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3章 心 计 动

作者:吴笑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沐府的书房。

    沐痕脸色凝重的望着莫愁,难以置信的睁大眼晴:“你说什么?”

    莫愁知道老爷有些没办法相信,皇后娘娘让沐家的人暗中离开临安城,老爷身居高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永相,掌握着朝中的很多大事,现在皇后娘娘让老爷离开京城,老爷怎么能理解这件事。

    沐痕深幽睿智的眼晴盯着莫愁,似乎想看清楚眼前的人是否是别人易容的。

    不过看来看去还像自家的那一个,如果她是真的,那这话就真的是娘娘的意思了,可是娘娘为什么要让他们离开呢?

    “老爷,你们还是尽快离开吧,要不然恐怕沐家会有灭顶之灾。”

    这话莫愁可没有讹他,只怕这样的事很快便会发生,所以老爷还是尽快离开吧,走迟了沐家的人要尽数入大牢了。

    “发生了什么事?”

    沐痕总算感应到一定是出什么事了,要不然女儿不会好端端的让他离开的,而且这件事只怕不是小事。

    莫愁轻盈的走出书房,张望了一眼,确定书房外面的下人皆离得很远,才回身走到老爷的声边,小声的开口:“宫中的皇帝是假的。”

    “假的?”

    沐痕轻喝,随之噤语,这是怎样的惊骇之闻啊,竟然有人敢冒充他们弦月的皇帝,究竟是谁敢如此胆大妄为啊,先前有南安王冒充皇上也就罢了,紧接着又出来一个人冒充皇上,天哪,沐痕捂住胸口,一时不知道如何表示,他真的不知做何反应了,不过就算宫中的皇帝是假的,瑶儿为什么如此急切的让他们沐家的人离京。

    “难道瑶儿发现了假皇帝,所以那假皇帝准备对付沐家?”

    沐痕压低声音询问,莫愁点头,总之事情差不了多少,若是多说,其中的曲折很多,只怕要耽搁不少时间,不如就这样让他以为着。

    “是的,老爷,所以娘娘希望你偷偷解散家中的奴仆,领着府中的人悄悄的出临安城。”

    “原来是这样”沐痕整个人虚弱的瘫到一边的椅上,想到宫中的那个男人竟然是假皇帝,可是却把皇上的霸气渍寒,模仿得维妙维肖,连处事的手段都很像,究竟是谁能做到这一点啊,而且真正的皇上呢?这才是关键?沐痕立刻反应过来,飞快的开口问:“那真正的皇上呢?”

    “在外面呢,皇上受伤了,休养一段时间,便会回来的,所以老爷只是出去躲一段时间,你出去后,娘娘会给你安排地方的,到时候娘娘也会出宫的,在外面一起会合吧。”

    “好,我会想办法。”

    这剑在弦上不得不发了,看来他们确实要离开才好。

    莫愁想起了太仆寺卿赵家”忙提醒老爷:“还有赵家,你要尽快通知他们,一定要劝他们一起离开,要不然到时候会受牵连的。”

    “我知道了,你还是回去吧,小心点。”

    沐痕挥了挥手,单手支着脑袋,这事还真是需要时间消化,莫愁知道老爷会知道事情的轻重的,因此领命闪身离去,回宫复命。

    而被皇上关在临安府的花离歌也被林思淼等人救了出来,随之,凤宸宫的几十个精干人员,陪着花离歌一起去抢皇家的辇车。

    朗朗烈日之下,大衙上人头攒同,大家伸长脑袋探望。

    只见公主华丽的辇车缓缓的行驶过来,今日皇家前后护卫的兵将众多,足有一千多人,还有大批的陪嫁之物,可见皇上是要重用永宁候了,不但嫁了公主,还陪了这么多的嫁妆,衙头小巷一下子议论纷纷,没落的阮家终于又要出头了,这京城果然是风云变幻,瞬息万变啊。

