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8章 真相

作者:吴笑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阿九丝毫不敢大意,小心的应声:“是,公主请候着,小的这就进去禀皇上。”

    说完转身走进内点去,这时候,西门新月从里面走出来,满脸笑若桃花,和阿九错身而过的同时,冷沉的开口:“说,什么事?”

    阿九一颤,忙恭敬的开口:“是小公主,要见皇上。”

    西门新月一听阿九的话,早高兴了,眼睛笑成了弯牙状,挥了挥手:“去吧去吧,皇上正在里面呢。”

    她倒要看看那小丫头有什么能力改变里面男人的思想,就在刚刚她已经禀明了那男人,要给他纳妃的事,那男人还夸了她一通呢,是男人就改不了好色的毛病,怎么会不同意这样的好事呢?

    阿九没想到淑妃竟然没有为难他,倒诧异了一下,不过头也不敢抬,飞快的走进了琉璃宫。

    金碧辉煌的大殿上,皇帝正随意的歪斜在软榻上休息,那张脸俊美动人,长长的睫毛掩去了光华,阿九静静的望着那男子,心头浮起恨意,如果可以,他真恨不得冲上去杀了他,可惜他知道自己没有这样的能力。

    那男人听到脚步声,陡的睁开眼,眼瞳一片阴骜,冷沉的开口。

    “阿九,进来干什么?”

    “禀皇上,是小公主要见皇上,皇上见是不见?”

    其实阿九不希望公主见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可是披着人皮的狼,如若公主遇到什么事,可就麻烦了,但是侧卧在软榻上的人身形一动翻身坐了起来,一脸温润的笑意,挥了挥手吩咐下去:“宣公主,让她进来吧。”

    “是,皇上。”

    阿九有些失望的退下去,走出殿门外,望着小公主,缓缓的开口:“公主请随小的进来,皇上让公主进来呢。”

    “嗯,”小鱼儿微点了一下头,眼神冷冷的,姿态倔傲,面容黑沉沉的,跟着阿九的身后,走进了琉璃宫大殿。

    只见高首坐着的正是皇上,狭长的峰眉挑起,眼瞳是晶亮的光芒,一看到小鱼儿走进去,便招手示意她近前去,可惜小鱼儿动都没动一下,而是冷冷的望着皇上,不悦的开口。

    “父皇,你真的要纳妃。”

    她的话音一落,上首的弦帝,唇角抿紧,露出一抹凉薄的笑,淡淡的开口:“小鱼儿,这宫里太冷清了,难道你不像热热闹闹的吗?父皇纳了妃子,小鱼儿很快便会有人陪了。”

    小鱼儿只觉得周身一阵恶寒,父皇真的不再是从前的那个父皇了,从前父皇一定会哄着她。

    小鱼儿是父皇唯一的,心爱的小宝贝呢,可是现在?

    不知道为什么,小鱼儿心里很难过,眼泪叭嗒叭嗒的流下来,她不是那么轻易流泪的人,可是现在真的好难过好难过,那一次看到父皇受伤害,她也是很伤心的,可是这一次是父皇亲手伤了她,还有娘亲。

    她们还有必要留下来吗?

    小鱼儿抬首望着笑得志得意满的男子,久久的次啊开口:“父皇,我不会原谅你的。”

    说完再也不堪皇上一眼,掉转身跑了出去,这一刻她也算死心了,本来想阻止父皇,因为她私心的想让娘亲留在父皇的身边,但现在什么都没必要了,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娘亲总有一天会遇到真心相对的人的。

    莫愁一看公主跑走了,忙对着皇上施了一礼,转身追了上去,上首的男人黑色的瞳仁一片若有所思,高深莫测,伸出手挥了挥:“阿九,退下去吧,朕休息一会儿,别让人打搅我。”

    “是,皇上。”

    阿九领着太监退了出去,守在大殿门外。

    皇上从不让人靠近他的身边,只要他休息,一定遣退了所有的宫女和太监······

    小鱼儿领着莫愁回了凤鸾宫,一路上很多太监宫女打招呼,她都没理会,脸色黑沉沉的难看至极。

    莫愁紧跟着她的身后,也不敢多说什么,这丫头发起火来,可是火力十足的,虽然她很想提醒她,到了娘娘那儿,还是什么都别说了,以免娘娘添阻,可是想想又算了,这种事早晚会知道的,瞒是瞒不住的,最后默然的跟着她的身后,两个人一路回凤鸾宫而去。

