双手下意识的去捂住肚子,身子缩成一团,似乎正极力的忍受痛苦,青瑶不紧不慢的从高座上走下来,并不见丝毫的慌张,这药效发挥的好快啊,这一杯茶的功夫就发作了吗?分明是先吃了药的?

    “姐姐,我肚子疼。”

    淑妃一言落,青瑶走到她面前,看她整个人已滑落到地上去,下身很快汪出一瘫血,这可是一条生命,这女人可真是毒啊,为了害她无所不用其极,慢慢的蹲到她面前,一字一顿的开口。

    “你真的不配为母亲,老天会惩罚你的。”

    她说完,看也不看地上痛苦中的女人,掉头朝殿门外唤了一声:“来人,传御医,立刻去禀报皇上。”

    莫愁和冰绡站在她的身侧,心下忧虑的叫了一声:“娘娘”眼下的局面于娘娘可是十分不利的。

    “没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是他们的一番心意,本宫自该成全他们不是吗?”

    要想保全住朝中的一批大臣,只能置死地而后生,所有的罪都落到她一个人的头上,他还有什么理由去加害别人呢?

    凤鸾宫的小太监很快把御医请了过来,皇上更是十万火急的赶了过来,一脸的焦急,一把抱住淑妃西门新月,焦虑万分的开口:“御医,怎么回事?”

    御医已给淑妃珍过脉了,缓缓的语重心长的开口:“娘娘的胎儿已滑落了,以后怕难再孕。”

    御医的话音一落,西门新月只觉得五雷轰顶,脸色红白相间,绝望漫延了整个人,一个女人连生育的能力都没有了,还有什么资格活着啊,眼瞳中的恨意铺天盖地的袭上来,狠狠的盯着上官昊,这男人是魔鬼啊”是魔鬼啊,他亲手毁了她,她真想扯掉他脸上的面具,告诉世人,这是个欺世盗名的伪君子,还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可是她仅有的理智告诉她,她不能这么做,她后面还有西门家,爹爹没有错,他从头到尾都不知道这一切啊,西门新月死灰般的眼瞳中流下绝望的泪水,陡的闭上眼晴。

    “这是怎么回事?新月,好好的怎么会出现这种事?”

    他的话音一落,西门新月无力抬起手指着青瑶,虚软的开口:“是姐姐,我喝了姐姐的茶?”

    此言一落,凤鸾宫大殿上很多人都望着皇后,原来是皇后容不下皇上的其她孩子啊,上官昊更是脸色黑沉,阴森森的开口:“皇后,你好狠的心啊,为什么要害朕的孩子?他可是朕的亲生骨血啊?”

    青瑶不说话,静静的望着眼前的男人,眼瞳是卑睨,是不屑,这男人可真会演戏,似乎从他出现后,他一直很会演戏,戏里戏分,也许连他自已都分不清,谁是自已,谁是戏中人了?

    他是不是真的当自已就是弦月的皇上了,这还真是好笑,想到好笑,青瑶真的笑起来。

    上官昊大怒,看着她的笑,就感觉自已像个跳梁小丑,似乎所有的事都在她心中,一目了然,越发的恼恨起来,朝青瑶大叫:“说,是不是你害的淑妃,你个妒妇,是不是以为帮朕打下了七国江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连朕的孩子也可以毒害了?”

    青瑶凉凉的开口。

    “皇上,难道只凭淑妃的片面之词就可以定本宫的罪吗?难道就不能是淑妃先吃了药跑过来诬陷本宫吗?”

