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98章 执迷不悟

作者:水千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灵犀眼里的厌恶太凝滞,一点余地都没有,连让伍皓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对方是有苦衷才会如此的理由都无法成立,心脏都跟着痉挛起来。

    伍皓一直以来都嬉皮笑脸,对灵犀的爱慕看起来颇有几分玩闹的意思,这份心思的真实和分量也只有伍皓自己知晓。

    正如得知了这一切的**后,此时他心神又多痛苦难受,几欲疯狂窒息就足以证明之前的他对灵犀有多认真在意——哪怕知道灵犀的仇人是圣子之后,他也没有退缩的依旧和灵犀亲近,并且一起来到了这里。

    灵犀冷眼看着他靠着墙壁痉挛的身躯,满眼的嘲讽冷漠,犹如漠视天下生命的神祗。

    伍皓难以承受他的眼神,觉得自己的心神整备生锈的钝刀不断的凌迟。饶是如此,他却不愿意在眼前女子面前丢失自己的尊严,嘴角勾起一缕嘲讽的笑,说:“原来大名鼎鼎的圣子却是女儿身。敢问圣子大人,您如今怎么如此的落魄,落得和小人一样的境地。还是说,您这是享福享惯了,所以放贱的来此处体验生活。”

    刻薄的言语让灵犀眼神更冷。

    几道符咒打在伍皓的身上。

    伍皓难受的闷哼。

    凭借此时灵犀这具身体的天仙修为,本身并不是伍皓的对手,哪怕伍皓现在被折磨的实力只剩下七七八八,真的奋起的话,照样能够将灵犀**。

    只是现在的伍皓却没有那个心思,他任由灵犀在自己的身上施虐,嘴里的话语则越来越不干净,对方打得越狠,他辱骂的越凶,看着灵犀的目光也越来越暗淡,关切痛苦渐渐的消失,化为一缕怨和冷。

    “冰火牢对你们来说太舒服了吗,还有功夫打情骂俏?”巫婈轻柔的声音突如其来。

    灵犀转身看向牢房外的巫婈,“巫婈,你忘记本宫的吩咐了?”

    轻缓的语调,透出冰冷的怒意和压迫的威严。

    巫婈一怔,眨眼轻笑,“什么吩咐?”

    哪怕灵犀突然变化的语气和气魄与圣子很相像,只是之前才见到司陵无邪,现在灵犀又一个女儿身的姿态,让巫婈毫不犹豫的依旧选择偏向司陵无邪。

    灵犀迷眼,眼底的冰冷怒意已经凝滞,“你分辨不出本宫的真假。”

    巫婈眼波一转,说:“圣子说笑了,不是圣子让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假装千幻才是圣子的吗。”

    灵犀听出她言语的敷衍和一丝轻嘲,袖子内的手紧握一团。

    巫婈又说:“在事情结束之前,还请圣子暂时委屈呆在这里。自然,有圣子这样尊贵之人在此,冰火牢内的冰火两层天也不会再开启。来人~”

    “巫婈大人。”两名全身包裹在黑袍内的人出现。

    巫婈指着脏乱的冰火牢,说:“将此处打扫干净,布置床榻、桌椅,好生伺候他们,不可怠慢了。”

    “是。”两人应话。

    巫婈对灵犀微笑,“请圣子好好享受。”

    在牢房里享受?

    这话怎么听都毫无诚意。

    灵犀面如凝霜。

    他还是第一次遭受这样的侮辱。

    伍皓眼里闪过疑惑。

    灵犀的表现和暗示都证明他是圣子所扮,为何圣灵堂的人反而好似根本就不认他,反而认为他是假扮。

    灵犀转身就看到伍皓眼里的惊疑,一口闷在心口的怒火再次发泄在他的身上,冷笑,“你也认为本宫是假?”

    “你是真的。”伍皓沉闷的说。他眼里的厌恶那么的真实,只有他才有残害自己的理由。

    灵犀眼里闪过一丝复杂和愤恼。

    一个外人就知道他是真的,为何与他朝夕相处的下属却认不出他的真假!

    灵犀心中虽怒,却不惊怕。

    只因为他相信魂灵誓言的束缚性,还有背后的玄家。

    旁人看不出他的真假,玄家的天尊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到时候玄家天尊出面一语,便能够解决这一个难题。何况,一旦他得到完整的传承本源和天圣宫,成为天圣之后,何须玄家出面,一切都会被他掌控。

    不知道千幻进展的怎么样了。

    灵犀心中不免有些紧张。

    此时被灵犀惦记着的司陵无邪正在前往煌昀境的路途上。

    在他的身边跟随着的还有唐念念和司陵孤鸿。

    “暗中有人跟随。”司陵孤鸿淡道。

    司陵无邪问:“修为怎么样?”

    司陵孤鸿道:“天尊。”

    “哇哦。”司陵无邪惊呼一声,道:“不知道他是来保护我的呢,还是来监视我的呢。”

    司陵孤鸿不言,他对司陵无邪说这些,完全是看着唐念念的面子上。

    “念念……”

    一旁的司陵无邪听到这叫声,金色面具后的面庞抽了抽。

    这区别待遇太明显了。

    之前和自己说话不但没有表情,声音都别提多冷淡了。

    一叫娘亲的名字,表情温柔得好像能溺出水来,声音更轻柔得好像大声一点偶读怕惊了对方。

    司陵孤鸿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被唐念念一个眼神打断。

    司陵孤鸿无奈,一会儿后再说:“天界有许多好玩好看的地方。”

    唐念念看他一眼,然后呢?