    小鱼儿一回到凤鸾宫,便认真的望着青瑶。

    “娘,不如我们离开这里吧,小鱼儿好讨厌这里,心里很难过,父皇他不再是从前的那个人了。”

    青瑶看着这样的小鱼儿,心头倒有些不舍,小鱼儿一向是个大咧咧的人,看来这件事是伤到她了,按理她们是该头也不回的走了,可是一想到要走,她的心底似乎便会响起一道声音,那声音柔柔的呼唤着她。

    瑶儿,不是这样的,朕不会负你的,瑶儿,你要相信朕。

    想到这个声音,青瑶便心痛无比,如果说流尊是个霸道冷血的人,她是相信的,但是说他是个好色的人,她实在无法相信,当初西门新月和楚语嫣都是天姿国色的美人,他都没有动心思,为何现在却想起要纳妃来,如此的急切,这透着不寻常。

    “小鱼儿,你别急,如果该走,娘是会走的。”

    青瑶伸出手搂过小鱼儿,她想她该好好查一查了,抬首望着下首的莫愁:“莫愁,从今天开始,你们留意宫中的动静,但凡有一点不寻常的事,都禀报上来。”

    “是,娘娘。”

    莫愁应声,不知道娘娘这样做,所为何事,抬首盯着她,冰绡忍不住开口追问:“娘娘?这是?”

    “我相信皇上背后一定隐藏着一些事,你们留意着宫中的一切,我会查出来,为什么皇上的前后差距如此之大,另外一定要留意西门新月那个女人的动静,她如此嚣张,一定有她的理由,不会无缘无故的这样嚣张。”

    “是,娘娘。”

    莫愁领命,准备走出去发呢副凤鸾宫的太监和宫女一起留意着宫中的动作。

    但是青瑶出声阻止了她:“这件事,除了你们几个,别惊动其他人了,我几年不在宫中,有些事也许不是表面的那样了。”

    莫愁和冰绡点头领命:“是。”

    看来娘娘是怀疑些什么了,既然如此,他们还是留心些要紧······

    西门新月说到做到,动作迅速,很快选定了朝廷中的一些大员的千金,下旨召她们进宫待选,所有待选的人都在储秀宫候着。

    一大早,西门新月派了太监过来请皇后娘娘移驾储秀宫。

    莫愁和冰绡的脸色很难看,那个女人摆明了是挑上娘娘了。

    “娘娘,我们不理会她是了,他们选他们的秀关我们什么事啊?”

    莫愁恼怒的开口,青瑶却不以为意,现在她竟奇异的不生气,似乎所有的事都不单纯,她倒要多接触西门新月,她的身上一定藏着什么秘密。

    “我们待会儿过去。”

    青瑶淡然的开口,那小太监领了命,飞快的退出去,回禀淑妃。

    凤鸾宫内,小鱼儿望着自个的娘亲,发现她竟然不伤心了,神色很冷静,眼瞳泛着寒光,却没有了先前的沉痛,这究竟是什么回事,要说娘亲对父皇的爱,她是知道的,绝对不是没情,可是如何解释眼前的事呢?

    “娘?”

    “好了,待会儿去储秀宫看看淑妃为皇上纳的新妃,皇上也会去的,我们就去会会他吧。”

    青瑶说完,便起身走下凤座,往外走去,身后跟着一群人,莫愁和冰绡,还有小鱼儿,至于沈钰和明月两个,就留在宫中了,青瑶嘱咐了他们两个,在宫中不可随意走动,以免惹来不必要的话题······

    青瑶领着一帮人,浩浩荡荡的往储秀宫而去。

    储秀宫门前石阶上,分立着两溜儿的太监和宫女,店内立着数十名的名门闺秀,每人带着两个贴身的丫头,一时间香鬓钗动,桃红柳绿,香风阵阵。

    门外,太监唱喏起来:“淑妃娘娘到。”

    大殿内一片鸦雀无声,大家齐刷刷的站好,眼瞳望向殿门外,只见一身妖娆的西门新月走了进来,身着一件艳红的纱衣,里面华丽的锦衣,包裹着曲线玲珑的身躯,外面罩着一层透明的薄纱,使得整个人香艳无比,更添魅惑之气,再看她的肚子微微隆起,众人不禁羡慕,原来这淑妃娘娘怀上龙种了,如果一举得男,只怕母凭子贵啊。