    青瑶字字如珠,说的话本没有错,殿内的太监和宫女还有御医都赞同皇后的话,而且皇后似乎不是那种阴险的小人。

    不过上官昊即会如此放过她,朝殿门外愤怒的吼叫:“来人。”

    一队侍卫冲了进来,青瑶冷冷的望着一切,原来这一切是上官昊指使的,西门新月也不过是他的一颗棋子罢了,还害得自已失去了孩子,从此之后不能怀孕,这女人也有今日,真是活该,老天的报应。

    “皇上。”

    “把凤鸾宫上上下下的宫女和太监抓起来,严加拷问,如果胆敢欺瞒者,杀无赦”上官昊一声令下,那一队侍卫得了圣旨,如狼似虎般的把凤鸾宫上上下下的宫女和太监尽数抓了起来,足有二十个人,此时黑沉沉的跪满了大殿,很多人吓哭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由此至终,青瑶都冷冷的望着眼前的一切。

    她倒要看看上官昊这戏怎么演下去。

    上官昊抱起西门新月,把她安置在软榻上,命令御医:“立刻开药,让淑妃服下,千万不能让她有事。”

    “是,皇上。”

    御医领命下去开药,西门新月歪靠在软榻上,眼泪如雨而下,心里的悔恨煎熬着她,她知道自已与上官昊还有用处,否则他不会如此对待她。

    上官昊吩咐了御医,掉头在凤鸾宫的大殿上踱步,脸色冷魅,眼瞳森冷,寒气笼罩着整座大殿,陡的一声大吼:“说,皇后指使了你们当中的什么人给淑妃下药?”

    此言一出,凤鸾宫上上下下的宫女和太监都慌了,赶紧哀求着:“皇上饶命,我们没做这件事,娘娘没有让小的(奴婢)等下药。”

    哭喊声一片,上官昊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这时候,凤鸾宫的女官依云缓缓的移动了两下身子,趋身上前,连连的磕头:“皇上饶命,奴婢说,请皇上饶过大家吧,这事是皇后娘娘让奴婢做的,奴婢该死,请皇上饶仓 ”

    此言出,整个大殿一片静谧,大家止住哭声面面相觑,抬首望向皇后,很多人的眼瞳中闪烁着不信,皇后似乎是个光明磊落的人,怎么会做这种事呢?

    青瑶犀利的眸光落在依云的脸上,她的眼神闪烁,一点都不敢直视着她,她是想过这宫中有人是上官昊的人,只是没想到这个人是依云,真是好笑。

    “依云,你真是好样的。”

    青瑶淡淡的开口,她的话不知是褒是贬,不过语气凉得好似一块寒冰,上官昊陡的掉头,慑人狰狞的眸光射向青瑶:“皇后还有什么话说?”

    “既然有了人证,我还有什么话好说呢?”

    “娘娘?”莫愁和冰绡叫了起来,凤鸾宫大殿上的太监和宫女也叫了起来,不知道皇上接下来会如何处理皇后?

    上官昊面无表情,森冷的开口:“皇后无德,自持功高,善妒,谋害皇室血脉,刷去后位,押入大牢。”

    “是,皇上。”

    上官昊的话音一落,一队侍卫冲了过来,齐刷刷围阻了青瑶和莫愁等人,但是却不敢大意,因为他们知道皇后武功很厉害,如若她反抗,他们未必是对手,青瑶越过众人的视线,神色淡定的望了望上官昊,唇角勾出一抹凉薄如冰的笑意,转身大无畏的走了出去,一行三个人出了凤鸾宫,抬首望天,阳光明媚,她舒出一口气,心里没来由的放松,总算出宫了,掉头望向身侧的这些侍卫,这么些人就想困住她吗?她只不过想在不连累他人的情况下顺利出宫罢了。

    凤鸾宫内,上官昊冷冷的扫了一眼大殿内外的宫女,冷沉的开口:“公主呢?”

    依云立刻小心的开口:“回皇上,一早就没看到小公主了,她似乎不见了。”

    “不见了”上官昊一听,便知道是沐青瑶那个女人送走了,气恼愤恨的一抬脚把依云踢飞出去,恼恨的叫起来:“来人,把这些人统统带下去重责三十大扳。”

    三十大板过后能活着几个人就不知道了,凤鸾宫大大小小的人全都哭了起来,哭到伤心处,还不忘恨恨的瞪着依云,这个女人活该。

    上官昊一声令下,很多太监奔了进来,把凤鸾宫的一干大小带了出去,空荡荡的大殿,一下子冷清无比,透着沉闷的窒息之气,西门新月冷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现在的她是心如死灰了,可是那痛然在,下体都麻木了,而在人前一副深爱她的上官昊,冷冷的扫视了她一眼,吩咐她身后的两个宫女,面无表情的开口:“把淑妃娘娘带回建阳宫去。”

