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93章 你玩不过我

作者:水千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天界玉华楼。

    仙人满座,修为不一。

    这里面做事的人修为都在大乘之上,人仙都不再少数,注定了这玉华楼的消费高度。

    楼里的仙人不少,大多都叫了些饭菜也不用,偶尔只喝喝酒,互相交谈议论着。

    “至传出苍寒冰原有天圣宫的消息之后,到了如今已经一个多月了,听去往那里的租里人说,不要说什么天圣宫的宝物了,就连天圣宫的影子都没有看到,真的是雷声大雨点小。”

    “我门派中的前辈们都回来了,听说苍寒冰原并非什么动静都没有,只是动静总是来得突然,最后偏偏什么都不见。圣灵堂和玄家的人都走了,可见他们对着苍寒冰原的消息也不再相信,大多人也只有希望而归,只剩下一些还抱有一丝希望幻想的人留在那里。”

    从一些不怎么隐藏的言语中,可以听出来,在座的人们谈论的事情大多都有关苍寒冰原天圣宫的消息。

    他们谈论的时候,没有注意到玉华楼的门口又走进来了八人身影。

    这八人为四女四男。

    四个女子,最左边的女子穿着蓝裙,外貌不算绝美,只算清秀可人,气质温婉稳重。在她的身边是一对容貌俏丽精灵的双生女子,一模一样的容颜和笑容,一双眼睛水波灵动,不时的转动着,充满着活泼的狡黠,似乎在打着什么注意。

    最后一位女子穿着青绿色的罗裙,样式有些类似异族风格,修眉如翠,眼睛明亮,容貌灵秀,身上散发着一股令人宁静的清香,看得让人眼前一亮。

    至于她们周围的四名男子,只需一眼就看出他们之间的亲近程度——他们眼神和站位的不同。

    那位穿着银蓝衣裳,一头银丝,眉心有一轮皎洁的明月符文的邪魅男子,站在双生姐妹两人的身后,看着她们的眼神柔和,一副将她们护着的姿态。

    另一位男子穿着藏青色的长袍,模样不如银发男子那般异于常人的妖异和俊美,却不会被这邪魅高贵的男子给比下去,容貌俊秀耐看,眼神充满着一股子睿智,一眼就足以看出他的性格冷静自持。

    他和几人靠得不算近,然而就是让人能够感觉到他和那四女一男有着别样的关系,几人走在一起,充满着某种默契和和谐。

    至于剩下的两名男子,他们的衣着打扮一样,神色平淡,一副不卑不亢的样子,站在六人的两旁,显然是不怎么亲近熟悉。

    只是当人无意将目光落在他们身上的时候,不由的大吃一惊——

    “天魔宫的人!?”

    可以被称为天魔宫的人,除却五荒古楼外,只有十二门首和三十六星宿、七十二原煞。

    一人无意的惊叫人,立即吸引众人的注意,个个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进来的人。

    这一眼就发现,除了那两个天魔宫的人外,另外的六人竟然都只是人仙的修为,从外貌看去的话,一眼就看得出来那个银发的男子是名妖修,现在自然就是妖仙了。

    八人没有理会众人的打量,自行上了二楼,找了一处雅间坐下。

    如果唐念念一家子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发现这八人里面的六人都是他们熟悉的人,分别是——殊蓝、叶氏姐妹、木灵儿、白黎、杜子若。

    至于另外的两名天魔宫的男子,的确不被他们认识。

    玉华楼的雅座厢房可以随客人选择是否屏蔽外面的吵闹,殊蓝等人落座之后,选择的是可以听到外面人的议论声。

    “什么宿月族的人得罪了天魔宫的高层,什么得罪了大人的宠姬被暗算,变成冰雕……”连翘玩弄着手里的玉简,一想到之前从玉简里面看到的那些怪异的冰雕,就忍不住‘噗嗤’笑了出声,眨着眼睛看着众人,“那位大人定是庄主,得罪的人一定是主母了,我猜这些冰雕一定是雪津那人做的。”