    谁会想到先皇削掉了阮家的兵权,现在皇上又要重用他们啊。

    五百铁骑之后是仪仗队,再后面是高头骏马,身披红花,意气风发的附马爷阮子默,整个人春风得意,眉眼间数不清的风流,在马上频频的向衙道边的人点头,今日他很高兴,不但他,整个阮家的人都很高兴,不是因为娶了一个公主,而是阮家要被重用了,阮家的老太爷,本来病了的,一下子好了,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阮子默拿眼望着身后的华丽辇车,浅纱笼罩住辇车的四周,若隐若现的看到一个维妙的人儿,公主俏皮可爱,他是早就见到的了,以前看了也很满意,只是公主仍千金贵躯,而阮家并不是受重用的门户,他做梦也没想到天上掉下一个香馍馍来,还真的被他捡到了这样的好事。

    不过阮子默的得意没有维持多久,便有人冲破了和谐的婚礼进行曲。

    大衙上,黑压压的阴云罩住了头顶,几十个身着黑衣的人影飘然而至,停落在屋檐之上,那些人身着黑色的披风,面无表情的盯着大衙上停了下来的迎亲队伍,阮子默一看这阵仗,不会是抢亲吧,当下愤怒,他可不想到手的权势失去了,如果公主不能如愿嫁进阮家,皇上又凭什么重用他们。

    一想到这里,怒叫起来:“来人啊,有人抢亲了,保护好公主。”

    阮子默一身的大义凛然,在马上挥舞着手,示意前面的铁骑卫保护公主殿下。

    谁知,那星竹一听到外面的动静,早一伸手掀掉了头上的霞帔,双瞳隔着纱帘晶亮的望着对面檐角之上的花离歌,一身妖娆的红衣,玉簪束发,周身的魅惑之气,眉眼勾出邪冷,身形一拭,手中的打出一窜儿暗器,细如银毫,那指手划脚的阮子默一下子被他打下马,翻滚两圈挣扎着起来,只见手上肩押之处皆中了银针,疼得他脸色大变,朝着那铁骑马大叫。

    “抓坏人,抓坏人。”

    “是,附马爷”铁骑卫首领一抱拳,身形一起迎了上去,不过花离歌并未动手,身后早有几十个黑衣人飞身而起,迎了过来,挡住了五百铁骑。

    大衙上尖叫声起,那些看热闹的人早吓得四处逃窜……

    眨眼很多人逃得看不见影子了,酒楼茶肆里,人人退避三舍,警戒又好奇的盯着楼下的动静。

    只见花离歌身形一拭,飘然如一片晚云,悠然的落到辇车之上,伸出修长的大手,清润的声音响起:“公主。”

    “你来了?”

    星竹眉眼如画,笑意盈盈的从辇车之中走出来,但凡有眼的人都可以看出来,公主是多么的喜欢眼前的这个人,原来她不喜欢阮子默,想嫁的是抢亲的这个人。

    “嗯,我来了。”

    花离歌一言落,抱着她身形陡的跃起”往半空拭去,不过长手一伸扯掉了阮子默胸前的红花,悠然的开口:“我们大婚去。”

    艳红依血的红丝带在空中翩然而过,眨眼缠上了他的身子,两个人腾空而去,半空还听到他沉魅的声音:“兄弟们,谢了。”

    “好说。”

    林思淼一声开口,陡的挥手,今日的目的是抢亲,并不是和这些铁骑卫怒斗,现在人已抢到了,他们还有留下来的必要吗?

    “走。”

    眼看众人都走了,小丫头蓝衣心急的跳起来:“小姐,我呢,我呢?”

    一人陡的回身,一伸手提起她,纵身而起,紧跟上前面的影子,

    几十个人好似几十只黑色的大鹏鸟,几个纵身便失去了踪影,而大衙上空荡荡的,除了一众迎亲的队伍再也没有一个人了。

    阮子默绝望的蹲下身子,只有这个时候,他才猛然的回过神来,公主不见了,阮家翻不了身了,难道这一切都是天注定。

    “老天啊,为什么要这样玩阮家啊。”

    茶搂酒肆内的人亲眼目睹了这一切,想必很快大衙小巷又有了热切的话题,本来可以咸鱼翻身的阮家再次落幕下去了,想必这是先皇的旨意啊,冥冥中一切天注定。

    公主大婚被抢,花离歌被劫,这事很快传进了琉璃宫,皇上的脸上黑沉沉的,难看至极,大发雷霆之怒。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是派了一干铁骑卫保护公主吗?”

