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3章 打狗

作者:绿野千鹤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李廷现在也比较有名了,吸毒被抓这种事自然会引起轰动,人们津津乐道的同时也会好奇,那个容留李廷吸毒的大鳄邹波到底是谁?

    铺天盖地的报道完全吊起了群众的好奇心,在人们的好奇心达到顶峰的时候,一个论坛上的八卦帖子迅速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那是一个匿名论坛,平时人们就在那里聊一些家长里短和娱乐圈八卦,时常会有一些神秘人在哪里爆料。许多娱乐圈的秘闻都是从这个论坛上传出来的,这次也不例外。

    有人开了一个帖子,名叫“扒一扒那个睡遍当红小鲜肉的大鳄”。

    这样的标题已经足够吸引眼球,加上最近出的事,人们顿时明白是在说什么,纷纷挤进去围观。

    楼主用一种圈内人的口吻,将邹波这些年的龌龊事一件一件地扒出来。

    【楼主:要说这位大鳄,早年在娱乐圈也没什么存在感,后来靠着几家八卦媒体才站稳了脚跟。这人比较不要脸,他手下的八卦媒体也是出了名的泼脏水大户,很多人怕了他,他就有机会认识更多人。这么多年下来,在娱乐圈积累的人脉多了,掌握的资源也多了,就成了一只大鳄。】

    众人一看这楼主说的这么详细,定然是圈内人士,对这帖子就又信了几分。这帖子没有点名,连提到的一些明星也用ABC代替,但看那经历,不难猜出对方是谁。

    【楼主:这人不喜欢女人,就喜欢睡男的,娱乐圈里但凡好看一点的,都被他睡了个遍。比如演历史剧少年皇帝的鲜肉A,还有演民国剧少帅的鲜肉B,演宫廷剧深情男二的鲜肉C,当然,还有最近吸毒的那位……】

    这话一出,众人哗然。那些角色太特别,一想就知道那男明星是谁,这完全是睡遍娱乐圈的节奏。

    很多迷妹在下面哀嚎,不相信自己的偶像被人睡过。

    【楼主瞎说,我们花花是靠自己的实力上去的!】

    【一看就是瞎掰的吧,鲜肉B演技那么好,还需要靠潜规则?】

    【我觉得这是真的,演艺圈初期不好混,总得有人给资源才行。】

    【楼主,我只问你一句,我们家乔苏有没有被睡过,呜呜呜……】

    娱乐圈现在当红的小生里,最好看的就是乔苏了,想想那张如玉的俊颜,邹波肯定忍不住要下手的。

    【楼主:乔苏没有,他去了星海娱乐之后,有人护着,邹波动不了他。】

    楼主老神在在地出来辟谣,很快就有更多的人来问自己的爱豆有没有被睡过,不过楼主不再回答了,八卦也不继续了,把围观群众急得不得了,纷纷呼唤楼主快回来。

    在楼主消失的这段时间,大家就在热烈讨论乔苏没有被睡这件事。

    【难怪他前两年不红,就是不肯被人睡嘛!】

    【果然宋总是个厚道的东家,换到星海娱乐之后就护着乔苏了。】

    钟宜彬看着虞棠给他的技术员的操作,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人,黑邹波的同时,还不忘给宋箫的娱乐公司打广告。

    论坛上的热火朝天,很快就被人们搬到了社交网站上。大家为娱乐圈的混乱而震惊,厌恶邹波的无耻好色,也唾弃那些为了名利就现身的小鲜肉们。

    不过那帖子没有指名道姓,被影射了一番的几个小鲜肉,也不能出来反驳。一出来,就坐实了,只能选择闭嘴。

    在这个大八卦酝酿发酵了两个小时之后,一个搞八卦的微博营销号也跳出来爆料。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那个被人打了之后退圈的姚岳山……】

    姚岳山,就是之前造谣楚钦鬼混的男人之一。这人在前几年红过一阵,后来受重伤住院,有媒体证实他是在一个叫“星空之恋”的酒吧门前被打的,而那个酒吧,是一个有名的同性恋酒吧。很快,铺天盖地的报道说姚岳山是因为同性恋之间争风吃醋被打了。

