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268 部分

作者:逍遥红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抱了起来,双唇吮上了我的唇。

    他咬着我的唇,手指用力的拉扯着我的衣衫,大掌毫无征兆的抚上我的身子。

    撬开我的唇,他的吻犹如疾风暴雨,强势的勾上我的舌尖,含着我的舌咬着,让我在一丝丝的疼痛中轻哼出声。

    他吻的重,手指在肌肤上的力量也重,摩擦着我的肌肤也感觉到发烫,从骨子里散发出的烫。

    不,是从丹田中散发出来的烫。

    不止是烫,是一种冲动,想要冲破禁锢,与他的气息融为一体的冲动。

    一声轻吟,我情不自禁的搂上流波的颈项,沉醉在他的怀里,激动的拉着他的手,让他的掌心贴着我的丹田,“快,是不是有?”

    他的掌心,浅浅的送着真气,我丹田里的气息立即感应般的缠了上去,两股真气在筋脉中缓缓的流动着。

    “有!”他惊喜的望着我,“虽然很细,但是我不会感觉错,是霓裳的真气,真的是霓裳的真气。”

    我兴奋的喘息着,重重的点着头。

    这细微的真气,比之我开始在莫沧溟身上感应到的又多了几分力道,虽然还是那么细弱。

    随着我和流波注意力的转移,那刚刚被勾起的真气又慢慢的平稳下去,渐渐微弱而至消失。

    我与流波对望着,彼此眼神中传递着同样一种想法。

    不是吧,我娘亲给的到底是一颗什么药?要激烈狂猛的欢爱才能勾引我血气中的真气起来?难道要我和流波每天在一起,都凄惨的打来打去,玩狂猛霸道,玩激情四溢,玩打架翻滚?

    “噗……”流波已经先笑了出来,将我整个人抱起来丢上床,“现在似乎给了我名正言顺的机会让我可以放任自己不用隐忍了。”

    他的眼神落在我的肌肤上,“这些是我昨天弄的吗?对不起,我以为自己已经很轻柔了。”

    几乎是下意识的,我扯起衣衫挡住那些斑驳的痕迹,不想让他看见,更不想听到他的道歉。

    他抱的越紧,目光越温柔,我越是有些不自在,总觉得肌肤上沾满了莫沧溟的气息,不想让他闻到,“流波,我想沐浴。”

    “我帮你!”他表情轻松,似乎是因为我终于恢复了一丝丝的真气,笑容始终挂在脸上。

    我躲闪着他,僵硬的摇摇头,伸手将他推开,整个人朝着门外奔去,“不,不用了,我,我自己能行。”

    莫名其妙的流波被我丢在屋子里,而那风雪未停的院中,远远的,褐色的人影在白雪纷飞中翻滚着,手中长剑闪烁着团团银光。

    听到我的脚步声,那人影只是一顿,并未转身,继续练着他的剑。

    而我,也没有再看他一样,直接擦身而过,奔向浴房。

    作者有话要说:某狼发新文啦,跪求大家收藏,留言……

    这个新文人家参加了比赛,能不能施舍一点留言和收藏给狼狼么,呜呜呜……

    同步更新的古代小言文

    戳一下,戳一下就过去了

    最后一搏

    作者有话要说:某狼发新文啦,跪求大家收藏,留言……

    这个新文人家参加了比赛,能不能施舍一点留言和收藏给狼狼么,呜呜呜……

    同步更新的古代小言文

    戳一下,戳一下就过去了

    半个月,整整的半个月,我在和流波疯狂的欢爱着。

    说疯狂不为过,因为我们不得不疯狂,开始流波还有些小心翼翼,直到每一次之后我的功力在剥丝抽茧后很细微的流动,渐渐变为强而有力时,他才会放任自己更加的猛烈些。

    说强而有力,也只是相对我没有半分功力的时候,与功力最高的时候相比,我这只不过是江湖上连三流都算不上的一点点内功,流波只要一个拳头半分力量就能把我打成猪头。

    但是至少我们看到了希望。

    所以我们用尽一切方法沉醉在对彼此的索取中,也让我再一次见识到了流波也有他放纵和肆意的一面。

    都说神族的男子天不怕地不怕,比之人界男子多了分刚毅,多了分无畏无惧,在床第间我终于也看到了流波这样的一面,可以放任身体犹如比武般拼杀的对手。

    只是,还是太慢了,再有几日就是神族最后的期限,可是我的武功依然是那么一点点细水长流着。

    一方面,我要躲着藏着,害怕任灵羽看出半点破绽,一方面,我又担心自己的武功不能及时恢复。

    莫沧溟很久不曾出现了,饭菜都是每日丢在院子里的石桌上,而我也刻意的选择那段时间不出现,就这么互相避着,谁也不见谁。

    那日的事情,就当做一场秘密,只有他知我知,天知地知的秘密随着时间的淡忘而被掩埋。

    一股暖流顺着筋脉传了进来,我贴着流波紧致的胸膛,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还有无奈的叹息,“楚烨,只剩下几日了,除非是现在全部恢复赶回神族,否则没有任何机会了。”

    现在全部恢复?