    铁骑卫的首领唬得扑通一声跪下来:“禀皇上,来的那些人意在抢人,并不和我们正面交锋,而且身手个个都很厉害,再加上花侍卫的武功本就高强,所以便让他们逃掉了。”

    大殿下跪了一地的人,都以为皇上一定是因为公主被劫才心痛至此,完全没往别的地方想。

    大殿上首的男子眼瞳阴森,冷然的瞪着下首,凝眉深思,究竟是谁暗中动了手脚,只除了她?

    那个人被救走了,花离歌被劫,公主被打伤,只怕都是那个女人动的手脚,试问天下还有谁有如此的能力做这种事?上官昊的眼神沉沉没没,其实他还真的不忍心一下子杀了她,可是现在真的留她不得了。

    “来人,摆驾凤鸾宫。”

    “是,皇上。”

    皇上的贴身太监小林子立刻朝外面叫了起来:“皇上摆驾凤鸾宫。”

    凤鸾宫内,青瑶正听着莫愁的禀报,爹爹已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只是不知道那男人会不会派了人监视着沐府,如果真的这样,只怕轻易走不掉,但愿爹爹能聪明的解散掉府内的奴仆,这样的话,她们的目标就少得多,到时候走得也容易一些。

    还有赵家,姐姐的夫家,搞不好在这一次事件中,也会受到牵连,这还真不是她愿意看到的,但一切已没办法改变了。

    “离歌能带走公主,我就放心了。”

    “是,娘娘,现在我们怎么办?”

    莫愁思索着,皇上被救,花离歌被劫,公主被抢,只怕那个男人很快便想到娘娘的身上,那么一定会对娘娘下手的。

    “他对我有所顾忌,短时间不会有事,而且他一定要知道皇上的下落,没有皇上的消息,他是饭也吃不好,觉也睡不好的。”

    青瑶冷哼,殿内一片清冷,这时候殿门外响起叫声:“皇上驾到。”

    “来得好快,看来他是得到消息了。”

    青瑶起身,领着莫愁和冰绡起身,这时候大殿外走进来一道明黄的身姿,青瑶下了高台,缓缓的拜了下去:“见过皇上。”

    高大的身影笼罩在她的头顶,上官昊伸出手轻轻的搀扶起青瑶,缓缓的如水一样的话响起:“瑶儿,请起。”

    “谢皇上。”

    青瑶戾恶的望着一眼手腕之处的修长大手,强行压抑下自已的冲动,真怕自已一个冲动甩开他的手,慢慢的不动声色的抽过来:“皇上怎么过来凤鸾宫了?”

    “今日公主大婚,竟然被人抢了,朕虽然早有准备,想不到还是被那人得手了?”

    皇上说完,半俯下身子,靠近青瑶的身子,他身上充斥着一股迷淫之气,青瑶冷然不动声色的退后一步,关心的开口:“公主被抢了,那皇上还不派人追回公主?”

    “既然有心走,又怎能追得回来。”

    上官昊的眼神眯起来,虽然这女人表现得很镇定,可那又怎么样,他是认定了,只有她才能办到这么多事,因为他没忘了她手中有凤宸宫,为免她再和三军联手,他已秘密派武将接替了安定峰的将军之职,并让他交出兵权。

    “喔。”

    青瑶应了一声,抬起眸望过去,只见上官昊的眼神闪着狂风骤雨,雷闪电鸣,怒意深深层层的翻滚而至,青瑶哪里怕他,清眸闪过华光,气定神闲的望着她,根本看不出她此刻在想什么,而因为她的悠然自得,两个人靠得又近,她倒是看清楚一些这个男人的面容,俊逸的五官上,在发根处,隐隐露出一条边缝的肌肤,和现在的不能完全融合在一起,这样想来,原来他脸上戴了一张面具,不知道这个面具他准备了多长时间,而且比起无情上一次的面具可要差远了,他那是根本没有一点的暇疵的。

    “你以为自已所做的事朕真的不知道吗?”

    上官昊阴沉的开口,看到沐青瑶不动声色,他趋步上前,一字一顿的开口:“如果你安心留在皇宫内,朕不会亏待你的。”

    这利诱哄骗的神态使得青瑶不由得好笑,自古与虎狼谋皮,谁能安然而退,唇角一勾,冷声:“皇上以为我是西门新月吗?而且一切都是皇上多想了,臣妾现在很安心。”

    “你?”

