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277 部分

作者:逍遥红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些留意,会不会最后携手江湖的只有日夜双侠?

    会!

    如果三年前流波不出现,这个用了三年时间卸下我心防的男子,一定有能力将我留在他的身边,单属于他一个人。

    完美到极致的男子,凡俗的我又怎么配得上?会有人这么说吧。

    那又如何?爱情本就没有配不配,夜爱我,只要我,就足够了。

    ‘寒雪峰’之约,一直都在我的心头,从知道他离开‘九音’皇宫的那天起,我就知道他去了哪,也从来没有否定过这个感觉。

    他在这里,一定在这里!

    任天高地阔,任放浪痴狂,潇洒不羁的人内心深处总有一个最想去的地方,而我坚信着,在夜的心中能让他想念的只有我。

    唯有这里,属于我们共有。

    脚尖踩上‘寒雪峰’峰顶,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心跳开始加速,扑通扑通的象是要跳出嗓子眼之外。

    那日之后,我再未见过他,我想他,真的很想很想……

    有一种思念,在极致的压抑后,爆发的瞬间会让人颤抖,全身被抽干了力气一般的无助。

    此刻的我,双腿仿佛有千钧重,又仿佛成了四两棉花,软软的就是抬不起来。

    那漫天飘落的雪花打在我的脸上,瞬间化为冰水,被内气转为暖,顺着我的脸颊缓缓淌落。

    我想叫,撕心裂肺的叫他的名字,可就那么一个熟悉的字眼,一直在喉间打转,就是出不来。

    “夜……”很艰难,很艰难的憋着,声音小的犹如蚊呐,才出口就被凛冽的风卷走了,连自己都听不到。

    脚步很慢,很慢,每一次迈腿都仿佛用尽了我全身的力气,可是我的心,早用尽无数次穿越过那道门,扑了进去。

    随着脚步的渐行渐近,我忽然停了下来,所有的悸动所有的感怀在这一刻,就象被‘寒雪峰’的冷冽凝结了。

    高深的内功完全没有了作用,我的身体好冷,好冷,从头顶一直冷到了脚心。

    一把锁,将那扇门紧紧的扣在一起,长长的铁链子被狂风吹着,慢慢的摇晃着……

    “哗啦……”

    “哗啦……”

    黑漆漆的屋子,没有半点灯光,没有半点温暖,也没有——半点人气。

    夜不在,不在!

    所有的想象忽然从天上坠了下来,不断的下沉,下沉,下沉……

    我怔怔的站在那,木然的瞪着门板发呆,似乎只要看穿这扇门,我就能看到夜从里面走出来,对我伸出双手,对我露出惊世无双的笑颜。

    可是没有,我的内功已经告诉我,屋子里确实没有人呼吸的声音,没有人气。

    沉重的铁链还在晃着,黑色的锁链上早已凝结了厚厚的冰雪,绝非一两日之功,这都在告诉我一个事实,夜,不曾回来过。

    挥手,铁链在我的力道中顿时飞了起来,在空中寸寸碎裂,重重的摔在地上,沉落雪中。

    门板,应声而倒,沉重的声音从山头传向山谷,回荡……

    我整个人扑了进去,可是迎接我的,只有黑暗。

    往日最温暖的小屋,没有灯火,没有那个艳红的身影,没有那个会笑着调戏我魅惑我的人。

    夜,他真的没有回来。

    是我错了吗?是我自以为是的觉得那个人会回来吗?是我对自己太过自信认为他一定会在这等我吗?

    骄傲的夜,难道真的就这么舍弃了我,放弃了我们所有的誓言吗?

    日夜双侠,永不分离

    日夜双侠,同生共死

    不信,我不信,我不相信夜会放开我,我不相信夜抛弃一切,连我都不见一面。

    我就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在小屋中疯狂的找寻着。

    前厅,没有!

    房中,没有!

    厨房,没有!

