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269 部分

作者:逍遥红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的包裹着我,我蜷缩在他的臂弯中,探出半个脑袋,“也是任灵羽的意思吧,毕竟把我放在眼皮底下才不怕我玩出什么花样么,也不用担心杀人灭口的时候找不着人。”

    莫沧溟的脸色一变,呼吸变的很重很重。

    我的耳边,忽然传来他的声音,“在神族,那么多双眼睛看着,才能更多的保护你的安全,即使是输,你也曾经是神族的少主,她不敢对你动手的。”

    我眼珠子骨碌的转着,唇角微微的勾了下。

    莫沧溟居然会传音给我,看来任灵羽想我死是毋庸置疑了。

    “那你们是想我怎么做?”我哼笑着,“不怕我在神族大会上揭露她吗?她就把握这么大?”

    莫沧溟垂下目光,“你是神族少主,不可能不出现的,师傅会与你一起出现,让你亲口承认你没能拿到‘血印符’,至于族长么,应该还是以任绮罗的容貌现身。”

    她是我姨娘,曾经和我在神族把臂言欢,任何亲密的动作都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是这个意思吗?

    “其实我一直都有个问题。”我思索着,“以任灵羽的武功,为什么不直接杀了反叛的人,强夺族长之位,反正能成为她对手的人很少。”

    话语刚落,流波忽然笑出了声,低沉的声音毫不遮掩的在我耳边飘荡,就连莫沧溟的唇角,都细细的牵扯着,许是想笑,又似乎有其他的感情在内。

    流波的手抚上我的发丝,“神族人的忠心,岂是用武力就能镇压的?若想叛乱坐上族长之位,只怕死的就剩她一人了,神族宁折勿弯,没有人能强迫我们。”

    神族人的忠心……

    我看看流波,再看看莫沧溟,沉默了。

    好吧,我承认,这两个人曾经的行为让我无言又无奈,不知道该哭该笑,何止是忠心,简直是愚忠。

    一个为了年少时的忠心,居然差点杀了我。

    一个好不容易有了点反叛精神,为了师傅的恩情,又陷害我。

    怎么想,都觉得自己倒霉的一塌糊涂。

    流波望着莫沧溟,象是讽刺般的开口,“神族,是天界派来镇守人界的一支,如果神族出现大的变动,你以为天界不会干预吗?虽然这只是流传在神族的传说,但是我相信每一个神族的人都不敢去轻易挑战这个可能,不信你问问那个人不就知道了吗?”

    莫沧溟一直是那个古怪的表情,仿佛是笑,仿佛是嘲弄,仿佛是深思,“这样不也挺好吗?至少没有那么多人死,除了少少的几个人,神族不会遭受浩劫,根基不会受到动摇,或许也是一场幸事。”

    “是吗?”我完全不相信他的话,“你有胆子把任灵羽做的安排都告诉我吗?我不相信她会那么好心。”

    某人不说话了,闭上眼不露半点声色。

    我与流波的手交扣着,手指在他的掌心中转着圈圈,玩的不亦乐乎,“如果我是任灵羽,就会在人质身上下些快毒发的药,逼迫我爹娘赶紧带我离开神族救治,再在路上方圆五里可能的经过之地布下‘紫玄草’之类的东西,或者将相生相克的东西散落在树林中,一来我娘救人心切没有心思去探查,二来无人在身边出现,自然不会有那么强的防御心,一路疾行后再发现时已然晚了,那时候不需要任何高超的武功,几个人就能随便将我们收拾了。”

    我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他的脸色,“你那天给我吃的药,就是慢性药好让我一路上毒发的吗?”

    他猛的抬起头,两道如电的目光瞪着我,嘴唇一动,又忽然闭嘴不言。

    “什么?”流波忽然跃了起来,手掌一抖,掌心中已然晃出一柄明晃晃的剑,半分犹豫也没有的刺向莫沧溟。

    莫沧溟手掌一晃,掌中剑影与流波的剑交击出清脆的声音,一声冷哼,红发飘动。

    “流波等等!”我抓着流波的手腕,低低的说着,“不要惊动了任灵羽,她应该就在不远的地方。”

    流波皱着眉头,捏着手中的剑,冲着莫沧溟怒目而视,“解药!”

    莫沧溟依然是沉静着脸,“没有!”

    流波再次握紧了手中的剑,“你我相识这么多年,我就知道那日你对我下‘紫玄草’没有那么简单,原来不过是想借机伤害霓裳,今日就算是拼却一死,我也誓要将解药拿到手。”

    我攀着流波的胳膊,尽量用身体压制着流波的躁动,“别冲动,这个时候和任灵羽起冲突没有半点好处,就要到神族了,到了神族,别说莫沧溟,就是任灵羽也不能再当着众人的面伤害我。”

    在我隐有深意的目光中,流波渐渐放下了手中的剑,却依然瞪着莫沧溟,咬着牙,“你为什么会变得如此?师恩就能让你忘记一切吗?你是神族的护卫,居然会对神族的少主下手,就是为了等着任灵羽将来将族长的位置传给你吗?”

