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Chapters 059 — 身世

作者:北棠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米迦勒长剑横扫而来,白虎按照凤栖的意志快速的躲闪,凤赖邪则甩出手中的光鞭,将冲过来的米迦勒隔开.

    米迪勒转身反追而来,被彻庭激怒的他浑身散发着巨大的怒气,恶狼狠的瞪着两人一兽,飞速的适赶上去。== ( )==但是很快,他却注意到,来自后方,天使们的惨叫声,以及群兽咆哮声。

    那是什么”米迦勒的心中隐约感觉到,他必须马上赶回去。

    愤然的看了一眼凤赖邪,他不再恋战,转身向后方赶去。

    不能让他回去。”凤栖咬牙硬撑,用意识让白虎追赶上去。

    但是由于之间的距离差距太大,即使是白虎的速度,仍旧和米迦勒之间差了一大段距离。

    凤栖的额头冷汗不住的往下滴落,失血过多,让他的视线开始模糊。

    栖栖。”凤赖邪感觉到自凤栖身上传来的冰冷触感,担忧的看着他。

    小邪,我追过去,你跟白虎尽快赶过来。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眼看米迦勒即将冲入战地,凤栖深吸一口气,再顾不得几乎快要透支的身体,咬牙吩咐道。

    凤赖邪紧紧的咬住了唇片,她的眼神闪烁。就在凤栖想要起身追过去的时候,一阵旋风,却从他的背后席卷而来。

    他来不及阻拦,惊叫一声:“小邪!”

    大白,带栖栖去找炽炎。”

    再次的展开凤赖的旋风,凤赖邪的双眼已然呈现出全然的银色,旋风的急速,很快的使她冲到了米迦勒的面前,光鞭脱手而出,硬是将米迦勒前进的速度停了下怎

    凤赖邪!”米迦勒咬牙看着半路杀出来的凤赖邪,眯起的眼中射出浓浓的杀气。

    抱歉,天使长大人,我们之间的帐,还没有算完。”笑眯眯的看着米迦勒,凤赖邪银色的眼底,却有着决然。她向赖担下了加入主攻的任务,却什么也没有做到,不但如此,还因为自己的一时失手,害的凤栖被米迦勒重伤口心中的惧悔已经不能解决任何事情,唯有在现在这个关键的时剂阻止米迦勒,才是她应该做的。

    全身的力量在一瞬间张开,凤赖邪第一次动用她全部的实力,凤赖曾经警告过她,她的经验尚不足以让她驾驭如此大的力量,如果运用不好,很有可能伤及自身,但是,现在她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

    双手的鲜血向她控诉着她的失误,紧紧的攥起拳头,她看向米迦勒。

    帐习米迦勒微微勾起嘴角,戈过一抹不屑的笑容。

    三年前将赖禁锢,三年后怂恿朔言,刺伤凤栖,这三笔账,我可要好好的跟你算一算。拔地而起的旋风将她美丽的银发吹动,在风中摇曳,她将全身的力量灌注在双脚和双手之上,死死的盯着米迦勒。

    你想拖延时间,凤赖在哪里?是不是就在后方。”米迦勒冷笑一声,提起手中的长刻。“既然你这样不自量力,那么,我就将你的尸休送给凤赖做见面礼好了。”钝正的“禁忌之子,又如何,他是除了上帝之外最强的存在,除非她和凤赖联手,否刖不足为惧。

    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凤赖邪勾起唇角,不等米迦勒有所动作,她单手一台,一阵狂暴的龙卷风呼啸的向米迦勒飞去。

    米迦勒冷哼一声,单手持剡自上而下猛的一劈,白色的光芒爆炸开来,硬生生的将那旋风从中间一劈两半。

    风狂肆的吹动他的月身,当他眼底扬起不屑的笑意之时,却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撼到。==怡红院 ==数十道巨大的旋风,在空中舞动,卷起巨大的风窝,耳边刺耳的风声,仿佛要将他的耳膜撕裂。

    不可能!”米迦勒瞪着眼前这数十道巨大的旋风,这已经远远超出了他对凤赖邪的预测,他本以为,她的力量,只是比凤赖高出一些,然而,却没有想到,在她力量全开之时,居然能将旋风的数量达到凤赖的一样。

    然而,她却只是一个十八岁的禁忌之子,“没有凤赖那千年的修为,居然能够操纵如此之多的旋风,这不禁让米迦勒对她进行了崭新的审视。

    没有什么不可能。”凤赖邪银色的眼底翻着七彩的光芒,她能感觉到,那如巨浪一般的力量在她的身体中翻滚,仿佛要从她的身体中冲出,巨大的力量波动,让她脊推发寒,然而她却不肯让米迦勒看出自己的不适,暗自咬紧牙关,脸上一片笑意。

