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9章 怒打众妃

作者:吴笑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寝宫之内灯影绰离,南安王慕容流昭飞快的走到青瑶的一侧,翩然的扬起水云袖,带来一阵清风,冷寒的声音响起。

    “娘娘,还是看看写了些什么吧?”

    青瑶点头,飞快的打开锦盒中的那封信,只见信上的字迹端庄,清晰的写下了皇上当日所遇的事情。

    原来当日。

    皇上在无情谷和青瑶道别后,直接回皇宫,这一次回宫和以往不同,他没有先去见南安王,而是先去见了淑妃西门新月,和西门新月说了,他心中只有瑶儿一个人,所以准备把西门新月婚配给南安王,为南安王侧妃。

    那西门新月本就心高气傲,别说南安王侧妃,就是南安王妃,她都不甘愿,没想到竟然还是个侧妃。

    那一日,她的宫中其实藏了一人,就是万鹤国的太子上官昊,上官昊当日坠崖未死,等到他重新回世,万鹤国已被灭了,所以他立刻把脑筋动到了弦月的宫中,因为他知道,宫中的皇帝是假的。

    但是这天衣无缝的计划中,还需要一个人合作,于是他便找到了西门新月。

    告诉她宫中的皇帝仍是假的,她最终的下场只不过是嫁入南安王府罢了。

    本来那西门新月不信,谁知道皇帝一回来便和她说了这事,这使得她非常的愤怒,一怒之下,便和上官昊狼狈为奸。

    上官昊躲在暗处,慕容流尊在明处,最重要的是,当时他整个人陷在一种激动中,他告诉西门新月,他整个身心都是瑶儿,如若她留在宫中,只会误了她的一辈子。

    这样激动的思绪,降低了他的敏捷,使得上官昊竟然一击得手了。

    他出手杀了慕容流尊,然后命建阳宫的太监,把皇上的尸首沉入先皇赐封给李皇后的人工湖,不想皇上当时并没有死,还有一口气在,被小太监抬着晃晃悠悠的竟然缓过一些来,这时候恰逢阿九经过人工湖,发现了几个小太监的动作,上前查探,没想到发现皇帝被害,好在还有一口气在,阿九立刻杀了那几个太监,准备把皇帝秘密的带走,谁知道,最后淑妃竟然出现了,因为她有点不甘心,那个男人,天一样的男人竟然就这样死了。

    没想到最后竟然发现了这样的秘密。

    所以当时仍有一口气的皇上便被淑妃西门新月带走了。

    青瑶看完了信,脸色罩着一层寒芒,把手中的信递到南安王流昭的受伤,等到他也看完了,次啊冷沉的开口。

    “现在皇上在西门新月的手上,一时倒也不会有大危险,她既然带走了他,断然不会立刻杀了他的,不过此事若是被上官昊知道,一定会除掉皇上的。”

    “嗯,所以我们一定要尽快找到皇兄。”

    南安王慕容流昭,一想到先前下自己入大牢的并不是自个的兄长,心里的恨意早荡然无存,再想到皇兄此刻所受的磨难,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刻找到他。

    “皇上在西门新月的手上,我们不要惊动那个女人,也不能让现在的皇上有所警觉,另外,你在宫外面派人秘密搜查,凡是西门家的动向,要密切注意着,宫中有我们注意着西门新月,务必要尽快救出皇上。”

    “是,娘娘。”

    南安王恭敬的点头,抬首,望着青瑶俏丽优美的侧脸,眼瞳是深幽的寒气,脸上罩了一层薄纱,相比她的心里一定很煎熬吧,他一定要帮助她找到皇兄。

    “你回去吧,小心点,此事千万不要再让别人知道,以免走漏风声。”

    “是。”

    南安王应声,身形一掠,黑色的身影融于夜色中,眨眼好似一阵清风吹过,四周沉寂下来。

    青瑶拿着手中的信,走到一侧的烛台边,把信点燃,火花跳跃,很快升起一缕轻烟,化成灰烬。

    寝宫外面,小鱼儿和莫愁等到一点动静都没有了,才走了进来。

    “娘,现在怎么办?”

