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1章 不 离 不 弃

作者:吴笑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浣洗局是整个皇宫最低等的地方,那里居住的是这个皇宫最低等的奴婢,平日只知道洗衣服,连温饱都难以周全,西门新月去那个地方干什么?恐怕皇上藏在那里。

    浣洗局,不但活多,人累,听说还会闹鬼,平时根本没人去哪里”因为后面有一排废弃的空房子,平时堆放一些杂物,另外还摆放一些受不了苦日子自杀的宫女太监,因此便有闹鬼的传说。

    听说白日也阴气重重的,根本没人敢一个人过去。

    西门新月一定把人藏在那鬼屋之中了,那女人习武为生,根本不是一般的千金小姐,对于这些虚幻的事,根本不可能相信的”因此一定把人藏在了那里。

    这正是她聪明的地方,谁会想到真正的皇帝关在那里,只要派两个人暗中看住他便成,那些浣洗局的人,一辈子也没有见过皇上,所以只当是寻常太监,哪里知道那是皇上。

    青瑶一想到这个,恨不得立刻赶过去,可是夜色还未全黑下来,所以她只能捺着自已的性子。

    “娘娘?”

    “等亥时再行动,千万不可惊动其她人?”

    青瑶压抑的声音响起来,莫愁和冰绡还有明月等皆点头。

    小鱼儿想到父皇的下落,把心头毛雪球死的悲痛稍稍的压抑一些,脑海中似乎多了盼头,只要父皇没事就好,她们会对付宫中这些个可恶的家伙的,为毛雪球报仇。

    梅妃,你个贱人,你给我等着,只不过被一个假皇帝给宠了,就以为自已飞上枝头当凤凰了,那么残忍的对待一只小狐狸。

    凤鸾宫,掌上了宫灯,亮如白昼。

    里里外外的一片安静,大殿内,不时的响起皇后教训公主的话,殿外的太监和宫女面面相觑,看来这次娘娘是真的生气了。

    “以后如果再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来?本宫一定重重的罚你。”

    “是,娘。”

    娇嫩的声音响起,事实上,大殿内,两母女正对面坐着,喝茶吃点心,而一侧侍候着她们的莫愁和冰绡,不时的还杂夹着一句。

    “娘娘,饶过公主一次吧。”

    “哼,下次再犯,绝不轻饶”青瑶咬了一口香酥饼,好几个日子,她吃不下睡不好,今晚多少吃一点,因为待会儿会夜闯浣洗局,救出皇上。

    “娘,我知道了。”

    小雨儿吃饱了,懒散的坐到一边,随口应着,她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因为小狐狸死了,心头的酸楚挥之不去,即便有父皇的消息,可还是不能全然的舒展心胸。

    夜越来越深,薄雾笼罩着整座皇宫,天地间一片迷离,远远近近的宫灯晃悠,绵远而鬼魅。

    半空,稀稀落落的星辰遍布着,暗淡的光芒洒下来,映着薄雾,分外的苍凉。

    深秋,夜风凉薄,不时有太监和宫女走过,脚步飞快,单薄的宫衣,在夜色中行走,凉飕飕的,一手提着灯笼,一手呵着气儿,那气儿很快凝成轻霜,凝结在指尖间,更凉更寒。

    暗夜中,两三道黑影滑过,快如鬼魅,一闪而过,好似晃神间花了眼,走神而已。

    几道人影悄无声息的行走着,一路往皇宫最后面的浣洗局而去。

    没有惊动任何人,这些人好似天生便是夜的魂魄,与黑暗融为一体。

    浣洗局,低矮的房屋,空荡的水井边,杨花飞舞,残叶飞卷,不时的扫过,此时一片寂静,那些劳累了一天的低等宫奴,只怕已沉入了梦乡,冰绡这一阵子,早已把皇宫的位置打探得清清楚楚”因此知道浣洗局的方位,径直在前面领路。

    很快越过一排低矮的房屋,穿过渍乱的翠石林,隐约可见那杂乱无间的废弃的屋子。

    有一盏孤灯闪闪烁烁的在暗夜冷风中摇曳,好似幽冥彼岸的鬼火,隔世而来,配合着簌簌的响声,饶是胆大心细的人也不禁毛骨悚然,何况那些胆小的,谁敢到这种地方来……

    灯影晃动间,似乎有人影走过。

    冰绡一挥手沉着的开口:“主子,走吧,好像就那间房。”

    说完当先在前面飘过,身后的两道影子如影附随,悄然的往鬼屋而去。

    果然有人在外面监视,是两个婆子,端坐在房前一侧的大青石上聊天”不时的骂着。

    “这鬼天气的,真骇人,偏我们在这里守着。”

    “也算是个轻闲的活儿了,不比那些洗衣服的人轻闲。”

    另一个婆子干笑着开口,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讨论起屋子里面关着的人。

    “这家伙是怎么得罪娘娘了?”

