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126 部分

作者:镜鸾沉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真不知道明明说的好好的,他又是怎么想到这档子事儿的。说白了恩爱夫妻就没法儿在被窝里说话,说着说着总要转到某一件事上来……

    大约是年龄之言刺激了他,他这回格外用力且格外持久,是在证明自己没老的意思。有两回阿凝差点晕过去了,但不知被他用了什么法子,低头给她续了气,让她只能清醒地挨着。

    朦胧中,赵琰忽然在她耳边道:“你还没答应我,阿凝。”

    “什么?”她视线朦胧,却不知怎的,能清晰地看到他灼热而黑到极致的目光。

    他捉住她的手,放到自己的心口上,“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阿凝乖乖点了头,他亲了亲她,却又带着几分狠意道:“你若再想走,我会把你锁起来的。唔!”

    阿凝疼得唤了一声,“我都答应了,你干嘛啊!疼死了!”

    赵琰温柔地拍了拍她的背,低低道:“疼才能记得清楚。”

    ……变态啊……女子心里腹诽,却没有力气表达自己的不满。好在也就那么一下,后来他一直是宠惯着她,她想要怎样,就怎样。

    *****

    因为皇后娘娘终于“病愈”,今年太子和两位殿下的生辰宴席摆了整三日。阿凝凡事都是亲力亲为,很少假手他人。宴席上也特意邀请了她许多的昔日好友,如此,一直清冷的宫里着实热闹了一阵。

    离开过才愈发懂得珍惜,的确是真理。阿凝虽然还是喜欢闹腾,但明显比过去会疼夫君多了,偶尔还能下厨做个简易的汤水什么的,让人给送到懋勤殿去。第一回做的青菜豆腐汤,赵琰只瞟了一眼视线就回到他的奏折上去了,吩咐道:“朕什么时候改吃素了?换一道来。”

    一旁的陈匀迟疑道:“这……”皇后娘娘把这汤给他时,可是颇为自豪地嘱咐了他,不能告诉皇上这是她做的……

    “怎么了?”赵琰停了笔,见他神色有异。

    陈匀意有所指道:“这道汤,是刚刚从熹宁宫端出来的。”唔,这也不算泄露吧。

    赵琰听出他的意思,立刻双眼都变亮了,当下就一口喝干净了,跟山珍海味似的,仿佛还嫌少。

    事后阿凝跟赵琰提起,仍是十分自豪的。不过说实话,她的汤虽然素淡又简单,但的确味道还不错。这些简易的菜谱,都是她当初在青阳县里隐居时自己捣腾的,她本是个对生活细节要求很高的人,能让她喜欢的汤,也必须是美味的。

    这日,阿凝又送了一盅爱心汤,赵琰喝完后刚好政事也差不多结束了,便起身早早回了熹宁宫。

    秋阳高照,熹宁宫中已是金桂飘香,阿凝正拿着她的一套工具,立在桂花树旁的石案上泡茶,天青色的瓷器衬着玉色的手指,美得精致又漂亮。当然最精致的是那张侧脸,纤长浓密的眼睫,仿佛振翅欲飞的蝴蝶。

    他阻止了陈匀的通报,脚步轻巧地走向她,待她泡完第一杯茶之后,直接伸手过去,掀开茶盖,喝了起来。

    “好一盏洛神桂花茶。”

    阿凝转身看是他,遂微微嘟了红唇,不满道:“花了好些功夫才沏了一盏茶,就被皇上偷走了。”

    赵琰就受不了她那张小嘴儿,粉嘟嘟的翘起来时,他就忍不住想勾过来亲一亲,罔顾了周边许多宫女内侍的存在。

    阿凝避不开,只能让他亲一亲,亲完后她还在心疼那盏茶,撒娇道:“皇上也来沏一盏茶给我嘛!”

    赵琰低声一笑,倒是兴致极好,转身就让陈匀去龙吟宫里取东西来。

    一套莹透明亮的白瓷茶具,那是赵琰许多年未用过的风雅之物了。

    自从做了皇帝,能空暇的时间少了许多,空暇的时间也都用来陪阿凝了,这种清心明志的茶道之类,他已经很久没碰过。

    没想到现在再上手,丝毫没有减少过去的一分技巧和情致。他也泡了一杯洛神桂花,阿凝喝了之后,皱眉道:“你怎么什么都会嘛……也没见你练过,却比我沏的茶还要好,太不公平了。”

    赵琰恍然间就想起她过去也说过类似的话,那是她还很小的时候。不过,她或许已经忘记了吧。

    他轻轻敲了下她的额头,又替她拂过粘在脸颊旁边的一丝黑发,“好胜心这么重,跟我有什么好比的?你若想赢,我下回输给你就是了。”

    哎,面对这一位,嘉正帝真是什么原则都没有。

    不止院里侍立的宫女内侍们这么想,连阿凝自己也这么感叹了。于是当日夜里就胆大包天地做了一件有可能挑战嘉正帝的原则的事情。

    趁着他睡着时,阿凝拖着酸胀的身子偷偷起了床,把一早就偷偷藏好的画笔取了出来。这画笔是前不久哥哥送给她的,是外国进贡的宝物,颜色有靛蓝、赭朱、碧沉、缃黄以及墨黑五种,最难得的是,这墨遇水也很难化开,须得用特殊草药配置的水才能洗掉,经年不衰。