    “是,皇上。”

    两个宫婢应声,上官昊再也懒得和西门新月多说一句话,大踏步的离开凤鸾宫,现在他该想办法让那个女人把那个人交出来才是真的,如果她不交,别怪他拿沐府的一干人开刀。

    刑部的大牢,重兵把守着,由护国将军安定峰守着,这是上官昊的又一毒计,如若皇后被劫,那安家一门尽数控制在上官昊的手中,上官昊料准了安定峰不敢询私舞弊。

    阴暗潮湿的牢房中,青瑶席地而坐,神态自然至极,一点不担心自已此刻的处境,可是身为她的贴身侍婢莫愁,忧心忡仲。

    “娘娘,现在怎么办?”

    “没事,那个男人一时不会拿我怎么样?因为他真正的目的是要皇上,现在倒不急着杀我和沐家的人了,所以我们眼下要拖延时间,把该救出去的人尽数救走,然后再离开吧,当然这事要布署严密,要不然会连累很多人的。

    三个人正说着话,忽然牢道里响起沉重的脚步声,这声音可清晰的听出来人心情是何等的沉重,青瑶抬眸望去,只见牢门之外立着一个高大魁梧的汉子,不是安定峰又是何人?

    “安将军,好久不见了。”

    青瑶笑得悠然,没有一丝一毫的落魄,安定峰心头很沉重,在他的心目中,青瑶依然是统一七国,睿智英明的元帅,只是元帅为何会得到这样的下场,难道真是帝心难测,就算皇后真的不想留有淑妃娘娘的孩子,皇上也不该把娘娘关进大牢里啊?

    安定峰久久的说不出话来,他本是忠心耿耿之人,不知道阴奉阳违的那一套,因此此时只有沉默。

    好久才开口:“臣见过娘娘。”

    “罢了,这里何必客气,现在我是阶下囚,安将军不必客气了。”

    青瑶肆然的挥了挥手,虽然语气轻快”但是心底却一窒,她是万没有想到上官昊那个狗贼竟然把安定峰调过来,那么安家其他人一定控制在他的手中,这倒是出她的意外,青瑶有些怔神。

    “娘娘需要臣做什么,尽管吩咐。”

    只要他能力所及的,他一定帮娘娘完成。

    青瑶挑了一下眉,不焦不急的开口:“如果有人要见我,把他带进来,我不想再让无辜的人受到牵连。”

    “好,娘娘。”

    安定峰垂首领命,他和元帅共处了三年多,知道她并不是心肠狠毒之人,虽然为人冷漠,但是不必要的伤亡是不可能去做的,那么这样的人怎么会去毒杀皇室血脉呢,难道是因为功高盖主。

    安定峰正在左思可想,牢道里飞快的奔过来一个人,正是他的手下,贴着他的耳朵耳语了两句,安定峰脸色一变,赶紧开口:“娘娘,臣先告退,皇上过来了。”

    说完他动作俐索的退了出去,他自然不能让皇上看到他进了牢房,那么不但是娘娘,就是安家也会倒霉的。

    牢房空寂下来,青瑶坐着一动未动,她在思虑,这安定峰该如何处置,如果自已被人劫走了,那么安家一门必遭灭门之祸,她总不能全然不顾吧,只为了自已逃命,而害了别人,良心上也过不去,何况安定峰还是弦月的一名重臣。

    “娘娘,这可怎么办?”

    冰捎忧虑的开口,本来倒可以走得顺顺当当的,因为一定会有人来劫牢的,南安王府的人,还有凤宸宫的人,当朝皇后娘娘被下狱,这个事情只怕早就传开来,整个弦月的人都知道了吧,所以他们那些人即会无动于衷,只是现在出现了安将军,还真是难办的一着。

    牢房陷入寂静,这时候,牢道里再次响起脚步声,这次不是一个人,似乎是一群人,青瑶唇角上勾,不用想也知道来人是谁,至于他来干什么,她是心知肚明的,眼瞳阴冷寒潭,这男人还真是做梦,他以为她会真的交出皇上吗?