    “不知道,不会是娘娘的情人吧,我看不是太监。”

    两个人神神秘秘的嘀咕着,冰绡一伸手击昏了两个婆子,挥手示意娘娘进最东面,挂着灯笼的那间屋子。

    木制的门被推得吱呀声响,门内的地方不大,并没有杂物,只有一副架子,此时在架子上用铁链锁着一个人,一个披头散发的人,乱糟糟的遮盖住了面容,使人看不真切,一动也不动的垂挂着头。

    青瑶上前一步站定,试探的叫了一声:“流尊,流尊,是你吗?”

    她的声音有着一抹颤抖,如果他真的是流尊的话?

    这念头一起,胸腔钻心似的疼痛,就连冰绡和莫愁也锁起了眉头,这是皇上吗?如果真的是,真的是太凄惨了,手上和脚上有铁链锁着,因为锁的时间太长了,所以手臂和脚脖子上,有一困黑黑血痕,似乎磨的时间太长了,那血迹已黑了。

    不管这个人是谁,受了多大的苦啊,西门新月这个歹毒的女人,真是做孽啊,如果这个人是皇上?

    三个女人的眼瞳瞬间全都罩上了一层雾气,齐刷刷的盯着那个人,可是那人一动不动的,好似睡着了,抑或是昏迷了。

    时间紧迫,青瑶掉头望向身侧的莫愁,沉着的命令:“砍断铁链。”

    “是,娘娘。”

    莫愁领命,她的武器,是一柄削铁如泥的利剑,剑光一闪,咣当有声,铁链应声而断,跌落在地上,那架子上的男人手臂慢慢的垂挂了下来,头晃了晃,似乎极不舒服,嘴里不知道轻喃着什么。

    青瑶走过去,伸出纤长细腻的玉手,打算分开他的头发,看看他究竟是何人,可是她的手还没靠近那个人的头发,身子陡的被一股强大的狂风撩倒在地上,那个披头散发看不见脸的男人,整个人的坐在她的身上,渍乱的墨发中,隐约露出一双眼晴,似狼似豹般的残恨,莹莹冷光嗜血的射到她的身上,双手大力的掐上青瑶的脖子,整个人好似颠狂了一般,发出兽似的呜咽声。

    眼前的状况完全出了众人的意料,莫愁和冰绡一震,眼见得毫无防备的主子,被掐得脸色发白,呼吸困难,飞快的上前,两个人一左一右的去拉那男人的手臂”轻冷的喝止:“放手,放手,你干什么?”

    青瑶的两只手也下意识的去拉他的大手,他大手的力道十足,而且似乎全无意识,神智不清,只知道一味的下了力道掐她,可是从那隐约可见的墨发间,她已认出了这个人,真的是皇上?

    眼见着冰绡伸出手想打昏她,青瑶挣扎着阻止:“别,他是皇上。”

    她的声音一落,冰绡怔住了,莫愁也呆住了,皇上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连娘娘都认不识了,他快要掐死娘娘了。

    青瑶望着他,眼眸一片清波,升腾起温和的光华,柔柔融融的开口:“流尊,你不记得我了吗?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是我的错,让你受了这么多苦,我来救你了。”

    说完,她的眼中滑落一滴泪,她的泪使得那个用力掐着她脖子的男人松开了一些,她的呼吸顺畅无阻了一些,只听到男子粗嘎的声音响起:“我是谁?”

    他竟然不知道自已是谁了,青瑶惊骇而愤怒的想着,他们究竟对他做了什么,老天真是太残忍了,究竟对他做了什么啊,把天下间最霸气狂放的男人,变成这样一个连人都认不出来的人了。

    她抬手,轻触他的发,男子头往后仰,想避开,但看到她眼底的泪光,不禁升起迷惑,挣扎,定定的望着她,青瑶分开他脸上乱糟糟的头发,露出一张俊逸却不堪的面容来,这面容,眼晴很大很黑,像一汪深潭,注满的却是死气沉沉的湖水,眸底是一片空白,但他千真万确的是她们要找的那个人,弦月真正的皇帝,慕容流尊,虽然整个人瘦弱了几分,下巴尖尖,但是那俊逸的轮廓清晰的呈现在众人的眼前。

    莫愁和冰绡唬得扑通一声跪下:“见过皇上。”

    男人冰冷的眸子扫过去,好似没看到一样,整个人依然坐在青瑶的身上,执着的问:“你又是谁?”

