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6章 直播

作者:绿野千鹤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关于邹波的罪证越来越多,邹波的律师也越来越慌乱。以前也不是没出过事,但次次都能摆平,那些明星也没一个敢站出来说话的,这次到底是为什么?

    “因为得罪了楚钦。”三瓣台的台长优哉游哉地路过,几个正讨论得热火朝天的工作人员顿时安静了。

    “台长,您是说这事背后是楚钦做的?”有人好奇地问了一句。

    台长笑而不语,摇头晃脑地离开了。

    “好像还真是,楚钦那个绯闻不就是邹波的手下爆出来的吗?”

    “邹波也是太狂了,得罪谁不好,要去得罪楚钦。”

    大家又开始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有台里的新人不懂,开口问:“楚钦的能量就这么大吗?他不就是个主持人吗?”

    陈纪明刚好路过,听到众人在讨论,便停下脚步仔细听。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一个老员工满脸骄傲地科普道,“楚钦在圈里头的人员,那是没人能比的。他自己手里的资源,足够大多数人去抱大腿了,又极会做人。现在邹波是落水狗,楚钦开口让大家去整他,你说人们会选择打落水狗,还是得罪楚钦?”

    其实在这之前,人们对楚钦力量的认知还没有这么清晰,这次的事,却是明晃晃地告诉众人,他楚钦在圈里的地位有多高,人脉有多逛。这个为害娱乐圈多年的大鳄,就因为得罪楚钦,现在即将身败名裂、倾家荡产、牢底坐穿。

    想到这一层面,圈里的人对楚钦除了更加佩服之外,更多了几分忌惮。

    陈纪明听完这些言论,脸色变得煞白。这次的事,他爸爸也有参与,不知道会不会连累到他们。想到这里,赶紧快步去了陈锋办公室。

    邹波的案子马上就要开庭审理,他在看守所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律师却迟迟不来。

    “马上就要开庭了,我必须见到我的律师,你们听到了吗?”邹波摇晃着铁栏杆大吼大叫,好几天见不到律师,他的内心越来越惊恐,以前做的那些坏事不停地在脑子里回放,然后忍不住地计算这些事被查出来会判多少年。

    昨天晚上,他梦见以前玩的一个年轻男人,身下全是血,身体冷冰冰地没有温度,警察冲进来抓住他,要判他死刑。医生要给他施行注射死,手脚被绑在床上不能动弹,眼睁睁地看着那冰冷的针头被机械臂放下来,那样的恐怖吓得他怪叫着醒来。

    “你的律师,我们也正在找他,”过来调查取证的警察冷笑,“你做的那些事,你的律师都有参与,只要找到他,就带他一起起诉。”

    然而,那位律师已经带着邹波给他的钱,快速逃出国去了。邹波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当场崩溃,叫嚷着要重新聘请一个律师。终于,在他强烈的要求下,警方通知了他的妻子来见他。

    “你去给我找一个律师团队来,花多少钱都行,要金牌律师团队,一定要保证把我捞出去。”邹波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妻子身上。他的妻子以前也是个演员,后来跟了他,虽然他喜欢男人,但自认也没有亏待亲自,所以他觉得妻子应该会尽全力救他的。

    坐在对面的女人,脸上有皱纹,但不难看出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女,低着头听邹波说完,只是神经质地冷笑了一声:“邹波,我凭什么要救你?”

    “你什么意思?”邹波瞪大了眼睛。

    “你隐瞒性向跟我结婚,就为了让我给你生个孩子,而你自己在外面花天酒地玩男人,我早就受够你了,”女人冷冷地看着他,眼中满是报复的快意,“金牌律师团队,呵呵,行啊,你等着吧。”

    等到开庭那天,邹波的妻子也没有给他请任何的律师,公诉方就给他指定了一位律师。作为公诉方指定的律师,自然不会多尽心为他辩护,而邹波的妻子,也在同时提出要跟他离婚。

    最终,公诉方以私藏两公斤以上硬性毒品、容留他人吸毒、敲诈勒索、非法拘禁、强|奸等提起诉讼,这些罪名证据确凿,数罪并罚之下,判了无期徒刑。

    同时宣布,邹波的妻子跟他离婚,邹波的财产在赔偿了受害人之后,归他的妻子所有。

    一只盘踞娱乐圈多年的大鳄,在很短的时间内势力坍塌、锒铛入狱,让人唏嘘不已。很多被邹波威胁的小明星,终于得以轻松地生活,而一些靠着邹波上位其实没什么真本事的人,很快就会过气。