    莫沧溟始终是那么不咸不淡的样子,“你呢?如果她不是任霓裳而是上官楚烨,你会是如何选择?当初你曾干过什么?放任一个叛乱的王爷不杀,甚至为了救她第一次违背了你身为侍卫的誓言;我无意追究你什么,只是告诉你,每个人都有他的不得已,你的是爱情,我的是恩情!”

    车身忽然一震停了下来,莫沧溟伸手撩开了帘子,他看着我的脸,“当初我是你的接引人,今天还是我。”

    我跳下马车,眼神敏锐的捕捉到开始驾车的黑衣人已经很快的散入树林间,不禁心头一叹,“看来我真的说准了。”

    莫沧溟的脚步停留在悬崖边,寒风呼呼的吹着,刮着他的发丝胡乱的飞舞着,夹杂着雪花挂满他的发丝,让那个本来刚毅的身影忽然变的有些模糊。

    一年前,我和他两个人拼尽全力才在最后一刻赶到神族,那个时候的他,让我先走,却算定了我不会抛下他走。

    如今故地重游,我居然还能记起一年前的点点滴滴,只是当初我们出山后他能不服气的和我比赛抓山鸡,让我领略他可怕的做饭本领,而这一次呢?再出山时,是兵刃相向,还是……

    “都来了吗?”女子冷冷的嗓音从山崖边传来,我看到莫沧溟的身体一震,极快的恢复了一贯的表情,微低首,“都来了,师傅!”

    任灵羽背着双手,目光看着我时充满了兴奋,虽然脚步平静,声音冷清,那眼神却怎么也掩饰不了了。

    她等待了二十多年,就是等今日吧,眼看着胜利就在眼前,怎能不兴奋?

    不能我有所动作,她已经如鬼魅般的飘到我的身边,“少主,神族人都说我们亲密无比,今日不妨也携手同进如何?”

    怎么,想一直捏我在手心中吗?

    “少主!”流波紧紧的搂住我,全身爆发出的凛冽之气表达了他的坚决,无论如何不放开我的手。

    我轻笑着,缓缓推了推流波的手,“你是任绮罗的接引使,是不是应该留在这里等任绮罗呢?她要杀我你一人也阻止不了,你知道我不会有事的。”

    流波的脸色很难看,绷的紧紧的,表情在不断变换着,数次与我眼神相对都被我的坚决逼了回去,终于很无奈的别开眼,轻微的点了下头。

    任灵羽的手搭在我的肩头,犹如好友般的亲昵,让人看不出半点破绽,唯有我清晰的感觉到,那只手的手心中,一股冰凉的寒意拢在我的身上,紧贴着我的后心,只要她内息一吐,我随时都有可能被取了性命。

    “师傅……”莫沧溟脸色一动,靠前半步,“我是任霓裳的接引使,是不是应该由我来?”

    谁知脚步刚动,任灵羽的眉头已然拧了起来,目光中射出两道凌厉的光芒直逼莫沧溟,让他不由自主的停下步子。

    “你在后面盯着流波和那个女人说了什么,她自有我会控制。”任灵羽一直看到莫沧溟的脚步离开五步以上,眉头才有了稍微的舒缓。

    这个女人,在族长之位近在眼前的时刻,还不忘防范最忠于她的弟子,究竟是她可悲,还是莫沧溟可悲?

    莫沧溟垂下目光,恭敬的应着,“弟子遵命!”

    任灵羽带着我,一声厉啸朝悬崖下纵去,我人在空中扭头望着。

    看到的,是两张神色复杂的面容。

    作者有话要说:同步更新的古代小言文

    戳一下,戳一下就过去了

    收藏一下作者专栏,以后方便找文哈,爱你们

    事情永远不会按你的计划去发展

    神族的气息还是那么干净,远处一株耀眼秀美的大树散落着桃红色的花瓣,似乎被无形的手拨弄着,朝着我的方向纷纷而来。

    伸出手,抓着空中的花瓣,看着它们在我掌心中打转,仿佛有生命力一般的缠绕指间,心情也轻松了几分。

    “左使,您来啦?”早已有人远远的迎了上来,虽然是和任灵羽打着招呼,眼神却是不住的在我身上溜来溜去,似乎是充满了好奇,还有亲近的意思。

    我报以善意的微笑,他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少主……”

    凌厉的眼神不必我侧脸就能感觉到,我仿若未见,而是平和的伸出手,“你是哪位门下的?”

    他脸上有些淡淡的红晕浮了起来,“我是古长老的门下,今日由我负责迎接少主和护法。”

    “哦……”我声音拉的长长的,“是那个仙风道骨,一脸白胡子眉毛的?”

    少年的脸上充满兴奋,用力的点点头,几次偷眼看看我,悄悄的凑了上来,“少主,您,您可来了,不知道您,您可拿到了‘血印符’?几位长老都偏爱您的性子呢。”

    我张嘴刚想说什么,任灵羽轻哼了下,“这个不是你该问的,什么时候没大没小学会了以下犯上?”