    青瑶柔和的望着他笑,想到他所受的苦,眼神旋旎得好似香花飘落在清泉之上,顺水婉涎而下。

    “我是你的娘子,相公,我找到你了。”

    “娘子,你是我娘子?”

    慕容流尊错愕,随之冰冻一样的脸庞,好似化开了,草上春日的暖流,身子一翻,扶起被他压在下面的青瑶,大手一伸搂她入怀,话里是浓得如雨似的欣喜。

    “娘子,太好了,你来找我了,我好害怕啊,那个坏女人一直绑着我,娘子,你可来了,以后再也不要抛下我了好吗?”

    他说的时候,声音带着几分悲戚,莫愁和冰绡看呆了眼,眼前究竟是怎么状况,她们实在有点适应不了,所以眼晴睁得很大,嘴巴都合不扰了,两个人脑子热热的,神情恍惚,好似身在梦中。

    不过青瑶可没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一边柔声安慰流尊,一边拢了拢滑落到一侧的衣衫,沉着的吩咐:“我们快走吧,若是惊动了人,麻烦可就大了?”

    “娘子,我们这是去哪啊?”

    “娘子,我们回家吗?”

    一行人出了浣洗局,暗夜中不时响起皇上迷茫的声音,青瑶紧拉着他,迅速的溶入夜色之中,身后的莫愁和冰绡小心警戒的注视着四周,四周空荡荡的没有一点动静,几个人很快便过亭越桥,眼看着要到凤鸾宫了,青瑶怕慕容流尊大声嚷嚷,惊动凤鸾宫内的那些太监和宫女,谁知道这些人里有多少别处的人,所以还是小心一些。

    “相公,我们来玩个游戏好吗?从现在开始,我们谁也不说话,谁说话谁输了?赢的人可以要一个奖励。”

    青瑶哄劝的开口,夜色中,她的眼晴晶亮如璀璨的星辰,使得清冷绝艳的面容,越发的迷人,莫愁和冰绡对于眼前的状况再次的呆住了,现在倒底是啥情况?

    娘娘从来没有如此柔声细语的说过话,一向霸气伟岸的皇上竟然变得像小孩子一样神智不清,两个丫头纠结得一脸痛苦,这时候,慕容流尊欢喜的声音响起来:“好,不说话,不说话。”

    说完,他果然安静了下来。

    青瑶伸手拉着他的大手,却正好被他反握过去,两个人相揩而行。

    这一握,青瑶发现,他的内力仍在,可是却很乱,真气若有似无,时而沉如雨点落地,时而虚如轻风飘渺,青瑶蹙眉,这是什么情况,不过凤鸾宫到了,也没时间再探究了,等到进去后,让明月好好给他珍治一番。

    一行人不敢从大门而入,以免被守夜的太监发现,顺着来时的幽径从后面拭身而入,越过花园,寝宫的窗户仍然打开着,几个人闪身进去,莫愁立刻关上了窗户。

    这时候,青瑶松了一口气,掉头望向身侧的男子,莹莹光亮下,只见他一身白色袍子上,乌漆巴拉的全是灰尘,头发乱糟糟的,似乎几个月没洗过了,有很多都打了结,身上还有一股异味儿,大概好久没有洗澡了,青瑶一阵心酸,心疼至极,可是只要一想到他还活着,至少是活着的,没有人知道她内心此刻的欢欣,感谢老天爷还让他活着,想到他以前一直陪在她的身边,那些疼宠关爱的日子,她的心便注入满满的情爱,伸出手紧搂着他。

    “流尊,感谢你还活着,感谢老天爷。”

    流尊回身搂着她,指尖轻触到她的脸颊,一手的潮湿,这潮湿滚烫了他的心,他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心疼,他让娘子流泪了吗?不舍的言语忍不住脱口而出。

    “娘子,你哭了,是我不好吗?”

    “没有,你很好,是我不好”青瑶自责的开口,越发大力的搂着他,流尊大手一伸紧搂着她,两个人静静的簇拥着。

    寝宫内安静无比,这时候小鱼儿颇着明月和沈钰冲了进来,一看到父皇的身影,早飞奔过来想抱住父皇,谁知她的手连边都没沾到,便被一道内力甩了出去,流尊瞬间像一只警戒的野狼似的竖起周身的防线,冷沉的盯视着小鱼儿,如狼似的怒吼:“滚。”

    寝宫内,所有人都呆了包括青瑶,没想到流尊不肯让别人靠近,可能是吃了太多的苦,所以对人有一种防备,不准人随便靠近,连小鱼儿都不让靠近,小鱼儿的眼里浮起泪殊儿,心痛的望着他。

    “父皇,我是小鱼儿啊,我是小鱼儿啊。”

    小鱼儿抬头望着娘:“父皇怎么了,父皇怎么了?”