    听说皇后只生一个公主,那么淑妃娘娘的孩子,即不是最有可能是太子。

    一想到这个,那些千金小姐,恭敬无比的行礼:“见过淑妃娘娘。”

    “姐妹们起来吧,待会儿皇上就来了,众家姐妹若是有缘进宫,姐妹们一起侍奉皇上,也是我等的福气。”

    淑妃西门新月的话,给大家焦动不安的心带来了安慰,使得那些女人在一瞬间,便靠近她了。

    这时候太监的声音再次响起来:“皇后娘娘驾到。”

    众人刷的望过去,对于传闻中的皇后,大家都想见见,她是长了三头六臂还是怎么的,听说一个女人竟然比男人还厉害,助新皇统一了七国,听说她曾为了新皇纳妃而休了皇帝,这会子她来,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不但是秀女,连西门新月也起身,立于秀女之上。

    说实在的,很多时候,她确实不敢得罪那个女人,那女人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别以为有个皇帝,她就可以为所欲为,若是惹毛了她,只怕皇帝也起不了作用。

    这可是她的认知,而且是最聪明的。

    大殿门外,众人簇拥着一个光芒四射的女子走进来,她周身的的雅然,白色的罗裙,长长的拖迤在地上,周身上下没有一点杂色,飘逸得好似天上的一缕浮云,黑发如墨,松垮的挽着,在墨发之中,镶贴着几颗玉珠,莹莹碧色,透着灵光,一走进大殿来,众人皆失色。

    青瑶缓缓的踱进来,触目所及,姹紫千红。

    西门新月赶紧领着秀女参拜:“妾身领着众秀女见过皇后娘娘。”

    “见过皇后娘娘。”

    大殿内,响起朗朗之声。

    青瑶淡淡的挑眉,清冷的声音响在大殿之上:“都起来吧。”

    “谢娘娘。”

    众人起身,分列两边,谁也不敢多什么,只到青瑶在高首的一侧坐下来,而淑妃西门新月顺延着坐到她的下手。

    最后,今日的主角总算登场了,太监阿九的声音响起:“皇上驾到。”

    秀女一听到皇上来了,很多人的脸颊早红了,皇上乃是人中之龙,天下间少见的美男子,她们能进宫侍奉皇上,可真是天大的福气,众人齐刷刷的跪下来参拜:“见过皇上。”

    谁也不敢抬首去望走进大殿的皇上,只能看着地面,微微抬起眼睑,看到从面前走过的一双黑底绣盘龙的朝靴走过去,只到上首响起清润磁性的声音:“都起来吧。”

    慕容流尊掉头望向一侧立着的青瑶,缓缓的笑着开口:“瑶儿坐下来吧。”

    “谢皇上。”

    青瑶淡然的坐下来,神情淡漠,看不出来她此刻心中所想的是什么,无波无动,弦帝的眼神幽暗下去,好似一汪深海。

    坐在青瑶下首的西门新月站起身,缓缓柔媚的笑望着皇上。

    “皇上,妹妹们都进来了,皇上看看有中意的没有?都是如花似玉的人儿呢?”

    西门新月一边夸下首的秀女,一边拿眼瞄沐青瑶,她最想气的人是青瑶,可是这女人愣是不动声色,现在反而是她气得不清。

    “嗯,新月有心了。”

    弦帝把眸光从青瑶的身上收回来,掉头望向下首的女子,看着那些俏丽的女子,不由得瞳仁注满了光芒,这是男人对于漂亮的女人天然的反应,动物狩猎的本能,不由自主的露了出来。

    青瑶一直悄然的注视着弦帝,只见他眼瞳幽深,神色似乎有些激动,眼波闪过旋旎的光泽。

    青瑶掉头凝眉沉思,皇上一直不是个好色的人,而此刻的他,分明就是一个喜欢女色的男人。

    而且?

    她的脑海中一闪而逝的念头,银轩曾说过,易容的人,不敢有过于大的情绪,因为如果认真的细看,他还是会露出破绽的,表情不那么自然。

    自然,是的,一直以来她总觉得怪怪的,就是皇帝的表情不是那么自然。

    青瑶飞快的掉头望着侧首的男子,他明明是激动的,可是脸上的肌肤却没有过大的波动,依旧是阴暗的,不动声色的,原来他?

