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96章 愿者上钩

作者:水千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东葻古境天色渐亮,代表一日已过。

    大厅里桌上布置了美食,来到此处落座的只有灵犀和司陵无邪两人。

    灵犀四处张望了一眼,看向司陵无邪的目光清澈温和,如果初见这一幕的话,一定不会想到昨天夜里两人在乞昇那里的对峙。

    “唐姐姐和司陵大人呢?”灵犀对司陵无邪问道。

    司陵无邪目光一闪,不甚在意的说道:“夫妻两还能做什么。”

    一旦清晨司陵孤鸿没有起来做早餐,并且在房间周围布置屏障,司陵无邪就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啧!

    就知道老爹不会那么乖乖的还账。

    一万年的孤独寂寞后,人就送到面前了,哪里还能真的忍着不吃。

    别看司陵孤鸿一副谪仙食素的模样,实际上那厮根本就是一头无情的狂兽,兽自然是吃肉的,哪有吃素的道理。这忍着一万年没有食荤食了,一旦吃起来那可难停了。

    司陵无邪边想边喝粥,入口的味道不错,却始终比不上司陵孤鸿做的,无论是用材还是味道。

    “乖宝难道不怕吗?”灵犀突然问道。

    司陵无邪心中好笑,圣子这是演戏上瘾了?

    “怕什么?”他满眼疑惑天真。

    灵犀低声说:“圣子嘴里说什么将我们当做贵客,实际上分明不安好心。你难道忘记了,唐姐姐和司陵大人会来到这里,还是因为圣灵堂的人拿你威胁他们。”

    哎呀~这话说的,真的将自己撇得干净。

    司陵孤鸿何许本事,一定的范围里发生的事情都逃不过他的眼睛,灵犀现在说的话,只要司陵孤鸿想的话,自然能够知晓的一清二楚。

    如果自己不是真的司陵无邪,还真会被推上替罪羔羊的路不可。

    不过可惜,他的身份就是真的。

    司陵无邪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我看圣子对我们挺好的,自己的住的地方给我们住了,好吃好喝伺候着我们,不像有什么坏心眼啊。”

    “何况,”不等灵犀说话,司陵无邪笑着继续道:“灵犀大婶你说错了,圣子没有拿我威胁爹娘,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也没有人把我关起来啊。”

    灵犀本身就奇怪这一点,见司陵无邪自己提出来,就顺着他的话问道:“我也奇怪,现在没有人威胁乖宝,为什么唐姐姐和司陵大人不带着我们离开呢?难道是……实力不够?”

    “不是的哦~”司陵无邪伸出一根肉肉白皙的手指,左右的摇晃。

    小模样又可爱又得意,好像邀功一样的对灵犀说:“那是因为我叫爹娘留下来陪我玩的啦。”

    灵犀一阵恍惚,脑子一瞬间觉得眼前的孩子真的是个孩子,那么天真无邪,活泼好玩。

    “为什么?”灵犀眼里闪过深究和顾忌。

    这千幻的伪装本事实在了得,哪怕他的修为不深,单凭这幻化是本事,也足够他傲视群雄了。

    “因为这里很漂亮,很好玩。”司陵无邪的回答毫无营养,双眼闪耀无比。

    如果他真的是个孩子,那么这个答案的确是最好的答案。

    可惜他不是,那么这个答案明显就是敷衍了。

    灵犀面色闪过一丝怒意。

    司陵无邪眨了眨眼睛,那眨眼睛的模样和唐念念有种神似,然后神神秘秘的看着灵犀,悄声说道:“何况灵犀大婶不是和圣子有仇吗?爹娘很厉害的,要是圣子敢对灵犀大婶做什么的话,我可以帮灵犀大婶说话,让爹娘好好的教训圣子。”

    “……”这千幻到底是什么意思……

    灵犀凝神思考。

    千幻太复杂多变了,一开始初见他的时候,还觉得是个浅显易懂的人,越相处反而觉得越复杂多变,让人心生顾忌。

    千幻就像是一把双刃剑,用的好是个伤敌的利器,用得不好反而会伤了自己。

    灵犀不是没有想过杀了千幻,只是想到这个人的作用,还有他说过的话,一旦他死了,自己的计划也会随着暴露……

    该死的!本以为招来了一头听话的小白羊,没有想到实际上却是一头白眼狼!