    青瑶想起他所受的苦,多少个日日夜夜被人锁在铁链上,所以他的潜意识里是恨人的,再加上他现在的神智不清,所以不准任何人靠近他的身边,谁靠近他的身边,他就攻击谁,先前还差点掐死了自已呢,不过他似乎从心底接受了她,但他还没接受别的人,似乎还很抵触……

    “小鱼儿别怪你父皇,他被人锁在铁链上,足足几个月,现在他的神智不是太清楚,所以不知道你是他的女儿,慢慢他会接受你的。”

    寝宫之内,众人的喘气声都很重,谁会想到,堂堂一国的皇帝,绕一七国的霸主竟然沦落到被人锁在铁链上过日子,这真是一场劫啊,若不是娘娘找到了他,只怕他最终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谁会躲得出这样浩劫。

    青瑶和小鱼儿说完,伸出手拉过毛发倒竖的流尊,柔声的开口。

    “流尊,我是你娘子,你是我相公,小鱼儿就是我和你的孩子,我们的女儿。”

    “女儿?”流尊低喃,似平对于这个名字很陌生,青瑶招手示意小鱼儿走近前,握着她的手,慢慢的放进流尊的大手里,柔柔的开口:“她是我们的女儿,你忘了,她一直很喜欢粘着你的,以前你很宠她,很爱她的。”

    “女儿,小鱼儿,她是我女儿。”

    流尊似乎有些接受了,一只手指着小鱼儿,一只手指着自已,慢慢的笑了,他俊逸的五官上,肌肤莹白,再加上瘦弱,眼晴大大的,少了往日的深骜,一片清明,干净纯明得好似生的婴儿,什么都不想,什么都没有,单纯的接受着这些信息,然后便很开心的笑了。

    “娘子,你输了。”

    他还记得刚才青瑶说过的话,听着他纯明清悦的声音,众人只觉得心头酸酸的,眼瞳一片雾气。

    青瑶却坦然,不管他变成什么样的,这一次,她都会陪着他,她会医好他,然后杀了上官昊还有西门新月那个女人,他们一个都别想有好下场。

    青瑶的瞳底一片冰霜,周身的戾气,慕容流尊立刻感受到了,不安的开口:“娘子,怎么了?”

    他清瘦的面容隽美如玉,长长的眼睫毛抖动着,瞳底清晰的映出不安,手紧抓着青瑶,不明白娘子的脸色怎么一下子难看了。

    青瑶回过神来,扬起笑脸,现在的流尊很易惊,而且很冷漠,难得的他还愿意相信她,如果连她都不信,只怕就难以制服了,偏偏他的武功还在,这样才是危险的,可是他的脉相为何很乱,很杂,不平顺。

    “没事,是我输了,流尊想要什么呢?”

    青瑶柔柔的笑起来,流尊的心一下子温暖起来,只要看到她的笑脸,他心底的不安便消逝不见了,多少日子以来的肆虐沉浸下去,但是他的眸光越过众人的时候,很冷很防备,似乎只要谁走到他三尺之内,必被他的寒气所伤,而且他的性情不稳定,很容易便颠狂起来。

    “娘娘,皇上怎么会?”

    明月忍不住开口,想靠近一点,流尊立刻警戒的盯着他,直到青瑶拍着他的手,柔声的开口:“流尊,没事,他们都是你的朋友,不会害你的。”

    “朋友?”

    慕容流尊从鼻音发出一声冷哼,这不经意流露出来的狂妄,和以前的神情倒是极像,不过随之是面无表情的冰寒,再转过头来望着青瑶,又是一番春意盎然的柔软,好看的薄唇勾出孤度,融融的开口:“娘子,我困,我要跟你睡。”

    此言一出,寝宫内的所有人皆面面相觑,是彻底的愣住了,虽然听着暖昧,可大家只觉得别扭,青瑶的脸颊在一瞬间烧烫起来,虽然知道他现在的脑子很纯净,可是还是让人不由自主的想歪,再看他的周身,渍乱不堪,还有一股馊水的味道,怪怪的怎么休息,青瑶抬首望了莫愁。

    “立刻准备一桶水进寝宫。”

    她的话音刚落,忽然眼瞳跳跃了一下,顺手摘下头上的玉珠对准窗户打了出去,只听得扑通一声响,窗外有人跌倒了,青瑶一挥手,莫愁飞身而出,窗下立着一个簌簌发抖的小太监,正是凤鸾宫内的小太监,莫愁可没有怜香惜玉的感觉,这小太监偷听,一定是奉了谁的命令,她也懒得问他是谁派来的,手起刀落,一刀斩了这个不知深浅的家伙,自找死路,然后干脆俐落的提着小太监往凤鸾宫后面的古井走去,那是一口废弃的枯井,反正没人看见,顺手扔了进去,这事便烟消云散了。