    我半个月,连一成的一半都没能力达到,又怎么可能在一日之间全部恢复?

    我苦笑,“这一次,或许是真的没办法了,都说我是死而不僵的虫子,现在我连蹬腿的能力都没了,不认输不行了。”

    流波拥着我,“你选择放弃了?”

    我很平静,手指绕着他的发丝,“什么叫放弃?有命在,就什么都有。”

    “你认为她会放过你吗?”流波在沉默了许久以后才缓缓开口,似乎是在思量着什么。

    “她要族长的位置,就不敢动,但是她要巩固族长的位置,就不可能不杀我。”我冷笑了下,“我们不妨猜猜,她会在什么时候对我下手?”

    “放你走,在见族长的途中对你下手。”流波沉吟着,“只有那个时候,她可以一屁股坐上位置,又不用担心你会成为她的对手,而族长位置一到手,她也再不用害怕老族长了。”

    “动手的人是莫沧溟。”我给他的猜测下了一个总结,“因为她没办法分开身,族长位置太重要了。”

    “所以他有‘紫玄草’。”说到这,流波忽然有些狐疑和不确定,“如果是这样,他为什么那天要对我下‘紫玄草’?他不怕我从此有了戒备?”

    莫沧溟……

    这个人我怎么也猜不透他到底做的是什么,以前他的所作所为如果还有迹可循能够猜测的话,现在我则是始终无法看穿他心里想的是什么。

    忽然,流波的表情一变,翻身将我压在身下,嘴唇凑上我的耳边,“好像是任灵羽来了。”

    我心头一震,大笑着搂上他的颈项,声音慵懒,“我还想要,不过身子有点累,流波要不要好好的伺候一下呢?”

    流波的眼中尽是清明之色,极轻的点了下头,示意他明白我的意思,随后手掌贴上我的心口,“那我给你渡些气再继续好不好?”

    话语平静,手脚却是飞快的拉扯着衣服,半裸的两个人裹在被子里,看上去好像刚刚经历了一场云雨。

    我的唇,贴上流波的唇,双手紧紧的搂着他的颈,半真半假中大门忽然被推开,任灵羽鬼魅一般的站在门口,身后跟着面无表情的莫沧溟。

    我虎着一张脸看着任灵羽,动作流畅的挡在流波之前,不在乎自己露了多少,而是把流波遮了个严严实实,冷冷的盯着门口的两个人,“怎么,姨娘有空来探望你的外甥女过的滋润与否吗?”

    任灵羽犀利的目光停留在我的脸上,我怡然无惧的回瞪着,却在不经意中捕捉到了她身后莫沧溟的表情。

    眼瞳落在我的身上,两团火焰一闪而过。

    任灵羽仿佛感应到了什么,微微侧了下脸,目光在看向莫沧溟的时候闪过一丝怀疑。

    与此同时,莫沧溟毫不遮掩的将脸别开,轻嗤着,“恶心。”

    任灵羽身上淡淡的杀意隐隐的消退,伸手扣上我的手腕,强大的力量从她的掌心灌入我的身体里,刚猛的侵入我的筋脉中。

    根本不受我的控制,身体内那刚刚恢复一点点的功力自动自发的抵抗着,无奈只有那么一点点的能力,在眨眼间就被击溃散开,再也无踪无迹。

    无法低档的痛楚,仿佛在我心头敲上了沉重的一棍,差点让我闭过气去,最后一丝理智让我咬着自己的唇,没有发出声音。

    流波的手带着可怕的力量,想也不想的一掌推向任灵羽,没有半点迟疑,另外一只手紧紧的拥上我的身体。

    任灵羽没有与流波正面交锋,而是飘身半退,很轻巧的避过了流波的掌风,我软软的向后倒下,落在流波张开的羽翼之下,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筋脉中的阴寒很久才开始消融,我艰难的喘息着,靠着流波肩头,咬牙冷笑,“怎么,姨娘现在等不及了?那动手啊,反正神族的族长我当不上,你也没那么容易拿到手。”

    流波的真气顺着胸口慢慢的渡了进来,抵御着任灵羽功力的寒冷。

    任灵羽看着流波的动作,一言不发的转身,出门。

    莫沧溟紧随其后,看也不曾看我们一眼。

    我靠着流波,呼呼的喘着气,在用力的平息着心头的闷意,流波紧张的给我渡着气,逼出我身体里的寒意。

    我一直没出声,直到流波几不可见的点了下头,声音传入我的耳内,“他们走了。”

    走了?

    那么我骗过了任灵羽?