    灵犀想到昨日两人的谈话。

    若想放心的话,着实需要一些无法抵挡的束缚才行。

    千幻如此怕死,又贪享永华富贵,受到魂灵誓言的束缚,自然不敢有所违背。

    灵犀自顾自的沉思,司陵无邪则自顾自的吃饭,看起来倒是和谐的狠。

    某处,巫婈将眼前光幕中灵犀和司陵无邪相处的画面挥散,转头对身后的人一拜,恭敬道:“玄烨天尊,事情便是如此。”

    在巫婈面前的人只是一个虚影,可见此人的本体并没有来到这里。

    暗紫色宽厚的衣袍,高挑的身躯,模糊的面容,浑然天成的霸气,令人心生臣服。

    玄烨沉默不语。

    巫婈被这样的沉默弄得有些不安。

    今日玄烨突然到访,向自己询问有关圣子的消息,她自然不敢有丝毫的隐瞒,将自己知道的全部都告诉了玄烨,又将刚刚灵犀和司陵无邪相处的画面给与对方看。

    沉默中,巫婈的额头都冒出了冷汗。

    “玄烨天尊……”如果再不出声的话,巫婈觉得自己全身都要僵得化石了。

    “你觉得圣子是何人。”

    玄烨没有起伏的问道,内容分明是询问的内容,语气却一点听不出在询问。

    巫婈一愣,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说。”玄烨道。

    一股无形的威压压迫巫婈,令巫婈双腿一软,差点瘫软在地上。

    这是仙人的巅峰,天尊的威慑力。

    巫婈不敢隐瞒,将自己的心思全部说出来,“圣子传话于我的时候,我认定灵犀就是圣子。只是当亲眼见到两人之后,我觉得那位司陵无邪却更似!”

    “你觉得?”

    “是。”

    巫婈回答的很快速,心里面却异常的不稳。

    幸好,一会儿时间过去,玄烨天尊没有任何出手的动静,巫婈也没有任何损伤。

    “天界中,天尊之下皆为蝼蚁。”玄烨天尊突然言语,却说出这样一句和之前话题不符的话语。

    巫婈不明白他的意思,谨慎应话道:“玄烨天尊所言极是,每一个境界,在自己境界之下的人对于自己来说都是蝼蚁,天尊为天界仙中巅峰,自然可视天界万物为蝼蚁。”

    玄烨看了她一眼,“天尊之间能分胜负,一方有心要躲的话,另一方则无法夺取性命。”

    巫婈认真聆听。

    “这些常理说的是普通的天尊。”玄烨声音依旧没有欺负,仔细听的话就会发现其中的一缕深沉,“一些古老存着的天尊却不一样。”

    巫婈隐隐猜到玄烨要说什么。

    果然,她听到了玄烨提起那几位人物名称——

    “天尊之下皆为蝼蚁,荒古天尊却能够夺取普通天尊的性命,还要苍龙天尊,九野天尊这些天生根基极高的远古人、妖、灵。”

    玄烨袖子内的手紧握成为一团,只是无人发现。

    “这些远古人物已如此可怕,却有一存在依旧高站巅峰,睨视他们,视他们为蝼蚁。”

    巫婈忍不住问:“玄烨天尊所言的是……天魔至尊?”

    玄烨没有回话,连看她一眼都没有,依旧刚刚说了那么多都只是突发其感,最后他的虚影消失,只剩余空气中的一道似叹息的言语——

    “成王败寇,胜了便是圣子。”

    巫婈听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却隐约从中品味到一丝悲哀和怨怒,以及无奈的妥协。

    “成王败寇?胜了便是圣子?”巫婈喃喃自语,心中越发的不安。难道说,如果最后是千幻胜了,圣子就是千幻不成?

    怎么可能,千幻又不是天圣的传承者,如何成为圣子。

    圣子便是圣子,除了圣子本人之外,谁能取代。

    “玄烨天尊的意思,应该是对圣子有信息。”巫婈嘴角扬起完美的笑容,自言自语的小道:“圣子何许人也,睿智无双,岂会输给了其他人,我只需看最后的结果便可。”话虽如此,她却没有发觉到自己笑容的一丝不自然的僵硬,只怕是发现了也假装没有。

