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Chapters 055 — 温存

作者:北棠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是夜。==怡红院 ==

    寂静的夜晚,漆黑的夜空之中明亮的星星闪烁着点点的光芒,凤赖邪站在阳台上,抬头看着那美丽的夜空。

    小邪。”忽然,一个声音,从阳台下方传来,她低下头向下望去,微微的一愣。

    小白?”

    站在阳台下的草地上,正是一身黑衣的朔隐,他抬着头,看着阳台上的她,露出一抹坏坏的微笑。

    下来,我有话对你说。朔隐笑着说道。

    凤赖邪眨巴眨巴大眼睛,不疑有它,双手一撑当即从阳台飞身而下,她惊人的举动,把朔隐吓了一跳,赶忙脚下点地飞身而起,一把将她接住。

    你干嘛!”他瞪着她无辜的小脸,不满的同道。

    你不是让我下来的么?凤赖邪颇为无莘的眨巴眨巴大眼睛,跳下来,比走楼梯快多了不是么?

    你太不小心了。心中虽然知道她已经今非昔比,这么点高度根本就伤不了她,但是朔隐还是忍不住念叨一句,随后将她放在地上站稳,他撇撇唇。

    你找我,什么事?”整整自己的衣服,凤赖邪好哥的看着他,今天小白以狼族之王的身份在会客窒出现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他欲言又止的表情,果然,他还是有事情要对自己说的不是嘛。

    我是想跟你说此事情,你可以陪我在林子里走走吗?”朔隐随意的开口道。

    如果你变成银狼的话,我会更乐意。”笑眯眯的看着帅气无比的朔隐,她还是很怀念那只嚣张且臭屁的银狼。

    然而,她不过是随口一说,却没有想到,朔隐竟然就在她的面前变身成了那只银狼,它抖了抖身上的毛发,用那双赤红色的眼睛看了看它。

    在心中问道:,现在可以陪我走走了么?”

    说完,它非常自己的示意凤赖邪坐在它的背上。

    凤赖邪惊讶过后,带着一抹笑意,不客气的跨坐在了它的背上,就像曾经无数次的那样,纤细的少女骑着高大的银狼,走向那森林之中。

    然而,却有一双眼睛,注视着这一切,直到看着一人一狼的背影消失在森林之中,才缓缓的松开了紧握的手,悄然的离开口

    小白,你要跟我说什么嘛?快说啦。”骑着小白走了一会儿,凤赖邪不禁弯下腰抱着它毛革茸的脖子,情不自禁的将小脸贴在上面,事实上,她十分的怀念小白,然而她却知道,它已经不可能再成为自己的宠物,因为它已经是他

    统一了东西方狼族的王,一个站在狼族顶端的位置。

    ,当初地牢里那么多只狼,你为什么会选中我。”小白悠悠的开口问道

    哈。”凤赖邪不知道它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想了想回答道,因为那里面只有你一只银狼,虽然你当时很狼狈,但是我却第一眼看到你就被你那身皮毛所吸了了,后来事实证明,我的眼光独到,不是么?”谁会想到当时饿的瘦骨如柴,明显营养不良的银狼,居然会在日后成为了统一东西方狼族的家伙。== ==

    这只能说她的运气太好了。

    等了半天,也没见小白再有什么反应,凤赖邪有些奇怪的捏捏它的耳朵

    怎么不说话了”,

    ‘我要说的已经说完了,你陪陪我走走,我等下送你回去。”小白的。气一如既往的平淡,听不出一丝波动。

    凤赖邪眨巴眨巴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它大半夜的跑来找自己,就是为了问同她当初为什么会看中它?然后呢?然后就没了?她越发的不理解小白的思维了。

    不过,心中虽然有些疑问,凤赖邪却没有多说什么,明天即将开始和天使的战斗,她的心中也已经是堆满了思绪。就这样,她骑在银狼的背上,随着银狼缓慢有力的步伐一点点的前进,一人一狼慢悠悠的在林间移动,直到好一会之后,银狼才将她带回了房前。