    娱乐圈瞬息万变,就像一个五彩缤纷的生态池塘,一只生物死去,会让一部分生物活得更好,也会让一部分生物无法生存。

    邹波的事尘埃落地,大家的注意力便又回到了楚钦的身上。

    因为有多个明星拿出的借位照片做对比,人们也都相信楚钦跟其他人的暧昧照片是邹波故意拿来黑他的,但跟钟宜彬那几张太清晰,说是邹波黑他有些说不通。

    而回过神来的“钟钦”粉却是兴奋异常,纷纷表示要是真的就太美好了。

    【我觉得这是真的诶,你看二饼的手都摸到钦钦的腰了。】

    【这么投入,只有真正相爱的人才会这样吧?】

    【也可能是闹着玩呢?嘤嘤嘤,但愿是真的呀!】

    以前有人论证过两人可能是真的,当时被群嘲了,现在这张贴子又被找了出来,仔细一看还真有几分道理。

    贴子里列举了大量的证据,从第一次在大杂烩观众席上看到钟宜彬开始。钟宜彬上娱乐节目的时候,似乎只对楚钦感兴趣,在《包子快跑》节目中,有空就要凑到楚钦身边说两句话。

    把两人在几次重要场合中的着装拿来对比,会惊奇地发现,两人的西装竟然是AB款,就是同样的设计理念,只在颜色和细节上稍有不同,分开不觉得有什么,但合在一起就会发现其中隐藏的奥妙。

    越看越像这么回事,大家看完贴子,纷纷找别的证据。

    各种视频剪辑仔细看,能看到钟宜彬经常拿眼睛偷瞄楚钦。另外,两人在阿月的娱乐节目上,大尺度的亲吻搂抱一点也没有障碍,而两人跟莫少阳都没有过分亲密的举动。

    【如果这都不算爱,我直播赤翔!】

    【楚钦到现在也没出来澄清,是不是就是默认的意思?】粉丝好奇得抓心挠肝,纷纷跑到楚钦的微博下面求真相,楚钦却一直老神在在,发了一条微博,说明自己这周要参加一个直播访谈节目。

    这档节目是盛世TV刚开的新节目,由刚挖角过来的主持人欧浩担纲主持,楚钦参加,也是为了给新节目吸粉。

    欧浩本来是三瓣台的主持人,在三瓣台开了一档脱口秀节目非常受欢迎,但因为陈家父子去了,觉得过得不自在。恰好这时候楚钦去挖角,盛世给的条件又极好,便爽快地跑来了。

    通常的娱乐节目都是录播,可以剪辑一下,明星觉得自己表现的不好也可以重录,这档节目不同,这是一档直播节目。也就是说,所有说过的话都不能反悔,惊险刺激,极为考察明星的应变能力。

    欧浩也跟着宣传,并且抛出了一条预告。

    【看到台本的一瞬间我震惊了,这样问楚总监问题,会不会丢饭碗啊?】把观众们的好奇心提升到了顶点。

    周五晚上的时候,这档节目准时开录,墙上挂着的钟表显示,现场的时间与现实时间一致。

    简单的寒暄和开场之后,两人就开始聊天。

    “上直播节目,会不会紧张?”欧浩坐在高脚椅上,问沙发上的嘉宾楚钦。

    “还好吧,就当是发布会就好了,”楚钦冲镜头挤挤眼,“反正我有什么话都可以直接说,比如我对你的不满,都可以直接讲出来,也没法剪,想想也是很爽的。”

    欧浩一脸的惊恐:“那您可千万嘴下留情,我还要面子的。”

    “那要看你表现咯。”楚钦挑了挑眉,霸气十足。

    观众哈哈笑。这个直播节目是有观众的,而且收门票。像大杂烩那种录播节目,因为要录很久,观众比较辛苦,票常常要送一部分。这中直播节目却真的只有播出的那点时间,差不多跟看一场电影一样,并不累,所以就可以卖的贵一点。

    欧浩吞了吞口水,看看手卡:“我觉得这期节目录下来,我就可以卷铺盖卷回家了。”

    电视机前的观众好奇不已,这是这档节目的第一期,大家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难道真的会问一些大尺度的问题?