    希望米迦勒大人,时我的招符,还算满意。”凤赖邪单手一挑,数十道旋风很快的将米迦勒包围起来,巨大的风波,几乎要将他的衣服撕裂。

    哼“”米迦勒冷哼一声,展开一对巨大的羽翼,向高空飞去,凤赖邪紧接着将旋风的高度井高,以极快的速度将米迦勒困在其中。

    该死!”看着紧紧的跟着自己的旋风圈,米迦勒恨的双手握紧,穿过暴风圈,他看着那个悬浮在半空之中,单手榨控旋风的凤赖邪。

    他有预感,如果给她更多成长的空间,她将比凤赖更加令人畏惧,将成为天界的心腹大患。

    然而,他却绝不会让她有这个成长的时间。

    怒喝一声,米迦勒展开全身的气场,双手握住剑柄,以自身为中心,向四周旋转,手中的长剑之上,被他灌注了极大的力量,以绝对强势的力量将巨大的旋风斩破。

    然而,就在米迦勒用大部分的力量去斩破旋风的同时,由于肆虐的风扰乱了他的感觉,他丝毫没有注意到。一抹纤细的身影,却如鬼魅一般的闪现在他的背后。

    破神!”凤赖邪瞄准时间,快速的甩出自已手中的长鞭,赤色的长鞭,宛如一条火蛇,猛的抽在米迦勒的前胸,在他的胸口留下一道从左肩到右腹的巨大伤痕。

    仿佛被火焰焚烧一般的剧痛,让米迦勒冷汗冒了出来,反射性的一剑刺去,却被她侧身躲开,长剑,只在她的左臂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嘿嘿。”然而凤赖邪却笑了,她快速的闪身,后退,满意的看着她在米迦勒胸口留下的巨大伤口,鲜血正不断的从他胸前的伤口中涌出,她可以清楚的看到他那被自已的光鞭抽开的皮肉翻着焦黑。

    而她的左臂亦然。

    该死的‘禁忌之子“你将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血的代价。”从未受到过这样的伤害,米迦勒在剧痛之下气的浑身发抖,他居然被一个只有十八岁的“禁忌之子打伤,胸前的剧痛已经无法掩盖住他内心的暴怒,巨大的云层在他头顶的上空形成。

    凤赖邪撕破自己衣角,快速的将左臂的伤口包扎起来,她预感到,即将到来的危险。

    呼,”

    巨大的风吹过,险此让她睁不开眼睛,然而,一道刺眼的白光,却让她愣在当场。

    那个从白光之中显现出来的身影,让她浑身的细胞都为之颤栗。

    六只羽翼将米迦勒包裹起来,随着他将六翼的展开,他身上的伤口,居然奇迹般的愈合了,他的眼睛中带着高高在上的冷傲,冷冷的扫过凤赖邪。

    传说中协“六翼天使?!凤赖邪深吸一口气,不敢相信,在她以为她快要成功的时候,米迦勒却解开了所有力量,展开了上帝赐子的六翼。

    巨大的压迫感,陡然间从四周巨涌过来,强大的灵压,让她的身体都随着刺痛。

    这“”就是天使长米迦勒真正的模样吗?那个轻而易举就将赖打败的天使长,”

    我将以上帝的名义,净化你卑贱的灵魂。米迦勒展露一抹笑容,是那样的冰冷,残醅。

    凤赖邪咬着牙,看着眼前力量全面提井的米迦勒,六只羽翼,就等同于,是两翼天使力量的三倍,在米迦勒两翼时候的力量为基砝上,拨起三倍的话,那是怎样一个恐怖的画面。

    凤赖邪不敢去想,她只能稳住自己体内骚动的力量,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对付他即将来临的攻击。

    没想到,对付一个小小的‘禁忌之子,居然要解开我的六翼封印,能死在六翼状态下的我的手中,你应该感到荣聿。有多久没有解开过六翼封印了?有多久没有感受过力量全部解放的畅快了?米迦勒微微眯起眼睛,自从在圣战之中和路西法对战过之后,他再也没有展开过六翼,然而,眼前的,禁忌之子,居然将自己逼到这种地步。

    不免的,他对自己起了一丝嘲讽,更对凤赖邪产生了巨大的杀意。

    荣幸吗?抱歉,我好像并没有那样的感觉。”看着自我感觉良好的米迦勒,即使在巨大的压迫感夹击之下,凤赖邪却依旧扬起了一抹灿烂的笑容

    她是否可以自我称赞一番,就来赖都没有将米迦勒逼到这种地步,自已居然逼的米迦勒不得不解开六翼封印。

    虽然,这所代表的,就是巨大的危险,但是,她却笑的格外美丽。

    很好,我很快就让你什么感觉都没有了。米迦勒勾起一抹残忍的微笑,以光速飞向了凤赖邳。

    电光火石之间,她甚至来不及做出第一时间的反应,稍显迟缓的反应之下,她的后背,被米迦勒的长列砍出了一道长长的。子。

    鲜血喷涌,她仓皇的闪身,冷汗已经覆盖在她的全身。

    这就是,米迦勒真正的实力吗。

    那远远超过她的速度,她根本来不及反应,如果不是她将力量全开,只怕那一剑不只是砍伤她的后背,早已将她砍成两段了。

    后背火辣辣的剧痛,让凤赖邪忍不住的发出一丝申吟。

    呵呵,知道痛了嘛?这就是你触犯神的惩罚。”米迦勒将长列上的鲜血抹去,冷笑的看着狼狈不堪的凤赖邪。

    神习可”我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神的出现,只看到你这个家伙,自瑚为神的使者,用你那可笑的理论掀起这场战争。”凤赖邪看着米迦勒的眼睛是那样的不屑,仿拂真正失败的人是他,而不是自己。