    青瑶陡的沉痛起来,心脏陡的撕裂般的疼痛,她做梦也没想过这种可能?

    手指用力的掐进指甲中,她感到自己呼吸都困难了,脸上冒出细密的汗珠子,对于接下来的选秀动作一点感觉都没有了,连思维都有点木木的,如果这个皇帝是假的,那么真正的流尊呢?

    他会遇到什么事?

    青瑶根本不敢去深想,如果流尊真的遇到了什么事,怎么办?

    若不是她自持力过人,现在只怕早跳了起来了,可是却只能忍着,怕自己露出破绽来,惊到身侧的这个人,双手用力的掐进肉来,那痛,刺激着她,提醒着她,千万不可冲动······

    即便她克制着,可是靠在她身侧的人,还是注意到了她的异样,一是皇帝,一是小鱼儿,前者关切的移过视线,唇角噙着笑意,缓缓的开口:“瑶儿怎么了?某不是哪里不舒服?”

    他只当青瑶是因为他要纳妃的缘故,是以才会如此问。

    就是小鱼儿也这样以为,心疼的伸出手握娘亲的手,冰凉一片,心惊,疼痛难耐,娘,对不起,紧握着青瑶的手,当日她该阻止她回来才是。

    恍然回神间,额头已是密密的汗珠子,鬓边几缕发丝粘连在她的脸上,她的脸苍白得没有血色,幸好这回事选秀,落入有心人的眼底,大家只当她无法接受皇上纳妃的事。

    西门新月一脸的轻狂之色,得意之极,皇上纳妃,这女人到底还是熬不住了。

    自己的心血没有白费,还以为她有多能装,原来也不过如此。

    西门新月想到这儿,不由噗笑出声:“姐姐是不是太难过了,皇上,姐姐的脸色都变了,难道姐姐不想让皇上纳妃?”

    小鱼儿怒瞪过去:“你?”

    莫愁和冰绡齐齐的望着主子,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主子不会真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为难皇上吧,如果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只怕明儿个整个临安城都知道主子善妒的事了,这就是西门新月的用心吧。

    而储秀宫空荡荡的大殿上,此时已从是个女人中脱颖而出的几个佳丽,那个脸色红白交错,生怕自己的美梦成空,那个眼瞳睁得大大的,呼吸都急促了,下了死命的盯着皇后娘娘。

    所有人都看着青瑶,虽然先前有些异样,但几乎是一瞬间的事,很快便恢复了过来,她的唇角浮起淡淡的笑意。

    “淑妃说什么呢?既然皇上有心,本宫怎么会阻止呢?本宫身为三宫之主,有这个义务不是吗?”

    她恭顺清凉的声音响起,坐在她身侧的弦帝眼瞳微眯,暗芒闪过,她似乎有些不一样了,以前的她听说很善妒,为什么竟然同意给他纳妃了,如果今日她坚决的反对的话,那么他一定会如她所愿的,让这些女人回去,他选了这些个女人,原也是试探她的心意,没想到这女人竟然可以视若无睹,虽然先前脸色难看了一下,还是同意了。

    难道她并没有那么爱他?

    还是另有目的。

    弦帝面不改色,脑海中飞快的闪过各种各样的念头,而青瑶亦是如此,她表面上不动声色,端庄娴雅,笑望着下首,其实心里正快速的动着心思。

    这个男人是谁?为何能把流尊模仿得如此维妙维肖,连她都被迷惑了,要知道他那样霸气温润融于一体的人,并不是那么好模仿的,更不是一日两日便可习来的,那么这个人应该是他身边亲近的人。

    他身侧亲近的人,几乎都是忠心的,而那种祸害的呃,又武功高强的人,几乎没有。

    不,青瑶的脑海忽然闪现出一人来,如果那个人仍然活着,应该轻而易举的办到的。

    因为他和流尊同出天山老人的名下,同吃同睡多少年,对于他的习性还有动作,都是了如指掌的,最重要的一点,他的武功也是极厉害的,除了流尊,只怕一般人不是他的对手,如果流尊当时陷在什么事中,稍有大意,只怕便会中了这男人一着,谁会想到这男人竟然混进了皇宫,当日还以为他死了的。

    青瑶抬眸,眸底飘飘忽忽的好似一夜北风,又冷又寒。

    望着身侧的男人,他正好也望过来,温雅的笑着,两个人彼此对视,青瑶尽量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她,脸上的笑意浅浅的通融的,使人看不清她究竟在想什么?

