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Chapters 058 — 受伤

作者:北棠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白虎展翅而来,横扫而过,带着呼啸的风,凤赖邪手中的赤色光鞭带着弄弄的寒气,随着她的手腕转动,甩向了米迦勒的身上kknet)

    天使长大人!”一旁的天使看着米迦勒居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赶忙上前想要阻挡凤赖邪的进坟,然而却被米迦勒一把椎开,他眯着眼睛张手接住凤赖邪的光鞭,但是很快,他脸上的笑意在一瞬间消失,一把丢开赤色的光鞭,他的掌心宛如被烈火焚烧一般的疼痛。==文字版怡红院( )==

    摊开手掌,掌心已经被烧焦,鲜血从伤口中涌出口

    米迦勒的眼中充满了震惊,别说是备光鞭了,就是一般魔界人的魔法光弹砸在他身上都不起半点作用,但是凤赖邪手中那条赤色的光鞭,却轻而易举的烧伤了他的手,如果不是他甩开的及时的话,那么他的手掌,此刻只怕早已被那条光鞭烧断。

    该死!”米迦勒用另一只手覆盖在手上的手上,快速的用圣光治愈,然而他却发现,他恢复的速度慢的惊人,很显然,凤赖邪手中的光鞭所具备的力量,对他而言绝对是致命的。

    愤愤然的眯起眼睛,米迦勒重新审视着眼前骑着飞天白虎的绝美少女,精致的脸庞,倔强的表情,那双紫色的眸子隐隐有些翻着银色的光芒,他冷笑一声。

    无论她再怎么强,也不过是一个被神所遗弃的‘禁忌之子,而已。

    天使长米迦勒”,凤赖邪骑着白虎飞行而迂,站在米迦勒的面前,眯着眼睛看着这个俊美不输赖的天使。

    ‘禁忌之子,凤赖邪,你没有资格喊我的名字。”米迦勒冷笑一声,手中赫然间爆发出巨大的圣光,笔直的朝着凤赖邪射去。

    大白!”低喝一声,凤赖邪一拍白虎的脑袋,白虎灵性十足的躲过巨大的圣光。

    有没有资格,不是你说了葺的。”凤赖邪冷哼一声,对于米迦勒不屑的口气,她只感到一阵的不悦。

    好,我今天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差距。米迦勒勾起唇角,单手抽出腰间的白色长剑,镑利的剑尖直指凤赖邪的额头。

    汝等肮脏的血液,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如果不是因为需要对付魔界,他根本不会让凤赖活到今天,更不会把眼前的凤赖邪抓到天界,对于他而言,把血液污秽的“禁忌之子,带入天界,简直是对天界的侮辱。

    迂腐!”凤赖邪看着一本正经,神圣无比的米迦勒,只感觉他的思想和行为都已经让她所无法忍受,那几近厌恶的眼神和鄙夷的目光,让她威觉到自己在米迦勒的眼中,不过是一个连蝼蚁都不如的尘埃。

    但是,很快,她就会让他知道,她这一粒尘埃,足以掀起一场沙尘暴。

    四目相接,电光火石之间,凤赖邪和米迦勒同时动了起来,白虎身为传奇神兽速度自然不在话下,即使是天使长米迦勒的速度,它都能与之匹敌,丝毫不逊色。

    快速的闪躲开米迦勒挥来的创锋,凤赖邪一个上身一转,将赤色的长鞭甩向米迦勒的颈子,但是很快,便被他轻易的躲过。== ==

    米迦勒对凤赖邪身下的白虎感到惊讶,没有想到那个只有在远古时代才出现过的四神兽之一,居然会成为凤赖邪的坐骑,更让他无法理解的是,四神兽本事上古的神兽,代表着光明和正义,然而白虎如今却站在了凤赖邪的那一边,这太不应该了。

    然而,现在的时候,并没有时间让他多问什么,所有的疑问只能等到他把凤赖邪拿下之后再去解决,他相信,白虎的投靠只是一时的失误,这些神兽虽然智商比一般的野兽高出许多,但是,追根究底,它还是一只畜生。