    他们是几天前一起飞升的。

    不止是他们,最先跟在唐念念和司陵孤鸿身边的人,大多都已经飞升了。

    毕竟唐念念留给他们丹药足够他们轻易提升到大乘的修为,没有跟着唐念念一起飞升,还是因为不想给唐念念添麻烦,所以才等到天魔宫给念鸿**做好了安排之后,方才做了决定。

    天界的飞升台太多,哪怕有特殊的法术控制,依旧没有办法让他们如愿的在一处飞升台进入天界。

    他们六人并不是一开始就飞升在一起,而是在几天时间里聚集。

    两位天魔宫的人则是接引他们的人。

    虽然两人的修为比殊蓝等人高,不过他们也隐约知道这几人的特殊,不敢对他们故作姿态,却也不会有意的献媚讨好。

    一路上殊蓝等人已经听到了不少有关天魔宫的事情,自然也猜到了雪津和黑龙、林君肆等人身为天魔宫五荒古楼,荒古天尊的身份。

    饶是如此,连翘说起来雪津的时候,依旧没有太多的恐惧和敬畏,反而如常,提起他时言语充满着随意和自在。

    他们这些人的感情对于无数仙人的无尽生命来说,不过短短数百年的岁月,不值一提。

    可是,这数百年的岁月,对于他们来说却是最珍惜的记忆,也是最真挚的感情。

    无论地位如何的变化,单论感情的话,从始至终都不会变化。

    木香点头,“只凭外人说的那一身包得密不透风的惨绿色装束,这天底下除了雪津还能有谁呢。”

    “噗。”提起雪津的装束问题,几人都忍不住露出笑意。

    几人又一起谈论了一会有关苍寒冰原的事情和猜测,言语上很随意,甚至有的时候还打趣司陵孤鸿等人,让另外插不上嘴的两名天魔宫**忍不住一阵的诧异。

    他们并不知道司陵孤鸿和雪津的身份,却知道一定是权高位重者,否则怎么能够吩咐整个七十二原煞和三十六星宿办事。

    眼前这几位刚刚飞升的人仙,言语竟然这样的打趣那些大人,实在让他们不惊讶都不行。

    ——应该是某些大人留在人界的血脉吧——

    两人心中如此猜测,将殊蓝等人想成那些出生好,生来就是大少爷大小姐之类的人物。

    “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木灵儿轻叹一声,灵美的眼睛里面闪动着思念。

    “呦~才分开不到几天呢,这就想你的战郎啦?”木香打趣道。

    连翘不甘落后的迷眼笑嘻嘻的说:“你想的不是其他人,该是心中的那一位吧~”

    木灵儿被她们两人看的羞恼,轻声道:“你们心心念念的人就在身边,自然不用思念了。”

    这些年来习惯了叶氏姐妹精灵古怪的打趣,她也学会了反击。

    谁都知道木灵儿说的是谁,白黎还跟配合的一笑,伸手摸摸两姐妹的头。

    叶氏姐妹两异口同声的叫道:“谁的又不是你,摸什么摸!”

    白黎习惯了姐妹两对这方面的别扭,笑得一脸包容温柔。

    这样子的他,让人看得就好像是两姐妹任性了一样。

    两姐妹不爽的哼哼两声,一副不愿理会他的样子。

    这倒是让两姐妹安静下来。

    殊蓝等人看得好笑。

    正所谓一物克一物,且看看平日天不怕地不怕,精灵古怪的叶氏姐妹,一看到白黎的模样,便只能安静不语的样子,就让人心中生叹。

    这时候门外的议论声中有条消息突然引起了他们的关注——

    “你们不相信我说的?”说话的人显然之前被质疑了,言语有些倨傲和不满,连续的说道:“我可有真凭实据,之前那位和宿月族发生了矛盾的大人的确和圣灵堂关系不菲。”

    “天魔宫和圣灵堂虽然不算仇家,但是暗中向来不和,那位大人明明是天魔宫的高层,又怎么会和圣灵堂关系不菲。”依旧有人不信的反驳,紧接着说道:“你说有真凭实据,那你倒是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啊。”

    “你叫我拿出来我就拿出来?”不屑和怒意的声音。

    “呵呵,看来果真是骗人的。”笑声嘲讽刺耳。

    这两人就好像是杠上了,没有其他人的声音,看样子大多人明显都看是看戏了。

    “你既然认准我是骗人,不如我们就赌一场,如果我拿出来真凭实据,你就答应我一件事情。自然,如果我拿不出来,你也可以吩咐我做意见事情。”

    “我若要你的命呢?”

