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123 部分

作者:镜鸾沉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刻骑了马去追。这马车跑得极快,很快就把云含章甩开了。

    跟着马车一路的侍卫只剩下两三个。眼瞧着目的地就要到了,天边忽然一声惊雷,风乍起,天骤暗,不过片刻功夫就下起了瓢泼大雨。

    “今年的雨水好多。”锦环望着外头茫茫的雨幕,小声抱怨道。

    阿凝看见外头几个骑马的侍卫浑身都透湿了,便道:“就近找个地方避一避……啊!”

    马车忽然重重地颠了一下,一只轮子陷进了泥水里,车夫再怎么拿鞭子抽那马儿,马车也纹丝不动。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锦环撑了伞下车,指挥着几个人来推马车。推了好一会儿也没动静,倒是那云含章骑着快马追了上来。

    锦环心头诧异,没想到他这么有决心,下了这么大的雨也没有放弃。

    那云含章好歹也是位公子哥儿,在当地还是相当有地位的。他的父亲虽然只是县令,但其祖父却位列河南路总督,从小鲜衣怒马、意气风华惯了,这会儿却一身落汤鸡似的,一点形象也无,走到马车旁边,如释重负地笑道:“这是天意,先生,你收我为学生吧!”

    阿凝自是默不作声。那云含章又道:“我知道先生以前没收过学生,但先生既然在青阳县暂居,收我为学生绝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锦环忍无可忍,走过去道:“都说了不收了你还缠着干嘛?若不是你耽误我们的时间,我们早就到家了,能被困在这儿吗?”

    云含章见这小丫头脸上都是泥水,毫不客气地笑出声来,“都说了这是天意了。若是先生早些答应了我,我也不会多耽误时间。”

    他又朝着马车拱手作揖,“先生,你若是答应了,我就帮着他们三个一起推。多一个人肯定能推动。”

    虽说这年轻人有些莽撞和自以为是,但对阿凝的确算是有礼貌了。

    阿凝思忖片刻,开口道:“我的束脩可不是这么便宜的。”

    雨声虽然大,但云含章就立在马车边上,自是听得清晰。他整个人都被雷击了一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半晌没声儿了。

    阿凝料想到他的震惊,又续道:“我现在还不想收学生,你也未必真愿意拜我为先生。这样吧,你今日帮我一回,我日后给你引荐别的老师如何?名气定然不低于我。”

    云含章已经走到马车前面,伸手猛的掀开了车帘子。却见仙姿玉色,明眸皓齿,一汪桃花潭水般的眼睛,正淡淡地看着他。

    “你……你就是……就是山居客?”云含章结结巴巴道。

    外头飘进来许多雨丝,阿凝嗯了一声,干脆拿了伞走下了马车,心想少了自己会不会更好推一点。

    女子身形纤秀袅娜,撑着玉骨伞立在雨中,白衣黑发,宛若仙人。

    云含章看着她的背影发呆,心头暗道,没想到,山居客和姜叠韵一样,是个女子,且是个比姜叠韵长得还要好看的女子。这个事实对他来说太可怕了。

    其实就连跟在他身边的人都不知道,他之所以这么想拜师,并非只因输给了女子。而是,输给了是自己心上人的女子。他在唐州见了姜叠韵一面,为其绰约风姿所倾倒,有意向姜府提亲的。若是连自己未来的媳妇儿都比不过,他也太没面子了,所以才想着要找山居客勤学苦练一番。

    这马车太大太重了,轮子陷了一半在泥里,只怕就算再加一个人也没办法。阿凝道:“算了吧,这里离溪水村也不远了,咱们有伞,走回去就是。”

    云含章醒过神,竟然真的放下身段来帮忙了。不出阿凝所料,几个人拼尽全力也没有用,只好按阿凝说的做,趁着天还没黑,步行回去了。

    雨势太大,回到溪水村时,阿凝身上也淋湿了一部分。进了村里,阿凝愕然发现整座村庄都弥漫了雨水,到处不见一个人影。深处高过膝盖,浅处也可及脚踝。

    大家看着满世界的大水都傻眼了,想到青阳县今日大约也在不停下雨,渠临江水暴涨,溪水村刚巧在渠临江畔,首当其中遭受了水灾。

    “主子,咱们的屋子在山腰上,肯定没事儿。”锦环道。

    一行人上了山,发现小院的确是没事儿,可却挤满了人。

    溪水村的大水是昨夜才涨起来的,村民们都带着重要的家当往山上走。他们都知道阿凝的屋子在这里,便撞开了门进来暂避了。村长是位身形瘦削的中年老伯,他倒是有些分寸,只是开放了院子和下人房,阿凝的卧房、书房、琴房、仓库等重要的地方还好好关着。

    他看到阿凝来了,立刻朝她行礼道:“先生,老朽也是没办法了,还望先生暂时收容我们。”

    阿凝点点头,看了眼满院子疲惫而饥饿的百姓,吩咐锦环道:“你带人去仓库里取些大米来,熬了热粥分给大家。”