    飞快的闪身、躲避、回击,凤赖邪却每次都碰不到米迦勒的衣角,她很清楚,只要自已的光鞭能扫到米迦勒的身上,便可以在他的身上留下致命的伤痕,但是遗憾的,由于实战经验的匮乏,她根本无法判断米迦勒接下来的动作,若不是因为有白虎天生的敏锐感官,躲避开米迦勒的攻击,只怕最先败下阵来的,将是她。

    同样的,凤赖邪伤不到米迦勒的同时,米迦勒也已经气闷已久,他看的出来凤赖邪的经验不足,动作稍显雅嫩,这本是他最好的机会,然而那只白虎的灵敏和机智,却成为了他一大障碍。而且最让他慎恼的,则是白虎也属于光明生物,他所拥有的圣光对其一点效果也没有,除非他一剑将白虎砍伤,否则只能继续和他们周旋下去。

    这边米迦勒气恼与凤赖邪的纠缠,眼角却看到下面的对战,在冥皇等人压制之下,五大天使根本无法施展身手,很显然,天使一方在称君等人的调遣打压之下,已经被极大的压制住了。

    愤然的一怒,他岂能被这些卑贱的生物所打败。

    全军前进!他扬声号令,藏身于云层之后的另一半天使大军,以极快的速度向下涌去。

    成功了!凤赖邪眼看着天使大军的全部军力已经被吸引过来,心中暗自庆幸,然而对方那庞大的数量也同时让她心惊,即便是全部的魔界士兵加入奋战,也绝对不是这样一个庞大军团的对手。

    心中有些焦急,如果这个时候凤赖领着魔兽军团前来助阵,那场面又将是另外一番情景。

    但是”

    眯着眼睛看着在高空之中和自己毛缠不解的米迫勒,如果不能将他引到包围因之中,留他在包圄国之外的话,只怕会给这一场完美的计划落下一个巨大的致命伤。

    一面躲闪米迦勒的攻击,凤赖邪一面想着办法。如果她忽然间撤退,一定会可起米迦勒的怀疑,这样无疑是给这一次的计划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烦。

    很可能功亏一篑。

    但是,怎样才能让米迦勒没有怀疑的进入包围因呢?凤赖邪有些苦恼的思考着,然而米迦勒却抓住了她一瞬间的呆涩,用魔法牵制住了白虎的前爪,使得白虎有一瞬间的停顿。

    趁着这短暂的间隙,他的唇角扬起一抹残忍的笑,手中的长刿直直的刺向凤赖邪的胸口。如果能在这一场战斗之中彻底消灭所有的“禁忌之子和魔界的全部兵力,那么,她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就在米迦勒的剡尖即将刺穿凤赖邪的胸口只是,一抹人影,闪电一般的将她推开,米迦勒的剑尖硬生生的刺入那人腹部。

    鲜血味,顿时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栖!!”被推落云端的凤赖邪,眼睁睁的看着凤栖代替她挨了米迦勒的那一间,那白色的剑身从他的腹部贯穿。

    吼!白虎飞快的俯冲而下,接住下坠的凤赖邪。

    该死的家伙,居然自己来送死!”米迦勒厌恶的抽出自己的长剑,看着脸色苍白的凤栖无力的向着云层下方坠去。

    栖栖!!”凤赖邪架着白虎赶去接住凤栖,勉强的将他拉到白虎的背上,她的眼神一抖,看着他那身乳白色的衣服,已经被他腹部涌出的鲜血逐渐染红,她猛的一震。

    栖栖,你不会有事的。大白!快跑,去找炽炎。”她的手在颤抖,她知道米迦勒所用的长剑之上皆是圣光,一旦被刺伤,伤口要比普通兵器刺伤的更大更难愈合,光是从他那泛着黑色的伤口边缘,她就知道,他的伤势很重。

    小邪小心口,凤栖艰难的开口,眼晴看着她的身后。

    大白!”米迦勒不知什么时候跟了过来,直追白虎的身后,手中握着那把染血的长剑紧随其后。

    吼!”白虎低吼一声,用尽全力的加速,想要刷掉米迦勒,同时虎目快速的在人群之中寻找炽炎的身影。

    栖栖,你要撑住口看着鲜血源源不断的从他的腹部涌出,凤赖邪一时间不知所措,她撕开自己的衣摆将他的伤口捂住,但是鲜血依旧从衣料之中渗出,染红了她的双手。

    我没事的,快将米迦勒……引入包围圈,再晚“就来不及了,”凤栖吃力的开口,随着他话音落地,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涌出,他却哽咽一声,硬生生的将其吞了下去,不想让她看到自己越发消损的身体。