    少年脖子一缩,大眼睛瞟了瞟我,不敢再说话。

    “还不去等候另外一位少主?这里我在就行了。”任灵羽的声音冷冰冰的,“不该你问的话不要多问。”

    少年吓的一愣,似乎没想到任灵羽会如此说话,居然连招呼都忘记打就这么一溜烟的跑了。

    我毫不掩饰自己的笑,“姨娘,你似乎太紧张了,别一有人靠近你就下意识的阻拦,会被人看出破绽的。”

    任灵羽的唇角紧拉,面色极为难看,手指一拽,我踉踉跄跄的往前冲了两步,才喘口气,她的手又扣上了我的肩头,“你是聪明人,不用我提醒吧?”

    我侧眼看看那个扣在我肩头的手指,手掌的下沿正贴着我的后心,随意的笑笑,“我知道,说我没拿到‘血印符’么,你既然这么不相信我,又何必带我来神族?”

    她脚下很快,而我就象是被拎在她的手心中一样,朝着神族的神殿而去,看似亲密无间的动作里,有谁知道我这个可怜人早已经成了砧上肉?

    “若我是为了神族,我一定会大声的叫,闹的人尽皆知你的阴谋,把你的诡计全部都揭穿,不过很可惜,我既不是什么对神族忠心耿耿的人,也不愿意拼什么玉石俱焚,我只想留着命回去陪伴我的爱人,这么说你能放心了吗?”我依然是满脸轻松,“我爹我娘二十多年只有我这么一个孩子,他们投鼠忌器,更是不敢乱动,你还担心什么?”我轻松的开口,“如今连流波都被支开,神族中更无人能靠近我三步之内,所有的部署都在你的掌握中,无人再是你的对手,不如放宽心迎接你等待了这么多年的位置。”

    “闭嘴!”她低低的吼声在我耳边,带了几分烦躁,“我行事不需要你来操心。”

    “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保住命吗?”我的唇角勾起浅浅的笑容,“因为如果我死了,月栖会如何?一人孤寂终生,他的爱人死在他的娘亲手上,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再无人会疼他爱他,他要么为我殉情,要么再次皈依佛堂,这样的他是我不想看到的,我必须留下我的命去疼他,我不要他内疚,不要他难受,所以我一定要回去。”

    她不说话,一路疾行中只有我喋喋不休的说着,“还有夜,我一定要回去看他,有我娘和呆子他的伤应该没有事的,夜和我一样韧性顽强,我相信他。”

    任灵羽的脸色渐难看,绷着,我收回目光,“对了,你知道沄逸有了我的孩子么?一会有空我要坐下来好好的想一想,给这个孩子取什么名字,男孩叫什么,女孩叫什么……”

    扣在我肩头的手紧了紧,她随便释放的一点力量就让我疼的皱起了眉头,声音却是平静,“怎么,你以为我被你关疯了,还是想对你求情让你放了我?”

    “不管你是什么,我都不想听!!!”她的口气很不好,扣在我肩头的手又紧了下,手指间的力道仿佛掐在我的骨头上,疼的差点连气都喘不上来。

    “到地头了。”我淡淡的开口,这才感觉到肩膀上的疼痛轻了几分,刚才压迫上身体的那种寒意也顿时消失,让我终于从压制中被解脱出来。

    神族熟悉的地方,水池依旧潺潺流着水,那朵莲花依然清纯透明,回想起当初,我和自己的娘亲在这里争夺少主之位,仿若隔世。

    如果我当初不是那么坚持,会不会局面不会走到这一步?

    如果我早些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会不会就一直不被娘亲蒙在鼓里?

    没有那么多如果可以说,因为我如果轻易的投降,或许在娘亲眼中我也不再是她引以为傲的女儿了吧?

    做过的事不后悔,这是我一贯的原则,能够斗赢那个一直算计我的娘,似乎也算是件开心的事。

    那些早早来到的元老们看到我们,不约而同的站起了身,围了过来,“左护法来了……”

    “霓裳少主也来了!”

    兴奋的目光从他们的双眼中透露出来,我随意的寒暄着,没有透露半点不安和焦躁,倒是我肩头的手,时紧时松,提示着我她的紧张。

    眼神在人群中匆匆的扫过,没有看到那两名神族曾经的护卫,我娘亲名义上的丈夫我名义上的爹爹。

    笑容不改,我轻松的在一旁坐下,而任灵羽就站在我的身后,看似更象一名保护我的保镖。

    “霓裳少主。”已经有人迫不及待的开口了,“今日可是一年之约的最后一日了,不知霓裳少主可有拿到‘血印符’?”

    还没开口,背心处的手掌贴了贴,似乎是在警告我什么。

    “你们问她?为什么不问问我?”一个张扬的女子笑声从远处传来,脚步轻快,在袁筱熙的陪伴下一步步的朝着我们的方向而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