    阿凝抱着画笔盘腿坐在赵琰旁边,低头仔细瞧着他那张俊脸,一边掩嘴儿偷乐,一边动起手来。

    于是第二日,帝后寝殿里就出现这样一幕场景。

    “荣阿凝!过来!”站在镜子前面的男子声音沉缓,却让人不寒而栗。

    某只猫儿般想要逃走的身影只顿了一瞬,愈发脚下生风,欲夺门而逃。

    一脚跨出门时,男子的冷笑声已近在咫尺。

    “啊——,皇上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在你脸上画小猪的,不该的……”

    ……一通收拾之后,阿凝双眸媚如桃花春水,委委屈屈的趴在那儿喘息。

    “下次再敢给我调皮,我就……”赵琰一边用药水擦洗,一边威胁道。

    阿凝趴在榻上,侧头看了眼他修长的身影,又垂下头,下巴磕在软枕上,小小声道:“有什么了不起……下次就再画个王八……”

    “你说什么?”男子声音挑起,倒是被她气笑了。

    脸上的痕迹洗掉后,又露出一张俊美而坚毅的脸庞来。他凑上去,把俯卧的她翻过来,双手趴在她两边,“有一句话,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阿凝,你想画点什么在身上?”顿了顿,又摸着她光滑的小脸,道,“阿凝的脸生得太好看,我舍不得画在上面,咱们就,画在……”他的视线往下,滑到了胸前,然后是腰下……

    阿凝唤出声来,“不要不要啦!”

    后面的事情,咱们外人是不可能知道了。只是那日熹宁宫的宫女们,远远立着都能听到皇后娘娘的哀叫……

    ☆、第 159 章 荣宜番外

    凡举幸福的人,总有一个共通性,便是珍惜手上拥有的。当然,这句话反过来却不一定成立。

    这日荣宜来瞧荣宛时,荣宛正半靠在榻上,看着窗外盘旋而落的枯叶子发呆。

    荣宜走到近前,看了眼桌上已经没了热气儿的汤药,坐到榻边低声唤道:“四姐姐。”

    荣宛形容憔悴,抬头见是荣宜,脸上好歹露出一丝笑意。

    自赵信病死,赵琮获罪失踪,荣宛被荣成辉接回了府里,她便一直病着,前些日子她的两个亲姐姐回京看了她一回,好歹精神气儿足了些,但因失子之痛太过深刻,病情兜兜转转总不见好。

    相比来说,嫁在虞国公府的荣宜就幸福多了。荣宜虽出生不显,但有一个盛宠皇后的妹妹,虞国公府有哪个敢不给她面子?加之又已有一双儿女傍身,总是院中有几房小妾,也妨碍不到她的地位。

    这会儿一身华裳,容色娇粉,目光清亮,透着儿时所没有的自信和雍容来。

    她吩咐身后的丫头把那汤药拿去热了,又道:“皇上为庆贺太子殿下和两位皇子的生辰,摆了几日的宴席,整个京城都热闹着,姐姐都未曾出门瞧瞧么?”

    荣宛平静的目光怔了怔,透出几分悲戚来,却只一瞬,又恢复了平静。

    她是想起了自己的信儿了。若是他还在世,她也会精心为他过每一个生辰。

    荣宜顿了顿,语气忽而有些迟疑,又道:“我在宴席上见到了皇后娘娘,她……已然回宫了。”

    荣宛凉凉笑一声,却并未说什么。阿凝这一趟离京这样久,旁人不知道,但荣府几个主心骨的人都清楚。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丰源街这边的荣府自然也有音讯。

    “唉,同人不同命,说的就是我们姐妹几个吧。”荣宜又叹道,“不知六妹妹是什么命,怎会过得如此幸福,擅自离京这样久,皇上不止不责罚她,反倒愈发宝贝儿了似的。”

    荣宛轻声道:“这与我们有什么相干。”

    荣宸从小拥有的就比别人多,她过去总觉得不公平,心里头不服气,因此做出不少事情来。到如今,她却想通了许多。过去她耍心机争来抢去,却失了自己原本拥有的。若非她和阿凝结了怨,有阿凝这个姐妹,她何愁没有好日子过?当然,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荣宜又道:“听说皇上还准备给她建一座书院,专为她教授学子所用,旨意都已经下来了,年底就要动工。你说,这世上哪儿有见过这样的事儿?一个妇人,还是堂堂皇后,却要做什么先生。京里对此都议论纷纷,但却没一个敢去御前说。”

    顿了一顿,荣宜正欲再开口,却听见荣宛透着几分清凉的声音,“皇上爱怎么,咱们哪里管得到。旁人议论也就罢了,难道咱们还不知道皇上对皇后娘娘的爱护?不说是书院,便是一座城,也能为她建的。五妹妹如今过得不错,就不必纠结这些了,回头皇上若是怪罪下来,那些个出言不逊的,多半要受到惩罚。”

    听到此言,荣宜倒是愣了一下,后又笑道:“四姐姐说的极是,我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两个人说了一会儿,荣宜见荣宛仍旧没多大反应,也就罢了,又劝她用了热腾腾的汤药后方起身离开。

    荣宜离开时,詹氏免不了亲自送了她。詹氏欲留她吃饭,荣宜几番推辞,后看到院墙角有几株橘子树,上头还结了果子,不禁笑道:“母亲不如送我几个橘子吧!”詹氏立刻派人摘了好几个大的,给了荣宜的贴身丫头冬雪。

    轿子行出丰源街,冬雪把那一大捧橘子随手给了身后的小丫头拿着,道:“奶奶后院里有那许多橘子树,为何还要这东西来?”