    上官昊脸色狰狞起来,看来这个女人是软硬不吃了,好,那么就别怪他对她动手,她就等着吧,阴森森的笑容闪过,站直身子,缓缓的开口:“那就好,朕累了,皇后安心吧 ”

    “送皇上。”

    青瑶不卓不亢的开口,施礼送上官昊离去,他走得又快又急,脚步明显沉重得多,想来他真的急了,只怕接下来不会有什么好事,青瑶回身望向莫愁和冰绡:“看来暴风雨要来了,我们正好借用这暴雨退开宫中吧。”

    “是,主子。”

    冰绡知道主子心中一番计较,真不知道那个男人想做什么?

    “娘娘?那小鱼儿?”

    莫愁的话音一落,小鱼儿探着眼晴从寝宫走出来,她还不知道上官昊来过,因此奇怪的挑眉:“我怎么了?”

    “今夜冰绡把小鱼儿送出宫去,交给南安王,现在我们这里,沐府,还有南安王府只怕都被监视了,所以你一定要小心一些。”

    “娘?”

    小鱼儿感到了事态的严重,很担心,哪里愿意走:“我陪着你吧。”

    “不用,你和你父皇待在一起,我很快就会和你们会合,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你们都不要担心知道吗?因为我会全身而退的。”

    青瑶怕小鱼儿知道她的异动,到时候一心急,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来。

    青瑶郑重其事的,小鱼儿越恐慌,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心底难安:“娘,我想和你在一起。”

    “不行,如果你留着,只会拖累我的后腿,到时候成为我的软肋,上官昊一定会先从你下手的,所以你就安心的出去吧,我不会有事的。”

    青瑶的态度很坚决,小鱼儿不敢多说什么,因此只得点头,而且她有成人的思维,自然知道娘说的没错,她现在的武功还很浅薄,根本对付不了上官昊,留下来只能成为娘的软肋。

    “好,娘,你要当心”小鱼儿尊重其事的点头,如果不是沐府的人,只怕娘也和她一起走了,现在她只能先待在宫中,让沐府的人退出去,如果一有人发现娘娘不见了,沐家的几十口人立马下大牢,所以娘才不敢动。

    是夜,莫愁和冰绡悄悄的出去,果然有人监视着凤鸾宫,只不过她们都是经历过千军万马,上过战场的人,因此警觉性比一般人高得多,那些监视的人根本监视不了她们,轻而易举的避开了那些人,顺利的出宫了。

    因为莫愁沈钰有联系,早就知道皇上并没有在南安王府,而是根据娘娘的指示,安置到东郊十里河畔的烟花之地,那里是莫愁的家,也就是当初青瑶出银子搭建的地方,那些人虽然不知道皇上的来头,但是一听到是皇后的人,立刻义无反顾的帮忙,所以即便上官昊派了很多人注意着京城的动静,也搜查不到皇上隐身在烟花之地中。

    南安王府外面果然有监视的人,沐府外面也有监视的人,莫愁和冰绡一路闪身而过,直往东郊,很快找到一家民房,简洁雅致,轻敲了门,有人应声,打开门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民妇,看到莫愁,掉头朝里面开口:“是她们吗?”

    妇人的话音一落,沈钰从里面走了出来”点了点头,他在等莫愁和冰绡。

    一看到她们,连忙点头,莫愁让了开来,只见从后后走出粉妆玉彻的小人儿,正是小公主”身侧跟着一只高大的小白狼。

    “沈钰见过。”

    沈钰上前一步正想参见公主,但是小鱼儿早飞快的扑了过去,抱住沈钰脖子,吊在他的脖子上:“沈大哥,我可找到你了,爹爹还好吗?”

