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94章 认真你就输了

作者:水千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古怪的气氛中,唐念念等人总算在巫婈的带领下来到了圣子宫殿。

    圣子殿本来只有圣子才可以居住,其他人想要入住的话,定要得到圣子的允许才行。

    巫婈先行走近圣子殿,发觉宫殿周围布置的禁忌并没有阻挡自己的去路,便明白这事情果然得到了圣子的允许,转头微笑对唐念念等人说道:“诸位请。”

    圣子宫殿自然是圣灵堂内最奢华大气的存在,一座宫殿罢了,就已是肉眼看不清范围的庞大。

    所谓山清水秀,琼楼玉宇也不过如此罢,既有桃源仙境钟灵毓秀,又有庞然大气的宏伟。

    一进去圣子殿里,无需巫婈安排,司陵无邪已经选择了一处住处,笑道:“我要住此处。”

    巫婈一看,发现那里正是原先圣子休息的居所。

    这孩子至始至终的行为,都好似在暗示自己,他的真实身份。

    巫婈惊疑不定。

    圣子伪装不就是为了不让唐念念他们认出来自己的身份吗。

    这孩子的行为不止她看得到,唐念念他们也能够看到,他就不怕被他们怀疑吗。

    “嗯!?”巫婈的心思一转,然后惊住。

    为什么自己会在意他是否被唐念念他们怀疑!?

    他如果被唐念念怀疑的话,不是正好吗。

    这样的话,圣子的计划也等同于是成功了,这人也自然成为了圣子的替罪羔羊。

    巫婈越想越乱,眯眼看着司陵无邪,故作无意的说道:“小公子,此处是圣子的住处。”

    司陵无邪神情一点都不变,疑惑问道:“圣子现在住在这里?”

    巫婈摇头。

    司陵无邪便笑眯眯的看着她。

    无需言语,巫婈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圣子没有住在这里,这里便是空的,既然是空着的,怎么就不能住了?

    巫婈无奈,没有圣子的命令,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件事情,最终还是选择了之前一样的办法,“如此诸位便都居住此处吧。”

    反正这里面总有一位是真的圣子。

    这样的安排依旧没有人反驳。

    圣子殿大,圣子休息的居所也是如此,虽然圣子主要休息的厢房只有一间,最后到底谁居住,巫婈也不打算去管,反正她做到她该做到的事情就够了。

    正所谓多说多错,少说少错,做事也是如此。

    圣子殿没有什么婢女,巫婈也没有刻意的去安排,临走前对众人说道:“圣子这几日繁忙,暂时无法与诸位相见,不过圣子已经传下话,诸位是圣灵堂的贵宾,除了禁地之外,圣灵堂其他地位诸位可以随意的走动。”

    她一走,天色已晚。

    司陵孤鸿抱着唐念念随意进入宫殿里,完全无视了其他人。

    唐念念下颚搁在司陵孤鸿的肩头上,看着司陵无邪,叮嘱一声,“早点洗了睡觉。”

    “知道了,娘亲~”司陵无邪笑眯眯的应话,“我去找乞昇玩玩就回来,娘亲不用担心我。”眼看着唐念念的身影被司陵孤鸿抱走,他则回头看向了灵犀,紧接着说:“灵犀大婶,我们一起去玩吧!”

    灵犀眼波一闪,轻声道:“好。”

    伍皓本不知道做什么好,听到两人的话就想着也跟上去,只是灵犀看过来的一眼让他定住,一瞬间的愣神之后,眼前的司陵无邪和灵犀已经不见了。

    “灵犀真是越来越奇怪了。”伍皓嘀咕着,很快又释然。

    哎,有着圣子这样恐怖的仇人,一个孤身的小女子,性子古怪一点也不出奇吧。

    他环视周围,随意就进了一个房间,准备好好的休息一番,缓解一下一路上的压力和紧张。

    哪知道他才刚刚进入厢房,嘴里缓缓的泄出的一口气还没有吐尽,眼前黑光一闪,他的人就被人勒住,脑子里一片的空白,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丢进一片潮湿阴寒的地方,一瞬间连骨头都被冻住。

    “啊?”伍皓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脸上都是还没有回复过来的惊讶和慌张,“你们这是做什么?”