    “皇上纳了哪家哪户的千金进宫?”

    青瑶尽量稳定自己声音中的起伏,看上去一派清冷,其实她的内心好似油烧过一样,血淋淋的一片模糊。

    流尊现在在什么地方?他还好吗?

    现在该怎么办?青瑶盘算着,马上想到了太监总管阿九,想到阿九初见自己的小心,阿九于皇上,一直是似奴非奴的存在着,所以说阿九那样心惊胆颤的表现,一定是知道皇上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却没办法开口说什么?

    青瑶想到这儿,眸光随意的扫过皇帝的身侧,只见阿九身形清瘦,和从前的坦然完全不一样,现在的他不管何时何地,永远半垂着头,不看任何人。

    上首的皇上俊美的脸上罩着笑意,清雅的声音响起来。

    “司马大学士的女儿司马兰梅,今封为梅妃,太子太傅的女儿云心封为云妃······”

    皇帝一连封了三位妃子,分别是兰妃,云妃,荷妃,另外还有几位昭仪,昭媛,昭容,总之一下子进宫很多的美人,再看这些女人背后的世家,都是朝中的重臣,青瑶冷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男人的心计可真深啊,即便他是个假的,宠幸了这些个美人,到时候就算这些人家知道了,也只会拼了命的睁大眼睛说他是真的了,好心计。

    青瑶唇角泛笑,现在她不担心这些进宫的女人,也不担心皇位的被霸占,她担心的是流尊,她必须要尽快找到他,知道他是否还好好的活着,只要一想到他可能遇到了什么事,心里便很痛。

    “皇后看如何?”

    “皇上喜欢便好。”

    青瑶的神色淡淡的,但是语气却柔缓,使得那些被选上的女子皆松了一口气,眼前的局面,如果皇后不同意,最多多一个善妒的名声,但是她们是没办法进宫的,没想到皇后原来也很大度,她们才如愿进了宫、

    而青瑶之所以同意,是因为这男人本就不是流尊,而是上官昊。

    现在宫中只有她和西门新月,那西门新月想利用这些女人来对付她,她何不利用这些女人来掩盖自己接下来的行动,她要查清楚真正的皇上现在在什么地方?是不是出事了,还是?

    青瑶不敢再往下想。

    “好,瑶儿有心了,朕回上书房了。”

    弦帝起身,青瑶不紧不慢的领着西门新月和大殿上皇帝新纳的妃子,缓缓地施礼:“恭送皇上。”

    皇帝离开了,青瑶懒得理会下手的那些女人,径直领着小鱼儿和莫愁还有冰绡率先离去,淡淡的开口:“淑妃娘娘好生安排这些事吧。”

    “是,皇后娘娘。”

    西门新月的脸色阴骜难看,原本是想气到这女人,而且深信她一定会阻止皇上纳妃的,这样她赚了一个娴慧的美名,而她得了一个善妒的臭名,没想到这女人最后竟然同意皇上纳妃了,而她还落了一身骚,被留下来侍候这些女人。

    不过,西门新月再抬首,满脸的笑意。

    “来人啊。”

    立刻有太监和宫女走了过来,西门新月温婉的开口:“把新纳的妃子和昭仪安排到各殿去,没有选上的闺秀送出宫去。”

    “谢淑妃娘娘。”

    那些被选上的女人一起恭敬的谢过淑妃娘娘,西门新月没忘了警告这些女人:“你们在宫中可要小心些,这后宫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本宫这样好说话的。”

    说完也不堪这些新进宫的女人,领着自己的贴身婢女并太监和宫女,浩浩荡荡的离去。

    留下几个面面相觑的女人。

    淑妃娘娘的话是什么意思,这宫中还能有谁,除了皇后吧,今儿从头到尾,皇后的脸色都不太好,再看她身边的小公主,更是怒目相向,看来以后她们要小心些才是······

    凤鸾宫

    大殿上,青瑶摒退了所有的太监和宫女,只留下莫愁和冰绡,又唤出了沈钰和明月,几个人一起望着神色冷峻的娘娘,只见她周身罩着冬日的冷霜,眼瞳似血,一片妖红,满脸的杀气,今儿个发生的事竟然使得一向沉稳冷漠的人,如此失色。

    大家微感诧异。

    “娘娘?”

