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274 部分

作者:逍遥红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的原因,若不是看在他受伤太重,我会约他出来一战。”

    或许我放下了,他却不能接受,在流波心中,这是对我的侮辱吧?

    “如果不在意他,再是怎么做也无法在我心里造成伤害;如果我在意,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都可能耿耿于怀。”我靠在他的肩头,软软的叹息着,“我有些累呢。”

    他的手很快的环上我的腰身,将我搂在怀抱中,靠着大树坐了下来,“那你睡,我看着。”

    嗯了声,在煦暖的微风中我慢慢的闭上眼睛,“流波,你有没有什么想问我的?”

    “没有……”他的声音有那么一点点的迟疑,“如果非说有的话,我只好奇一点,你为什么那么相信我?”

    他说的,是在军营中那晚我拿着‘血印符’毫不迟疑的放到他的手中,让他尽快赶回神族的事?

    到现在,我都忘不了那一刻他眼中的震惊,还有眼中渐起的雾气。

    或许连他都不敢相信,我会将对自己前途最重要的东西,随便的交给一个对我背叛过,迟疑过,甚至不留情面说过永不再见的人。

    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我枕着他的胸膛,“你是神族的侍卫,对上官楚烨绝情不过是为了效忠少主任霓裳,现在任霓裳就是上官楚烨,又不违背你的忠心,我想不出你有什么道理再背叛我,那两个和你一样呆的木头二十多年想的都是我的娘,他们更会拼死保护我送去的东西,保护我娘的女儿,也就是我。就这么简单,没有人比你们更合适了。”

    他的手抚着我的发丝,竟比这神族的威风还要煦暖,“还有吗?就这个原因?”

    我懒懒的动了下唇,仿佛是笑,“如果你非要问,那就是,‘九音’皇宫那夜我根本没醉死,我很清楚是谁在偷抱我,偷摸我,还有偷吻我,不知道这个理由够不够?”

    他的胸膛轻轻的震动着,“相比起来,我更喜欢这个理由。”

    靠着他的胸膛,我渐渐沉入梦乡,只记得他的怀抱,很暖,很舒服。

    作者有话要说:同步更新的古代小言文

    戳一下,戳一下就过去了

    收藏一下作者专栏,以后方便找文哈,爱你们

    走的走,留的留

    作者有话要说:

    同步更新的古代小言文

    戳一下,戳一下就过去了

    收藏一下作者专栏,以后方便找文哈,爱你们

    15号左右将会完结12宫的正文部分,大家觉得没交代的,或者想看到的,我会在番外中慢慢写,至于会写多少章番外,我自己也不知道,不过速度肯定会放缓,毕竟还有一个新文在同步更新,希望大家能多给新文捧捧场,跪谢!新文和作者专栏头顶有戳,一点就过去鸟!

    ++++++++++++++++++++++++++++++++++++++++++++++++++

    一场酣梦,直至天色渐黑才悠悠的醒了过来。

    不知是太久没有如此轻松的睡一觉,还是心中的累依然没有缓过劲,整个人还是懒懒的不想动。

    枕着他的大腿,任发丝散落满地,看着满天的星星闪烁,心也如这天地般的广阔了。

    “你其实对莫沧溟动了心思的是不是?”流波的声音肯定的让我无从反驳,“你喜欢征服,他的脾气应该勾动了你很大的兴趣。”

    我半眯着眼睛,舒服的放开自己的手脚,“那又如何,我有兴趣的东西多了去了,能引起我征服欲的男子也绝不止他莫沧溟一人,难道全收入囊中?”

    “可他是神族指给你的丈夫,是玄武侍卫。”

    我冷嗤了声,“我早就说过,我当上族长的第一件事就是废除那个什么侍卫做丈夫的狗屁规矩,我不希望这个条条框框再害人。”

    爹娘也因为这个曾经的规矩而心烦,流波更是因为身份问题而对我迟疑,这是我们运气好,我可不希望将来我的女儿再受这样的罪。

    “以后日日相对,你真的能做到不动心,不动情?”流波的声调象是看透了我一样。

    我轻哼着,“要不要试试看?”

    他不再与我争执下去,“我要去给他换药了,你去不去?”

    “去。”冲口而出的话,在看到他了然的表情后变的恼怒,“我看看侍卫的伤有什么?”

    他闷头笑着,“我没说不行啊,你急什么?”

    算了,越描越黑,老娘索性不描了。

    两个人的脚步停在莫沧溟的小屋前,流波的手抬起正准备叩门,忽然眉头一拧。

    而我,也忽然感觉到了不对。

    房间里,没有呼吸,没有人存在的感觉。

    两个人同时对看一眼,我伸手推开了房间的门,踏了进去。

    不大的房间里,空空荡荡的,那个本该在床上静养着的人,早已不见了踪迹,徒留凌乱的床榻,和点点早已经干涸的血迹。

    流波伸手摸了摸被褥,“他应该走了很久,被褥都冷了,要不要去追?”

