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273 部分

作者:逍遥红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就掉入了她的陷阱中,导致之后就没把她当做自己人看过。

    我苦笑着,“娘,您可不能怪我,谁叫您和爹爹在媚门那一次联手玩我?现在想来,您是为了救我吧?”

    她轻点了下头,“灵羽对你们下毒,甚至想要牺牲自己的徒弟,挑拨阳檀和陵迁出山,若你反抗与他们为敌,就是彻底与神族为敌,若你被他们误杀,则是去除了她的心头大患,如果我估算的没错,如果阳檀和陵迁杀了你,她一定也会杀了他们,以两败俱伤的结果向神族汇报,我不可能为了等一个幕后黑手的出现牺牲掉你们,唯有相救,可我又不想你将来遇到更多这样的事情,想来想去,只有再出现一个族长之位的争夺者,才有可能将她的目光吸引走,让她在情势不明中暂停对你出手。”

    她摸摸脸,轻哼了声,“我和景飒在一起这么多年,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被他打那么多巴掌,你可过瘾了?”

    我捂上嘴,想笑不敢笑,想到娘亲被爹爹痛抽巴掌时的样子,他们两个人配合的可真是好。

    我冲她挤挤眼睛,“我就不信您回头没从爹爹身上讨回公道,只怕还是翻倍的要呢。”

    她啐我一口,“这个不是你该问的。”

    好吧,这个不是我该问的,那我问我该问的。

    想到这,心头忽然隐隐的抽疼了起来,“娘,夜他……”

    话题才起了头,娘亲忽然摆了摆手,“我有事找你爹,什么问题以后再问。”

    我的心头忽然咯噔一下,不对!

    “爹和朱雀,白虎侍卫在一起,应该就是您口中的阳檀和陵迁,所以您不用急着找他们。”我手指飞快的探出,扯上了她的衣袖,我正色的看着她,“娘,你告诉我是不是夜出事了?还是家中谁出了事?”

    她低头看看被我死死拽住的衣角,目光一紧,“他们三个在一起?”

    我有些不耐烦,“他们三个在一起又怎么滴,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家里是不是出事了?”

    “谁说这不是重点?”她猛的一扯,就这么将衣角生生的扯下来一块,人就往门外冲去,“你家没事,但是我家只怕就要有事了。”

    话音落,人影早已经旋风一样拉开门冲了出去,我只来得及听到重重的门板砸上的声音,早已看到不娘亲的身影了。

    四个字,放下了我一直久悬着的心,却也让我压抑着的牵挂肆意的飞扬,怎么也按捺不住了。

    从我出征到现在,前前后后也半年多的时光了,多到我一想起他们,心中就酸溜溜的。

    夜应该还好吧,沄逸也应该很好,其他人也应该很好很好吧?

    都说孩子一日一变,我半年没见的孩子,只怕都要不认识了。

    想回去呵,真的好想回去……

    本以为神族的事情完了我就能回家了,可是如今娘亲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再一次将我留在了神族,那本是我为任灵羽布下的局,却被娘借用了,转身将神族族长这个烫手的山芋丢给了我。

    娘亲是灵秀之人,几次交手更让我对她心思的敏锐佩服的五体投地,虽然二十多年未回神族,可是我相信,只要她愿意,神族会在她手中走向更加光明的未来;但是她放弃了,放弃了证明自己的机会,放弃了让神族人对她刮目相看的机会,她将一切给了我,是对我的肯定,又何尝不是一种补偿?

    对未能养育我长大的补偿,对让我受了那么多年苦的补偿,我有了自己的丈夫自己的孩子,已经不需要她其他的关爱了,所以她用这样的方法来补偿我,是不是?

    我没有问她,却已经明白了她潇洒背后的苦心。

    “如果你是来宣布对我如何惩罚的,那么请你赶紧说,说完就出去,我要睡觉了。”冷冰冰的声音虽然虚弱,却不改那狂妄的本质。

    我垂下目光,正好迎上莫沧溟的脸。

    他的脸很白,苍白。

    他的呼吸很乱,从他的呼吸中就能判断出他的伤情很重。

    他淡淡的看着我,双眼睛更是犹如一潭死水般平静。

    这样的他,让我的思虑忽然想起了从前的一些事。

    雪地中,那个咬牙坚持着的莫沧溟,拖着受伤的身体催促着我一个人来神族;‘御风’国前,他又一次重伤,告诉我一定要拿到‘御风’的‘血印符’。

    虽然感情都是假的,但他的伤是真的,每一次都和现在般是足以致命的伤,每一次他都是这样完全不在乎的平静。

    恍惚中才发觉,他似乎是我见过的男人当中,受伤最多也最惨的一个人,可是为什么他给我的印象,永远都是个如钢铁般强硬的男人?