    她们几个还不知道刚才有太监送信过来的事,所以不知道情况,青瑶抬首扫视了眼前的几个人,沉着的出声:“皇上现在还没有死,在淑妃西门新月的手中,以后我们必须密切的留意着西门新月的动作,还有建阳宫所有人的动作。”

    “是。”

    所有人应了,莫愁走过来,恭敬的开口:“娘娘,夜已经深了,早点休息吧。”

    想到皇上现在的处境,青瑶哪里睡得着,可是如若她睡不着,明天顶着个红红的眼睛,必然被别人所知,到时候还不知道生出怎样的事来,而且这凤鸾宫,只怕也有别人的眼线,深宫之中,步步为营,一步错,不仅伤的是自个儿,还会伤到皇上。

    “好,大家都下去休息吧,要随时保持警戒。”

    “是,娘娘。”几个人应声而落,各自退了下去,只留下莫愁一人,还有小鱼儿立在一侧,小鱼儿自从回来后,一直和青瑶住在凤鸾宫里,还没有专用的宫殿,皇上也没有专门拨地方给她,似乎完全忘了她这个公主。

    以前小鱼儿还有点伤心,但现在想来,那男人根本不是她的父皇,也没什么可伤心的了,眼下她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父皇,不知道他究竟怎么样了?

    宽大的床榻上,青瑶和小鱼儿躺在上面,两母女都难以入睡,她们爱着的那个人现在不知道在哪里,这让她们如何入睡呢?

    小鱼儿侧卧着身子,抬起娇嫩的小脸蛋,此时那脸上罩着的是冬日结冰的冰花,伸出手摸着青瑶的手,柔柔的开口。

    “娘亲,我不会放过西门新月那个女人的。”

    唇角噙着一缕笑,在烛光里摇曳着,透着凄迷诡异······

    这一夜,凤鸾宫内,透着沉闷的气息,压抑得人快喘不过气来了,太监和宫女们纷纷私下议论,娘娘一定很难受皇上纳妃,所以整夜都不准宫女和太监进大殿。

    太监阿九的死,使得琉璃宫的皇上心惊,阿九为什么好好的自杀了,他是发现了什么,还是受不了西门新月的虐待,所以自杀了。

    俊逸如斯的脸上,一闪而逝的寒芒,他和他同样待了多少年,自然知道阿九不是个轻易自杀的人,他是发现了什么吗?

    高座上的人怀疑的眯起眼瞳,是不是西门新月泄露了什么,一想到这个,黑色的眼瞳摒射出慑人的阴狠,明黄高大的身形一移,下了龙椅,直往外走去。

    一溜儿的太监紧随着他的身后往外走去。

    一路直奔建阳宫而去,师傅诶西门新月所住的宫殿,殿门外的太监看到皇上过来,早叫了起来:“皇上驾到。”

    淑妃西门新月领着贴身的侍女怜烟,迎了出来,立在大殿门前,恭敬的施礼:“妾身见过皇上,皇上万安。”

    “起来吧。”

    冷硬的声音,落到西门新月的耳朵里,心里一瞬间闪过多少个念头,紧随着高大的人影往殿内走去,大殿内,四角吊着华丽的水晶宫灯,五彩光芒映照在地上,漂亮至极,皇帝一直走到上首坐下来,冷冷的命令:“都下去吧。”

    “是,皇上。”

    大殿上,太监和宫女小心翼翼的鱼贯而行的退了出去,最后只剩下西门新月和高处的皇帝,皇帝俊美的五官在宫灯的映照下,有些阴骜,眼瞳中闪过狰狞的光芒,凉凉的开口:“新月,过来,朕有话问你。”

    明明语气很温和,可是却带给人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西门新月不进反退了两步,高处的人脸色阴沉下去。

    “怎么了?”

    西门新月颤抖着跪了下来,盈盈如水的开口:“皇上,妾身做了什么惹恼皇上的事了吗?”

    她看出来,上首的男人很生气,她不知道他在气什么,不过从心底觉得害怕不安,说话间越发的小心翼翼。

    “阿九自杀了。”

    皇帝面无表情的开口,西门新月点头:“妾身已经听说了。”

    “他好好的为什么自杀,而且你一直以来似乎总找他的麻烦,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你,你们之间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字一顿的话掷地有声,好似金锤敲在重鼓上,声声惊悚。

    西门新月脸色苍白,眼瞳一闪而过的光芒,飞快的开口:“皇上,我和他能有什么事啊?他的事我不清楚啊,妾身就是看他落难了,所以才会欺负他,妾身知道错了,妾身知道错了。”