    为首的果然是一身白衣的上官昊,锦色的白袍上,袖口绣着几林寒梅,懦雅至极,可是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青瑶只觉得他脏了这颜色,亵渎了那寒梅,梅之高雅,即是这小人可拥有的,这男人不但卑鄙无耻,还顶着流尊的容貌,真不知道他怎么有脸去见上官家的祖宗,这时候,青瑶倒觉得长孙竺还算个君子,至少心中有大节,不愿百姓受苦,自愿降顺,自已看破红尘,出家为僧,这清明之心”倒配上竹之高雅,可唯独这男人,不配这世上任何色彩。

    青瑶冷冷的审视了一番上官昊,上官昊也在打量着她,他以为这女人至少表现得落魄一点,伤心一点,难过一点,谁知道走进来,看见她的竟是这般大无畏,神色淡然,周身的肆意,似乎关进大牢,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皇上怎么舍得来这大牢?”

    上官昊掉头一挥手,安定峰和陪行的刑部等一干人,默然无语的退下去,安定峰最后看一眼青瑶,也不动声的退了出去,牢房内外,只有上官昊和青瑶,还有莫愁和冰绡,静静的林立在牢房中一角。

    “说吧。”

    青瑶知道这男人想说什么,面无表情的开口,好似不知道他是什么心意。

    上官昊眼神犀利,一闪而过的嗜血杀机,随之,那张俊美的五官上闪过缓和:“现在你只有两条路可走,一,和我合作,皇后之位永远是你的,把那个男人交出来,二,你保全了那个男人,但是你和沐家的人,一个都别想活。”

    “这?”

    青瑶脸色凝重下来,似乎被震住了,好久才开口:“你想对沐府做什么?”

    上官昊心底冷哼,果然还是沐府的份量重啊,想想也是,那里可是她的亲人,爹还有姐姐,他就不信她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杀。

    听说那个男人已傻了,连经脉都受损了,现在的他充其量只不过是一个傻子,难道她真的愿意为了一个傻子,而葬送了沐家人的性命。

    “如要你执意留着那个男人,那么沐府一门全都别想活。”

    上官昊冷冷的威胁青瑶,青瑶一下子懵了,久久的反应不过来,好久才单手支着脑袋,状似困惑的开口:“让我想想。”

    “好,我只给你三日的时间,如果三日后你还没决定,那么就等着接你爹爹和其她亲人的尸体吧。”

    上官昊说完,一甩锦袖离开,心底却在盘算,现在让兵部调出一大部分的部力,包围了沐府,让一只苍蝇都别想飞出来,谁若胆敢私闯,杀无赦。

    他的眼瞳一片阴暗,等到他离开后,牢房再次安静下来,青瑶抬起头”哪里有先前的迷茫,唇角勾出一抹凉薄的讥讽,她只不过在拖延时间而已,那个男人难不成真以为,她会交出皇上?可笑至极。

    皇后善妒,谋杀皇室血脉,此事整个临安城已有耳闻,大衙小巷,人口一耳,皆讨论着此事,对于皇后入狱,很多人愤然,皇后立下功德无量,就算真的伤了皇室的血脉,也不至于入了大牢,而朝廷之上更是波光谲异。

    南安王慕容流昭,一得到消息,早心急如焚了,但是现在的他也是被人监视了的,就连南安王府也没逃过这恶运。

    可是皇后被捉,他皆能袖手旁观,就算丢掉了性命,他也要把她救出大牢。

    早朝过后,南安王回府,秘密的召来手下。

    “我要进刑部大牢一趟。”

    “王爷,此事需谨惧啊,王爷贸然进大牢,只怕会给皇后惹来麻烦。”

    “不怕,守牢的可是护国大将军安定峰,虽然有刑部一同监视着,但是本王的面子,他们还是会卖一点的,这朝堂之上,并不是全然皇上一人说了算,本王只要见到皇后,她必然有对策下来。”

