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276 部分

作者:逍遥红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人都离开了她,就连莫沧溟也不知去向,或许这个时候她才会真正慢慢的醒悟,知道你对她的重要。”我抬起眼,“我知道你其实还是很想见她的。”

    月栖微叹着,“我只希望有一天,她能听进我说的佛法,真正不要再去追求那些虚无的东西。”

    忽然,他抓着我的手,声音吭吭叽叽,“楚烨,你说,如果,如果夜侠那个伤治不好,他,他还会回来吗?”

    我沉吟了下,脸上浮起很浅很浅的笑容。

    “会。”

    我只说了一个字,没有给理由,没有说原因,但是我肯定的点头。

    “那……”他的声音愈发的小了,“如果夜侠真的没有自己的孩子,我,我,我能不能把……”

    到后面几乎已是听不清楚,可我猜,也能猜到月栖想要说什么。

    “傻瓜!”我轻刮了下他的鼻子,“你有没有把清音当自己的孩子?”

    他脸上的颜色渐红,在灯影的摇曳下散发着光华,“有,我从未想过清音不是自己生的,恨不能每日抱着搂着,早忘了其他。”

    “那你认为夜会有你我之分吗?”我轻叹一声,“你就是将自己的孩子给了夜又如何?姓的依然是我任家的姓,生活也是一起生活,有何差别?更何况夜的性子我最了解,他一生最恨的就是兰陵这个姓氏,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因为自己的命运拖累亲人,或许对他来说,没有孩子也永远不用提心吊胆自己会克子克女了吧。”

    月栖长长的睫毛闪了闪,“真的吗?”

    “真的!”我望着他,神情一片轻松,甚至带了些小小的坏笑,手指在他的身上慢慢的游移着,“月栖若是想要孩子,为妻一定会满足你的要求,只为你我,不为别人。”

    我不等他开口,手指轻推,他的身子已被我推入了床榻间,不待他有所反应,我已经覆身而上,压住了他欲起身的动作。

    他似是想说什么,我已经吻上了他的唇,汲取着他的香甜。

    太久不曾品尝过他的味道,在双唇甫一相触的刹那,半年来的思念潮水忽然决堤,化为奔涌的热浪吞没我们两人。

    月栖迎合着我的吻,在我疯狂暴雨一般的疾吻中回应着,倾诉着他的思念,他的牵挂。

    长久的压抑,此刻终于能尽皆的爆发出来,我吮着,贪婪的索取着。

    他紧绷的身体在我的亲吻中慢慢柔软下来,气喘吁吁的靠着我,面色潮红,却依然不忘我刚才的话,“楚烨没有骗我吧,夜侠真的不会介意?”

    抚着他的脸颊,我再一次的坚定出声,“不会!”

    “如果是这样,那幽飏哥哥应该不会再不言不语了吧。”他靠在我的肩头,露出恬静的笑容,“一切都过去了,过去了……”

    幽飏!

    我的心忽然猛跳了一下,内心深处隐隐的有些什么感觉。

    幽飏绝不是月栖这般单纯的人,也绝不是我三言两语就能哄过去的人,他的心思之重,感情隐瞒之深,责任感之强烈,都足以让他把自己当成千古罪人。

    在我出现时,他下意识的躲避了我的目光,所有人欢呼着迎接我时,他在悄悄的后缩,在我微微分神的时候,他就已经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

    任灵羽虽然抓了我,但是毕竟没让我收到太重的伤害;可是夜的伤,却是实实在在出自遥歌之手;以幽飏对遥歌的了解,他必然知道,遥歌发泄的愤恨中,有一部分是属于他的,夜只是承受了本该幽飏承受的伤。

    我呼的站起身,“月栖,我要去幽飏那边看看,晚些……”

    月栖已经打断了我的话,“我还要做晚课,你莫要来骚扰我。”

    感激的看了眼月栖,我掉头冲出门,让茫茫的夜色将我包裹。

    黑夜中的城墙,高高耸立着,远远的能听到整齐的巡逻士兵脚步声回荡着传来,一切充满了威严和庄重。

    一道黑影,淡若青烟,疾似闪电,瞬间从数丈高的城墙上掠过,快的让人眼都来不及捕捉就消失了。

    那道飘忽的影子,迅疾的朝着城外而去,没有半分停顿,半点迟疑。

    “你就连告别一声都不愿意和我说吗?”我从阴影中慢慢踱步而出,看着面前怔愣的背影,“我在这等你一夜了,幽飏……”

    作者有话要说:同步更新的古代小言文

    戳一下,戳一下就过去了

    收藏一下作者专栏,以后方便找文哈,爱你们

    独自去找冰涧火莲

    他慢慢的转身,表情紧绷着,却是不开口说话。

    我行到他的身后,低低叹息着,“你确认还要走吗?还是要交手之后让我用强的留下你?”