    说完俯身在沈钰的耳朵上轻喃:“在外面还是不要客气了。”

    沈钰含莞一笑,小公主还真是机灵,刚才自已是失策了,这里的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的来处,看他们如此神秘,只当他们是朝廷抓捕的钦犯,如果知道皇上的来处,只怕引起不必要的慌乱。

    “好””沈钰伸出手抱住小鱼儿,掉头望向那妇人,淡淡的笑着介绍:“这是我妹妹。”

    “好可爱的小丫头啊”妇人一眼便喜欢小鱼儿了,伸出手摸她的头,自行忙碌去了,沈钰抱着小鱼儿领着她们进去。

    这民房外表看很简洁,但里面收拾得很整齐,有小花园,还有小小的假山,沈钰领着她们穿过长长的抄手流廊,一直往后面走去,没想到这民房后面竟有一座竹海,原来这一整排房子建在山外面,团团包围住了整个山,一般人根本不知道后面还有山,而竹海之外,是一处碧湖,碧湖的傍依着几百棵青郁浓绿的翠竹”在翠竹之中,此时有一间新建的竹屋,几个人顺着小径走过去。

    只见竹屋门外有一竹桌,此时有两个人正在下棋,正是皇上和明月。

    明月为了治皇上的病,因此经常陪他下棋,磨练他的韧性,用以压抑他体内燥动的魔性,没有暴燥易怒的个性,血液平缓得多,这对他是有益的。

    此时两个人一听到竹林边的脚步声,抬起头来望着外面。

    只到看清了沈钰的身影,才放下心来,小鱼儿早从沈钰的怀中一跃而下,飞奔到父皇的身边,热切的开口:“父皇,你没事吧。”

    流尊望了望沈钰的身侧,瞳仁中一闪而过的希望,不自觉的开口:“娘子没来吗?”

    小鱼儿柔声的开口:“娘很快就来了,父皇放心吧,到时候我们一家人就可以住在一起了。”

    “嗯”流尊听到小鱼儿提到一家人,一下子高兴起来,视线移到小鱼儿的身上,伸出手自然的握着她:“来,小鱼儿,我们下棋。”

    “好,小鱼儿陪父皇下棋。”

    明月立刻站起身,把位置让给小公主,公主的棋艺不错,她来了,陪着皇上,对去除他身上的恐惧和脑海中的血块有好处。

    莫愁望向沈钰,眼中有浓浓的关切,沈钰抿唇笑,淡淡的开口:“我没事,你放心吧。”

    “嗯,当心点”莫愁柔声开口,眼晴不由自主的瞄到皇上的身上,皇上虽然很冷,但是比起前几日来,似乎很详和,莫愁关心的问走过来的明月。

    “皇上好点了吧。”

    “嗯,还行,因为住在这里,与世无争,对他的病情很有好处,这样下去,脑子里的血块,应该很快就可以除掉,你让娘娘安心些吧。”

    “好”莫愁点头,这时候明月和沈钰凑到近前,小声的问:“是不是皇宫出什么事了?”

    要不然娘娘是不可能把小鱼儿送出来的,她一送出来”似乎就快宫变了,难道是假皇上发现了端睨,既然如此,娘娘何不出宫来?

    “既然出事了,娘娘为什么不一起出宫来,待在宫中即不更危险。”

    明月担心的开口。

    莫愁蹙紧眉,轻叹气:“娘娘是怕沐府的人受牵连,现在自已稳住不动,好让老爷把府内的下人尽数驱散出去,而且最重要的,如果娘娘冒然的离开,那上官昊必然编排一个中伤娘娘的理由,使得娘娘有口莫瓣,到时候这临安城只怕引起腥风血雨,娘娘明知有危险却不动,只不过是等那个男人给她安排一个理由,这样可以退出来,到时候,就不会引起朝变,皇上如果好了,到时候还是要回来的,这弦月的根基不能大动。”

    莫愁跟随了娘娘很多年,对于她的心思,很多时候是知道的。

    四个人说了会子话,冰绡催促莫愁回宫去,现在一定要小心以戒。

    两个人和沈钰明月分手,出了这座山林,离开这一排的民房,

    莫愁的眼瞳似有若无的飘向一方的位置,冰绡已听说了莫愁的身世,不由关心的开口:“要不然去看看他们吧?”

    莫愁掉头,坚决的摇头:“这种时候,还是安定些为好。”

    两个人立刻没落到夜色之中,一路回皇宫去了……

    建阳宫,西门新月现在最害怕的就是皇上过来,只要有一丁点的风吹草动,她便吓得脸色大变,生怕又变出什么事了,所以当听到太监的声音响起:‘”皇上,驾到。”

    她恨不得自已立马昏过去,这样就可以不用面对那个狠毒的家伙了,可是在她还没有昏过去前,高大身着明黄龙袍的上官昊已走进建阳宫的大殿,西门新月愣怔的望着他,只见他脸色有些隐晦,黑瞳幽幽的泛着寒气,西门新月的心头不由一颤,她发现这男人特别喜欢穿龙袍,几乎从来没有脱下来过,不管在什么地方,都穿着龙袍,这是不是表示他心里其实没底,生怕这皇位不保?

