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125 部分

作者:镜鸾沉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才是真正的坏人。这辈子,不管有没有你姐姐,你都是我的。”

    她应该庆幸,荣宓虽然死了,可她嫁给了一个真心爱她的人,即便去到天上,也并不孤单。若非如此,只怕有很大的可能性,赵琰的确会对她动手。

    他把她转过来,二人面对面站着,又道:“那你呢?你还生我的气么?”

    阿凝诧异地抬眼看他,当初可是她冤枉了他唉,她有什么理由生气?

    赵琰道:“阿凝,你可知道,这次我来青阳县时就下了决心,这次即便你不愿意回宫,我也会想个理由把你骗回去。实在不行,我绑都要把你绑回宫。你是我的,这辈子都是。”

    她抬眼,望见他黑沉而偏执的眸光,心跳漏了一拍。

    “阿凝,我只会用这种方式来爱你。从小给我做出榜样的人,都是我的仇人,他们的行为告诉我,为达目的,可以动用一切资源和途径。对于我恨的人,我可以费尽心机去报仇,对于我爱的人,我也会费尽心机地得到。无所谓正或邪,善或恶。心狠、冷血、手段频出,阿凝,我从小学的就是这些,我也只会这些。我就是这样的,缺少仁爱,缺少善良,自私又霸道,你会嫌弃我吗?”

    他说了这么长一段话,明明很温柔,却让她哭得稀里哗啦的,止都止不住。

    到最后,她一边哭一边摇头,水漫金山一般哭出了声儿,扑在他怀里道:“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院廊里守着的侍卫和丫头,都在锦环的指挥下退得远远的。锦环立在门口,看着院中二人相拥的身影,长长舒了一口气。

    总算是雨过天晴了。

    好不容易哭完了,他的前襟都湿透了,赵琰心疼她的眼睛,柔声哄着她,“再不许哭了,我带你去屋里敷一敷眼睛。”

    “不要,我要在这里晒太阳。”她声音沙哑着。

    赵琰无奈,“这么不听话,难怪总是生病。”他说着,便唤了陆青山去屋里取了药膏来。

    阿凝把着他的手臂不放,“我就不听话。反正有你在,不听话也不打紧。”

    唤来他轻轻一个爆栗,“身子若是不舒服,可得你自己受着,有我在也没用。”

    阿凝笑着亲了下他的下巴,甜甜道:“有你在,我怎么会身子不舒服?”

    这话一说开,小丫头明显就得瑟起来了。一个劲儿在他身上蹭,最后像无尾熊一样吊在他的脖子上,“唔,有点头晕了。”

    赵琰抱着她坐到一处凉亭上,刚巧陆青山把药膏送来了,他便让她闭着眼睛,给她擦药。

    男子声音低醇而温软,“我不在,这病是不是就不打算好了?嗯?”

    阿凝不回答。赵琰擦了一会儿,看着她瘦弱的小脸,淡淡道:“瘦成皮包骨,手感大不如前。”

    这下可打击人了,阿凝瞪大了眼睛道:“还不就是因为你不在身边,没人照顾我嘛!谁叫你不照顾我的……回头还怨我……”

    可想起昨夜,他好像也蛮尽兴的呀,怎么现在来说手感不好。

    赵琰笑起来,点点她的鼻子,“哦,是我错了,成不?”

    ☆、第 157 章 晴方好

    赵琰此次来青阳县,并未隐瞒身份。故此,很快周边数州的地方官吏们都赶到了这座小小的山村,向来宁静的山道登时热闹起来。

    圣驾在此,当地的赈灾钱粮自是丝毫不敢怠慢,难民们得到了帮助,都纷纷叩谢恩典,连日天晴,洪水退去不少,他们便陆陆续续带着钱粮返乡去了。

    唯有在此候驾的诸命官们,望着空中的烈日炎炎无奈兴叹。

    青阳县县令云之洲因官职较低,站得比较靠后。他正低头揩了下汗,就有家奴来回禀说,公子也来了这里。

    云含章在家里修养了几日,能下地了,便急着往溪水村赶。他没忘记阿凝答应他的,他伤好了之后就可以去拜师了。

    可没想到,上山的路都被各路官府给堵住了。不止如此,整座山都被封住了,到处都有巡视的侍卫,守卫森严。

    因他是县令云之洲的儿子,山中守卫还是让他上了山。待到半山腰时,他老远就看见那座原本清净安宁的院落前木桩子一般立了许多带刀侍卫。

    学生都快找上门了,阿凝先生却还在榻上跟她家相公撒娇。

    锦绣华丽的被衾上,一身丝滑薄纱的女子斜斜躺着,挺拔修长的男子坐在榻边,女子刚好枕在他的双腿上,披散了湿漉漉的长发,由着他用银篦帮她一下下梳理着。

    她刚沐浴完,整个人就失了骨头一样,又似一汪泛着桃花瓣的春水,柔软又娇媚,还带着动人的清香,躺在他腿上也不老实,总是侧过脸去用俏生生的鼻尖蹭他。

    赵琰虎着脸喝止了几次,然她根本当耳旁风,还笑嘻嘻道:“我要把这么久没蹭到的都补回来。”