    “你若有这个本事倒是可以试试!”

    “呵……”反驳的人想来是被那人的自信淡定给影响了,退了一步说道:“那好,赌就赌,不过大家都是仙家,无需为了一件小事伤了和气,这输了的惩罚也要有个界限,不可以害人性命,也不可以要求对方最能力所及之外的事情。”

    “哼。”一声不屑的笑,“好。”

    一会儿的安静之外,殊蓝等人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正想着要不要出去看看。

    天魔宫两人中的一个突然挥手,就见房间里面的半空中出现一颗珠子,珠子反射一道光幕,光幕就出现了外面的景象。

    景象中两名男子对峙。

    棕衣男子拿出一道玉简,将玉简里面的内容实质的投放众人的视线里。

    玉简画面正是唐念念一家子和泉芦等圣灵堂的人。

    这玉简也不知道是这棕衣男子怎么得来,不过画面倒是很清晰,里面正好出现泉芦伺候司陵无邪的画面,还有他对唐念念和司陵孤鸿说的话。

    话语并没有出现,然而从他的口型众人还是能够看出来他所言的内容——

    ‘两位是圣灵堂的贵客,到了圣灵堂之后,自然好吃好喝的送到两位的面前,早些到了也可以早些的享受,何必在这荒山野岭的弄饭作羹。’

    众人惊讶于画面中唐念念和司陵孤鸿、司陵无邪一家子的容貌气质,发现泉芦的话语内容之后,便由不得他们不信了。

    人家圣灵堂的人都说对方是圣灵堂的贵客了,他们还能怀疑什么?

    棕衣男子得意不屑的看着对面和自己对峙的蓝衣男人,“现在你无话可说了吧。”

    蓝衣男人脸色不好看,冷笑说:“单凭这玉简能说明什么,人说是贵客,说不定是在说反话,实际上是将在胁迫他们。”

    “呵呵。”这次棕衣男子还没有说话,别的人就先说了,“你倒是看看他对待他们的态度再说,如果是胁迫他们的话,这圣灵堂的人会这样好生伺候着那个孩子吗,会如此好声好气的和他他们说话吗?还会陪着他们在荒山野岭的弄饭做羹?”

    蓝衣男人被反驳的无话可说。

    棕衣男子这会儿笑着说:“我也不为难你,不要你做些什么危险或者散财的事情,只需……”他的笑容可并不友好,故意的停顿让蓝衣男人呼吸一窒,不由的紧张,然后就听到对方说:“只需你脱光了衣服,自行冰封三日,给玉华楼守门即可。”

    “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妙,这个妙!”

    “这惩罚人的法子,反而流行了?”

    棕衣男子的话语落下,顿时引来一阵的笑声。

    蓝衣男子的面色变得铁青无比,“你,你欺人太甚——!”

    他们之间的纠纷,殊蓝等人都没有继续关注的兴致,反而被棕衣男子说的事实给惊住了。

    他们跟在唐念念的时间不短,对于唐念念的事情也有着一知半解。

    他们都清楚,只要圣子还是圣灵堂的主子一天,天魔宫和圣灵堂的关系就不可能友好,唐念念一家子又怎么可能会成为圣灵堂的贵客呢。

    “庄主他们的事情,我们无法干涉。”一阵的沉默后,殊蓝如是说:“且做我们现在能够做的,就是帮着庄主他们了。”

