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81章:金风玉露

作者:潇湘冬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深夜的时候下起了雨,淅沥沥的敲打在船板土,轻舟蝙跹,在重山峻岭的水路环抱中穿梭,隐隐能够听到风声游戈,和着深秋雨丝,一丝丝的打在清寂的江河之中。

    楚乔深夜醒来,青丝散落在颈边,脸颊淑红,睡眼惺忪,肌肤如白缎,躺在重重锦绣之中,伸出修长纤细的藕臂,然后触手摸去,却是一片冰冷。

    她一惊,困意全消,顿时坐起身来,只见房间里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人。窗外仍旧是漆黑一片,不知何时竟然开始飘起了雨。

    她突然有些心慌,翻山就下了床,然而足尖刚刚点地,膝盖就顿时一软,下身有隐隐的痛楚,那般鲜明的传递全身。似乎也在提醒着她,今朝的一切,已然发生了改变。

    穿上一袭水蓝色的衣裙,绣着浅白色的繁花茂咋,绣线丝丝,以桃色为蕊,一笔一笔的勾勒出纤细的腰身,素淡的裙撂,和如云的水袖披肩。她拿起一只竹骨青伞,打开舱门,就走了出去。

    外面有些冷,细雨如丝,好似初春的牛毛细雨,被风吹的斜斜的,即便是打着伞,仍日不时的有雨水调皮的打在衣裙的裙摆上,在夜风下轻盈的回旋。她急促的跑过空荡的甲板,裙撂已然湿了,身姿那样轻盈,四面的黑漫天扑过来,两岸的山峰巍峨高耸,偶尔还能听到清啸长幽的猿啼。

    他就那样站在迎风的船头上,似乎已经站了很久了,一身月白长衫,挺拔清俊,在幕色的暗影之中,隐隐透着几丝压抑的低沉。听到脚步声他回过头来,见是她,也没有惊讶,只是伸出手来,静静道:“过来。”

    楚乔连忙跑过来,将伞遮在他的头顶,这而虽然细小,可是长久站下来也是会淋湿的。他的衣衫已经湘了,冷冷的泛着水汽,她皱着眉说道:“没见着正在下雨吗。”

    山风呜咽着在他们之间穿行而过,宽大的袍袖被风吹得微微鼓胀,他握着她的手,指骨分明,修长而有力。他突然将她抱在怀里,一声不吭,就那么静静的抱着,并不用力,可是却好似有钢筋般的力量禁锢住了她,让她不敢有一点动作。

    “诸葛玥?”

    时间静静的流逝,她小声的叫他“你怎么了?”

    “没什么。”

    他的声音很平静,宛若一湖沉静的水。几年不见,昔日跳脱政扈的男子似乎长大了,他目光幽静,偶尔闪过一丝冷寐,都是世俗历练的沧桑,声音里带着宁和,但却总是有暗暗的冰层和暗涌潜藏在其中,喜怒不形于色,让人看不清他在想什么。

    “星儿,委屈你了。”

    他突然就这样说,楚乔疑惑的皱起眉:“你说什么呢?”

    “我欠你的。”诸葛玥嘴角牵起,默默的笑,像是对孩子一样,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脸颊,说道:“我将来一定补偿给你。”

    “诸葛玥,你怎么了?”

    楚乔有些紧张,拽住诸葛玥的衣袖,仰着头问道“我没有委屈啊,我自己愿意的。”

    诸葛玥一笑,仍旧是那样的绝代风华,伸臂将她抱在怀里,下巴抵在她的头顶,就那么抱着,也不用力,好似搂着一件瓷器。

    有些话他没有说,就那么顺着呼吸飘澈在脉脉的江风之中。

    他一直以为,他比燕询要好的多,楚乔只有在他的身边,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和呵护。

    可是在这件事上,他却不及那个人了,十年相守,燕询的确是个君子,而他,却有了自己的私心了。

    可是那又能怎么办?