    我”我知道了!”凤赖邪狠狠的咬住了唇片,她自然知道他所说的不过是安慰自己的话,他不断涌出的鲜血已经向她证明他的伤势有多么的严重,但是凤栖说的没错,在这生死存亡的关头,将米迦勒引入包围圈才是最主要的事情。

    大白!掉头,向平原前进。”忍着眼底的泪光,她几乎咬碎了牙根。

    只有将米迪勒引入最深的地方,他才没有时间冲出去,这样才能给赖充足的时间,断其尾部,将天使们彻底的包围其中。

    凤栖的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然而他的脸色却越来越苍白。

    从开站的第一时间,他的目光便紧随在她的左右,深怕她出半点差错。就在他看到她单挑米迦勒的时候,他几乎恨不得立刻冲到她的身边,可是却无奈于必须带颌士兵于天使对抗,只能远远的观望。

    然而,就在他看到米迦勒的利剑,即将刺入她的胸口之时,他已经什么都管不了了,用尽全身的力气冲到她的面前,将她推离危险,这就是他全部的想法。

    栖栖,你要摁住,很快,很快我们就要到了,把米迦勒引进来之后,我就找炽炎来救你。”凤赖邪死死的按住他腹部的伤口,她的下唇已然被自己要破,然而她的齿贝是那样的颤抖,眼泪不住的在她的眼眶打转,连她说话的声音都是那样的颤抖。

    嗯。”凤栖淡淡的应了一声,事实上,由于失血过多,他已经没有说话的力气了,天使长全力的一剑,可不是任何人都受的了的,不过好在,她安全了,至少,现在的她毫发无损。

    即将到达平原,米迦勒却猛的提速,冲到了白虎的面前,长剑一扫准备砍下白虎的脑袋,然而凤赖邪的赤鞭一甩将他逼开来。

    她快速的将手中的信号弹在放出,一抹璀璨的烟花飞到高空爆开口

    那是她和赖约定好的暗号,一旦时机成熟,她便会放出此物,赖便会带领魔兽大军前来包抄。

    这是一个陷阱,“看到信号弹的非空,米迦勒赫然间明白了什么,恶狼狠的瞪了一眼凤赖邪,他快速的向回赶去。

    不能让他现在回去。凤栖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放出一颗火焰弹,阻止了米迦勒的离去~

    你想死,我成全你。”彻底被激怒的米迦勒猛的一个转身,充血的眼睛看着白虎背上的凤栖和凤赖邪。

    小邪,抓紧。”凤栖强忍着剧痛,坐起身来,骑跨在白虎身上,他将手按在白虎的头上,通过心灵感应告诉白虎他所需要它做的。吼!”白虎低咆一声,明自了他的意思,快速的转身,向前飞去,然而,米迦勒已经彻底被激怒,他怎肯放过这两人一兽,闪电般的冲到白虎身前,他挥剑想象,手中的圣光更是对着凤栖打去。

    栖栖!”凤赖邪眼看着圣光即将打在凤栖身上,她紧皱眉头抬手一挥,一阵旋风将米迦勒的圣光打散。

    你什么时候会用凤赖的招式的?”看着那再熟悉不过的旋风,米迦勒恨的紧咬牙根,如果说,这个世界上除了那个背叛者之外,他最恨的人,那便是凤赖,那个胆敢拒绝他的提议,甚至逼着他不得不离开庞界的“禁忌之子,。

    我会的还有很多,如果你想尝尝的话。”凤赖邪的额头冒出一丝冷汗,她却不着痕迹的抹去,事实上,她对赖的招数十分的生疏,刚才闪电间用出的一招,几乎是她的极限。

    很好,你又多了一个该死的理由。”米迦勒怒极反笑,执起手中的长剑向凤栖和凤赖邪刺去。

    嘿嘿,送上第二章,某北屁颠屁颠的去睡觉,开心呐,心理美滋滋的捏。(众:这丫发春鸟?)

    灵感的回归是那样的甜美”原谅某北如此情不自禁的激动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