    另外的几人也点头应许。

    他们已经比许多人都幸运太多了,一来就有着天魔宫这个庞然大物罩着。

    只不过他们可不会因为唐念念一家子的关系,一来就占据天魔宫高层的位置,反而早就决定好了,凭借他们本身的修为和本事,从天魔宫外围底层做起,凭借真材实料慢慢的向上爬。

    这不止是对自己的一种尊重,也是不想给唐念念一家子抹黑。

    他们可是最先跟着唐念念和司陵孤鸿身边的人,如何也不能被旁人比下去了。

    这边殊蓝等人各怀心思的时候,另外唐念念那边则终于到了圣灵堂的所在。

    圣灵堂入驻的地方在东嵐古境,东葻古境是和天魔宫所在的混虚境一样的独立天地。

    泉芦将唐念念等人带来的时候,只见天边一名素衣女子在两排仙姑的拥戴中飞来。

    她容貌秀丽,宛若这周围的青木山河的凝聚化仙,素衣如水,将她的身子衬托得越发的飘渺动人,好一个仙子风姿。

    “泉芦拜见巫婈大人。”泉芦见到女子,毕恭毕敬的姿态,显露出女子在圣灵堂的身份地位。

    巫婈的目光在唐念念和司陵孤鸿的身上流转了一番,又着重的看着司陵无邪和灵犀,似乎要将两人看透了,伍皓则完全被她给忽略了,缓缓对泉芦挥手,“他们交给我,你且下去。”停顿了一下,下一句话让泉芦喜上眉梢,“这次的事情你办得不错,素央,带他去领赏。”

    她身后的一位仙姑走出来,便是那位素央。

    “谢巫婈大人。”泉芦笑道。

    眼看着唐念念等人被巫婈带走,他竟然觉得有些不习惯,不习惯少了司陵无邪的刁难。

    真的是犯|贱!

    泉芦发现自己的不习惯,竟然是来至如此之后,不如在心中暗骂自己一声,连忙跟着素央去领赏。

    再说巫婈带领着唐念念等人行走在天空,也不言语,态度不卑不亢,自然一番风华。

    事实上,她此时正在思考着圣子的真假问题。

    在泉芦还没有来到这里的时候,她就已经从玄无欢那里得知了圣子不明的消息,不等她消化这个消息,前一天的时候,她就得到了圣子传召。

    她并没有看见圣子的人,只听到了圣子的声音,至圣子言语中得知圣子是灵犀的**。

    巫婈不比玄无欢,她不但修为在玄无欢之上,还比玄无欢更早的跟在圣子的身边,对圣子的了解自然比玄无欢更胜。

    虽然圣子并没有多说些什么事例来证明他的真实,巫婈却相信说话的人是圣子,说是对圣子的信任,不如说是对自己的信任。

    她自信自己的感觉也信任自己的本事。

    圣子与她说话的时候,她无法感应到圣子的所在,千幻那个只有幻化本事,却没有高深修为的人,绝对无法逃脱她的感应。

    圣子说过,不可打草惊蛇,最好是假装司陵无邪才是真的圣子,这样才能让千幻成为替罪羔羊。

    巫婈嘴角轻勾,眼中的思绪掩藏,不动声色的看向司陵无邪,轻笑说道:“此处是东葻古境,范围极大,圣灵堂遍布此处,招待贵客的地方分为春夏秋冬四处,不知道几位想住哪处?”言语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看了灵犀一眼。

    灵犀脸色苍白,眼中闪动着复杂的情绪,正好和巫婈对视在一起的时候,毫不隐藏的露出厌恶和隐忍的神色。

    巫婈一怔,心中有些异样,暗想:圣子各处都了得,哪怕演技都是如此。她有意的忽略自己心里面那一丝丝的异样。

    任何的事情一旦埋下了一点不安定的种子,尤其是有人刻意的误导之后,总会让人产生怀疑。

    司陵无邪笑看着巫婈和灵犀的互动,兴致勃勃的说道:“我早就听说圣灵堂有一头特别有意思的异兽,名字叫做乞昇,不知道它在何处?”漆黑清澈的眼睛里面充满兴趣的光彩无比的灿烂,笑容也是如此,让人不忍心拒绝他的要求,“我想住在它在的地方。”

    巫婈再次愣住。

    乞昇的存在鲜有人知,何况是它的本名了。

    何况乞昇在的地方,便是圣子的居所不远,司陵无邪说要住在它的身边的话,等同于是说要住在圣子的圣子殿里。

    巫婈愣神的时候,注意到底司陵无邪定定看着自己的眼神,心中莫名的一跳。

    这是……暗示?