    对于她,他从来都是没有自信的,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幸福越接近,他就越害怕,所以就私心的想要拥有的多一点,再多一点,再多一点。

    有的时候,他也在嘲笑他自己,没想到诸葛玥你也有今天?

    可是往往过后,心里却是更大的患得患失。他是这样一个洒脱的人,皇图霸业,江山财富,都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的一场豪赌,却唯有她,是他一生无法堪破的棋局。

    楚乔仍在他怀里小声的嘟囔,似乎是在宽他的心,反复的说:“没什么的,是我自己愿意的。”

    他却一把捂住了她的嘴,然后将她打横抱起,就往舱室走去。

    楚乔“呀”的轻呼一声,竹伞落在了地上,细雨打在脸颊上,冰凉凉的,她埋首在他的怀里压低声音的抗议:“放我下来呀,被梅香他们看到就糟糕啦!”

    诸葛玥低头,很霸道的说:“闭嘴。”

    楚乔眉头一皱,应激性一样的还口:“偏不!”

    诸葛玥一笑,仍旧是他一贯的样子,嘴角牵开,却并不出声,低下头来就将她的双唇含在口中,辗转的缠绵级取,就站在舱门前,站在夜幕之下,堂而皇之的亲吻她口中的甘甜,那么久那么久直到楚乔浑身脱力,气喘吁吁,才放开了时她的束搏。

    他笑吟吟的瞅着她,隐约带着几斥得意的挑衅:“我有的是办法让你闭嘴。”

    楚乔连忙伸出两只手捂住已经红肿的小嘴,等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怒冲冲的瞅着他,无声的表示抗议。

    诸葛玥一笑,抱着她就回了房。好在现在已经是深夜,众人都已睡下了,一路上谁也没碰到。

    刚到了房间,楚乔就忙不迭的跳下来,做出一个防卫的姿势,虎视眈眈的瞪着他。见他很自如的宽衣解带,不由得面红耳赤。

    诸葛玥突然轻笑着靠上前来,温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还疼吗?”

    楚乔的脸更红了,她总是这样,明明是能上阵杀敌,指挥百万大军的将军,可是面对这些事的时候,却脸皮薄的像是一个没出过门的大姑娘,只是一句话,就能让她手足无措到了极致。

    诸葛玥从后面抱住她,双手不老实的向下滑去,楚乔一惊,一把按住了他不安分的手,牢牢的贴在她滚烫的小腹上。

    “恩?”诸葛玥月道:“我问你话呢。还疼吗?”

    楚乔大窘,胡乱的摇着头,像是一只惊慌的兔子。

    诸葛玥呵呵一笑,脸上划过一丝邪气的表情,故意在她的耳边低声耳语:“真的不疼了?”

    她又连忙点头。

    “那我们继续吧。”

    “啊。”楚乔大惊,嘴张的可以塞得进去一个鸡蛋。

    诸葛玥见了哈哈夫笑,一把将她抱起来,就放在床上。楚乔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身手呢?武艺呢?灵敏的动作呢?为什么他一靠近,身体就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

    她傻傻的看着他的脸孔在眼前放大,英挺的鼻,薄薄的唇,邪魉的眼,光洁的皮肤,微微一笑,有着颠侧众生的锦绣风华。

    她就那么呆住了,任由别人占领了她的樱唇,一阵战栗的酥麻从脊髓爬起,像是触电般的滚烫,编贝般的牙齿被撬开,舌尖灵巧的探入。他的吻由温柔转向激烈,她也由开始的呆愣而渐渐试探着开始迎合,身体在微微的颤抖,呼吸紊乱急促,她终于还是在对方的调情手段下败下阵来,软软的靠在他的怀里恍若一湖被搅乱了的春水,涟渏四起,谁也控制不了。

    衣衫不知何时已被脱落,只剩下短短的小衣,露出修长的双腿和雪白的籁臂。

    他此时却笑着拉起一张被子,就将她包裹在里面,然后在她的脸上亲了亲,伸手将她抱在怀里,嗓子微微有些哑,笑着说道:“好了,睡觉吧。”

    楚乔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傻乎乎的问:“睡觉?”