    说完,她咳了一声,又觉得身上发凉,便欲回屋去歇息。她回头看了一直跟着她的云含章一眼,“不要跟着了,明日早些回去禀告你爹爹这里的灾情吧。”

    第二日一早,云含章却没能出得了溪水村。老天爷像是疯了一般,又下了一整夜的大雨,整座村子都被淹了,他根本下不了山。

    阿凝本就大病初愈,又加上这样一场奔波,病情又反复起来了。不过外头有无数比她可怜无数倍的难民,她便觉得自己的病实在算不得什么,时常吩咐锦环去帮忙照顾外面生了重病的百姓,有时候,她也会亲自动手,只不过她实在不是善于照顾别人的人,动作十分拙劣。

    趁着她休息的时刻,云含章凑上去道:“我原本还一直不相信你就是山居客,但见这么多人喊你先生,就不得不信了。”他顿了顿,又迟疑道:“你多大了?我今年二十一,你比我还小吧?”

    阿凝瞧他一眼,正欲说话,忽然又咳了起来。

    云含章十分殷勤,连忙去屋里给她倒了杯茶端出来,道:“先生请用茶!”

    阿凝没有推辞,接过来小口喝着。

    云含章又道:“先生为何一个人住在山里呢?一个小姑娘家……”

    阿凝淡淡道:“我不是什么小姑娘。”

    云含章一愣,看着她清淡的神情,料想她大约是被夫君抛弃了,所以才来此隐居?如果真是这样,她夫君也是够狠心的,这样漂亮的姑娘也舍得。

    阿凝没再解释,只是静静坐着。云含章看着她纤长而安静的眼睫,雪白而细致的小脸,心头莫名涌起一阵强烈的保护欲。他一再提醒自己,这是自己的先生啊先生。

    *****

    嘉正四年溪水村的这场水灾持续了十来日,村民们都拥挤在山间小院中,后面还陆续有邻村的流民也到了这里暂避。

    阿凝虽也历过些大灾小难的,可从未和百姓难民有如此近距离的接触。里面有不少人的家人,说是被大水冲走了,不知是死是活。大家都蓬头垢面、饥肠辘辘的,小小的一碗粥都能让他们红了眼睛地抢夺。这种场面对于她无疑是震撼的,她只能竭尽所能地帮助他们。

    难民所吃所用,阿凝都是尽力满足,即便她院中存粮再多,也经不住这许多人消耗。仓库里除了米粮之外,还有衣裳、被褥以及各种药材,几乎都用了出去。她还把尚未开放的房间都收拾了一番,最后只留下自己的卧房和书房,别的都向百姓们敞开了大门。

    存粮无多,阿凝自己也开始喝粥,她是吃尽山珍海味的人,对此竟也能安之若素。云含章作为一个旁观者,在被困的十几日里,对阿凝的认知愈多,心中对她便越钦佩。在拜师一事上,也表现出超乎异常的毅力和决心。不管阿凝做什么,他都跟上跟下地伺候着,丝毫没有先前的大少爷脾气。阿凝婉拒了无数次都没用,加之现在她身边的确缺少人手,便也罢了。

    这日清晨,阿凝在书房中画画,云含章一如往常地厚着脸在旁边给她磨墨。

    “先生,您这用的是欧阳先生的手法吧?但是在欧阳先生飘逸清新的风格上添了几分现实感,别出新意啊。”

    阿凝抬眼,见他变得明显瘦削而蜡黄的面色,想到他这些日子白日跟着自己喝粥,晚上跟着难民一样在外面打地铺,心中多少有些感动,便点头道:“我小时候还拜过别的先生,所以手法并不尽像欧阳先生的。”

    云含章颇有兴致,“哦?那又是哪位先生?”

    阿凝滞了滞,“这跟你没关系。”那时候赵子熙之名多么鼎盛,现在……天下没有人敢唤当今皇上的字。

    二人正说着,外头忽然响起异样的喧哗,门板“砰砰”地响着,几个难民情绪颇为激动地正拿着木板撞门。

    阿凝吓了一跳,云含章当先走出来,“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几个人脸红包子粗的,为首的还拿着一块不知从哪儿拆过来的木板示威,当先骂道:“我们百姓都食不果腹,你们这些有钱人还有兴致画画?今日突然断了我们的粥,明日是不是要把我们赶出去了?!”

    原来仓库中已没多少粮食,锦环特意给阿凝留下了一点,剩余的只够今日半锅粥了。这些难民日日就盼着这碗粥,这会儿断了,就忽然激动起来。

    云含章怒道:“我们先生收留你们已经是仁至义尽,米粮现在都吃完了,你们不止不知恩典,还敢如此放肆?!还有没有良心了?”

    “放屁!”另一个人大声说着,还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刚才还看见有人端了一碗粥进这屋,米粮吃完了?你骗鬼呢!”