    他看清楚了自己现在身处之地,一眼就足够让人明白的地方——牢房。

    这牢房和凡人的牢房当然不一样,一开始伍皓被冻得难受,浑身打颤,不到一会周围又灼热无比,这种灼热不但皮肤肉|体感受的到,连魂魄也一样,真正的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

    牢房外的人影模糊不清,声音没有情绪,“圣子有令,好好待他,别死了就成。”

    “明白。”两人的回应声,阴寒含笑,有种神经质般的让人毛骨悚然。

    伍皓也不是什么单纯善良之辈,他明白那所谓的‘好好待他,别死了就成’这句话的意思。

    这意思根本就是好好的折磨他,还不能让他死了,必要他生不如死不可。

    伍皓又惊又恐又怒,大声的嘶吼,“你们这是做什么,我是你们圣子请来的贵客,那个巫婈大人可以证明,你们抓错人了,抓错人了。”

    外面的黑影轻笑了一声,笑声不给人任何好感,反而让人感受一股彻骨的寒意,“你名为伍皓,大罗金仙初期修为,出生皓鲤城,八岁入龙鲤宗……”

    男人的话语一点点说出来,伍皓的心就越来越沉,神色绝望,暗淡的眼底深处又闪动着一缕不灭的恨意。

    他自明白圣子要对付他的话,他反抗不了,只是他不明白,他和圣子毫无关系,对方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

    难道是因为灵犀?还是因为唐念念他们?

    如果真的是因为他们,为什么不直接对付他们,却找自己下手?

    难道这就是欺软怕硬,看自己无权无势,修为一般就寻自己泄气吗!

    伍皓越想越恨,咬牙切齿忍受着疼痛,对男人问道:“可否告诉我,我犯了什么错,做了什么开罪了圣子,让圣子如此对待我!”

    男人又一笑,笑声透出一丝丝让人几乎疯狂的不屑,“圣子何许人也,对付你也是你的荣幸,何须理由。”说完,人影就消失不见了。

    伍皓双眼布满了血丝,咬紧的牙关溺出一阵阵的呻|吟,犹如困兽的嘶吼。

    圣子殿东方山青木林里。

    一身雪白的起身就躺在这里打着呼噜,半透明的气泡从它的鼻子处冒着,一会儿大一会儿小,怎么都破不了,不会让人觉得邋遢,反而可爱有趣得令人忍俊不禁。

    “嗷呜呜~”乞昇翻滚了一下身子,脑袋动了动,鼻子的气泡静止不动,然后它一双眼睛睁开一点点,就一条小缝,模糊中看到两道身影的靠近。

    气味不难闻……

    乞昇模模糊糊的想着,然后一条小缝的眼睛又闭上了,鼻子上的气泡继续大小起伏。

    了解乞昇的生灵都知晓,乞昇就是一个好吃懒做又好玩的。

    只要它一睡觉,除非等它自然醒,反则别能够想撼动它。

    如果你真的不甘心它这样睡着,非要将它吵醒的话,后果可比那些又起床气的人恐怖太多了。

    这时候来到乞昇这块地盘的人正是司陵无邪和灵犀。

    乞昇的天赋本事能够消除一切的能量,哪怕是窥视的灵识也一样。

    在这里,灵犀就撇开了一切的伪装,突然出手,速度极快就扣住了司陵无邪小巧的脖子,声音冰冷至极,“你敢背叛本宫?”

    司陵无邪被他掐得难受,眼里闪过一缕异光,不被任何人察觉到,对灵犀笑道:“圣子说笑了,我从来都不是你的下属,又何来背叛你一说。”

    灵犀掐着他脖子的手一紧,“你不怕本宫杀了你?”