    如果让这个男人知道她所做的事,只怕她就别想活命了,西门新月哪里敢多说一个字,更不敢露出一点的破绽。

    她一边磕头一边求饶,高座上的男子眯起眼睛,危险的暗芒从眼里一闪而逝,很快人影飘过,已落到西门新月的身边,大手一伸,单手握住她的脖颈,把她整个人提了起来。

    那手上虽然没有十分的力道,却足以使得人窒息,西门新月虽然会武功,但是却不敢挣扎,一挣扎只会死得更快罢了。

    “皇上,你怎么能这么对待妾身呢?妾身究竟做了什么错事,皇上,妾身肚子里还有你的骨肉呢。”

    这最后一句总算还有点用处,皇帝的大手一松,西门新月整个人如松软的虾子,瘫到了地上,卑微如泥,不敢多说一句话,这男人根本就是虎狼之心,自己即便会武功,若是动武,只怕他能毫不犹豫的废了她。

    “如果让朕知道你有什么事瞒着朕,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最后几个字落地,西门新月身子控制不住的抖索了一下,咳嗽着开口:“皇上,妾身怎么敢瞒皇上事情呢,皇上就是借一个胆子给妾身,妾身也不敢啊。”

    她的话音落,面前高大的身影陡的转过身,朝外面走去,只听到太监的声音响起来:“皇上起驾回宫。”

    皇帝一走,西门新月的贴身婢女怜烟跑了进来,一看到主子瘫在地上,脸色都变了,赶紧追问:“娘娘,发生什么事了?”

    西门新月什么都没说,支着怜烟的手爬起来,这其中有很多事怜烟并不知道,不但怜烟,就连她的爹爹西门正豪也不知道这件事,整个朝堂之上,只有她才是知道内幕的,如果她一个不小心,只怕西门家就别想有安生的日子过了。

    这个时候,西门新月才后知后觉的感到了害怕,这一切都是她自己做的孽啊,千万不要连累到西门家的人才是。

    “没事。”

    西门新月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转身往寝宫而去······

    离开了建阳宫的皇上,阴沉着脸,冷沉的吩咐身侧的一个太监:“从今日起注意着建阳宫淑妃娘娘的一举一动,有任何的蛛丝马迹,立刻禀报给朕。”

    “是,皇上。”那太监得了令,沉稳的领命吩咐了两个小太监监视着建阳宫,阿九公公自杀了,倒让他爬上来了,他叫小林子,小林子吩咐完小太监,走了过来,恭敬的开口:“皇上现在是回宫,还是去别的宫殿?”

    皇帝俊逸的脸上一闪而过的兴趣,前两日选进宫的妃子,还一个没宠幸呢,都是如花似玉的美人,虽然和皇后没办法相比,但是倒知情趣得多,而且他不能随便的去皇后那儿,如果露出破绽可就麻烦了,看来有些事,要尽快实施才是。

    “去梅妃娘娘那儿。”

    “是,皇上。”小林子立刻朝后面唱喏一声:“摆驾梅妃娘娘的宫殿。”

    一夜春风化雨露,偌大的后宫都知道梅妃受宠的事,一大早梅妃居住的温德宫,人来人往的很是热闹,前几日刚进宫的妃子,还有昭仪,尽数来祝贺。

    桃红柳绿,香鬓衫动。

    太监进进出出的很是热闹,皇上赏赐了很多东西,令那些还没有受宠的妃子很是眼红,虽然嘴里说着祝贺的话,其实哪个心里没有绕绕的花肠子。

    高座上梅妃更是一脸的春风得意,笑若桃花,涂着丹寇的葱白玉手指,露出了大拇指上的翡翠玉扳指,莹莹泛着绿光,一看便是好东西,这再次引得众人一阵唏吁。

    看来皇上真的很喜欢梅妃,赏了这么多的东西,还赏了名贵的玉扳指。

    梅妃受宠的事,一大早传进了西门新月的建阳宫,也传进了凤鸾宫。

    建阳宫的西门新月脸色阴骜难明,她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昨儿个晚上她差点没被那个男人掐死,而那个男人竟然还有心去宠幸司马兰梅那个贱女人,本来这些女人进宫,皇帝宠幸她们也是无可厚非的,西门新月既然让她们进来,是早有准备的,只是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差点被掐死的状况下,那男人还有心去宠幸别的女人,这让她愤恨难平。

    陡的站起身,纤纤玉指一挥,身侧名贵的古董玉器摔了一地。

    大殿上的宫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唬得扑通扑通跪了一殿。

    只有怜烟知道主子为什么生气,不由得低低叹息,这些人当初可都是主子弄进宫来,现在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娘娘,算了,气大伤身,你不是还有皇子吗?皇上再宠幸那些女人,只要产下皇子,便可以母凭子贵了,这后宫中的男人,都是不可靠的,你看皇后,那么漂亮,又帮助皇上打下了锦绣江山,可是皇上不是照样纳新妃吗?也没把皇后放在眼里,何况是你?”