    怎么?”诸葛玥一手支着头,侧身看着满面潮红的她,笑着说

    你不想睡?”

    想!”楚乔立刻夸张的大声说道,还打了个哈欠,表示自己真的很因很因。

    诸葛玥躺下来,就那么楼着她,他本来也没想怎么样,楚乔毕竟是第一次,不能这么快就承受第二轮风雨。可是刚刚他险些就要停不下来了,他只得闭上眼睛:“那就睡吧。”

    可是某人在他的怀里却渐渐不安分了起来。

    她一会动动手臂,一会换个姿势,像一只不安分的小狗,东拱拱西拱拱,头发毛茸茸的,让人想打喷嚏。

    诸葛玥微微皱起眉来,腔子里的火一拱一拱的往上窜,他极力的克制,却怎么也压抑不下去。

    他皱着眉说道:你干什么?”

    你,不回自已的房间吗?”

    楚乔仰起头,可怜巴巴的瞅着他,脸蛋红红的说:“明天早上万一被梅香她们看到怎么办?平安菁菁他们还小呢,还是小孩子呢。

    诸葛玥仍日皱眉他们都多大了,还小孩子?你忘了,你这么大的时候在坞彭城差点强暴了我。”

    我哪有?”关系到个人声誉,楚乔顿时反驳道:“你血口喷人!”

    还没有?”诸葛玥哼哼道“你假扮成田大人送给我的侍寝宠姬,衣不遮体的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不是想占我便宜吗?”

    诸葛玥你这个……

    你可以再大点声,那不用明天早上,待会她们就全知道了。”

    楚乔连忙压低声音,恶狠狠的瞅着他,咬牙切齿的说道:“我那时是为了救人,谁知道你会在那,你明明知道前因后果,少跟我装蒜。”

    咤!”

    诸葛玥不耐烦的白了她一眼,那表情好像是在说‘就知道你会这样狡辩,一样。

    楚乔见他不说话,气势汹汹的喘了一会,才又推着她说道:喂!回你自己房间啦,这个床这么小,我睡不好。”

    这床还小?并排躺上四个人都不会嫌挤。诸葛玥全当听不到,继续闭着眼睛睡觉。

    喂!回你自己的房间嘛,你赖在我这算是怎么回事?

    见诸葛玥实在不动如山,楚乔生气的坐起来,抱着自己的衣衫就要走。可是就在她马上就要从诸葛玥身上爬过去的时候,却被人一把揽住了腰,手肘骤然失力,一下就伏在了诸葛玥的胸膛上。

    男人的眼里闪着几丝火苗,阴测测的眯成一条缝,斜睨着她,冷冷的说:“我看你精力充沛的很,是不想睡了。”

    没有,没有的事”

    就算是李青荣那个小不点都知道看脸色行事,楚乔这个大活人自然知道高低深浅。

    果然,很快,她知道所有的抗议和逃跑都是不现实的。所以她连忙乖乖的躺回原来的地方,背对着诸葛玥,一声也不吭,呼吸平稳,好像真的睡着了一样。

    万籁俱静,四下里都是一团浓墨般的溘黑,雨似乎大了些,淅淅沥沥的敲打在船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一只手从后面探过来,搂住了她的腰。男人的气息温和的喷在耳后,脖颈都是一阵酥麻,他抱着她,温柔的轻吻她的耳廓,语调低沉的说:“星儿,我想以后每个晚上都能这样抱着你,别总是赶我走。”

    她的心突然间就那样软下去,如一汪碧水,轻飘飘的。

    很难想象他这样的人,也会用如此的语气和她说话,她觉得有些心酸,伸出手来,握住他的手指,有些凉,一点点的拽上来,放在唇边,然后低头吻了一吻。

    夜还有那么长,她竟然就这样睡了去,躺在他的怀里,睡梦中似乎看到了清澈的天空,碧绿的湖水,青青的草原,有一群穿着白裙子的孩子站在宽闹的草坪上跳舞,口中温暖的唱着歌

    youaresunshine,

    myonlysunshine,

    youmakemehappywhenskiesaregrey.