    前一天她还坚信圣子的话,灵犀就是圣子。

    今天才刚刚相见,巫婈竟然就忍不住产生了一丝的动摇和怀疑。

    圣子何许人也。

    他装作女子也罢了,竟还会扮得女子这么的相像,这么的娇弱隐忍……

    眼前的孩子让人一眼看着就觉得纯善,好像天地最好的玉石雕琢而成,软软的言语却不会让人觉得懦弱,反而有种不凡的气度,浑然天成的自信。

    难怪玄无欢和她说起来的时候,有意无意的暗示司陵无邪更似圣子的意思。

    巫婈忍不住有些混乱了。

    她想了想,反正圣子也不是说过,将千幻当做真的圣子对待。

    圣子神通广大,现在的一切说不定都被他看在眼里,他竟然没有出面阻止,自然就是默许的意思了吧?

    巫婈哪里会知道,圣子之所以不敢轻举妄动,那是因为有司陵孤鸿这位恐怖的存在。

    他布置一切的计划,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司陵孤鸿的身份,原因是他的骄傲,还有他清楚。如果玄家的人知道他要对付的是天魔至尊,一定会阻止他。

    “圣子交代过,让我对待几位贵客有求必应。”巫婈笑着说:“圣灵堂的确有乞昇,就在极东那边,你可现在要去?”

    灵犀听到她的这番话,心中一阵的怒火。

    他虽然告诉对方要将千幻当做真的圣子,却不代表可以让对方入住他的宫殿!

    何必计较这些,反正最后都是个死人!

    灵犀自我安慰,事情结束之后,他便不再是圣子,而是真正的天圣,原来的圣子殿毁了便是。

    司陵无邪点头,随后转头对唐念念笑道:“娘亲,这里这么大,房子也一定大,你和我一起去那里住好不好。”他没有问司陵孤鸿,因为他知道,无论唐念念去哪里,司陵孤鸿一定会跟着,何况还是在这处敌人的地盘里!

    唐念念无所谓,点头,“好。”

    司陵无邪又对司陵孤鸿仰头说:“爹爹,我想和娘亲单独玩,你……”他说这句话,根本就没有任何成功的打算,只为了说给灵犀看。

    哪怕是做戏的一句话,还是惹来司陵孤鸿的一记冷眼,将他没有说完的话给堵住。

    司陵无邪瘪了瘪嘴巴,放弃了劝说。

    无意中朝灵犀那一扫,果然看到他一闪而逝的异样,心中更觉好笑。

    这个圣子,娘亲不对付他,他就急着来对付娘亲。

    娘亲无意和他纠缠,他死缠不放,那么就换自己来和斗。

    圣子自信,司陵无邪同样自信。

    这场局一开始就不公平,司陵无邪对圣子知根究底,圣子对他却毫无所知,居然主动的跳进他的坑里,连老天就站在司陵无邪的这边,注定了圣子的一败涂地。

    万事不到结局,谁也不知道中途会发生什么样的变故,司陵无邪却一点都不担心。

    圣子,我除了布置了开头的局,偶尔的推波助澜之外,可别的什么都没有做,一切都是你自己将自己推上绝路。

    司陵无邪不打算再假扮成为圣子给谁传话,也不去打探圣子给谁传了什么话,只在适当的时候,做做圣子的样子,做做暗示就够了。

    有的时候,想的越多,事情反而就变得越复杂,令人思维走上弯路。

    圣子越发的想要向人证明他的真实,只会让人越怀疑他的真实。

    他的乱,等于暴|露出他的不自信。

    圣子,本该是天不怕地不怕,唯吾独尊的性子。

    司陵无邪搬弄着自己的肉肉的手指。

    武斗,圣子现在斗不过老爹,将来他相信圣子也斗不过自己和娘亲。

    智斗,想和娘亲和老爹斗,还是先斗过我吧~

    他们一家齐出手,谁能与之相抗?

    无论心中想些什么,司陵无邪的神情都不曾变化,巫婈思绪有些絮乱,想了想就说道:“极东那边的宫殿足够大,几位都住进去也可。”

    想不透便先不想。

    灵犀是圣子的话,那么就让圣子也住进圣子殿便是了。

    至始至终,伍皓完全被巫婈忽略的彻底。

    伍皓也不敢有丝毫的造次,更别说是提意见了。

    这里可是圣灵堂啊!

