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272 部分

作者:逍遥红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入皮肤下两分,血丝沁出,染上匕首锋利的刃芒。

    她惊愕的眼神,不可置信的神情,僵硬的身体,好像还没从输给我的瞬间醒过来。

    “姨娘,你不该将莫沧溟推向我。”我冷冷的出声,“这匕首是你在抓到我时从我身上搜去的,却一直放在莫沧溟的身上,就在我接他的瞬间完璧归赵了,你似乎忘记我以前是干什么的。”

    我接住莫沧溟的瞬间,脑海中忽然闪过当初两人在小院中的一切,我给他剪发,眼见着他拿着我的匕首放到怀里,在抽出他剑的同时,匕首也被我拿了回来。

    “你牺牲了遥歌,又想杀莫沧溟,这一次将没有人再替你效忠,再站在你的身前替你挡住一切。”我一字一句的迸着字,“你!输!了!”

    手中劲气一吐,震掉她手中的剑,我的手指轻掠,点向她筋脉血气行处。

    手正扬起,她忽然开口了,“霓裳,你不会杀我的是不是?”

    我一怔!

    还来不及思索,她忽然笑了起来,一股阴森的寒意扑面而来,单手抓向我的手腕,脖子在我手中的匕首上一划而过。

    下意识的,我的手往外撤了撤,而她捏着我的手腕,反手朝我的心口直刺,掌心中的热度似要融化我的身体,我不自觉的运功抵抗着,想要将这侵入身体的可怕力量挤出身体之外。

    “霓裳快闪,这是神族同归于尽的招式!”娘亲的呼喊在耳边回荡,身后传来数道衣袂破空的声音。

    神族同归于尽的招式?我他妈的怎么不晓得?

    任灵羽另外一只手掌拍向我的头顶,炙热的火焰让我顿时犹如身在火焰山中一般,鬼厉的笑声绽开,“你不会杀我的,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你知不知道?要死,就我们一起死吧。”

    她用尽全身的力量抓着我的手腕,一波波可怕的热浪侵上我的身体,逃避,不可能,躲闪,也无路。

    掌心一动,我运起全身的功力,狠狠的印上她的丹田……

    那热浪,瞬间褪去

    那瘆人的力量,散开

    她的脸,从扭曲变形慢慢变为呆滞

    她的眼睛,渐渐迷离

    人影,从我身前缓缓萎顿,倒落在地。

    “霓裳!”

    “霓裳!”

    “少主!”

    爹娘和流波同时落在我的身边,关切的抓上我的手,“怎么样?有没有事?”

    我很慢的摇了下头,此时憋在胸间的一口气才吐了出来,侧脸看着娘亲关切的表情,苦笑着,“娘,我废了她的武功。”

    在那一瞬间,我没有其他任何的路可走,也没有办法躲闪,我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震散她的丹田,废了她的武功,任何招式与内功也就不再可行。

    我这么想了,也这么做了,但是心头多少还是难受着的。

    结束了,所有的一切。

    恩怨情仇,神族种种,应该尘埃落定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同步更新的古代小言文

    戳一下,戳一下就过去了

    收藏一下作者专栏,以后方便找文哈,爱你们

    收拾残局

    “我不信我的女儿会自大到不防后手。”娘亲的笑容中带着一丝了然,“在敌人没有被完全制住前只有没经验的人才会被反压制,你说是吗?”

    我躲闪着娘亲的目光,不敢直视她的眼睛,苦笑着。

    “有些打算,是在心中权衡了很久的吧?”她没有责怪我的意思,只是那笑脸坏坏的,“有太多要在意的,只能选择最轻的来交待下就行了。”

    低垂着脸,不知如何回答。

    我不敢杀任灵羽,有太多太多的原因。

    有月栖的原因,因为面前地上的这个女人,终究是他的娘。

    有神族的原因,任灵羽再是谋夺族长之位,她为神族还是尽心尽力的。

    也有娘亲的原因,她再坏,再对不起爹爹,她还是我娘的妹妹,如果我娘和我一样优柔寡断重情的话,她也是不愿看到任灵羽死的。

    还有一个原因……

    我下意识的将目光转向不远处,那个躺在地上满身鲜血的人。

    轻轻握了握手,他残留的温度仿佛还在指尖,心头有些莫名的伤感。

    爹爹笑看着娘亲,“幻羽,现在似乎不是盘问对和错的时候吧,还有人等着你救呢。”

    娘亲一声惊呼,抓着我的手握了握,冲向莫沧溟的身边,“流波,快,给我把他送到房里去。”

    流波给我一个温馨的微笑,跟在娘亲的身边大步去了,我也想跟去,可是……

    “呼啦……”一群人将我堵在了中间,各种声音充斥了我的耳朵。

    “少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能不能和长老会交待一下?”

    “天呐,神族二十年,终于有主人了,天见可怜啊……”

    “少主,现在这些事情该如何处理?”