    幽飏不是脾气倔强的人,用我的话说,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所以他散去了身上的内劲,轻轻的转过身。

    月光下的他,发丝飘扬,衣带当风,宛如正在盛放的罂粟花,散发着神秘而醉人的吸引力,淡淡的哀愁凝满全身。

    “你,不该在这。”他的声音不知是伤楚还是无奈。

    “你很了解我,知道我一定会去安慰月栖,这个时候一定在他房里,也唯有这个时候你才能偷偷的溜走是吗?”我背着双手,两人之间近的能感受到彼此呼吸打在对方脸颊上的热度,“我回来了,你守护的任务结束了,所以想走是吗?”

    目光一眨不眨盯着他的眼睛,“你记得你的誓言吗?你记得你对我说过什么吗?你承诺过永远不离开我,说过一生一世陪在我身边,如今要走,却连招呼都不打一个吗?”

    此刻的幽飏,仿佛又回到了当年那个疏离落寞,感受不到灵魂的他,青色的声音淹没在黑暗中,只剩一个隐隐的影子。

    “我没有说要离开你,我只是,只是暂时离开一阵子。”

    他永远是那么气质翩翩,从容与淡定,即使对面的人是我,即使我的出现打破了他所有计划,幽飏也还是那么的飘然。

    我轻哼了下,象是冷笑,更象是发怒的前兆。

    “我相信你不是想要逃离做我的男人,但是你真的肯定你这一次的离开之后,还能安然的回来吗?”声音忽然变大,我的声音冷硬如冰,“你老实的回答我!”

    他没有回答,只是依旧站在那,仿佛整个人都融入了风中,渐渐消散。

    人在,心却不在。

    他是在告诉我,纵然我留下了人,也留不下他的心吗?

    以他对我的了解,他应该很清楚,我要人,也要心!

    “如果你是想去找那个什么‘冰涧火莲’,那我只能告诉你,不可能!”我的眼神中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我不会温柔软语,对于想找死的人,我会直接用强硬的手段,你要不要试试?”

    他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苦笑。

    “何苦呢?多一个人多一分希望,就让我尽一分心力又有何妨?”淡淡的哀伤弥漫开,让我心酸,“过完这个月,就连最后一丝希望也没有了。”

    “那又如何?”我扬起声音,“没有‘冰涧火莲’夜还是夜,我还是我,我和他之间什么都不会改变;但是有的人不自量力,妄想赔上性命去寻那什么虚无缥缈的东西,如果这就是所谓的希望话,我想夜也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东西。”

    “让我试试吧……”仿佛是乞求,幽飏显然是想安抚我渐渐升起的怒火。

    “不可能!”我断然的拒绝了他的请求,“你是什么体质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当年你将视为性命般的钥匙掉下冰涧都无力取出,如今你就有能力带着‘冰涧火莲’爬上来了?你只要下一次冰涧就有可能永远的葬身在那,还找什么药?”

    他噤声不语,我却没有住嘴的意思,“遥歌不过毁了夜的容貌,夜的生机,你就如此内疚,如果你为了寻药而死,你认为夜一辈子能过的开心快乐吗?”

    伸出手,我环抱上他的腰,声音忽然变的低低的,“幽飏,你一生背负了太多,我不知是你曾经身为媚门门主的责任,还是你太过压抑自己,许多不该你自责不该你内疚的事情都被你扛在了自己肩头;当年你为了流星放弃自己的一切,我能理解;可如今这事真的与你有关吗?那时候南宫明凰托孤,你必须靠自己,如今我活生生的还站在这里,我才是一家之主,我才是那个应该事事担当的人,这些责任,请你交给我来背好不好?”

    他长长的叹出一口气,依然沉默着,只是手掌,慢慢的贴上了我的后背,轻抚着。

    “幽飏!”我低低的唤着他的名字,“我知你操心惯了,本想给你一个轻松安宁的生活,可是沄逸太弱,子衿又无武功,直觉着你更强大也依赖你更多些,留下替我好好的照顾他们行吗?”

    “可是夜侠……”他的话语未完就被我的手掩住了。

    我很慢的摇头,眼神却坚定,“日夜双侠,永不分离,当世再无一人比我更了解他,他若要躲,除了我再无一人能找到,更何况下冰涧寻火莲,也只有我的武功可以来去轻松,这一切交给我;你是我的丈夫,应该试着相信我。”

    他的手,柔柔的抚过我的脸颊,这种怜惜的动作由他做来却更有一番亲昵和幽静的感觉,“那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我噗嗤一下笑出声,露出个调皮的坏笑,“当年有人以春风一度换取我下冰涧拣钥匙的时候,怎么没说过这样的话?是不是爱之越深,害怕就越重?明知我不可能有事,却还是忍不住的牵挂?”

    他也露出了浅浅的笑,轻吻落在我的唇角,“是!”

