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99章 不见棺材不掉泪

作者:水千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八块残卷合并,化为一座完整的地图。

    唐念念站在某处,将精血滴落地图上。

    一阵金光刺痛人的眼睛,眼前的画面完全被金光覆盖。

    时间慢慢的过去,那么的短暂又漫长,也不知道是一个时辰还是两个时辰,等到能够再次看清事物的时候,画面就只剩下唐念念一人。

    她伸着手,手心里漂浮着一座小巧的宫殿,哪怕如此的小,却扑面而来一股庞大的庄严磅礴气势,碾压众人的心神,令人在它的面前俯身臣服。

    最后司陵孤鸿的身影出现,将唐念念抱住,在她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唐念念手掌一握就将那座迷你的宫殿收了起来,目光似乎朝这边看了一眼。

    圣子打扮的司陵无邪就站着两人的身边,哪怕金色面具遮住了他的面容,依旧让人感觉到他在笑,似在恭喜唐念念。

    画面在此化为漆黑,什么都没有了。

    灵犀身如雷劈,“不可能,千幻立下了魂灵誓言,我看得一清二楚!”

    玄烨皱眉,他相信圣子不可能连这一点都看不清楚,他更相信,就是坚信对方下了魂灵誓言,多疑的圣子才会将如此重要的事情交给千幻做,那么为什么千幻违反了誓言却一点事情都没有,这着实就让人奇怪了。

    千幻这个人太神秘!

    眨眼的功夫,两人就快到了离开东葻古境的出口。

    灵犀紧紧的捏住还在手里的魂珠,咬牙切齿道:“千——幻!”

    “呵呵,终于想到我这个正主了啊。”这时候从魂珠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哪里有一点的虚弱可言。

    “这是什么?”玄烨凝眉。

    无需灵犀回答,魂珠里面传出笑声,“这是千幻的本命魂珠,千幻为圣子办事,只求留下一命,这魂珠就是千幻的命根。”

    这话,无论是灵犀还是玄烨,此时都不会在相信。

    “呵呵,当然,这都是骗人的。”司陵无邪不在隐瞒,谁叫**已经暴露了呢,“真正的**是,只要圣子拿着这颗千幻的本命魂珠去到他的本源所在的话,我就能够知道得知他本源的所在,然后一举将圣子的本源也夺走……可惜了,被你提前告发了。”

    嘴里说着可惜了,语气却一点都听不出可惜。

    谁叫娘亲对于天圣的本源的兴趣并不大,也不着急得到。

    天圣宫只有拥有完整本源的人才能够进入,却不代表不能认主。

    这时天圣宫已经被唐念念得到,虽说其中宝物必定无数,可再多能有天魔宫多吗?她想要的东西,司陵孤鸿又岂会不给她得到?

    灵犀面色铁青,“你,那时并没有立魂灵誓言。”

    “立了。”司陵无邪说。

    灵犀问:“你为何无事!”

    “因为……”司陵无邪轻轻的拖音,在灵犀和玄烨聚精会神等着答案的时候,恶劣的一笑,“就不告诉你们。”

    玄烨的面色也在此时变得极为难看,威胁道:“千幻,难道你不在意你弟弟的安危了?”事到如今,他也无法确定那人是否是千幻的弟弟。

    “对了,我弟弟~”司陵无邪缓缓的说:“原来我弟弟是被你抓了啊。”

    他的态度让玄烨心中一沉。

    之前他就感觉到千幻不妥,为了保险就抓了他的弟弟。

    司陵无邪笑着说:“那么恭喜你,我弟弟很任性又暴躁,你这样欺负他,他可不会随便放过你们。”

    这时候,两人已经到了东葻古境的出口处。

    只是事情不是很如意,有人挡住他们的道路了。

    一袭红袍的七八岁男孩直直的站在那里,盯着到来的玄烨和灵犀,嘴巴一憋,双眼似乎冒着火焰,委屈又愤怒的叫道:“我闻到了,就是你,是你,趁我睡觉的时候把我关起来,不给我吃喝,我要叉死你们,叉死你们!”

    漫天的火焰修罗叉漂浮,慑人的压迫。

    荒逆眉心隐藏的魔魅血符图腾,也渐渐随着他不再压抑的力量,浮现肌肤上。

    “噗——”灵犀的身躯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境界压迫。

    玄烨无暇去照顾他,何况他知道灵犀并非真正的女子,有着他本身的骄傲。

    “你……”这时候的玄烨已经被眼前的荒逆给惊住,看着他眉心的图腾,想起来古籍中有关荒古天尊的记录,惊声道:“荒古天尊!”

    如果眼前的孩子是荒古天尊,那么自称是他哥哥的千幻一定也是荒古天尊中的一位。

    这样一想,玄烨就觉得对方能够骗到圣子并非意外,至于魂灵誓言,要不就是对方用幻术迷乱了圣子的视觉和思维,要不就是真的发誓了,只是却有本事不受影响?

    荒逆没有回答他的话,满天的修罗叉子向玄烨而来。

    玄烨咬牙与他对抗在一起。

    他早就想试试和荒古天尊的争斗了。

    口里说着荒古天尊傲视普通天尊,他心中其实也有一丝不甘,何况他并不认为自己只是普通的天尊。

    两人打得难舍难分,则苦了灵犀被波及,浑身狼狈不堪。

    “圣子,小心点,要是这样死了,多憋屈。”司陵无邪不紧不慢的声音从魂珠里冒出。

    灵犀几乎咬碎了自己的牙齿,他至出生到现在,第一次被被人玩弄至此。

    “千幻,本宫定要你生不如死!”