    西门新月的脸色变了几变,想到怜烟的死,心头不禁一阵痛,她对怜烟的感情很深,她一直照顾她陪伴着她,就像她的妹妹一样”以前她还没意识到,可是怜烟死了后,她才明白这个道理,现在她的生活里就好像少了个主心骨,做啥事都没有力气。

    而这一切都舞自已的愚蠢害的,现在她是后悔了的,深深的后悔着,当初安心的做个南安王侧妃,不是一样衣食无忧吗?如果她不是那么大的野心的话,至少活得很快乐。

    可是后悔有什么用?她只要有一口气在,就只能和这只野狼为伍,现在她就是这样的命了。

    西门新月颤抖着走下座榻,给上官昊请安:“见过皇上。”

    这一次上官昊没有为难她,虽然脸色难看,但是看到她卑微的态度,脸色倒是温和下来,走到她的身边,伸手牵起她,往高处的座榻走去,拉着她挨着自个坐下来。

    西门新月脸色木木的,一点喜色都没有,如果现在自已仍然那么天真的话,真是枉费了怜烟的死,这个男人怕是又动了什么心思吧,西门新月缓缓的开口。

    “皇上怎么想起来看望妾身了。”

    “前两日朕的火气太大,所以亲自过来探望淑妃,你不会生朕的气吧?

    上官昊柔声的开口,西门新月狐疑的抬眉,只见眼前的一张脸,温润的笑着,那么真挚,似乎很关心她,可是她只觉得心里很凉,这男人笑得越温柔的时候,那做出来的事只怕越恶毒,她不由得周身起了一阵寒意,手下意识的摸向自已的肚子,不动声色的开口:“多谢皇上关心,新月心里很高兴。”

    他不说破,她就不去问,她真的害怕那是一个残忍的事情。

    但是上官昊可没有多大的耐心和她耗,现在的他犹如惊弓之鸟,只顾想着对策,哪里还管别人的感受。

    “你知道吗?今儿个花离歌被人劫走了,公主大婚当衙被抢,朕的联姻被毁掉了,而且那个人也被救了出去,你说朕能不担心吗?这一切都是那个女人搞出来的。”

    说到最后上官昊的脸色扭曲起来,眼瞳一片狰狞,咬牙切齿的一扫平素的温润,使人只觉得可怕,不知道自已为什么先前还觉得他俊雅,根本就是一个丑陋不堪的魔鬼。

    “所以呢?”

    西门新月接着他的话,声音提高了几分,她的手心全是汗,这么短的时间里,对她的煎熬,好似几百几千年那么难熬,这样的日子真的太痛苦了,难道这就是老天对她的惩罚,惩罚她太过贪心,太过虚荣。

    上官昊一听她问,阴骜的盯着她:“现在只有你能帮助朕了,新月,你帮朕一次,朕一定不会亏待你的,若是朕能永保皇位,一定封你为皇后。”

    西门新月眼神深沉下去,想到正因为这个位置害得她自已人不人鬼不鬼的,还害得怜烟丢掉了性命,自已现在的日子痛苦至极,不由得苦笑起来,上官昊用足了力气握她的手,他用了很大的力道,使得她手指很疼。

    “你说吧,就是没有皇后的座位,我也会帮皇上的。”

    现在的她已没有说不的权利,她没忘了自已背后的西门家,爹爹那么大的年纪了,还有府中的一干人,他们都是无辜的呀。

    “好”上官昊听到西门新月如此说,脸色总算露出一点高兴,手劲松了一些,凑过身子俯到西门新月的耳边,慢慢的说了一句话。

    西门新月的脸一瞬间白得如纸,唇颤抖起来,身子摇晃了好几下,强撑着慢慢的滑落到一边跪下来,眼泪如雨而下:“皇上,求求你,饶过这个孩子吧,皇上,虎毒不食子呢,他可是你的亲生孩子啊,除了他,你还没有任何的孩子。”

    上官昊脸色陡的渍寒,大手一伸提起西门新月的衣襟,阴森森的开口。

    “我是让你帮忙,不是让你来说教,只要我稳坐了宝座,你以为我会没有孩子吗?要多少就有多少,而且只要你怪怪的听话,我以后依然让你受孕,会还你一个孩子的。”

    “不?”