    西门新月一听,脸色阴骜难明,满嘴的苦涩。

    怜烟哪里知道,皇帝心目中只有那女人一人,他心中再也没有别的女人的。

    而宫中这一位,只不过是好色的女人罢了。

    “走,我们去看看梅妃,那个女人。”

    “娘娘?”

    怜烟飞快的出声,那梅妃受宠,娘娘何必去看她,去了不是自找气受吗?那女人受宠了,还会把娘娘放在眼里吗?娘娘何苦自找苦吃。

    “娘娘,还是别理会了。”

    “不,我要去拉拢好关系才是真的。”西门新月笑起来,眼瞳闪过阴晦的光芒,那女人以为得了宠,就了不起吗?这宫中可还有她,还有皇后呢。

    怜烟不敢再多说什么,飞快的领着几个太监和宫女往温德宫而去······

    而凤鸾宫也得到了消息,一大早,小鱼儿便在寝宫内踱来踱去的,一脸的算计,用了早膳后,向青瑶请示:“娘亲,我去会会那女人?”

    “嗯,好,不过要小心点。”

    青瑶赞同的点头,她已经命冰绡在建阳宫内外搜索,看看有没有皇上的下落,只要一找到皇上,就把他带出宫去,他们这些人也尽快离开。

    至于皇位,只要皇上活着,就会把那个男人拉下来的。

    青瑶抬头望向一侧的莫愁:“保护好公主,谁若是伤害到公主,给我狠狠的打。”她就不信了,那个男人胆敢和她正面交锋。

    “是,娘娘。”

    小鱼儿得了娘的话,心里的底气更足了,想到父皇此刻还不知道遭受些什么样的罪,心头那叫一个愤怒,今儿个她不会让她们这一群人好过的······

    小鱼儿领着莫愁和凤鸾宫里的一干太监和宫女,气势汹汹的往温德宫而去。

    一路上那些太监和宫女恭敬的行礼,不过都没得到好脸色,小家伙冷沉着一双好看的眼睛,嚣张的开口:“滚开。”

    两路人马浩浩荡荡的往温德宫而去。

    温德宫外的太监早闪身进殿禀报梅妃娘娘。

    “娘娘,淑妃娘娘和小公主过来了。”

    梅妃一身鲜艳的宫装,承欢了一夜的恩泽,整个人慵懒得像一只波斯猫,懒散的扇动着长长的睫毛,娇嗔的发着脾气。

    “她们来就来吧,你慌什么?难不成她们还能吃了本宫不成,别忘了皇宫里面,皇上最大。”

    梅妃的意思,别人听得明白,她后面有皇上撑腰,怕什么。

    温德宫里,那些嫉妒的妃嫔一脸的看好戏,先前本想离去的,这会子倒不急着走了,那淑妃娘娘是个好人,对她们这些姐妹们还行,但是小公主听说不好对付,皇上要纳妃的时候,曾出面阻止过皇上的,这会子来,只怕没好事?

    几个女人相觑而笑,望着高座上的司马兰梅,一脸的幸福,那幸福太过于外露,已引起了大家的嫉恨。

    温德宫的太监,听梅妃娘娘如此说,缓缓退了下去,不大一会儿。

    太监的声音响起:“淑妃娘娘驾到。”

    大殿内,众人起身,恭敬的参见西门新月:“见过淑妃娘娘。”

    “起来吧。”西门新月点了一下头,柔媚的声音响起,抬首望向上首的司马兰梅,这女人恃宠而骄,竟然连身子都没动一下,只娇媚的笑着:“姐姐过来了,快请坐,妹妹身子软,动不了,还望姐姐恕罪。”

    西门新月眼瞳幽暗了一下,缓缓的优雅的笑:“妹妹深受皇恩,昨儿个累了,就坐着吧。”

