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91章 斗智斗勇(1)

作者:水千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时,不远的金光柱子再次的闪耀壮大。

    难道是天圣宫终于要露出痕迹了?

    这个念头弥漫上大多人的心头,一股庞大的气势至金色光柱向着周围扩散,让人心中的猜测更加的强烈,然后一个个的再次往光柱的地方赶去。

    “娘亲,我们要不要也过去看看?”司陵无邪对唐念念不甚在意的问道。

    灵犀低声说:“圣子定在那处。”

    伍皓没有言语。他早就发现了,这支队伍做决定的人是唐念念。谁叫这里面最神秘的说了孤鸿只听唐念念的话,如果他不动身的话,其他人动身了根本起不来任何的作用。

    唐念念目光闪了闪,正准备说话的时候,刚刚张开的嘴唇突然闭上,眼中闪过一缕冰霜的色调。

    “呵呵呵。”一阵笑声响起,司陵无邪的身后空气扭曲,然后他的身影就被一人抓住。这人的手掌就扣在司陵无邪的眉心处,只要稍微用点手段,就能够让司陵无邪魂飞魄散。

    “我劝你们最好不要动,哪怕能够一瞬间控制我,我也拉上这孩子作为垫背的。”来人冷声说道。

    司陵无邪被这人完全控制,神情不见一点的慌张,反而一脸委屈疑惑的问道:“这位大叔,无邪是好孩子,你为什么要抓着无邪呢?”

    在性命掌控在别人手里的时候,还能问出这样的话语来,不得不说是朵奇葩了。

    灰袍男子森冷的笑了一下,微笑的对司陵无邪说:“你放心,只要你乖乖听话,我自然不会伤害好孩子。”

    “嗯,我一定乖乖听话。”司陵无邪认真的点头。

    这幅乖顺纯善的小模样,是个人都不忍心伤害。

    灰袍男子心中一瞬间的恍惚,心想这天界还真难得有这么纯良天真的孩子了。

    “你是谁!还不快放了乖宝!”说话的人是灵犀,神色透出满满的担忧和自责惊疑。

    司陵无邪迷眼看着他的表演,心想这圣子的演技还真是不错,不身为一个女子实在是可惜了,瞧瞧这假扮成为女子后的楚楚可怜,立马就惹来了伍皓这个痴情郎。

    灵犀刚刚说完这句话,周围就出现了一群白衣人马,这些人的打扮一眼就让人看得出来,他们身为圣灵堂**的身份。

    灵犀的心中一瞬间闪过惊疑不定的光彩。

    这是怎么回事,他分明没有下达过这样的命令,他们怎么会突然跑过来劫人。

    劫持着司陵无邪的男人看了眼灵犀,说:“你就是圣子要找的人。”

    灵犀的表情瞬间变化,充斥着惊恐和绝望,肩头轻轻的颤抖。他看了一眼唐念念和司陵孤鸿,垂下眼睛对男人说道:“你们是来找我的吧,既然如此就放开那孩子,我跟你们走。”

    司陵无邪暗叹一声,舍己为人?如果是真的,还真是感人肺腑呀?

    他粉雕玉琢的小脸满是感动,连忙的摇头,“灵犀大婶,我是好孩子,他们不会伤害我,你可千万不要为了我冒险!”轮演戏,他司陵无邪输得过谁?

    灵犀苦笑,“并非为了你,这事情本就是我惹出来,他们的目的是我。”

    司陵无邪还是摇头,“我不管,灵犀大婶不能有事!”

    孩子的执拗和任性。

    灵犀还要说什么,抓着司陵无邪的男子就已经不耐烦的出声,“还真是感人肺腑啊,都被想着舍己为人了。你是圣子要的人,他们一样是圣子要的人,这次全部都要带走。”

    灵犀瞪了瞪眼睛。

    他为了计划成功,告诉的人很少,像眼前男子这样的小头领自然是不知道的。

    现在的他还不明白这人到底是怎么来到这里,又为什么突然出手抓他们,到底是哪个该死的下的命令?

    司陵无邪被男子抓住这一点,灵犀并不怀疑,毕竟他也知道千幻除了幻化伪装的本事惊人之外,自身的修为真的不怎么样。

    只是司陵孤鸿的修为摆在那里,怎么会没有察觉到这男子的出现,让千幻被抓住?