    西门新月柔媚瘦弱的小脸蛋上,潮湿一片,用手捂住嘴,阻止自已尖叫出声,阻止自已恨不得冲过去撕碎这个男人的脸,他真是太无耻了,世人说,虎毒不食子,他竟然要亲手毁掉自已的孩子,为什么会有这么坏的男人,就算是皇上,他只是不爱她,可是从来没有如此羞辱过她啊,这太痛苦了,如果没了怜烟,没了孩子,她还怎么活啊?

    “皇上,求求你想个别的方法吧,妾身一定帮你完成,皇上,求求你了,他是你的孩子啊?”

    上官昊耐心用尽,望着脚下哭成一团的女人,心内冷哼,真是成不了大事的女人,舍不得孩子套不狼,一点成大事的气节都没有,嗜血残忍的开口。

    “你有两个选择,一,舍了孩子保住西门家,二,舍了西门家保了孩子,但是朕要和你算算私藏那个人的帐,三日内看不到你的动静,朕就知道你的答案了。”

    上官昊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门外响起太监小林子的声音:“皇上起驾回宫。”

    大殿上方,西门新月瘫倒在地,整个人伏着,眼泪顺着发端一直流淌到地上,连死过去的心都有了,现在活着就是一种煎熬啊,如果怜烟还在,至少可以劝慰她,可是现在连一个人也不理会她了,建阳宫内的人看她失庞,谁还会尽心尽力的侍奉她,若是因为这件事,惹恼了皇上,只怕还没有好下场,因此她哭断了气,也没有一个人过来探望她一下。

    空荡荡的大殿,好似一抹幽魂在孤泣。

    虽然她伤心,她绝望得恨不得死过去,但是她知道现在能选择的唯有一条路了,舍孩子保西门家,如果舍西门家保孩子,那个男人照样来找她算帐,她只有什么都保不了了,所以从头到尾她都没得选择,只有一条命可走。

    西门新月哭累了,迷迷糊糊的摸着自已的肚子。

    孩子,对不起”是母妃不好,母妃不能保护你,你别恨我,也别恨任何人,重新投胎去吧,下次一定不要投在帝皇将相家,投到平凡人家去吧。

    她说完,竟昏了过去,空荡荡的建阳宫死一样的沉寂。

    凤鸾宫的内殿,寝宫内传来窍窍之声。

    “娘娘,一切都办好了。”

    青瑶歪靠在床上,缓缓的披衣坐起来,眸中跳跃着两小簇的火花”柔声询问:“他没事吧?”

    莫愁知道他问的是皇上,忙恭敬的开口:“娘娘放心吧,他没事,明月脑子里的血块会很快去除的。”

    青瑶点了一下头,心里总算好受一起,只要脑子里的血块除掉,他就恢复记忆了,只要记忆恢复,他们前往天山去找他的师博治愈他,到时候一定要收拾了上官昊和西门新月。

    “嗯,那就好,你们两个跟着我,接下来怕是要吃些苦头了。”

    “没事,娘娘。”

    莫愁和冰绡立刻出声,青瑶轻叹一声,想想她们两个年纪也老大不小了,不由得嗟叹。

    “等到尘埃落定,我就把你们两个嫁出去吧,都老大不小的人了。”

    “娘娘”两个丫头心里染起感动,没想到这样的光景里,娘娘还想着她们的事,即便肝脑涂地,也应报答这样主子。

    “我们不急,娘娘早点休息吧,现在要养足精神,要不然没有精力对付接下来的暴风雨。”

    “嗯,这话倒也对,你们两个轮番休息着,不要一起守着。”

    “好”两个人点头,莫愁走过去侍候主子,冰捎先下去休息……

    一连两日都没什么事,而就在这两日,莫愁又出去了一趟,回沐府看看什么情况,如果沐府和赵府的人走了,她就放心多了,到时候可以义无反顾的脱身,莫愁带回来的消息不尽如人意。