    荣宜道:“我这娘家府里如今门口罗雀的,咱们若不拿点什么,回头母亲还以为咱们也跟别人一样,不愿与他们来往了。”

    如今东临侯荣成田在朝中地位显赫,又怎么会让荣成辉有好果子吃?当年的前情旧账,东临侯未曾报复他们也算念着一母同胞之谊了。

    冬雪道:“奶奶真是好性儿。凭他们怎么想,奶奶若真不和他们来往,他们还能怎么着不成?”

    荣宜一愣,却是笑了。

    若是以前的她,的确是好性子,从来不敢得罪人的,巴不得天下太平才好。现在却当不得这个评论了。她这次来就没安什么好心,原想着说一说荣宸的近况,最好激得荣宛又生出不好的心思,最后跟郑王一样,被皇上收拾才好。不成想,荣宛像是真的想通了,倒让她白跑一遭。

    她的视线落在那黄橙橙带了水珠的新鲜橘子上,忽而道:“冬雪,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在院中种那许多橘子树么?”

    冬雪道:“那自然是因您爱吃橘子。”

    荣宜笑而不语,目光恍惚,仿佛看到多年前倚念堂的橘子树。

    十年前,她因害了六妹妹遇险而被禁足一年,大家都道她心肠歹毒,竟然对亲妹下手,或许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虽从小生性胆怯、木讷,却从不敢也不曾生出害人的心思来。对于阿凝,她只有仰望和歆羡,甚至崇拜,却从不曾嫉妒。她从小就很想亲近阿凝的,只是因着自小内心的自卑而不敢去亲近。那时候,阿凝的衔思阁里种满了四时橘,府里的人都知道六姑娘喜欢橘花,她便也在倚念堂亲手种了橘子树,不敢种多,怕外人看出她的小心思,所以只有寥寥几株而已。

    至于景元三十五年阿凝九霞山遇险那件事,当年是荣宜的贴身丫鬟秋萍来回说,无意中看见六姑娘的马车轮子有点问题,不知是谁动了手脚,恐这次出门会有危险。荣宜便搜罗了自己攒下的银子,给了张五,劳烦他赶去告诉寰哥哥。谁知道后面还是出了事儿,还被张五诬陷是她主使干的。她被禁足一年,且更不得长辈喜欢。后几番周折,她才知晓,原来张五早就给荣宛收买了去,她不过是个替罪羊。

    时至今日,荣宛有此结局,也算因果报应。可纵使荣宛结局如此,荣宜还是意难平。因为除了她自己之外,她所受的冤枉一辈子也不会有人知晓了,包括阿凝。在阿凝心中,她荣宜永远是那个迫害她的存在。

    冬雪原本就是虞国公陶府的人,对十年前荣府这桩事自然一无所知,也无法知道主子的想法。据说主子以前在荣府日子很不好过,从她嫁到陶府里却没一个贴身亲近的丫头也可见一斑,但在她心中,荣宜是个好说话且性子温顺的主子,是很好相与的,只是大部分时候都太安静了,心头的想法都攒着,轻易不说出来,幸好陶府四公子也是温顺安静的性子,两人日子过到一处,倒莫名和谐。

    想当年,陶四公子因不声不响的性子,又是个庶出,也同样是府里不受重视的,不然当年也轮不到荣宜嫁过来。但自嘉正帝当政,四公子不止考了进士,还做了侍读学士,得了重用,这真是始料未及的造化。

    荣宜刚回到陶府,天就下起了小雨。后院中的橘子树在雨幕中愈发苍翠,金黄的果子在浓绿中若隐若现,十分喜人。橘子林中却有低声软语传来。

    “儿子,摘到没有?”

    “没有……爹爹,再举高些!再举高些!”

    刚打了伞,罩在荣宜身上的冬雪抿嘴笑道:“这是四爷又带着小少爷摘橘子呢!”

    荣宜看见林中隐约透出的男子挺拔舒朗的身影,不禁也笑了。

    她嫁进来陶府初时,仍旧是胆怯不敢言语的,也是机缘巧合,她发现了陶四公子的秘密,二人几番波折后才得以剖心相待。

    景元三十八年,虞国公府备受宠爱的三姑娘陶新月由先帝爷指婚给当时的祈王殿下为侧妃,可却福薄命浅,当年冬天就病死了,这背后原来是陶四公子使的手段。当时荣宜得知自己的夫君竟然是亲手杀死自己的姐妹的凶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