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Chapters 064 — 代价 (2)

作者:北棠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开了路西法身上的封印。

    千万年来不曾离开过冰封王城的路西法,在众人之间赫然间出现。

    然而,路西法的出现,却使得大殿之中的温度趺至冰点。

    那双魔界之主的眸子,危险的眯起,盯着眼前完美的让人惊叹的神。

    好久不见,路西法。”神看着路西法开口道。如果可能,我希望永远都不要再见到你。路西法冷笑一声,冷眸扫过站在神之后的六大天使。

    带着这六个丧家之犬离开魔界,魔界不欢迎你们的到来。”

    ……,众人皆被路西法那不客气的逐客令吓的吞了吞口水,他们的魔界之主啊,他们的撤旦路西法啊,他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嚣张?他刚刖才被放出来好不好。

    然而神却没有怒意,他看向一旁的凤赖。

    婚礼的那一天我会到场。“说完,他便转身带着六大天使消失在了众人面前,留下的,只有那股淡淡的气息。

    路西法走到凤赖的面前,眯着眼睛看着他。

    是你要他放了我的?”

    凤赖不置可否的看着他。

    多事!”路西法冷冷一哼,随即展开通往冰封王城的大门。

    不要以为,因此,我就会在你的婚礼上送上什么。”说完,人就离开了大殿之中。

    凤赖心中轻笑,楼着怀中的小邪儿看着依旧处于呆涩之中的众人。

    三日后的婚礼,希望大家可以参加。”

    三日后?众人哗然,两人的婚礼竟然如此匆忙。

    赖?”三天?太快了吧,她还没有心理准备啊。

    凤赖椽了揉她的发顶,没有再说什么。

    或许众人觉得匆忙了些,但是……,他已经准备了许久……

    还有一章奋斗啊奋斗。

    <N>

    ers 069 — 结局

    小邪姐姐。== ==你在干嘛?璃茉蹲在凤赖邪的房间,看着已经换上白色婚纱的凤赖邪正在脱裙子,诧异之下不禁问道。

    哈?没有,没有,,凤赖邪小手一缰,停住了拉拉链的动作,心中早已乌云密布。

    幸福总是会在突然之间降临,将人砸的措手不及。

    赖在魔界庆功宴上的一番高调求婚,彻底使她登上了魔界风云榜no.1的位置,不但悄悄的拐走了魔界第一美人,还鬼使神差的得到了上帝的应允,他们这一场婚礼,将由上帝来见证。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她或许还会好过一点,但是更郁闷的是”

    小手拨开窗帘,她看向门前花园里,那黑压压的一票人,心中那个乌云啊,已然变的电闪雷鸣。

    话说,赖都已经脱离魔界了,为什么这些魔界首屈一指的王啊,皇子啊,贵族啊,还要屁颠屁颠的跑到人界来参加他们的婚礼?敢情他们的本质都是这么的喜欢凑热闹?

    还有!

    谁来告诉她,为什么连魔兽军团都来了,眼看着小k同学热情洋溢的挥舞着猫爪在那里指挥一只只面目狰狞的魔兽列队,她简直想要冲下去把它揍一顿,就说,它能不能有点品位,就算找几百只小白兔,也比这么浩浩荡荡的一样魔兽好吧。

    要是胆小的人类不小心路过,看到这么一群彪悍的魔兽,岂不是要吓的魂飞魄散?她是要结婚,不是要去打架,弄的可爱一点成不成?

    还有!为什么天使居然和羽灵一族相亲相爱的在她家的上空飞来飞去,手里还拿着一个个粉色的爱心气球……他们是想扮演爱神丘比特嘛?虽然说两界如今已经定下契约,某方面而言也算是化敌为友了,但是他们可不可以在短短的三天之内就打的如此火热”

    看!看!她这就看到了一个男性天使自诩潇洒的对着一个羽灵一族的美女穷追不舍。

    话说,他要泡妞她是没有意见啦,但是可不可以请他换个场合换个地点,这是她的婚礼,不是他的相亲宴。

    k!那是什么”为什么他们家的游泳池里那么多不明生物?