    “好,那属下陪王爷一同前往。”

    南安王点头,如果救出皇后,一定要让她和皇上尽快离开临安城,前往天山而去,皇上不能动武,而且智力低下,只能远离临安城静养,等到他全然恢复过来,再进京不迟。

    “你让断日去一趟东郊,通知明月和沈钰,准备出京。”

    “是,王爷。”

    耿寒立刻走出去,吩咐断日前往东郊,烟花之地去通知明月和沈钰,他陪着王爷立刻去刑部的大牢。

    东郊烟花之地的,竹山之中。

    虽是寒冷的冬天,山中的一方翠竹依然绿意盈然,在那片绿中,一个小丫头在逗弄地上的小虫子,而她的身后有一个躺椅,一个男子正在休息,墨发用玉簪束着,一张脸精致水润,眉狭长,密密的睫毛掩盖住冷漠的眼眸,唇散发着淡淡的粉,周身的肆然,沉沉的熟睡着,身上盖了一件大氅。

    断日一出现,把沈钰和明月叫到一边,小声的嘀咕着。

    “皇后被下入大狱了,王爷正在想办法救娘娘,你们准备准备,随时准备离开临安城。”

    “娘娘被抓入大牢?”

    沈钰和明月受惊,发出惊呼,这声音立刻惊动了一边的小鱼儿,她一跃而起飞快的冲了过来,拉住明月叫起来:“你们说我娘被抓入大牢了?”

    她的声音一响,沈钰和明月担忧的掉头望向身后躺椅上的男子,见他仍然未有醒转的迹像,才放下心来,这两日皇上整个人安定得多。

    明月压低声音,语气沉重的开口:“公主,刚刚得到消息,娘娘被抓紧进大牢里了?”

    “啊,这可怎么办?”

    小鱼儿焦急的声音一落,一阵狂风飙起,众人还没回过神来,只见一直睡在躺椅上的男子以雷霆之速闪了过来,那精致的脸上此时闪过冷森森的寒气,咧开一嘴白牙,吼叫了起来。

    “我娘子怎么了?谁把他抓到牢里去了?”

    他其实早就醒了,只是不知道他们口中的皇后是谁?直到小鱼儿问到娘,才知道是他的娘子,一想到娘子被抓进牢里,他就快疯了,想到了自已被人锁在铁链上的画面,娘子也是被人锁着吗?

    一想到这个,慕容流尊就好像疯了似的啊啊的吼叫起来,顺带的掌风一凝,在林子里窜来窜去的,那一道道的内力飞泄出去,竹林里,一根根碗口粗的翠竹应声而倒,发出扑通扑通一响声。

    明月一看眼前的状况,大骇,皇上又运用内力了,这才刚刚好点,真是他们大意啊,忘了他的敏捷度第一,刚才说话根本该顾忌他的,现在怎么办?

    几个人同时朝半空叫起来:“皇上,你先冷静下来,你先冷静下来。”

    鱼儿也吓得叫起来:“父皇,你快下来,娘不会有事的,父皇,你下来吧。”

    可惜慕容流尊根本不听他们的叫唤,依然大力的劈着竹子,劲风扫过,墨发狂舞,身上的一尘不染的白衣在风中张扬的飞舞,俊美的脸上,闪过狂怒,眼瞳是赤红的,明月一看,焦急起来。

    皇上这样下去,非魔障不可,心急如焚,却无可施。

    小鱼儿眉头一皱,对着半空叫起来:“父皇,快下来,我们去救娘亲。”

    一言落,皇上陡的一收内力,缓缓的落下来,眼晴内的赤红慢慢退去,但是运力太久,已伤到经脉,咳嗽了一声,血从唇角溢出来,小鱼儿脸色大变,忙调头命令明月:“快,给父皇服药。”

    “好。”

    明月赶紧给他服压下焦燥的丹丸,控制住他的情绪,直到他安定下来,望着小鱼儿:“走,我们去救你娘亲。”

    “父皇,等会儿,我们就这样过去,根本救不了娘,会害了她的,你等等小鱼儿,好吗?”