    看着凤赖邪从自己的背土下去之后,小白也在一阵光芒之后便会了朔隐的模样,他站在凤赖邪的面前,看着刚刚到他胸口的小人儿,看着她笑眯眯的望着自己,情不自禁的,他伸出了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呃“”他这是干嘛?看着朔隐默默不语的椽着自己的头发,凤赖邪忽然想到了朔离。

    师父没有来吗?”今天他并没有看到师父的身影。

    大哥在族里。”提到朔离,朔隐不禁眼神一暗,放下手,苦笑道:”他的心情不好,族里也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处理,他留在那里没什么不好。”

    凤赖邪低着小脑袋,有些闷闷的开口道

    师父,是不是生我的气了。,虽然说她并没有因为朔言的事情而感到愧疚,但是朔言毕竟是因自己而死,而师父和朔言一直以来都是生活在一起,感恃自然是好的没话说,亲弟弟因她而死,估计就是再好脾气的师父也会对她不满吧。

    没有。”朔隐干脆的回答道。

    嗯?”她有些不相信的看着他。

    大哥没有生你的气,他让我跟你说对不起,小言太小了,他还没有长大,对自己和别人的事情都没有判断的能力。”朔隐叹了口气,赫然间,他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男子,他扯了扯嘴角道:“好了,我回去了,你好好休息。”说完,他便转身离开。

    站在原地,看着朔隐离开的背影,小邪不由叹了口气,转身想要回屋,却看到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凤赖。

    狲,”

    回去吧。”没有多说什么,凤赖拦着她淡薄的肩膀向房子里走去。

    小邪绮在他的身上,任由他将自己带回到她的房前,然而,在他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她却拉住了他的衣角。

    小邪儿?”语带疑问的看着低着脑袋的她,凤赖不明白她的意思。

    赖,今晚,我可不可以跟你睡。”她幽幽的抬起头,双眼之中有着期盼。

    凤赖轻叹一声,微笑着说道

    我怎么会说不可以呢?”

    小邪的脸上扬起微笑,跟着他走到他的房间。

    凤赖让小邪先休息,自己去洗了个澡。

    然而,当他走出浴室的时候,却被眼前看到的一切震惊。

    小邪儿“他的声音有些沙哑,眯着眼睛看着眼前只穿着他的衬衫的凤赖邪。

    他的衬衫穿在她的身上,就像是一件超大号的衣服套在她身上一般,大大的领子暴露出她洁白的肌肤和一边的肩膀,光稞的双腿,不着寸倭,下意识的,他想到了那个夜晚,她的粉色斗篷之下,一丝不挂的完美。

    赖,我不想回去拿睡衣,先拿你的衣服穿穿,你不介意的哦?”凤赖邪无莘的看着凤赖,仿佛不知道自己在无形之中所形成的性感景象。

    衣衫半开的坐在柔软的大床之上,光裸的的双腿性感的微微张开,阴影之中是那无限的诱惑。

    不介意。”凤赖强迫自已移开视线,用毛巾擦干自已的头发。

    让我来!”伸出手,凤赖邪一副“为您服务,的乖巧模样。

    凤赖只能将毛巾递给她,自己则坐在床边,娇小的她跪在自己的身后,双手拿着柔软的毛巾擦拭着他湿润的头发。

    她动作温柔、认真,然而她的身体却紧紧的贴在凤赖光裸的背上,他甚至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在那件衬衫之下,她仍旧和那一晚一样,一丝不挂。