    要怪,只能怪他自大又臭屁的性格,实在是不讨人喜欢。

    却也正是这样的反差,让我有些不忍。

    “我没杀她。”我淡淡的开口,“只是废了她的武功,让她从此不能再出神族一步。”

    他嘴角抽了抽,终于还是低低的说了声,“谢谢。”

    “她是我姨娘,是月栖的娘亲,说我徇私也好,说我顾及亲情也好,我都不会对她有太重的惩罚,倒是你……”我声音一停,望着他的双眼,“你就不担心我会怎么惩罚你吗?”

    他静静的闭上眼,“你以为我在乎吗?”

    不在乎,或许是真的,他的语调是半点没把自己以后会如何放在心上。

    可是他,为什么不愿面对我的眼睛?

    呼出一口气,我在他的床沿坐下,“谢谢你!”

    “我没什么值得你谢的。”他依旧闭着眼,不看我。

    “你从火中救了夜,还用神族的续命之法延续了他的生命。”我的声音很压抑,很低沉,

    他忽的睁开眼,“原来你知道我给夜侠续命的事。”

    “还有你没有给我吃真正的毒药,没有将流波替我冲禁制的事告诉任灵羽,如果你说了,不会有今天这一切,所以我谢谢你。”我的感谢,是真诚的。

    “那与我无关,是我没发现你的武功已经恢复了,与其谢我不如谢你自己运气好。”他将关系撇的干干净净,“只要你武功恢复,毒药也没有用,给不给你吃都是多此一举。”

    “那……”我一咬牙,“那夜我们之间的事呢?难道你真的没存替我解禁制的心吗?”

    他冷笑了下,“我从来不知道和你上床能解禁制,我只是看流波爱你爱到死去活来的,又看不顺眼你那趾高气昂的德行,老子能强了你,也算本事了。”

    我双眼一瞪,“我从来没说和我上床能解禁制,你既然不知道,又怎么能这么肯定我的禁制和上床有关?”

    他忽然被噎住了般说不出话,猛的别开脸,声音变的有些冲,“你还有什么要打要杀的,快说,老子累了。”

    我的手按在他的肩头,“我知道你一直都想与女子争夺高下,也相信你有这个能力,如今‘云梦’无主,你愿不愿意去‘云梦’代掌君令?如果你不愿意,那神族的玄武侍卫一职将依然为你保留,我只想听听你的选择。”

    作者有话要说:同步更新的古代小言文

    戳一下,戳一下就过去了

    收藏一下作者专栏,以后方便找文哈,爱你们

    还是谈不拢

    他的脸忽然一僵,变的很古怪,片刻间又恢复了他一贯的表情,一言不发的躺着。

    他不说话,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呼吸声。

    我傻站着,脑子里不断的闪过各种可能。

    莫沧溟自诩不是普通男子,争强好胜欲与女子一较天下,神族族长的位置我是不能让他的,‘云梦’需要一个有魄力有能力的君王也是事实,我因为这样的安排会让他开心,可是他现在的反应……

    “你想要什么?”我索性不猜了,直接开口问,“若是我能给的,我会尽量给你。”

    他张开嘴想要说什么,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胸口的白纱再一次被殷红尽浸透,脸也涨的通红,英气的双眉紧紧的皱在一起。

    我的手飞快的按上他的胸口,缓缓的渡着气,那脉搏的虚弱让我摸了几次才摸到,若不是他现在凌乱的呼吸,几乎都被我忽略过去。

    这才想起,我是来探望伤员的,不是来和他斗嘴气人的,他的伤那么重,我还拉拉杂杂的说一堆有的没的……

    “算了,算了。”我很快的说着,“等你伤好了再想这些,先不谈了,你好好休息静养。”

    莫名的有些烦躁,就是因为看到他这个样子,如果当初不是我收手快,如果不是娘亲的医术高明,如果不是神族血的强超韧性,他有几条命可以任他如此的挥霍不在意。

    “以后别这么傻的冲上来,不是每个人都会象我一样收住剑的。”责怪,是因为他不爱惜自己。

    “这世上有几人能伤到我?”他看我的眼神仿佛看个白痴一样。

    “好吧,好吧,你都对。”我咕哝着,“也没见你少受伤,不知道是不是喜欢被虐待的感觉。”

    他眉头一立,“你说什么?”

    我无辜的摆摆手,“没,什么也没说。”

    他黑着脸,声音弱弱的,“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说?还说什么?

    想说什么看到这样的一张脸,也说不出来了。

    “没话说就出去,我要休息!”