    “咳。”司陵无邪淡道:“如果我真的完全按照圣子的吩咐去做,事成之后也活不了,连我的弟弟也一样不是吗。”

    灵犀盯着他,一笑,“所以你就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笑容呈现敬之绝伦的脸上,很是漂亮美丽,却很冷酷,有种上位者睨视蝼蚁的孤傲不屑。

    “我这样做这是为了保住自己和弟弟的性命。”司陵无邪平淡说。

    “这场计划并非少了你就不行。”灵犀说。

    司陵无邪微笑,“我自信要轮幻化之术,天底下没有人能够比得上我。”

    他的自信让灵犀诧异,不过想到他和唐念念他们的亲近,不见任何被发现的痕迹,灵犀就不得不承认千幻的确有说这句话的资本。

    如果他现在杀了千幻,换了其他人的话,谁也说不准是否还能够像千幻这样做的毫无破绽。

    他哪里会知道,司陵无邪会毫无破绽,根本就是因为他本身就是司陵无邪,唐念念和司陵孤鸿什么都没有说,却都能够默契的本色演出,陪着他做戏。

    “本宫可以承诺你,事成之后不杀你。”灵犀道。

    司陵无邪轻笑,孩子的脸上满是成年人的睿智,“圣子承诺事成之后不杀我,却不代表别人不能杀我,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最后我的下场不是死在唐念念他们的手里,就是圣子吩咐的属下手里,以圣子的本事,随便无意说几句话,制造出一些矛盾,就足够将我逼到绝境。”

    心思被完全戳破,灵犀也没有恼羞成怒,反而更加的冷静下来,“如果你的修为足够高深,倒是的确是个危险人物。”这份睿智和本事,如果再有足够的实力,定能够成为天界的巨头之一。

    只可以没有实力就是没有实力,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阴谋诡计都无用。

    司陵无邪心想:如果等本公子有足够的实力了,哪里还会和你耍嘴皮子,随便一个念头就足以让你倒霉一辈子,喝水都塞牙!

    “正因为没有实力,我才要更加的小心。”司陵无邪不卑不亢的说。

    圣子向来没有耐心,尤其是被司陵无邪一番行动弄得乱了计划之后。他想杀了司陵无邪,偏偏这人的确还有用处。若不是有司陵孤鸿这人在上面压着,他何须这么小心翼翼,寸步难行。

    “你想要什么直接说,少玩什么花样。”灵犀不耐的皱眉。

    司陵无邪却还是从容淡定,“我只想和弟弟一起活命。”

    “本宫承诺事成……”

    灵犀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司陵无邪就已经先摇头,在灵犀不善的目光下,说道:“圣子的许诺,太多的漏洞,我实在无法放心,所以……我想圣子能将一样东西放在我这。”

    “什么东西?”

    “天圣宫的地图残卷。”

    “你说什么?”灵犀一怔,面色猝然变得冰冷无情。

    司陵无邪毫无所惧,稚嫩玉粉的脸上又露出孩子纯善笑容,声音润嫩,“我从娘亲那里得知天圣宫地图的事情,听娘亲说,唯有拥有天圣宫的地图才能够找到天圣宫,天圣宫地图分为八块,娘亲手里有五块,剩下的三块就在圣子手中。”他的言语非常的笃定。

    灵犀忍耐住杀了这个人的冲动,冷声道:“你如何确定。”

    “直觉。”司陵无邪的回答毫无营养。

    灵犀有种被戏耍的感觉,手又收紧了一分,只要再用力一些,司陵无邪的脖子就会断掉。

    司陵无邪难受的眯了眯眼睛,他的手里出现一块地图残卷。

    灵犀神色一变,伸手要抓的时候,司陵无邪已经收了回去。

    “不瞒圣子,我已经让娘亲将五块地图都交给了我。”

    他的话语对于灵犀来说,不亚于平地惊雷。

    灵犀如何想到,千幻的本事这么大,唐念念的戒心又那么的小,竟然将这等重要的东西就这样交给了千幻,那司陵孤鸿竟然也不阻止?

    司陵无邪看到他的面色就知道他上钩了,忍耐着脖子的疼痛,微笑的说:“说真的,娘亲对我如此的信任,还真的叫我不知道该怎么才好,心生感动呢。”

    “娘亲,娘亲,你倒是入戏颇深,叫的够顺畅。”灵犀不屑的说道,“别忘记了你自己的身份,只要他们一知晓你的身份,你以为你的下场会如何?”