    光是想到那样一袭完美的身体,被一层薄薄的布料所遮掩,凤赖就有亲手撕掉那件衬衫的冲动。

    “赖……”擦了一会儿,凤赖邪眼底闪过一抹邪恶的光芒,她的双手不在安分的握着毛巾,而是抚摸在了他光棵的上身,宽阔的肩膀,结实的身体

    两只小手宛如两把小小的火焰,所到之处,皆在凤赖的皮肤上点滴星星之火。

    小邪儿,别闹,,他的声音明显的有北沙哑,这两天由于忙着安排魔界的事情,他并没有碰她,但是显然,小丫头对此并不满意。

    我没有闹,我只是想摸摸看,属于我的东西。”她声音暧昧,小脑袋凑到他的头旁,唇片扬起一抹恶劣的笑,她对着他的耳垂,张。咬了下去。

    你!”倒抽一口冷气,凤赖简直不相信她那挑情意味十足的表现。赖,抱我好么?”她在他的耳边轻语,似祈求,似诱惑,似邀请。

    小邪儿,明天”如果是别的时候,任何时候,他都很乐意满足她的愿望,甚至不需要她要求,他就已经恨不得将她按在床上狠狠的占有,但是,现在情况不同,明天,大战在即,他担心她会在明天感到不适。

    嘘……“她搂着他的脖子,身子潸到他的前方,眯著眼睛望着他。

    就是因为如此,我才更要你抱我。”明天,明天究竟会怎样,谁也不知道,就是因为如此,她才不希望自己有一点遗憾。

    微微的一叹,凤赖仿佛明白了她的意思,不再压制自已体内的躁动,他主动的抱着她,低头吻住她的唇片。

    凤赖的手从衬衫下探入,轻轻的扣住小邪光稞纤细的柳腰,粗糙的掌心紧贴小邪柔嫩的雪肤,指尖几乎已经触到了她的胸前的柔软。

    小邪微微的颤抖着,任由他将自己放躺在柔软的大床之上。

    柔嫩圆润的美好被完全攫取,一边恣情品尝它的丰挺和弹性,同时温柔抚捏毫无保护的娇嫩美好。

    小邪俏脸绯红,紧咬下唇,双眼湿润的望着凤赖。

    他的手向下探去,抚上小邪光洁细嫩的小腹,探向她隐秘的地带。

    低下头,他温柔的轻咬住柔嫩的耳垂、微微用力的捏握着丰挺,大手向隐秘地带的尽头开始一寸寸地探索。

    小邪的口中发出嘶哑的呜咽声,整个身子血脉贲张,大脑之中空白一片,急促的喘息声,身体火热。

    啊……,小邪喉底哽住低呼,全身僵硬,火热的指尖缓慢而不可抗拒地侵入。

    隐秘地带已被攻掠到尽头,苦无援兵的花园门扉已落入魔掌。火热的指尖灵活地控制,无助的门扉被情色地稍稍闭合,又微微拉开。

    不要,虬 …“小邪娇羞的低呼,隐秘的门扉被摆布成羞耻的打开,雅美的花蕾绽露出来,在侵入者面前微微颤抖。

    美丽的人儿羞怯地咬着牙,尽量调整粗重的呼吸,可是甜美的冲击无可逃避,激情仍在继续。

    手指悄然离开,小邪喘息的望着他,羞红的小脸美的让人窒息。

    他低下头吻住她的双唇,霸道且不是温柔的舔吻着,一只手,揭开褪去自己的衣服之后,他近身将身体置于她的两腿之间。

    一击猛烈的贯穿,小邪曲线优美的背僵直成一张硼紧的弓,隐秘的地带完全被撑满贯通,小腹内巨大的迫力直逼喉头,气也透不过来的感觉,小邪无意识地微微张嘴。性感微张的娇嫩红唇立刻被他衬上,热烈的吻,随着他的律动让她迷失。

    咳咳,邪恶,邪恶!简直太邪恶了,写的某北面红耳赤啊,谁再说不详细,就……就……就托出打卯打到死!哼哼……今天的任务总其圆满完成,羞答答的去洗脸睡觉,祈祷不要做什么奇怪的梦才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