    若非刚才流波一声提醒,若非流波灌入我身体里的真气掩盖了属于任霓裳的气息,若被任灵羽发现了我的功力在恢复,哪怕只是一点点……

    “你怎么知道她来了?”以流波的武功,任灵羽不该如此轻易的被发现。

    流波摇了摇头,“我没有发觉她来了,而是听到了莫沧溟的脚步,还有几日就是神族换族长的日子了,任灵羽在临行前一定会来这里看看的;我与莫沧溟同为侍卫这么多年,对他的气息几乎已到了感应的地步,这才留意了下;刚才莫沧溟的脚步很轻,很慢,如果不是他前面有小心谨慎到故意放慢放轻脚步的人,他绝不会如此,所以我猜测任灵羽一定在。”

    我唇角抽了下,想笑又笑不出来,“我们运气好,若不是任灵羽被即将到手的族长之位分了心神,以她的机敏,只怕我们没这么容易骗过去。”

    话是没错,所有的判断也没有半点问题,只是我心头还有些小小的疑问没有说出口。

    莫沧溟,连流波都自认武功不如他威猛霸气的男子,会那么轻易被流波听出脚步声?

    不管如何,至少此刻我和流波安全了。

    “流波,不能再等了,只剩下这最后的三五天,就算此刻他们不动手,也绝不会让我们安全的回到娘身边,你替我冲丹田的禁制吧,我宁可死的壮烈一点,也不要窝窝囊囊。”我一咬牙,坚定的望着他,“流波,你知道的,我必须赶去神族。”

    我与他,对视了很久,无声的拉锯也持续了很久。

    终于,他的手贴上我的后心,伴随着一股劲气涌入我的身体中,流波贴着我的身体,“如果真死,我也陪着你。”

    不会死,我相信自己。

    蟑螂之所以能成为蟑螂,必然有着独特的旺盛生命力,坚定的活下去的决心和勇气,还有怎么也打不死的韧劲。

    我,任霓裳,此生经历过的这二十多年,死去活来也不知道多少次了,又岂是一点点挫折就能将我放倒的。

    流波的内力,排山倒海的冲入我的筋脉中,扩张着我脆弱的筋脉,每一次流过都象是刀片在我身体里刮过一样,疼的几乎要闭过气去。

    可是我不能昏,我必须要坚持,这或许是我唯一的赌注了。

    流波没有半分保留,气息源源不断的冲入我的丹田中,激起了身体中封印的强烈反击,两股力量在我的丹田中抗衡着,我感觉自己的内腑简直被扯的四分五裂般,眼前不断冒着金星,呼吸也几近停止。

    我必须坚持,因为如果我撑不下去,不撞破这禁制,不释放自己的力量,流波的内功全力的侵入我的丹田中,很可能将我的筋脉全部毁去,我必须坚持,必须……

    在流波不断的冲刺中,我被封印了的内气开始有了蠢蠢欲动的感觉,在丹田中慢慢的跳动,想要向外冲出,可是那强大的封印,阻止了流波内力的靠近,也阻止了我的气息冲出。

    拉锯战,就这么持续着,谁也战胜不了谁,谁也拿对方没有办法,流波不愿意撤,因为似乎就差一步了,我也不想放弃。

    只能听到流波的呼吸越来越重,我的身体也越来越重,只觉得这一步之遥怎么也跨不出去,怎么也达不到我想要的结果。

    气息,越来越乱,乱的我快要不能控制了。

    “砰……”门忽然被推开,一道褐色的人影正站在门口,冷冷的目光看着我和流波。

    一惊,气息更乱。

    此刻的我和流波,都是完全的无法再有任何抵抗,这个姿势,这种行功的架势,是瞒不过莫沧溟的。

    他的眼神,扫过我和流波,一步步的靠近着我们。

    而我,躲不了藏不了,打不了动不了,只能看着那个高大的身影走进。

    他的手,高高的举了起来

    我,慢慢的闭上眼睛

    手指,落在我的肩头,“你们准备下,师傅说一起上路去神族,必须要你们亲自交代任务失败。”

    作者有话要说:某狼发新文啦,跪求大家收藏,留言……

    这个新文人家参加了比赛,能不能施舍一点留言和收藏给狼狼么,呜呜呜……

    同步更新的古代小言文

    戳一下,戳一下就过去了

    可悲的人复杂的情

    作者有话要说:同步更新的古代小言文

    戳一下,戳一下就过去了

    收藏一下作者专栏,以后方便找文哈,爱你们

    马车在疾驰着,我靠着流波的肩头似睡非睡,流波搂着我,也是一言不发。

    对面的莫沧溟也仿佛一块石头般,没有半点表情。

    “怎么,任灵羽不想放过我了?”我懒懒的声音仿若梦呓,“不是说好了她去神族就放了我吗?”

    “这是你娘的意思。”莫沧溟的眼神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流波紧搂着我的手,“你娘那么精明的人,岂会相信师傅,让我们把你带去神族在她眼皮底下,她才放心不是么?”

    我抬了抬眼皮,看到流波也是不甘示弱的瞪着莫沧溟,两个人的眼神在空中无声的交锋着。

    我拽了拽流波的袖子,他抽回目光,看向我时冰冷飞快的变为温柔。

    天气很冷,寒风顺着车窗将雪花打了进来,流波张开他的臂膀,用温暖紧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