    小鱼儿开口说完,掉转头望向沈钰:“只怕皇家别宛也被那个男人控制了,所以我们手里连武器都没有,你现在帮我去找一些材料过来,我要炸掉刑部的大牢,竟然敢抓我的娘亲。”

    小鱼儿眼瞳嗜血,咬牙切齿的很骇人,一旁的慕容流尊一听到小鱼儿的话,竟然拍手称好:“小鱼儿,好样的,父皇支持你。”

    一行人分头行动,断日回王府禀报这里的情况,皇上已知道事情的经过,一定会去救皇后娘娘的。

    小鱼儿立了该要的材料,让沈钰去采购了,明月赶紧给皇上调理身体。

    刑部的大牢。

    南安王立在牢门外,遥望着牢内的女子,一身的悠然,依旧清雅逼人,没有丝毫的落魄和心慌,看到他出现,唇角勾出笑意,淡然的开口:“你来了。”

    好像老朋友一样,她知道他一定会来的。

    “嗯,需要我做些什么?”南安王沉着的开口,看着这样子的她,他知道,她一定有所计划,要不然不会如此气定神宇。

    “帮我调出凤宸宫的人,让他们兵分两路,一路救沐府,一路来救我,然后在城门前集合,还有你和我们一起走吧,因为留下来,那个男人不会放过你的。”

    “好,我们一起走。”

    南安王肯定的点头,南安王府虽然兵力不多,但也有几百精兵,足可以派上用场了,再加上凤宸宫的一帮人,他就不相信救不了这些人。

    “嗯,一定要快,才会出奇制胜,今夜行动吧,让那个该死的男人做美梦去吧。”

    这时候青瑶才表现出一丝的嫌恶,对上官昊极为不屑。

    南安王还有另外的一层忧虑:“那安定峰怎么办?安家的人都在皇上的手里,若是我们劫走了皇后,只怕安家一门几十口人,都难逃恶运。”

    “你说,如果安定峰身负重伤,口不能言,你说那个男人还有理由怪他吗?还会伤害安府吗?除非他真的不想坐在那皇位上了。”

    “好。”

    南安王知道青瑶的意思,点头领命,这里不宜久留,飞快的往一边闪去:“今夜子时动手。”

    “嗯”青瑶轻应,没有再多说什么。

    南安王离开了刑部的大牢,秘密的回了南安王府,却得到断日的禀报,眼瞳有些阴暗,冷冷的瞪了断日一眼,这事可是断日的失策,赶紧跪下:“请王爷责罚。”

    “今夜,你领着一部分人,务必保护好皇上,将功赎罪。”

    “是,王爷。”

    南安王命令下完,立刻命令断魂发发消息给凤宸宫的那些人,自已把王府的精兵调动一下,小心又隐秘的,府外只怕有高手伏着,若有过大的动作,必然惊动他们。

    而另一侧沈钰找来了东西,小鱼儿立刻动手制造手雷,时间这么紧,根本不可能造出太多这样的东西,只能造出一个是一个,炸了大牢再说,至少要娘安然无恙的出来,这一次,一定要全身而退。

    是夜,整个临安城都笼罩着一股腥风血雨,燥动不安。

    子时未到,南安王爷就调出一部分精兵,正面出击,府门外面果然有高手,却是皇帝的暗卫断魂,武功极是厉害,而且手下人手众多,那些精兵一出,死伤很多,不过,南安王却带着十几个亲信,绕过那些打斗的人秘密的出了南安王府,直奔刑部的大牢,凤宸宫的人也同时行动了,一部分人前往沐府,沐府门外监视着的人也是皇上的贴身暗卫长亭。