    我主动的凑上他的脸颊边,一下一下啄着他的唇,“那你最好多勤于练习下‘天魔舞’,我回来的时候要你天天跳给我看。”

    “你若能带回夜侠,带回药,幽飏日日跳给你看。”他的允诺,消失在我的唇边,只留下两个甜蜜的吮吻和渐紧的拥抱……

    虽然我发誓通常十个做不到九个,但是我还是很努力的再一次发誓,这次离开一定是最后一次单身上路,如果我做不到,就让我生孩子没屁/眼。

    他们一定不希望生孩子没屁/眼的,所以我发了等于没发,当然还是被追打了一阵,在各个亲吻过后,我再一次踏上了独自的行程。

    离开是心酸,却也是甜蜜的,才不过刚刚分手,我已经在算计着重逢时是什么样子的了,不过……

    “上官楚烨,你快点回来哈,你回来我就报恩啦……”

    唯一的败笔,唯一的让我不想回来的理由,在这个小王八蛋身上!!!

    就连流波,也没有再以保护的理由跟在我的身边,似乎大家心中都明白,只有我一个人出现,才有可能找到夜。

    所以这一次,是日在寻夜,唯一的一次寻找,让两个半圆融合为一个整圆。

    只是在寻夜之前,我去了另外一个地方,一个幽飏知道,却没有下去过的地方——当年寻找钥匙的冰涧。

    犹记得那年,我与莫沧溟在冰涧中战那怪兽,怪兽守护着的,正是一朵艳红如莲的花朵,只是事隔两年,那花究竟还在不在,到底是不是‘冰涧火莲’我都不敢肯定,自然不想说出来让他们白高兴一场。

    冰封万里,尽是寒冷雪白的世界,空气干净而明朗,夜空中的星星仿佛就在头顶,站在熟悉的悬崖边,思绪也如脱缰的野马,开始放肆的奔跑。

    我与莫沧溟之间,交手多过平静,而在这里是我们第一次和平相处,两人共处一夜的情形至今历历在目,如今斯人不知何处,短短两年纠缠出如此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也是我没想到的。

    他说的没错,我是个喜欢征服的人,喜欢有对手挑战的人,血液里面流动着的就是不安分的思想,只是这思想要的不是天下江山,要的不是手握重权,却是独特的男子。

    有个性有特色的男人,天生就会吸引我的目光,莫沧溟他……

    跳下悬崖,手中的冰蚕丝飞舞着,还是当年那种下冰涧的方法,眼前依稀仿佛看到一个人影在与我并肩比试,揉身而下。

    莫沧溟若无个性,天下还能找出更加无法无天的男人么?

    身体贴着冰壁,我轻飘无声的落了地,脚下如镜的冰面平滑而整齐,只是一道深深的痕迹将这份完美破坏,从东至西对半将镜面斩为两半。

    忍不住的蹲下身,手指轻抚上冰面,两年了,这里没有飘过雪吗?

    寒冷的温度,竟然也生生冻住了两年多的时光吗?

    楚河汉界,是莫沧溟刻下的痕迹,我与他,注定就是在各自的世界中,谁也不侵犯谁,谁也融入不了谁,徒留下记忆中斩断一切的决绝。

    脚步轻轻,我跳上那方平台,循着记忆的方向,搜寻着冰壁上那朵红花。

    可惜,我失望了!

    整个冰壁上雪白一片,空空如也,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找不到,当初那绚烂了眼睛的红色花朵,早不知凋落在了什么地方。

    柳梦枫说过,一旦热量散尽,那花就会自动在寒气中凋落,两年前我来早了,那时花还没成熟;两年后,我来晚了,花早已不知所踪。

    压下心头的失落,我最后看了眼这平静的冰谷,甩出手中的天蚕丝朝着冰崖攀爬而上。

    纵然没有‘冰涧火莲’,我也要找到那个人,而我深信,他一定就在那里!

    ‘寒雪峰’!

    夜,我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同步更新的古代小言文

    戳一下,戳一下就过去了

    收藏一下作者专栏,以后方便找文哈,爱你们

    (大结局)寒雪峰顶,此始此终

    冰冷的峰头遥遥在望,空气中清静却死寂,我却露出了笑容,似是嗅到了淡淡的幽香,曼陀罗的幽香。

    山脚下的阵法暗藏着杀人锋芒,我却感到无比的亲切,仿佛看到的是自己家门前的一草一木。

    脚下的冰雪,坚硬滑溜,一不小心就容易坠下山崖尸骨无存,而我却像是踩着青草满山的小坡,快乐雀跃。

    说家,曾经的‘云梦’皇宫是家,如今的‘九音’皇宫也是家,唯有这里,是属于我和夜,私人的家。

    搭档三年,我们在这里一起住,一起吃,一起喝,甚至睡一张床,却没有碰过对方一方衣角。

    我们可以同喝一瓶酒,却不知道对方真实的身份。

    我们可以一起躺在雪地里看星星,却没有看穿对方的心。

    看不穿,却又牵挂,是因为同样无可言语的秘密。

    说不出,却又依靠,是因为同样再无人可依靠吗?

    命运真的很奇妙,如果当年我多一些好奇,多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