    you'llneverknowdear,

    howmuchiloveyou.

    sopleasedon'ttake

    诸葛玥,你就是我的shushine,是我永远也戒不掉的阳光。

    早晨会起晚那几乎是一定的了。

    在一阵大力的砸门之后,她惊慌的睁开眼睛,就见诸葛玥已然穿戴整齐的站在窗前,手里拿着一套浅蓝乳白交杂的清淡裙装,笑着说道:“梅香来叫了几次了,你再不起来,她就要冲进来了。”

    楚乔几乎是战战兢兢的穿上了衣服,然后挪啊挪,挪到了门口,伸出手,将门打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探出头去,傻呵呵的笑呵呵,梅香啊,早上好啊。”

    小姐,都已经是中午了,再过一会我就就要靠岸了。”

    梅香站在门口,很有气势的叉着腰,箐菁抱着李策的小儿子,正在努力的探头探脑,似乎突然间时楚乔的房间充满了兴趣。荣儿却伸着小肥手,掐着菁菁的脸蛋,咿咿呀呀的易牛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啊?是吗?楚乔打着哈哈:“哎呀,我最近太累了,竟然睡过头了,真奇怪啊,哈哈。”

    是呀,真是奇怪呀。”菁菁在一旁嘿嘿笑道,一副小精灵鬼的模样。

    小姐,你站在这干嘛呀,我打了洗脸水,你不洗漱啊?”

    楚乔一把提起地上的水桶,大义凌然的说:“我自己来。”

    梅香皱起眉:讣姐,你怎么了?”

    我很好啊,我是看你太累了,你先去歇会吧。”

    梅香很尽忠职守的继续说:“我还要给你收拾房间呢。”

    不用不用,我今天精神很好,自己收拾就行。”说罢,再也不等梅香说什么,她提着水就进了屋,将房门关的死死的。然后像是小偷一样将耳朵贴在门上,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好不容易等到梅香和菁茸走了,楚乔长喘了一口气。

    诸葛玥侧躺在床上,很是悠闲的说道:‘看看你,跟做了贼一样。”

    楚乔瞪了他一眼,上前来就来拉他的手臂:“趁着没人在,你赶快回自已房间。”

    不要。”诸葛玥很干脆的拒绝:“除非你伺候我洗脸。

    楚乔垮了脸:为什么?

    你不做我就不回去。”

    诸葛玥你这个

    楚乔咬牙切齿了很长时间,终于还是走到脸盆边,倒好了水,洗好脸巾,然后走到他面前,露胳膊挽袖子的,那架势不像是要为人擦脸,活脱一副要和人千仗的模样。

    她蹲在他身前,用力的擦在他的脸上,他轻轻一皱眉,却什么都没说,仍旧是笑眯眯的样子。楚乔突然就有点下不去手了,她叹了一口气,动作温柔了下床。

    阳光透过敞开的窗子,照在两人的身上,时间好似一下子倒退了十多年。仍日是在青山院那个院子里,她每天要起很早,端着熏了沉水香的脸盆,伺候他起床,伺候他洗脸,词候他穿衣穿鞋,词候他吃饭喝茶。

    看吧,我费了这么大的劲,最后还是干回老本行。”

    楚乔撅着嘴,垂头丧气的说。

    诸葛玥一笑,说道:“有道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天生就该是我的人,跑也跑不掉。”

    楚乔瞪着他,骂道:“什么破比喻。”

    刷牙撤。”穿戴整齐。

    楚乔推着诸葛玥的胳膊,一直推到门边:“快走吧快走吧”

    诸葛玥回过头来,拿眼睛剜着她:“死女人,一夜夫妻百日恩,你却隔日就翻脸!”

    快走吧快走吧!回你自已房间去!

    少爷!”