    伍皓早在进入东葻古境的时候就已经心不在焉了。

    巫婈在前面带路,心思却还是不受控制的有些飘远。

    圣子……

    这几人除了唐念念和司陵孤鸿之外,每个人都各怀心思,偏偏个个都是能装的主儿,表面上都看不出什么不同来。

    唐念念感觉到气氛的怪异,清亮的眸子看着灵犀。

    她的目光没有任何的掩饰,灵犀自然感受颇深,心中惊异的同时,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做出一副讶异疑惑的神色,转头回视着唐念念。

    一般人很难面对唐念念的目光,并非她的目光有多犀利,反而是太过干净,干净得毫不掩饰,让人总会在这样的目光下黯然形愧,有种自己心底的掩藏的黑暗被探视出来的错觉。

    只是灵犀却能够坚持的对视,一点不见异样,可见他的本事。

    一息,两息,三息。

    灵犀觉得自己有些难以忍受了,不知道唐念念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正准备出声打破尴尬,司陵孤鸿已经先忍受不了唐念念看着别人这么久,这么的专注,伸手挡住唐念念的视线,然后扫了灵犀一眼。

    那一眼,似风般无声无息的轻快,眨眼就过。

    然而却有种彻骨的寒意和压迫,能刺破人的魂魄。

    这厮吃味了,不气唐念念先看的对方,却将怒气都发泄别人的身上,这般明目张胆的偏心。

    灵犀不爽也不能说,一副受惊了的样子,眼波流转,竟无意散发出一股动人的风采,“唐姐姐,有什么事情吗?”

    这是灵犀刻意为之,他倒要看看,司陵孤鸿真的一点都不受别的女子影响了?

    灵犀本事了得,连伪装女子的本事也是入木三分,心中一直压抑着一股怒气,不能破了自己的伪装,便只能用这种方法来发泄。

    只是偏偏前面带路的巫婈正好回头,看到灵犀这瞬间的风情,神色一变,眼底闪过惊疑不定。

    圣子的骄傲,岂会做出这种女子勾引人的神态来!?

    巫婈无意识的咬住下唇,朝司陵无邪看去。

    司陵无邪本在看灵犀那边,察觉到巫婈的注视,则回了她一个似笑非笑的孤傲眼神。

    这神态和灵犀那般的神态一样转眼而逝,不留痕迹。

    巫婈愣愣看着司陵无邪已经恢复一脸天真的样子,心早就已经乱的不成样子。

    一旦有了对比,才越发凸显不同。

    一个是伪装女子的勾引,一个是不符合孩子的孤傲不屑的成熟笑容。

    这对比真的太大了,大得巫婈都不由对自己的自信产生了动摇。

    唐念念没有注意巫婈和司陵无邪的互动,视线被司陵孤鸿给挡住了,只看得到她粉嫩的唇瓣张合,淡定的说出话语,“乖宝喜欢和你玩,你要好好玩。”

    灵犀一怔,心中暗中一跳。这话来的突然,难道是她看出来了什么?可哪怕看不到唐念念的样子,只从她的口气话语就能够让人感觉到她的坦然,没有任何的话里有话的意思。

    灵犀半试探半认真道:“我也很喜欢乖宝,一定会认真和他玩。”

    唐念念点头。

    灵犀有些强颜欢笑,毕竟这里是圣灵堂,他仇人圣子的地盘,他若是高兴的话就太奇怪了。目光从唐念念的身上转到司陵无邪,灵犀似乎开玩笑的低声道:“虽然乖宝小,但是玩游戏总归有输赢,我不会故意让乖宝,乖宝不会因此生气吧?”

    “你玩不过我。”

    “你玩不过乖宝。”

    一稚嫩纯然的声音,一清脆清澈的声音,同时的响起。

    正是司陵无邪和唐念念。

    司陵无邪看着唐念念展开灿烂的笑容,“娘亲果然最清楚我本事了。”

    唐念念手指隔空一弹,弹中他的额头,分明不是惩罚,透出疼爱的亲近之意,淡定且认真道:“输了丢脸。”

    游戏是他主动要玩的,输了的话可不是丢脸吗。

    况且,唐念念知道这场游戏,一旦输了必要受伤,哪怕有司陵孤鸿护着。

    她自然不愿意司陵无邪受伤的,也对自己和孤鸿的孩子有信心。

    “我不会让娘亲丢脸的。”司陵无邪用手捂住自己的脑袋,笑眯眯的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