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Chapters 060 — 黑眸

作者:北棠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眼中的神彩仿佛在那一瞬间破碎,心脏宛如被刺入了一根巨大的木雒一般的疼痛,凤赖邪呆呆的看着米迦勒笑着的脸,宛如没有灵魂的娃娃。== ( )==

    所以说,你们,禁忌之子,本就是不该存在的诅咒之子,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能痛下杀手,还有什么不能做的?米迦勒残忍的将凤赖邪的心一点一点的柠碎,看到她眼底那七色的光芒黯然下去,他的眼底充满了满意的笑意。

    长列抵在凤赖邪纤细的颈子之上,米迦勒已经不担心她会逃走或者反击了,连灵魂都被击溃的人,还能做什么?

    不过,他倒是很惊讶,她居然什么都不知道,这是凤赖刻意的保护还是什么?简直可笑。

    如果早知道,这么简单,就可以抑制住她所有的举动的话,那么,他早就揭穿这一切了。

    铎利的创尖缓缓的刺入凤赖邪的皮肉,她却仿佛一个失去所有生命力的娃娃,一动不动。

    小邪!”骑着白虎的凤栖始终是放心不下凤赖邪,就在找到炽炎,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伤口之后,他便一刻不停歇的赶了过来,然而眼前的这一幕,却让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那个展开六翼的天使,那个宛如娃娃般失去灵魂的小邪。

    借以白虎高速的飞行,趁着米迦勒放松警惕的一霎那,凤栖将凤赖邪一把抱在怀中,躲开了米迦勒那致命的一剑。

    该死!真是多管闲事。米迦勒冷冷的一哼,看着再一次半路出手救人的凤栖,眼底有些不时烦。

    小邳!你怎么了?”凤栖心疼的看着伤痕累累的凤赖邪,她的胳膊、她的后背,以及她颈子上的伤口看的他触目惊心,一颗心宛如被攥起一般,疼的快要让他窒息。

    她这是怎么了?

    哥,哥,凤赖邪颤抖的张开唇片,失去焦距的双眼移到凤栖苍白的脸上。

    微弱的两个字,却让凤栖珲身一僵,难以置信的瞪着怀中的她。

    她在说什么?

    你,是我”哥哥“,“凤赖邪迟缓的开口,声音是那样的微弱。

    小邪””抱着她的手在颤抖,凤栖的眼中闪过一抹痛苦,她知道了?她都知道了?

    我”杀了他””凤赖邪轻轻的开口,那微弱的声音,在风中消失。

    我杀了他”凤吟“他,他是我爸爸”“唇片颤抖,她机械化的说着。

    小邪,别说了,“都过去了,都过去了。她为什么会知道这一切?这些他永远都不想让她知道的事情。

    凤栖紧紧的抱住怀中的她,想要让这一刻就此停止。

    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是孪生兄妹生下的孩子,为什么不告诉我,那个我恨了那么久的人就是我父亲”为什么要眼睁睁的”,眼睁睁的,看着我杀了他”,她一个字一个的从口中挤出支离破碎的话,她的眼底泛起紫色的泪光,她紧紧的咬着唇片,她多么希望这一切都只是幻觉。== ( )==

    她多么希望自己什么都没有听到。

    可是“事实却这样摆在她的面前。

    当年,那个放走她的少年,那张脸,此刻已经和眼前的凤栖重叠。

    她为什么没有发现,为什么没有发现他就是那个少年。

    为什么不多想想,她之所以会在第一次见到凤吟的时候就感觉到的亲切感。她的手,她的双手,她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亲,而她的父亲,却在当年杀了她的母亲和养父。

    可笑,这是多么可笑的真相。

    她想笑,却发现眼泪不断的滚落脸颊,她想要忘记这一切,却发现从她知道这一切的那一刻开始,这些东西,便宛如被刻在了她的脑子之中一样。

    她的双手,染满鲜血,她的、凤栖的、父亲的”