    说完也不计较,大度的坐到一边,立刻有宫女奉上茶水。

    众妃一起望向淑妃,猜测着淑妃娘娘过来所为何事?看眼前的光景,她似乎并没有生梅妃的气,相反的很替梅妃高兴,众妃不由钦佩起淑妃来,淑妃娘娘果然有气度,不但人美,连心胸都好,反观那梅妃,当一得宠,便恃宠而骄,人家新月姐姐可是用了龙种的人,也没有像她那样,因此众人在心底排挤起梅妃来,眼神不屑之极。

    这时候,西门新月温婉的声音响起来。

    “本宫过来,是有事要嘱咐梅妃,虽然得了皇上的恩宠,但在宫中行走,切不可恃宠而骄,因为宫中不是只有本宫一人,还有皇后和小公主呢,小公主可是不同意皇上纳妃的,以后看到她你们可要绕道走,她不是个容易对付的人。”

    西门新月的话音一落,众妃脸色一变,不敢大意,只有上首的梅妃一脸的不以为意,不就是一个小孩子吗?看淑妃娘娘那郑重其事的样子,真是会小题大做,想吓唬她是吗?她可不吃这一套,一张芙蓉面染起胭脂色的笑意。

    “谢过姐姐有心了,但是公主只是一个小孩子,而且皇上岂会容得她胡来。”

    西门新月唇角噙着笑意,女人啊,只要一爬上皇帝的床,就以为得到了整个天下,她可别忘了,公主的亲生娘亲是皇后,皇后在弦月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对付的,民间对皇后可是推崇得很,难道她以为皇上会为了一个她,而得罪皇后,除非他能一招致皇后于死地,否则绝不会为难她的。

    西门新月优雅的伸手端过一边高几上的茶轻轻的啜起来,她还是等着看好戏吧,只怕公主未必放过她。

    正想得入神,宫外面响起了太监的声音:“公主驾到。”

    众妃一愣,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只有梅妃高座在上首,一动也不动,当然,那西门新月也没有动,她可是怀有龙种的淑妃,当然不会理那个小丫头,而这些没受宠的女人可就不一样了。

    大殿门口,走进来一个小小人儿,头上梳着公主髻,髻边插着缀满宝石的粉色珠花,映衬得小脸粉艳艳的,肌肤白嫩娇艳得好似涂了露水的花骨朵,大大的眼睛扑闪着,她的眼睛和眉毛和皇上就像一个模子脱出来的,连唇也很神似,薄薄的很好看的弧度,不过此刻紧抿着,整张脸一点笑意没有,周身闪着冷气流,眼瞳阴暗的走进来,身后跟着一帮的太监和宫女。

    之间小小丫头气势凌人,手中竟执了一条黑色的很粗的马鞭,一圈一圈的绕在她的手臂上,状似很随意,不过却使得人心底发颤,不敢大意。

    “见过公主。”

    众妃齐声叫唤,小鱼儿抬眸扫视了一眼中女人,眼瞳一一滑过去,最后落在西门新月的脸上,唇角一挑便是阴暗不明的冷笑,这神态使得西门新月一颤,总感觉到不妙,待要认真细看,这小丫头竟越过她,望向上首的司马兰梅。

    “你就是梅妃,父皇宠幸过的妃子?”

    梅妃一看小丫头问,不以为意的点头:“是,公主。”

    她的话音一落,小鱼儿手中的马鞭如出水的蛟龙,陡的腾空而起,手腕一抖,直直的打了出去,眼看那马鞭要打到司马兰梅的头上,只见她吓得花容失色,脸色惨淡无光,身子动都来不及动一下,彻底的吓傻了。

    不过马鞭并没有如愿挨到她,因为半空有人抓住了马鞭,正是西门新月,陡的一伸手,握住了马鞭,和缓的笑起来。

    “公主,有什么事可以慢慢说,为什么要动手?她可是皇上新宠幸的妃子。”

    西门新月用力握着马鞭,手腕一抖,马鞭拉直,小鱼儿小小的身子腾空而起,直直的抛出,借力往另一边抛去,其实西门新月根本没有用多大的力道,没想到竟把小丫头拉拨出去,顿时愣住了,其实她根本没想过,这是小鱼儿借题发挥,借着她的力道,反射出去,正好抛了出去。