    “这个游戏结束之后,我陪念念四处游玩可好?”只有我们二人。

    唐念念眼波一跳,脱口的答应咽回去,淡道:“我要闭关。”

    司陵孤鸿眸子一黯,睫毛像神秘的黑蝶蝶翼遮下忧郁的青影。

    司陵无邪嘴角一勾,对唐念念说道:“娘亲,煌昀境很大,地图标志的地方不完整,我的血脉感应不深,到时候还得你来找~”

    “嗯。”唐念念应了声,靠着司陵孤鸿的怀里闭上眼睛。

    司陵孤鸿温柔的抚摸她的秀发,施法让周围的光线昏暗些,然后向司陵无邪投去薄凉的一眼。

    司陵无邪敏感的连续闪身,对司陵孤鸿说:“爹爹,娘亲最近对你颇有意见,要是我被你打伤的话,娘亲会怎么样,呵呵~”

    司陵孤鸿眼眸一深,没有继续动手。

    他并非真的怕了司陵无邪的威胁,毕竟他想要将现在还没成长起来的司陵无邪控制住轻而易举,哪怕他想告状都难,也可以在司陵无邪受伤告状之前让他的伤势都恢复。

    他之所以停手,只因为怀里的唐念念微微挪了下身子。

    儿子什么的,果然该尽早赶走。

    司陵孤鸿这样的想法更深了。

    远处隐藏跟随着的玄烨此时则深思皱眉。

    前面司陵孤鸿一家三口的对话他完全听不见,明显是被布置了屏障之类的禁法,他们的口型玄烨也看不清楚,不过从三人的行为来看,倒是和谐得很。

    这样的和谐让玄烨心中不安,直到看见唐念念睡觉,司陵孤鸿对司陵无邪出手,他心中的不安方才消散了一些。

    天魔至尊对妻子宠爱无度,由于妻子救儿心切,不好对圣子动手。一旦妻子睡觉了,他自然就出手了。这时候圣子似乎说了什么,让对方停手,应该说的又是有关司陵无邪的威胁话语。

    “如若千幻并无蹊跷,成功做到计划的一切,圣子便还有救。”玄烨心想着,继续跟随。

    正如灵犀所料,玄家的天尊的确能够认出圣子真假,然而他却不能说。

    从知晓圣子的计划后,玄烨想阻止也不行了,心中对圣子的莽撞行为再如何恼恨愤怒,终究无法眼睁睁看着他玄家的血脉死去,只能暗中观察。

    他对巫婈说的那番话出至他的真心。

    这场计划如果圣子胜了他自然还是圣子,如果事出蹊跷,那么玄家都无法保住圣子,反而还得赔上整个玄家——天魔至尊的可怕,没有亲眼见过的人,永远不会明白!

    ……

    足足四个月时间过去。

    灵犀在圣灵堂的冰火牢内呆了四个月,一百二十天的时间。

    这日,灵犀发觉到一颗珠子传来的灼热感,拿出来一看,正是千幻所给的那个本命魂珠。

    珠子里面如有魂灵转动,千幻虚弱的声音传来,“圣子,幸不辱使命。”

    “本源呢?”灵犀更关心的是这个。

    “在我破碎的魂体里。”

    “你竟敢融合?”灵犀眼神阴冷。

    “司陵孤鸿太强,我想移去别处已无法,只能融入魂体,虽然六魂两魄都破碎分离,但只要我的本命的一魂一魄在这魂珠里面休养生息,便能将它们融回,到时候本源自然回到圣子手里。”

    灵犀依旧对此结果不满意。

    “玄锡,快走。”玄烨的声音这时突然传入灵犀的脑袋里。

    灵犀一怔,听出是玄烨的声音,“玄烨天尊?”

    一股庞大的气势冲入冰火牢内,牢门泯灭。

    灵犀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心神一动就冲出了冰火牢房,重见天日。

    他还没有看清楚外面的景色,身体就被玄烨抓住,施法离开东葻古境。

    “玄烨,你这是做什么!?”玄烨是天尊,灵犀的本体也是天尊,何况他还是圣子身份,对于玄烨这个长辈虽然尊敬却不畏惧。

    玄烨声音冷硬如石,“你不该招惹天魔至尊!”

    灵犀冷笑,“天魔至尊也不过比天尊稍强罢了。”传承记忆中所知,原来的天圣斗不过天魔至尊,可是那是原来。反正现在的天魔至尊,他实在没有看出来有多强,他更自信只要自己得到完整的传承,自己会比原来的天圣更强。

    玄烨怒吼,“你要执迷不悟到什么时候。”

    灵犀被他的失态吓了一跳,冷静的压制心中的怒火,沉稳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玄烨将一块玉简丢给他,冰冷的声音可以逼出冰渣子,“千幻手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司陵无邪,他带天魔至尊他们去煌昀境,为的是天圣宫!”

    灵犀看着玉简中的画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