    原来上官昊把皇帝的暗卫都调了回来,而这三个人一时不觉,根本不知道宫中的皇帝仍是假的,所以尽数听命调遣。

    不过凤宸宫的人数众多,大部分的人员都集中在沐府,其余小股的人前往刑部的大牢。

    远远近近的天空,一丝儿星辰都没有,寒夜北风渍厉,呼呼生响。

    众人的心头笼罩着一层风霜,无数条身影直奔刑部的大牢。

    而同时,东郊竹山后面,皇上慕容流尊再也等不及了,眼看他要再次发狂,明月和沈钰不敢违抗他的命令,一行人出了东郊,也去了刑部,一时间各路人马云集,尽数赶往刑部大牢。

    等到慕容流尊和小鱼儿等人赶到的时候,刑部大牢外面已打成了一锅粥,安定峰倒是宁愿有人把皇后救出去,可是这大牢外面还有别的人马,兵部派出了两千精兵,还有皇上的暗卫团的人,这些人都是极厉害的,为首的是一名叫湘波的女子,武功十分厉害”所以凤宸宫的人马和南安王一时得不了手,在外面打了很久。

    慕容流尊一到,便把明月叮咛的话忘得一干二净,只要一想到娘子被关在大牢里,说不定也被人锁起来了,那心里早愤怒了,内力一凝,身如闪电跃了过去,狂性大发,内力爆开,所到之处,血流如河,手中的长剑荡开,剑气如虹,招招嗜血拼命,暗卫团为首的人正是湘波,看着眼前杀性顿起之人,不由手下停滞,这不是皇上吗?

    为何眼前有一个皇上,宫中也有一个皇上,好几个见过皇上的人都发现了此种端睨,安定峰睁大眼望过去,确是皇上无疑,可是此刻皇上杀性大起,似乎什么人都认不识,只管拼足了命杀人。

    而这时候小鱼儿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掉头命令明月和断日:“你们赶快帮助父皇,沈钰,我们去炸牢门。”

    “是”几个人同时应声,冷静异常的分工合作,明月和断日飞身而起,去帮助皇上,一路横冲直扫的往皇上身后而去。

    小鱼儿和沈钰悄然的往前挨去,现场一片混乱,众人的注意力都在杀得性起的男人身上,哪里留意小鱼儿和沈钰的动作,一挨近牢门,小鱼儿立刻不客气引爆手雷,瞬间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破声响起,牢门前炸死了很多的人,大家惊骇得倒退几步远,爆破声中,不待小鱼儿和沈钰进去,已从浓烟中闪身出来三个人,正是皇后和手下莫愁和冰绡。

    三个人一现身,大牢外面的人,立刻有一部分人围了过来,而青瑶的眸光越过众人,一看便看到杀得性起的皇上,慕容流尊,他的墨发在暗夜中张扬的舞动着,白色的锦袍张扬的飞开,整个人好似成了嗜血的修罗,此时整个人似乎已入魔障,不由心惊的身形一拭”人已腾空而起,清冷的声音响起:“流尊,流尊”

    可惜他的意念全陷在杀气之中,疯狂的杀戳,满目的血红,脑海中再也充斥不了别的,心里,眼里只有一个念头,杀,杀,杀掉这些坏人,娘子就不会有事了,杀,杀,杀掉这些人,娘子就可以出来了,而对于青瑶的召唤。他是一个字也听不进去,这时候,除了青瑶,南安王和明月等人也是心急如焚,心里大骇,这可怎么办?皇上出不了魔障,现在他是走火入魔了,如果再不醒过来,只怕今夜难逃一死。

    青瑶心痛难忍,再也顾不得别的,身形疾驶如剑,飞身而起,直掠到流尊的身边,他已有些支撑不住了,所以行动稍有迟缓,青瑶一靠近他的身侧,陡的伸手搂过他,唇直直的压了过去。

    柔软的触感,轻盈的落到慕容流尊凉薄的唇上,触动他心中的一根弦,他蓦然回过神来,赤红的眼瞳慢慢退去魔气,嘴里微微的甜腻,眼晴一眨不眨的望着轻柔吻着他的人,那张精致的脸上,瞬间罩起兴奋,柔柔的细腻的声音响起:“娘子,娘子。”

    大手一伸,陡的搂住青瑶,长发墨发,两个人的白衣在暗夜中飞舞,缓缓的落下,众人看呆了眼,眼前的一幕是那样的神圣不可浸犯。

    皇后竟然当众一吻,这男人是谁?

