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92章 斗智斗勇(2)

作者:水千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昨夜月朗星稀,玄无欢处在苍寒冰原的玄家**所在。

    不似唐念念和司陵孤鸿他们,哪怕是到了夜里,玄无欢也不会睡觉,只是盘膝沉修。

    有关苍寒冰原针对唐念念的计划,玄无欢知道也不多,一切都来至于圣子的谨慎。圣子不会将完整的计划告诉任何人,一个人站在什么样的位置,能够知道的也只有那个位置该知道的事情,多余的绝对不会被告知。

    这样的布置也不怕对方万一发生意外,被控制了的话,泄露了他的计划。

    只是这样的结果也让每个人所知的不够全面,容易被人利用。

    玄无欢显然就是其中之一。

    当时圣子突然找上他,告诉他有关计划的变更,让他吩咐下面的人动作。

    “千幻以为本宫不知道他的心思,实际早就已经被本宫看清,若非他有用的话,岂容他和本宫玩把戏。”

    玄无欢诧异,“圣子的意思?”

    “本宫的意思你不需要知晓,只要按照本宫吩咐的去做。”

    玄无欢心中迷惑,询问说:“如圣子所言,圣子是要假扮成为唐念念他们的儿子,让千幻换成灵犀?”顿了顿,又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劲,圣子的本事他不怀疑,只是对方似乎也并非简单的人物,像是亲生儿子这种身份,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够假扮,且不被发现的,“还是说,圣子依旧假扮灵犀,却让千幻假扮成为他们的孩子?”

    圣子没有回答他的话。

    玄无欢想到圣子的性格,清楚对方的谨慎和小心眼,一般关于自身的大事,对方可绝对不会有问必答。

    他不回答,玄无欢自然就不敢再多问。

    紧接着就是有关于千幻叛变的话题。

    “千幻幻化之术无以伦比,这段日子你也看得出来,如果他有心假扮,你也难以看出破绽。”

    “圣子……”玄无欢想要反驳,话到了喉咙又说不出来。事实上的确是如此……这段时间如果不是对方言语上明显的退让,他真的难以分辨出对方的虚假身份。

    “他的目的不明,明日的突变定会引起他的动作,他若假扮成为本宫寻你,你可明白该怎么做?”

    “……”玄无欢也不是傻子,他皱了皱眉头,说:“我又如何确定,此时正在和我说话的圣子就是圣子?”

    他本以为说完此话圣子会生气,却没有想到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无论是本宫还是千幻,真假需要你自己去分辨。”圣子的声音带着些许森冷的似笑非笑,“一个小小的千幻还不足以将本宫难住。”

    这般高傲,根本就不屑于和玄无欢证明解释些什么。

    玄无欢却明白他这高傲话语背后没有说出来的意思。

    一个小小的千幻还不足以将他难住。

    只是制造一些小麻烦还是能够做到的。

    这些小麻烦也顺带着会牵扯到他玄无欢的身上。

    如果他玄无欢没有分辨出真假,一样难不住圣子,却会给圣子造成不大的麻烦,到时候圣子一定会对他有所惩戒。

    圣子表面温雅,其折磨人的手段,玄无欢却也清楚一二。

    玄无欢连忙恭敬的说:“圣子聪明才智岂是旁人能够相提并论的。”见不到圣子的真面目,他也无法从圣子的气息上窥视他的心情,紧接着又说道:“以圣子所言,明日我若真的那样做了,千幻伪装找上我的话,我又该如何回答?”

    圣子突然找上门来给他下达命令,让他更偏向此时这位才是真正的圣子。

    “这点你都需要问本宫?”圣子的声音夹带着一丝不耐烦。

    这样的态度倒是让玄无欢更加觉得此时这位才是真的圣子,更加恭敬的说:“惭愧。”

    一阵的沉默,玄无欢差点以为圣子已经离开,一会就听到圣子的声音——

    “他问什么,你就说什么,莫让他产生了怀疑。”

    “如此不是会泄露了圣子的计划?”

    “呵。”唯有一声笑,无需言语就能够让人从这一声轻笑体会到他的自信。

    至此玄无欢再也没有听到圣子的声音。

    一夜里,他考虑了良多,当天明的时候,还是按照圣子的话做了。

    从灰袍男子抓住唐念念一家三口还有灵犀、伍皓等人,玄无欢虽然还留在苍寒冰原里,却时刻都关注着灰袍男子那边的变化,一天天的分析司陵无邪和灵犀两人,倒是哪位才是真的圣子所扮。

    司陵无邪的态度很平静,一点没有被人抓拿胁迫的恐惧,对于要去往天圣宫,不但一点不惧怕,似乎还兴趣浓重。

    这样子倒是很符合圣子的行为。

    只是他的言语明里暗里针对圣子,甚至说出圣子生不如死的言语,这就又有些耐人寻味了。

    灵犀呢?

    一路上毫无出彩之处,甚至被折磨都不敢声张反抗。

    圣子那般骄傲的人,岂容旁人折磨辱骂?

    哪怕是伪装,也是否伪装的过了?