    沉默着,我慢慢的摇了摇头。

    莫沧溟的性格太刚烈,他在这么重的伤之下还要执意离开不让任何人知道,就表示了他的决心,追又如何?有什么好说的?

    他若想回来,自然会回来,他若不想回来,找也没有用。

    “由他吧。”我只说了三个字,心中已做出了决定,也明白了莫沧溟的用意。

    走了,或许对他来说是件好事,不用再被困在无谓的侍卫身份中,不用再想着对神族尽忠,对任灵羽尽孝,在两难中无法抉择。

    莫沧溟走了,从此杳无音信,神族的玄武侍卫只是一个空有的虚名,一个在人家聊天时偶尔提及的神秘人。

    我没有派人寻找过,也没有打听过,而他,也就象从人间蒸发了般,再无痕迹可寻。

    我以最快的时间在神族举行了即位典礼,趁着娘亲和姑姑还来不及反应的空档,带着流波偷偷溜出了神族。

    别问我去哪,除了回家还能去哪?

    每一夜想着自己的爱人想的辗转反侧想的无法入眠,偏偏神族的规矩一大堆,要学习的东西一大堆,每个人每天轮流着向我灌输着各种东西,不断的有各种苍蝇声在耳边围绕。

    所以我跑了,借机和流波缠绵支开了所有人,丢下一纸信笺说去探望家人,族中大小事务暂由老族长代管,和流波两个人包袱款款溜出了神族。

    既然我娘正值英年,既然她要留在神族中好好的补偿朱雀白虎两个被冷落了那么多年的侍卫,那也就顺便安慰一下被冷落二十年的神族各位长老好了,有能力有体力有精力不用岂不是浪费了?

    一入‘九音’京师,我整个人就象喝多了酒一样,醺醺然的,脚下也轻飘飘的一路朝着皇宫而去,脚步很快,脑子很热,心脏跳的仿佛要从嘴巴里蹦出来。

    身法展到极致,我犹如一道光影闪过,在熟悉的宫苑内奔袭,全身上下仿佛有无穷的精力,恨不能快一点,再快一点……

    小院在望,我急切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看着那掩映在绿色中的拱门,心跳加速,人却仿佛被点住了穴道一般。

    我离开这里已经半年多了,大家都还好吗?

    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责怪我的以身犯险?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恨我的大意落入敌手让他们牵挂。

    脚下的犹豫,在听到孩童咿咿呀呀的声音后被抛的远远,脚下连点,我的身影飘落在院中。

    还是记忆中的地方,还是记忆中的人,一切都和梦中出现了无数次的场景一样,温馨而平和,甜美又充满暖意。

    沄逸的霜白,永远那么的清逸飘透,举棋拈子,那侧面的容颜象白牡丹的花瓣一样,带着如水似冰的透明,高贵典雅,不带一点烟火气。

    他的举手投足,永远可以让我瞬间失神,只是这一次让我愣神的,是那个微微凸起的肚子。

    沄逸的身子不好,清瘦的身体在宽大的衣袍下总是分外惹人怜惜,可是现在数月身孕的他,只见清减不见胖。

    发丝轻拍着脸颊,捣乱的在他无暇细致的肌肤上摩挲着,他手指一拈发丝,在棋盘上落下一子。

    沄逸爱棋,或许这是唯一还能看到他心思巧妙布局精致的地方,也是唯一我不制止他动脑的东西了。

    一抹烟青,是他身边的背影,似是在看棋,目光却不时的落在沄逸的肚子上,可以看出这身影对沄逸的在乎,对沄逸的担忧。

    幽飏的小心翼翼,让我吸了吸鼻子,希望这一次的归来,我能抹去他眉头间的忧伤,他,不能再受伤了。

    沄逸的另外一边,是流星沉静着的脸,半年不见,他更加成熟了,身上内敛的气质也愈发的厚重,与沄逸幽飏并身而坐时,身上不自觉散发出来的气息更是不落他们之下。

    对面,子衿犹如春天绿柳,散发着淡淡的温柔气息,落子很慢,不时浅笑着。

    我的目光不由的搜寻着,那个被他常常抱在怀里的清音呢?哪去了?

    “啊……呜……”稚嫩的嗓音从不远处传来,顺着声音我看到一个圆滚滚的肉团在月栖怀里肆意的扭动着,抓着月栖的头发拉扯着。

    死小子,谁让你那么用力的?

    月栖只是微微一皱眉,脸上的笑容充满了温暖,由着调皮的小家伙扯着自己银白色的长发,手指在面前的经书上指点比画,小声的说着什么。

    他一边说,旁边的紫色双瞳不住的眨啊眨啊,偶尔俊秀的脑袋点一点,握着手中的笔认真的在纸上写着。

    月栖的不再闭门念经让我心中一喜,镜池收敛了所有的犀利,努力的学着,能看到他们一个放下孤僻,一个放下自卑,如此融洽的相处是我最感欣喜的。

    淡淡的药香飘了过来,角落里蹲着个灰色的背影,拿着熟悉的蒲扇,一下一下扇着小药炉,另外一只手中抓着一万年不放的书啃的津津有味。

    情不自禁的勾起了笑容,什么时候连他都把自己的小药房给搬出来?