    小鱼儿被西门新月抛了出去,顿时恼羞成怒,噌的从地上一跃而起,手腕一抖,这一次马鞭再次腾空而起,直直的迎着西门新月的面门而来,随之是一声冷喝。

    “西门新月,你这个贱人,竟敢打我,我父皇都舍不得打我,你竟然打我。”

    西门新月愣住了,耳边呼啸声而至,身形一拭,赶紧跃开,可是立在她身侧的一干女人,无一幸免,全都中招,马鞭扫了过去,众妃毫不意外每人挨了一下,疼得花容失色,全往一边让去,小鱼儿的马鞭接二连三的扬起,这次打的是司马兰梅,司马兰梅从高座站起来,心急的往一边奔去,因为太焦急,使得自己从高座滑落下来,连滚带爬,甚是狼狈,而小鱼儿却哈哈大笑。把刁蛮任性发挥得淋漓尽致,温德宫的大殿上,众妃左躲右藏,那小丫头却打得兴起,一脸的高兴,狂妄的笑声不时的响起。

    一殿的人狼狈不堪,西门新月气得脸色难看,身形一移,闪身过去,准备小丫头,小鱼儿哪里让她靠得过了身,朝大殿一角命令:“莫愁,给我打这个女人,她竟敢打我。”

    “是,公主。”

    莫愁得令,飞身而起,软件一抖,寒光袭来,直刺向西门新月,只要一想到西门新月那些可恶的行径,她就恨不得立刻杀了她,也许西门新月武功不错,但是对上她,根本不足为惧,她走南闯北的,什么招式没见过,因此很快西门新月处于下风,莫愁也不和她客气,上跃下拭,很快累得她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最后,莫愁一甩手,一记响亮的耳光打了下去,啪的一声,响彻整个大殿。

    西门新月懵了,很快回过神来,她们可是皇上的妃子,不但被公主欺凌,还被一个下人打,当下吵温德宫的太监怒吼起来:“快去叫皇上,妾身们没法活了。”

    说完陡的蹲在地上,捂住了肚子,疼得哎呀哎呀的尖叫起来,脸色一片苍白。

    莫愁一个收手倒退到一边去,现在还不是除掉这个女人的机会,因为皇上还在她的手里,不知道她把皇上关在什么地方了?如果找到皇上,她就别想有安生的日子过。

    这边西门新月疼得大叫,那里,小鱼儿却没有停下来,依旧用力的甩着马鞭,几个未受宠的妃子,和昨夜刚受宠的妃子,司马兰梅等,花容失色,头发凌乱,在大殿内东躲西藏,她们这些名门闺秀,谁也不会武功,所以岂是小鱼儿的对手,虽然她只有五岁,但是常年的习武,马鞭的威力已有十足的力道,若是被扫到,就是一道深深的血淋淋的伤痕,这几个女人中,已有人被打到了,捂住血淋淋的手臂直叫唤,身上的罗裙,也被扫坏了。

    正在这时,忽然从大殿门外传来太监冷沉的声音:“皇上驾到。”

    小鱼儿的眼瞳闪烁了一下,收起了马鞭,喘气了粗气,她的身子骨到底薄,又还是小孩子,此刻已累得气喘吁吁的了,抬首和众妃一起望向殿门外。

    只见一道高大挺拔的明黄身影走进来。

    身着明黄的龙袍,头束金冠,霸气不凡,那张俊逸的脸上已罩上薄怒,冷沉着脸走了进来,众妃一看到皇上,那叫一个委屈,眼泪如雨似的流了下来,缓缓的开口:“妾身等见过皇上。”

    尤其是刚刚受宠的梅妃,哭得最伤心,梨花带雨,楚楚可怜,香腮挂泪,两眼云烟,说不出的风情,道不尽的委屈。

    皇上一看到此种光景,扫视了大殿一眼,最后眸光落到大殿正中的小人儿身上,既不参拜,也不愧疚,仰着小脑袋,理直气壮的站在正中,漂亮的大眼睛中盛着湖水一样深幽的暗芒,直直的望着他。

    “大胆小鱼儿,怎么能如此失了纲常?”

    “纲常?”

    小鱼儿冷笑,缓缓的开口:“父皇是如此重视纲常的人吗?”