    赵琰闲闲看她一眼,又看了眼自己因她的亲近变得异样的某个地方,“我也要把我这么久没享受到的福利都补回来。”说着,他一把丢了手上的东西,双手用力挟住她的下腋把人捞上来,对着娇艳欲滴的红唇亲了上去。

    阿凝猝不及防,伸手推到:“大白天的……唔……”

    对赵琰而言,大白天的根本不算事儿。

    锦环进来回报时,因门是半开着的,她一脚踏进去,瞧见的便是这样一幅画面。她家主子柔软无骨地沉溺在皇上怀中,头仰着,被迫承受皇上的吻。皇上一只手臂将她搂得紧紧,另一只却在那宽大的薄纱衫里面……

    锦环愣了片刻,赶忙退了出去,脸颊微红。临走时还帮他们把门关上了。离开这里时,好巧不巧,碰见肖五走过来,“皇后娘娘到底见不见云公子?”他顿了顿,讶异道:“你的脸怎么了?是不是跟娘娘一样也发烧了?”

    锦环脸更红了,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肖五急得在后面追了几步,道:“哎,大夫如今还在呢,若真病了可不能耽误!”

    锦环走得极快,听没听到就不知道了。肖五有点苦恼,暗自思忖道,这主仆两人怎么都这么任性?莫非女孩子都这么任性的?然而,他回想方才那泛着桃色的容颜,便是瞪他,他也分毫不生气,只觉得好看。

    云含章虽然没及时见到阿凝,但因他对阿凝有相救之恩,锦环也礼遇着他,让人奉了干果差点在前堂好好款待着。

    自己才走了没几日,再回来时,这里的一切似乎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些天来,阿凝那双纯美而泛着水意的眼睛总是出现在他的脑海,让他莫名生出怜意。在来溪水村的路上,他还想着,日后要好好保护这位先生,让她即便独身一人也不再受人欺负,让她能快快乐乐的。

    结果到了这里,听到了皇上驾临的消息,心中抱着疑虑,上下忐忑着。他已经预料到,他的先生大约和皇上有莫大的关联。

    其实,他活到现在很少有忐忑的时候。这次却深重地感觉到了。

    原本满屋子的难民,变成了满屋子的侍卫和仆役,而且一个个都神情严肃、行止规整。

    云含章喝着茶,不知第多少次看了眼锦环,开口道:“先生大概什么时候能出来见我?”

    锦环摇摇头,“奴婢也不知道。公子且等等吧。可能……快了。”

    锦环料得不错,已快正午的午膳时间,皇上自然是舍不得饿着娘娘的,所以是赶在正午前完事儿了。

    阿凝被他抱着去用膳,待听说云含章来了想见她时,她脑子一锅粥似的反应了一会儿才皱了下眉,哦了一声。

    赵琰喂她吃的筷子顿了顿,“这是谁?”

    “我的学生。”

    “是男是女?”

    阿凝转头看了赵琰一下,对方神情正常极了,然而阿凝还是敏锐地感觉到几分压迫力。

    若在过去,阿凝指不定就怕了,大约要缓一缓气氛,再仔细考虑一番到底要不要收这个学生。然而现在不一样,她一本正经道:“男的。咱们大齐收学生从来看的是才学和机缘,是男是女有那么重要么?自古以来不知多少名士泰斗收过异性的学生,你自己不也收过的么!虽然女先生收男学生的例子少些,但也不是没有。张九轩手下最有名的学生玉仙先生,不就收了男学生镜怀先生么!”她这说的都是历史上有名的雕刻大师,张九轩下面的女弟子玉仙,史书记载还是位美人。

    赵琰被她噎了一道,沉默了片刻。

    阿凝察言观色,这会儿微微嘟了嘴道:“你生气啦?”

    赵琰唔了一声,又夹了一筷子酸溜溜的土豆丝给她,待她乖乖吃完了,才抚摸着她的秀发,在她耳边低语道:“我倒不至于生气,就是心里头……跟你现在吃的东西一样。”酸。

    嘉正帝的醋坛子又打翻了。他又续道:“要不你也收我做学生吧,就跟当年我对你一样。”

    阿凝瞪圆了眼睛,“啊?我也没什么比你厉害的,我该教你什么?”

    赵琰侧头咬了下她的耳朵,低柔的嗓音响起,让她觉得一阵痒。

    他说的是,“教我……怎么读懂你全部的心……锁住你全部的情……”

    阿凝心头一麻,猛的避开他的唇,双手娇嗔地推他,嘴上咯咯地笑出声来。

    那笑声仿佛泉水淬洗过的琳琅珠玉,又脆又亮,还带着她独有的甜美,让人闻之而醉。

    赵琰捏了捏她的脸,勉强摆出一副严肃样儿来,“快些吃。菜都凉了。”

    阿凝一边吃着,一边又滴溜溜转了眼珠子,道:“皇上甜言蜜语的功力是与日俱增了啊……莫不是这些日子我不在的时候,也经常对别人说过?”

