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117 部分

作者:镜鸾沉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只道他是染了病,久治不愈。”

    阿凝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

    “对此,赵玹一直都心知肚明,也决意不做抵抗。我潜入平王府劝了他一番,才让他有了几分斗志。对于视死如归的人,这场起兵不过是最后的赌局,虽然赢的机会不多,但……好过坐以待毙。”

    阿凝咬了下唇,“你……你有证据证明,那毒就是皇上派人下的吗?”

    宁知墨温和地看着她,“宸儿,不要因此而责怪皇上。这是每个帝王都有可能做的事情。”

    她沉默下来。话虽如此,可涉及到与自己亲近的人,她还是忍不住心头凉凉的。

    “可是,你是怪他的,对不对?”阿凝开口道,“不然,你也不会站在六殿下那边,与皇上作对。”

    宁知墨笑起来,“女孩子太聪明了,也不是好事。宸儿,你应该做个懵懂不知的孩子,乖乖待在他的羽翼下。这样比较幸福。”

    阿凝明亮的眸子盯着他,“你还有事情瞒着我对不对?跟靖北王府有关的?”

    宁知墨沉默片刻,不打算告诉她。“宸儿,你应该一直欢乐无忧。”

    他从袖口中掏出一只铜制小令牌来,巴掌心大小。他把它递给阿凝,“这是赵玹托我给你的。能调动东临侯府影卫的令牌。荣成悦能越过两个哥哥,从老东临侯手上拿到这个,也是费了不少心思的。但是,赵玹到死都未用过这个。他说要留给你。”

    阿凝接过来,摇摇头,声音有点沙哑,“我要这个做什么……”

    宁知墨轻笑了声,“是没什么用。但万一哪一天,你不想让他知道你的讯息,凭你一个人,是如何都翻不过他的掌控的,这令牌便是你的帮手了。宸儿,你现在陷在他的束缚里,没有任何事情可以瞒过他。你现在觉得幸福是因为你二人心无芥蒂,但难保有一天……”

    他没再说下去,但阿凝已经知道他的意思。

    她把令牌收好,心绪有点复杂。宁知墨说得对,如今的她太过依附赵琰,或许这并没什么错,可是,一辈子还这么长,谁能保证以后的事情呢?她除了他的宠爱,说到底,又还剩下什么?至于儿子……当年的韩皇后还有四个嫡子呢,还不是葬身火海。

    “赵玹送你这个,我却没什么可送你的。”他的声音低低的,“宸儿,你还记得小时候我和赵玹因为你而打架的事情吗?我和他,都觉得你该是嫁给自己的。我们明争暗斗了很久,没想到,你却被另外一个人抢走了。”

    “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

    “是小时候的事情,可是我对你的心意,从未变过。”他语声轻轻缓缓,柔和地仿佛一缕春风。

    “墨哥哥……”

    “好了,宸儿。各人都是生死有命,而你,应该是欢乐无忧荣华一生的。这些,他都可以给你。尽管他对别人心狠手辣,但对你不会。今日我说的这些,你不要放在心上,回宫后就把这些忘了吧。”

    *****

    禁宫中,悠长而安谧的朱色巷道,帝王明黄的撵车不紧不慢地走过。雪天路滑,抬撵的人忽然一个趔趄,御撵微微一颠。

    “哎呦,你这是怎么抬的?惊着了皇上,你有几个脑袋可以砍的?”陈匀小声训道。

    那人也吓得浑身是汗,很快调整了步子,继续往前。

    “停下!”

    里面的嘉正帝忽然出声。

    御撵被小心放下后,男子一走出来,陈匀就撑着伞罩在了他头顶。

    已经入夜,雪却一直没停。赵琰吸了一口生冷的空气,摆手道:“你们都下去吧,朕想独自走走。”

    他大步朝前走去,陈匀让其他人散了,自己却跟了上去,“皇上!这雪还下着呢,奴才给您打伞!”

    赵琰也没再拒绝。

    两个人一直走到上林苑,眼瞧着夜色越来越黑,赵琰丝毫没有回熹宁宫的意思。

    陈匀跟随他多年,还是能猜到几分主子的心意。

    “皇上,娘娘已经回了宫了。”他提醒道。

    “朕知道。”

    沉默片刻,陈匀又道:“奴才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赵琰看他一眼,“你是想问,朕为何允许皇后去探视宁知墨?”

    “皇上您神机妙算,奴才这么点心思,如何逃得过皇上法眼。”陈匀笑道。

    赵琰哼了一声,“你如今越来越会奉承人了。”他顿了顿,续道,“她既然想去,朕若拦着,只会让她不开心。而且,以宁知墨的为人,他不会对皇后透露太多,朕无需如此忌惮。”

    况且,就算是透露了什么……赵琰敛眉,目光落在眼前似明非暗的雪天夜色里,微微叹出一口气。

    就算是透露了什么,他也想知道阿凝的反应。

    他站在如今的高度,过去的所作所为,多有诡诈残暴之处,早在他们在九霞山相遇的第一面,她就应该知道才是。她过去曾经多次怨怪他,从来不和她谈论正经大事,把她当小孩子。今日也算是一个契机。若是她能走过去,他们便自此风调雨顺,相伴一生。若是不能……

    他不愿意去想这个不好的结果。这原就是他的本性,他们二人若真想长长久久,又怎么能掩盖自己的本性?他不想自欺欺人。

    ☆、第 146 章 雪满路(一)

    翌日早晨,阿凝醒来时,只觉得头晕脑胀。一整夜都身陷梦魇中,这会儿脑海中浮现的仍然是赵玹的脸。

    她坐起来,揉了揉额角,锦紫掀开帐子,低声问道:“娘娘可要起身了?”