    司陵无邪点头,“正如我掌握圣子的秘密,圣子也掌握我的秘密,所以我现在才会和圣子在这里交谈,将**告知圣子。”眨了眨眼睛,满脸的纯善,“无论娘亲对我有多好,我终究不是她真正的孩子,只要圣子将证据摆在娘亲他们的面前,我和弟弟定会四五葬生之地,所以我无论多感动,依旧是站在圣子这边的。”

    灵犀一脸冷漠,看不出他的想法。

    司陵无邪继续说:“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前程和性命,前程再重要,没有了性命便什么都不是了。如今娘亲的五张地图就是我的手里,圣子如果想要我的忠臣,便请将另外三张地图交给我保管。”

    “如果本宫不答应呢?”灵犀微微一笑,温雅如水。

    司陵无邪垂下眼睛,“圣子大可以现在就杀了我,不过别妄想窥视我的记忆了,一旦我出事了,不但记忆不见,第一时间有关圣子秘密也会传到娘亲和爹爹那里。”

    “你威胁本宫?”灵犀平静的问。

    司陵无邪摇头,“我已经说了,我只是为了抱住自己和弟弟的性命。”

    灵犀眼波微微的闪动。

    他自有一番看人的本事。

    从两人交谈开始,他就在仔细观察千幻,发现他没有任何撒谎的痕迹。

    对方很惜命怕死,也很珍惜自己唯一的弟弟。

    对方手里真的有五张地图,只要到手的话,便齐了。

    司陵无邪的声音再次的传来,“以我的观察,娘亲对孩子非常的疼爱,哪怕我向她要本源,她只怕也会给,只是司陵孤鸿可能会阻止,你要如果司陵无邪病了,需要娘亲的本源才能救治的话,她会不会给?”

    灵犀不屑道:“你以为你是真的司陵无邪吗,这般的行为只会暴露。”他心中则心想,千幻的幻化本事的确了得,只是他却不知道司陵孤鸿到底是何等的存在,才会如此的自大。

    关于司陵孤鸿的身份,灵犀没有告诉任何一个计划中人。

    司陵无邪却一笑,“这点圣子可以放心,圣子以为我为什么能够将司陵无邪假扮的如此相像?”

    灵犀脸色大变,掐着他脖子的手差点没有控制住力道,“真的司陵无邪在你的手里!?”

    他一直都在找真的司陵无邪,只是一直都没有找到,本怀疑是司陵孤鸿藏住了,又觉得对方的表现不像,那么就只有司陵无邪自己躲起来,却不想竟然在千幻的手里?

    司陵无邪神秘的笑了笑,不作回答。

    灵犀的眼里闪过杀意。

    司陵无邪突然说:“圣子,我真的只想保全性命,并且得到锦绣前程和荣华富贵罢了。”

    灵犀刚想要讽刺他两句,司陵无邪却伸出手,打出一道道印符,缓缓说道:“我以本源魂灵发誓,只要眼前之人将三块天圣宫地图残卷交给我,我便全力辅助圣子,绝不违抗圣子的吩咐!”

    灵犀惊诧。这是本源魂誓,比心魔誓言要厉害多了。尤其是这是以本源魂灵发誓,便没有任何的漏洞可捡,哪怕千幻这个名字是假的,依旧受到誓言的束缚。

    灵犀疑问:“你不怕我事成之后杀了你和你弟弟?”

    司陵无邪笑着说:“我想以我的本事,还有我发的这个誓言,足够保证了我的忠诚,圣子定然舍不得失去我这个助力。”

    “嗤。”灵犀冷笑,状似不屑。实际上正如司陵无邪所言,在灵犀的心中,千幻的确是个人才。

    “圣子打算如何?”司陵无邪问。

    灵犀深深的看着他,一会放开他的脖子,转身就走。

    司陵无邪也不拦他。

    “呵~”看不到灵犀的身影后,司陵无邪轻笑一声,抚摸着自己的脖子,上面有着青紫的淤痕。

    他相信,不出五天,灵犀就会将地图送到他的手里,到时候……

    “誓言那东西,只要我不想真的实现,天道也逼不得我。”司陵无邪无所谓的摊摊手。

    他发誓言,引发的是他所能撼动的那一缕天道,造成的现象毫无破绽,只是他想要破解也轻而易举。

    旁人不能随便发誓,司陵无邪却可以乱发一通。如果认真的话,你就输定了。

    ------题外话------

    ~(>_<)~水也好想五一放假去玩……(心动,心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