    大白!”她咬了咬牙低声唤道。

    懒洋洋的白虎从地上站了起来,十分郁闷的甩了甩大脑袋,低头看着国在自己脖子上那备蕾橹花带。

    你想不想吃鱼?很新鲜的哦。”眯着眼睛看着那群在自己家游泳池里大演鸳鸯戏水的人鱼一族,凤赖邪邪恶的看着大白一笑。

    吼!!”很显然,被蹂躏了一早上的大白此时心情也很郁闷,急于找到发泄……

    啊。小邪姐姐,你们在说什么。”璃茉不明所以的眨巴眨巴大眼睛,小手从梳妆台上拿起一个硕大的金铃铛,甜美的微笑着走到白虎的面前。

    大白,你等一下要驮着小邪姐姐哦,所以我要给你打扮的美美的。”完全无视大白那羞愧欲死的表情,璃案自顾自的将那颗带著蝴蝶结的铃铛系在了大白的脖子上。

    一只彪悍威猛的白虎,赫然间成了一个造型诡异的东西。

    它是一只白虎,一只威猛的白虎,还是一只公的威猛白虎,可不可以拜托这位西方血族的小公主,不要这么毁坏它的形象。

    大白,欲哭无泪中。

    咳咳,大白,你这样其实“挺可爱的。忍着笑意,凤赖邪极度没有同情心的看着泫然欲泣的大白,立刻惹来大白的一记白眼。

    小邪!!你好了没有!房门被一把推开,一身白色小礼服的隆莎莎带着甜美的笑容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看着只穿好衣服的凤赖邪,她皱皱眉,关上房门。

    慢死了,外面都等着呢。”三下五除二,隆莎莎将凤赖邪的马尾解开,一双小手飞快的在她的头发上折腾起来。

    喂!莎莎,你可不可以轻一点,那是我的头发,长在头皮上的头发。什么时候莎莎这个白雪公主都变成坏心眼的后母了,这么迫不及待的要把她嫁掉。

    我知道,我说小邪你真的很慢哎,大家都等急了。”隆莎莎自顾自的忙活着。

    那就让他们急好了,又不是我让他们来的。”她一共发出去的请帖不超过十张,怎么跑来凑热闹的人都成千上万的,难道魔界现在的皇室门都很闲?

    嘿嘿,还不是因为你和凤赖伯爵,不对,是凤赖要结婚了,你们两个可是魔界响当当的人物啊。==怡红院( )==隆莎莎喜滋滋的说着,凤赖脱离魔界之后自然而然的卸下了东方血族伯爵的身份,现在再叫他伯爵显得不是很合适。

    不过凤歌却把伯爵府给他留下了,管家胡斯则表示他已经习惯了魔界的生活,将继续留守在伯爵府之中,等待凤赖和小邪随时回去。

    响当当”凤赖邪觉得本来满心期待的婚礼成为了这么一个万众瞩目的事情,忽然不是那么的激动了,她比较希望可以和赖两个人,在重要的朋友面前简单的完成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婚礼,而不是这么哗众取宠,不过”

    看看外面越来越多的人,估计她的愿望是不可能实现了。

    我还以为婚礼会很简单,毕竟只有三天。三天够干嘛?她就很诧异,小k是从哪里变出来这么多东西的,好像早有准备,就等着这一天的到来一般。

    嘿嘿,你真奇怪,人家结婚都希望越隆重越好,你还嫌麻烦。”隆莎莎不由的轻叹,外面那些宾客,随便拉出去一个都可以吓死人。魔界各族之王全数到齐,五大天使也全部驾到,除了米迦勒和神之外,天界重量级的人全来了。而魔界更是夸张,基本上算的上是重量级人物的全跑来报道了,一个个争先恐后的送上珍奇异宝祝福婚礼,如果不是她知道凤赖已经退出魔界,她真的要怀疑路西法是不是已经准备把魔界之主的位置让出来了,否则这些人怎么会这么卖力的讨好凤赖。

    我纠结,“如果被隆莎莎知道就在她进门之前,自己就已经生出不结婚的念头了,她是不是会活活掐死自己。她是结婚哎,不是演戏,来这么多观众坐什么,她认得他们是张三李四啊?