    “还本宫?这圣灵堂的圣子已经不是你了。”

    “你……”

    司陵无邪打断他的话,“之前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不受魂灵誓言的影响吗?”

    “因为你是天魔宫的荒古天尊!”玄烨能够想到的,他怎么会想不到。

    “错,我不是天尊,只是一个人仙。”司陵无邪笑着说。

    灵犀嗤笑,“你认为本宫会信?到时如今你还妄想欺骗本宫?”

    “我没有骗你,别说我不是荒古天尊,哪怕是真的荒古天尊,一旦立下魂灵誓言,就算能抵抗也不会像我自己毫无损伤。”司陵无邪诚恳的解释,声音透出一股子令人信任的真挚无邪。

    这种言语的口气,让灵犀脑海灵光一闪,却没有捕捉到。

    无需他去细想,司陵无邪已经自己说出了答案,“因为,我是司陵无邪。”

    灵犀手指一抖,手里面的魂珠差点落地。

    司陵无邪纯善清澈的笑声从魂珠清晰的传出来,“圣魔邪体,天地独一无二,能撼动掌控天道的半圣半魔的至邪之体,就是我司陵无邪。”

    灵犀久久找不到自己的声音,压抑了许久,喉咙干涩,“你蓄意接近本宫……”

    “错了,一开始我只是和荒逆玩玩,是你自己找上我,邀请我做这些事情,这一切都是你引蛇入洞,招狼入院。”司陵无邪说。

    灵犀却不相信他的话,捏着魂珠的手已经泛白,“司陵无邪,你莫要欺人太甚。”

    “谎话你信,真话你却不信。”司陵无邪叹息。

    灵犀捏碎了手里的魂珠。

    司陵无邪最后的一句话他也没有听见——亲亲娘亲根本就没心思夺你本源,这一切也都是你自己送上门来招惹我们拿的。

    一声怒吼声从天空传来,灵犀抬眼就正好看到玄烨被一根修罗叉没入体内的画面,心神一震。

    玄烨的本事他清楚,对自己稍弱,玄烨有心要躲的话,自己也难以伤他,更别说伤得这么重。

    天魔宫的荒古天尊,真的这般强吗?

    灵犀不禁有些动摇。难道自己真的做错了,不该去招惹天魔至尊。

    “玄烨!”

    突如其来的威严叫声让玄烨一惊,转头看去。

    四周来人,衣着统一的圣灵堂中人,还有玄家中人,最引人注目的则是站在最前方的两人。

    白衣金面的圣子,黄衣白发的玄家另一位天尊,玄均。

    玄均冷冷看着玄烨,威严道:“玄烨,你在做什么,包庇假扮圣子之人!?”

    玄烨面色复杂。

    灵犀紧握拳头,对玄均道:“玄均天尊,你真认不得真假!?”

    玄均挥手就准备直接一掌劈死他,一道温雅的声音阻止了他的动作,“等等。”

    “圣子。”玄均看向身边的司陵无邪。

    司陵无邪摆手,对灵犀笑道:“千幻,事到如今,你还执迷不悟?”

    灵犀闻言,一口浊气闷在心口,差点**。

    司陵无邪说:“本宫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伸手拍拍身边的雪白小兽,“乞昇,你说,本宫和眼前这位,谁是圣子?”

    乞昇晃着脑袋,看向司陵无邪,正准备开口。

    灵犀突然说道:“乞昇,想吃你最喜欢的雪花糕,就说实话。”

    司陵无邪微笑不语。

    乞昇伸出爪子抓着司陵无邪的衣袖,“圣子~圣子~”一副垂涎可爱的表情。

    司陵无邪捏出一块梅花糕丢进它的嘴里。

    雪花糕?能比老爹做的糕点好吃?看乞昇毫不犹豫的选择就可以知道**了!

    乞昇享受的眯眼。

    灵犀手掌心都被捏出血。他就知道乞昇是个没节操,不可靠的东西!

    司陵无邪摸了摸乞昇的脑袋,再次缓缓道:“巫婈,你觉得呢?”

    巫婈专注的看着他,被他屈身行礼,笑容娇俏,“圣子便是圣子,从未假过。”

    司陵无邪挥袖子,仰头问众人,“你们说。”

    周围圣灵堂的**全部跪地,齐声的呼喊冲破云霄,“参见圣子!”

    司陵无邪看着灵犀,“你还要说自己是圣子?”一笑,再道:“你先幻化本宫的样子再说吧。”

    最后一句刻薄的话语,正是圣子的风格无疑。

    灵犀嘴唇抿成一条直线,直直看着玄均。

    司陵无邪随着他看向玄均,“玄均天尊,他认定要你的答案。”

    “无知小儿。”玄均冷言冷语。

    灵犀面色发青。

    玄烨看向玄均目光透出讶异。他的样子不似伪装,竟是真的认准身边的人才是圣子,并非为了保全玄家才做出牺牲玄锡的伪装。

    司陵无邪摇头,“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啪啪——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