    可笑的理论,‘禁忌之子,的存在,就是一个不可原谅的罪孽,亲兄妹之间乱沦下来的孽种,居然跟我谈论这些。哈哈。”米迦勒感到她的话是那样的可笑,然而他却没有注意到,凤赖邪在听到他的话之后,一瞬间的呆涩,那双银色的大眼睛之中闪烁着点点的光芒。

    你,你说什么?什么亲兄弟?”什么乱沦。”凤赖邪有丝急切的低吼着,她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但是,她却感觉到一阵恐惧,自她的心中陡然间向四肢扩散。

    ,米迦勒的眼中充满了鄙夷,他看著凤赖邪狼狈的身子和那双紧张的银眸,忽然之间,他明白了什么。

    哦?看来,你并不知道自已的真实身份,更不清楚‘禁忌之子,的由来?

    这到有趣了,这个血统最为纯正的‘禁忌之子”居然什么也不知道。

    什么“凤赖邪咬了咬唇片,眯着眼睛看着他。

    难道你不知道,‘禁忌之子,全是由血族内,纯血的孪生兄妹乱沦生下来的孩子?而你”,之所以拥有比凤赖更强大的力量,则是因为,你的父亲母亲,身份特殊。”米迦勒残忍揭开这一层面纱,将血淋淋的事实显露在凤赖邪的面前。

    你”你在乱说什么”,什么兄妹乱沦,什么挛生子”,凤赖邪难以置信的轻轻摇着头,看着脸上带着笑意的米迦勒。

    忽然之间,她的额头传来一阵剧痛,痛的让她忍不住的用双手抱住脑袋,发出痛苦的申吟。

    哥哥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

    属于女子的痛哭声,宛如一道闪电从凤赖邪的脑中劈下,一阵剧烈的镇痛之后,她双脚苍然的一软,跪在了半空之中。

    那声音,是那样的熟悉,仿佛刻在了她的记忆之中,远远的,深深的。

    好痛“脑袋越发的疼痛,凤赖邪抱着仿佛要爆炸的脑袋发出悲切的低吼。

    链翘,我说过,如果我得不到你,我也不会让任何人得到你“”,

    不!!”不要!!”

    链翘链翘”

    该死!该死!你这个该死的女人!

    混账,给我烧了这里,

    你是要走,还是要在这里被烧死。”三分钟。”

    啊!!!”记忆的碎片冲破魔法的阻拦,涌入她的脑海之中,巨大的冲击,悲惨的画面,那凄厉的尖叫和怒吼,仿佛在她的耳边回响。

    涟翘,涟翘”,

    涟翘,涟翘”

    涟翘,涟翘”,妈妈!妈妈!

    颤抖的抱着自己快要爆炸的脑袋,凤赖邪从痛苦的回忆之中发出一声颤抖的呼唤。

    妈妈“”

    涟翘是她的妈妈,为什么!为什么她却不记得了,“迦曳,“迦曳陛下

    涟翘“真的是你母,

    不是,“涟翘“我,”

    看我糊涂了,涟翘早就已经死了,真是”

    涟翘嘛?她是我的妹妹。”

    住口!住口!!”蜂拥的记忆,被封印的记忆,凤赖邪感到她的脑子是那样的混乱,宛如一个巨大的手,在她的脑子里搅动,将她的思想,她的理智,全部搅碎。

    米迦勒冷冷的站在她的面前,看着跪在半空之中瑟瑟发抖的少女,她的后背鲜血再不断的涌出,已经将她雪白的衣服,染成了一片血红。

    看来,你的记忆被人封印了啊,那么,我在好心的告诉你一件事情好了。”米迦勒用长剡挑起凤赖邪的下巴,看着那双混乱的银色眸子,唇角勾起一抹恶意的弧度。

    你的亲身父亲是上一任的东方血族的血主凤吟,而你的母亲,则是那个从小被从往西方血族的涟翘。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的母亲,应该是被你父亲杀掉吧,而你的父亲,“米迦勒顿了顿,挑了挑眉继续道:”据说,你亲手把他杀了走吗”,……

    虽然,某北受到亲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胁,说不可以虐小邪,但是,我最终还是下手了,啊哈哈,灭哈哈,仰天狼笑三声,就让我最后狠狠的虐一次吧。(乱沦不是错别字,而是乱沦是禁词,所以,只能找个雷同的代替)。某北顶着锅盖,龟速爬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