    一吻制魔,如果不是这一吻,只怕这男人要走火入魔了,没想到一吻唤醒了他的神智。

    南安王等人松了一口气,虽然心里酸涩,但是皇上能醒过来是好事啊。

    慕容流尊和青瑶一落地,青瑶清冷的出声:“给我打。”

    她的一言落,凤宸宫的人和南安王的手下,早拼了命的打起来,这时候,两方差距明显拉大,因为见过皇上的人心有疑惑,下手自然削弱了不少力量,那湘波看到冰绡站在皇后的身边,一路往外撕杀,身形一拭,乘乱混到她的身边去,低声的开口:“冰绡,你在做什么?竟然背叛了主子。”

    冰绡并不理会她,一声冷笑,反讥:“究竟是谁背叛了主子还未可知呢?”

    说完继续打,根本不理会湘波,因为眼前的状况,已没有空闲的功夫再多说话。

    安定峰领着手下边打边退,并未尽全力,但是南安王慕容流昭一直紧缠着他,下手又快又恨,眨眼便打得他落花流水,一剑挑过去,刺向安定峰的前胸,他身形一趋,往后跌去,立刻有人惊呼:“安将军。”

    这一站安定峰受了重伤,而青瑶领着凤宸宫的人和南安王的人杀出了一条血路,领着人只奔皇城之外。

    这里很快有消息报进皇宫去,上官昊大惊,没想到出动了这么多人竟然没有困住那女人,这女人出去还真是个麻烦”他最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女人原来还是个真情挚性之人,一直以为她为人冷漠,又冰寒,一定会迫于无奈交出那男人的。

    皇宫之内,上官昊心急如焚,却无计可施,幽暗的眼瞳望着漆黑的夜空,现在就是派人阻止她们出城,只怕也赶不上了……

    凤宸宫的另一部分人,救出了沐家的几个人,直奔城门口,两方人马会合,攻破了城门,小鱼儿的手雷一响,城门爆开,暗夜,惊动了多少人,谁敢乱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这群人浩浩荡荡的出城。

    一路策马狂奔,直到五十里开外,确定没有人追踪,青瑶才命令所有人停下来,整顿盘点了一下,这次凤宸宫的伤亡极大,死了不少的弟兄,青瑶心情沉重,唯一值得庆幸的事,皇上没事,他终于出宫来了,接下来只要修复他的经脉,除掉脑中的血块就好。

    左丞相沐痕亲眼看到皇上,还是震憾不小,没想到皇上竟然变成这个样子了,唯一欣慰的是,皇上和皇后感情很好,经此一劫,只怕两个人情比金坚,瑶儿的感情归宿,也算有落了。

    “爹爹,皇上受伤了,我决定送他去天山找赤霞老人,可是你们跟着我们行动不方便,所以我派人把你送到无情谷,等到皇上的伤好了,我就接你们回京城,到时候一起对抗上官昊。”

    “好”沐痕知道眼下最紧要的就是医好皇上,只有皇上好了,他们才可以对付上官昊那个小人,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一行人就此分手,青瑶吩咐了林思淼等人护送爹爹和沐府几个人去无情谷,自已带着流尊小鱼儿还有几个手下,前往天山去找赤霞老人,只要找到赤霞老人,流尊便不会有大碍。

    天色微明,青瑶立在古道边,目送着一众人尽数离开,掉头望了一眼身侧的流尊和小鱼儿”柔柔的开口:“我们走吧,流尊,我们会回来的。”

    “娘子”流尊伸出手自然的拥着青瑶,小鱼儿嘴角勾出笑意,虽然失去了很多,而且吃了这么多的苦,但是父皇和娘亲的感情却真正的融洽了,老天一定自有他的安排,她相信,他们一家人会回来的,到时候除掉了上官昊和西门新月,他们就会开心的活下去了。

    “上马车啦”小丫头率先跃上马车,发出轻快的欢呼声,提醒着马车外面相拥在一起的两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