    莫愁回来的时候,冰绡已准备了洗澡水。

    高大的圆形浴桶,腾腾热气缭绕出来,寝宫之内,很快罩上一层湿漉漉的潮湿之气。

    青瑶掉头望向明月和沈钰,淡淡的吩咐:“你们两个帮他清洗一下。”

    青瑶的话音落,沈钰和明月立刻点头,往皇上身边走去,谁知道他紧抓着青瑶的手,根本不松开,掉头朝明月和沈钰怒瞪双眸,瞳底一片赤红,似乎已起狂怒之意,使得明月和沈钰不敢近前一步,若他不想让人靠近,只怕谁靠近便会受伤。

    “流尊,你在做什么?你不是困了吗?让他们帮你洗完好睡觉。”

    “我要娘子陪。”

    慕容流尊理所当然的开口,那语气中带着软软的撤娇意味,顺带晃着她的手,此刻的他的心智就好似七八岁的孩童,很是依赖青瑶,似乎只有靠着她,他才能感受到暖意,燥动的心才平稳下来,不那么烦燥。

    “啊。”

    青瑶再次的窘了一次,这男人,虽然她和弦帝有了两次的肌肤之亲,但是两次都在朦脑的状态下,何时与一个男子如此坦呈相见了,一想到大刺刺的帮一个男人洗澡,她的脸颊一直红到耳朵根子,头都快抬不起来了。

    寝宫之内,几个人中都望着她,眸底有压抑着笑意。

    连心情不好的小鱼儿都舒展开了眉头,调侃的出声:“娘,你就帮父皇洗吧”反正都是老夫老妻了?”

    “谁?谁老夫老妻了?”

    青瑶不满的瞪着小丫头,眼看夜色不早了,而且身侧的男人双瞳可怜楚楚的盯着她,她只得硬着头皮开口:“好了,我来帮他吧,你们都退下去,待会儿等他洗完澡了,明月帮他查一下,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是,主子。”

    众人退了出去,只留下青瑶和慕容流尊两个人。

    寝宫内,高大的慕容流尊,眼神清明得好似孩童,没有一点的杂质,可是他的高大挺拔的身子可是正宗男人的身材,青瑶牙一咬眼一闭,摸索着上前,干脆俐落的脱掉了他的衣服,掉头命令他:“进浴桶去。”

    “嗯。”

    难得的这家伙乖乖的听话,跨进了浴桶,等到他蹲下身子整个人泡了进去,青瑶才敢掉转头望过去,只见那宽阔的背,明显的瘦了很多,想着他所遭受的罪,她的心便难受,默然无语的伸手帮助他洗澡,而他一动不动的任她摆布,久久的一句话未说,寝宫内只有水流滑落的声音,溅出无数朵的水花。

    “娘子,以后你别离开我。”

    他忽然开口,仰头望着她,眼晴清亮得好似天上的星星,璀璨好看,已洗净了的墨发一甩,披散在他的肩上,露出一张精致的面容来,眉狭飞鬓,眼细长有型,鼻子很挺,唇很薄,很好看,世人都说薄唇的男人寡幸,其实万事不尽然,他却是个痴情的人,青瑶的手指轻轻的滑过他的脸颊,从眉毛,到鼻子,到嘴巴,他瘦了好多,但是眉宇间依然那么俊美,和以前的霸气不同,是一种冷冰冰的,阻隔人于千里之外的寒冷,似乎只有她才能靠近他的心。

    “好。”

    青瑶的喉头有些酸疼,缓缓的点头。

    “嗯,那我就可以放心的睡一觉了。”

    他探探眼晴,真的真的好困,似乎很久很久没有睡一觉了,因为有一个坏女人,总是喜欢跑来对他上下其手,所以他不敢睡,要一直保持清醒,只要她一靠近,他就发出咆哮,怒吼,那女人就会吓跑了,但是现在他有娘子了,娘子会保护他的。

    “来,洗好起来吧,待会儿到床上去睡。”

    青瑶看他头垂下来,似乎马上就能睡着。

    不过青瑶一说话,他便认真的听,用力的点头,似乎真的很害怕她生气,那份小心翼翼的样子,使得青瑶的眼泪滴落在浴桶里,手指触摸到的是一片冰凉,灯光优然照过,她的脸颊一片水湿,不知是雾气所湿,还是泪水所浸?