    小鱼儿早拉着娘亲的手:“娘,我们还是离宫吧?”

    青瑶扫视了一圈,知道下首的几个人只当她是因为皇帝纳妃,心里难受才会如此,有谁知,这宫中其实早已天翻地覆了,那个人在宫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还害得这么多人伤心,而这正是他的目的,他陷害南安王,接下来只怕还会动到她的头上,还有沐府,和朝中一切可能阻碍他的人。

    她绝不会坐视不管的。

    “你们都过来。”

    为防隔墙有耳,青瑶冷沉的开口,几个人心惊,总算看出一些端倪来,似乎不仅仅是因为纳新妃的事。

    “娘娘?”

    几个人走到凤座前,齐齐的望着青瑶,青瑶小声的凝重的,一字一顿的开口。

    “宫中的这个皇帝是假的。”

    “什么?”四个人同时轻呼,睁大了眼,紧盯着娘娘,娘娘的样子很认真,这说明这件事是真的,如果宫中的皇上是假的,很多事便合理了,那么真正的皇上呢?

    冰绡忍不住抢先开口:“那真正的皇上呢?”

    “我不知道,也许遭了他们的毒手,如果有可能,他还没死,所以我们一定要尽快的找到他。”

    小鱼儿一听青瑶的话,大眼睛里立刻汪上了一层雾气,想到父皇现在很可能遭受到了毒手,她的心真的不好受,看来一定要尽快找到父皇,伸出手紧握着娘亲的手,难怪先前她觉得娘亲的手很凉,原来那时候,她发现了父皇是个假冒的。

    “那现在我们怎么做?”

    小鱼儿心急的问,青瑶扫视了她一眼,沉重的开口:“现在我们一定要表现得若无其事的,千万不能引起他们的注意,我仔细的想过了,这件事只怕西门新月也是有份的,所以她才会那么嚣张,因为她知道那个男人一定会除掉我,所以她才会那么趾高气昂,所以我们要密切注意着她的动向。”

    “是。”几个人同时应,都觉得天地失了色,心惊胆颤,谁会想到宫中的皇帝竟然是假的,这事就算她们说出去,只怕也没人相信,只会连累自己而已。

    “记住,如果我们这边出事了,皇上就真的没人可救了,所以我们必须先保证自己没事,才能尽快找到皇上,另外,莫愁,你秘密的见阿九,我怀疑他多少知道一点内幕。只是因为有人密切的监视着他,所以他没办法告诉我,你找个空档见他,让他来见我。”

    “是,娘娘。”

    莫愁立刻应声,青瑶掉头望同一侧,抬眸望向沈钰,吩咐他:“你悄悄出宫,会见南安王,今夜带他来宫中见我,千万别惊动其他人。”

    “是,娘娘。”

    沈钰领命,冰绡看别人都有事,想到主子此刻可能遇到了危险,心急如焚,沉沉的开口:“娘娘,那我呢?”

    “你秘密监视着西门新月,千万不要让人发现。”

    “是,娘娘。”各人领了命,小鱼儿想到父皇所做的事,而自己此刻什么忙都帮不上,心情越发的郁闷,飞快的扬声:“娘,那我呢?”

    “你啊,宫中不是来了很多人吗?把你的嚣张公主本分发挥好,让她们好好领教领教大弦长公主的本事,别忘了你父皇曾说过,你是大县的长公主,你怕谁啊?闹他个皇宫地翻天覆,正好有利于我们的心动,这样很多目光都注意在你的身上,那么我们的行哦的那个便有利得多。”

    “是,娘。”

    小鱼儿立刻点头,对于整治那些女人,她是内行得多,而且她是相当特别的看不惯那些女人,她会一个一个让她们生不如死的,还有那个假父皇,竟然敢害她的父皇,她不会让他过得那么如意的······

    所有人都得了任务,只有明月没有事,青瑶望了明月一眼,明月的医术,尽得了无情的真传,现在的他不能动,如果找到皇上,接下来可能就靠他了:“明月,你在宫中不熟悉,所以暂时别动,但是找到皇上,就要靠你了。”