    那话隐晦而深暗,似乎别有用意,直直的盯着上首的男子,呸,他也配和她谈纲常,真是个不要脸的男人,无非是个好色之鬼罢了,看到这些女人受伤了,便心疼了,还大讲纲常,他莫不是忘了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了?

    皇上一惊,小丫头的眼神中似乎透露着什么信息,可待到他细看,却又什么都没有了。

    虽然这丫头很厉害,当日在巨峰崖自己曾吃了她的闷亏,可说到底,她只是一个小孩子,那种东西也就是皇后教了她而已。

    皇上的眼瞳难看至极,这就是皇后教出来的孩子吗?如此目无尊长,嚣张无礼之极。

    “来人,立刻去凤鸾宫传皇后,让她过来见朕。”

    “是,皇上。”

    太监小林子领了命,飞快的闪身出去,前往凤鸾宫传旨。

    温德宫的大殿上,皇上清了清嗓子,示意众妃起身,众人见皇上似乎很生气,让人去宣皇后,想必公主一定会受到责罚,这样想着,心里好受得多,起身立于大殿的一侧,只有西门新月捂住肚子,痛苦的叫着。

    皇上脸色阴骜,立刻宣太监去请御医过来,为淑妃诊治,看看淑妃的龙种怎么样?

    又有小太监去宣御医,很快青瑶领着一帮太监和宫女过来了。

    大殿上,一身清艳的皇后施施然的见了礼,神色优雅至极:“见过皇上,不知皇上命人宣臣妾过来所为何事?”

    上首的男子一看到皇后,火气便压抑下去三分,缓缓的一字一顿的开口:“皇后,你教出来的好女儿,看看公主,小小的年纪竟然如此目无纲常,刁蛮任性至极,竟然跑到这温德宫来打人,像什么样子?还害得淑妃肚子里的龙种,如果有什么差池,你说朕该如何惩罚她?”

    皇帝眼露精光,紧盯着下首的女子。

    众妃一起看着皇后,西门新月的唇角噙着笑意,看这个女人如此解眼前的危机,心头很是舒服,不过仍捂住肚子哼哼,假装很痛苦。

    青瑶扫视了一圈大殿,最后眸光落到小鱼儿的身上,陡的收回来,肆意的笑起来,娇艳得好似一朵香花,满殿失色。

    皇上眼瞳深暗下去,这个女人确实够美,可确实一朵有毒的话,否则?

    不过这一切不可能,如果让她靠近自个儿,只怕就会露出蛛丝马迹,所以他不能留她,只是这不能,一定要处理得巧妙,才不至于引起天下人的共愤。

    “皇上这话是在怪臣妾吗?其实这事,要怪应该怪皇上自个儿。”

    “怪朕?”俊美的脸庞上闪过困惑,眼瞳深幽下去,不动声色的注视着大殿下面的女人,只见她浅颜而语。

    “皇上当日可是答应了她,再不纳一妃进宫,而且对她宠爱有加,事后出尔反尔也就罢了,现在倒来责怪公主,这难道不是皇上的错吗?皇上难道忘了当日的事?”

    青瑶微眯起眼瞳,眼中露出精光,寒芒四射,上首的男子立刻被阻得一句话也说不了。

    没想到那男人竟然如此宠爱这个女儿,还真是大出他的意外,不过也不意外,他不是也一心一意的喜欢这个女人吗?若不是痴念太深,只怕他是没机会靠近他身侧的。

    “朕自然记得答应她的事,只是纳妃是皇后同意了的,所以小鱼儿不应该怪父皇出尔反尔吧。”

    皇帝的声音缓缓的响起,一下子恢复了慈祥的形象,下首的一干女人,面面相觑,先前见皇上还很生气,怎么才一下子,皇上竟然不生气了,还如此温润的和公主说话。

    青瑶不置可否的微勾了一下唇,这男人可真不要脸,自己想吃腥,竟然把责任推到她的身上,无耻至极。

    “原来不是父皇的错?”

    小鱼儿眨巴着眼睛,状似很认真的思考着,小手支着下巴,歪着脑袋。

    这时候,御医被宣了进来,皇上松了一口气,他还真害怕面对这两母女,因为她们是那个人最深爱着的人,既然有很多不为他知道的秘密和事,如果再深究下去,只怕便会露出蛛丝马迹,因此一看到御医进来,立刻沉声命令:“快,帮淑妃娘娘检查一下,看看她的龙种是否有碍?”