    因为寝宫内没有男子的衣物,青瑶正困惑着,屏风外面已响起沈钰的声音:“主子,衣物拿来了。”

    “好”青瑶立刻走过屏风,接过沈钰手上的衣物,他的身材虽然没有流尊的高大,但也几近相同了,衣物正好适穿,青瑶拿了衣服,走进去侍候着流尊穿起来,面对着他澄明的眼瞳,她也坦然得多,而且他们本来就是夫妻,不过看着他身上的伤痕,她再一次的流泪了,帮他穿好衣服,让他坐到床沿边,找了干布为他拭干头发。

    一边为他打理头发,一边朝外面唤着:“莫愁,进来。”

    几个人都进来了,莫愁冰绡,明月,沈钰,还有小鱼儿,洗净了一身铅华的皇上,依旧那么俊美,墨发微湿的披散在肩上,白色的亵衣微敞,说不出的诱人,虽然人瘦了,但是并不影响他的姿容,可是他双眸随意的扫过来,便是寒潭一样的冰冻,三尺之内,谁也不敢靠近。

    “把东西收拾下去。”

    “是,娘娘”几个人一起动手,很快把浴桶抬了出去,收拾了地上的潮湿的水迹,又打开了窗户透了一下气。

    小鱼儿看着这样干净的人,唇角勾出笑,父皇又回来了,慢慢的走过去,那冰冷的人望着她,慢慢的总算露出了笑意,淡淡的开口:“小鱼儿,我的女儿。”

    “是,父皇。”

    小鱼儿高兴的笑了”这是她整晚最开心的事了,走过去,握着父皇的手,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她和娘都会对他不离不弃,而且她们会治好他的,父皇,你放心吧。

    等到寝宫之内收拾干净了,青瑶掉头望向明月:“你过来帮皇上查一下,究竟他是怎么了?为什么心智好似七八岁的孩童,而且他的脉相很乱。”

    青瑶一开口,明月趋步上前,可惜他还没靠近皇上的身边,那男人陡的坐直,冷沉的怒视着她,那张华冠一样的俊容上瞬间罩上嗜血的杀气,手指一握,便待出手,青瑶忙伸出手握着,缓缓的开口:“流尊,娘子在这里,他不会害你的,他是给你治病的。”

    谁知道,皇上虽然心智低,却很孤执,冷冷的回绝。

    “不需要。”

    “你?”青瑶一听他的话,哪里如他的愿,因为他必须尽快恢复过来,如果不能治好,一个低能儿,如何统治江山,难道真的便宜了上官昊不成,而且他们也没有儿子,只有小鱼儿,谁来继位?

    “娘子生气了。”

    青瑶说完,作势起身,脸也不看他,慕容流尊一下子被吓住了,飞快的伸出手握着青瑶的手,万分委屈的开口:“好,娘子,你别走,我给他看就是了。”

    说完乖乖的伸出手来,不过俊逸的面容上,却嘟起了嘴,万般不情愿似的。

    青瑶哪里理会他,飞快的示意明月近前,虽然他同意了,可是青瑶还是感受到了他的僵硬,为防他下意识的伤到明月,因此一直坐在他的身侧,紧握着他的另一只手,不时的说话安抚他。

    “没事的,他是个好人,是为了给你治病的。”

    明月给皇上珍脉,很快脸色阴暗下来,似乎很严重,寝宫内谁也不说话,都静静的等着他,直到他放开皇上的手,恭敬的起身,青瑶理了理他的鬓发,安置他睡下来,他似乎真的累了,一躺下来,便闭上眼晴,但是一只手紧紧的抓住青瑶的手,牢牢的不放开,睡梦中,眉还紧蹙着。

    “皇上,怎么样?””

    青瑶心疼的扫视了一下,抬首问明月,明月轻声开口。

    “皇上的内息渍乱,是因为他的经脉受伤,所以才会导致,气流混乱,他这样的状况,根本不适宜运用内力,如果经常运用内力,他会走火入魔的,而且他的心智受损,是因为他脑子似乎被撞了,有血块。!”

    “有没有办法解?”

    这是青瑶最关心的,眼下一定要皇上尽快恢复过来,这样才可以除掉上官昊,上官昊那只疯狗,如果知道皇上没死,一定会逮住人就咬的,到时候,死的人会更多,他的能力并不差,所以这才是最让人担心的事。

    “血块倒好解,银针刺穴,只是需要些时间,短则一两个月,长则两三个月不等,只是他的经脉受损,需要尽快修复经脉,而这需要内力修为极高的人,也就是比他内力高的人才可以帮到他,我根本办不到,就是我们这一群人恐怕也办不到。”

    “那怎么办?”