    到底是司陵孤鸿的本事真的做不到,还是他根本就不想救?

    如果是后者的话,是否说明司陵孤鸿已经识破了司陵无邪的幻化?

    灵犀心思不断的转动,表情却丝毫不变。

    司陵无邪道:“大叔,你说的圣子要带我们去哪里啊?”

    灰袍男子微笑道:“你们可都是贵客,自然是请你们去天圣宫做客。”这话表面是解释给司陵无邪听得,实际上就是说给唐念念、司陵孤鸿还有灵犀他们听的。

    他笑了笑,笑得不怀好意,对安静坐着的唐念念和司陵孤鸿道:“两位,还请给天圣宫一个面子?”说话的时候,他放在司陵无邪眉心处的手闪动着紫光,毫无掩藏的暴露出威胁之意。

    灵犀眉头皱着,不是不想联系玄无欢询问此时的缘由,只是司陵孤鸿就在这里,她的小动作很容易被他发现。

    唐念念和司陵孤鸿都没有回答,连目光都没有看对方一眼。

    这样的态度让灰袍男子有种完全被无视的感觉,好像自己在这俩个人的眼里,连尘灰都不如。

    灰袍男子神情难看,他手中的紫芒颤动了下,打算不能动眼前的夫妻,却可以教训下他们的孩子。他没有看到,当他手指的有动作的时候,唐念念和司陵孤鸿的眸光都有一瞬间的变化。

    司陵无邪是他们唯一的血脉。

    莫说唐念念对司陵无邪的的疼爱了,司陵孤鸿虽然平日对司陵无邪冷淡的很,可是就凭司陵无邪身怀唐念念的血脉,就足够让他放在心里,排在唐念念之下的第二位置。

    没有他们的同意,胆敢动他们的孩子?

    司陵无邪相信,只要自己有任何的损伤,抓着自己的这个人保准会生不如死。

    只是这场游戏可不能就这样泡汤了。

    司陵无邪主动的出声,脆脆的孩子声音好像春露,让人心旷神怡,“做贵客?那有好吃好喝的招待吗?”

    他的话语让灰袍男子的动作停住,看了一眼司陵无邪,眼神透出一股‘放你一马算了’的高傲,虚伪的笑道:“这是当然的。”现在在他手里的这个小家伙,可是他立功的关键啊。

    司陵无邪将他的眼神看得清楚,心想到底是谁放了谁一马还暂且不知呢。

    “哦,那我们就去做贵客!”司陵无邪看向唐念念,说:“娘亲,我们两个去做贵客好不好?”

    他只叫了唐念念,话语也只说了两个,显然将司陵孤鸿排除在外。

    这番的言语,让灵犀心中的怀疑再次消散不少。

    只要唐念念真的答应了千幻,单独和千幻一起去天圣宫的话,那么一切就不需要花费太多的功夫,便能够成功的得到一切。

    只是司陵孤鸿真的会放唐念念一人和司陵无邪离开吗?

    只见司陵孤鸿没有任何的言语,一眼扫到司陵无邪身上的寒凉目光,就足以让人知道,他的意思了。

    “乖宝想去?”唐念念淡然的问道。

    她本来没心思和圣子这么快的交手,她相信只要她想要的话,司陵孤鸿就能够帮她将圣子的本源和地图拿到手。

    何况她对圣子的本源并没有太大的在意,随着时间的过去,她已经结合天圣的**,加上司陵孤鸿的体制,领悟出来了一套自己的****,更加适合她的**。

    这也足以证明了唐念念本身的悟性和本事。

    天圣的传承的确厉害,可以在极短的时间里将一个人提升到天尊之上的巅峰。

    只是在传承记忆里面得知,天圣自己都已经承认了自己不如天魔至尊,不断的尝试和突破都发现自己已经走了到了极端,根本就没有再突破的可能,这才想到了别的方法,创造能够和天魔至尊相当的圣魔邪体。

    原本的天圣终其一生都无法和天魔至尊相当,凭借他的传承,原文照搬的传承者又怎么会是天魔至尊的对手?