    司陵无邪对灵犀似乎有言语上的有意挑拨。

    如果灵犀是圣子,司陵无邪是千幻,千幻别有目的,哪里有这个胆子去刻意挑拨圣子呢。

    玄无欢自我分析之后,觉得圣子假扮成为司陵无邪的成率要大些。

    这些天可苦了他了,未免自己做错了事,只能不断的自我思考,又生怕自己想错了。怪只怪,圣子根本就不将**完全告诉他,连自身假扮成为哪一位也不告诉他,全然就要他自己去猜。

    ……

    玄无欢回忆着,脑瓜仁又觉得疼痛的厉害,回神之后,伸手揉捏着自己的眉心。

    “刚刚那一位说话的口气,和圣子也是一般无二啊。”他喃喃自语,眉头不但没有揉顺,反而越皱越紧。

    前一位让他无需隐瞒,以免让对方怀疑,后一位也告诉他,装作不知道,未免对方怀疑。

    两位都好似高傲的不将他当做一回事,一点解释自己身份的证明都不给于他,还真的就是让他猜。

    只是这叫他可怎么猜啊!

    玄无欢最终轻叹,“反正分辨不出来,便都当做圣子供着,假的终究是假的,早晚有一天会露出破绽。”双眼闪过狠戾,“到时候我非要将他活剥了皮!”

    玄无欢本身就是一个不死永仙,自有他的骄傲,尊敬圣子也就罢了,一个假的圣子让他尊敬,根本就是打了他的脸,**暴露的时候,他又怎么会放过对方。

    且不论玄无欢此时的打算。

    灰袍男子泉芦这边。

    灵犀盘膝坐在地上,忍受着浑身的刺痛,嘴唇抿得青白,眼睛闪烁着森冷冰寒的怒火,眨眼就被他掩藏,垂下眸子不让旁人注意到。

    千幻!

    他竟然敢背叛自己!?

    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灵犀满心的疑惑和愤怒。

    一直以来风调雨顺让圣子习惯了掌控一切。

    原本在他看来,千幻除了幻化伪装这一项本事出彩之外,修为低得不值一提,能够有幸攀附上自己,为自己本事该是感恩戴德,尽心尽力的。

    何曾想到对方竟然背叛他,还是在这样的大事上背叛他。

    并且,他还不知道千幻到底是什么目的?

    难道他是天魔宫的人?

    天魔宫的人除了个别的人外,根本就不知道天魔至尊的模样,因此他不知道司陵孤鸿也不奇怪。当得知自己的计划之后,就是和自己过不去,所以就亲自演了这样一场戏也是可能。

    然而,他只为了破坏自己的计划的话,大可以直接离开,何须布置一场劫持,前往圣灵堂?

    灵犀一时想不明白千幻的心思,却也不怕。

    只要对方有目的,且和他的计划不想冲的话,他不介意和千幻演一场计中计。

    一个小小的人仙,岂会是他的对手?

    灵犀对于自己有着天生的自信。

    “咦?终于发现了啊。”不远处的司陵孤鸿小手撑着自己的下巴,笑得人畜无害。

    “小东西,你又在打什么主意!?”随时随地在他身边的泉芦谨慎敏感的问道。

    别问他怎么这么敏感。

    这些日子他算是受够了司陵无邪的折腾了。

    他本来还想暗中搞些动作,教训一下司陵无邪,偏偏玄无欢那边传来消息,要他好生的对待对方,让他顿时欲哭无泪,唯有一个人黯然伤神。

    “大叔~我说了我叫无邪,不叫小东西。”司陵无邪笑容灿烂,夜色中如凝聚了月的精华。

    这是个漂亮得不可思议的孩子。

    泉芦无奈的摇头,只是性子却和这漂亮无害的外表完全不搭!

    “我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小东西!”负气一样的说。

    司陵无邪嘟嘴巴,“娘亲说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大叔你屡教不改,会遭到天谴的!”

    “呵。”泉芦讽刺一笑,“天谴岂是你小子说的算,我就叫你小家伙又怎么样?”

    司陵无邪迷眼笑得别有深意,不甚在意的勾勾嘴角,“我自杀。”

    瞧瞧!瞧瞧!自杀说得多自在随意啊!

    泉芦恨不得锤死眼前这死孩子。

    “小……,你,有本事别说,你倒是自杀给老子看看?!”

    司陵无邪眉梢颇为随意的一挑,“大叔,你确定?”

    “……”泉芦僵着脸。

    司陵无邪看着他,三息后,无声的叹了一口气,“那我去了~”

    “够了!”泉芦气急败坏的嘶吼,“睡觉,睡你的觉去!”

    “床~被子~热牛奶~”司陵无邪懒洋洋的扳手指,声音软绵绵。

    泉芦涨红着脸,一样样的办,心里怒骂,魔鬼!妖孽!天理难容!不得好死!~

    司陵无邪接过他递过来的热牛奶,微笑,“大叔真是好人~”

    “……”泉芦嘴角流出一缕猩红,被他无意自己咬的。

    周围的圣灵堂**,面无表情,在心中默默哀叹,老大,您辛苦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