    青瑶有点急了,这男人不准别人靠近他的身侧,动不动就会运用内力,这可是会加快他的血脉逆流,致使走火入魔,所以短时间内,不准他运用内力。

    “娘娘别急,这世上武功高强的人很多,我们可以找世外高人帮忙。”

    明月的话落,冰绡立刻上前一步,缓声开口:“可以找赤霞老人帮忙,他是主子的师博,仍是世外高人,一定可以帮助到主子的。”

    “好”青瑶立刻点头,等这里的事情妥善处理之后,她们立刻去天山,这样可保流尊没事。

    “今夜天色不早了,都下去休息吧,从明儿个开始,明月就留在皇上的身边,帮助他除掉脑子里的血块。”

    “是,娘娘”,几个人都下去了。

    寝宫内,小鱼儿站在青瑶的身侧,看着大床上沉沉熟睡的男人,睡梦中他的眉还紧蹙着,小鱼儿不禁心疼的开口:“娘,父皇是不是吃了很多苦?”

    她的眼晴瞄到父皇手腕处和脚腕处,黑色的血痕,他竟然被人锁住了吗?

    有谁会想到,霸气威震天下的皇帝,竟然也有被人用铁链锁住的一天,还一锁几个月,若不是娘亲发现得早,只怕?小鱼儿不敢想接下来的事,现在父皇没事就好,只要他活着,剩下的她们会一一办到的。

    上官昊,西门新月,你们等着,一定要让你们生不如死。

    慕容流尊留在凤鸾宫里,他一直很安静,只要青瑶说的话,他便乖乖的听话”似乎很害怕她生气,偶尔心情好了”也和小鱼儿说说话,但大部分的时间,他会一身白衣飘飘的躺在软榻上冥思。

    他不再排斥别人,只不过依旧很冷,要想靠近他的身边,要得到他的许可,否则只有自找苦吃,虽然青瑶一再警告他不可用内力,但偶尔他还是会使出来,但因为用得不多,再加上明月调制了药物给他服用,短时间倒没什么大碍。

    一晃眼,三天的时间过去了,再有三日,便是公主下嫁永宁候之子的日子。

    青瑶早命令了下去,在大婚的那一天,劫牢,然后让花离歌去抢亲,带着公主远走高飞,当然暗中有凤宸宫的人配合着他的行动,务必要把人劫走。

    至于慕容流尊,青瑶偷偷的吩咐了沈钰去把南安王秘密的请进宫来。

    现在该把皇上送出宫去,藏到一个让人找不到的地方,皇宫倒底是非多,若是时间长了,只会露出破绽,而她不能在短时间贸然的离开,只有找个藉口,和皇上发生冲突,借机离开,才会保全住沐家,还有京里和沐家有关连的所有人家,这上官昊可是虎毒之人,如果惹到了他,只怕沐家一家大小都会倒霉。

    所以青瑶只能先把皇上送出去,但是这男人不随便让人接触,再加上他心中的伤痕太重,所以把他送出去,怕他反弹,所以青瑶才冒着风险留了他一些日子,这两日他已平静得多,虽然依然阻人于千里之外,但好歹不发怒了。

    沈钰刚走,风鸾宫便来了不速之客。

    淑妃西门新月,几日不见,这女人的脸色很难看,眼下一圈黑色的眼袋,明显的睡眠不足,眼瞳间是惶惶不安,小心翼翼的给青瑶请安,顺带打量着凤鸾宫,看凤鸾宫有什么不同以往的动静,但是什么都没有,高座上的女人依旧很冷,凤鸾宫上上下下一片安静,看不出一丝的端睨,可是除了这个女人,她实在想不出还有谁可以从浣洗局把真正的皇上劫走,这事如果落到上官昊的耳朵里,那男人一定会杀了她的。

    即便她肚子里有他的孩子也没用,好在眼下他还没发现这件事,所以她只能强装镇定。

    今儿个借着请安为名,前来凤鸾宫打探虚实。

    “淑妃生病了吗?”

    青瑶随意的开口,西门新月盯着沐青瑶,只见她悠然自得,一脸的不为所知,如果她真的知道宫中的是假皇帝,而她锁了皇帝,这女人还能如此静吗?