    七嘴八舌的声音绕的我头都晕了,目光可怜的转向爹爹的方向,手指拽拽爹的袖子,“爹,这族长是娘亲的,我不好乱做决定。”

    爹爹平和的笑容展露,微摇了下头,“看看你娘给了你什么。”

    娘给了我什么?

    刚才的混乱让我一直忘记低头,此刻才反应过来掌心中还握着个冰冰凉凉如石似玉的东西。

    低头定睛,又忽然惊讶的抬了起来,“爹,这,这是族长令?”

    那个雪白如玉,温润清凉的东西,上面雕刻着飞龙在天的图案,不正是数次出现在娘手中的族长令又是什么?

    爹爹含笑,从怀中掏出另外一枚‘血印符’放到我的手心中,“四枚‘血印符’齐全,按照神族的规矩,你已然是神族的族长了,无需在征求你娘的意见了。”

    我,我是族长了?

    这,这也太奇怪了吧?

    虽然说我一直的努力,一直的斗争都是为了坐上族长的位置,可是那时候我以为娘亲和爹爹都不在了,现在……

    “爹爹……”我阴沉着脸,“为什么我有一种被人算计了的感觉?”

    爹爹仙人姿态的表情不变,飘逸俊秀,出口的话却让我彻底无奈了,“不管有没有算计,你都是族长了,如果你觉得委屈了,可以去找你娘理论。”

    找娘理论?

    开什么天大的玩笑!!!

    爹爹扬起声音,“各位长老,神族二十多年无主,导致内乱频生四国烽烟,幻羽无能,未能将天族重托完成好,所幸新任族长已出,往日情形不会再现,只是这新族长对神族很多事务知之甚少,还请众位长老费心教导。”

    一群人在欢呼声中拥着我,再一次出现了兴奋和啰嗦各种交替的声音……

    “族长,我带你去‘神阁’,那里有所有我们神族传承的过去,您可一定要看啊……”

    “族长,您随我去‘剑阁’,那里是神族所有武功心法所在的地方,您想要练什么武功可随意参详……”

    “族长,前面就是‘药阁’,您不是要治玄武侍卫的伤吗?‘药阁’中尽是神族仙草,需要什么您尽管拿……”

    “新族长即位,要举行仪式的,你们都等等,这个才是最主要,我先和族长说说……”

    “族长……”

    “族长……”

    人活的时间上,嘴巴就是碎,一群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神族长老将我团团的围在中间,七嘴八舌的说着,我的脑袋嗡的一声,什么也听不清楚了。

    我在人群中寻找着爹爹的身影,可那个宛若清月的身姿早已经缓步到了朱雀玄武两位侍卫的身边,三个人在低低私语着什么,很快的相携离去,徒留我伸长了脖子蹦跶。

    “爹……”刚一嗓子,人还没蹦起来就被不知道哪伸来的手给揪了回去。

    “爹爹……”又一嗓子,可怜的我再一次被扯了下来!

    “等下……”这一次的爪子,扯着我的裙子,活活让我不敢再蹦了。

    受不了的我,终于一股真气沉入丹田,全身的内力酝酿爆发而出,“都给我闭嘴!!!”

    顿时,安安静静鸦雀无声,所有一开一合的嘴巴全都老老实实的闭上,所有生拉硬拽的手都悄悄的缩了回去,但是那种期望加渴求的目光,倒是一点没收敛。

    我收敛了轻松笑容,目光缓缓的扫过面前的众人,慢慢的将手中的族长令举了起来,“既然我是族长,是不是一切安排都应该听我的?”

    我面前的人影顿时矮了半截,所有人恭恭敬敬的跪倒在地,神情肃穆,“恭迎新族长和族长令,本人誓死效忠族长,族长令出,无命不从。”

    我深吸一口气,“对于我来说,武功、医术、神族的过去都不是最重要的,那个所谓即位的仪式我更是无所谓,我只想……”

    蹲下身子,我的手指轻拍着任灵羽的穴道,看着她软绵绵的身体,我叹息着,“我的第一个族长令就是不要再对她有任何惩罚了,左护法曾经为神族立下许多功劳,就当是功过相抵;她的武功已经被我废除,从此以后就在神族为她独辟一个院落,让她好好的生活,选几个人伺候着。”

    她睁着无神的眼,声音轻的几乎听不清楚,“杀了我好了,你不如直接杀了我。”

    我坚定而缓慢的摇头,“有些错不是死就能赎罪的,我更希望你能在平和的生活中悔改,而不是人死债消。”

    她毕竟是错了,这样的软禁,看起来是轻,可对她这样的人而言,对神族数百年漫长的生命而言,也是一种极大的痛苦。

    她冷笑着,声音却有气无力,“你就不怕我东山再起吗?不怕我总有一日会翻身吗?如果有那一天,我绝不会再给你喘息的机会,你这么做一定会后悔的。”

    我伸出手指在她眼前摇了摇,“所谓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我能理解你说这话的目的,但我说过的话就不可能改变,你想激我杀你是不可能的,姨娘你还是好好的养伤吧。”