    一个渍脆愉快的声音突然传来,楚乔吓得三魂去了七魄,猛然转身,却见月七笑吟吟的站在窗外,见着她,还笑呵呵的冲她打招呼:“我早上去少爷房,见少爷不在,就猜少爷昨晚是歇在姑娘房里了。”

    平安站在月七身后,后面似乎还有很多人,隔得远,也不知道他在跟谁说话,只是隐约有一丝欢天喜地的声音传过来:“姐姐可算是嫁出去了,以后不用再听姐姐罗嗦了。”

    这时,房门咯吱一声被打开,梅香带着菁菁等人走进来,见了诸葛玥先行了一礼,很有礼貌的叫了声四少爷,随即就往楚乔的床榻上走去,想是要收拾东西。

    楚乔顿时想起床上的血迹怎能见人,正想去阻拦,却见菁菁端了一只汤碗过来,趴在她耳边小声说道:“梅香姐特意吩咐人熬的,止血补气,姐姐快喝吧。”

    楚乔两眼发黑,脸颊红的好像要流血了。

    诸葛玥却走过来,接过那药碗,递到楚乔唇边,嘴角含着一丝笑,果然是好东西,星儿,快喝了。

    当天下午,船在兰陵郡靠岸,补给了一下船上的食物,就继续前行。又过了两日,终于抵达了沪县。

    众人上了岸,虽然已是大夏境内,但是月七等人对诸葛玥的防卫明显更森严了起来。刚到渡。”就有大约五百多人的护卫队守在那里,随行的女眷全都改做男装,混在队伍里上了马车,十分隐秘小心。

    楚乔见诸葛玥的这对卫队里的人大多脸带刺青,知道他们大多都是当初被流放青海的罪民,稍稍放下心来。

    这些人大多都是祖上戴罪之身,对西蒙本来就没多大的归属感,而且常年生活在青海荒外,身手矫健,对诸葛玥也忠心耿耿,有他们在,诸葛坍的安全不成问题。

    到了保林郡,三千青海军铠甲鲜明的守在那,其中有一千人穿着藏青色的皮铠,看起来气势汹汹,杀伐凌厉,满目坚韧风霜之色,太阳穴凸起,一看就全都是练过武艺之人。

    月七得意的对她说那些都是他统领的部下,是青海最精锐的第七师。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大多数的队伍目前还在翠微关和真蝗城里。

    当天晚上在保林郡休息了一晚,第二日启程返回真煌,当天傍晚,他们终于看到了那座巍峨的城池。

    大地苍茫,一片萧瑟,荒原滚滚,枯莘随风。

    仍日是大直的天气,是大夏的风,是大夏的秋凉。楚乔撩开马车的帘子,望着前方那座巍峨的城门,铁红的城墙,在夕阳的映照下,有着鲜血一般惨烈的颜色。她依稀间又想起了那些年少的日子,她和燕询相依为命的生活在那座巨大的牢笼里,憎恨着这里的一切,恨不得一场洪水冲来,将所有的繁华都化作飞灰。他们费尽心血,拼死杀出了一各血路,冲出了这座禁锢了他们八年的樊篱。

    可是今日,她却要心甘情愿的再次踏足此地,走进这座令人窒息的城门

    六年前,她为了一个男人离开此地,六年后,她又为了另外一个男人再次回来。

    命运的奇妙离奇,总是在干百个转折之间,一步踏出去,你不知道前面等待你的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唯一能做的,只是继续走下去。她的指尖有些凉耳边吹过风,发出呜呜的声音。

    一只手突然从后面绕过来,将她拥在怀里。

    诸葛玥的声音在耳后响起,极清淡的,有着令人安宁的味道。

    别害怕,有我呢。”

    楚乔微微一笑,他似乎总是这样说,她身体向后,靠在他的怀里,深吸一口他身上的味道,然后缓缓闭上眼睛。

    只是握住了他的手,那么紧,好似永远也不会再松开。

    今日的真煌城已不复当年的繁华锦绣,天还没黑,街上行走的人就已经十分稀少。见到诸葛玥的车驾,更是人人避让,早已无当年上元灯会人影纷杂,擦肩并行的盛况。

    马车绕过轩华街,拐进白薇道,一路向着城西而去。楚乔微微一愣,说道不回诸葛府吗?”