    小邪,那是父王自已的选择,你不要“看着她脸上悲伤表情,看着那不断从她眼角滚落的紫色泪珠,凤栖感觉自已就快要崩溃了,他想让她忘记这一切,将所有的所有忘掉,他希望她永远都不要知道这些真相,但是现在,已经晚了。

    呜呜,“我杀了他“”呜“我亲手杀了他””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不给她一个选择的机会,为什么要让她背上这弑父的罪名,为什么让她带着满心的恨意杀掉了她最亲的人。

    她的身体里,留着他的血啊。

    凄厉的哭泣,从她的口中溢出,她再也忍受不了这残忍的一切,在凤栖的怀中失声痛苦起来。

    心疼不已的凤栖,一双充满恨意的眼睛看着站在一旁冷笑的米迦勒。

    他知道,只有一个人,可以在这么段时间内让小邪知道这一切。

    那个人就是米迦勒。

    他轻而易举的撕碎了他和凤赖苦心为小邪夹起的空中楼闾,将她丢入残忍的真相之中。

    米迦勒回视着凤栖充满恨意的双眼,眼底充满了嘲讽的笑意。

    你们本就是不该存在的人,污秽的血液,只能证明你们的肮脏。”

    住口!不许!不许,你把小邪弄哭。”凤栖咬着牙,不顾身上的伤势,一手抱着怀中的凤赖邪,一手灌注金部的力量,向米迦勒发出一条巨大的炎龙。

    浑身燃烧着火焰的巨龙,咆哮着向米迦勒冲击而去。

    然而,米迦勒只是抬起一只手,幻化出一把金色的羽箭,直直的向炎龙射去,

    只听到一声龙吟在空中回荡,炎龙竟然在金色的羽箭之下化作尘埃。

    只有‘禁忌之子,四分之三力量的失败品,又身受重伤,你以为这样的你,会是我的对手。”米迦勒的语气之中满满的不屑一顾,那双高高在上的眼睛看着凤栖,仿佛在看一只蝼蚁一般,只要他微微一用力,就能够将他捏死。

    那又如何。凤栖咬牙将涌上喉咙的鲜血吞了下去,决然的看着米迦勒。

    如何?那么我就让你看看,你的力量在我展开六翼之时,是多么的渺小。”米迦勒执起手中的长剑,竟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随着狂风呼啸,他将六只羽翼张到最大,洁白的羽毛赫然间延伸出金色的光刃,飞速的向着凤栖他们飞射而去。

    那密密麻麻的金色光刃,向雨水一般的密集。

    凤栖在第一时间张开结界,抵御住米迦勒的攻击,然而,六翼全开的米迦勒,又岂是重伤中的他可以抵御的了了。

    虽然抵御住了大部分金色光刃,但是任由一部分的光刃穿过结界,直接刺在了他的身上,他紧紧的将凤赖邪护在怀中,让白虎快速的躲避。

    然而,米迦勒仿佛打定了心思,要在这里解决掉他们,紧追不舍的放出越来越多的金色羽筹。

    鲜血”

    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凤赖邪的小脸之上,她仓皇的抬起头,却看到凤栖的身上已经被金色光刃刺的伤痕累累,手臂、肩膀、脸颊,到处是那鲜血淋淋的伤口。

    栖”她颤拌的伸出手,抚过他的脸颊上的伤痕,鲜血不断的顺着他的脸颊滚落,他却一动不动的硬撑着最后的结界。

    他没有半点反应,双眼之中光芒已经暗了下去。

    鲜血,不断的滴落,一颗血珠,落入了凤赖邪混沌的眼中,一阵刺痛,从眼睛扩散开来。

    栖”

    啊!!”