    站起身,我吐出一口气,声音忽然放柔,“过阵子,我带月栖去见你。”

    她冷硬的眼神慢慢的变了,在我的笑容中闭上眼,将头偏向了一边。

    我与她,不仅仅是两个人之间的仇恨,还有上一辈遗留的问题,想要解决也绝非一朝一夕能成事的。

    看着她被人扶着离开,我转身向地上跪着的人群,“你们都去准备吧,典礼也好,剑阁药阁也罢,把事情全部安排好直接告诉我就行。”

    一群人跪在地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那表情让我心头不由一沉。

    神族安逸太久,清闲太久了,有些事不是光靠忠心就行的,更多的是需要能力。

    一瞥眼神,角落中某个女人大咧咧的张着一口大黄牙,滋滋的吸着牙缝,眯着小眼睛,笑的正开心。

    走到她的身边,我扬了扬眉毛,“姑姑?”

    她好像很开心我这么称呼,受用的点了点头,脸上尽是美滋滋的表情。

    “姑姑这些月来受累了。”我的声音充满尊敬,“姑姑抛下‘翡翠宫’里数十美男帮霓裳,霓裳不知如何感激才好。”

    “知道就好!”她大力的拍了拍我的肩,“你才离开三两个月就牵肠挂肚的,我这大半年的,真是想断了肝肠,知道姑姑和你娘亲的苦心就好,今后神族就交给你了。”

    她的眼睛弯成了两道细缝的月亮,眼睛里的神采分明出卖了她早不知道飞向何处的心思。

    我将她的表情收入眼底,更明白她的心思。

    陪着同样的笑脸,“姑姑啊,大家既然牵挂的是同一个方向,那么您应该很清楚我想要赶紧处理完神族事宜的心情吧?”

    她嘴角一动,斜睨着我,眼睛里闪烁着精光,“你是族长,又从来未在神族长大,多学点东西对你有好处,至于我么……”

    “至于身为神族右护法的您,自然是要辅佐新族长,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不是么?”不等她话说完,我已经高高的扬起了声音,“神族之中所有事情的安排整顿,先请右护法过目,至于曾经左护法的职责,也由右护法暂兼!”

    笑意盈盈的眼神顿时变成了利刃尖芒,她狠狠的瞪着我,无声的用眼神表达着她的想法。

    ——你阴我?

    我背着双手,浅笑荡漾,回给她一个甜笑。

    ——现在我是族长,你不帮我早点见爱人,我也不让你见你的宝贝。

    作者有话要说:同步更新的古代小言文

    戳一下,戳一下就过去了

    收藏一下作者专栏,以后方便找文哈,爱你们

    探病

    脚步轻轻,惊动了床榻边的两个人,流波回首间微一错愕,旋即勾起沉静的笑容,不等我开口已经迈步向门口,“我去外面等着,你有什么事就喊我。”

    我微点了下头,靠上娘亲的身边,耳边传来门被很轻带上的声音。

    我张了张嘴,想问,又不知道如何说话,傻傻的站在娘亲身边。

    这是我和她第一次单独相处,沉默让气氛忽然变的尴尬。

    叫娘?

    我似乎大到不需要娘宠娘疼的年纪了,这叫不出口啊。

    不叫?

    好歹是我亲娘,连声称呼都没有似乎很不尽人情啊。

    就这么犹豫间,娘亲已经站起了身,语调老不正经,“有话和我说?还是想感激我这两年对你的磨练?”

    所有的感激惆怅瞬间被抛到脑后,她那张扬着的笑脸怎么看都是坏坏的样子,“您是故意的!”

    我掏出族长令递向她,“这是您的东西,您正直英年,这族长之位怎么说也不该如此早的交到我的手中。”

    双手一背,她认真的摇摇头,“你的心思能力已经足以但当神族族长的重任,我这二十年除了让神族一盘散沙外什么都没做,更何况你是按神族规矩接任的,说还给我可不行。”

    我眯起了眼睛,冲着她板起脸,“您这是耍赖。”

    她耸耸肩膀,表情有些无辜,“我没想到你会提前把‘血印符’送到神族,你不也没告诉我吗?”

    我无奈的摇头,“这不是没有机会么,你当初又没说你是我娘,我怎么可能把老底全掏出来?”

    流波,他只是忠于了他的誓言,对谁都不说,对任何人都不讲,包括我的娘亲。

    或许,这是他在用行动表示,他选择了一个叫任霓裳的女人,却不是神族的少主。

    “我说了我是你娘,你会信么?”她很不屑的抽抽嘴角,斜了我一眼。

    “不会!”我非常肯定的开口,“那种情形下,任何人和神族有关的人我都不会相信,除了流波。”

    说这样的话,或许会对她有点点的刺激,可是事实如此,谁叫她出现时带了那么多神秘的光环,还弄的和我誓不两地的地位,我岂敢信她?

    她有心算我无心,从一开始,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