    青瑶说完这句话,大家的心头都有些沉重,但愿老天保佑,皇上什么事都没有,至少保佑他还活着,活着什么都好办。青瑶挥了挥手。

    “好了,接下来我们就按计划行事吧。”

    “是。”个个垂首领命,分散了开去······

    莫愁最先行动,很快找到机会接近了阿九:“阿九公公,皇后想见你。”

    莫愁扫视了周遭一圈,飞快的开口,此时两个人站在抄手游廊之下,廊下有高大的松子树,正好遮盖住了两个人,阿九清新如弯月的眉扬起,眼瞳闪过激动,皇后娘娘知道了吗?这真是太好了,只要娘娘知道了,接下来皇上一定会没事的,赶紧小声的开口:“我知道了,你快回去吧,别让人看到。”

    “好。”莫愁飞快的应声,慢悠悠的走出去,好久,阿九才走了出来。

    傍晚晚霞似血,笼罩着雕梁画栋的宫墙,一股窒息似的沉闷漫延着。

    莫愁回凤鸾宫禀明了主子,青瑶微眯起眼,看来阿九真的知道些什么?难道他知道真正的皇上在哪里?这么说皇上没有死,正因为皇上没有死,所以阿九才会如此小心翼翼,如果皇上死了,他那样忠心的人只怕早就追随着皇上而去了。

    想到皇上没有死,青瑶的心内一颤,狂喜淹没了她。

    她真的不敢去想,皇上会怎么样?

    现在想来,皇上还没有死,那么务必要尽快的找到皇上,皇上在谁的手上呢?上官昊,还是西门新月的手中,还是他们两个人都摘掉?

    琉璃宫的一角,阿九带着一手提拔起来的大太监尧安,绕开了别人,小心的把一个方形的锦盒递到尧安的手中,脸色凝重的望着尧安:“尧安,我平日待你不薄,今日请你帮我一件事好吗?”

    尧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大总管最近有些反常,而且皇上宠幸了淑妃娘娘,那淑妃恃宠而骄,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为难大总管,他竟然全都忍受了下来,就是皇上知道了,竟然也不心疼大总管,要知道以前的皇上可是很宠爱大总管的,怎么这会子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

    “好,你说,就是上刀山下油锅,尧安也一定帮助你搬到。”

    尧安认真的说,他能在宫中吃饱穿暖的都是阿九护的周全,所以他一直想报答阿九公公,今日他既有事托付于他,他一定帮他完成。

    虽然这凤鸾宫,大大小小的太监和宫女不准随便进出,但是她们仍然很小心,以防出现意外的情况,就像阿九的死一样。

    “把这个亲手交到皇后娘娘的手中,记住,不管我发生了任何事,你把这个东西交到皇后的手中,我就死也瞑目了。”

    阿九凝重的口气,吓住了尧安,他脸色难看,飞快的伸手抓住阿九的手,嗓音都带着一些哭腔了。

    “究竟怎么回事,阿九,你维护什么不自己交给皇后?”

    阿九清秀的脸上,露出释然的笑容,他不想告诉尧安,眼下宫中风云变幻的诡异,这种时候知道得越少对他越有利,那个女人一直把目光放在他的身上,只要他一死,她就不会想到,皇后娘娘其实已经知道了这一切,这给营救皇上争取了最大的时间,否则,只要娘娘她们一动,便会为皇上带来杀机的。

    “尧安,快走吧。”

    阿九催促尧安,脸上难得的浮上笑意,尧安有些不安,飞快的把锦盒放进怀中,锦盒中放了一封信,宫中的太监和宫女是不允许识字的,他认的字都是皇上交的,现在总算派上用场了,阿九看着尧安消失的方向,抬头看天。

    他的眼瞳中浮现出光华,轻轻的低叹。

    皇上,你一定要活得好好的呃,阿九就心满意足了,来生,阿九一定会尽心侍奉你,不让你遇到任何一点的危险。

    阿九念完,转身往琉璃宫的另一侧走去,他住的房子。

    巳时,青瑶得到消息,阿九自杀身亡。

    凤鸾宫,陷入是一样的寂静,青瑶望着莫愁,缓声的开口:“不是说他会来见我吗?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是的,他没说不见娘娘。”

    “难道是你去见他,被别人发现了。”

    青瑶皱起了眉,现如今看,阿九一定是知道了消息的,难道他根本不是自杀,而是别人杀掉的,是谁?西门新月还是上官昊?