    诸葛玥一笑:我已是大夏的兵部司马,自然是住在自己的司马府了。

    楚乔闻言顿时心下一松,面上不由自主的露出笑容来。

    诸葛玥笑她

    这样喜怒形于色,怎么配得上秀丽王的称号?”

    在你面前还有什么好装的?”

    楚乔很自然的说道,诸葛玥却微微一愣,随即楼住她,表扬道:“说得好。”

    衙上人少,马车走的也快了些,不出半晌,就已经到了位于城西碧柳湖边的司马府。

    这宅子楚乔以前见过,足皇家的一处别院,修建的富丽堂皇,端重珲厚。马车没停,一路进了门,一直到了内宅,兵勇们相继去了,楚乔才跟着诸葛玥下了马车。

    一眼就看到红着一双眼睛站在远处的寰儿,见到她,眼泪更是扑朔朔的掉了下来。

    虽然已不是昔日的院子,可是人仍旧是曾经的人,楚乔心下也有几分酸楚,微微伸出手去,寰儿就疾奔过来,接起裙摆就要给她磕头请安。

    楚乔连忙伸手去扶,诸葛州却拉住了她,说道“你以后就是这府里的主母,她们给你磕个头,也是应该的。”

    这样说着,阖府上下的丫鬟下人们已经老老实实的给她磕了个头,口中叫道:“给少夫人请安。”

    楚乔扶起寰儿,多年未见,她的模样也有些变了,长的秀气伶俐,如今已成了诸葛玥府上的大丫鬈,手底下管着百八十个小丫鬈。

    寰儿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哭着说道:奴婢就知道夫人早晚是会回来的,夫人的房间奴婢都收拾好了,这些年一直给您留着。”

    楚乔被她们一口一个夫人的叫着,微微有些不好意思,诸葛明却泰然处之,在一旁接。道:“那间房空出来吧,将她的东西直接掇到我房里去。”

    众人一听顿时领悟,寰儿连忙指挥着丫鬟们为楚乔椎行李,梅香和菁菁也加入进去,一群人干的火热朝天。

    走。”

    诸葛玥在她的耳边说道,然后不由分说的牵起了她的手就往前走去。

    暮色四合,夜色无边,一弯新月遥遥的壮在天际,洒出淡淡的清辉。两侧的灯火燃起来,照在诸葛玥藏青色的披风上,他的手很暖,也不说话,只是默默的走。两侧的风吹过来,带着湖水的湿冷,却又有些夜幕的清新,他袖。的箭纹密密实实的,不时的擦过楚乔洁白的斗蓬,发出窟窸窣窣的声。

    有极请淡的香气兜头袭上来,并不浓烈,但却无处不在。是一种上好的芝兰香草,隐隐有一丝杜若的芬芳。

    诸葛玥向来是一个很懂得生活的人,也许是骨子里带出的富贵,几百年的财富累积,让这些世家豪门不同于一般的暴发户。几乎每一寸土壤每一株植物,都带着几分难得的显贵。

    椎开镂空雕花西海楠木门,触目所及的是一间典雅的寝殿,并不如何的富丽堂皇,但是就是精致舒适到让再挑副的人也无话可说。柔软厚密的地毯辅在地上,踩上去有一种轻飘飘的比惚,书案茶几,古玩字画,整间屋子雅致,带着几分超几脱俗的古扑。十八面天蚕丝白荣纱帐以紫金必方神鸟弯钩勾住,一路迤逦绵延,直达内室。

    累吗?”

    他站在她面前,低着头看着她,轻声问。

    楚乔摇了摇头,捂着肚子说就是好饿啊。”

    一旁一名穿着红衣裳的小丫鬈连忙说:“饭菜马上就好了,少爷和夫人要不要现在去饭厅?”