    赵琰面色不改,“嗯,如果你的画像也算别人的话。”

    阿凝:“……”

    *****

    对于云含章,阿凝当初虽允了他,待他伤好了便来拜师,但也是打定了主意要提前离开的。她身为皇后,哪儿能方便收什么学生?然而她没想到云含章来得这样积极,他对她有好歹有着恩情,她也不好一味拒人于千里之外,想到回到宫里,除了陪孩子之外她也没有别的什么事,若是真能收学生也不失为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赵琰对此竟能坦然受之,这也有点出乎阿凝的意外。这在一年前是不可能的事情。于是收学生一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阿凝去见了云含章一面,把这事儿说清楚了,若他真想拜师就跟她一起回京,每日到集贤院授课。云含章这边,只沉思了片刻,就答应下来。

    这个时候,他们谁也不知道,未来大齐朝最有名的六艺书院清水书院便是由此而产生。云含章算得上是清水书院的第一位学生,而嘉正朝的皇后娘娘荣宸,日后也以清水书院创始人的身份为后世所记载。当然,此是后话了。

    其实这边赵琰能这么顺风顺水的答应,对那云含章也是经过一番调查的。知道他是因姜叠韵才来拜的先生,而云府已经有意向姜府提亲,他才勉强放下戒心。

    这日,赵琰总算是舍得暂时离开阿凝一会儿,去见见等候多日的各地方官。阿凝便去向她的父兄请罪去了。

    这几日,荣成田和荣寰并非没见过阿凝,只是,碍着赵琰在,他们自然不会多说什么。阿凝知道,爹爹肯定想找机会骂她一顿,她这便主动送过去了。

    结果东临侯当日听说阿凝还要收学生的事情,就连骂的兴致都没有了,只叹口气,道:“你这丫头,就继续放肆吧。左右现在有皇上疼你。若真有不疼的那天……”他顿了一会儿,续道:“即便没有我,也有你兄长在。我们总要护着你的。”

    他这一转折,阿凝感动得差点哭出来了。

    又过了两日,赵琰安排好事务后,带着阿凝一起返京,留下荣氏父子继续在山南路做赈灾的收尾事务。

    帝后二人回到京城时,正值暑退九霄净,秋澄万景清的八月份。也就是三位小殿下五岁生辰的前夕。

    ☆、第 158 章 艳阳天

    对三个孩子,阿凝自是满肚子亏欠。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他们似乎从未怨过她。阿凝知道,这大约是赵琰的功劳。

    夜里睡觉时,阿凝提起这件事,赵琰安安静静地抱着她,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低声道:“你只是暂时离开他们而已。这一点我从未怀疑过。”他低头亲了下她的发,把她抱得离自己更近些,看着她的眼睛道:“阿凝,我们以后再也不分开了,好吗?”

    他惯于用平静来掩盖住所有的痛苦和悲伤,内心的千疮百孔从来不为人所知。对于这一年多的心境,他没有开口提过,但不代表它不沉重。他是爱到偏执的那一类人,因为自小拥有的爱不多,对阿凝便格外看重,在她离开时也格外难捱。对着她的画像说情话什么的,也并非是哄她开心的笑话。

    他的目光黑沉沉的,里面有深敛的波光,仿佛秋潭碧水。他长得一直很好看,以前在一起几年,他的容颜似乎没变过,然而这一年多下来,细看之下似乎添了几许沧桑了,脸上的轮廓愈发刀削斧刻一般,下颌线条坚硬无比。

    阿凝伸手抚上了他的脸,“你平时面对众臣也可以不严肃的,太严肃了老得快哦……”

    赵琰不知她怎么突然提到这个的,一时还真担心自己老了,遂伸手捉住她的小手,皱眉道:“是么?你现在就嫌我老了?”

    阿凝煞有介事地点头,道:“嗯……你比我大这么多……”

    赵琰伸手拍了下她的翘臀,“还不都是你给折腾的。现在还嫌我老。我当时也是无数人都争相追捧的乘龙快婿吧,为了等你这丫头长大嫁人也等了好久。我可真是冤。”

    阿凝见他失了笑容,以为他真的生气了,立刻凑上来,睁着明亮璀璨的大眼睛软软讨好道:“生气啦?我跟你开玩笑的嘛……我知道你等得辛苦啦,不管是几年前,还是刚过去的一年多。”说着,又笑眯眯道:“男人四十都不嫌老,何况三十?你现在正是最好的年纪,我们女人家才老得快呢。所以咱们的年龄是刚好凑对儿的。”

    说着,还应景地亲了亲他的下巴。

    赵琰放在她下面的手就没挪地方,这会儿就着捏了几下弹性十足的臀部,低头吻住她的红唇,“你倒是提醒了我,得趁着年轻的时候多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等到真老了,才不会后悔。”说着,他沉重的身躯毫无预兆地翻身压住了她,瞬间罩住她整个身子。

    阿凝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