    一声刺耳的尖叫声传入天际,带着巨大的力量,让米迦勒都不由的一震,一瞬间的呆涩,他看向那已经被他追赶到绝境的凤栖和白虎,显然,在前一刻,凤栖的力量已经到了临界点,身上被他的光刃刺穿一个又一个的伤口,他却死死的撑住了最后的结界。

    他已经清楚的感觉到,属于凤栖的气息,正在一点一点的消失,然而,那一声尖叫之后,那巨大的紫色光芒,却将凤栖他们彻底的包裹了起来。

    看着那逐渐靠近过来的紫色光殊,米迦勒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长刿,一瞬间的,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压迫感,从那颗紫色的光球之中扩散开口

    更令他惊讶的是,他的心头居然泛起了一股恐惧感。

    恐惧?这是多么可笑的词啊,他怎么会感到恐惧呢!米迦勒自嘲的一笑

    随着光球越来越靠近,紫色的光芒缓缓的褪去,一抹纤细的身影从中显露出来。

    乌黑的长发,漆黑的双眸。

    凤赖邪单手将凤栖浮起,轻轻的放在白虎的背上。

    一抹淡淡的紫光,将凤栖和自虎包裹起来。

    米迦勒震惊的看着眼前和那银发银眸截然相反的凤赖邪。

    吃惊的看着她那双漆黑的眸子。

    黑色的眼睛”

    禁忌之子,之中,从紫眸到银眸,便是最大的极限,一旦闪现银眸,便是他们展开全部力量的时刻。

    然而,眼前的凤赖邪,那双黑色的眼睛,是那样的诡异。

    风,吹起凤赖邪乌黑的发丝,她半眯着黑色的眼睛,一步步的靠近米迦勒。

    你想杀了我是吗?”凤赖邪勾起唇角,问道。

    米迦勒眯着眼睛看着她,却没有说话,他竟然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了同路西法一样的气息,那让人畏惧的压迫感,是那样的熟悉。

    为什么不回答我?”凤赖邪笑容依旧,然而她的手,却闪电般的向着米迦勒抽出了赤色的光鞭。

    险险的躲开那要命的一鞭,米迦勒惊讶的发现,凤赖邪的速度竟然能够跟的上自己,他的眼中充满了震惊。

    他无论如何也不能理解,一个禁忌之子,怎么可能和六翼全开的他相比。

    然而,凤赖邪很快的就让他知道了,他的愚蠢。

    如果说之前的凤赖邪快如闪电,那么现在的她已经和光速相媲美,米迦勒所有的优势,居然在她的面前显得那样的苍白。

    她那诡异的身影和绝时强大的力量,是那样的令人恐怖。

    他还没有觉察到她的动作,她便悄然的闪身来到他的身后。

    单手扯住他的一只羽翼,光鞭一甩。

    惨叫声响起,鲜血四溢。

    你!!”米迦勒彻底的被眼前的凤赖邪所震住了,他瞪着眼睛捂着自己被扯掉翅膀的伤口,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她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她的力量会变得如此恐怖。

    好美的翅膀啊。”凤赖邪弯起唇角,看着手中被折断的羽翅,妩媚的看了一眼米迦勒。

    据说天使的力量都汇聚在他们的翅膀上,只要折断他们的翅膀,他们就会丧失所有的力量。”她看著他,微微一笑。

    却让米迦勒从心里感到一股寒气。我想试试看,如果把你刺下的五只翅膀都折断的话,你还可以飞吗?,她灿烂的笑容宛如艳阳一般闪耀。

    眨眼之间,米迦勒却失去了她的踪影,他比然的一动,背部再次传来一阵撕心梨肺的剧痛。

    啊!混蛋!一刿刺过去,凤赖邪却早已经跳离他的攻击范围。

    她的手中一只新鲜折下的羽翼,正滴着鲜血。

    滴答,滴答。

    还有四只。凤赖邪舔了舔唇片,眯着眼睛看着已经有些狼狈的米迦勒。

    恶庞!

    米迦勒的心中猛的一震,仿佛看到了多年前的路西法高举着染血的巨刻,站在众多天使的尸体之上。

    那种恐惧,兜头而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