    莫愁认真的想了想,坚定的摇了摇头:“没有,奴婢去见他,什么人也没有发现。”

    “难道他是真的自杀了,那么他为什么这样做呢?”

    青瑶百思不得其解,这时候,沈钰从外面走进来,一直走到青瑶的面前,压低了声音开口:“娘娘,南安王爷过来了。”

    虽然这凤鸾宫,大大小小的太监和宫女不准随便进去,但是她们仍然很小心,以防出现意外的情况,就像阿九的死一样。

    “好,我知道了。”

    青瑶起身,领着人往寝宫走去,除了她自个儿,其他人都守在寝宫外面。

    青瑶一进房间,便打开了房间内一扇雕花窗户,夜色下,一片漆黑,一道人影快速地滑过,眨眼穿窗而进,一身的长袍包裹着整个人,墨发垂挂,周身冰霜,果然是南安王,只见南安王眼瞳闪过诧异,抱拳沉声开口。

    “不知娘娘夜召流昭何事?”

    直觉上是出了什么事,慕容流昭才会有此一问,青瑶一听他的问话,想到不知道现在在什么地方的皇上,眼瞳闪过一层薄雾,阴暗地开口:“南安王,宫中巨变,想不到你竟然一点不为所知?”

    “巨变?”

    南安王挑起疑惑的瞳仁,不知道这巨变何来,皇后的意思不会是指皇帝纳妃的事。

    “娘娘是指?”

    “宫中这个皇帝是假的。”

    青瑶陡地压低了声音,用小得不能再小的声音开口,南安王立刻吓了一跳,倒退一步,难以置信地摇头:“娘娘是不是想多了,天下间谁敢如此大胆?”

    青瑶定定的望着南安王,这就是所有的误区,大家都以为谁敢冒充皇帝,这恰恰给了那个人的空子,也许包括皇帝自己,都没想过有人胆敢冒充他,所以当时大意了,让贼人钻了空子,不然以他的能力,断然不会如此不堪的。

    “上官昊,他的能力虽然不及皇上,可也只逊色了那么一点,你别忘了,他和皇上一样出自赤霞老人的门下,所以能力并不差,如果皇上不留意,只怕就会着了他的道,自古小人都是无所不用其极的,让人防不胜防。”

    南安王稳定了一下心神,如果说公众的皇兄是上官昊,那么就可以理解他为什么一回来便领着人抓他入大牢,因为他的目的最终就是除掉他。有他在就早晚会露出端倪。

    那么宫中的人是假的,真正的皇兄呢?南安王立刻心急了起来,抬首望着皇后。

    “那么皇兄呢?”

    “不知道,所以我夜召你进宫,就是要尽快找到真正的皇上,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皇兄他不会?”

    南安王陡的出声,声音轻颤起来,想到真正的皇兄竟然被人陷害了,心底难受异常,呼吸都困难了,真想立刻冲到琉璃宫把那个人揪出来,好好的惩罚他,但是这样的话,只怕皇兄会有危险,而且他一口咬定自己就是皇上,他们也根本没办法可行。

    青瑶一听南安王的话,赶紧摇头抗拒着这样的事。

    “不会的,皇上现在还没有事,本来阿九知道一些真相,可是谁想到今儿晚上,琉璃宫那边竟传来消息,说他自杀身亡了。”

    “阿九死了?他知道什么呢?”

    南安王在寝宫内踱来踱去的,除了脚步声,再也没有一丝儿的声音,这时候,屋外响起轻盈的脚步声,很显然有人过来了,青瑶的脸色一冷,陡的移步走过去,等到那人靠近,陡的打开窗户,只见窗外一个人正对着她,唬得魂飞魄散,飞快的扔进来一个方形的锦盒,口齿不清的说着。

    “是阿九公公让我送这个过来。”

    说完,飞快的闪身溜走了,青瑶捡起落在地上的锦盒,望着茫茫的夜色,难道这才是阿九的目的,他派人送来了信,自己却把注意力引到他自杀的身上,这样那些人就不知道真正的事实已到了她的受伤。

    阿九,真是个忠心的好奴才,青瑶心疼的想着,一边飞快打开锦盒,之间锦盒中有一封信······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