    不要纠结了,我没有想到凤赖会这么浪漫,居然会请神为你们主持婚礼。”上帝哎,她连上帝的脚丫子都没有见过。

    呃。”凤赖邪无奈的叹了口气,赖的做法确实放她很意外,她一直以为赖是一个极度低调的人,然而她错了,错的离谱,凤赖绝对是那钟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爆发型选手,一直默默不语,关键时刻爆出经典,简直让她大跌眼镜。

    估计这天上地下,魔界天界的人,没有一个不知道她凤赖邪,要嫁给曾经的凤赖伯爵了。

    莎莎,你们好了没有。”房间外,响起了韩御的声音。

    马上马上!最后在凤赖邪的双唇之上点上一点朱红,隆莎莎满意的看着在自己的巧手之下被打扮的绝美动人的凤赖邪。招呼一旁的璃朱将头纱拿来,轻轻的戴在小邪的头上。

    小邪,你真是美呆了。隆萝莎惊叹。

    我究竟是美啊,还是呆啊。”凤赖邪故作奥恼的同道,立刻惹来隆莎莎的一愣,随即气呼呼的瞪了小邪一眼。

    今天你是新娘,最好老实一点。”

    是。”凤赖邪乖乖的点点头。不就是装“蒙娜丽莎嘛?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微笑,微笑。

    一身白色的燕尾服,凤赖站在众人之中看著婚礼逐步的完善,脸上带著柔和的表情,向众多前来祝贺的宾客点头。

    恭喜你了。第二走到他的身边脸上带着真诚的祝福。

    谢谢。”凤赖浅笑的回答。

    你说路西法大人今天会不会来。”第二含笑问道。

    你觉得呢。”凤赖不答反问。

    我觉得加百列会来。”第二回答的模棱两可,可是凤赖却很清楚他的意思,淡淡一笑道:“同感。

    随着暖暖的白光降临,米迦勒出现在众人的上空,在他的身后,是一身白衣的神,两个人缓缓的落在了地上。

    凤赖,我如期赶到了。神淡笑着开口。

    多谢。”凤赖客气的点点头,一旁的米迦勒至始至终都是半低着脑袋,没有吭声。

    时间快到了,请吧。”凤赖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将神请到了神台之前,婚礼现场暖暖的白光,芬芳的花香悦耳的音乐,欢乐的笑语,一片热闹非凡的景象。

    时间差不多了,凤赖,你可以准备准备了。”第二拍拍这个准新郎的肩膀半调笑的到。

    凤赖只是耸耸肩。

    绯羽坐在位子上,看着眼前的一切,闷闷的喝着杯中的酒水,一双眼睛在众人之中扫过,很快,他找到了他要找的目标。

    火帝!”一脚踹在正在和朔隐说话的火帝的屁股上,绯羽狠狠的报了上次的一捧之仇。

    被踹的措不及防,火帝直接扑倒了站在他前面的朔隐,倒霉的朔隐就直接被推进了游泳池之中。

    哦!你要是看他不顺眼早说嘛。”眼看着有人做了代罪羔羊,火帝心理那个舒畅啊,一脸“我了解的表情,看着气的小脸微红的徘羽。

    你!乱讲什么。”绯羽没想到自己的报复居然会波及到无莘的朔隐,而且火帝那番幸灾乐祸的话,更是让他火冒三丈。

    我说的太直白了?那我不说了。”火帝笑的无比奸诈。

    从游泳池里趴出来的朔隐一脸要杀人的模样,好在朔离即使感到,找人要了一个大浴巾将落汤鸡一般的弟弟擦了个干净,不然,这婚礼还没开始,就要出现流血事件了。

    火帝“,“看着郁闷不已的朔隐被朔离带走,绯羽当即瞪向那个有恃无恐的恶劣分子,哪知道火帝只是跟他挥了挥的消失在了人海之中。

    开玩笑,他可不想在凤赖邪的婚礼上闹事,否则以那个小恶魔有仇必报的个性,婚礼结束之后,他能有好果子吃?