    圣子从小到大都是天之骄子,有玄家的护航,实力得来的太容易了。何况他又并非出生在天魔至尊尚存的年代里,对于天魔至尊的了解都来至传闻,没有正面的交手,过度的顺利生活经历和高傲的性子,促使他对于天魔至尊的敬畏感太过渺小。

    从而造成了他做出主动挑衅算计天魔至尊的事情。

    唐念念平日里好像什么都不在意,只是对于司陵孤鸿说过的话,其实都记得很清楚。

    她记得司陵孤鸿说过——他们是并肩之人。

    她习惯司陵孤鸿的宠爱放纵,不代表她真的就任由自己这样永远被护着。

    现在的她还无法站在和司陵孤鸿同样的地位,凭借她的努力和司陵孤鸿的协助,总有一天她一定能够真正的和他并肩而立。

    这一切唐念念都没有说出来,除了和她心意相通的司陵孤鸿能够感觉到一些之外,论谁也想不到眼前这个总是被人抱着宠着,看起来清美脱俗,精致像个瓷娃娃一样的女子,竟然有着这样的执着和野心。

    成为和天魔至尊并肩之人。

    这样的想法可是九成九的人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在不久的将来,四处逃窜,惊恐受怕的圣子,如果知道唐念念真实的想法,必定恨不得拍死自己,怒骂自己为什么这么的贪心,非要去找唐念念的麻烦,让自己落得如此的下场。

    只可惜现在的他不知道,也许知道了也不会相信,不愿意放弃存在唐念念身上最后的一块的传承碎片。

    人啊,总是要受到教训之后,才会醒悟。

    自然,这些都是后话。

    唐念念身上的天圣传承已经和她完全融合,顺带着绿绿也是她重要亲人之一,哪怕不在乎其他的天圣传承,也不可能将自己身体的传承给与圣子。

    唐念念的想法不被人知道,此时的灵犀不动声色,内心的紧张只有他自己知道。

    司陵无邪看了眼灵犀,抿着唇瓣,为难的低语,“现在我被大叔抓住了,要是不答应的话就不是好孩子,一定会受到惩罚。”

    他的话语让抓着他的灰袍男子讶异了下,然后明悟。他就说嘛,天界怎么可能真的有那样纯善天真的孩子。这孩子之前分明就是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也知道自己拿他威胁他的父母。

    司陵无邪又看了眼灵犀,继续说道:“何况,灵犀大婶也要被抓,大家一起的话,也好有个照应。”

    灵犀看着司陵无邪的双眼,水光微闪。

    司陵无邪看着,诚恳的说:“灵犀大婶,不要哭,你要是实在不忍心的话,我死也不会去了。”

    “……”灵犀表情一抽。

    抓着司陵无邪的灰袍男子却是咧嘴一笑,对司陵无邪皮笑肉不笑的说:“你这小子倒是有些意思。”话是这样说,他的手可还是半点都没有离开司陵无邪的要害,对唐念念和司陵孤鸿问道:“两位考虑的怎么样了?”

    “去。”唐念念答道。

    儿子要玩,她就儿子玩。

    她也想看看,儿子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念鸿**司陵孤鸿不在的一百年,司陵无邪的陪伴,可让唐念念对他的疼爱之心更加的强烈。平日里,从行为上就能够看出来她对司陵无邪的溺爱。

    这也难怪司陵孤鸿会对司陵无邪这般的无视了。

    唐念念的回答让灰袍男子一喜,挥手一条金色绳子就要将唐念念给绑了。

    只是绳子还没有碰触唐念念分毫,瞬间就碎成了无数粉末,这让灰袍男子浑然一惊,表情有些惊恐和不自然,抓着司陵无邪的手指一紧,正准备利用司陵无邪再厉声威胁他们一遍。

    司陵孤鸿清越的嗓音,先淡淡的传出:“他在你的手里。”

    这话的意思很清楚。

    司陵无邪在他的手里,他们自然不会跑。

    灰袍男子虽然还有些不放心,却看出司陵孤鸿比他的本事大,要是逼急了也不好。挥手让人将灵犀和伍皓也都抓住,对待他们可比对待唐念念和司陵孤鸿要粗鲁多了,禁止仙元力的绳子还有折磨人灵符一应的用在他们的身上,然后高声说了句,“带走!”