    在所有人都前呼后拥把我当宝贝一样看的时候,我这个可怜的族长被人嫌弃直接开口轰人。

    待在这似乎也碍了他的眼,还让重伤的人不得安宁,不如走远些换彼此的清净好了。

    “你休息吧,我明天再来看你好了。”知情识趣的我只能走,那最后一个问题只能活活的憋在肚子里,不再出口。

    人到门口,我拉开门板转身,忽然发现那别着脸不想看我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转过了身,深邃的双瞳正停留在我的身上。

    手一停,我抬了抬眼皮,不自觉的将脚尖伸了伸,又想走回屋子。

    他双眼一阖,将目光敛尽,忽然的转身拿个屁股对着我。

    伸出去的脚尖又一次缩了回来,心头沉沉的,慢慢将门板合上。

    门关着了,我却站在门口发呆,总觉得有些不是滋味,又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难受。

    站着,房檐的阴影遮挡了阳光,这四季如春的神族山谷里,我竟然感觉到了一丝凉意,融合在阴影中,不知道是身上冷,还是心头起了寒。

    “属下麒麟侍卫流波参见新任族长。”身后传来人影落地的声音,“属下誓死效忠族长,听凭族长驱策。”

    这流波,该死板的时候还真是一点变通都没有,不就是离开的早了些,没有和大家一起对我宣誓效忠么,需要再来一次吗?

    转身间,我的脸上已经换了表情,哭笑不得的看着面前俯首半跪的俊朗身影,“英勇献身就可以了,其他的我都听腻了。”

    他抬起脸,一双蓝瞳仰视着我,目光中毫不遮掩的眷恋和爱意让我的心一下子暖了起来,还有那笑容,在那秀美的容颜上居然透着几分羞怯。

    我弯腰扶上他的胳膊,微笑着,“忽然发现你与我这样有理有度竟然一时无法接受了,难道以后床榻间你也与我族长护卫的称呼吗?霓裳就是霓裳,没有那么多的规矩可言。”

    “我知道!”他的眼中闪过一丝调皮的气息,“只是不这样,不太敢相信。”

    我就知道,流波的骨子里还藏着份坏,藏着份童真。

    看那眼神闪啊闪的,就让我联想起当初他大闹人家王府时嘴角藏着的坏笑。

    手指伸在唇前,我瞄了眼房门,做出个噤声的样子。

    莫沧溟还带着重伤,刚才看他时,眼角眉梢掩饰不住的疲累都在诉说他那一段时间的煎熬,如今尘埃落定,就让他好好休息吧。

    “怎么?心疼里面的人?”他没有半点顾及的冲口而出,口气中毫不掩饰他的不满,“要是不舍就进去守着吧。”

    这个样子的他,象极了吃醋的普通男子,哪还有半点神族侍卫的刚毅和沉静,红唇一撅,配合着他本就清丽的面容,怎么看,怎么让人有一把推倒的冲动。

    个性与容貌的反差,有时候也很容易让人迷糊,无法做出正常的判断。

    我拽了拽他半跪着的身体,却没有拽动半分,他依然故我的跪在我面前。

    手中又添了几分力气,我扯着他的胳膊,“起来啊,以后是不是找你欢爱的时候,也要先受上你一跪,然后给你下命令才能脱你裤子?”

    他唇角斜斜的一拉,在我还没来得及反应的瞬间,整个人突然从地上弹了起来,线条优美的犹如豹子扑食,双臂展开,将我牢牢的困在怀抱内。

    脚下一退,背心靠上墙壁,我再也无路可退。

    瞬息间,带着男子血气方刚气息的唇已经落了下来,猛烈的吮上我的唇。

    他的呼吸很烈,很猛,也很粗重,很热。

    与那天的温柔似水完全不同,这突然的动作分明就是侵略如火么。

    不给我任何喘息的机会,封住我所有的话语,勾画着我的唇,挑逗着我的舌尖,吮吻的力量重的带来些微的疼痛。

    在我的瞬间诧异时,他已经完全占领了主动,甚至带着几分霸道的占有欲,啮着我的唇瓣,咬的我有些微疼麻。

    对于爱人送上门的热吻,我通常不会拒绝,更何况是流波这么积极的表现,所以……

    有痛不能叫,反咬才是正道。

    激烈不怕,我会更激烈。

    两个人的纠缠在无声中展开,直到他心满意足的放开我,温柔的擦去我唇上残留着的水渍。

    拉起他的手,两个人携手漫步在神族清新的草地上,感受着脚下软软的细嫩,呼吸着空气里带着淡淡花香的气息,直到离开小房子很远以后,我才轻轻的开了口,“你想报复莫沧溟什么?”

    他淡然一笑,“他的伤,刚才是我上的药。”

    替莫沧溟上药,自然免不了看到他的身体,那么莫沧溟的守宫砂找不到了,以流波的机敏不可能看不出是我干的好事。

    “我可以理解为你吃醋?”笑着,我瞥了眼身边的他,“但是我感觉到了你暴戾的气息,这不象是普通的吃醋。”

    “当然不是!”他咬着牙,表情还有些愤愤,“若是你心甘情愿,身为护卫也好,身为喜欢你的人也好,我都不会有半点干预,但是你在神族的情绪我非常清楚,那时候的你,根本没有逗弄男人翻云覆雨的心情,而我唯一一次不在你身边,就是他对我下‘紫玄草’的时候,我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当我进屋时你的样子,这才是我生气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