    诸葛玥摇头,对楚乔说道:“我还有事,不能陪你吃饭了。”

    楚乔点头你有事就先办事去吧。”

    下人在备马,再等一会。”

    说罢,他就抱住了楚乔,胸口衣衫上绣着的云纹轻触在楚乔的脸上,有此痒痒的。

    他的声音从身体里穿梭而来,有些闷闷的:“星儿,你总算来了。

    楚乔一笑,也抱住他,心底是一种说不出的满足,四肢慵懒,就是不想说话。

    屋子里熏着上好的香料,让人发因,想要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

    今天晚上,你就在这等着我。”

    楚乔的脸颊微微一红,她仰起头,对着诸葛玥一笑:“那你要早点回来

    楚乔点了点头。

    这时,马已经备好了,诸葛玥说道

    我去七殿下那里一趟,你先吃饭,早点休息。”

    恩。”楚乔踮起脚尖,在他的嘴上轻啄了一下,脸颊红红的说:“路上小心。”

    一拜欢喜从诸葛玥的眼底流泻而出,他用力的抱了楚乔一下,转身就出了门。

    楚乔随着他走到门口,风有些大,吹起她雪白的斗篷,她看着诸葛玥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之中,微笑着靠在门框上。

    其实真煌,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可怕。远远的,有菁菁和平安两人大惊小怪的声音,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一群人哈哈大笑了起来。楚乔的嘴角也不由自主的勾起来,挺好的,这里真的挺好。

    吃完了饭,她就在侍女的服侍下洗了个澡。梅香等人一路也累个够呛,荣儿身边又离不开人,梅香带着两个奶娘下去照顾孩子。下人们不知道,还以为那是诸葛玥和楚乔在外面生的孩子,对他们照顾的十分周到。诸葛玥家的浴房非常大,整休以蜃田白玉砌成,上面镶嵌着数百颗珍珠,只消一只烛火,就可以让整间屋子都明亮如昼口水是了苍山的地下温泉,以花露调和,配以御用药粉,香气袭人,池底为了防滑,还雕刻了大朵大朵的蔷薇花,极尽奢华之能事。

    寰儿说,皇帝赐诸葛玥府邸的时候,他自己事先来看了一圈,看完之后说

    以后走了,这个房子可以买个好价钱。”

    楚乔听了微微一笑,看来外面传闻的吸血司马果然不是假的。

    洗好了澡,披着一件白色的绮拜素衣,赤着脚回了寝殿。

    寰儿开始的时候还有些局促,渐渐的见楚乔可亲,就放开了心性,也大着胆子叫起了星儿星儿。她反复的将诸葛玥这几年的琐事拿出来说,不过说来说去都是一些好话,总而言之,言而总之,那就是星儿你知道回头是岸,及时回到我扪少爷身边简直就是太明智了,满天神佛都会嫉妒你的。

    楚乔笑着听,听她说诸葛玥这几年如何的洁身自好,如何的不近女色,如何的让那些世家小姐们悔断了肠子,望穿了眼睛。听她说诸葛明每日如何的思念她,如何的记挂她,每当听到她的消息,收到她的信,是如何的开心,如何的雀跃,如何的夜不能寐,如何的多吃了几碗羹汤。听她说诸葛玥之前的那几年是如何的惨淡,是如何的被人作践,是如何的身体病弱,是如何的在家族中没有地位。

    渐渐的,小丫鬈哭了起来,一边碎碎念着诸葛玥的好,一边悲悲切切的说星儿你干万别再离开少爷了,少爷是真的喜欢你。房间里熏着上好的香,楚乔坐在柔软的床榻上,听着一桩一桩的往事,只觉得过去的时光如山海般在眼前穿梭而过。

    看吧,他喜欢她,全天下都知道了,连一个丫鬟都看的这样清楚。编偏是她,要经过这么久,这么多年,才能领会到这些。不一会,有人轻轻的敲门,下人们来报,说是月七将军的夫人来了。

    寰儿连忙跳起来跑出去,不一会,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子走进来,眉眼清澈,一身鹅黄色裙装,看起来素雅且清淡。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手里牵着一个十多岁的小孩,见了她,就要跪下去行礼。

    楚乔连忙搀住她,笑着说道没想到月七运气这么好,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媳妇。”

    小非微微笑起来,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对着那小孩说道:“墨儿,快叫娘亲。”

    那小孩仰着头看着楚乔,愣了好一会,突然张开双臂一把抱住楚乔的腿,大声叫道:“姐姐,你来看我啦!”