    灵犀唇忍住浑身的疼痛,冷冷看着灰袍男子。

    这人,也被他陈列到生不如死的行列里面了。

    这边发生的事情并非没有人发现,只是发现的人都没有插手。

    茁壮的金色光柱与昨日一样,虽然动静惊人,却依旧让人找不到什么消息。

    当灰袍男子带走司陵无邪一行人的时候,玄无欢带领的玄家等人依旧没有离开苍寒冰原。

    夜晚。

    唐念念一家三口再加上灵犀和伍皓,在灰袍男子说是请实际上是押的快速离开了苍寒冰原深处,回到了天魔宫产业的酒楼地域,一眼就可以看到此处一望无际的诡异冰雕。

    在灰袍男子的示意中,众人并没有休息,而是依旧不停的赶路。

    司陵无邪依旧被灰袍男子亲手带着,毕竟司陵无邪可是**唐念念和司陵孤鸿的关键。

    只是司陵无邪的待遇可比灵犀他们好多了,只源于司陵无邪对灰袍男子说的一句话——大叔,我从小就没有受过苦,你挟持我可以,可千万别**我,要不然我就自杀得了。

    他若自杀了,唐念念和司陵孤鸿还能受控制吗?

    灰袍男子听到他的话语后,面皮一阵的抽搐。

    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说自杀说得这么随意又理所当然。

    对方的眼睛清澈水亮,满满都是诚恳,似乎就怕别人不相信一样。

    只因为这句话,一路上司陵无邪说是被灰袍男子要挟着,倒不如说是被他亲自伺候着。

    这些被周围的圣灵堂**看在眼里,却不敢说出来,免得惹得灰袍男子恼羞成怒,害了自己的性命。

    灵犀和伍皓每夜都会承受灵符的折磨,听着耳边伍皓毫不隐忍的呼喊痛苦的声音,灵犀觉得烦躁难耐,不动声色的看了眼不远处一座精致的小楼,唐念念和司陵孤鸿就睡在里面。

    这俩个人真是半点委屈都不受,哪怕是在荒山野岭,司陵孤鸿都能够拿出一栋小楼,依旧给与唐念念最好的生活和享受。

    三餐依旧不断,早起晚睡依旧不改,哪怕是灰袍男子在这方面都只能依着他们。

    灵犀考虑了一路,为了不被司陵孤鸿发现,他不能用这个身体去联系玄无欢,那么就只能动用本源。

    他本源的存着之地只有他自己知道,哪怕是玄家的人他都没有告诉,可见他的谨慎和多疑。

    毕竟本源才是他的根本,本源不灭,他这个身体死了,也不会不等于真的死。

    “玄无欢。”

    尚在苍寒冰原的玄无欢,耳边听到了圣子熟悉的声音。

    他神情微微一变,然后恭敬的应道:“见过圣子。”

    “今日冰原之事你可知晓?”

    他也没有说是什么事情。

    玄无欢平静的回答:“回圣子的话,如果圣子说的是挟持司陵无邪,将司陵孤鸿和唐念念请去天圣宫的事,我确实知道。”

    “你忘记了本宫原来的吩咐了!?”听到这番的答案,圣子声音带上了威压和一丝怒意。

    玄无欢神情依旧平静,“回圣子的话,这不是圣子昨日亲自吩咐的吗?”

    “什么!?”圣子一惊。

    玄无欢说:“昨日圣子给我传令,计划有变,今天的事情就是圣子亲自吩咐我所为。”

    “……”一阵的沉默。

    “昨日那人是假,必是千幻所扮,竟敢假传本宫的命令,若非他还有用……”圣子的声音充满冷意,对玄无欢道:“你真假不分,理应该罚,不过千幻既然敢这样做,必有他的目的,你且假装本宫没有来过,只等他下次的吩咐,待本宫来找你的时候,将他的计划都给本宫交代清楚,以此将功赎罪。”

    玄无欢眼里闪过一抹异色,点头道:“谢圣子。”

    圣子觉得玄无欢似乎有些怪异,却又好似只是一瞬的幻觉,就没有在意。

    在他消失之后,玄无欢则沉思起来,想起昨夜和另外一位圣子的谈话——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