    阿凝看了眼一旁整齐干净的软枕,“皇上昨夜没回来?”

    “陈公公来回过话了,皇上昨夜政务繁忙,就在懋勤殿歇下了。”

    阿凝点点头,起身来洗漱梳妆,很快就有人把三位小殿下送过来,和她一起用早膳。

    三个孩子如今已经两岁多了,蹦爬跑跳的总是没个停歇,嗓音一个比一个响亮清脆,看见阿凝都是上抢着去抱她。阿凝过去总是习惯性地抱赵仪,但在赵俭小朋友的一再抗议下,阿凝便轮流抱他们三个。

    “母后,今天一哥哥来么?”此刻坐在阿凝腿上的赵仪一边嚼着饭,白白嫩嫩的脸蛋鼓啊鼓的,声音有些模糊。

    “今天一哥哥要陪他娘亲哦,明日再来。”阿凝笑着道。

    小娃娃立刻有些失望。不过,孩子的注意力总是很容易就被转移了,锦彤捧了束红梅进来,插在窗边的案几上,那花儿开得正艳,散着清淡幽香。赵仪瞧见了,立刻拉了下阿凝的衣襟,脆脆道:“母后母后,你看那个梅花,以后会跟葵花一样,中间长出梅花籽的么?”

    阿凝有些哭笑不得。昨日他吃了瓜子,锦珠告诉他说,瓜子是从葵花花朵的中间长出来的,还很有耐心地画了幅画给他瞧,结果这熊孩子以为花朵中间都是能长出瓜子来的,还自己杜撰了个“梅花籽”的词儿来……

    小娃娃满脸兴奋,眼睛亮亮的,似乎对自己的举一反三相当自豪。阿凝不忍让他失望,只轻笑道:“你自己注意观察几日就好了,看这花儿是不是跟你说的那样。”

    但想到日后他见花没长籽儿反而凋谢了,肯定还是要失望,便又续道:“不是所有花都在花心中长籽儿的,有些会长在花朵下面,有些甚至会埋在土里。”

    一旁的赵俭立刻提高声量,插嘴到:“那不管长在哪儿,都是能吃的对吧?”

    阿凝愣了愣,“这……这也不一定。”

    “为什么不一定?”赵俭好奇道。

    阿凝:“……”小破孩儿的问题怎么这么难回答……

    她将盛了汤的小碗往赵俭跟前一放,“先吃饭再说。”

    小吃货赵俭立刻把自己的问题给忘了,低头喝汤去了。

    有三个宝贝蛋儿在,她是一刻也清静不了的,也就是这种喧闹,让她将夜里的噩梦一时忘到脑后。

    除了孩子之外,因欧阳陵即将要离京远游,她去集贤殿的次数也多了些。满腹经纶、博古通今,这些世人时常滥用的溢美之词,阿凝是第一回觉得这样适合一个人。欧阳陵虽以“山林圣手”著称于世,但在天文、算学等方面的精深研究也让阿凝敬重不已。学识以外,他也是位性情平和、格调风雅的先生,阿凝和他在一起,总是在心情愉悦的同时,还能受益匪浅。

    又是一连数日,赵琰都未回熹宁宫,阿凝也是安之若素。然而这回,底下伺候的人都隐隐能觉察出来,两位主子似乎有些异样。以往赵琰尽管不回来,也会让陈匀过来传个信儿。阿凝这边呢,自己虽然没有亲自去,但也曾嘱咐懋勤殿的厨子熬些宵夜给皇上备着。这次却跟冰冻住了一般,两人没有任何互动。

    这日,锦彤私底下悄悄问了锦紫,“这几日皇上和娘娘是怎么了?也没看见吵架,怎么就忽然不说话了。”

    锦紫道:“主子的事情,咱们还是少操心。你也别好奇心重,免得跟锦蓝一样,落得被调去冷宫当差的下场。”

    锦蓝因为在阿凝面前不小心泄露了平王的事情,被罚了五十板子,打完后便送去了冷宫。对此,锦紫相信,若非皇后娘娘的要求,皇上肯定是直接赐死锦蓝的。

    想起锦蓝,锦彤立刻噤了声,不再说话了。能在熹宁宫当差是嘉正帝一朝所有宫女的梦想,特别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大宫女,那更是地位超群的,她好不容易才爬到这个位置,可要好好惜福。