    楚乔一愣,低下头去仔细看着,只见这小孩长得清秀可爱,穿着一件松绿色的小比甲,眼睛亮晶晶的,喜滋滋的瞅着她,叫道姐姐你不认识我啦,我是墨几啊。

    楚乔比然想起来这就是当初她和诸葛玥一起在前往唐京的路上收留的欧阳墨。一晃已经六年多了,昔日的小不点今天已经长得这么大了。她连忙抱住孩子,惊喜的说道:“墨儿长得这么高了,我都快认不出来?”

    墨儿亲热的搂着她,说道:“姐姐去哪了?这么多年也不来瞧我?要不是父亲经常说起你,墨儿都要把姐姐给忘了。”

    父亲?”

    楚乔皱起眉来,疑惑的向旁边的两人看去。

    小非连忙对孩子说道,不能乱叫,要叫娘亲。”

    墨儿看向楚乔,问道姐姐嫁给我父亲了吗?”

    你父亲是谁?”

    我父亲是大夏的兵部司马,姐姐你不认识了吗?”

    寰儿连忙在一旁解释道:“少爷回来之后就收了墨小主子为义子。”

    楚乔这才比然,和墨儿小非聊了一会,才知道小非已经为月七生下了两个孩子。这女子和月七的性格完全不相似,总是很腼腆的样子,说几句话就会脸红,特别招人喜欢。

    因为楚乔是今日才回来,他们不便多待聊了一会,小非就带着墨儿去了。临走前,墨儿反复要楚乔保证有时间去看他,好像生怕她一转身又离开的样子。人都走了之后,诸葛玥还没有回来。楚乔有些累了,就遣退了下人,上床休息。

    楚乔的身体这几年一直不好,这几天一路奔波,精神略有不济。床榻温暖柔软,楚乔躺上去,闭上眼睛就沉沉的睡了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在吻她,她圄执的不想醒来,慵懒的嗯嘤一声,就往床榻深处钻去。一个冰冷的手臂突然抱住她,温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耳边,似乎是在轻笑脖顼间痒痒的,她皱着眉睁开眼睛,就见诸葛玥穿着一身淡紫色的寝衣,侧躺在床上,黑亮的眼睛盯着她,笑着说道:“这样的警惕性,被人占了便宜都不知道,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星儿吗?”

    楚乔笑着伸出手,揽住他的脖颈,说道“是有个小贼的身手太好,总是来无影去无踪的,我都抓不到他的痕迹。”诸葛玥轻笑一声,低头吻了吻她,问道:“睡的好吗?”

    还行吧。”

    楚乔靠在他的怀里,调皮的说道‘你要是不回来我就睡得更好了。”诸葛玥笑骂道:“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看来真要给你点家法尝尝。说罢,就扬起手来,楚乔吓得顿时闭上眼,可是等了好一会,也没见到所谓的家法落下来。她睁开眼睛,却见诸葛玥正好整以暇的望着她,不由得问道:“不是要执行家法吗”怎么不动手?”诸葛玥抱住她,低头吻在她的脖颈间,手臂略略一动,她腰间的腰带被人桃开,衣衫顺着肩膀滑下去,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诸葛玥手臂上的力气微微加剧,身体缓缓的霍盖上来,声音低沉的缓缓道:“我哪里舍得?”双鹤叼花蟠枝烛台上,一双红烛正在静静的燃着,朱红色的灯笼将蜡烛罩住,只有幽幽的红光隐隐透出来。

    长夜寂寂,楚乔回到真煌城的第一夜,就在这样温暖的缠绵之中,缓缓流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