    “是,皇上。”

    御医不敢大意,飞快的上前给西门新月号脉,西门新月不时的哼着,似乎很痛苦。

    青瑶踱步走过去,清色瞳仁注满了冷光,娴雅的开口:“御医,这淑妃肚子里的龙种没有问题吧?”

    那龙种两字咬得极重,御医抖索了一下,赶紧起身回话:“禀娘娘,淑妃娘娘的肚子没大碍,娘娘放心吧。”

    “那就好。”

    青瑶回身遥望向上首的男子,浅笑若嫣的开口:“皇上,淑妃没有大碍,臣妾是否可以把公主带回去严加管教?”

    “回去吧。”

    皇上脸色和缓一些,挥手,心底放松下来,虽然眼前的这些女人吃点亏,但总比自己露出破绽强,而且这女人对于自己纳妃的事似乎仍然生气,现在的神态不足为奇,不过要尽快想一个办法,理所当然的处理掉她才是真的。

    青瑶领着小鱼儿和莫愁往外退去。

    殿内响起一片失望的叫声:“皇上,公主打了妾身就算了?”

    还有西门新月的叫声:“皇上,公主手下的奴才还大人?”

    高座上的男子一脸的阴骜,陡的站起身,今儿个他可算在这些女人面前吃了一个瘪,本就火大,这些女人还叽叽哼哼的,真是可恼,一甩龙袖,冷沉的出声:“都散了吧,皇后会管教公主的。”

    说完高大的身子往外走去。

    大殿上,好几张脸变了,却不敢再多说什么,几个刚进宫的妃子立刻和司马兰梅还有淑妃告安,各自回宫殿去了。

    温德宫的大殿,很快只剩下西门新月和梅妃了,西门新月挥手让太监和宫女下去,连同御医一起退了出去,大殿安静下来。

    西门新月站起身走过去,扶着司马兰梅走到一侧坐下:“妹妹没事吧?别想多了,小公主就是任性一些,以后你别惹她就是了。”

    “难道皇上就这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成?”

    梅妃气恨难平,难道真的要她们一直被那个小丫头欺压,她不甘心,皇上怎么能如此对待她们呢?

    “你又不是不知道皇后的能力,她是帮助了皇上的大功臣,你说皇上怎么会因为公主一次犯错,便惩罚她呢?”

    西门新月看上去温婉娴良,皎月似的脸上,浅浅如水的笑意,似乎真的很为梅妃着想一般。

    梅妃紧握着她的手,愤怒的开口:“我不会善罢甘休,我就不信了,一个小丫头还能翻了天不成,难不成皇上能让她放肆一回,还能让她放肆第二回。”

    西门新月听着梅妃的话,瞳底都盛满了笑意,缓缓的起身:“妹妹安心息着吧,别想太多了,也别去惹小公主,姐姐是为了你好。”

    “谢谢姐姐了。”

    梅妃起身,把西门新月一直送到殿门外,回身走进内殿换衣服。

    小公主怒打众妃一事,很快传遍了整个皇宫,宫中的人都知道皇后所生的公主,刁蛮任性,嚣张跋扈,人人惊惧,谁也不敢惹她,连众妃都不放在眼里,何况是他们这些太监宫女呢?

    凤鸾宫中。

    小鱼儿眨巴着大眼睛,望着身侧的娘亲:“娘,今儿个我表现得还可吧。”

    “嗯,不错,这一闹,大家的注意力都在你的身上了,这话题要持继一段时间,我们正好利用这空档,找皇上的下落。”

    青瑶说完,莫愁走进来,贴着她的耳朵小声的禀报:“沈钰去见了南安王,回来了。”

    “让他进来吧。”

    青瑶挥手,心急的催促着,不知道南安王查得怎么样了?西门家可有什么异口。

    莫愁应声走了出去:“是,娘娘。”

    沈钰很快走了进来,莫愁跟着他后面,他一走进大点,便恭敬的行礼,高首的青瑶已心急的开口:“怎么样?有消息吗?”

    “禀娘娘,南安王说,宫外西门家一点动静都没有,而且他派了很多人查探京城的动静,并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南安王说,人可能在宫中。”

    “在宫中?”

    青瑶这下是彻底的愣住了,她是想了千万种可能的,最末的一种可能才是在宫中,冰绡查了宫中,西门新月住的建阳宫,建阳宫的地下刑房,并没有任何人,那么她把皇上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