    前些年国家政策还比较严,有这个传闻之后,各大电视台直接封杀了姚岳山,不许他再出镜。姚岳山自此从娱乐圈消失了。如今,这个微博号爆料,当初事实并非如此,而是那位娱乐圈大鳄邹波看上了人家,人家抵死不从,就被邹波打了一顿,还泼脏水造谣他是同性恋,直接毁了前途。

    先前的那些八卦,大家都是半信半疑的,但现在,有这么一个有名有姓且真实发生过的事摆在面前,容不得众人不信。

    【那这么说的话,前几天关于楚钦的八卦,是不是也跟邹波有关?】

    说起姚岳山,众人自然而然想起了楚钦,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我的天,难道是我们钦钦被那个什么鬼大鳄看上了?】

    【肯定是这样,钦钦那么正直的人,肯定不愿意,这就报复上了!】

    【楚钦在娱乐圈地位那么高,这大鳄都动得了?】虽然依旧充满了疑问,但人们已经自然而然地把楚钦的是和邹波联系上了,顿时觉得楚钦是无辜的。大家找到了姚岳山已经许久不更新的微博下面,向他求证当年的事。

    在家里闷了两天的楚钦,终于可以出门走走了。他也没去盛世,而是去了一家火锅店。

    那火锅店开在市中心,生意十分红火,人来人往的非常热闹。楚钦进去,立时就被服务生忍了出来。

    “你,你是楚钦?”服务生激动不已,磕磕巴巴地说。

    “嗯,我找你们老板,他在吗?”楚钦笑着问服务生。

    “老板去二分店巡视了,我给他打电话,您先坐。”服务生笑眯眯地引楚钦到一处安静的角落坐着。

    楚钦要了一份鸳鸯锅,点了一盘肥牛,一盘虾滑,还有一个素菜,慢慢地吃。吃到一半,一人走过来坐到他对面,拿起筷子捞走一大筷子牛肉。

    “喂,我在你店里吃东西,你还抢我的吃!”楚钦抬头瞪对面的人,那人看起来三十多岁,浓眉大眼,只是带着生意人独有的风霜,看起来很是老成,正是退圈多年的姚岳山。

    “哎呀,你来这里还能叫你花钱啊!来来,随便吃。”姚岳山笑嘻嘻地说着,抬手让服务生再端两盘牛肉来。

    “网上的事你看到了吗?”楚钦捞了一块虾滑,蘸了些海鲜酱油,送进口中。

    当年的事发生的太快,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姚岳山已经被封杀了。当时他也是心灰意冷,不想再继续挣扎,就用所有的积蓄,开了火锅店做生意。没想到生意还做成了,现在也是有房有车,还娶妻生子了。

    “看到了,我老婆高兴坏了。”姚岳山笑了笑,当年因为这个传闻,他娶老婆的时候,丈母娘死活不同意,说他是骗婚的,怎么解释都不听,直到婚后看他俩过得不错还好了些。但老太太在邻居面前都不敢提自己女婿是谁,怕被人家笑话。

    “那你不如趁机发个微博,澄清一下好了,顺道也能给火锅店打个广告。”楚钦笑了笑道。

    姚岳山听到这话,有些犹豫。火锅店的事,圈里知道的人也就楚钦和另一个好哥们,其他的人都断了来往,主要是怕邹波再出什么幺蛾子。“邹波只是一时被抓,等他放出来又闹事,我现在有家有室,不想再惹是非了。”

    楚钦也明白他的难处,抿了抿唇:“跟你透个底,钟宜彬这次是一定要让邹波彻底不能翻身的……”

    八卦舆论只是个开胃菜。

    等楚钦从火锅店走出去,姚岳山自己在原地坐了半天,抬手拿起手机,发了一条微博。

    几年没有更新的姚岳山微博,今天突然发了一条新动态。大意为感谢网友们的关心,自己现在过得很好。配图是一张火锅店照片,火锅店前面,站着他和妻子,妻子怀中还抱着一个胖嘟嘟的小娃娃。