    时间慢慢的过去,无论是圣灵堂还是天界,都异常的平常,平常得一点异样都没有,反而让一些有心人感觉到一股不平常来,犹如表面平静的海面,深处却不知道有多么的汹涌滂湃。

    至灵犀和司陵无邪那次一起用饭之后,整整过去三天。

    三天不见司陵孤鸿和唐念念的身影,若不是司陵无邪依旧在这里,并且东葻古境真的没有出入的迹象的话,甚至让人怀疑两人是否偷偷的离开了。

    天色明朗之际,乞昇所在。

    司陵无邪从灵犀手里接过三块天圣宫的地图残卷,嘴角勾起灿烂的笑容。

    灵犀看见他的笑,心中不满,不过想到对方从自己这里得到了地图残卷之后,之前对方发的魂灵誓言也自然成立,这一抹不满就渐散去,对司陵无邪吩咐道:“你该明白怎么做。”

    “自然~”司陵无邪笑眯眯的点头。

    小小的手指往面容一抚,司陵无邪一身幻化,小小的身影就华为圣子的模样——华贵的金边白袍,高挑修长的身躯,金色的面具,温雅逼人的气魄。

    灵犀看着面前出现的‘圣子’一瞬恍惚。

    如果不是自身清楚自己才是真正的圣子,他只怕都难以分辨眼前人的真假。

    一般的幻化术幻化的只是形像,血脉的气息却幻化不出来,可眼前的千幻幻化出来的自己,竟然连天圣药体的气息都能够幻化出来,这才最让人震惊。

    灵犀又怎么会明白,千幻面具的特殊,何况司陵无邪常年跟在唐念念的身边,对于天圣药体的气息早就了如指掌,唐念念的气息可比圣子更加的纯净,再加上司陵孤鸿本身就是天圣药体和天魔毒体的结合,血脉中流淌着一半这样的血脉,又怎么会不像。

    司陵无邪说话的声音也和圣子一般无二,温润又习惯的命令口气,“我会拿真的司陵无邪要挟唐念念交出本源,到时候再由司陵孤鸿杀死,以解圣子后顾之忧。”

    “嗯?”灵犀可不相信对方为自己死,他做这一切不都是为了活着吗。

    司陵无邪将一颗珠子交给灵犀的手里,“这是我的命魂珠,只要圣子拿着这颗珠子不灭,我自然不会死。”

    “呵。”灵犀嘴角勾起一丝嘲讽。他就说对方怎么会为去送死,不过为了活命,准备倒是做得齐全。

    司陵无邪一脸的无辜看着他。

    他就是不想死,否则也不会计划这么多了不是吗。

    灵犀将珠子收下,缓缓道:“真的司陵无邪在哪里。”

    “倒时候自然就出现了。”司陵无邪不多说。

    灵犀想说什么,又咽回去,紧接着说:“司陵无邪,要么控制,要么杀了。”

    司陵无邪微笑,一脸‘我明白的’的意思。

    灵犀面色有些不愉。

    司陵无邪诚恳说:“灵犀可与‘本宫’有仇,这样站在一起真的好么?”

    灵犀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他一走,司陵无邪就低声笑了出来。

    “地图到手,然后就是本源了~”司陵无邪走到乞昇的身边,丢了块梅花糕到它的嘴里,看着它享受的表情,伸手抚摸着它的脑袋,笑眯眯的说道:“有时候太谨慎了也不好,本源只有自己知道,想找帮手都难。”

    什么命魂珠,不过是一颗有着司陵无邪灵识的珠子罢了。

    只要灵犀带着这颗珠子去他本院所在,那么就等于将他的命根暴|露在司陵无邪的眼前。

    “嗷~嗷呜~”乞昇对司陵无邪撒娇,“好吃~还要~”

    “乖,还记得答应我的事?”司陵无邪问。

    “记得。”乞昇点着大脑袋。

    “嗯。”司陵无邪满意点点头。

    金色面具后的双眼朝唐念念和司陵孤鸿居住的地方看去。

    “四天了,也该出来了吧?”他可不敢为了自己的玩闹,跑去打扰唐念念和司陵孤鸿的亲近,惹恼了司陵孤鸿,他别说继续玩下去了,估计吃不了兜着走。

    “要出门嗷?”乞昇问。

    司陵无邪点头,对乞昇笑问:“乞昇叫我什么?”

    “……圣子?”乞昇晃着脑袋。

    “乖~”司陵无邪往它嘴里又丢了块糕点。

    ------题外话------

    估摸着这两天就大结局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结局之后水会写番外,老怪物这个家伙不会放过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