    当然,还有一个人犹如跳虾般这般窜到那边,不是在呆子身边看看,就是跳到月栖身边逗逗清音,偶尔伸脑袋凑凑沄逸边上,只要沄逸一伸手,立即狗腿兮兮的把茶盏奉上,整个一打杂兼跑堂的小二德行。

    夜呢?我唯独没有找到那个艳丽的人影,让我心中不免失落。

    啊,他或许又是在弄着什么美食吧,或者窝在树丛间享受着美酒春风,隐匿是他的习惯,所以才没让我看到。

    一定是的。

    “啪啦……”记忆中曾是锦鲤池的地方传来什么拍打石壁的声音,一个硕大的鱼尾巴展开金色的光芒,洒落点点水渍,水光中英俊的脑袋望了望大家,又悄无声息的缩了回去。

    锦渊!!!!

    他居然在众人的周围?

    这,这太出我的意料之外了,是因为我那句守护之语吗?

    心头,酸酸的……

    唇角,却忍不住的勾起了笑容。

    那个缩回去的脑袋忽然又伸了出来,金色的眼瞳看着我,满满的全是不置信,红唇带着水光呢喃着,“初夜……”

    跳虾一样的鹅黄人影蹦到了水池边,一只手叉腰一只手指着水池里,声音大大的,“不要老是初夜初夜的叫啦,每天都喊几十回,不知道会吓人么?沄逸哥哥经不起心神起伏的,你别老神神叨叨的行不行?”

    “初夜……”金色的人影从水中一跃而起,溅了那个犹自说个不停的人满头满脸的水,光溜溜的冲着我直奔而来,沾满水汽的双臂狠狠的抱上我,“初夜,初夜……”

    我抱着他全是水的身体,搂着那有力的腰身,忍住心头的激荡,轻抚着他的脸庞,“锦渊最近可乖?”

    他委屈的望着我,用力的点点头,忽然捧住我的脸,狂风骤雨一样的亲吻落了下来,侵略着我的眉眼,我的脸。

    “啪……”沄逸手中的棋子落了下来,乱了棋局,人已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扑……”镜池呆呆的望着我,紫色的大眼中泪水已经盈满,手中的笔掉在砚上,墨汁脏了他漂亮的衣衫。

    “啊……”月栖抱着清音,脚下磕到了桌子,整个人直直的往地上栽去。

    我飞身而起,一手捞住月栖,一手将清音接了过来,还不及说话,远端那个灰色的人影端着药罐,傻傻的。

    直接落在了他的身边,伸手拿过他的药罐,“呆子,你不烫吗?”

    魂魄归位,他甩着手,捏着耳朵,呆滞的看着我,“忘,忘记了。”

    我望着他们,深吸一口气,扬起了大大的笑脸,“我回来了,可有人给我迎接的拥抱?”

    他们依然木木的站着,只有眼神中闪烁着的雾气在诉说着无声的惊喜,竟象全部被点穴了一般,让我好笑的同时又有些心疼。

    牵挂了这么久,想念了这么久,看到他们都好,我也终于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

    目光朝着树梢上溜过,“夜呢,我都回来了,还不来迎接?”

    树枝唰唰,回应着我,却不见那艳红从树梢飘落。

    我扬起眉头,不解的望着大家,“夜还在养伤?不可能啊,养伤的话你们不可能如此安逸的在这里,他难道已经去做菜了?他的伤刚好,不该让他下厨的!”

    我噼啪说着,没有一个人回答我的话,甚至在我目光扫过的同时,各自悄悄别开了眼,所有的气氛忽然变的僵冷。

    我的心,开始一点点的往下沉,忽然冲到柳梦枫的身边,一把抓着他的手,“呆子,你不会骗人,告诉我,夜在哪,夜在哪!?

    作者有话要说:

    同步更新的古代小言文

    戳一下,戳一下就过去了

    收藏一下作者专栏,以后方便找文哈,爱你们

    夜的伤势

    呆子的身体在我的动作中跄踉了下,吓的我赶紧松了手,“对不起。”

    他微摇了下头,垂下眼皮躲闪着我的目光,“是,是我对不起,对不起你,我,我,夜侠,夜侠……”

    他结结巴巴,越是说不清楚,越是口吃,脸不是涨红而是渐渐苍白。

    心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让我的心开始慢慢的沉落,坠向无边的谷底,怎么也到不了底。

    以我对他的了解,他的内疚只会在无法救治病人的时候才会说出来,那不断嗫嚅在口中的对不起,那翻滚在舌尖含糊吐露的夜侠二字,都让我的心隐隐的抽疼了起来。

    莫沧溟说过,夜不会有事,我知道他甚至为了还那个人情债,用了神族续命之法,夜不会死,不可能死。

    娘说过,我家里很好,娘不会骗我的,我应该相信她。

    夜与我同生共死,如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