    每一个角落我都找了,甚至傻子般的打开宝库,幻想着夜正窝在宝库中清点着他最爱的宝贝们。

    直到我把每一个箱子都打开,床榻都移了位置,还是没有,什么也没有,只有屋外的风呼呼的刮着,从破败的大门不住的吹进来。

    雪花,被风卷起来,从大门吹了进来,雪团在风中肆虐飞舞着,我的眼前只有白,一色的白色。

    这才发现,这冰冷的世界,这单调的世界,若没有了那抹艳红,是多么的凄寒,多么的了无生趣。

    心,凉了。

    我应该走的,可是我没有地方可去,因为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能让我找到夜。

    我象行尸走肉般从屋前走到屋后,只有酒窖中几坛酒诉说着我们曾经的放浪形骸,曾经的逍遥豪情。

    我坐在屋前大石上,那曾是我们最爱的地方,拍开手中的封泥,仰首灌着。

    存了太久的酒,很烈,烈的呛喉咙。

    我咳着,咳出了眼泪水,却是继续灌着,咳着,咳着,灌着。

    我赶了数日的路,上下了冰涧,又急急的爬上‘寒雪峰’,几乎没吃过东西,这浓烈的酒入腹,在肚子里几乎成了火团,从腹中一路狂烧而上。

    “噗……”我呛了一口,口中的酒喷了出来,星星点点的落在雪地上,竟是血红色的。

    我慢慢的伸出手,捧起面前的雪,看着上面点点的红色,喃喃自语着,“我们一起埋过酒的,你说过要留给我们孩子以后挖出来成亲时用,就算没有孩子了,我们还是我们,日夜依然是日夜,难道我错了,在你心中孩子竟然比我更重要吗?”

    那日,桃花飘,我们相视一笑。

    那山巅,阳光撒满,我们同饮下一坛酒。

    那树下,我们拜堂,叩过了天地,叩过了他父母。

    手中的酒坛狠狠的砸了出去,敲在地上,碎裂了一地,艳红的酒溅开,红如血,铺了一滩。

    “夜……你混蛋!”我扯直了嗓子,放声吼着,声音冲破风雪,不住的飘荡,越来越远,安谧的山头不断的传来远远的回声,“你混蛋……混蛋……蛋……”

    我站在大石之上,面对遥遥夜空,所有的力气发泄而出,“你出来,出来,出来……”

    只有山谷回音,“出来……出来……”

    可是没有,我看不到,等不到,找不到,那个天地间的精灵男子,被我弄丢了。

    软软的倒在雪地中,我一手抓着酒坛,一边喃喃着,“夜你这个混蛋,当年你戏弄我时不也知道,我根本不会嫌弃你的容貌,不会嫌弃你任何一点,你离开我,究竟是觉得自己不再完美,还是想惩罚我?让我日日夜夜生活在内疚痛苦中?让我时时刻刻都不得安生?”

    断断续续喝着,呢呢喃喃的说着,直到手中酒坛空了,才一声大吼抛出,“夜,你是混蛋……”

    又傻傻的扑到大石上,脸颊贴着冰冷的石头,仿佛哀求般自言自语,“夜,你回来……”

    所有的酒被我喝光了,所有的空坛子都被我砸了,我的发泄,我的哀号也只剩下一个字

    夜

    夜

    夜

    ……

    不知何时雪停了,清冷的山头,月光静静的撒落,照着我的狼狈,照着我的孤寂,抽干了力气的我,四仰八叉着躺在雪地间,慢慢闭上眼睛。

    “四坛陈年‘出阁喜’,一坛二十两金子,四坛八十两;我的金丝楠木门,一百两金子;外加玄铁锁一把,就算、就算二十两金子好了,一共二百两金子,给钱!”

    酒劲上头,我昏昏欲睡,咕哝着:“别吵,欠着……”

    话才出口,我猛的睁开眼睛。

    天地间,月光下,艳红的袍子翻飞着,金色的面具闪烁着点点光芒。

    妖艳,魅惑,吸尽了天地的精气,幻化出这么一个精灵,飘飘然的站在大石边,雪白的手指间,金色的小算盘啪啪作响,“一地碎片,外加一个醉鬼,本人劳动费一百两金子……”

    我猛扑而起,冲向他

    脸颊上,有水暖暖的划过,坠地……

    作者有话要说:一年了,我终于把这个文写完了,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跟着我从四、月、天一路走来的读者们,你们也终于能松一口气了,追了这个文一年,大家真是不容易,鞠躬!

    这个文经历了太多磨难,靠着是憋在心头的坚持才一直写着,不争馒头争口气,我承诺过就是一分钱不赚也会写完十二宫,终于写完了。

    没想到自己真的能坚持这么多字,靠的就是每天的留言和读者打分,JJ的读者,大家辛苦了!

    我很懒,又老赶稿,导致没有时间一一回复大家的留言,其实我都看了的,以后我会争取每天都回复大家留言,一定做到。

    大家很多人觉得这个结局不够圆满,我个人很不喜欢事无巨细交代到无话可说的结局,但是该写的,我会在番外中全部写出来,大家说很多没交代,但是从感情上而言,此章已至顶点,非要再写,狗尾续貂,所以我将正文在这里完结,故事的续可以在番外嘛。

    但是因为人间何处问多情的连载,番外肯定不会日更了,也不会这么快,大家喜欢番外的,可以等等,待番外全部结束,我就开征订了,不过由于稿子字数实在太多,价格肯定不会便宜,书最少是5本了,价格肯定不会便宜。

    在完结的时候,再次大吼一声,爱你们,真的爱你们,感谢大家,让我一路走到现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