    “你如果再浪费时间,三分钟后你就可以卷铺盖卷了。”楚钦看了看腕表,一副领导的样子。

    观众再次被逗笑了,气氛也跟着轻松起来。

    “这段时间你一直在各种头条上,关于那几张照片,能说说是怎么回事吗?”欧浩笑着进入主题,第一个问题就十分犀利。

    大屏幕上显示出先前爆料的几张照片,有楚钦跟原先副台长吃饭的疑似接吻照,有跟姚岳山的暧昧照等等,还有跟钟宜彬在街头树干上的亲吻。

    楚钦笑了笑:“那我一个一个说吧。”

    首先,放大那张跟副台长吃饭的照片。

    “照片里的人,是以前盛世TV的副台长,这张照片是有一次大家聚餐的情形,当时不仅有我们俩,还有很多其他的人,”楚钦不徐不疾地说着,站起身指着屏幕角落处只有小半张脸的人,“这个就是林笑笑,还有这个模糊的黑点,是钟宜彬。”

    然后,大屏幕上切换,变成了当时吃饭几人在饭桌前的合影。这张是专业摄影师拍的,非常清晰。楚钦站在第二排,钟宜彬和副台长站在中间,现场还有林笑笑、钱粮、朱畅等主持人。如果楚钦想要攀着副台长上位,在这种场合接吻,显然是不合常理的。

    “哦——”台下的观众发出一阵恍然大悟的声音。果然,狗仔的八卦都是不可信的。

    “至于姚岳山那个,就更不可能了,”楚钦耸耸肩,“现在大家都是知道,他是个直男。”大屏幕上放出了姚岳山的微博。

    关于当年那件事,毕竟是少儿不宜的,不能在节目上直接讲,但可以提一提。

    “当年姚岳山可是为了逃避这个,连艺人都不做了,跑去开火锅店,”楚钦笑着说,“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可以上网查一下哈。这话题有些少儿不宜,直播节目就不说了,免得欧浩的节目刚开档就停播。”

    “哈哈哈哈……”观众哈哈笑,这里分明是欧浩的节目,但主导权完全在楚钦手里,反过来调戏主持人,实在有趣。

    “停播也挺好的,这节目实在压力山大呀!”欧浩装模作样地捏了把汗,“咱们这个节目,什么都可以问的吧?”

    “是呀,策划给你的节目宗旨你都没有好好研读吗?”楚钦竖起眉毛。

    “读了,读了!”欧浩赶紧举起双手,“那我可就问了啊。”

    大屏幕上,把楚钦和钟宜彬接吻的几张照片放大,摆在一起。

    “这里是弯弯那边的街道吧?”吊起了观众的好奇心,欧浩偏偏不问重点,把观众急得嗷嗷叫。

    “嗯,是在金驴奖盛典的那座城市,海边的一条街上,那边风景特别好。”楚钦一脸淡定地说。

    “那棵树是不是法国梧桐啊?”欧浩继续瞎问。

    “吁——”观众开始喝倒彩,电视前的人恨不能冲进去掐欧浩的脖子。

    “你看树干就能看出来呀,这还用问。”楚钦撇嘴。

    “那你俩到底在干什么?”欧浩出其不意地问出来,“真的是在接吻吗?”

    现场有一瞬间的静默,落针可闻。楚钦淡淡一笑:“没错,是在接吻。”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二饼:从此我就是一只出柜了的饼了

    钦钦:出柜了应该叫什么?

    二饼:新鲜出炉的饼

    钦钦:没出柜应该叫什么?

    二饼:真空包装的饼

    钦钦:准备结婚应该叫什么?

    二饼:肉饼(⊙v⊙)

    钦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