    首先是沐府,沐痕解散了府中的下人,让他们分批假装出府采卖东西,然后慢慢的越来越少,府中只剩下那些老仆,坚决不愿意离开的,沐痕也没办法,只得留下他们,诺大的沐府空荡荡的,除了老爷就是二小姐,还有两位夫人,几个奴婢,总数十个人左右。

    还有柳家,沐痕让他们离京,但又没办法和他们说明宫里的皇上是假的,因此那太仆寺卿根本不理解他,所以柳府的人一个都没走,最后沐痕没办法,强行让女婿休妻,谁知道那沐青珠怀孕了,柳从云心疼妻子,根本不休,只到沐痕偷偷的把事情的真告诉了柳从云,女婿才迫于无奈写了休书一封,但自已却陪着妻子秘密的离京了,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沐永相的女儿被休掉了,最后越说越离谱,竟说沐家的女儿因为被休,投河自尽了,所以诺大的京城才会看不到她的人影儿,总之越说越离谱。

    青瑶听着这些消息,心里七上八下的难以安宁,赵府倒还好说,休了沐青珠,想来皇上没话可说,即便他想治柳家的罪,也没有任何的藉口,倒是沐家的十多口人,被监视住了,说明上官昊是盯上他们了。

    “主子,你看怎么办?老爷根本走不了?”

    “明天召凤宸宫的人把他们救出去吧,只要他们一走,上官昊必然动手对付我,我正好借机会全身而退,这样就没事了。”

    青瑶清冷的开口,但是她的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麻烦便上门了,来得如此之快。

    第三日早,这是上官昊给西门新月最后一日期限,今日一过她如果还没有动静,西门家就别想有安生日子过,这个男人虽然阴险狠毒,但既然这么说,他一定会这么做的。

    所以一大早,西门新月便哭了一通,然后强迫自已冷静下来,打扮了一下,前往凤鸾宫而去。

    青瑶也早已醒了,只是没有起床,歪靠在大床榻上想问题,看有什么好的计划可以把沐府的人顺当的送出去,整个人懒懒的,墨发随意的披散在肩上,映衬得一张小脸好似雪一样白晰,大大的眼晴中染着潋滟动人的波光,神色淡淡的。

    莫愁从外面走进来,恭敬的开口:“娘娘,淑妃娘娘过来了?”

    “这时候,她过来干什么?”

    青瑶挑了一下眉,凉凉的问,对于西门新月,她是既憎恨她,又同情她,总有一日她会后悔的,与虎谋皮,反伤其身,这是千古以来不变的定律。

    “说是给娘娘请安。”

    “嗯,请安,我倒想看看她又起了什么心计”青瑶身形动了一下,便滑到床沿边坐下,莫愁立刻走过去侍候她起来,柔顺的墨发披散在肩上,本来想给她挽上,但被她阻止了:“走吧,回头再打理吧,看看那女人搞什么鬼?”

    青瑶猜测着,那上官昊该动手脚对付她了,唇角不禁挽出一抹冷笑,如若不是为了流尊保全住这弦月的根本,她何苦留在这里,早就一走了之了的,谁人留得住她,她之所以留在这里,就是让上官昊把矛头对准她一个,而不是任由他编排理由,到时候来个皇后谋反作乱,连后把朝中不合眼的大臣尽数除掉,尤其是这些大臣中,还有和她出生入世共同对敌的安定峰,他也被上官昊调回京了,明着是高升,实际上卸了他的兵权,这个男人现在是草木皆兵,若是自已乱动,只怕整个京城将起腥风血雨,而她只想把伤亡降到最低,只要她不走,相信那个男人不敢异动。

    或者是他和她正面交锋,他也不能把藉口动到别人的头上。

    青瑶计算了一番其中的厉害关系,脸上神色不变,优雅的走了出了寝宫。

    外殿之上,西门新月正端坐在下首,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茶水,神情不安至极,一抬首看到青瑶走了出来,缓缓的起身施礼,脸色一片苍白,唇上虽然施了脂膏,却仍然透着死灰的白,看着这样子的她,青瑶不禁笑了,看来这个女人的日子也不好过,她终于知道与虎谋皮的下场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