    这还真让人怀疑,只怕恨不得杀了她吧。

    可是不是她,还能有谁呢?特地跑到浣洗局去打昏了两个婆子,劫走了那男人。

    这件事断然不可能是上官昊做的,如果是他做的,只怕他早就过来找她算帐了,而且他派出来的太监视着她,她是知道的,所以有几天一直未动,根本没去浣洗房。

    没想到还是出了意外,这可如何是好,西门新月心急如焚,不过可不敢在皇后的面前露出来,这女人精明得很,如果她真的不知道宫中的皇帝是假的,而她露出破绽,可麻烦了。

    西门新月一想到这个,挑起眉淡笑,只不过那笑带着苦涩,怪异至极。

    “妾身因为肚子里的孩子,所以饮食下降,才会有所倦怠。”

    “喔,原来是本宫想多了”,青瑶心知肚明这女人为何过来,看她的眼神游移,在凤鸾宫里里外外的张望着,她自然没有小鱼儿的胆量敢跑到凤鸾宫里搜人,而且这事上官昊还不知道,如若知道,只怕她死路一条。

    “淑妃娘娘为了肚子里的龙种可要保重身体。”

    青瑶的声音暗沉得好似焦石之下的暗流,涌动着不知名的隐晦,那西门新月听得心惊胆颤,总觉得这女人似乎知道些什么?

    可是认真的细看下去,却又什么都没有,似乎一切都是她多想了,可是那个男人倒底被谁带走了?

    西门新月一脸的迷茫,陷入了深思,心里很害怕,如果让上官昊知道?她不敢往下想,手指不经意的触上肚子。

    孩子还保得住吗?

    不,她不能让孩子出半点事,所以现在还是保密的要紧,干万不能让上官昊知道,反正他一直以为那男人死了的。

    “谢谢姐姐的关心。”

    西门新月知道再坐下去也不会有收获的,而且坐在这里,尴尬得很,那女人一脸的冰冷”似乎不屑与她为伍,自已是拿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了,还是赶紧走吧,到别处找找,看看是不是被别的什么人掳走了。

    “嗯,好说。”

    “那妹妹告辞了,姐姐万安。”

    “莫愁,送淑妃娘娘”青瑶冷淡开口,西门新月心底一窒,阻得难受,这女人可真是一点也不和她客气,在她的眼中,也许从来没有过她们这些女人吧。

    “是,娘娘。”

    莫愁恭敬的施了礼:“淑妃娘娘请。”

    虽然言语恭敬,不过神色却很冷,今日公主被娘娘留在内殿了,否则依照公主的脾气,只怕饶不过这女人,这也是娘娘为何要把公主留在内殿的原因。

    西门新月离去后,青瑶起身往后殿走去。

    寝宫之中,一抹翩然俊秀的身姿,林立在窗前,半敞开的窗户,有落花卷飞进来,他周身的淡漠,却增添了他出尘的味道”就那么定定的站着,光芒四射”让人移不开视线,这几日的调养,他的脸色好看多了,整个人水润有朝气,长长的如墨一样浓黑的发,用蓝色的丝带拢着,慵懒随意,透着冷峻之色,让人不敢靠近,整个人美丽而出尘,连女子都自叹不如了,可是却没有一丝让人亵渎的念头,神圣而不可浸犯。

    听到琉璃屏风边的脚步声,他蓦然回首”眼瞳中一闪而过的喜悦,晶亮有神。

    “你回来了。”

    “嗯,流尊想什么呢?”

    慕容流尊未说什么,高大的身子走过来,一直停在她的身边,伸出大手执着她的小手,温热的灼烫瞬间温暖了她的周身,她的脑海不由浮现起他们第一次握手,那时候,他的手很冰很冷,就像二月的霜降,不但冷而且彻骨的寒,但是现在,他的手是热的,义无反顾的拉着她,没有一丝儿的迟疑,

    “在想你,我在想,以前我们一定很好很好。”

    他一说话,便露出孩童的幼嫩,干干净净的好似一张白纸,不说话,和常人无异,完美无暇。

    但是青瑶相信,他会好的,她绝不允许他出事。

    因为这天下还等着他来打理呢,除了他,她想不出还有什么人,能把这江山打理得服服贴贴。

    “是,那时候你最喜欢吹萧给我听。”

    她不想让他知道从前那些不开心的付出,现在她要记得的都是他的好,其实那一次离宫,并不全然是他的错,他从头到尾都是喜欢她的,只是她因为前世的情伤,而懦弱了,现在她不会轻易的放开他的手,风雨之中,两个人一起面对,总比一个人要容易得多。

    “萧呢?”

    他掉头寻找着,努力的想着,脑海中似乎真的有些影像,他喜欢吹萧给一个人听,还说过此生只为她一个人吹萧,看来她真的是她的娘子,想到这,他大手一收,把她整个人窝进胸前:“娘子,以后我们永远在一起,不离不弃。”

    “好,不离不弃。”

    她的话里有浓浓的喜悦,没想到两个人坦呈真情的时候,却是在这种情况下,他浑沌如幼童的时候,真不知道日后他醒过来,是否还记得今日所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