    这一边的战火刚刚熄灭,那一边的烽火再次燃起。

    你不要过来!!”一阵惨叫从一只黑猫的口中传出,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便看到一黑一白的两个身影在人群之中飞速的穿梭。

    小k拨腿狂奔,怒吼不止,身后的小小白却乐此不疲,吱吱叫的满场子跟它大玩追逐站。

    这个该死的,变态的炽炎。

    居然说什么主人和小邪终于要修成正果了,为了庆祝这一神圣的时刻,要跟它来一个纯洁的友谊之吻。

    纯洁它个大头鬼,吻个它个~

    它跟它没友谊!”

    你们,玩够了没有!”一脚踩住鬼哭神嚎的小k,一手拎起活力十足的小小自,凤赖冰冷的紫眸一扫,两个家伙立刻挺的直直的,一动不动。

    主人眼中闪烁的威胁,它们可是深深的感受到了。

    看着两个小家伙终于安静了下来,凤赖才将它们丢给了一旁的金面银面,丢下一句让两个家伙毛骨悚然的话:

    没有花童,用它们代替。”

    随后,可怜的小k和小小白就被忠厚老实的金面银面双双待下去着装打扮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当婚礼即将开始之时,路西法的出现则成为了众人的焦点,只不过他只是无声的出现,无声的拉着一旁娇羞的加百列坐到了沁L席第一排的位置上,翘起二郎腿,和神台上的神大眼瞪小眼。

    火光在空气中弥漫。

    他们是不是闻到了硝烟的味道。

    你确定你这是一场婚礼,而不是一场战争?”第二忍不住的感叹,这水火不相容的两个人居然能站在同一块土地上,还没有打起来,太神奇了。

    如果真的演变成那样,你会成为第一个炮灰。”冷冷的丢了一句给第二,凤赖不介意封上他的那张鸟鸦嘴。

    咳咳,你的新娘来了。第二下意识的擦擦额角的冷汗,他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冷啊。

    随着第二的话,凤赖第一时间转迂头去绝美的人儿映入他的紫眸,他一瞬间的痴迷。

    好美。

    雪白的纱裙,粉雕的人儿,宛如上帝最完美的作品。

    手捧著美丽的花殊,凤赖邪紧张的侧坐在白虎的背上,由隆莎莎陪伴着望着她即将付诸一生的男人。

    哇!”众人皆在看到凤赖邪的模样之后发出惊叹的声音,众人都知道她的美,却不知道她居然可以这么美。

    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了?”神浅浅一笑,看着发怔中的众人提醒道。

    随着神的话音落地,这一场千百年难得一见的婚礼,正式拉开了雅幕。

    音乐悠扬的飘荡在空气之中,一黑一白的两个小身影悬浮在半空两对前爪抓起凤赖邪长长的头纱两角。

    白虎一步步的缓慢前进,在花瓣飞舞的气氛之中,在众人瞩目之下,一步步的带着背上的女子走向她生命中唯一的男人。

    最后一步,她来到他的身旁,他的手将她从白虎的背上抱下,四目相接,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