    【哇哦哦,看看,人家老婆孩子都有了,哪里是同性恋啊!】

    【邹波真是害人不浅,不过这家火锅店好熟悉。】

    【哇哇,这火锅店就在我家楼下,超好吃的!】

    姚岳山的火锅店生意突然火爆起来,而楚钦那个私生活混乱的谣言也就不攻自破。其实他还是有些忐忑的,这次算是帮了楚钦,但如果邹波没有被整倒,拐回来他们都要跟着完蛋。

    “你是不是傻呀!等邹波被判刑了你再发嘛!现在倒好,你把我和孩子都公布出去,等邹波出来了,我们可怎么办?”姚岳山的妻子埋怨他。

    “我信楚钦。”姚岳山攥了攥拳头,坚定道。

    楚钦没有出来回应这件事,只是照常回到工作岗位上,仿佛先前的事都没有发生一般,安心录节目,定时发微博通报最近的节目预告。

    不过大家的注意力现在也不在他身上,都在关注邹波那边的进展。

    因为邹波容留他人吸毒,毒品的来源警方是要彻查的。警方在邹波的豪宅里搜出了一箱含有大麻的烟和两百克海洛因。

    五十克以上的海洛因就可以判七年以上有期徒刑,邹波这藏量,估计要判十年往上。这么大量的毒品,没有特殊的渠道根本弄不来,警方便封锁了邹波的公司,全力调查毒品来源。

    与此同时,钟宜彬正坐在一间茶厅里,慢条斯理地喝茶,他的对面,坐着那个爆料楚钦跟人胡混的博主。

    这人长得贼眉鼠眼,一看就是个宅男,看人的目光带着几分畏缩。

    “前两天我就拿到你的个人资料了,一直没找你,是想确定一下资料的真伪,就让人去了趟凤城,你看看是不是真的。”钟宜彬抬了抬下巴,金秘书把一张照片放到那人面前。

    照片上是一个跳广场舞的老太太,跟这位博主长得有点像。看到这张照片,那人顿时激动起来:“你们是黑社会吗?为这点小事,就拿我妈妈来威胁我!”

    “看来是没找错,”钟宜彬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不过是把你惯用的手段用到你身上,这就受不了了?”

    这人一直是邹波的走狗,到处拍明星的不雅照,真的假的搀在一起,让明星的经纪人高价来收。也曾经拍一些明星的父母,让邹波可以拿来威胁一些小帅哥乖乖就范。

    急促地喘息了一会儿,那人咬牙:“你想让我做什么?”

    钟宜彬垂目给自己倒杯茶,两个保镖上前,不由分说地把那人拖到地上,叮叮咣咣地揍了一顿。

    “嗷啊啊啊!我没说不配合啊,你还打我干什么!啊啊啊!”那人被打得嗷嗷叫,在地上翻滚着躲闪。

    金秘书吞了吞口水:“老板,他看起来是准备乖乖配合的,你打他做什么?”难道是先给个下马威,让他老实点不能耍花招。

    “想打他。”钟宜彬面无表情地说。这家伙也太怂了,都不给他严刑逼供的余地,只能在他答应之前,赶紧打一顿了。

    金秘书抽了抽嘴角,敢情您就是为了给楚钦出气的……

    第二天,这位邹波忠心耿耿的走狗就去警局举报邹波了。言说邹波旗下的企业有问题,偷税漏税、藏污纳垢。

    警局根据这人的指引,调出了隐藏的机密文件。

    邹波手下的公司,都是媒体,有八卦杂志,有娱乐电台,还有新媒体。几个旧浪上的八卦营销号,竟然都是邹波手下的,这几个营销号经常爆一些明星的黑料。这些文件里,就是一些明星的艳照、丑照,内部账本上,记录了靠敲诈勒索明星得来的巨额收益。

    邹波在看守所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毒品的事一定想办法把我摘出来,推到李廷身上。”

    “可是老板,李廷是在你家里吸毒,他自己不可能扛着两公斤的海洛因跑到你家里呀,”律师一筹莫展,“现在只能往轻判方面努力,就说你买来是自己用的,没有买卖行为会判的轻一些,在花点钱,过两年就出来了……”

    话没说完,律师接了个电话,脸色突然变得煞白。

    “怎么了?”邹波心中咯噔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钦钦:别的好说,但是咱俩接吻那张照片怎么讲?

    二饼:唔,就说你鼻子堵了,我在帮你吸鼻涕钦钦:呕……好恶心

    二饼:那就说你牙疼,我在帮你舔牙洞

    观众:当我们是白痴吗?=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