    “快些把娘娘要的东西送进去吧,娘娘该等急了。”锦紫提醒道。

    锦彤应了一声,接过了她递过来的一本线装书,送去了阿凝的寝殿。

    寝殿中,阿凝正歪在榻上看几幅花样子,那是白姑姑今日送来的,都是时下京城里流行的花样,预备给几位小皇子做常服用的。

    “娘娘,您要的书送来了。”锦彤轻声道。

    阿凝未抬头,随口应了一声,“放这儿就行了。”

    锦彤把书放在桌上,退了几步,立在一旁,堪堪站定时,忽然看见珠帘处有一个颀长挺拔的影子。

    她心头一惊,正欲行礼时,赵琰已经制止了她。

    锦彤便不声不响地退了出去,顺便带上了门。

    屋里,赵琰在她身后静立良久,终于忍不住出声唤了句,“阿凝。”

    阿凝却并未回头,只漫不经心回道:“皇上终于肯理会臣妾了?不怪臣妾去狱中探望故人了?”

    她一口一个臣妾,真把赵琰气笑了。他走到阿凝对面坐下,“你倒会恶人先告状了,我何曾不肯理你过?”

    阿凝放下手中的花样子,又拿了那本锦彤方才送过来的书翻开看,“皇上是天子,做什么都是对的,说什么也都是对的。既然皇上说我是恶人,那就是吧。”

    赵琰默了片刻,眸光渐渐冷下来。

    阿凝却跟不怕死似的,在这种沉冷的目光中淡定自若地看自己的书,还颇全神贯注。

    “你在生气,阿凝。平王的事情,你不是说过不会怪我吗?难道宁知墨又跟你说了什么?”他问道。

    阿凝却没理会他。以往他不在她身边陪着的时候,也要派个人跟着她的。她的事情事无巨细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像宁知墨所述,他把她紧紧束缚住了,没给她一丝个人空间。所以,她才不信,他会不知道她和宁知墨说了什么。

    可阿凝决然想不到的是,这次她探监,赵琰着实没有派人盯着。他觉得这是一个考验,考验阿凝会不会一直站在他这边,所以他尝试着不去掌控它。

    她的漠视,无疑让赵琰生出几分烦闷。他的视线落在她手上的书册上,但见清秀又不失风骨的楷体墨字,这是安惠郡主的笔迹。这本书,是安惠郡主当年随南山先生出游河北路时写的游记,阿凝过去时常拿出来看的,这一两年倒是看得少了些。

    她看这本书,就表明她又在想念安惠郡主了。赵琰长臂一伸,忽然抽走了她手里的书。

    “你还给我!”阿凝欲抢。可男子身高手长的,她又怎么抢得到?

    “不许看这些!回头哭鼻子了,心疼的还不是我。”男子似笑非笑的,把那书撂得老远。

    安惠郡主的遗物,在赵琰看来,简直就是阿凝的催泪符。他不喜欢她碰这些,不喜欢她因为别人而伤心难过。

    阿凝生恐他把那书扔坏了,急急忙忙起身去捡,捡起来后仔细看了看,还好没坏。

    她又坐下来继续看书。赵琰脸色终于彻底垮下来,“阿凝!”

    一向理智的阿凝今日也是钻了牛角尖了。这会儿她就觉得,他凭什么总是不许她这个又不许她那个啊?难道他的认知、他的决定,都是完美而无可挑剔的吗?他这算得上是独断专行了吧?

    想起赵玹这两年在平王府,日日服用毒药,看着自己渐渐死去的凄凉……她以前还说,这对于他是个好结局,她觉得自己真是蠢到家了。

    赵琰登基为帝已近三载,世间人面对他时无不俯首听命,从令如流,唯有她不是。他这么疼她爱她,这是他给她的特权。可此刻,这种特权,已经成为她下他面子、给他难看的手段。

    她这是为了谁,他心知肚明。左不过是赵玹,或者宁知墨,这两个和她青梅竹马的人,在他眼里就是眼中钉肉中刺。

    前所未有的恼火升腾在心口,他猛的站起身,再次抽走了她的书,“阿凝,你爱的到底是谁?”

    女子手上忽然空了,颇有些莫名其妙,抬头看见他阴沉沉的脸,冷冷淡淡的目光,继续默不作声。

    这张脸在灯下仍然俏丽非凡,尽管她眸中是让他受伤的目光。

    赵琰闭了闭眼,再睁开来。

    “阿凝,我只爱你一个,其他女人,我理都不会理。你对我为什么不能像我对你这样呢?”

    他俯身下去,抬起她的下巴,想吻吻她,可她忽然偏过了头。

    “我哪里学得来皇上的冷血无情?”

    男子的眼眸骤然暗下,仿佛即将有一场暴风雨,乌压压的看不到任何光。

    “原来……在你心里,我已经是冷血无情的人。”赵琰冷笑起来,“对,你说的不错。可是阿凝,我再冷血无情,也会对你好。”

    “如果皇上所说的好,就是这种无所不在的束缚的话,那我宁可不要。”

    这句冷言冷语仿佛是最后一根稻草。男子终是铁青着脸,拂袖而去。

    ☆、第 147 章 雪满路(二)

    这是第一回,嘉正帝脸色不好地离开熹宁宫的。很快,帝后吵架了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禁宫,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