    小邪儿,你好美。凤赖的唇角扬起一抹痴恋的笑,他看着即将成为他妻子的小女人,心中充满了幸福。

    灿烂一笑,她有丝羞怯。

    缠绵的对视,仿佛忘了时间的存在,一直到一旁的第二发出轻微的声音,才将这一对自顾自的情人的注意力拉回到现在。

    两人并肩而站,抬头看着神台之上的神。

    一个由上帝见证的婚礼,由此开始。

    和其他婚礼一样的称述,一样的过程,一样的膏誓,一样的我愿意,

    从第二捧上来的盒子之中取出那一对美丽的戒指,他们相互为彼此套上,套上着永远的牵绊,从那一刻开始,他们的今后,将死死的连在一起。

    没有人,再没有人,可以将他们分开。

    现在,你可以吻你的新娘了。”神交代最后的一句话,天使在空中洒下祝福的花瓣。

    凤赖长臂一展,将小巧可人的小邪揽入怀中,温柔的双眸注视着她脸上的每一寸肌肤,缓缓的,他低下头,覆盖上她长娇艳的红唇。

    欢呼,祝福,在这一时间响起。

    小邪儿,我爱你。”松开她的唇片,他温柔的在她耳畔低语,羞红了她的粉颊。

    我也爱你。从见到你的那一刻,一直到现在。

    当祝福的钟声响起,欢歌笑语,为这幸福的一个做下最美丽的见证。

    在众人的祝福声之中,凤赖邪依偎在凤赖的怀中甜美的微笑着。

    凤歌穿过众人走到两人面前,从身上拿出一个美丽的锦盒,打开里面,那是一个镶嵌着紫色宝石的项链,美丽异常。

    送给你,希望你可以一直带着它,很珍贵哦。”凤歌笑着说道。

    凤赖邪感谢的手下,凤赖眼底闪过一丝什么,将项链取下。

    我为你戴上。”说完他便亲自为凤赖邪带了上去,紫色的宝石散发着美丽的光芒,在她洁白的皮肤上显得该外美丽。

    谢谢。”小邪弯起美丽的笑容向凤歌道谢,凤歌笑了笑没有说话,借由众人和两人祝福之时退了下去。

    他走到参天大树旁,双手环胸看着此刿幸福的无以复加的两个人,眼底闪过一抹苦涩,他抬起头看着睛空万里的天际,幽幽的开口。

    凤栖,从现在开始,你将永远伴随在她的身边,你感觉到了嘛。

    传说,在“禁忌之子,死后,他们的灵魂将化作一颗紫色的宝石,永久的保存下去,不会被时间消磨,不会被灰尘遮掩光彩,永远绽放着美丽的光芒。十年之后他叫凤栖,他有一个绝美的父亲和一个绝色的母亲,他们拥有一对美丽的令人惊叹的紫眸,可惜他只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不过父亲说,母亲在成年之前也是如此。他很奇怪,自己的名字为什么会和十多年前失踪的某位东方血族的血主一样,父亲告诉他,那是一个很优秀的人,他是父亲和母亲很重要的朋友,但是他却离开了所有人,去了一个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父亲为了纪念他,才会给自己取了一个样的名字凤栖。对此,他不予评价,然而,他想知道的是,父亲和母亲要为即将出生的妹妹取一个怎样的名字呢?母亲已经怀孕六个月了,第二叔叔告诉他们,母亲这一次怀的是一个女孩,一个即将成为他妹妹的小家伙。他很期待,期待一个小生命的将临,期待那个即将成为他妹妹的小家伙的出生。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可以把取名字的任务交给他,因为他已经想好了给妹妹的名字凤赖薰。

    小薰”薰”

    从六月底到零九年的最后一个月,《爹地》陪伴大家走过了近乎半年的时光,完结它总是让人恋恋不舍,仿佛觉得故事还没有就此结束,然而,结束了,当一段爱情走出了迷雾走向了幸福,那么到下的,只有永无止尽的爱这是某北心中最完美的结局,或许很多配角的部分没有交代的很清楚,但是小邪和凤赖的故事已经结束,剩下的我会陆续发上番外,有众配角的,也有小邪和凤赖婚后的故事,有兴趣的亲们,可以选着阅读。

    感谢大家半年以来的支持,某北真心的感谢各位,没有各位,某北不会有这么大的动力写完它,82w的字,写下来竟然并不吃力,一切的一切都要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爹地》的喜爱,和对我的支持,在往后的日子里,希望我可以带给大家更多更好的作品。2009年即将结束,某北祝福大家在新的一年里万事如意,心想事成,美男多多,钞票多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