    这几个闹事的人都并非溪水村的,而是别处过来的难民,所以对阿凝并没多少尊敬。

    云含章也是少年意气,双方交涉下,只是吵得越来越厉害罢了。几个人挥舞着家伙想撞开门,说是要看看里面有没有粮食,云含章双拳难敌四手,阿凝走出来时,刚巧就有一记木头朝她这边砸过来!

    只不过疼痛并没有落在她身上。云含章反身扑在了她身上,用背部承受了他们所有的攻击。

    阿凝吓坏了,抬头,惊惶的眼睛正对上云含章纯粹而坚定的目光。

    他闷哼一声,嘴边溢出血来,低声道:“先生,你快回屋里去。”

    ☆、第 155 章 骤雨歇

    了解一个人需要多长时间?有时候只要那么一瞬间。

    这日后来,锦环带了几个侍卫及时敢来,阻止了那几个疯狂的难民,但云含章还是受了重伤,阿凝一直被他护着,并没有什么事。

    他躺在地上时,眼睛里还含着笑意,“真好,先生,这下你定要收我了。”

    阿凝取出手帕给他擦了唇边的血迹,低声道:“我收就是了。等你养好了伤,就来这里找我吧。”

    云府的人早就到了这里,只是云含章一直不愿意走罢了。阿凝目送着云府的人离开,撑着伞静静立在山头上,望着眼前的连绵雨幕发了一会儿呆。

    烟雨朦胧,青山湿遍,一阵阵凉风袭来,吹得她雪白的裙子飞扬起来。

    安静而恬然的地方,美则美矣,可……她在乎的人不在这里,这里终究不属于她。在云含章抱着她的刹那,她脑中闪现的却是过往赵琰无数次护着她的画面。

    或许,她应该回去了。人生不过数十载,经不起虚掷。这些日子她也看了不少生离死别,若是等到死别了才想到去珍惜,只怕悔之晚矣。她叹口气,抬眼望着迷蒙的天空,喃喃道:“大姐姐,原谅我。”

    原想着待洪水退了就离开这里,可洪水还没退,阿凝就再次病倒了。跟上回在峨眉山上一样,烧得迷迷糊糊人事不知的。事实上,从峨眉山上下来,她的病就没好全过,只是时好时坏而已。

    锦环照着先前薛临涧给的方子给阿凝连夜熬药,却怎么都喂不进去。最后她把药碗往旁边一放,转身跑出门,躲在一处隐蔽的树荫下哭了起来。

    长时间的压抑和紧张似乎找到一个发泄口,她哭了许久,也没注意到有一个侍卫一直在不远处立着。待她哭完后,他才走过来。

    锦环吓了一跳,抬头一看,见是肖五,才放下心来。肖五是荣寰手下侍卫中身手最好的之一,以前也跟过阿凝一段时间的。这回阿凝离京,他便派到阿凝身边了,这些日子以来,跟锦环已经混得很熟。

    “你别担心,主子吉人自有天相,很快就会醒过来的。”肖五低声道。

    锦环继续啜泣着,没有吱声儿。

    肖五又道:“前几日主子就让我们在山上搭些帐篷,以容纳难民,现在已经快搭好了,我们把难民转移出去,这里就可以跟以前一样清净。补给的米粮和药材也都在路上了,明日一早就能送到。”

    锦环抹了眼泪,“我知道。可是,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不知何时是个尽头。”

    肖五道:“主子身边保护的人从来就不少,你不必有这么大压力。对不起,这次,是我也没想到那些难民会忽然闹事,才疏于防范,让你受惊了。”

    男子大约没跟姑娘家道过歉,说个对不起也能红了脸。不过他现在今非昔比,再不是莽撞不经事的年轻小伙子,微顿了顿后,又镇定下来,温声道:“外头凉,你早些回去歇息吧。外面有我守着就行了。”

    锦环侧头看他一眼,正对上他黑黝黝的眼睛。

    她目光含泪,那泪水在夜色中仿佛泛着晶莹的珠光。肖五愣了愣,不由自主的,缓缓伸手,用拇指拭去了她眼角的泪。

    粗粝的手指划过雪白的肌肤,那一丝热度仿佛浸到了她的心里。

    她忽然一震,躲开了他的触碰,转身跑开了。

    肖五却站在远处,跟木头一般看着她离开之后,心头才不由自主地涌现出丝丝甜意。

    *****

    翌日,天刚亮的时候,就有数骑飞奔的快马翻身越岭到达此处。

    肖五正带着人把难民们都往帐篷里面引呢,远远看见快马,还以为是补给来了,可当快马逼近,看见马上的人时,他差点惊呆了。

    几个人直接越过他,下了马进了院子,只有荣寰朝他使了个眼色,道:“傻站着做什么?继续干活儿!收拾完了再来回话!”

    “是!”肖五答应着,荣寰已经一阵风似的进了院子。

    刚踏进门,就听见里面赵琰带着颤抖的唤声,“阿凝!阿凝!你醒醒,醒醒!”

    荣寰脚步顿了顿,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掀开帘子进去了内间。

    榻上的女子容色憔悴如纸,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